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秦羿招手微笑道。

莫非也不客氣,徑直走了過來,端起一杯,放在鼻翼邊深深一聞,待一品,頓時驚讚道:“好茶!秦侯好手藝啊。”

“莫兄,是煉器大師後人! 總裁老公,輕點愛 實不相瞞,我眼下急需要你的幫忙。”

秦羿也不含糊,上來直奔主題。

“我知道,秦侯在鬼市張榜也不是一日兩日了。”

“我今天來,是有三個條件的。”

莫非冷然道。

“說,只要我開得起的,隨便提。”

秦羿點頭應允。

“我莫家有八百工匠,人人都是巧奪天工,這把劍是上個月煉出的新品,秦侯掌掌眼。”

莫非屈指一抖,一道長劍從袖口鑽出,照着秦羿直刺而來。

秦羿微微一笑,頭一側躲了過去,不料那劍卻像是靈蛇一般,彎曲纏繞,竟然瞬間分出十股!

哦?有點意思!

秦羿屈指一彈,但聽到嗡嗡作響,原本軟如蛇的長劍,瞬間又變成了直劍,剛硬無匹,竟是擋住了他這一指!

“好劍!”

“劍身有靈,莫家竟然能打造出靈器,不錯!”

秦羿讚道。

“其實,打造靈劍是小,關鍵是這煉劍的鐵!”

“這是寒冰玄鐵,出自東海劍島!”

“劍島原本是我莫家的祖地,莫家正是憑藉着採玄鐵、築利器,聞名天下。然而,現在祖地爲羅剎門所霸佔,我族人大部被奴役,成爲了苦工。”

“我領着八百族人艱難渡海,逃到了江東!不得已轉入地下煉劍謀生,一直不敢面世。”

“只是近來爲侯爺威名所震,莫非覺的是時候出山了。”

“只要侯爺能奪回劍島,救出我的族人,我向你保證,定然能打出這世上最精良的古武戰甲、戰刀!”

莫非雙目血紅,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挫,恨然道。

隱婚蜜愛:首席老公放肆寵 “滅掉羅剎門,一直在我的計劃之中,我答應你!”

秦羿欣然應允。

要是能收服整個莫氏家族,上千上萬民巧匠煉器,都足夠他征戰陰司了,這絕對是一筆值得的買賣。

“第二條,我想請侯爺出山殺了查理!”

莫非冷冷道。

“你說的是那個東州拳霸?你跟他有仇?”

秦羿笑問道。

“沒錯,前些天,我莫家有位叔叔,跟他在臺上打擂臺,被他殺了。”

“那位叔叔對我有養育之恩,若非擂臺之上,不允許用劍,我早宰了他。”

莫非眼中寒意閃爍,恨然道。

“成,你既然誠心相共,你的仇就是我的仇,這個仇,我替你來報。”

秦羿笑道。

他收服秦幫後,一直在鬼市,並不知道查理打擂臺之事,已經鬧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第三條呢?”

秦羿笑問。

“我希望煉製兵器,侯爺給予我們莫家自主權,你出圖紙,具體由我們莫家祕密煉製,侯爺不得干預。”

莫非謹慎道。

“這個是自然!”

秦羿笑道。

他在煉器這一塊的成就,雖然不如煉丹,但也絕非凡俗之人能比的。

莫非有些自信過頭了,不過,他也沒必要點破,武道界藏私成風,是幾千年來根深蒂固的事實。

……

秦羿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搶奪劍島,一時半會謀劃不了,但打擂臺,還是沒問題的。

當天,秦羿便回到了東州。

一踏入東州地界,他頓生一種陌生感,這還是他熟悉的東州嗎?

但見大街上,四處懸掛着橫幅!

全都是熱血激戰,呼籲高手出山,與查理打擂臺的標語。

而東明湖,更是四處靜坐的人。

還有遊行示威的學生!

這讓秦羿有些糊塗了,不就是一個米國佬打擂臺嗎?

至於情緒這麼激昂嗎?

“秦侯,我們要見秦侯!”

“請問秦侯是不是怕與查理打擂臺,他到底會不會出戰?”

“張理事,如今米國佬欺負到咱們頭上來了,秦侯難道要當萬年縮頭烏龜嗎?”

……

中外記者與學生堵在聽雨軒門口,圍着萬小芸、張大靈,謾罵聲不絕於耳,像蒼蠅一般嘈雜不已。

要不是秦幫精銳弟子衆多,嚴正維持秩序,只怕這些人早就衝進了聽雨軒。

“各位,有關擂臺之事,恕我無法回答!”

“請大家保持克制!秦侯並不在東州!”

“我向大家保證,秦侯從不懼任何人,待他回來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

張大靈運足道氣,高舉雙手,朗聲大喝道。

“秦侯在哪,我們要見秦侯!走,大家隨我衝進聽雨軒,面請侯爺出山!”

學生們神情最激動,一個個舉着拳頭,招呼着就往裏闖。

秦幫弟子是有很嚴明幫規的,他們何嘗不想秦侯出山,打殺查理!替江東人民出口惡氣。

是以面對熱血青年,他們只能用身軀阻攔,甚至不少人被推倒在地,踩成了重傷。

“啾啾!”

就在這時,天空傳來幾聲清嘯。 一隻白鶴自雲端,羽箭一般,俯衝急飛!

一青衫少年,負手穩穩立於鶴背,但見他面若寒霜,身如長槍,淡漠的眼神,睥睨天下蒼生,飄逸如仙!

“秦侯,是秦侯!”

人羣中,有人發出驚歎之聲。

“秦侯!”

“秦侯出戰!”

“出戰!”

底下衆人齊聲吶喊,每個人望着那位高高在上的少年,如敬神明!

他的出現,點燃了每個人心中的熱血與希望!

白鶴在衆人頭頂盤旋兩圈,秦羿默然的望着底下萬千民衆,依然平靜如水。

對江東人民來說,他們迫切需要英雄去振奮江東士氣。

但對秦羿來說,一個小小的擂臺賽,竟然鬧成了這樣,他不得不佩服溫絕這步棋之精妙。

不過,那又如何?

不管他佈下了何等大局,他皆可隻手破天!

秦羿微微一笑,駕鶴徑自飛入了聽雨軒!

他的出現,頓時引燃了全場的氣氛!

學生們瘋了一般,圍聚在聽雨軒周圍,他們需要一個迫切的答案,秦侯到底是戰還是不戰?

秦羿當然沒必要給他們答案!

他從不會爲任何人、任何事所左右,戰與不戰,皆隨心而動。

到了聽雨軒,萬小芸與張大靈滿身是汗的迎了過來。

“哎呀,可是沒把我這把老骨頭給擠散了,你說堂堂江東,竟然沒有人能打贏一個洋鬼子!”

“非得鬧到咱們這來!”

張大靈一抹汗,喘着粗氣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羿問道。

萬小芸打開電子屏,那是全世界各大體育節目正在直播的畫面!

主持人大多在調侃着,華夏武道是花拳繡腿,江東人都是東亞病夫,堂堂一省,竟無一人能打敗查理。

而國內電視,則大多數是呼籲各方高手請戰,以及回放着查理KO各派高手的畫面,底下坐了一堆什麼武術專家,在點評着破解之法……

“有點意思,溫絕把這場面鬧的夠大啊,看來他是想借這次機會打破我這個神話,徹底把江東攪渾啊。”

秦羿摩挲着下巴,冷笑分析。

“侯爺,這小子壓根兒就是洪幫的人,這是洪幫進軍華夏的一步棋,咱們是不接不行啊!”

張大靈擔憂道。

他對秦羿向來自信,但查理的出現,讓他信心動搖了。

他親眼所見,查理就是一記勾拳,秒殺了嵩山派掌門!

還有號稱一身鐵布衫、金鐘罩,橫煉大師的少林空正大師,也是被三拳秒殺!

查理的拳,快如閃電,沒有人知道他一拳究竟有多重,在不允許使用兵刃的情況下,根本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太可怕了,那簡直就是一尊殺神,真正的殺神!

“接,當然得接!”

秦羿淡然笑道。

“對了,侯爺,洪幫與白家聯合在武家莊設賭,這次很多中外大佬都來觀戰,據說賭局被上次設的要高几十倍。”

“咱們要不要打上一竿子?”

萬小芸眼珠子眨巴着,狡黠笑問。

“還是小芸懂我,上次武家莊搞了一筆錢,沒傷到白家的根本,這次他再要玩,咱們就再吃他一個大胖子。”

秦羿手指輕輕在桌子上扣着,若有所思道。

“目前有不少高手,都報名挑戰查理了!”

“查理公然挑釁你,現在白家、以及洪幫設賭的人都死盯着你,你報名的話,賠率估計不會很高。”

萬小芸琢磨道。

以秦羿的名頭,溫絕、白家人不是傻逼,最多開出個兩倍,算是頂天了。

“無妨讓趙虎以青城派長老,隨便領兩個弟子出戰,我以青城派掌門身份出戰。”

“對了,武家莊那位白夫人,還欠了我40個億,這次一併收了回來。”

秦羿揉了揉額頭,計上心來。

青城派這些年早已衰落,由於處於深山之中,又在江湖上沒什麼建樹,關注的人極少,便是更換掌門之事,也無幾人知曉。

正好藉着這次大會,幫青城派把名頭打出來!

“好計啊,只怕白家、溫絕他們想破腦袋也猜不到,侯爺還有這麼重身份,哈哈!”

張大靈哈哈大笑道。

……

武家莊!

自從一年前九幫十八會盟會,秦羿成爲江東之主,並血洗武家莊之後。

這裏一度成爲了鬼墟!

曾經燕九天親自題詞的天下第一莊,早已成爲了往事!

直到北方武道世家陸家盤下了這座山莊,重新開莊立業!

由於陸家家主陸聞,在武道界有點名氣,武家莊又爲天下人廣爲所知,溫絕把擂臺設在武家莊自是合適不過了。

武家莊內。

白蓉依然是那麼的風韻迷人。

只是如今,她不再是武夫人,而是陸夫人!

陸家在北方並不得志,家主陸聞南下認識了喪夫心傷的白蓉,遂展開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娶的了這位江南的大美人兒。

白蓉的身份可不簡單,她是白家人,按照輩分,白少陽還得叫她一聲姑姑!

首席嬌妻翻滾吧前夫 正是憑藉着這層關係,陸聞獲得了武家莊,此次藉助擂臺搖旗,夫妻倆也是打算重振山河!

籃壇K神 自從開擂以來,白蓉與溫絕每天都在忙着造勢,逼秦羿出來打擂臺。

然而,讓他們失望的是,哪怕是他們暗中煽動學生、媒體如何相逼,始終沒有得到秦侯的答覆。

這個人就像是從世界上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的動向。

此刻,武家莊大廳內。

這次擂臺大會的幾位正角密謀而坐。

坐在最上首的是家主陸聞與夫人白蓉。

陸聞生的一張好麪皮,人看起來很和善、儒雅,雖然年過四十,依然神采奕奕,極具男性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