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從小到大他可沒吃過虧,被那濃妝女孩嘲諷的那麼厲害,大爺今天不掄起巴掌狠狠地抽你丫的臉,你當山裏那些山精野怪是怎麼跪在地上唱征服的?

不過,第二句話他說的很小聲,只有馬尾女孩和兩個男銷售聽得清楚。

站在遠處的濃妝女孩卻僅僅只聽到了白小鳳說的第一句話。

“哼!鄉巴佬果然是鄉巴佬,有再多的錢也是一個鄉巴佬!”濃妝女孩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聲音,甚至是大聲嘲諷,故意讓白小鳳他們聽到:“買byd(f0)這種垃圾車泡妞?你做春秋大夢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估計也就恐龍妹紙能看上你這車吧?”

“美文!”馬尾女孩登時生氣的呵斥濃妝女孩。

可濃妝女孩卻雙手抱胸,微微揚起下巴:“我說錯了嗎?這年頭泡妞好歹開輛奧迪寶馬奔馳吧?我新男友就是開的奧迪,那纔是高富帥,這鄉巴佬開十輛垃圾車出去,恐龍妹紙看不看得上他都還是個問號呢!”

然而。

話音剛落。

嘎吱……

一道剎車聲從展館門口傳來。

登時,所有人都看了過去,是一輛白色瑪莎拉蒂停在大門口!

我的天,這車怎麼會開到我們這個地方來的?

幾個銷售全都一臉懵。

下一秒,一個極其漂亮的女孩打開了車門,走了下來,一邊往裏4s店裏走,一邊喊道:“白小鳳,你買車怎麼要花這麼長時間,還沒好嗎?”

白小鳳看着女孩走進來,摸着鼻子笑着站了起來,指了指角落裏的byd(f0):“靈兒,我買了十輛這樣的車,送你一輛,你喜歡嗎?”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一般在幾個銷售的耳邊炸響。

濃妝女孩當場就懵比了,看着那個走進來的女孩,高挑靚麗,身材極品,顏值極品,宛若九天落下的仙女,反正就是極品中的極品。

哪怕身爲女孩的她,看着也是一陣失神,忍不住多看兩眼。

面對這女孩,她甚至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都不敢站過去和這個女孩比較!

然而,這個女孩居然是這個鄉巴佬要泡的妞?

關鍵是……這妞,還特麼和這鄉巴佬走到一起了!

濃妝女孩的身體開始顫抖了,巍峨的胸脯瘋狂起伏着,畫着濃妝的五官也扭曲了起來,嘶……好疼啊!

臉好疼啊! 少年只是普通人,按他承諾的那樣將知道的事情告訴蘇雯瀾和秦驍,別的一概不知。

這些複雜的事情他也聽不懂。他把該說的都說完了,便說道:「這是我知道的事情。別的,我不知道了。」

「謝謝。」蘇雯瀾不再勉強他。「我們身上也沒有帶太多的銀票。」

蘇雯瀾將手腕上的鐲子取下來。

「你們把這個東西當了吧!當票收好,到時候我會贖回來的。」

秦驍蹙眉,按住蘇雯瀾的動作。

「怎麼能讓你當鐲子?就算要當,也是當我的東西。諾,這把匕首,你們拿去當了吧!」

他從腰間取下來一把匕首。

蘇雯瀾看了一眼,淡淡地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那好像是皇上御賜的東西吧?你敢當它?」

秦驍笑了笑:「皇上賜給我的,那就是我的。上面也沒有打下皇家的標記。你放心好了。」

「你這人……」蘇雯瀾搖頭。

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太狂妄了。

少年見著面前的兩件東西,面露苦惱的神色。

他雖然沒有讀過書,卻也看破了人間百態。

要是他拿這樣的東西去當鋪,肯定當不了什麼好價錢。畢竟像他這種人,一看就用不起這樣貴重的東西。所以,極有可能還要被冤枉偷了東西。到那時,銀票是沒有的,他還會惹上麻煩。

他抿嘴,面色不愉。

「你們沒有銀票,那還做那些承諾。無論是鐲子也好,匕首也好,都不是我能用得起的東西。你們覺得當鋪的人會給我銀子嗎?」

蘇雯瀾和秦驍面面相覷。

「沒想到你人不大,心思倒重。不過你說的話有道理。這樣的東西對你們來說是災難,而不是幸運。這樣吧!如果你們信得過我們的話,明天你去城裡的當鋪門口等我們。到那時,我們把銀票交給你。」

少年這次沒有遲疑,點頭應下來。

「你就不怕我們騙你?」秦驍挑眉逗他。

「如果你們真的要騙我,也只有認了。以我的身份,難道還能對你們做什麼嗎?」少年說道:「我的命還沒有你們的奴才貴重吧?」

「你這小子……」秦驍摸了摸他的腦袋。「要是想去京城的話,倒是可以跟著我。」

少年的眼裡閃過亮光。

「真的?」

「嗯。」秦驍站起來。「我們還要在這裡呆一段時間。到時候再說吧!」

蘇雯瀾和秦驍走出門。少年站在門口。在他身後是一片黑暗。畢竟房間太陰暗了,連光線都沒有。他就像陷入一個黑洞似的。

站在門口的少年看上去那麼單薄。他的眼睛就像夜空中的星星,明亮又寂寞。

「鍾籬。」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在院子里。「你們剛才和那兩個外來人說話了?」

少年,也就是鍾籬顫了顫。不過很快,他穩住心神,垂頭說道:「他們說渴了,討兩杯水喝。村長也知道我家窮,娘還需要葯錢看病呢!就給他們說,喝水可以,但是要報酬。別的我沒有說的。」 陳靈兒剛纔生氣白小鳳買byd,所以原地凌亂後,她並沒有跟着白小鳳進4s店,而是回到了車裏等候。

可等了好久,白小鳳也沒回來。

她纔開車過來看看是怎麼回事的。

她一腦門黑線的直接走到了白小鳳面前,然後循着白小鳳指的方向看去,登時更凌亂了,脫口問道:“這是什麼車?”

陳大小姐是真不認識啊!

她認識byd的牌子,但真的不認識(f0)這款車啊!

“byd(f0)啊,很划算的,一輛三萬七千九,我一次買了十輛,五個不同顏色的,以後上學我送你啊,咱們天天換一個顏色。”白小鳳笑嘻嘻地說,一想到以後能每天載着陳靈兒上學的場面,嘖嘖……美滋滋,簡直美滋滋啊!

以前在村裏的時候,經常看到村長開着拖拉機載着他媳婦兒滿村亂轉,可把他羨慕壞了。

今天,自己也終於能實現了。

然而,

陳靈兒聽到車的價格後,紅脣猛地抽搐起來。

三萬七千九?

三萬七千九買輛車?

你怕是個傻子吧,兜裏揣着一百萬,就不能對自己好點嗎?

買byd就算了,好歹你也買個十萬塊以上的車啊!

她陳大小姐從小到大,隨便坐過的一輛車,光是購置稅都夠買好幾輛這車了啊!

可當她聽到白小鳳後邊的話的時候,她嬌軀一顫,終於忍不住了,當場就炸了:“白小鳳你瘋了啊?一次性買十輛車,你當是買大白菜嗎?有錢燒的慌啊?你就不能節約一點,爲以後的日子打算一下嗎?”

嘶!

這話一出口,旁邊的馬尾女孩和兩個男銷售登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下意識地,全都看向了店門口的瑪莎拉蒂。

再聯想到陳靈兒說的“爲以後的日子打算一下”,這分明就是兩個人已經在一起,並且在考慮以後生活了啊!

光是這句話,再配上瑪莎拉蒂這輛車,他們就能聯想出一部0集的窮吊絲追白富美的狗血偶像連續劇了啊!

馬尾女孩目光閃爍了一下,低下了頭,雙手糾纏在了一起,不敢再去看白小鳳和陳靈兒。..

而不遠處的濃妝女孩嬌軀再次顫抖了一下,想到剛纔她對白小鳳說的話,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臉,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睛裏泛起了淚光。

“嘿嘿……以後的日子好着呢,我賺錢很快的。”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

陳靈兒一怔,剛燃燒起來的怒火登時煙消雲散,原地凌亂了,是啊,這傢伙賺錢確實很快啊。

一出手就賺了一百萬啊!

加上之前她父親給的一百萬,這幾天已經賺了兩百萬了。

就這賺錢速度,雖說趕不上她們陳家的賺錢速度,但,已經遠遠超過普通人了!

就算真把這兩百萬拿來燒,也要燒好一會兒了。

買十輛大白菜車,雖然很任性,但,真的無所謂啊!

想着,她擡頭茫然地看着白小鳳,紅脣顫抖了兩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傢伙說的還有道理啊,我竟然無力反駁。

白小鳳見陳靈兒發愣,笑着說:“你別生氣了,我送你一輛車,喜歡什麼樣的顏色,隨便選,怎麼樣,我很大方吧?”

陳靈兒嬌軀一顫,皺着眉,不敢相信的看着白小鳳,這傢伙沒說錯吧?

一百多萬的瑪莎拉蒂就在門口杵着啊!

你送給我一輛購置稅還能忍了,但這車連購置稅都比不過啊!

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

無恥!

這種事情,不是無恥的人簡直說不出來啊!

從小到大,她接受過的禮物數之不盡,從上高中起,更是有了無數追求者。

那些追求者,全都是非富即貴,送的禮物也都是十幾萬往上走的。

雖說,全都被她給拒絕了,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給她送購置稅的啊!

見陳靈兒蹙眉沉默,遠處的濃妝女孩眼中的淚光一下子消失,泛起了一抹希望的光芒。

是了,窮小子就算能追到白富美,癩蛤蟆就算真能吃到天鵝肉。

但,兩人之間的差距,太大。

這鄉巴佬送給這白富美這麼一輛垃圾車,是禮物嗎?簡直就是在侮辱白富美啊!

打臉!

這鄉巴佬絕壁是在打自己的臉!

想着,她嗤笑了一聲,重新燃起了自信,翻了一個白眼:“人家可是極品白富美,一個稍微有點錢的吊絲,送人一輛垃圾車,真以爲很闊氣嗎?當這白富美停在門口的瑪莎拉蒂是什麼了?人要是能收纔怪了呢!”

白小鳳見陳靈兒沉默的看着自己,有些驚訝道:“怎麼?你不喜歡?不喜歡的話,那我就不送了。”

陳靈兒嬌軀一顫,想到了昨晚白小鳳送給宋楠楠光盤時的感覺,她忙脫口說道:“喜歡,我很喜歡,謝謝。”

嘶!

濃妝女孩的笑容戛然僵在了臉上,摸着臉蛋的右手輕輕地揉搓了幾下,眼睛再次泛起了淚光:“瘋了,都瘋了嗎?全是傻比,我簡直一刻都不想待了。”

說着,她滿含淚光的看向店的大門口,抱着最後一絲希望,呢喃道:“這個白富美是個瘋子,是個瞎子,連這種傻比鄉巴佬都能看上,等我親愛的來了,一定要讓她見識一下,什麼是高富帥!”

“等她見到我親愛的後,一定會知道高富帥和傻比鄉巴佬的差距的,到時候,她一定會心生怨念,甩掉這個鄉巴佬,把這個可惡的傻比鄉巴佬打入地獄的。”

嘎吱……

話音剛落,熟悉的奧迪車如同閃電一般行駛到了店門口,停了下來。

濃妝女孩眼睛一亮,彷彿是絕望之人看到了一絲希望,激動地笑着跑向了店門口:“親愛的,你終於來了。”

聽到這話,白小鳳陳靈兒他們全都看向了店門口。

馬尾女孩眉頭一擰,一旁的一個男銷售更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完了,高富帥男友來了,美文又得拽起來了。”

這時,奧迪車上下來了一個西裝革履,約莫一米八幾的帥哥。

濃妝女孩立馬挽住了帥哥的胳膊,腦袋也貼靠了上去,然後拽着帥哥往店裏走:“親愛的,你終於來了,我簡直一刻都不想在這裏待了,有個傻比客戶想用錢欺負我,我說我男朋友是個高富帥,你得幫我報這個仇呢。”

帥哥臉色一沉,冷聲道:“敢用錢欺負我女朋友?我倒要看看,到底這傢伙到底有多少錢。”

濃妝女孩一下子笑的更嫵媚了,恨不得直接揉進帥哥的懷裏。

這一刻,她就跟斗勝的公雞一樣,脖子揚了起來,滿臉得意之色,心道:哼,鄉巴佬,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高富帥,等下你就哭吧。

她說話的時候,也沒有壓低音量,甚至是故意大聲說出來的。

聽到這話,白小鳳冷聲道:“娘希匹的,這娘們還真能扯犢子的,自己湊上來被打臉,還能把事情說成這樣,簡直不要臉呢。”

陳靈兒也緊皺着眉頭,陰沉着臉轉身看去。

而馬尾女孩和兩個男銷售則是一臉擔心,完了,美文這是故意在店裏鬧事呢!

這時,和濃妝女孩一起走進來的帥哥正要發火呢,擡頭一看到陳靈兒,登時臉色大變,驚呼道:“大小姐,你怎麼在這?” 兩人回到簡陋的小竹屋。

蘇雯瀾用現成的食材做了幾個小菜,再下了一碗麵條。

之所以沒有做飯,是因為他們餓壞了,等不了一鍋飯煮熟。相比米飯,麵條更快些。

雖然沒有米飯,但是那幾個家常小菜已經讓秦驍非常滿足了。在他看來,那比他曾經吃過的山珍海味還要美味。

「明天我們進城調查吧!現在知道這些內幕,連縣令那裡也不值得相信了。我們得自己調查。」蘇雯瀾說道:「你覺得呢?」

「寧王……」秦驍說道:「瀾兒,我們要去找寧王。」

「寧王就住在離這裡不遠的別莊吧?附近的地方是他的封地。上到官員下到百姓,沒有人敢忤逆他。這件事情與寧王有關,從寧王那裡下手是對的。」蘇雯瀾說道:「我跟你一起去。」

秦驍想說什麼,蘇雯瀾不等他說出來,夾了一筷子菜湊到他嘴邊。

「吃菜也堵不住你的嘴。你敢說不行試試看?」蘇雯瀾的眼裡滿是威脅。

秦驍張嘴,直接含住她的筷子。

蘇雯瀾的臉頰頓時紅了。

她剛才已經用過這雙筷子了,他居然直接這樣含過來。

真是的。

越來越不害臊了。

「好香。」秦驍說道:「我是想說,瀾兒在哪裡,我在哪裡。我在哪裡,也要把瀾兒帶去哪裡。否則,這次出行的意義何在?」

蘇雯瀾才不相信他的鬼話。

他剛才明明想阻止她。

不過,反應倒是快。要是說出讓她不喜的話來,看她還理不理他。

「唯一的遺憾是……」秦驍嘆息。「本來想帶你過幾日與世無爭的田園生活的。」

結果剛來就遇見了這樣的事情。

以他們的身份,怎麼可能不管不顧?

說起來也是湊巧。要不是他們心血來潮『離家出走』,也不會遇見這樣的事情。要是沒有遇見這樣的事情,幕後的人就逃之夭夭了。

夜晚,兩人分別躺在各自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