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最後說一下充值的問題:

1:先要註冊一個黑巖賬號,黑巖支持一鍵登錄,只要你有QQ號或者微信號,百度賬號,新浪微博賬號等等其中一種,都可以直接使用這些賬號一鍵登錄黑巖,註冊就是這麼簡單。

2:點擊最上面的【充值】,按照充值流程來。

3:具體充值方法。黑巖支持六種充值方式,【網銀】【支付寶】【財付通】【手機話費充值卡】【遊戲點卡】【PyPl】

現在我就詳細說明一下每一種的充值方式。

【網銀】這個需要你開通了網銀才能充值,充值比例是1:100(即一塊錢等於100個巖幣)

【支付寶】擁有支付寶賬戶的人可選擇。比例是1:100

【財付通】和支付寶一樣,比例都是1:100

【手機話費充值卡】

這個最方便最快捷的充值方法。黑巖支持三種充值卡,移動神州行,聯通以及電信充值卡。報亭,便利店,超市都可以買到。充值比例1:85,比網銀少,因爲移動聯通要從中扣取一點手續費。

【遊戲點卡】

這個和手機充值卡一樣,很好買。不過黑巖僅僅支持以下幾種遊戲點卡,其他的不支持,買的時候一定要看清楚。分別是【駿網一卡通】、【盛大遊戲卡】【征途遊戲卡】【Q幣卡】【久遊卡】【易寶】【網易卡】【完美世界卡】【搜狐暢遊卡】【縱遊一卡通】【天下一卡通】和【天宏一卡通】

充值比例1:70~75之間。購買請認準以上的幾個,其他的遊戲點卡都不支持!

【PyPl】這個是專門給海外的朋友準備的充值方式,就不多介紹了!

如果還是有疑問,可以加少郎的QQ:511489605

也可到少郎讀書羣 490359174裏面去一問便也知道了。

呼籲大家都來訂閱一下正版,最快最清晰。好啦少郎也不再墨跡,去碼字,更新去,讓大家儘量多看幾章。

少郎拜謝各位兄弟姐妹!

2015/5/24

(本章完) 我渾身汗毛倒豎,不用朵朵說,我已經感覺到了一股陰冷之氣瞬間包裹着我的身體。

那一刻我整個人都緊繃,我不敢轉過身,而是緊緊的抱着兒子,腳下猛地一用力,大喝一聲,身子猛地竄出。

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朝着一邊的一顆大樹下滾去。

在滾地的瞬間,我側目看到了剛纔站在我身後的那個東西。

是一個鬼,額,不應該說一個鬼,而是一具乾屍,但是與一般的乾屍不同,他的渾身都長毛了毛髮,臉上更是長滿了紅色的長毛,一雙眼睛烏黑,整體的相貌和人的構造差不多,只是那嘴裏長出了兩顆大獠牙,看着極爲的嚇人。

哈……

他一呼吸便又是一股白茫茫的氣體,在落地的燈光照耀下清晰可見,這一刻我整心中猛地一顫。

這就是那線裝書上有過的記載的紅毛殭屍?

一想到這裏,我連忙站起來,抱着兒子開始往直前看到的那一片光明出跑,我突然覺得自己好無用。

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只有逃走,白天的時候在鮑大腿的家中也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眼睜睜的看着那李健將鮑大腿變成了乾屍卻是無能爲力。

“嗤嗤……”

我剛跑出十幾步,頓時感覺到了自己的面前多了什麼東西一般,一看正是之前我看到的那個紅毛殭屍。

他穿着一身寬大的中山裝,滿頭的長髮散亂不堪。

“朵朵,快去通知呆爺,讓他趕來救我,我可能擋不了多久呀!”

朵朵點點頭,然後飛了出去,而我慢慢的站起來,從呆爺那箱子裏拿出了一把桃木劍,這會兒我只有將兒子暫時放在呆爺的箱子旁邊,讓他靠着箱子,沒辦法兒子還沒醒,我要是抱着他的話,定然不能和這個殭屍過招,而且這樣的情況下我根本就不能跑,只有一戰。

我知道自己今生的路或許再也和這些東西撇不開關係了,竟然我再怎麼逃避都不可能逃掉,還不如奮起反抗,現在的我看到這些東西已經不再是第一次見到那般的畏懼,我相信只要我在勇敢一點就有辦法將他打敗。

咬破中指在桃木劍上猛地一劃,然後腳下猛地一用力,一劍便朝着那紅毛殭屍的眉心刺去。

從小因爲沒有玩伴,父親便會教我一些強身健體的功夫,雖然我自認爲沒有呆爺他們那麼的強悍,但是比起一般的小流氓還有要強上不多的,這會兒對上這個紅毛殭屍,我突然感覺到了無比的吃力。

紅毛殭屍躲過了我的一劍,一腳踢在他的身上,頓時就感覺提到了一塊鋼板上一般,痛得我接連退後了幾步,險些站不穩,幸虧我還不是全力一腳,否則的話恐怕就是這一腳我便會徹底的交待在這兒了。

那紅毛殭屍此刻卻是眼珠子一轉,腳下猛地一跳,伸出雙手便朝着我的脖子掐來。

掐脖子?

一想到那殭屍片之中的那些殭屍的慣用手法,我頓時臉色大變,連忙將咬破的中指對着那跳來的紅毛殭屍眉心點去。

出乎我的所料,我整個人被猛地彈開,紅毛殭屍又是猛地一跳便跳到了凡兒的身邊,我臉色大變,大吼一聲:“凡兒……”

這會兒我的身子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吃力的站起便朝着紅毛殭屍跑去。

似乎因爲我大吼一聲,兒子緩緩的擺動這他的小手,然後睜開了眼睛,還不忘大大的打了一個哈欠。

這一刻我更加的擔心了,但是此刻那紅毛殭屍卻是停在那裏,沒有動,藉助那落在地上微弱的電筒光我幾乎能夠清晰的看到他那顫抖的鋒利的手掌,然後猛地縮了回去。

我一咬牙猛地撞在了紅毛殭屍的身上,然後一把抱住了兒子。

兒子這會兒在我的懷裏咯吱咯吱的笑着。

看着那似乎還覺得很好玩的兒子,我當即是苦笑不得。

嘔嘔……

就在我我抱住兒子的時候,之前被我撞倒的紅毛殭屍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來,大聲的嘶吼起來,我當即緊握着桃木劍,然後抱着兒子開始朝着呆爺他們的方向而去,這一次我毫無保留,瘋狂的衝。

不用回頭,我也知道身後那紅毛殭屍在追着我,我瘋狂的喘息着,但是我不能停。

就在我跑了不到百米的時候,一男一女出現了正是我之前看到的兩人,呆爺告訴我這兩個人是一堆夫妻,叫做邵鈺華和章康展,我並沒有注意到他們二人,倒是他們二人看到我跑過來,頓時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墨斗,然後兩個人在我跑過之後拉成了一條線。

“小兄弟,快走!”

我點點頭,這會兒我也沒有任何的猶豫,便朝着前跑,跑了十幾步,我便聽到了身後一陣嘶吼的聲音,那個紅毛殭屍的嘶吼聲格外的嚇人,就如是從一個深淵裏傳出來的悲鳴一般。

就在跑了三分鐘之後,遇到了渾身是傷的呆爺帶着吳榮洲一行人也是朝着我這邊跑來。

“呆爺……”

呆爺看到我當即笑道:“沒事吧!”

我搖搖頭問道:“呆爺,你們這是……”

“我們中計了,兇胎根本就不在這裏,這個木道人果然是狡猾,在這裏佈置了一個行屍鬼陣,還建了一個血池,讓我們大家以爲他一定就在這裏,可是竟然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我們趕快離開這裏……”

我一聽心中頓時震驚不已,這個木道人竟然如此的狡猾,而且有着那等不俗的力量,要是讓他成功的融合兇胎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呆爺帶頭我們一行十人朝着村子外跑去。

在經過我之前遇到那對夫婦的地方時候,我卻是看到了兩具乾屍。

“啊!”

我大叫一聲,然後將我之前遇到的一切告訴了呆爺。

“沒想到這個木道人竟然給我們來這一手,邪龍妹子、老吳、老蕭,你們趕快趕往牛家村的上游,我感覺峯爺可能在那裏被困住了。”

呆爺看到那兩具乾屍的時候,頓時臉色大變道。

“呆爺,這裏爲什麼會出現紅毛殭屍,而且那紅毛殭屍是鋼筋

鐵骨,一般的手段根本就治不了他!”

對於邵鈺華,章康展夫婦的死,我雖然心中有些惋惜,但是事到如今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木道人佈置一切將我們引到這裏,目的就是爲了讓我們困在這裏。

“這紅毛殭屍有些火候了,至少也是清朝殭屍,而且要餵養這個殭屍每天都需要一個活人的鮮血,那木道人還真是夠下血本的,而且木道人將那那紅毛殭屍留在這裏,就說明了這裏絕對有對木道人極爲重要的東西存在,我懷疑兇胎就在這個村子的什麼地方,我相信上峯的判斷不會錯,而且連叢峯都來到了這裏,想必這纔是我們和木道人較量的開始,接下來到底誰勝誰負還很難說呢,小子,做好了準備沒?”

我點點頭。

我手緊緊的握着那把桃木劍,將身後的書包直接挖了兩個洞,然後將兒子兩隻小腿放進去,將他背在我的背上。小傢伙高興的咯吱咯吱直笑,而且開始手舞足蹈起來,看樣子他還是喜歡自由。

“走吧!”

朵朵停在我的肩頭,我對着她點點頭,她頓時飛了起來,然後在衆人的前面帶路。

“呆爺,我總感覺我們有必要在進入一次,之前我們只要再向前就能看到那血池了,或許那兇胎就在血池裏。”軒爺一臉的不服氣。

馬通天吐了一口血沫子然後將一把已經泛黑的桃木劍丟在了地上,從新從身後的揹包裏換了一把嶄新的桃木劍道:“軒爺,你還不服氣,你都衝了幾回了,尼瑪,這些行屍鬼真他們厲害,不知道木道人給他們吃了什麼玩意兒!”

“這是苗疆的一種蠱,叫做控屍蠱,十年前我在苗疆一代去降服一個厲鬼的時候遇到過一個苗疆的姑娘,當時就是我和他聯手將那個厲鬼制服的,而當時他用的就是控屍蠱,不過今晚這個施蠱的絕對是一個高手,能夠一下子控制上百具屍體,而且這些屍體都是一個個陽性屍體,這個人不簡單呀!”

我心中有些詫異,又是蠱。

在今天之前我根本就沒有遇到施蠱者,今天卻是接連就遇到了,而且還和木道人牽扯了上關係。

“會不會就是下午我見到的那個李健!”

現如今只有這個李健最爲可疑,除了他我也根本就想不到其他人。

呆爺沒有說話,腳下不斷的加快步伐。

“很有可能,真是憋屈,正主兒沒有見到就已經被打的潰不成軍了,真他孃的窩火呀!”

軒爺一陣牢騷。

“走,前面似乎有情況!”

朵朵飛了回來,臉色都有慘白,而且我看到了她那雙眼睛血紅一片,猶如兩個微小的血燈籠。

“朵朵,前面怎麼了?”

朵朵還沒有說話,在他的身後卻是出現了一個聲音,格外的陰森,讓人不寒而慄。

“有點意思,長生事務所這是全體出動麼?竟然爲了我這樣一個糟老頭子,都千里迢迢來到了這個偏僻之地呀!”

我心中猛地一緊。

這個聲音,木道人!

(本章完) 朵朵大叫一聲,唰的一下子飛到了我的身邊,小臉慘白。

“哥哥,再往前面就是,就是……血池了……”我一聽臉色驟然大變,一邊的呆爺一臉的凝重,看着眼前那慢慢從黑暗之中走出來的木道人,臉色漸漸的暗淡了下來。

“你就是木道人?”

馬通天扛着一把嶄新的桃木劍,大搖大擺的朝前走了幾步,然後一臉的難以置信。

而此刻木道人的目光卻是停留在我的身上,露出了陰邪的笑容。

我心一緊,竟然本能的用手抓住兒子的小腳。

“本人正是木道人,不知道各位道友有何見教呀!”

木道人站在那裏,夜風吹過他的身體,藉着天空那漸漸探出頭來的慘白月華可以看到這個老人是何等的消瘦,要不是我之前已經見識過了木道人的恐怖之處,恐怕此刻也絕不會將眼前這個在風中骨瘦如柴的老人和那陰險恐怖的木道人聯繫在一起。

“見教,見你妹呀,我來問你,你把兇胎藏哪兒去了!”

馬通天上前幾步將手上的桃木劍一下子落在了木道人的肩上。

我看到這一幕,當即覺得這個馬通天腦子是不是開始被那些行屍鬼給搞出了問題。但是一邊的呆爺幾人卻是臉上紛紛抹過一絲笑意,似乎習以爲常。

щшш _TTKΛN _c○

陰陽先生的思維,真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衡量。

“嘿嘿,小夥子,年輕氣盛,這可不好,就你們這幾個人恐怕還留不住我這把老骨頭吧!”

說話之間,木道人的臉色驟然之間變得陰沉,整個人身體周圍開始出現了一股濃烈的陰煞之氣,馬通天當即身子猛地一個空翻落在了我的深淺,那速度比起呆爺之快不慢。

“各位既然是接了活兒來滅我木某人,那就請出手吧,只要你們滅了我自然就能夠找到兇胎,不過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們兇胎馬上就要徹底的長成甦醒了,到那時候我的巨骨之軀將會成了這個世界上最鋒利的武器。”

木道人的聲音之中有着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氣,而且聲音陰森恐怖,充滿了赤裸裸的殺意。

“戰!”

呆爺只是說了一個字,然後陡然之間從箱子裏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我當即一頭黑線,怎麼今晚看着呆爺完全就不像是一個陰陽先生,而更像是一個混社會的老大一般,之前是扛着碎屍炮,現在又是抽出大砍刀。

不等我說話,呆爺已經已經一馬當先,那速度沒的說,胖子能有這速度也算是破了世界紀錄了,只見呆爺猛地一刀砍下,那木道人臉色微微一沉,身子竟然鑽入了地下。

“我靠!”

呆爺罵了一句,然後道:“大家小心點,這木道人不簡單,此人對此地的風水地理完全是瞭若指掌,所以他可以隨便的佈置各種陣法,一旦我們不小心便會陷進去。”

“這完全是客場作戰,沒什麼優勢,呆爺拿出你的大炮,對着尼瑪這裏轟幾炮……”軒爺臉色陰沉,嘴上雖然開着玩笑,但是他的眼睛卻是眯成了一條線。

而朵朵則是站在我的肩頭,幫我看着身後的一切,而我則是仔細的尋找那木道人的蹤跡。

啊!

就在我們都草木皆兵的時候,突然一個陰陽先生大叫一聲,頓時我們便看到在他的身後站着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他的手已經化作了鋒利的爪牙,就如是熊爪一般,一掌便直接將那個脫單的陰陽先生直接的拍死在了地上,接着猛地對着那陰陽先生的心臟抓了下去,直接洞穿了對方的身體,抓出了一顆血淋淋的心臟。

慘白的月光之下,我幾乎能夠看到那顆心臟上還冒着熱氣,還在不停的跳動。

“有意思,捕獵開始了!”

木道人將那顆心臟塞進了嘴裏,然後猛地咬了一口,頓時滿嘴的鮮血。我能感覺到他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就如那夜我第一次在火葬場見到木道人時的樣子一模一樣,這種感覺讓我心中涌起一陣極爲不祥的預感。

而我的兒子則是趴在我的背上,吱吱呀呀的鬧個不停。

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這會兒我真是想爲什麼當初不就把兒子留在公寓,畢竟公寓裏面比這裏安全多了,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隨時都面臨着生死存亡,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是誰,畢竟木道人的手法太詭異了,就如是土行孫加大魔王的結合體一般。

“想要逃?”

軒爺大吼一聲,然後猛地從後背的包裏掏出了一把糯米,對着木道撒去,木道人臉色微微一沉,然後身子瞬間消失,而那一把米所到之處,整個地面都開始發出一陣嗤嗤的聲音。

“糟了,這是木道人鬼影,我就說嘛,要是木道人不可能只有這點威力!”

“大家……”

軒爺還沒有說完,頓時又是一個事務所的陰陽先生被直接的洞穿了身體,血淋淋的心臟被木道人抓在手上。

“不要去管他,聚在一起!”

呆爺連忙站在中間,然後我們幾人都靠攏呆爺,這個時候的呆爺解釋道:“這個木道人定然是將這個村子的人全部都煉成了鬼,這下子事情難辦了,軒爺,老馬,待會兒你們負責往前衝,我負責斷後,而將最重要的位置留給楊森小兄弟!”

“我?”

我有些不解,但是隨後便想到了爲什麼,因爲我有煞穴,煞穴是那些陰魂的最可怕的存在,上次就是因爲開始了煞穴纔將木道人徹底的制服。可是經過了三次開煞穴的經驗,我知道現在的我已經不能隨便的開煞穴了,這可是要命的。

“別猶豫了,在猶豫等我們都死完了,你開也沒用了!”

呆爺似乎一眼般看出了我的顧慮和思考。

“走!”

呆爺大聲以後,頓時軒爺和馬通天頓時分開,然後朝着眼前的一片黑暗地帶衝了過去,此刻月光慘白,我只能看到兩個人的身影沒入了黑暗之中便突然消失了聲音,而呆爺則是一刀般劈開了那個鬼影,然後也是不斷的推着我朝着那片黑暗而去。

“任怡丞,陳聖超你們快點先進去,我斷後!”

剩餘的

兩個陰陽先生連忙點頭,然後紛紛灑出了一把糯米,然後揮舞着桃木劍退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也是跟着他們進入了這一片空間,一進入頓時震驚不已,因爲在我的眼前的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哥哥!”

朵朵的聲音,我連忙順着朵朵那雙血紅的眼睛所指引的方向不斷的朝着前跑。

一路上我都沒有看到呆爺他們,我知道自己可能進入了一片幻境之中,木道人好強悍,不但連我,就連朵朵都被這樣的幻境給罩住了。

有着朵朵的指引,我很快便來到了一片血紅的空間之中,在這裏我看到一口就地挖成的血池,足足十米見方,此刻血池了竟然滿是鮮血內臟,還有一顆顆漂浮的心臟。

“兒子,你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