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柳煙似乎明白了什麼,走到柳雪身邊,低聲笑道:“姐姐,似乎你的修爲又有進步了?”

柳雪摟着柳煙的肩頭,低聲說了一句。

“打住打住,這是姐姐說的話嗎?”柳煙推了姐姐一把,紅着臉跑開了。

柳雪呵呵一笑,對大家說道:“各位,我和知秋這就去天人道,大家安心地等我們消息吧。”

衆人一起相送,依依不捨。

沒想到就在這時候,微微風動,紅山老魔忽然冒了出來!

葉知秋一喜,急忙扯着老魔走到一邊,說道:“前輩,我正要找你!你在地獄裏遇到了什麼事,這麼久纔回來?”

老魔打量着葉知秋,笑道:“恭喜恭喜,看你的模樣,已經突破大羅金仙的境地了。我在地獄裏,被惡鬼纏住,廢了好大力氣,這才脫身。對了,聚靈池現在情況如何?”

“我們開個會吧,慢慢說。”葉知秋將柳雪招呼過來,一起商量。

三人遠離人羣,在僻靜的山坡上商議。

聽了葉知秋的敘述,紅山老魔皺眉說道:

“這肯定是五大高手的陰謀了,他們的意思,是把你引去天人道,然後羣起而攻之。只可惜,你終究沒有結成三花,以一敵五,勝算不大。而且,五大高手還有許多徒子徒孫,加在一起,力量也不可小覷。”

葉知秋點頭:“更棘手的是,我師父在準提道人的手裏。我投鼠忌器,勢必不敢全力以赴。”

如果是直接對抗賽,葉知秋不怕!

可是師父被對方扣做人質,葉知秋很難全力施爲。

柳雪看着紅山老魔,問道:“前輩,我們和五大高手對陣的時候,你能否對我們有所幫助,比如,用你的魔念,干擾對方?”

反正現在已經徹底撕破臉了,柳雪不介意和紅山老魔合作,對付五大高手。

你們說我勾結魔道,我就勾結了,又能如何?

紅山老魔想了想,搖頭道:“以五大高手的修爲來看,很難。但是,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只能見機行事,走一步看一步。”

“就是說,我們先去天人道,看情況決定?”葉知秋問。

“目前只好如此了。”紅山老魔說道。

柳雪也微微點頭:“無極常在,陰陽互生,萬事萬物都在變化。既然想不到好辦法,那就只能向前走了,尋找機會了。”

“好,我們這就動身吧,先去聚靈池,從聚靈池直接進入天人道。”葉知秋說道。

三人隨即辭別大家,離開青丘狐國,奔赴聚靈池。

……

聚靈池還在,但是已經恢復了平靜,雲氣瀰漫,微微盤旋。

六道之靈氣,已經停止向聚靈池彙集。

以聚靈池爲中心,四周的土地上,已經有了生氣,草木生長,偶爾也能看見靈獸的蹤影。

柳雪看着聚靈池,忽然說道:“知秋,如果你再次進入聚靈池,繼續修煉,會不會再次牽引六道之力匯聚,一舉突破,進入三花聚頂的境地?”

葉知秋現在的修爲,距離三花聚頂,只有一步之遙。但是因爲這一步之差,終究還不算真正的三花聚頂。

葉知秋搖搖頭:

“不可能的,如果我開始修煉,不淨老道等人,又會搗亂。 妖孽棄妃 我上次修煉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三花聚頂,要講究五氣調和,五道靈力均勻。不淨老道等人,只需要切斷一道靈力源,我就無法修煉。”

紅山老魔接話說道:

“原來如此,我從地獄出來的時候,看見準提的四大弟子,地藏、觀音、文殊、普賢,守住了幽冥道和聚靈池的通道,在那裏佈置了結界。那個結界,想必現在還在。”

葉知秋點頭:“這就是我無法修煉的原因了。就算我們現在殺回幽冥道,打開通道,五大高手也會迅速變化策略,合五人之力,守住天人道和聚靈池的必經之路。所以,我還是要面對他們……”

柳雪蹙眉:“好吧,我們按照原定計劃,先去天人道。對了知秋,你上次的六道分身,有一道進入天人道,但是卻不是無色山和無淨山,而是玉清山,那裏纔是天人道的中心。如果我們從聚靈池出發,會不會還落在那個地方?”「9.2日,第一更。第二章道下午吧,上午來不及了。」

「本章完」 在天人道里面,五大高手各有地盤。

除了準提道人的無色山和不淨老道的無淨山之外,還有太清山、上清山、玉清山。

再加上九天玄女的日月神山,西王母的瑤臺山,無崖宮主的無崖山,再加上最高天的大羅山,共是九山,也就是神話中的九天了。

天人道和聚靈池的通道,便在玉清山。

葉知秋從這裏出發的話,會直達玉清山。

可是準提道人說過,他在無色山等着葉知秋。

葉知秋想了想,問道:“不知道玉清山和無色山,距離多遠?”

葉知秋的分身去過玉清山,稍微有些熟悉,可是對天人道其他四山,卻是一無所知。

柳雪隨手畫了一棵樹,說道:“這是無極之亂前,也是聚靈池坍塌之前,混沌六道的樣子……”

“崑崙神樹?”葉知秋微微吃驚。

華夏國的考古學家,曾經在崑崙山挖掘出這樣的青銅文物,造型奇特,上有十幾盞神燈,不知道什麼用途,只是將之稱爲崑崙神樹。

神樹一共有六根大的樹枝,樹枝又分叉開來,衍生出更多枝葉。

柳雪點頭,指點着說道:

“沒錯,崑崙神樹原本就是混沌六道的模型。每一片被神燈照亮的地方,代表一個小世界,枝幹部分,代表着通道。樹幹中間凸起的部位,代表着聚靈池。從這個主幹道過去,就是天人道,這裏是無色山,這裏是玉清山。”

葉知秋看了一下,玉清山和無色山,距離還挺遠的。

玉清山和無色山,有通道相連。

直接去無色山的話,就要橫渡虛空了。

紅山老魔說道:“不如穿越虛空,直接去無色山。”

“好吧,準提道人當初也說,在無色山等我。我直接過去,也算是應邀而來。”葉知秋點了點頭,辨明方向,帶着柳雪和紅山老魔,隨即出發。

虛空萬里,冷寂無聲。

中間也有天雷阻攔,但是都被葉知秋輕描淡寫地化去。

有時候遇見強大的天罡雷陣,葉知秋便直接躲過去,保存實力。

柳雪說道:“這些天雷和雷陣,都是當初四大高靈佈置的,用以隔斷六道,經歷過無極之亂斗轉星移,天雷的威力已經降低了。但是,就目前的雷暴威力,五大高手之下,還是很難有人穿過去。”

葉知秋點頭:

“是的,有時候遇上雷陣,我也感覺到吃力。可是我不明白,四大高靈煞費苦心,佈置雷陣,隔絕六道的互相來往,又在天人道劃分了地盤……如此費事,爲什麼不直接管控六道,做一個管理者?”

柳雪嘆氣:“我也沒想明白這件事,只要四大高靈留下一個,就可以服衆,六道之內不會變成這樣亂糟糟地情況。”

紅山老魔接話說道:“我看,你們的四大高靈,已經不在這個混沌裏了。”

葉知秋問道:“可是他們去了哪裏?”

紅山老魔一笑:“誰知道呢,或許他們又去別的地方開天闢地、另造世界了吧?”

葉知秋扭頭看着老魔,問道:“你來自於混沌之外,那個地方,距離這裏有多遠?”

紅山老魔搖搖頭:“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很遠很遠。”

“這些你都不清楚,你以後怎麼回去?”葉知秋問。

“你把我送出六道之外就行,我自己可以慢慢去找。”老魔說道。

柳雪順勢問道:“老魔,你覺得知秋現在的修爲,可以把你送走嗎?”

老魔搖頭:“葉知秋現在的修爲,肯定不行,因爲他自己都無法衝出這個六道之外的混沌圈,等他到了三花聚頂再試試吧。”

說話間,已經是虛空萬里飛度。

葉知秋一邊飛遁,一邊感受身邊的氣息,說道:“前方有風水層,準提道人的無色山,應該就在眼前。”

柳雪點頭:“六千年前,我們都是可以周遊諸天的,後來絕地天通,大家全部固步自封,不能串門了。六千年不見,也不知道現在的無色山,是個什麼樣子……”

紅山老魔嘻嘻一笑,對葉知秋說道:“爲了安全起見,我還是躲起來。”

“也好,我用結界將你藏起來。如果你要出去,在結界裏說一聲,我自然知曉。”葉知秋說道。

“可以。”老魔說道。

葉知秋也不見動作,心念一動,已經在衣襟內側佈下了結界,將老魔隱藏起來。

前方便是無色山,也有結界阻攔。

葉知秋帶着柳雪,直接撞破結界,直落無色山。

還沒落地,葉知秋便感覺到香風陣陣,梵唱悠長。

視線所及之處,一片祥和之氣,無數廟宇,寶相莊嚴,分佈在青山之中,果然是一個佛國寶地。

柳雪伸手一指:“知秋,下方有人來了。”

葉知秋點點頭,表示已經知道了。

下方有八個相貌醜惡的和尚,各持兵器,結陣而來。

葉知秋不認識這些人,冷眼相看。

柳雪說道:“這應該是準提道人手下的八大金剛了,地位僅次於地藏普賢等人。”

“原來是他們,和佛家的畫像神像,差別很大呀。”葉知秋一笑,帶着柳雪忽地一遁,避開八大金剛,落在一座山頭上。

八大金剛隨即轉向追來,喝道:“來者何人,強衝我佛國結界!?”

葉知秋一笑:“我們是你家準提老道的貴客,你們不可無禮。快去通知你家準提道人,就說人間道的葉知秋來了!”

八大金剛中,爲首的是“青除災”金剛,聽聞此言,立刻擺手,阻止師弟們上前,合掌說道:“我佛慈悲,原來兩位就是葉知秋施主和玄女娘娘,貧僧接駕來遲,罪過罪過!”

葉知秋點點頭,心裏想,這八大金剛倒是有些禮貌!

柳雪一笑,說道:“感謝八大金剛來迎,還請轉告令師,就說九天玄女來訪,乞請一見。”

對方既然以禮相待,柳雪也不能翻臉,不能見面就打。而且,這八大金剛都是柳雪的晚輩,柳雪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份。

青除災金剛合掌,說道:“啓稟玄女娘娘,我師父請二位前往萬佛嶺相見。”「10.2日,第二更。明天繼續。」

「本章完」 葉知秋和柳雪對視一眼,同時開口問道:“萬佛嶺在什麼地方?”

青除災金剛擡手向西一指:“就在不遠處,二位跟我來就是了。”

葉知秋點點頭:“麻煩八大金剛帶路。”

八大金剛齊聲唸佛,隨即轉身,帶着葉知秋二人向西而去。

向西百里之外,是一座環形山。

山嶺延綿數十里,嶺上都是佛門弟子,各自盤腿打坐,唸經敲木魚。

萬佛嶺,葉知秋明白了,山嶺上的和尚就是佛,順着山嶺圍坐一圈,的確有上萬之中。

就這個陣勢來看,準提道人是要佈陣鬥法了。

環視整個山嶺,只有正西方向,有一道小小的缺口,像是圍牆開了一道門。

八大金剛帶着葉知秋二人,落在環形山中間的山谷最低處,合掌道:“娘娘,葉施主,請在這裏稍候,我們去通報師父。”

柳雪點點頭:“請便。”

八大金剛合掌施禮,轉身而去。

葉知秋看看四周,低聲說道:“雪兒,準提道人的意思,是要跟我們鬥法了。這裏上萬個和尚,說不定,他的五色佛國,已經是傾巢而動。”

柳雪也點頭:“是的,八大金剛將我們安排在這裏,明顯有意爲之。這裏地勢最低,四周山頭上都是僧人俯視我們,給我們增加壓力。而我們仰望衆佛,氣勢上自然有所受限。”

葉知秋一笑:“這倒是無妨,只要贏了這一場鬥法,那就是他們仰望你我了。”

說話間,西側山嶺的一道缺口處,忽然涌起金光。

一座七寶蓮臺,緩緩升起,剛好停在了那道缺口上。

蓮臺寶座上,坐着一佛,左掌當胸,右手拈花微笑,正是準提道人。

確切的說,準提道人是他以前的名字,而現在,他就叫如來佛祖。只是葉知秋和柳雪,都不大喜歡和尚,還是習慣於用準提來稱呼他。

剛纔的八大金剛,侍立在蓮臺八方,護衛着準提道人。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萬佛嶺上,所有的和尚們都面向準提道人合掌。九陽劍帝

準提道人笑而不語,看着葉知秋和柳雪。

這很裝逼。

柳雪呵呵一笑,朗聲說道:“準提師兄好大的威風和排場,故人來訪,你高坐蓮臺之上,寶相莊嚴,一聲不吭,這是什麼待客之禮?”

葉知秋也惱火,說道:“這大概是準提道人離開道門,另立沙門以後的規矩吧?”

按理說,九天玄女和準提是同輩,有師兄妹的關係,準提不應該如此狂妄的。

準提哈哈一笑,聲傳百里,說道:“玄女師妹稍安勿躁,二位大駕光臨,我豈敢怠慢?在我沙門來說,衆生平等,誰都可以坐蓮臺。一朵蓮花佛前開,六道衆生坐蓮臺。地涌金蓮,起!”

說罷,準提一伸手,向着葉知秋和柳雪腳下一指!

四周山嶺上,所有的僧人也一起面對葉知秋和柳雪合掌。

葉知秋和柳雪的腳下,立刻起了變化。

一朵赤色金蓮破土而出,穩穩地托住了葉知秋和柳雪,緩緩上升。

金蓮大約直徑一丈,四周蓮瓣如刀,刀鋒對準了葉知秋和柳雪,殺氣騰騰。

不用說,準提道人送給葉知秋和柳雪的蓮臺,不是什麼好傢伙。

葉知秋也不懼,冷笑道:“原來這就是衆生人人可坐的蓮臺,我看着怎麼殺氣森森,像是行刑臺和斷頭臺?”

準提笑道:“佛眼看佛,魔眼看魔。葉施主心中殺氣太重,纔會覺得我這蓮臺是行刑臺。”

葉知秋不耐煩,揮手道:“準提,我們也不用打嘴炮了。你就直說吧,我要怎麼樣,你才肯放了我師父和幼藍等人?是不是要我破了你的萬佛陣,你就認輸?”

柳雪也說道:“知秋說得對,準提師兄,我們不必繞圈子,開門見山,劃下道來吧。”

“開門見山?玄女師妹說得好,山,就在你們的四周;門,就在我這裏。如果你們二位,可以衝破我這裏的門,我們再說其他的事!”準提道人說道。

“好,我有道法通天,無門不入,你等着瞧吧!”葉知秋慨然應允。

“善哉善哉!”準提道人一揚手,將手裏的一朵蓮花丟上了天空。權傾天下神女謀

蓮花升空之後,緩緩放大,飛到葉知秋和柳雪的頭頂上,蓮瓣立刻散開,一化二,二變四,四變八,無盡繁衍,紛紛如雨落。

一股濃郁的香氣,也隨之散發開來。

這是真正的天墜香花,地涌金蓮了。

山嶺上的和尚們,紛紛面對葉知秋,合掌唸咒,以各自之念力,對葉知秋和柳雪進行壓制和封鎖。

花瓣飄然墜落,在距離葉知秋不到兩丈的時候,速度忽地加快,化作一片片利刃,直射葉知秋和柳雪。

嗖嗖嗖!

與此同時,葉知秋和柳雪腳下的蓮臺,也轉動起來。

蓮臺四周的蓮瓣上,同樣射出一片片殺氣,凌厲無比。

葉知秋凜然不懼,暗運玄功,催發修爲,在自己和柳雪的身邊佈下結界,將所有的殺氣擋在三尺之外。

一開始,葉知秋也沒立刻反擊,他想看看對方的陣法,究竟有多大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