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因此,墨九狸看著黑色小獸直接問了出來,沒想到墨九狸的話卻讓黑色小獸震驚不已,看著墨九狸有些呆萌的問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墨九狸……

她能說自己剛才不過是懷疑的問它,現在它的模樣卻直接給了自己答案嘛!

「我猜的,不過看起來我猜對了,說吧,為什麼跑出來,還被人抓起來拍賣,又為什麼不願意被人拍賣走,讓我救你出來?別想著跟我廢話,我能夠救你,也能夠把你送回去……」墨九狸看著小獸直接說道。

「我也不是故意要跑出來的,我還在蛋內的時候,就被同族的龍族欺負,就是因為他們一直想著除掉我,幾次害我差一點蛋碎了,才讓我巧合之下提前有了神智……」黑色小獸看著墨九狸半天,最後情緒低落,可憐兮兮的說道。

墨九狸聽完之後,終於明白分明是一隻龍族,為毛變成了黑色小獸,看起來剛才舞楓說的太簡單了,獸族內的爭鬥,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這隻還沒有名字的黑色小獸,來自妖界的龍族,據說在妖界的龍族,也只有一小部分,但是因為龍族的強悍,就算是一小部分的龍族,在妖界的地位也十分崇高的!

可是,這麼一小部分的龍族,本來應該相親相愛一家人的,但是卻恰恰相反,因為妖界的這一小部分龍族,剛好是兩個龍族分支組成的!

目前妖界龍族的龍王是青龍,但是黑色小獸的爹娘,卻是火龍!

原本開始的時候,妖界的龍族龍王就是黑色小獸的娘親, 因爲之前韓羅在海鵬大廈底部打通了一條跟魔剎鬼域連接的通道,大家也理所當然的覺得如果魔剎鬼王想攻入陽間,肯定會從海鵬大廈底部的通道進攻。

畢竟此事他們已經謀劃很久,從海鵬大廈的風水佈局讓整個大廈陰氣凝聚,然後又殘害了大量無辜者,導致大廈底部陰氣濃郁,有足夠的力量能打通那條通道。

但之前孟老等高人和魔剎鬼王一戰,已經徹底的封印了那條通道,並且改變了海鵬大廈的風水佈局,逐漸驅散陰氣,孟老坦言,他們根本不可能從那條通道進入陽間。

而且根據孟老猜測,韓羅應該本來就沒打算讓魔剎鬼王從海鵬大廈的通道進入陽間,那條通道太過狹窄,百萬陰兵通過那通道,只怕需要不短的時間。那樣只要派一位實力強悍的傢伙守着通道,完全可以做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想要拓寬,必須耗費極大的力量。有拓寬通道的功夫,還不如直接再尋找一處封印薄弱的地方,破開封印。

我們幾個商量了好一陣,也沒什麼好方法能找到韓羅和秦晴,更猜不出他們到海鵬大廈到底有何企圖。

千年前海城市完全就是一處荒地,孟老把封印之處選在這裏,無可厚非。滄海桑田,誰能想得到這裏如今會成爲一座城市?

據說這海城市也是有位高人察覺到地底陰氣濃郁,纔想用充足的陽氣來鎮住此地,逐漸讓這裏成爲一座城市,而且越發興旺。

殊不知,這陰氣根本鎮不住,反而給了韓羅這種人可乘之機。如果百萬陰兵同時打破封印而出,這裏立即就會成爲一座死城,屆時無數人化作孤魂野鬼,陰氣會更加濃郁,讓這裏成爲百萬陰兵的棲息地。

大概孟老等人也想不到會有韓羅這種人,竟然溝通了魔剎鬼王,要放他們出來。按照他們的設想,這次天地大亂,可以一併將魔剎鬼域再次封印,不然,這裏根本沒機會成爲一座城市。

偌大的城市,想尋找封印薄弱處,不難。難的是經歷了千年時光,封印薄弱處越來越多,不知道韓羅會選在哪裏動手,不然錯失良機,將會給海城市帶來滅頂之災。

一直到中午,我們纔算是暫時訂下今晚再去探探海鵬大廈的計劃。海鵬大廈如今已經沒什麼特殊之處,我們只是希望再次遇到秦晴和韓羅,純粹是守株待兔。

眼看着明晚就是月圓之夜,與其乾坐着等韓羅有行動,還不如去活動活動。碰上了他們,算是好事,碰不上也不吃虧。

到了中午,蘇陽趕了過來,跟我們匯合。他聲容並茂的講述了王家整軍的盛況,只是一個家族而已,竟然齊聚了五百多煉氣化神境界的高手,煉精化氣境界的修道者,更是有一兩千人。

如今王家已經是枕戈待旦,都等着魔剎鬼王的動靜。王家經過幾百年的苦心經營,能有今天的勢力,也怪不得能在修道者圈子裏佔據重要地位。

當然,這些人就算是解決了海城市的危機,也閒不下來,還要去陰陽陣迎接真正的血戰。天地大亂將起,屍山血海和陰陽陣,纔是主戰場。

暗警的人當然也沒閒着,鄭飛停了蘇陽的吹噓,討好似的看了龍蘭一眼,見龍蘭點頭,得意洋洋的說道:“那算什麼,我們暗警已經點齊了一千煉氣化神境界的高手,煉精化氣的也有五千人。”

暗警本來就跟王家不一樣,再怎麼說,王家那些也都是自己的勢力。而暗警,卻是借了大勢,湊出那麼些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倆人誰也不服誰,吵的臉紅脖子粗。蘇陽說王家那些大部分都是符籙高手,每個人身上都攜帶着大量符籙,就算是遇到暗警的人馬,也不會輸。鄭飛當然不願意,說自己人多,而且高手如雲,不會怕了王家的人。

鄭飛鄙視蘇陽一個外姓人,一口一個“我們王家”。蘇陽不甘示弱,嘲笑鄭飛是二世祖。不,準備來說應該是三世祖,一切都仗着自己爺爺,沒一點出息。

這倆混蛋湊到一塊,吵個天翻地覆不算完,這次連我都沒勸住。最後還是龍蘭霸氣,輕飄飄的說了句“夠了”,兩個人同時住嘴,再也沒敢吭聲。

我對龍蘭的忌憚更甚,好在我跟鄭飛打聽過,其實龍蘭並不是對女人有興趣。只不過這暗警內的女性太少,所以她很照顧女性,對男性卻一直都冷着臉,纔會有那樣的謠言。這也讓我放了心,秦嵐跟着她,不會吃虧。

在暗警分部,我和蘇陽都是客人,鄭飛是東道主。我倆不宰他宰誰?暗警不愧是有大靠山,財政方面一直都不用操心,隨隨便便就整了一大桌好酒好菜,聽鄭飛吹噓,這頓飯至少得幾萬塊。

我纔不管他一頓飯多少錢,敞開肚皮吃就對了。晚上要真有點什麼事,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吃的上飯,先把這頓飯吃結實了再說。

黃昏之時,我和蘇陽鄭飛,還有一木大師,一行四人,趕到了海鵬大廈。再次進入海鵬大廈,那股濃郁的陰氣已經幾乎完全消散,這裏跟正常的大樓一樣,到了晚上會有點陰冷。

整棟大廈裏,都沒什麼發現,我們按照原定計劃,去了地下室。現在這地下室幾乎沒有人再進來過,裏面凌亂不堪的擺着不少雜物。

我記得第一次來的時候,這裏地面上還有不少血跡和一些殘肢斷臂,如今早就被收拾的乾乾淨淨。而當初那片血池,也跟沒出現過似的,地面很光潔。

“咦?你們看,這陰影像不像個人臉?”蘇陽突然說道。

我們三個趕緊湊了過去,蘇陽正端詳着一根大柱子,看的出神。這地下室內至少也有幾十根大柱子,算是這棟大樓的根基。

這粗壯的水泥柱上,偶爾會留下一些陰影,也不是啥奇怪的事。我看了一眼之後,就沒再有啥別的想法。一木大師跟我一樣,湊過去看了一眼之後,搖了搖頭,轉而去觀察別的東西。

只有鄭飛和不死心的蘇陽,圍在那根柱子旁討論着。蘇陽非說那陰影像個人臉,鄭飛跟他爭執,那只是一片陰影而已。

“這裏邊死的人也不少,很可能是有孤魂野鬼進了柱子裏。你不信把柱子弄開,肯定能找到什麼東西。”蘇陽很嘴硬。

他這人就是個驢脾氣,比我還驢。小時候跟班裏同學爭執,說我們鎮上新建的信號塔有一萬斤重。別人當然不相信,覺得他是在吹噓。

當時蘇陽就梗起脖子,嚷嚷道:“那信號塔都是鐵做的,絕對有一萬斤。不信你可以拆了稱稱,沒有一萬斤我把頭給你當凳子!”

只要是腦袋正常點的人,都會看出他在耍賴,懶得理他。誰閒着沒事去拆了那信號塔?

今天的情況跟那時候一樣,不過蘇陽碰到鄭飛這個愛跟他較真的傢伙,可就沒那麼好運氣了,鄭飛還真準備動手把那柱子給拆了看看。

“得,你們兩個趕緊消停點吧,要真是把這個柱子給拆了,咱們還活不活了?整棟大樓都可能垮了!”我勸道。

一木大師也是很無奈的搖頭:“有那閒工夫,還不如趕緊去找找韓羅。要是能趕在明晚月圓之夜之前找到他,絕對能少死很多人。”

“哼,暗警和王家的人都在找蘇陽,這不也沒找到?現在還是正事要緊,我非得拆了這柱子,讓蘇陽認輸。”鄭飛冷哼道。

我真後悔沒帶龍蘭來,鄭飛這小子倔脾氣上來,跟蘇陽是一樣一樣的,誰都拉不住。要是龍蘭在這,他根本不敢囂張。

蘇陽梗起脖子:“誰怕誰,這柱子裏面肯定有詭異,就算沒有鬼魂,也說不定是在裏面裝了幾具屍體。不信你可以挖開看,我的感覺不會錯的!”

我白了蘇陽一眼:“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犯渾。要想拆了這棟樓,等收拾了韓羅,你倆好好拆。”

“我真的覺得這柱子有詭異,我騙你們幹什麼?”蘇陽還是堅持自己的說法。

這小子,應該也是倔脾氣上來了,我正準備動手教訓他一頓,一木大師突然驚呼了一聲,往後退了幾步。

“原來是這樣,這根柱子根本不是承重的柱子!”一木大師喃喃自語道。

我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一木大師解釋道:“你們可以看一下,這地下室內,也就這根柱子在正中央的位置。但它只是深入地下不少,卻不是承重柱,跟這大樓根本沒什麼關係。”

也就是說,這根看起來很粗壯的柱子,完全就是擺設。要放在別的地方,我最多懷疑這是無良工程隊建築的豆腐渣工程,但這可是海鵬大廈。

我和一木大師相視了一眼,異口同聲道:“拆!”

鄭飛興奮不已,拿出槍對着那根柱子,大笑道:“那我真拆了啊,你們可做好準備。蘇陽,我要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第4076章

咳咳,據說妖界的龍族中,母龍比較強悍,也比較有地位!

而黑色小獸的出生,更是墊定了他爹娘的在族內的地位,沒有意外的話,黑色小獸正常等個幾千年破殼出來,就是妥妥的龍族太子了!

可是,黑色小獸爹娘的死對頭,青龍一脈為首的夫妻也有兩顆龍蛋,並且青龍一脈的龍還比火龍一脈多,雖然實力上差了火龍一脈不少,但是數量上卻是勝過火龍一脈很多的……

所以,青龍一脈和火龍一脈的爭鬥從未停止過!

從前,黑色小獸沒出現的時候,青龍一脈就是想用龍族子嗣當借口,打算等到他們的龍蛋破殼后,就提議更換龍王的事情!

結果,黑色小獸的出現,直接讓青龍一脈的龍算計落空,因此黑色小獸就成為了青龍一脈的眼中釘,還沒神智是顆蛋黃的時候,就時常被青龍們戲弄,折騰的黑色小獸幾次差點蛋碎,最後卻機緣巧合逃過了!

還因此提前在蛋內生出靈智,但是最大的後遺症就是它很快就察覺到身為一顆龍蛋的自己,不知道因為什麼變成這樣,這讓黑色小獸一度十分的鬱悶,甚至想死掉算了!

畢竟作為一顆龍蛋,如果到時這樣破殼出來也是死路一條,怕是自己的爹娘都不會認自己的!

不過一隻在蛋內的黑色小獸,就算想自殺也十分困難,它倒是十分祈禱青龍一脈,快點把自己弄死算了!

但是,火龍夫妻對待黑色小獸卻是無比的疼愛,因為爹娘的疼愛,讓黑色小獸捨不得死掉,就那麼在龍族待著了,直到一次黑色小獸的爹娘不在,青龍一脈找到機會,把龍坑內的黑色小獸再次偷了出去……

然後把黑色小獸丟出了龍族外,妖界一處火焰山內,想讓還沒成型的自己,直接被火山殺死算了!

對方也是擔心自己被發現,所以把黑色小獸的龍蛋丟下火山就急忙離開了!

黑色小獸以為自己死定了,卻沒想到又沒死成,直接落到火山內的岩漿池內,蛋殼竟然沒事!

黑色小獸當時也不知道是被嚇的,還是摔得,總之就暈了過去!

等到黑色小獸再次醒來后,發現自己還在原來的火山岩漿池子裡面,但是裡面的火焰卻沒了,變成一個坑窪不平的大坑……

黑色小獸也沒辦法出去,也不想出去,乾脆就留在那裡,也就是因為它沒離開,一直待在那裡,才會被諸神拍賣行的幾個長老發現了,把它給帶走了!

黑色小獸半路上想過逃跑的,但是對方人多,又把它困了起來,根本跑不掉!

開始諸神拍賣行的人,並沒有打算把它拍賣掉的,而是想把它孵化出來契約了,還找到了幾個馴獸師來看黑色小獸,但是奇怪的是,除了墨九狸之外,黑色小獸都無法跟別人溝通,甚至那些被稱為馴獸師的人來看過之後,都一致認為黑色小獸是一顆死掉的龍蛋……

確認是龍蛋,也是諸神拍賣行內有人見過, 一槍下去,那大柱子被轟出一個碗大的窟窿,深不過一兩寸,對比柱子的粗細,最多算是打破了點皮。

蘇陽很不屑的瞥了鄭飛一眼,笑道:“我看你是怕拆出什麼東西,在我面前丟了臉吧?起來,看我的!”

鄭飛有些不忿,剛想解釋幾句,但最後還是冷哼了一聲,退到了一邊。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和一木大師都看出了鄭飛的心思,他是想親眼看到蘇陽吃癟。

那柱子果然是有點古怪,剛纔鄭飛可是用了威力最大的激光槍,猛轟了那一下,才僅僅打掉了點皮。要是一般的混凝土結構,恐怕那一槍都能把整個柱子轟成渣。

蘇陽拿出了一道符籙,得意的衝着鄭飛揮了揮,然後把符籙扔了出去。他怕鄭飛不服氣,故意選了另一個方向,避開了鄭飛之前留下的痕跡。

“轟!”

這張符籙是爆破符,而且比一般的爆破符威力要大的多。但在一聲悶響之後,那柱子還是紋絲不動,上面留下了一個稍微大點的印記,可是最多有一寸深。

蘇陽傻了眼,喃喃自語道:“沒理由啊,這張符籙是王建偉給我準備的,威力怎麼還不如我自己畫的符籙?這老混蛋,又騙我!”

還沒等鄭飛接上茬,他又扔出了一張符籙,這次應該是他自己製作的符籙,威力你之前小了不少,只是讓石柱子外層掉了薄薄的一層而已。

“哈哈哈,剛纔不是挺牛逼的麼,怎麼了?現在怎麼慫了?有種你再扔幾張試試!”

蘇陽這倔脾氣,還就是不信邪,又扔了幾張,根本無法撼動那石柱子。這次他總算是明白了,並不是鄭飛的槍不給力,而是這柱子實在太硬了。

鄭飛又是一番譏笑,蘇陽也不甘示弱,回了幾句。眼看倆人又要開始無休止的鬥嘴,我趕緊上前制止了,隨手扔出一記乾坤印,轟向那柱子。

乾坤印砸在那大柱子,也是沒啥效果。我又試着用別的手段,最多隻能讓石柱子出現兩三寸深的印痕。

沒辦法,我無奈的衝一木大師搖了搖頭。隨後他也站出來試了試,一樣對這個石柱子無可奈何,好歹我們三個也算是煉氣化神境界的高手了,沒想到會在這石柱子身上吃癟。

“看吧,我就說這根柱子有古怪,說不定裏面真的藏着什麼東西。”蘇陽說着說着,語氣就弱了下去。

那是因爲我們三個都在對他怒目而視,沒錯,現在是個人也都看出這石柱子不一般了,但是誰有能耐真的把它拆開看看?

“一木大師,你怎麼看?”我問道。

跟蘇陽和鄭飛商量問題,是商量不出什麼結果的。一木大師的實力雖然不一定比我們強,但出來混的年頭可比我們多,見識也不少,這事還是找他靠譜點。

一木大師眉頭緊皺:“我也說不準,就算是生鐵,也沒這麼硬實,韓羅當初在這裏立根柱子到底是什麼意思?”

蘇陽對搞不定這根柱子,有點不甘心,給王家老祖發了道傳訊符。很快王家老祖就回消息了,當初他和孟老封印通道的時候,對這麼一根奇怪的柱子完全沒有印象,據他估計,這根柱子很可能是後來纔出現的。

想想也是,他和孟老都是什麼人物,如果看到了這根柱子,肯定會發現其中的異常。而且以他們的實力,想毀了這根柱子,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們四個都有點不甘心,又輪番上陣,對着一個點猛轟,但極限就是轟開三寸多深,再往下更堅硬。最後我們實在是無奈,只能放棄了對這根柱子的摧殘。

地下室其他地方並沒有什麼異常,仔細搜尋一遍,不得不離開。我們走出海鵬大廈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十一點多。到了門口,鄭飛發現他們安靜留在這裏看守的人,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對啊,我們暗警的部下,不可能玩忽職守。”鄭飛微微皺眉,用他們暗警的獨特聯繫方式,又試着溝通了一下。

一木大師偷偷告訴我,其實並不是暗警紀律多嚴明,畢竟暗警內魚龍混雜,有不少心高氣傲的傢伙,不是那麼容易就聽從命令的。

但毫無疑問的是,海城市暗警分部的這些人,一個個都被龍蘭治的服服帖帖,確實不會出現玩忽職守的事情。

事出無常必有妖,這種關鍵的時刻,我們也不得不謹慎點,鄭飛試着聯繫了龍蘭,詢問她到底是什麼情況。

龍蘭不是那種不知道通情達理的人,我們畢竟是來執行任務的,她不可能拖後腿,隨隨便便就在這種時候把人調走。

“壞了,龍蘭的手機打不通,我們暗警內部的對講機也沒用。”鄭飛眉頭緊皺。

一木大師的臉色也變了變:“沒理由啊,龍蘭從來都不會出這種紕漏,難道是我們暗警分部出了事?”

我們也都拿出自己的手機給鄭飛,讓他試了試,都沒用。就連蘇陽用傳訊符,也傳不出去消息。應該並不是龍蘭那邊出了問題,而是我們這裏出了問題。

正在我們疑惑不急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陣“噠噠……”聲,很是急促,應該是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

我們同時往聲音傳來的地方看,昏暗的路燈下,一個身材高挑,前凸後翹的美女,正在往我們這邊跑。真特麼是說曹操,曹操就到,那美女竟然是龍蘭。

“龍蘭,這邊!”鄭飛趕緊衝她招了招手。

等她接近之後,我纔看到她身後不遠處還有一二十個人,也是腳步匆忙。龍蘭到了之後,臉色很不好看,劈頭大罵:“鄭飛,你幹什麼吃的?爲什麼我聯繫你這麼久,沒一點回音?”

鄭飛很委屈,但是在龍蘭的面前,他連辯解都不敢辯解。我有些看不下去,把剛纔發生的事情都跟龍蘭說了一遍。

龍蘭這纔有點消氣,揮了揮手,讓身後那羣人四處散去,看樣子是在找什麼東西。之後她又拿出自己的手機和通訊器,試了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她來到這裏之後,一切通訊設備都沒法使用了。龍蘭猜測,很可能使我們這裏的磁場有了改變。

“在一個小時之前,暗警安插在這裏的眼線,就已經失去了聯繫。我試着跟你聯繫,也始終聯繫不上,無奈之下只能帶着人過來了。”龍蘭無奈的解釋道。

隨後她又招了招手,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跑到我們身邊,臉上露出哀痛之色,沉聲道:“我們的人已經以身殉職了!”

龍蘭深吸了一口氣,下令道:“讓所有人都回來吧,從現在開始,不要再單獨行動了!”

但讓我們震驚的是,剛纔龍蘭帶過來的總共二十個人,現在只剩下了十三個能回來。剩下的,十有八九也已經遭遇了不測。

“混蛋,如果那韓羅被我碰到,我一定要親手對付他!”龍蘭咬牙切齒的說道。

此話一出,除了我和蘇陽之外,剩下的十幾個人,全部都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我苦笑不已,龍蘭這妞,也實在太猛了點。

她接下來讓我把今晚遇到的情況,事無鉅細的都交代了一遍。當聽說地下室有個奇怪的柱子之後,龍蘭也來了興趣。

“帶我去看看!”龍蘭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不知道爲啥,聽到她這麼跟我說話,我沒有一點抵抗心裏,毫不猶豫的帶着她往海鵬大廈內走。難道這就是美女的魅力?我也只能這麼解釋。

我對這裏已經是輕車熟路,走在最前面,當我們走到進入地下室的小鐵門前時,龍蘭突然大吼了一聲:“小心,趴下!”

話音還沒落,她就一把撲倒了我,地下室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衝擊波把鐵門都被衝破,整個海鵬大廈也猛烈的晃動了一下,把我嚇的夠嗆。

好在這座大樓被孟老等人加固了一下,只要沒有毀了根基,再強烈點的爆炸,也能承受。龍蘭趴在我的身上,讓我結結實實的感受了一下什麼叫柔軟,但這種時候我哪敢有歪心思,趕緊朝地下室看去。

地下室內冒出了濃煙,那濃煙中竟然還夾裹着陰氣。我心中一緊,難道這下面的通道又被重新打開了?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有人要出來,快,攔住他們!”龍蘭爬起身來,大喊道。

我這個時候才發現,我們這一行人,我被龍蘭撲倒,蘇陽被他身邊的鄭飛撲倒,剩下的人剛纔都及時的爬了下來。爆炸的衝擊,也只讓一兩人受了點輕傷,並不影響戰鬥力。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令行禁止,我估計要是我喊出那麼一嗓子,肯定會有不少人遲疑,瞬間的誤差,就會造成嚴重的損失。

龍蘭說的沒錯,在濃煙中,我看到有三個身影,正緩緩的在階梯上往外走。我們同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把出路堵的嚴嚴實實。

但當那三個身影走進的時候,我愣住了,不由自主的喊了一聲:“秦晴!”

龍蘭並沒有在意這細節,沉聲道:“樑齊?你怎麼會在這裏?” 第4077章

但是他們都說自己是死蛋,這讓黑色小獸當時又怕又好奇!

不過,縱然很多人確定黑色小獸的龍蛋是一顆死蛋,諸神拍賣行的人,還是把它放在一個靈力濃郁的陣法附近,沒有把它破掉,也沒有人理會……

黑色小獸也不記得自己在諸神拍賣會待了多久,反正自己中間睡了一覺,再醒來沒多久,就聽到那些人打算把自己拍賣掉了!

被抬到拍賣會的時候,黑色小獸原本也沒著急,因為它覺得諸神拍賣行的人都認為自己是顆死蛋,就算被人買去了,對方也奈何不了自己,說不定還會鑒定出自己是顆死蛋,到時候自己再找機會逃走就是了……

但是黑色小獸察覺到舞楓身上的氣息,舞楓來自妖界,而且舞楓身上的氣息,讓它覺得十分熟悉,和它在龍族的時候,有些青龍的身邊,就有過類似的氣息!

因此,黑色小獸以為青龍一族也在拍賣行裡面,所以心中開始著急了,這麼久都沒死成,它已經不想死了,它也很想念爹娘,想等到自己化龍之後,再回妖界看望爹娘的……

因此,黑色小獸開始暗中試著,跟拍賣會場內,自己看著順眼的人聯繫,但是和從前一樣,誰也聯繫不上,直到拍賣會進行到後期,它發現四樓那麼多包廂,只有墨九狸沒有喊價,所以又試著和墨九狸說話,沒想到墨九狸竟然真的聽到了……

黑色小獸當時激動不已,急忙就哀求墨九狸救自己出來了!

墨九狸看著黑色小獸落寞的樣子,有些同情,沒想到這個小傢伙的經歷,還真的是有點凄慘啊!

但是剛才舞楓說過了,妖界的龍族丟失了一顆龍蛋,據說是上一任龍王火龍夫妻的後代,而如今妖界龍族的龍王是青龍了!

因為舞楓提起過,上一任龍王夫妻,因為龍蛋丟失,已經外出尋找多年,未回龍族了,所以妖界的其餘各族也會在聽到消息的時候幫忙,畢竟都是妖界的獸族!

但是墨九狸猜測,怕是黑色小獸的爹娘,不一定是真的外出尋找龍蛋,也有可能被青龍一脈算計了吧,畢竟這種事情也不少見,哪怕是在獸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