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確實是狗肉的味道。”

喬拉也說道。

吳老狗笑道:那就對了,只是模樣變了,你們就不敢吃……哈哈……當真是愚昧啊,萬事萬物,皆在心,不在表,因爲表,而拋棄美味,諸位的境界不高嘛。

說完,吳老狗蹲在了我們身邊,抓起了那地上的狗肉,就往嘴巴里面送。

他一邊吃,一邊說:這狗肉,味道真是不錯,好吃,真是好吃啊。

我看向吳老狗,問他:前輩,再問一句,你是何方高人?

“我是吳老狗。”

吳老狗一邊吃着狗肉,一邊站起來,說:天、人、阿修羅爲三善道,三善道可曾考慮過畜生道的事情?

“你們以爲吃狗肉是天地造化,是本能,是與生俱來便是這樣的,大錯特錯。”吳老狗說:你們人,無非是自以爲高別人一等而已。

我聽吳老狗說出了這種話,立馬明白,吳老狗絕對不是人,難道是狗妖?

我再次問道:您……不是人?

“我是人,也不是人。”

吳老狗問我:這樣好了……諸位對我有疑問,我也不想多說,這樣好了……你們跟我來。

吳老狗帶着我們幾個人,去了門外。

他指着門口關在鐵籠子裏的大黑狗說道:這位小兄弟,你來分辨一下,這是人,還是狗?

說完,他一開鐵門,揪住了大黑狗,遞給我說。

我看了一眼大黑狗,點了點頭,說這的確是狗!

“好……這可是你說的,是狗。”

吳老狗直接抓過了一把刀,對着狗臉,就是一刀。

那狗的臉,頓時開花了。

吳老狗熟練的撕掉了那隻狗的臉皮。

那狗的臉皮一脫落,我發現裏面,還有一張臉皮。

那張臉皮是人的臉皮。

“這是?”我吃了一驚。

周圍的兄弟們,也覺得十分驚悚——這狗的臉皮剝了,怎麼還有一張人的臉皮?

吳老狗嘿嘿冷笑,再次剝掉了狗的腿皮,那狗的腿皮脫落之後,再次出現了一根人形的腿。

“這是?”我看向那隻可憐兮兮的狗。

風影也罵道:你到底是什麼邪祟玩意兒?

“我是吳老狗。”吳老狗再次說了一遍後,直接把那隻狗,扔到了地上摔死,接着他說道:六道輪迴,上一輩子是人的,說不定這輩子得當狗,跌入畜生道。

“你們平常吃的雞鴨魚豬,也許上輩子,就是一個人。”吳老狗笑道:他們也許身體裏面,藏着一個人的靈魂呢。

我問吳老狗:吳老先生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不明白?很簡單……你是……我希望你明白,衆生輪迴的道理。”吳老狗說:這樣你上了武當山纔有機會和那些各路去往的高手,論個長短。

“敢問前輩高姓大名。”我立馬雙手抱拳,對着吳老狗,鞠了一躬。

這人知道我的底子,想來不是一般人,只是,我絞盡腦汁,也沒想起來,到底從哪兒認識這麼一個熟人的。

吳老狗看着我哈哈大笑,接着他把人皮面具一撕。

我頓時看到……吳老狗的臉,壓根不是一張人臉。

他是一張狗臉。

準確的說——吳老狗,是一個狗頭人身的人!

我吸了一口涼氣,兄弟們也往後面撤。

風影罵道:還說自己是人?分明是一隻精怪,都說這動物分成七十七路野仙,其中,五路大野仙,七十二路小野仙……說吧,報上名來,你又是哪一路的野仙?

祁濤的打鬼鞭已經拿在手裏,冷笑道:我祁濤不斬無名之鬼。

“哈哈哈!”

吳老狗冷笑道:拿我當野仙?你們的道行不夠啊。

我連忙擡手,說道:都別問了,吳老先生,不是野仙,確實是人……只是不太像人而已。

“還是你小子有點眼光。”

吳老狗說:我讓你們在這裏住兩天,是想讓你們明白六道輪迴的這個道理……我可知道……你們現在被普陀寺給誣陷了,至於怎麼誣陷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兩天,到處都有人找你們。

“我還知道,一路上,你李善水遇到過其餘兩道的人。”吳老狗指着我說。

我說:兩道?

“阿修羅道和地獄道。”吳老狗笑着說。

阿修羅道的人,我倒是知道——無非就是央金舞姬和谷陽辛那兩人嘛。

至於地獄道的人?

我還真沒見過?

吳老狗冷笑道:那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我順着吳老狗的目光,看了一眼,發現他說的是奶糖。

“奶糖?他是陰娘啊。”我對吳老狗說。

吳老狗笑道:她是規則和詛咒的化身,地獄道的人,本身就是規則和詛咒。

我聽吳老狗一說,想起來了,我們在出長壽鎮的時候,天空傳來了“輪迴論道”的聲音。

現在看……那聲音,不是亂傳的,是專門傳給“奶糖”聽的。

吳老狗說這輪迴論道,邀請五行六道——六道的人,都接受到了邀請!

原來那聲音,傳給奶糖,不過是邀請奶糖去參加“輪迴論道”的啊!

她說她來找空空道人是假,上武當山是真呢。

我沒理會奶糖的事情,看向了吳老狗,對兄弟們說:吳老先生不是野仙,更不是陰祟,他是畜生道的正統……苗疆鍾家的後人。

“苗疆鍾家?”風影問我。 風影問我什麼是苗疆鍾家。

我跟風影說,苗疆有四個姓,盤、藍、雷、鍾,這四個家族,那在苗疆,是大大的有名。

這四個姓,合成“龍狗”家族。

龍狗?

風影和大金牙對視了一眼,說壓根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家族。

我看了看吳老狗,問道:前輩……我說得可對?

吳老狗頓時仰着狗頭,哈哈大笑,說道:沒錯……我就是龍狗家族的鐘家,不過現在,我已經改名了,我就叫吳老狗。

吳老狗又說:你小子博聞強記,見識還不錯,不過我得問問你……盤、藍、雷、鍾,四個家族,你又如何分辨出我是苗疆鍾家的人?

“這個不用分辨吧?”我回了一句:話說這四大姓傳到了現在,還能是狗頭人身的,只怕就剩下鍾家的人了。

“哈哈哈哈!不錯,不錯,小娃娃真是不錯。”吳老狗說:我曾經和你爺爺,有過一面之緣……你爺爺,是個奇人,我和他見過,他就曾經跟我誇過你。

“哦?”

我看向吳老狗。

吳老狗說:你爺爺當時跟我說,說你爹挺窩囊的一人,說你聰明伶俐,他早就想把招陰人的位置,給你坐了,還好,你小子不負衆望,的確是個厲害角色。

“這麼說,不太合適吧?”我問吳老狗。

吳老狗冷笑:我們畜生道的人,是個直腸子,沒有人道的人那麼多心機,說話不挑嘴,勿怪!

接着,他又對我們的兄弟們說道:也許你們不知道我們四大姓的事……我就講給你們聽聽。

“可以!”

風影幾人,本來就對狗頭人身的吳老狗頗有興趣,立馬都洗耳恭聽。

吳老狗說,曾經盤古開天闢地後,身體化作了整個世界。

盤古開天闢地化萬物,鑿破鴻蒙第一功。

不過,聽說盤古有兩件東西,沒有化物。

第一件是……盤古的玉碟。

玉碟修煉數千年成仙,就是我們常說的鴻鈞老祖。

第二件就是盤古的一絲絲精氣。

那精氣飄飄蕩蕩,在人間數千年。

後來變成了一隻蟲子。

那蟲子,在人間數百年後,竟然爬入了一位叫“高辛王”的耳朵裏面。

高辛王頭痛難忍。

最後,王后挑出了這條蟲子。

王后覺得這隻蟲子,實在是漂亮,所以,把蟲子養了起來。

那時候養蟲子,和現在不一樣。

現在養蟲子,用的是蠱皿,所以現在苗疆出來的蟲子,叫蠱蟲。

那時候養蟲子呢,用的是盤和瓢蓋着。

所以當時王后給蟲子,取了一個名字,叫盤瓢。

這個盤和盤古的盤不太一樣。

不過因緣巧合,最後,盤瓢還是姓盤。

那隻蟲子王后養了幾天就忘記了,一直沒有去管他。

不過後來,王后打開了那個盤子,發現裏面躺了一隻小龍狗。

龍狗,狗身狗頭,可是渾身都有錦色的紋路,紋路十分像一條龍。

王后看了龍狗,十分歡喜,就和高辛王商量了一陣,兩人把龍狗給養了起來,並且錦衣玉食的飼養着。

當時北方有戰事。

在北方,有一個叫房王的人,起兵作亂。

房王的手下,有一個叫“吳千歲”的將軍。

吳千歲十分能耐,不但帶兵打仗是一流,個人也是驍勇善戰,打仗數次,沒有一次敗績。

吳千歲帶着人,跟房王一直進攻高辛王。

高辛王最後被圍困在了城池裏面。

高辛王出了“懸賞”,凡是能夠殺了吳千歲的人,裂土封侯,從此和他平起平坐,而且,還會把他最漂亮的九公主,賜給那人。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有十幾個勇士,應了懸賞,要去抓那吳千歲。

可惜,這十幾個勇士,再也沒有回來。

於是,城池裏面的老百姓傳言。

說那吳千歲會妖術,只要是人,和他對視一眼,立馬神志不清,直接倒地,然後束手被擒。

一時間,人人自危,縱使裂土封侯,又能如何?見了吳千歲,命都沒了。

所以,一個應懸賞的勇士都沒有了。

很快,吳千歲帶人攻城,攻了三次,城池的防禦工事已經搖搖欲墜了,只要再打開第四次進攻,那高辛王就得變成階下囚了。

那段時間,高辛王不吃不喝,不睡不眠,憂心忡忡。

龍狗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裏,立馬掙斷了脖子上的鐵鏈,出了城池,直接奔向了吳千歲的軍帳!

當時,無數的士兵,都看到了龍狗,紛紛想去阻攔。

可惜,沒有一個人阻攔得住龍狗,只要碰上,都被龍狗撞開。

士兵擋不住,弓箭兵要射殺龍狗。

可那些箭,密密麻麻的罩向了龍狗,龍狗,總能躲開,那些弓箭,也擋不住龍狗。

龍狗很快到了吳千歲的軍帳。

此時,吳千歲正在帳篷裏面獨自喝酒,他見到了龍狗前來,頓時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嘴上。

要說這吳千歲,真的會咬術,一巴掌拍在嘴上,嘴上多出了一道白光。

接着,吳千歲對着龍狗,發出了兩聲吼:哼!哈!

兩道白氣,鑽向了龍狗。

可惜龍狗依然一往無前,撲倒了吳千歲,一口咬斷了吳千歲的喉嚨,帶上了吳千歲的人頭,凱旋迴城。

那吳千歲的妖術,對那些勇士都能奏效,爲什麼對龍狗不奏效?

原來吳千歲的妖術,傳自“哼哈二將”。

哼哈二將裏,哼將鄭倫,口吐一道白氣,能吸人魂魄,哈將陳奇,口吐一道黃氣,能讓人魂魄自散。

不過,這種法術,只能對人。

龍狗是狗,不是人……所以吳千歲的法術,對他沒有效果。

龍狗回城的時候,高辛王還在唉聲嘆氣呢,他說他平常最寵幸龍狗,可惜危機來臨,龍狗竟然拋下他,一個人逃了。

就在他還在唉聲嘆氣的時候,龍狗回來了,嘴裏還叼着吳千歲的頭。

這下子!

高辛王那叫一個高興啊……原來龍狗竟然殺掉了敵方大將!

頓時,全城歡樂。

沒有幾天,房王那邊沒了大將,軍隊渙散。

高辛王御駕出征,帶領大軍,追擊房王幾百裏,打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勝仗。

回來之後,高辛王對龍狗,那是更加精心伺候了,給他吃的糧食,是全城最精細的糧食,給他吃的肉,必須全部剁碎,給他喝的美酒,也是全國最好的美酒。

但龍狗自從殺了吳千歲後,像是變了一個樣子,趴在地上,悶悶不樂,飯也不吃,水也不喝。

這下,高辛王急壞了,走到龍狗面前,問道:龍狗啊龍狗,你怎麼什麼都不吃呢?不吃不喝,你不就死了嗎?

忽然,龍狗口吐人言,說道:王……你開始說過,誰殺了吳千歲,裂土封侯,迎娶九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