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抱着這個想法,林寒慢慢的靠近不遠處所在的大榕樹。

只是讓林寒沒有想到的是,在他靠近榕樹一定範圍之後,忽然,從榕樹的樹幹剝離下了兩根看起來幾乎跟普通的千年樹木一樣粗壯的樹枝來。

伴隨着時間的流逝,兩根樹木很快幻化成了兩個高大無的人形模樣,朝着林寒所在的方向飛奔而來。

它們在奔跑的時候,林寒甚至可以感覺到整片山谷的地面也在猛烈的顫抖着。

“開玩笑吧……”林寒雙眼呆滯的看着這兩個衝着自己跑過來的木製傀儡,對方的靈力等級竟然已經超出了鬼神境界。

“木製傀儡,簡單啊!燒死它們!”靈力再高,也架不住木怕火的事實。

本以爲這是丹龍老祖的刻意刁難,現在看來,簡直是送林寒天的過程而已。

神農的話讓林寒的理智回到了一點腦海裏,想想也是,木製成的傀儡他怕個籃子!

想到這兒,林寒往邊一躲,釋放出了數十個火球,朝着那兩個木製傀儡的丟了過去。

眼瞅着火球要觸碰到那兩個木製傀儡的一瞬間,那兩個碩大的傀儡竟然憑空消失了!

林寒的火球這麼毫無預兆的砸在了地,等到林寒再次反應過來,一個驚天的巨大陰影出現在了他的頭頂方。

未等他反應過來,只聽見啪嗒一聲,他被無情的踩進了地裏。

源於他自身的力量已經很重很重了,他的身子直接陷到了泥土裏。

“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林寒驚呼一聲,掙扎着要從泥土裏離開。

可萬萬沒有想到,他還沒有爬出來,只見那兩個傀儡開始爭相踩在林寒所在的泥土,那一種不將林寒給踩個稀巴爛不罷休的勁頭不僅讓林寒吃了一嘴泥,也看到神農有些醉了。

這怎麼好不按套路出牌啊……這算是什麼攻擊方式?將人當垃圾一樣放在腳底下踩?

神農想法還未落下,只見兩隻巨掌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神農還未意識到這兩隻手掌出現只做什麼的,只聽見啪啪兩道悶響聲響起。神農的身子跟被人拍蚊子似的直接拍了拍,他的身子好似被拍蔫了的蚊子,輕飄飄的從半空落了下來。

林寒從未受過如此恥大辱,他施展遁地之術從泥土裏破土而出,與此同時,將火焰逼出了體外,整個身體猶如被火焰包裹着一般。猛地衝向了那兩隻還在不斷踩着地面的傀儡。

在林寒這人肉火焰彈要觸碰到那兩個傀儡的一瞬間,那兩個傀儡又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林寒微微一愣,又有些晃神了。

等到他再度反應過來之時,身體忽然被一隻巨掌給握住了。

林寒定眼一看,才發現正是那兩隻傀儡的其一隻。

在它進捏住自己的時候,林寒連忙催動靈力,逼出了體內的鳳凰之火。

樹木遇火便焚,很快那隻傀儡的巨掌着了起來。

那傀儡連忙將林寒丟了出去,林寒還真真切切的變成了燙手山芋。

另一隻傀儡顯然沒有想到林寒還有這招,怒從燒,用召喚之術召喚了一道從天而降的清泉,直接當頭澆到了林寒的身,將林寒澆了一個透心涼。

“林寒,這兩隻傀儡的智商不高,你用自己的智商碾壓它們。”神農算是看出來了,知道召喚水來滅林寒身的火卻不知道給自己已經着火的同伴滅滅火,這兩隻傀儡的智商怕是隻有嬰幼兒的水平。

不用神農說林寒也發現了端倪,他也不是那種隨隨便便澆滅了不能再生火的死物。

再次催動靈力逼出了火焰,他朝着那微微一愣的傀儡衝了過去。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那隻傀儡因爲這一秒的分神時間讓林寒鑽了空子,心口處被林寒穿透,火焰開始從它的身體裏燃燒起來。

鳳凰之火的威力不是隨隨便便能夠熄滅了,猶如風捲殘雲一般,火焰迅速的將兩個傀儡給吞噬了。

兩個傀儡原地瞎轉,猶如兩隻無頭蒼蠅一般試圖躲避火焰的侵蝕,最終還是無奈的被火焰所攻佔,它們相繼掙扎了十幾分鍾之後,化爲了兩節木炭靜靜的躺在了地。

“這兩根木炭不錯,帶。”神農看了一下那兩根傀儡燒成的木炭,跟林寒說了一句。

“好。”林寒將其的體積縮小到極限,放入了自己的口袋之。 “這天族的天才地寶可多了,等咱們去之後,你的修爲提升來,可以讓丹龍老祖幫你弄一個空間寶器來帶着。 這樣你帶着東西方便許多了。”空間寶器這個東西還是有需要的,只要修爲到了神級別,那隨隨便便能造出一個空間寶器來。

“嗯,這兩塊木炭咱們帶着到底有什麼用?”林寒有些不理解,這兩塊燒焦的木炭到底帶着有什麼用?

“這可不是普通的木炭,這可是修爲在下神級別的木製傀儡所燒成的木炭,是難得寶貝,可以用來合成一些寶器。”天族的那些聖器也不是隨隨便便能夠造出來的,至少也是需要材料和裝備的。至少這兩塊木炭,他很需要。但是神農不好意思跟林寒開口,畢竟是他廢了不少的功夫弄到的。

“這棵樹可真夠大的。”在沒有任何人類干擾的情況下,這棵榕樹的長勢也忒好了一些。偌大的樹幹讓他們找起樹洞路口都十分費勁。

大約找了十多分鐘,總算找到了一個僅供一個大人進出口的樹洞。

“找到了!”林寒激動的開口,伸手一抓將神農抓住隨後丟進了自己的身體裏。

隨後,他立馬鑽進了這個樹洞之,剛剛踏入,只覺得一陣白茫茫的煙霧在周圍繚繞,有些擋住了視線模糊的很。最後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呈快速的往飛昇的趨勢,腹神農一直激動的在說是的是的,沒錯了這些話。

看來起成爲冥界聖器,神農更願意在天族待着。畢竟,這天族修煉的天才地寶真的是三界之最多的存在。

“這些白色的霧氣是什麼?”這些霧氣總是繚繞在自己的身側,林寒用手指輕輕的觸碰它,它們竟然還爭相涌到他的身旁,親暱的和他蹭來蹭去。

難道,這些霧氣都是有靈性的?

“這些是我所說的純淨之氣,只有心裏至純至善的人才會被他們報以熱情的對待。”看來林寒的本性純良,這一點是沒跑了。不然這純淨之氣也不可能對他這麼友善。

“哦!”林寒點頭,看來這是通往天庭的入口沒跑了。

伴隨着身體的不斷飛昇,正當林寒以爲這飛昇會持續一天的時間時,忽然,眼前的一切的變得豁朗開朗起來。

跟林寒記憶的天界完全不同,呈現在林寒面前的是一座座懸空在了天空的島嶼。而連接着那些島嶼的是一座座宏偉壯觀的琉璃材質的橋樑。整個天界用富麗堂皇一詞來形容再不爲過,林寒甚至可以感覺到源源不斷的靈氣爭相涌入自己的身體之。使得他鬼仙六階的修爲開始有些波動,大有突破六階晉升七階的趨勢。

感覺到這個,林寒立刻盤腿坐下,釋放靈力,開始將這些靈氣吸收進來。

砰!的一聲丹田的爆破聲響起,肉眼可見的他的丹田闊大了一點點,整個人的面貌變得更加精神抖擻。

林寒一臉驚訝的撐開雙眼,發現自己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連着晉升了兩階不止。

很快到了鬼仙巔峯的修爲,如果再有機遇,怕是直接晉升到鬼神修爲了。

“林寒,你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隨即,一個火紅色的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視線裏。

林寒大吃一驚,不明白龍傲天爲何穿的如此騷包。

的確,這種大紅色系的衣服,可不是誰都能穿的出來的。一般的男人穿着怕是會被人覺得是個娘娘腔,但是這套衣服到了對方的身,卻出的和諧融洽,與他自身的氣質融爲了一體。

“前輩。”這裏是天界,人多眼雜,林寒自然不會直接叫他丹龍前輩的,所以扣除了前面兩個,直接叫他丹龍了。

“這裏是天界,不分前後輩,你以後直接叫我培。”既然用了對方的身體,沒道理不用對方的名字。至少在天界,他只能叫這個名字。

“好,培。這裏是哪兒?”林寒覺得這個地方有些荒涼陌生,怕是天界之,最蕭條的所在了。遠遠觀望前面數百座的天島都自己眼前的這座天島富麗堂皇許多。唯獨眼前這座,好似刻意被天人給驅逐了一般,冷落荒涼,也沒有什麼建築物。有的是荒山野嶺,不過這個地方倒是很隱祕。

“這座天島叫天獸島,顧名思義是天獸生活的地方。將入口設置在這裏,較安全。”龍傲天輕描淡寫的解釋了一番。

“哦!”林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龍培的妻子還活着,龍培並沒有讓她懷孕,所以她一直都還在龍培的宮殿裏待的好好地待着。你若要去,我便帶你過去。”本以爲這龍培將迷荼之境的女人娶回來會直接讓她受孕生育後嗣的,沒想到他竟然沒有。這一點倒是讓林寒有些吃驚。

“好,我跟你過去看看。”林寒點頭,他的確也是想要見見雪的。

“可是你現在這個樣子可不行,我幫你換一套衣服。”龍傲天點頭,擡手一揮,林寒身的衣服已經換成了時下天界下仙的服飾。下仙階品在天界都是伺候那些階天人的奴僕。龍培將林寒帶在身邊,許了他一個自己身邊隨身星君的職務。

林寒知道在天界若是不找一個強而有力的勢力作爲依靠是不行的,所以也不反對龍傲天的做法。

“等你見完了那個女人,我再帶你去天族修煉天人的地方去看看。”依照林寒的此時的修爲。雖然去那裏很危險,所幸的是他是不滅凰體加至尊龍體,靈魂已經跟肉身融爲了一體,身體不滅,靈魂不滅。所以去那裏修煉指不定會有很大的造化和機遇。

“好。”林寒點頭,龍傲天對這裏較熟悉,自然什麼話都聽他的。

龍傲天擡手吹響了口哨,口哨聲落下,一隻純白色長着雪白色翅膀的天馬從天而降,落到了他們面前。

“來!我的宮殿在最裏面的天島。”天島的劃分依照修爲等級來劃分的。前兩天他剛剛領了神的天島來居住,而神是此時天界最巔峯的存在。所以天島自然是在最裏頭的。

【四更奉~~】 林寒身有一絲異樣,自然不是隻有神農發現了。 不過神農的想法簡單,可這不代表龍傲天發現不了。他在帶着林寒會宮殿的過程發現了,一直到下了天馬,林寒身的純淨之氣凝聚的越來越多,天地下,還沒有哪個神仙的身邊會有那麼多的純淨之氣跟隨。

龍傲天走至林寒的身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你昨晚做了何事?”身竟然有股隱隱的香氣,這樣的香氣是之前林寒的身所不具備。

“嗯?你爲何這麼問?”提起昨晚的事情,林寒的俊臉不爭氣的紅了起來。他怎麼會將如此私密的閨房之事拿出來當別人的談資。

“你難道沒有發現,你明明是天人之軀修的是鬼修之術,天之後卻絲毫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嗎?你最好跟我說,你昨晚究竟做了什麼。”龍傲天面色嚴肅的開口,看的林寒心裏咯噔一下,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我昨晚……一直跟軒轅愛在一起。”林寒羞於開口,可也意識到事情不簡單。

如果這天族真的像神農說的那般這麼好,好了。

不過天族啊!不其他地方,林寒來卻絲毫不受任何影響算了。還在來之後依靠着天界所蘊含的強大靈氣升了一個等級。他以前倒是聽說過修道之路,如果能夠找到志同道合的道侶一起修煉會事半功倍。只是他一直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因爲他喜歡的人是柳楠兒。柳楠兒之前是鬼修,投了胎也是一個普通的凡人。所以林寒自然是不拿跟她發生關係可以改變自己什麼那裏想的。

但是龍傲天此話卻聽得他心驚不已,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嗎?

“真的是跟軒轅愛在一起嗎?你們有沒有做那種事情?”龍傲天的表情變得無嚴肅起來。

林寒的臉已經紅到極限了,耳根子都快滴出了血來。

“前輩……”說完,他輕咳兩聲,不言而喻。

“那丫頭來頭沒有那麼簡單啊!”絕對不單單只是鬼王那麼簡單,可能更加不簡單。龍傲天一臉凝重的看着林寒,“小寒,我今天晚我帶你偷偷下凡去找那丫頭,若是不出意外,那丫頭要麼在天界凌晨會進入輪迴,要麼會不進輪迴。”龍傲天的話讓林寒的臉色瞬間變了變,蒼白無,有一絲隱隱的擔憂。

“爲何會如此?”林寒不明白,爲什麼會如此。

“等你去了知道,那個女人在宮裏,你若找她有事,可以直接進去。”龍傲天指了指自己宮殿一旁的偏殿,當初龍培將那個女人安排在了偏殿之。

“好。”所有的事情也只能等到今晚再說了,林寒點了點頭,既然丹龍前輩答應自己下凡一趟,那豈不是自己又可以見到楠兒,其實也是爲了楠兒去的。

林寒點了點頭,便進入了偏殿之。

纔剛剛進入,忽然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林寒臉色鉅變,大步走了進去,結果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靜靜的躺在血泊之,絕美的臉沾滿了血污,雙目圓睜,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雪!”林寒驚叫一聲,大步前,將血泊的人抱了起來。

“你是……阿寒……”儘管林寒此時已經變了一副樣貌,但是雪還是一眼認出了那對暗紅色的雙眼。

都說人臨死前能夠看到自己內心深處最想看到的那個人,沒想到這件事情是真的。

雪顫抖的手慢慢往伸,試圖去輕撫林寒的臉頰,可手還沒有觸碰到林寒,便重重的垂落了下來。

“雪!”生的氣息從雪的身一點一滴的抽離,她原本不甘的雙眼慢慢的閉,嘴角勾起了一記愉悅的笑花。似乎已經完成了自己的願望一般,身體化爲了點點星光,消散在了林寒的眼。

“怎麼回事!”龍傲天趕了進來看到雪消失的一幕和地那滿地的血污。“哪個王八蛋敢在老子的地界殺人!” 武林高手的女僕餐廳 龍傲天怒問一句,身的靈力外泄,差點將林寒給擊暈過去。

雖然龍傲天跟這個雪沒有多少的感情,回了天庭之後也沒有進入過她的別苑。可這也不能成爲別人隨意進出他的別院殺人的理由!

“是我!”一道極爲陰沉的嗓音傳來,林寒和龍傲天的臉色都變了變。

轉過頭,林寒連忙起身,走到了龍傲天的身邊低頭站好。

“一個沒用的廢物,留着何用。培,你已經連續拒絕了三個新娘,你若是再拒絕下去,那便是一直如此,直到找到你自己心儀的新娘爲止,否則,都的殺。”都得殺這三個字進了林寒的耳感到了無的憤怒,但是他卻要故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因爲他不能讓人從表面看出自己的情緒。對方還是此時天界青龍一族的首領青龍神。

“謝父尊提醒,兒臣知道了。”龍傲天亦是咬牙切齒,他現在修爲還未恢復,自然不是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的時候。雖然他擁有跟眼前這個青龍一族的統帥拼一拼的能力,但是他不會那麼做,現在公然出手。不是告訴整個天族,他龍傲天回來了嗎?

“百日之後,再去迷荼之境選一個新娘過來,若是還不接受。那也是這樣的下場,你要遵從諾言守住自己的心好,別連身也守着。仙尊歷劫歸來不會怨你,會理解你的。”青龍神說了一番怪怪的話,聽到林寒和龍傲天都有些吃驚。

什麼鬼?怎麼又蹦出了一個仙尊,難不成,這天界數萬年的光陰裏竟然出現了一個仙尊級別的大能強者?而且這強者跟龍培之間有所聯繫?

若是真的如此,那他們的身份在那仙尊面前便是無所遁形的。

“好了,爲父先走了,將這裏處理一下。”青龍神說完,轉身要離開。

留下一臉表情複雜且有些驚愕的龍傲天和林寒。

“這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我得去宮裏找找線索。小寒你幫我。” 華夏神話宇宙 龍傲天面色凝重的目送青龍神離開之後,立刻呼喚林寒幫自己尋找線索。 搜索了一天之後還是一無所獲,林寒跟龍傲天有些氣餒了。

“若不是龍培已死,咱們還是可以抓他來問問這事情來龍去脈的。”林寒一臉惋惜,只要是要弄清這個仙尊是誰,否則的話,一旦她歸來,那他們兩個會有危險了。所以要弄清楚她是誰,跟龍培的交情如何。不過想想這交情也會好到哪兒去,至少不是戀人那一檔的。

不然這天地下有哪個女人願意跟別的男人一起分享丈夫。還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喜歡的人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

“那便抓出來問問好了。”龍傲天蹦出了一句讓林寒萬萬沒有想到的話。

緊接着,一個虛魂從他的身體裏給抽了出來。

“嗯?”林寒一臉驚愕的盯着這個虛魂的模樣有些晃神,這不是龍培嗎?前輩不是早說這龍培已經……

“本來想將他作爲養料給吞掉的,但是又怕在天界會出岔子,所以只能留着的。不過他的神魂被我控制了,不管我問什麼,他都會回答的。”龍傲天解釋了一下,原來如此,的確,直接殺掉龍培是不太妥當,留着可能還有些用處。

“剛纔你父尊跟我說的事情你想必也聽到了,那仙尊,是何人?詳細道來。”龍傲天開口問了龍培一句。

“仙尊……”龍培呆滯的表情因爲這兩個字出現了一點點的變化。

龍傲天大驚,沒想到提及這個仙尊竟然讓龍培有了衝擊自己封印的衝動,看來這仙尊對龍培來說是很重要的存在。

想到這兒,龍傲天施加威壓,徹底的將龍培那一點想要反抗的心給打住了。

龍培的臉色恢復了寧靜,但是關於那仙尊的話,卻隻字未提。

這不由讓龍傲天有些惱火了,這到底是那位仙尊大人在龍培身所設下的結界,還是他本身將那個仙尊大人放在了心裏最神祕最不能讓人觸摸的地方?

之後龍傲天斷斷續續問了龍培好幾個問題,除去那些關聯到仙尊的問題他沒有回答,其餘的都老老實實的回答了。

龍傲天的面色更加難看了,到底是那個仙尊是何方神聖?

“對了!我的去一趟天機閣。”龍傲天忽然想到了什麼,天族是有記載神仙氣運的地方,那地方是天機閣。

星云戰 只要去天機閣搜尋一下那仙尊的下落,便知道這一切了。

“天機閣?”這名字倒是讓林寒產生了一絲興趣。

“那地方是專門記載神仙氣運的地方,以前我去過,很好玩的一個地方。”以前他是仙尊的時候去過一次,不過不知道神階品能不能去那裏。

“好玩……”沒想到龍前輩還是童心未泯啊……

“咱們出發吧!”龍傲天話音落下,兩人一起並肩離開了原地。

這氣運閣距離龍培所在的府邸並不太遠,而且還是跟龍培的府邸在同一座天島,所以他們只需要走幾步的路的時間到了。

他們一路走來,受到了許多熱烈眼神的追捧,不過那些眼神清一色全部都是對着龍傲天的。

他算是天族一族少有的年少有成的存在,許多人對他的心裏充滿了敬仰之情。

“這種受萬人追捧的感覺,真是不錯。”龍傲天很享受這樣的眼神。

兩人前行沒有多久的時間,在一個古風古色的建築前停了下來。

“是這兒了。”林寒擡眼看了一下面的寫着的字體,像是古字,按理來說自己是看不懂的,但不知爲何,可能是擁有了修爲的原因,這字體雖然複雜,但是林寒一眼看懂了。

“神蒞臨小仙有失遠迎。”一個星君打扮的天人從裏面走了出來,開口一臉熱情的跟龍傲天說道。

“嗯,天機閣在和你們這兒沒錯吧。”龍傲天眼睛微微擡了擡,開口問道。

“天機閣……”聽到這三個字,氣運星君愣了愣,很快反應過來了,“神,天機閣仙尊階品以下,不能進入。”

“……”龍傲天這纔想起來早在數百萬年前,便有了這個規定,只是他沒有放在心。

畢竟那時他的修爲是仙尊,天機閣這種地方是隨意進出的。

“好,我知道了。”像是鬥敗的公雞一般,龍傲天和林寒都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那是這天下所有的便捷都是爲強者準備的。弱者連擁有的資格都沒有。

既然無法進入天機閣,那隻能離開了。

龍傲天雖然不甘心,但是那氣運星君既然敢如此說一定是有原因的。

“那地方不能偷偷的進去嗎?”難道那個地方不能悄咪咪的進去嗎?

“會死的,那地方豈能說進進?”若是真這麼簡單,不叫天機閣了。

想必天機閣的四周設下了超強的結界,非仙尊階品無法進入,否則會觸發結界陣法,招來殺身之禍。

林寒選擇不說話,沒想到竟然真的會有這樣厲害的存在。

星云戰 “天機閣去不了,我帶你下凡走走。”這時間過得可真快,天族的一天這麼過去了。

龍傲天還沒有忘記早答應過林寒的話,晉升神之後,想要下凡只是看心情的事情。不需要跟誰通報一聲。

“嗯。”想到自己能夠再次見到軒轅愛,林寒有些激動。

“走吧。”話音落下,龍傲天招來了兩匹天馬,兩人同時了天馬,往通天門的地方去了。

“一開始讓你從這裏來不太現實,因爲天族有規矩,非天人之外的人不能帶入這裏。所以只能讓你先從別的地方進入天庭,再從這裏離開的話,那些守天門的人也不會發現你的身份的有異。”龍傲天見林寒的眼底有一抹困惑,連忙開口解釋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