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既然如此,投票開始!」敖蒼哄聲起來。

不一會,結果已是明了,神獸界大小各種族,納入編製的共一百零八族,此番聚會盡數到齊,同意白骨獨與離塵親事者共八十八族,不同意者共十六族,保持中立者四族。

「看到諸位能以大局為重,本皇很是欣慰,本皇完全理解不同意這樁親事的十六族的顧慮,畢竟我神獸界為了族群安定,極少與外界之人聯姻往來。既然有著八十八族贊成這樁親事,如此,請諸位立即回族,請各自族中最強戰鬥存在出山,趕赴凡人界,對戰魔界,解救未來至尊神獸帝。」敖蒼激昂道。

凡人界,蠻古巫族——

整個蠻古巫族都被設計布置成了暗黑系列的魔幻場景,蠻古巫族皇宮之中,白骨獨在四五個美麗女魔靈的簇擁下,早已畫好了精緻妝容,換上了只有魔界之後才有資格穿著的紫黑盛裝長袍,這一身裝扮,讓本就擁有絕世之美的白骨獨增添了濃厚的深沉之美。

成親典禮在蠻古巫族皇宮廣場之上舉行,寬闊肅穆的廣場之上,暗黑魔幻風格的婚禮場景美輪美奐,在廣場的中央,一座如同巨峰一般高聳而立,極為宏偉壯觀的祭台平穩莊嚴的坐落著,祭台之上,冰青,李馨,吳祥,王水魔尊,以及魔界其它強者存在,皆是依規矩依次落座其上,最上座,冰青內心忐忑坐於其上,女兒白骨獨的這場成親盛典,馬上就要變成曠世戰爭了;在冰青兩側,李馨與吳祥端正而坐。

祭台下方,黑壓壓,整齊劃一的布滿了魔界魔兵,這些魔兵都是魔界最強的軍隊,此番衛俊特意將其調出,一是為了守衛整個成親典禮的秩序安全,二則是對白骨獨的尊重,魔界之後,必然是要知曉魔界最強兵力的存在,與第一統治者共同管理。 衛俊身著魔界第一魔神之盛裝,駕天魔獸,領魔界最隆重迎親之隊禮,已至蠻古巫族皇宮,迎親而來。

蠻古巫族皇宮的大門緩緩打了開來,在眾多魔靈女官,嬤嬤,丫鬟禮隨摻扶之下,盛裝的白骨獨行出了皇宮正門。

迎到白骨獨,衛俊高興不已,在他眼裡,這一身魔后盛裝,除了白骨獨,再沒有女子能夠穿出如此深沉大方,穩重端莊之氣質美感了。

白骨獨行至了落地而立的天魔獸旁,衛俊行下天魔獸,伸出手來,牽起白骨獨的玉手,帶白骨獨乘上天魔獸,往廣場而去。

廣場祭台之上,吳祥心底有些緊張,自他從長安城恭王府回到蠻古巫族后,白骨獨便找機會與他私下見面,白骨獨將自己的計劃全盤托出,希望吳祥能夠做好準備,配合她救出離塵,引六大神器之一天機鞭現世。

自從葯魔那裡聽得白骨獨實乃啟天冰魂,與師兄冠日異火之姻緣不會有好結果之後,李馨整個人也便心平氣和了下來,只要白骨獨與師兄冠日異火無緣相守,那,嫁給師兄冠日異火的女子,只能是她,這個魔界之後,遲早是她凌月冰焰的。

熱鬧且莊嚴的成親盛典,有人歡喜有人焦慮。

廣場上空,衛俊與白骨獨乘天魔獸浩蕩而來,似海魔兵振聲齊呼:「冠日魔神,龍皇公主,永結同心!」

振呼聲不絕於耳,蒼際可聞,六界震撼。

如此衝破蒼際的振呼,在黑冰潭底清晰可聞。

離塵盤坐於鎖魂鏈限制的地界中心,手中托著暗淡毫無光澤的本命初金,神情恍惚。

「儘管這場成親典禮只是咱們設計的一場計謀,你不是真正的嫁給冠日異火,但為何,本尊的心,還是這樣難受……」離塵在心底獨白著。

衛俊牽手白骨獨,身形飄落至了宏偉威嚴的祭台之上,拜堂盛典,就要開始。

白骨獨明眸先是看了吳祥一眼,再看向了上坐之上的娘親冰青,在心底深深呼吸,大戰即將來臨。

「報……」負責蠻古巫族邊疆崗哨的魔靈將軍突兀飛行而來,焦急跪於衛俊面前。

「冠歇,出了何事?」衛俊還未開口詢問,李馨率先開口問道,嬌軀早已從上坐之上站起,行至了衛俊與白骨獨身旁。

「稟報兩位魔神,天隱結界外,有著五名身份不明的強者,說要入蠻古巫族,參加冠日魔神的成親盛典。」魔靈將軍冠歇說道。

「他們可有報上姓名?」衛俊眉頭皺起,冷聲問道。

「其中一個女子說自己是超級神獸紫玉蜘蛛,是魔后的妹妹。」冠歇說道。

「衛大哥,是紫珠和天離他們,你也知道,他們幾個都是小獨的好朋友,好姐妹,小獨答應嫁給你成為魔界中人,他們幾個卻是再也不認小獨這個姐妹朋友了,小獨真的沒想到他們能來參加咱們的婚禮,看來他們還是能原諒小獨的,你就放他們進來吧!」白骨獨輕輕搖晃著衛俊的手臂,溫婉撒嬌道。

「這……」衛俊為難起來。

「放他們進來容易,萬一他們是來攪局的,豈不麻煩。」李馨說道。

「麻煩?衛大哥與你,還有在座的天煞孤星,王水魔尊,哪一個不是乾坤之中數一數二的存在,就紫珠他們幾人,就算是來攪局,難道,凌月師妹認為自己,或是泱泱魔界沒有能力阻止降住他們么?」白骨獨冷聲反問道。

「你……」李馨被氣煞,一時無言以對。

「好了,冠歇,傳本尊御旨,讓他們五人進來。」衛俊說道。

「臣謹遵冠日魔神御旨!」冠歇領旨,極速離去。

僅是不足半刻鐘的功夫,紫珠,蘇朗,天離,李易,火晰五人便是至了祭台之上。

五人一見白骨獨,皆是表現得神情複雜,不說一句話,其實他們之所以表現出如此態度,皆是白骨獨請吳祥傳話授意為之,此番五人前來,也皆是白骨獨的計劃安排。

『琴扇千絲敗雙刀,恭迎天機玉鞭來!』,《文心雕龍》《原道》篇章中的這句話,白骨獨記得最為清楚,恭迎自己的終極神器天機鞭現世,必須要白玉斷魂琴,天翼扇,誅千絲合力擊敗斬月金刀與厭靈刀,啟天冰魂歸位在即,天機鞭現世在即,誅千絲的有緣人紫珠與天翼扇的有緣人李易又如何能不在場!

總裁女人一等一 「徒兒拜見師尊!」紫珠行至了上坐的冰青面前,雙膝跪地行大禮叩拜道。

「紫珠快起來。」冰青急忙起身摻扶起了紫珠。

「大家都坐吧,今天是小獨和衛俊的好日子,你們能來,小獨與我都非常高興,大家有什麼事,有什麼話,一切等成親典禮舉行完畢后再說。」冰青說道,這祭台之上,不知何時已是多加了五張座椅。

「好!」紫珠螓首微點,回答道,便是與蘇朗,李易,天離,火晰一同行至座椅旁,端坐了下來。

此時五人雖表現得極為平靜冷漠,但在內心裡,早已是緊張不已,白骨獨早先讓吳祥帶給他們五人的話語,他們五人一刻也不敢忘的謹記在心頭。

「我與衛俊成親之日,盛典祭台之上,叩拜高堂禮畢,便是啟天冰魂歸位之時,啟天冰魂一旦歸位,你們切記,保護好冰青夫人,緊隨在我身旁,第一站,至黑冰潭解救離塵大人,到時我會用天賦神通啟天冰封暫時封鎖黑冰潭的空間,衛俊他們沒有辦法進來,趁此時間,我會替離塵大人拿掉鎖魂鏈,解除離塵大人本命初金上的王水魔封;一旦成功,我會收回啟天冰封對黑冰潭的封鎖,到時候,紫珠與李易便隨著離塵大人,對戰衛俊與吳祥,我會牽制住李馨與那王水魔尊,打開蠻古巫族的天隱結界,天離,蘇朗,火晰,你們三人保護好冰青夫人趁天隱結界打開之時,即刻撤離,去長安城恭王府接上斯冰和孩子,去神獸界找敖坤;此番與魔界的戰鬥,僅有一個目的,便是擊敗雙刀,迎天機鞭現世,一旦天機鞭現世,紫珠,李易,你二人立即隨我與離塵大人往神獸界撤離,與魔界真正的大戰,在三個月後的天地混沌日!」

坐在祭台座椅之上,紫珠與李易互相看了一眼,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緊張憂慮,他們二人在戰鬥方面的經驗,一概淺薄,只祈禱著自己不要拖白骨獨與離塵的後腿才好。

「盛典開始!第一禮,請冠日魔神攜龍皇公主叩拜高堂。」魔界這場轟動乾坤的成親盛典,由令狐滅與令狐心為司儀,操辦整個盛典。

白骨獨的心在令狐滅此言落下之時,猛然悸動了一下,馬上,她就要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是擁有者關於她一切記憶的另外一個人。

「大人,小獨不會忘了你,我白骨獨摯愛之人,只有混沌初金離塵一個,不管我是白骨獨,還是啟天冰魂!」白骨獨在心底堅定說道,兩情相悅,超脫生命種族的愛情是多麼的神聖,她絕對不允許這般神聖的愛情,折於自己的手中。

祭台之上,表面氣氛較為平和,但幾乎每個人的神經都是緊繃著的。

「冠日魔神果真能如此順利便娶得白骨獨么!」令狐滅身旁,令狐心在心底疑問著,心底那股隱隱的不安越發的明顯。

「第一禮,拜!」令狐滅夾雜著靈力的嗓音莊重高喊,聲音傳遍整個蠻古巫族。

白骨獨與離塵,一個身處成親祭台,一個身陷黑冰潭,在不同的地方,二人雙手同步握緊,啟天冰魂能否順利歸位,離塵能否順利脫困恢復巔峰修為,六大神器之一天機鞭能否順利現世,一切,就在此刻。

白骨獨螓首微轉看了身旁與她同步下跪,欲朝冰青行叩拜高堂之禮的衛俊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狠色,這一刻,二人皆以跪於黑毯之上。

白骨獨如丹朱唇輕啟,如默念咒語一般開始無聲飛速默念內心之語。

「宇宙為佐,混沌為證,超級神獸變異銀龍白骨獨,唯愛混沌初金離塵,願與其共結連理,互相陪伴永世,只求彼此真實相待,永結同心,請茫茫天道,還我真魂。」

默念完畢,白骨獨不顧身旁臉色難看,滿心猜疑的衛俊的目光,獨自俯身朝冰青行起了三叩九拜的大禮。

「白骨獨,你在幹什麼,拜堂之禮,豈容你如此兒戲,目中無人。」白骨獨此舉,令得李馨暴跳如雷,當即起身厲聲質問。

「小獨,你在做什麼?」衛俊的臉色早已如死灰一般陰曆可怖。

整個蠻古巫族都看到了白骨獨怪異的行為舉止,只是他們還未等到白骨獨開口解釋,只聽得整個蠻古巫族驚雷滾滾,風雲驟起,天地色變。

「怎麼回事,這等天之異象,是誰引來的?」王水魔尊驚恐起身,惱怒驚顫不已,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修為靈力,竟然完全被壓制,無法運轉絲毫,若是此時有強敵偷襲,他豈不任人魚肉。

所有人皆從座椅上站起了身,目光盡數落在了仍舊跪於冰青面前的白骨獨身上。 「這異象,難道是你引來的?」王水魔尊一指白骨獨,驚悸道。

「來吧!」白骨獨沒有回答任何人的質問,一雙玉臂如蝴蝶展翅一般微微張開,伸成了一條平穩的直線,纖腰挺起,螓首仰天。

衛俊從毛毯之上站起了身形,用隱忍複雜至極的目光看著白骨獨,雙拳緊握顫抖著,他不願意相信,白骨獨答應嫁給他,只是一個騙局。

「小獨,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本尊,你究竟在幹什麼?」衛俊嘶聲厲聲起來。

眾目睽睽之下,一道銀白閃電忽地竄出白骨獨的心口,連帶著白骨獨的心臟一同拽了出來,閃電的另一端,直擊冰青的心口,冰青的心臟同是被拽了出來。

白骨獨只感覺到自己呼吸困難,頭暈難耐,即刻就要失去意識,但她仍舊用最後一絲意識勉強讓自己保持清醒,腦海中,牢牢的記著離塵的身影名字不放,她知道,一旦她放開,意識模糊之後,再次睜眼,她便失去了對離塵的愛。

「小獨,忍住!」冰青心疼女兒,淚水早已滑落臉頰,雖心臟被雷電拽出,但冰青僅是臉色蒼白,渾身無力,整個人的意識是完全清醒的,冰青知道,這一幕怪異天象,是白骨獨歸位啟天冰魂的重要時刻,看著神情痛苦不已的白骨獨,她擔憂緊張著。

廣場祭台之上,眾人驚悸目光之下,只見這道連接白骨獨與冰青心口的銀白雷電,串聯著二人的心臟,使兩顆心臟迅速的融合在了一起,成為了一顆心臟,極速旋轉起來,這等轉速,就連衛俊與李馨這等修為的存在都是無法看清其高速運轉的情形。

「這是什麼?兩顆心竟然徹底融合在了一起,這等法術,可是聞所未聞,這樣人竟然還能活著?」令狐心驚呼出聲。

令狐心的驚呼聲代表了在場所有人心底的震撼,衛俊與李馨,此刻神情凝重異常,白骨獨究竟是在做什麼? 八零福妻美又嬌 此行為是對魔界的有利還是有損。

「師兄,白骨獨你是斷然不能娶了,有一件事情,出於私心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白骨獨,就是應劫四靈之首啟天冰魂,就算你現在娶了她,待到她歸位,她這等傲視乾坤的存在,怎麼可能會容忍自己委身嫁給一個自己眼中的螻蟻。」李馨傳音向衛俊。

「你說什麼?」衛俊大驚,迴音神色猛變。

「師兄,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動手解決掉這個以後會永遠凌駕於魔界之上的存在,你看看她現在的狀態,我敢斷定,這等天之異象,正是她即將歸位啟天冰魂所顯現的異象,雖然現在你我的修為被異象壓制過半,但白骨獨此刻比你我更虛弱,趁此時,白骨獨毫無還手之力,隕落了她。」李馨說著各種利害關係,催促著衛俊動手殺了白骨獨。

只見衛俊眉頭緊蹙,內心矛盾無比,一雙手臂都是明顯的顫抖起來。

「師兄,快動手!」李馨繼續傳音催促。

終於,衛俊下定了決心,白骨獨,絕不能留,若眼前之人僅是白骨獨,儘管她不愛他,但至少她願意嫁給他,且對她對整個魔界都不會有多大的威脅,然而,她竟然是混沌之靈,應劫四靈之首,更是乾坤之主宰,翻手之間便可毀滅整個乾坤,這樣的白骨獨,根本不可能嫁給他,更會凌駕於魔界之上,主宰著他的命運,如此一來,他與李馨帶領魔界一統乾坤的大計,豈不是為他人做嫁衣?

衛俊若是知曉白骨獨答應嫁給他只是給他設的一個圈套,引他上鉤,不知衛俊將會如何!

「誰讓你是啟天冰魂呢,你我之間,終究是差了那麼一點緣分。」衛俊面目猙獰了起來,體內未被天之異象壓制的一半修為開始運轉,準備給白骨獨一個致命攻擊。

就在衛俊正欲動手之時,那被銀色雷電串聯融合,極速運轉的心臟,已是停止了下來,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重新分裂成了兩顆心臟,一前一後,分別射入了白骨獨與冰青的心口。

衛俊的動作不由放緩了下來。

心臟重新回歸體內的冰青,修為極速飆升起來,電光石火之間,竟是已達到了神尊境,與令狐滅的實力處於同一個層次,讓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心臟重新回歸身體的白骨獨,依舊仰首向天,一雙清澈明眸之中,射出了兩道極藍精光,精光直達天際,衝散了縈繞許久的天之異象。

此時的白骨獨,早已是另外一副裝束,身著一襲蔚藍盛裝長紗,足蹬一雙銀白長筒絲靴,身形高挑窈窕,氣質高貴不可形容,一頭烏黑柔順的及腰長發,不做任何束縛,隨意卻整潔的散披下來,那一張傾倒萬物的絕美容顏,增添了幾分堅毅。

「離塵,等著本主,本主這就來助你解困!」白骨獨起身,嬌軀直立雙臂張開,仰天長說,聲音較之前雖未改變,但卻多了幾分淡漠與滄桑。

歸位了啟天冰魂,白骨獨的一切,便是她的一切,她便是啟天冰魂,啟天冰魂便是白骨獨。

方才在歸位的過程中,白骨獨心心念念,靈魂深處緊緊抓著對離塵之愛這道執念,怎樣也無法放棄,正是因為這道執念,白骨獨歸位過程中雖意識模糊,但卻從未真正失去意識,使得白骨獨對離塵的愛,完完整整的轉嫁給了啟天冰魂。

「本主?你是……」一旁與紫珠,天離等大家站在一處的吳祥,震驚而興奮問道。

「吳祥,本主只不過是回歸了本性,本主是啟天冰魂,但依舊是白骨獨,本主之魂,已經與這變異銀龍之體,完全的融合,毫無瑕疵,唯一的缺憾,便是本主的另外一副肉身,還在一千年以後,也不知本主的爸爸媽媽,還有弟弟如何了,還有那王益……罷了罷了!」白骨獨惆悵說道。

「小獨,你還是小獨,因為你沒有忘記對離塵神尊的愛,也就不會忘記娘親以及對大家的感情與記憶……」冰青激動說道。

「娘親,我是小獨,是你們熟悉的小獨。」白骨獨上前,牽起娘親冰青的一雙玉手,眸中含著點點淚光,溫婉感動道。

重生八零小廚娘 「啟天冰魂!為什麼你成為了啟天冰魂,依舊忘不掉,深愛著離塵,你的高傲呢?你視乾坤萬物為螻蟻的高傲呢?為什麼對本尊就不能如此。」衛俊咬牙切齒,極為不甘怒吼,一張英俊的面龐此時此刻陰厲猙獰無比。

「冠日異火,你曾經是本主第一位深愛之人,本主轉生為白骨獨,也是想能夠與你相守,然而,造化弄人,你我之間,的確終究是差了那麼一絲緣分,感情這種東西玄妙至極,誰也控制不了。」白骨獨說道。

「你想對我們魔界怎麼樣?」李馨警惕問道。

「只要你二人就此立誓,魔界永世不再起一統乾坤六界之野心,不再行一統乾坤六界之行動,安居魔界地域,與乾坤各界和平相處,本主一言九鼎,絕不無辜尋魔界生事,如何?」白骨獨說道。

「本尊二魔若是不答應呢?」衛俊面龐猙獰道。

「不答應?那就別怪本尊忍痛,囚禁或隕落你等二魔了!」白骨獨嘆息一聲。

「囚禁隕落本尊二魔?哼,別以為本尊感應不到,你雖然歸位了啟天冰魂,但因剛剛歸位,修為實力被壓制了太久,你的巔峰實力根本沒有完全恢復,現在的啟天冰魂,若是沒有一兩個月的閉關靜養,根本不可能恢復巔峰實力,戰鬥能力也就與本尊或凌月冰焰持平而已,你現在又如何能隕落本尊二魔?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本尊與凌月師妹帶領魔界一統乾坤六界,就算是你啟天冰魂,也不行!」衛俊猙獰,毫無退讓之意道。

衛俊之言讓得白骨獨在心底略微一愣,以衛俊的修為境界,的確是能夠看出她現在的修為狀態,既然如此,那她也便不用再與衛俊多作口舌之言,救離塵出黑冰潭,才是她此時要做的第一件重要之事。

聞聽衛俊之言,白骨獨明眸看向吳祥與紫珠,蘇朗,李易與天離,火晰,那眼神中,明確的暗示著做好即將開戰的準備。

「冠日異火,當初,本主與雙生弟弟元靈靈誕生之初,本主為更好的存活,吸取了弟弟元靈靈的過半精元,一時害怕,扔下了弟弟,化身一凡人女子,遊盪混沌乾坤許久歲月,最後遊盪至了魔界,因本主天生無顏,論修為實力,身份地位雖是這混沌乾坤的主宰,但內心卻是極其的自卑,本主在魔界皇宮偶遇你,見你風流倜儻,便對你一見傾心,一心想著如何能與你同凡人男女一般,行魚水之歡,長相廝守;本主預知,你將有一大劫難,必會化身凡人,本尊欣喜若狂,若是如此,本主也可以舍下身份,化身尋常,與你結秦晉之好,在你投胎轉世以後,本主也的確如此做了,可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本主從未想過,自己的真命,竟不是你,本主從未想過,本主會刻苦銘心的愛上離塵。」白骨獨表述著自己的本心。

「住口!你就是當初那個在魔界皇宮來去如風,連本尊把握不到行蹤的無臉女,原來你就是無臉女……」衛俊厲聲呵止道,白骨獨所言,已是讓得衛俊內心的不甘憎恨,越發的瘋狂。 「既然愛我,想與我永世相守,為何還要去愛上離塵?」衛俊痛苦怒吼。

「對不起,本主從來只會遵從自己的本心。」白骨獨說道,言罷,一拽身邊娘親冰青的玉臂,將其拽到自己身後,身形直接便是消失,往黑冰潭而去。

紫珠,蘇朗,李易,天離,火晰五人見狀,即刻將速度施展至極限,追隨白骨獨而去。

「不好,啟天冰魂要去救離塵。」吳祥大聲驚道,直接便是縱起身形,追趕白骨獨而去,在心底卻是極為期盼著,白骨獨能夠順利救出離塵,擊敗他與衛俊,迎得天機鞭歸位。

吳祥驚呼聲起,衛俊與凌月身影幾乎同時消失在了祭台之上,令狐滅與令狐心見狀,緊隨衛俊與李馨而去,駐紮在蠻古巫族數以十萬計的魔界精兵,接受到衛俊的命令,盡數往黑冰潭而去。

以紫珠與蘇朗,李易,天離,火晰的速度,根本無法緊隨上白骨獨,一開始便被甩開了一大截,而令狐滅與令狐心的速度,也是無法緊隨衛俊與李馨和吳祥,不一會,令狐滅與令狐心便與紫珠五人遇上,雙方戰鬥起來,紫珠五人謹記白骨獨之言,此時不可戀戰,以最快速度抵達黑冰潭才是最要緊,因此對於令狐滅與令狐心的攻擊,並不盡數還手,能躲就躲,想盡辦法往黑冰潭而去。

衛俊與李馨,吳祥三人的目標只是白骨獨,以白骨獨現在的速度,僅是不足一刻鐘的時間,便已是至了黑冰潭,衛俊與李馨還未完全追上來,此時她有充足的時間施展啟天冰封將黑冰潭隔絕,讓衛俊與李馨沒有任何進攻的機會。

只是,紫珠五人還未跟上來,她必須等待,而這一等待,與先追上來的衛俊,李馨,吳祥三人,必有一番戰鬥。

正如衛俊先前所說,白骨獨雖歸位了啟天冰魂,但修為實力不可能短時間恢復巔峰,她現在的修為實力,的確暫與衛俊平齊,以一人之力應付三人,她確不是其對手,但無論如何,她也要撐到紫珠五人趕上來。

「娘,您快進黑冰潭,裡面的魔靈守衛頭領王圭是我們的人,待紫珠他們趕上來,女兒便與您和離塵匯合。」白骨獨說道。

「好,小獨,萬要小心!」冰青略一猶豫,答應道,嬌軀一閃,便是消失在了半空之中,進入黑冰潭而去,冰青明白,接下來白骨獨與衛俊定會有一戰,她若是在白骨獨身旁,必定會讓女兒分心。

黑冰潭底,早已感應到白骨獨與冰青氣息的離塵,已是囑託王圭見機行事,確保守衛黑冰潭的魔靈守衛不阻攔白骨獨與大家。

冰青一入黑冰潭,迎面便是碰上一自稱王圭,身形高挑很是英俊的青年,在其指引下,來到了被隔物結界包裹囚困離塵的黑冰潭最底層。

黑冰潭上空,白骨獨一襲蔚藍盛裝,英姿而立,柔順及腰長發整潔散披而下,微風吹過,隨風而動,尊貴絕美,不可方物。

衛俊與李馨,吳祥已是追了上來,與白骨獨對峙而立,劍拔弩張,一言不合,直接便是驚天動地的戰鬥起來。

距黑冰潭僅有二十里之遠,紫珠與蘇朗,李易,天離,火晰五人,躲避著令狐滅與令狐心的攻擊,極速往黑冰潭奔趕。

巔峰強者之間的戰鬥,舉手投足之間,整個蠻古巫族已是地動山搖,幾十萬族民們惶恐不已,自從他們的蠻古巫王無辜駕崩以後,蠻古巫族就成了魔界的殖民地,他們整日生活在奴役的苦海中,現在難道就連他們的家鄉地域,也要被夷為平地了么!

黑冰潭上空,白骨獨以一敵三,盡落下風,但卻也是處處防禦周密,衛俊與李馨以及吳祥的猛烈攻擊,絲毫沒有令她受傷,戰鬥就這般僵持糾纏了起來,黑冰潭方圓幾十里的山峰樹木,花草飛鳥,盡數被這戰鬥餘波沖毀殆盡,慘不忍睹,就連十幾里之外,紫珠五人與令狐滅,令狐心的戰鬥,也是被這餘波沖開,趁此機會,紫珠五人奮力展儘速度,甩開令狐滅與令狐心,往黑冰潭而去。

沒了令狐滅與令狐心的阻撓,紫珠五人僅是眨眼的功夫,便至了黑冰潭,趁白骨獨牽制著衛俊,李馨,吳祥三人,紫珠五人迅速繞至了白骨獨身後。

紫珠五人前腳剛至白骨獨身後,令狐滅與令狐心便已是追了上來,一見白骨獨擋在紫珠五人的身前,二魔相識一眼,很是默契凌空的立在了衛俊與李馨的身後,不再有所動作。

「姐姐,我們來了!」紫珠激動道。

「好,趕快進入黑冰潭。」白骨獨接下了來自李馨強勁的一擊,急忙傳音向五人道。

接收到白骨獨的傳音,紫珠五人身形迅閃,即刻消失不見,已是進入了黑冰潭底。

「本主暫且就不陪你等玩了!」感應到紫珠五人已是至了黑冰潭底,白骨獨絕美容顏上露出一個令萬物失色的心計之笑,修長皓白如玉的手指之上,一滴精血飛飄而出,在白骨獨施法之下,一堵壯觀至極的參天冰牆橫在了她與衛俊,李馨,吳祥之間,這冰牆彎曲自如,眨眼之間便將整個黑冰潭包裹而進,水泄不通,衛俊,李馨,吳祥三魔被阻在外,毫無辦法。

「又來這一招。」李馨憤怒,氣的直跺腳,目含一股怨氣看向身旁的衛俊:「師兄,方才在祭壇之上,你就不該猶豫心軟,你這一猶豫,可知極有可能為我魔界留下了一個最強勁敵。」

「啟天冰魂埋葬意識達萬年之久,直到千年之前方才輪迴轉世,正如本尊先前所說,至少得閉關三月,她的實力才能恢復巔峰,在啟天冰魂巔峰實力未徹底恢復之前,本尊會除去她,師妹大可放心!」衛俊瞥了一眼李馨,心中對白骨獨恨意濃烈道。

吳祥看著衛俊與李馨二魔,面無表情,沒有言語,此時此刻,他最好不言,一旦天機鞭現世,他在衛俊與李馨身邊卧底的日子,也算是結束了,接下來,就該他好生輔佐離塵與白骨獨,徹底清繳將魔界治理成六界公敵的野心分子了。

吳祥有野心,更有柔情,他欲做魔界第一統治者,帶領魔界,與六界和平相處,在魔界地域之內,將魔界發展的更為強大,富足,他要用魔界至高禮娶心愛的斯冰入魔界,使斯冰成為僅次於魔界第一統治者的魔界之後,而這一切的實現,都必須建立在衛俊與李馨消失隕落於乾坤混沌的基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