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男人聽到這聲音腳步一頓。 算下來,花妖的年紀也不小了,雖然是在山裏的,但是見識的事兒也算是不少了。

但是這麼多年了,花妖還真的沒見過吃鬼的啊!

墨衣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好好的,竟然能把那隻小鬼給吃掉了啊!

本來還以爲墨衣會直接撕碎了那隻小鬼,或者是用一些辦法,讓他瞬間魂飛魄散的,誰想到,竟然是直接吃掉啊!

花妖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盯着墨衣,完全沒意識到墨衣這會兒已經朝着她的方向走了過去了。

墨衣幾乎沒費什麼力氣,把花妖身邊的束縛全都丟開,然後眼看着花妖還像是嚇傻了一樣,一把抓住花妖的胳膊。

“行了,別傻站着了。”這個位置不是什麼好位置了。

剛纔那隻小鬼在這裏弄了這麼個陷阱,就算是現在那隻小鬼不在了,消失了,但是這個陷阱還是存在的。

普通的人要是這會兒站在這裏了,輕的也要生一場大病了,嚴重的,就更不用說了。

就算是花妖不是普通的人,那也是有傷害的,所以,還是要趁早離開這裏的好。

被墨衣這麼一拽,花妖瞬間回過神來。

當花妖看到墨衣正拽着自己胳膊的時候,瞬間就不好了。

用了一些力氣,花妖掙扎了幾下,想要把墨衣的手掙扎開。

墨衣也真的沒用力去拽,只是輕輕的帶了一下,所以現在花妖一掙,就直接掙開了。

“你,你,你想做什麼?”花妖顫巍巍的問着。

這傢伙太可怕了,剛纔自己眼睜睜的看着他吃掉了那隻小鬼,現在好了,這是來要吃掉自己了嗎?

一想到剛纔墨衣吃小鬼的樣子,花妖的腦海裏就出現了墨衣吃掉自己的樣子。

壞了,這傢伙不會是要把自己給吃掉了吧!

花妖是不想就這麼一命嗚呼了,要是真的不想活了,剛纔也就不掙扎了。

不對,要是真的不想好好的活下去了,之前直接就不會好好的在山裏了,想要做什麼不行呢?

花妖趕緊後退了兩步,瞪大了驚恐的眼睛看着墨衣,就好像是墨衣真的要一口吧她也給吃掉一樣。

墨衣看着花妖的那個眼神,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

自己吃小鬼,原本也不是很想的,其實吃掉小鬼對自己沒多大的好處,無非就是要超度一下這個傢伙。

吃掉了那個傢伙,自己還要用一些力氣消化掉,真是不是很想吃啊!

但是這些話,墨衣是不打算解釋了,這個事兒有什麼好解釋的?真的是要解釋的話,那這個事兒,說起來可就要話很長了!

“跟我走!”墨衣沒什麼耐心,直接再次伸出手,想要拽着花妖趕緊離開這裏,最好就是趕緊回去周瑩瑩的家裏。

這隻小鬼被自己吃掉了,自己現在要消化掉這隻小鬼,所以了,現在也沒什麼力氣管這個花妖了。

要是現在這個時候沒誰來也就這樣了,但是要是但凡是來一個厲害一點的小鬼,自己都不是他的對手。

要是到那個時候,根本就保護不了這個花妖了!

所以了,還是趁着自己現在還有力氣,趕緊帶着花妖離開這裏,讓她有人保護就好了。

花妖不知道他的心思,還以爲他要把自己帶到什麼地方悄悄的吃掉呢。

“你,你,你離我遠一點,別靠近我!”說着這話的時候,花妖已經恨不得離着墨衣十萬八千里了。

在花妖看來,這個墨衣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竟然還想要把自己帶到別的地方吃掉!他這是擔心自己死在這裏,會被周瑩瑩他們發現嗎?

墨衣這次實在是沒什麼辦法了,打算跟花妖解釋一下,然而,這還沒等真的開口呢,花妖就瞬間化作一縷青煙,急匆匆的逃跑了。

眼看着花妖這樣,墨衣心裏也糾結,心說這個花妖啊,真的是太麻煩了,自己這都是爲了她好,竟然還要這麼反抗!

本來墨衣還想追上去看看的,誰也不知道花妖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會遇到什麼東西,但是這個事兒也真的是不太好辦,現在身體相當的虛弱,也真的是沒什麼追上的力氣了。

無奈了,墨衣只能用最後的一些力氣回到了張昊天的家,簡單的把剛纔的事兒全都說了一遍。

“你們現在趕緊想辦法把花妖帶回來,不然,真的會再有危險的。”墨衣用光了最後的一點點的力氣,說完這個話,墨衣默默的閉上了雙眼,就這麼睡着了。

眼看着一臉疲憊的墨衣,誰也沒有要打算喊他起來的意思,周瑩瑩還十分貼心的給墨衣找來了一牀毯子,雖然蛇是不需要毯子的。

“現在怎麼辦?”周瑩瑩心裏也着急了。

但是周瑩瑩這個着急並不是在着急墨衣,之前墨衣就說過了,他現在不過就是要超度掉那隻小鬼,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覺,回頭等到超度的差不多了,也就醒過來了。

現在最着急的有兩件事兒,第一個事兒就是要儘快找到花妖。

那個花妖雖然年紀不小了,但是這個心智啊,真的是太讓人操心了,要是真的被將軍或者是其他的壞人遇到了,到時候花妖肯定是要吃虧的。

所以一定要在這之前,找到花妖,就可以不用擔心現在的這個問題了!

還有一個事兒,就是那隻小鬼已經不存在了,那麼,那隻女鬼現在要怎麼處置?這處置之後,那家的女主人,是不是也可以迴歸原處了?

兩件事兒都需要儘快解決,要是任何一邊兒耽誤了,都會造成不想看到的後果。

“要不,咱們分頭行動吧。”張昊天覺得,既然兩邊的情況都不能耽誤,那就分成兩邊就是了。

“怎麼分?”周偉光瞪大了眼睛看着張昊天,想知道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我跟前世出去找花妖,你跟周瑩瑩去找那隻女鬼。”張昊天覺得,找花妖的事兒會相對比較麻煩一些,畢竟外面什麼狀況都有可能。

相對的,那隻女鬼就比較好對付了,所以只需要周瑩瑩和周偉光兩個人就可以解決了。

周瑩瑩心裏十分擔心花妖,但是要是真的出去尋找,也真的不是一件很好找的事兒,所以了,還是去找那隻女鬼比較好。

“那墨衣呢?”周瑩瑩擔心墨衣了。

這地方本來就這麼幾個,現在全都分配出去了,那還剩下誰來照顧墨衣了?

就不說是照顧,好歹也要有個誰守在墨衣的身邊啊,不然,真的要來個什麼傢伙的,不是可以直接就傷害了墨衣嗎?

就算是爲了墨衣的安全,好到也要留下來一個照顧下啊。

“放心好了,這地方沒誰可以進來的,再者說來,你跟周偉光這個事兒應該不會佔用太多的時間的,到時候你們早點回來就是了。”

張昊天簡單的算了一下,他們不過就是去抓一隻女鬼,再就是把魂魄送回去融合一下,時間也用不了太多。

估計到時候,用時間最多的地方,也就是對付那個男主人的時候了,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什麼時間了。

周瑩瑩覺得張昊天說的也有道理,左右這也是小區裏面,也不是很遠的地方,等會兒直接走過去就是了。

還有,這要對付那隻女鬼,應該是問題不大的,所以,前後也用不上很多的時間,到時候,也會很快就回來了。

萌妻逆天:狼性總裁吻上癮 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周瑩瑩也知道,自己是不可以輕敵的。

那隻女鬼雖然相對比較弱,但是她相對的可是那隻小鬼啊!那傢伙那麼厲害,估計換了是誰,跟他一比較,也全都會覺得相當的弱小吧。

所以,不管怎麼說,都是不可以輕敵的,不然,到時候真的有什麼麻煩了,就不太好了!

既然事情已經全都商量好了,誰也沒再有什麼其他的事兒要說。

因爲張昊天和前世要尋找的範圍比較廣,所以他們這邊先準備好了,先出發了。

至於周瑩瑩和周偉光這邊,這是要去抓鬼,所以準備的要比較充分一些,出門也就比張昊天他們稍微晚了一些。

好在那棟樓距離張昊天家相當的近,也沒走幾步路,就已經到了地方了。

吸取了以前的經驗,這一次周瑩瑩沒直接說來意,就說自己想來道歉。

那個男主人的確不是什麼多事兒的人,但是這會兒因爲自己的妻子懷孕了,也對周瑩瑩橫眉冷對了起來。

“這個不用了,你們以後別來我家就是了。”男主人沒什麼耐心,真的恨不得周瑩瑩他們這幾個人啊,永遠不要出現在自己面前纔好呢。

“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我就是想來道個歉,以後咱們好歹也是鄰居,低頭不見擡頭見的是不是?”周瑩瑩說着客套的話,希望這個男主人就不要責怪自己。

還有最爲關鍵的是,現在可要讓自己進門啊!這要是不進去,自己怎麼抓住那隻女鬼啊!

“這個事情我都說了沒所謂了,你們也不用太在意了,要是這些話說完了,你們就趕緊離開吧。”

男主人是對這些人沒什麼好的印象了,要是可以的話,真的連在小區裏見面都不想了,這都是什麼人啊!好端端的總是來自己家裏鬧騰,真的合適嗎?

這事兒,周瑩瑩是有耐心的,但是周偉光是完全沒有的!眼看着周瑩瑩快要說不過那個男主人了,周偉光乾脆,直接用了一張能讓人昏睡的東西貼在了他的腦袋上。

“真麻煩,這樣多直接!”其實上次他就想用來着,但是張昊天這個人死板,不喜歡周偉光對別人用這些所謂下三濫的招數。

周偉光心裏也很委屈,讓張昊天這麼一說,弄得好像是自己經常用這些東西害人一樣,然而,自己可從來沒用過啊!

之所以會這些小把戲,這也完全是因爲好玩兒,再就是當初爺爺逗着自己玩兒的時候,自己跟着爺爺學會的,但是雖然會是會了,可真的是沒隨便用過啊!

今天要用這個小把戲,也完全是因爲沒什麼其他的辦法了,要是這個男主人可以說的通,也不至於用着這些辦法了。

周瑩瑩看着周偉光,心裏默默的叫好,真心是覺得這個小把戲太好了,要是不用這個小把戲,這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兒呢,沒準兒還會被這個男主人給趕走的。

眼看着這個男主人已經沒什麼反應了,完全睡着了,周瑩瑩和周偉光直接進了他們家的大門,在安置好了男主人之後,趕緊去尋找那隻女鬼去了。

之前那隻小鬼爲了能順利的控制那個身體,所以把那隻女鬼的魂魄擠到了身體的旁邊位置。

本來小鬼離開的時候是想着自己過去看看就回來的,也沒真的打算在外面很長時間,所以也就沒把那隻女鬼的魂魄放出來。

所以這會兒,周瑩瑩他們兩個來這裏的時候,那隻女鬼還處於不能控制身體的狀態。

眼看着周瑩瑩他們兩個慢慢的靠近,女鬼心裏着急,但是也無計可施。

要是她真的有本事很好的控制這個身體的話,也不至於現在毫無反抗的能力。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 周瑩瑩本來就對這隻女鬼的印象不是很好了,要說但凡是有一些好感,也早就消耗乾淨了。

所以當週瑩瑩站在那隻女鬼面前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

她是跟那隻小鬼一起的,雖然最開始不是很情願的,但是後來,這也變成了幫兇了,所以,現在也不應該姑息了。

那隻女鬼在被拽出來的時候,雖然沒什麼能力了,但是哀求的本事還是有的。

“這都不怪我啊,我也是受害者啊!我是被他害成現在這樣的,你們放開我,讓我走吧。”

到了這個時候,那隻女鬼開始不斷的哭,不斷的哀求,希望周瑩瑩和周偉光可以犯過她。

然而,不管是周瑩瑩還是周偉光,全都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這傢伙原本就是幫兇了,還有,她已經體驗過人間的美好了,這往後,說不準也還會用一樣的招數做什麼呢。

到那個時候,真的就不太好辦了!

周瑩瑩很擔心這隻女鬼以後再鬧騰出什麼事兒來是,周偉光也十分擔心這個事兒。

所以在眼神互相對視了兩眼之後,全都一致決定,乾脆,送這隻女鬼一程算了。

周瑩瑩不想下手,也不知道應該如何下手纔沒有後顧之憂。

這事兒周偉光看了周瑩瑩一眼,眼看着她沒有要下手的意思,周偉光也就沒客氣,直接一把抓住了那隻女鬼,給了她一個痛快。

在眼看着女鬼魂飛魄散了之後,周瑩瑩又拿出之前帶來的那個女主人的魂魄,小心翼翼的把她的魂魄送回原處。

當魂魄徹底融合了之後,那個女主人再次睜開雙眼。

本來是想跟周瑩瑩和周偉光道謝的,但是肚子不知道爲什麼開始疼了起來。

“我,我,我肚子疼!”女主人開始一陣陣的疼痛,並且這個疼,似乎還有越來越厲害的意思。

周瑩瑩着急了,趕緊上去想知道她到底是怎麼了,好端端的,爲什麼會突然肚子疼了?

但是這個周瑩瑩不知道,不代表周偉光也不知道啊!

之間周偉光就想到這一層了。

這個女主人的孩子,原本就是那隻小鬼凝結出來的,現在那隻小鬼已經不在了,這個鬼胎,肯定也就不會存在了。

帶著空間闖七零 “這個事兒咱們幫不上忙,還有,咱們要趕緊離開這裏。”周偉光拽着周瑩瑩想要儘快離開這裏。

這事兒,真的是要讓那個男主人送她去醫院才行了,並且,這要是送去的比較晚也會比較有危險的。

周瑩瑩開始還沒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兒,還在哪裏掙扎,“她現在都這樣了,咱們怎麼就不能幫忙了?”

這救命的事兒啊,爲什麼就不能儘快呢?真的要眼看着人家不舒服嗎?

“你傻了啊,那個孩子本身就是小鬼幻化出來的,原本就不應該存在的,現在那隻小鬼都不在了,這個孩子,肯定就是要保不住了,這事兒不去醫院,你能做什麼?還有,等會兒那個男的醒過來了,你要怎麼解釋?”

周偉光真的覺得這個周瑩瑩的腦子沒帶出來,怎麼就沒反應過來這個事兒?

都已經解釋到這個程度了,周瑩瑩也算是徹底明白了。

轉身又看了那個女主人一眼,“這個孩子要保不住了,你知道嗎?接下來你知道要怎麼說嗎?”

那個女主人心裏明白,這個事兒要是說出去了,根本就沒誰相信,弄不好還會被人以爲是神經病,所以了,直接什麼都不說就是了。

這就當做是一次夢境就是了,雖然這個夢境很可怕,也很危險,甚至還很疼痛。

女主人點了點頭,稍稍有些艱難的說着,“放心好了,我會看着辦的。”

周瑩瑩在確定這個女主人不會說什麼話之後,這才急匆匆的離開了。

他們兩個前腳剛離開,後腳那個男主人就醒了過來,他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躺在家裏沙發上,之前不是在門口的嗎?

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時間去糾結這個事兒了,因爲那個女主人現在已經快要不行了,只有趕緊送去醫院才行了。

周瑩瑩還是不太放心,所以在走到樓下之後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藏在了附近的大叔後面。

其實這個事兒也不用藏着,他們原本就是這個小區的住戶,所以出現在小區下面,也都是正常的。

眼看着那家人又喊來了救護車,還急匆匆的把那個女主人給送走了,周瑩瑩這纔算是徹底放心了。

還好,還好,只要是去了醫院了,一切就沒有什麼天大的問題了。

目送着他們離開,周瑩瑩跟周偉光又急匆匆的回了家,想要回去看着點兒墨衣,生怕他再出現什麼狀況。

好在墨衣這邊什麼事兒都沒有,一切也還算是正常,周瑩瑩和周偉光這纔算是放心下來。

只是,不知道張昊天他們現在那邊如何了,有沒有找到那個花妖。

實際上,那邊張昊天和前世還在到處尋找花妖的蹤跡。

本來想找到花妖也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兒,花妖畢竟不同於周圍的那些人還有鬼,要是按照花妖的氣息,就可以很順利的尋找到了。

然而,這想的是很好,但是真的找起來,就沒這麼輕鬆了。

花妖的氣息確實還在,但是總是斷斷續續的,時有時無的樣子。

並且,有的時候那個氣息還相當的混亂,一會兒是朝着這邊的,一會兒是朝着那邊的,根本就辨別不出來方向了。

所以這要是真的找起來,也是難度相當的大的。

張昊天不打算放棄,這是花妖啊,要是真的誤入歧途了,或者是真的被將軍給發現了,終究是一件不是很好的事兒。

前世自然也是明白張昊天的意思的。

原本大將軍那邊現在就已經弱勢了,要是他真的得到了花妖,那就不會再是弱勢了,這件事兒,可是要小心謹慎了。

所以,現在不管是遇到什麼麻煩,都必須要儘快的找到花妖!

心裏是這麼想的,張昊天和前世也全都不斷的尋找着花妖的氣息,然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個花妖的氣息開始漸漸的減弱了。

又追了一陣子,這個氣息,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宮變,重生皇后太佛系 張昊天站在原地,讓前世左右感應着,本來以爲只是減弱了,肯定多少會有一些的,但是不管怎麼尋找,根本就是沒有了!

這事兒就奇怪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是花妖故意的呢,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呢?

張昊天心裏越發的着急了,但是張昊天心裏也明白,這個事兒,就算是他着急,也是無濟於事的,現在最爲關鍵的問題不是要在這裏着急,而是要儘快的再找到花妖的氣息,這樣一來,就可以再次知道花妖的方向了!

只是,他們想的是好的,但是真的做起來,就不是這樣了。

周圍各種氣息全都有,然而,就是沒有花妖的,這個事兒,讓張昊天瞬間頭疼無比。

“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了?”張昊天是沒什麼好的辦法了,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前世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