小說軀體的智慧

蘇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也許孃親回來,他就不會再這樣了。”

蘇櫟低頭,看着依然絕美的孃親。

十年的時間改變了很多東西。

他們都已經長大了。

唯一沒有改變的便是孃親的容顏。

她依然是這樣絕美!

“大哥……”

突然,不遠處傳來妹妹的聲音。

韓娛之透視未來 蘇櫟溫柔的笑了笑。

“孃親,馨兒過來了。”

蘇櫟擡眸,往神池洞的方向看去。

“馨兒,大哥在這裏。”

不一會,一個白衣女子緩緩走了過來,女子一行一動,簡潔幹練。

和蘇櫟如出一轍的五官,卻更加柔美漂亮!

她就是馨兒,她亭亭玉立,更加的絕美無雙!

馨兒一看到孃親的身影,嘴角邊,一抹幸福的笑意緩緩盪漾出來,她快速的加快腳步。

“大哥,你怎麼不給孃親打一下傘,這樣會把孃親曬黑的。”馨兒埋怨的聲音也很溫柔。

“咱們孃親皮膚天生膚若凝脂,今日這也不太熱,在過一會,我就送孃親回去。”

蘇櫟笑看着妹妹,看着她成長得這麼好!

他心裏很是欣慰。

孃親回來了看到,一定非常開心的!

馨兒也坐到蘇紫陌的旁邊,輕輕的替孃親捋了捋頭髮。

“大哥,二哥真壞,昨夜那李家小姐姐爲了他自殺,還好家人發現得快,要不然一條人命就沒了。”

一提起自己的二哥,馨兒也是一臉無奈。

蘇櫟一聽,嘴角微微扯了一下。

齊兒長大了,他有自己的打算,他,說不動他。

唯一能管得住他的人,便是孃親。

“馨兒,那李家小姐和我們明月山莊是鄰居,你日後見到她,勸勸她,不要爲了齊兒傷神了!爲他尋死覓活,更是不值得。”

“嗯!”馨兒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大哥,馨兒已經和李家小姐姐說過了,可她一門心思撲在二哥身上,怎麼也勸不好?昨夜去逍遙閣,看到二哥誇一個姑娘彈琴彈得好,又和那姑娘調情說笑,那小姐姐看見了,回家就尋死覓活的,最後她的家人發現,送到了明月山莊,鸞姨才把她救活。”

馨兒說完,側目看着自己的孃親。

微微一笑說道:“孃親,馨兒知道你聽到這些會很不高興,可二哥那個樣子,他也很潔身自愛,沒做什麼出格的事,孃親你不用擔心。”

蘇櫟聽完,微微一笑,“馨兒,大哥將孃親送回去,大哥晚上還有應酬。”

馨兒一聽,非常的不開心。

一臉委屈的說道:“孃親,你要快一點醒過來,大哥很忙,二哥也不回家,馨兒一個人真的很寂寞。”

蘇櫟一聽,一臉內疚,他實在是太忙了,他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到這裏來陪孃親,能陪馨兒的時間也不多。

而不遠處的高空上,沐雲軒帶着陸離,小天翊,停留在高空上。

看着腳下熟悉的一切,他幸福的笑了笑。

他低頭,看着懷中的小天翊:“翊兒,我們到家了,你孃親就神池洞裏,你很快就能見到她了。” 已經四歲半的小天翊,五官更加精美絕倫!

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之間,如夜空裏的星辰,璀璨奪目。

小天翊小臉上悶悶不樂的。

“爹爹,這次你可能不能再騙翊兒了,翊兒想孃親,想得都哭了很多很多次了。”

沐雲軒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小傻瓜,爹爹又怎麼會騙你呢!這裏,就是爹爹的家,還有,你看,那裏有一座山莊,那是你孃親明月山莊,裏邊有很多你孃親的親人,他們在那裏過的很開心。”

“哦!那爹爹讓孃親出來吧!”小天翊小心翼翼地說道。

他真的不敢相信,他們真的到家了。

沐雲軒看向一旁的陸離:“陸離,這裏就是我的家,你以後若不想回去,就留在這裏生活吧!”

“那是當然,我可是隻有你一個親人了。”陸離快速的笑了笑。

若是這裏能到找到他心愛的人,他在哪裏生活都一樣。

沐雲軒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從空間指環戒裏把蘇紫陌的魂魄帶出來。

他墨黑的眼底,盈滿溫柔。

“陌兒,我們……到家了。”沐雲軒的聲音有些哽咽。

天門謠志 他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了。

他想她都快要想瘋了。

沐雲軒撤掉護住蘇紫陌的玄氣。

一瞬間,蘇紫陌的身體快速的化作一道紅光飛走。

小天翊一看,心裏很痛。

“嗚嗚……孃親……”

隨即!

他小小的身影快速的追着紅光而去。

蘇櫟正準備抱着他孃親回去。

突然,一股紅光從天而降。

不遠處的粉衣女子看到這一幕,驚訝的目瞪口呆!

卻在突然之間被一抹黑影帶走。

“啊!”輕微的尖叫聲讓蘇櫟快速的回頭望了一眼。

正在關鍵時刻,卻突然被人拎走,讓她有想種殺人的衝動。

“大哥,你快看孃親。”

馨兒大眼裏瞬間盈滿了淚水。

重生之將女謀妃 晶瑩剔透的淚珠,大顆大顆的滾落。

她的孃親這是要回來了嗎?

而在逍遙閣的蘇齊,斜靠在軟榻上喝茶,他一身白衣,風流倜儻,嘴角邊時常掛着一抹紈絝的笑容。

此刻,他的心,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了一股充實感。

“孃親……”蘇櫟激動的看着懷裏的孃親。

這股紅光……

“孃親!”小天翊快速的跟着過來。

看到自己的孃親在一個男子的懷抱裏。

他二話不說,迅速的朝蘇櫟攻擊。

“壞蛋!放開我孃親。”

緊接着,小小的身影拼盡全力把蘇紫陌從蘇櫟的懷裏搶了過來。

用自己的力量託在半空。

可見,他的速度及力量有多強悍!

蘇櫟和馨兒快速的看了一眼。

重生嫡女亂君心:天價世子妃 他,剛纔叫孃親了。

蘇櫟一向沉穩,認真,他不會聽錯。

蘇櫟踉蹌着腳步,俊逸無雙的臉上淚跡斑斑。

他俊目緊緊的凝視着眼前小小的人兒。

他……和孃親有些相似。

“你……剛纔叫她什麼?”蘇櫟覺得自己的聲音在顫抖着。

身和心也在劇烈的顫抖着。

小天翊卻冷冷的瞪着蘇櫟。

快速的上前一步,小小的身影快速的護住自己的孃親。

“哼!”小天翊衝着蘇櫟哼了哼。

回頭,帶着孃親就要走,憤怒的他,完全忘記了他已經回家了。

他一門心思,只想將自己的孃親護好! 蘇櫟快速的移動到小天翊的面前。

沉着臉道:“站住,你想把孃親帶到哪裏去?”

“這是我孃親,我想帶到哪就帶到哪?關你什麼事?”小天翊氣宇軒昂的話脫口而出。

嗯!

小天翊歪着頭想了一下。

似乎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

“可他也是我的孃親。”蘇櫟笑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孩子。

他的修爲好強悍,他居然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將孃親託在半空。

“咻!”不遠處突然有暗器飛過來。

小天翊精緻的耳輪快速的動了動。

蘇櫟一看,眼眸裏滿是戾氣,快速的將孃親護在自己的懷裏。

與此同時,周圍涌入了很多黑衣人。

而且修爲都不低。

暗器全部都是袖劍,威力極強!

蘇櫟目眥欲裂,是瀾月宮的人,最近十年掘強的江湖勢力。

前幾日,他們的一樁生意被他攪黃了。

沒想到他們卻殺到了雲城來。

找死!

“馨兒,帶孃親回神池洞去。”

蘇櫟快速的喊道,手中的修爲快速的爆發,擋住幾支疾馳而來的短箭。

“混蛋。”小天翊大罵道。

他小小的身影快速的騰飛起來。

小小的拳頭,二話不說就要往地上砸。

“翊兒,住手!”

沐雲軒站在不遠處喊道。

小天翊手抖了抖,聽話的放下了小手。

回頭,他小臉委屈的看着爹爹。

“爹爹,他們是壞蛋。”

沐雲軒沒有說話,手中的藍光,極速朝着那羣黑衣快速的擊過去。

瞬間,十幾個黑衣人瞬間倒地身亡。

“翊兒,你這一拳要下去,你在家可就毀了。”陸離嚴肅地說道。

這小子怎麼每次都這麼衝動?

“我這不是擔心孃親嗎?”小天翊一臉我知道錯了的表情。

他輕輕咬着自己粉嫩的下脣。

好好的托住孃親。

而沐雲軒,目光激動又開心的看着不遠處的櫟兒和馨兒。

十年的時間,他的兒子和女兒都長這麼大了。

蘇櫟,他是櫟兒,他一眼就認出來。

他越發的沉着冷靜了。

“爹爹!”馨兒晶瑩剔透的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不斷的滴落。

她這是在做夢嗎?

十年了,爹爹怎麼還是和記憶裏的一樣年輕。

他似乎一點都沒有變過,只是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烈了。

“馨兒,櫟兒,爹爹回來了。”沐雲軒的聲音有些哽咽,可嘴角邊的笑意卻是幸福的。

“呃!”小天翊大眼忽閃忽閃的,很呆萌。

差點打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

“爹爹。”馨兒快步走過去,激動的撲在沐雲軒的懷裏。

這真實的感覺,讓她感覺自己不是在做夢。

爹爹真的回來了。

沐雲軒輕輕拍着女兒的背,眼底盈滿了幸福。

“馨兒不哭,爹爹帶着你孃親回和弟弟來了,以後,再也不會離開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