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在一旁聽着,秦筱筱突然走過來狠狠在我腰上掐了一下,我痛得差點沒叫出來。“哇,筱筱,你做什麼?”我捂着被她掐的地方,問道。

她白了我一眼,說爲什麼剛剛沒有給她加油。我哭笑不得,覺得她有時真是像小孩子一樣可愛。

“知道你穩贏,所以沒必要爲你加油了。”我笑笑回道。

她輕哼一聲,似乎對我這個解釋還算滿意,所以沒再繼續難爲我。

“好了,秦筱筱和老二,你倆退到一邊去吧,接下來就是我和老大老三的比試了。”陳柏忽然開口說道,一臉認真。

於是秦筱筱和李慕顏退開了,在走的時候,秦筱筱不忘鼓勵我,李慕顏也爲劉宇加油,順帶鼓勵我。秦筱筱還威脅陳柏說讓他出手的時候注意一點,別傷到我。

“放心吧,我比你有分寸。”陳柏淡淡回道。秦筱筱不滿的做了鬼臉,然後和李慕顏退到了遠處剛剛我們觀戰的地方。

李慕顏和秦筱筱離開之後,我們這裏的氣氛立馬發生了改變,有一股很強的壓迫感,讓人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我嚥了咽口水,然後望了望對面的陳柏,又看了看身旁的劉宇,他倆的表情都很認真嚴肅,我更是緊張起來。

“師弟,小心了,從一開始就要盡全力,不能又絲毫的鬆懈,師父他可不會有絲毫留情的做法。”劉宇小聲提醒我,說道。然後謹慎的盯着對面的陳柏,目不轉睛,不再說話。

我深呼了口氣,然後開始運轉體內的內力,手放在腰間,隨時準備放出蟲蠱來應戰。在我看來,與陳柏對戰,還是遠距離戰鬥安全一些,近戰實力差距懸殊,難有反抗的機會。

突然,我還在想着對策,陳柏就眼神一凝,算手背在身後,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一陣可怕的氣息。這一股氣,震得地面上激起塵埃,順勢也帶着可怕的氣勢壓迫而來,壓得我有些快要喘不過起來。

光憑氣勢就有這樣的威壓,太可怕了。我心裏暗暗想到。

“小心。”就在這時,身旁的劉宇大喊道,我回過神來,發現陳柏已經趁勢攻了過來。

我一急,慌忙把手伸向腰間的兜裏,準備取出養蠱盅,誰知道陳柏動作迅速,已經抓住了我的手,緊緊的押着,不讓我取出養蠱盅。

“面對敵人,注意力不集中,考慮太多。”陳柏語氣冷冷,沉聲說道。一邊說着,他的另一隻手朝我臉上攻來。

他手上帶着一股熱浪,我能感覺到要是被他直接攻擊,自己就敗了。還好身旁有劉宇,他反應極快,在陳柏出手的瞬間,也出手了,幫我擋下了陳柏這次的攻勢。

“老大,你也是,過於謹慎,反而露出了破綻。”陳柏沉着臉,語氣嚴肅。唰的一下就從我和劉宇眼前消失了,接着又唰的一聲出現在了劉宇的後背處。“過於在乎隊友,對隊友沒有信心,這樣下去,只會讓你倆相互成爲對方的累贅。”

說完,他擡手以手爲刀重重砍在了劉宇的脖脛之處,劉宇瞬間倒在了地上。

“什麼!?”我心驚,簡直不敢相信,心裏的恐懼蔓延開來,這怎麼可能…… 眼見著珠兒恢復了一些元氣,唐宋實在憋不住,讓蕭月如給她療傷,自己則是跑到旁邊療傷。

本來傷勢就很嚴重,還將所剩無幾的力量給了珠兒,他的世界都快崩,那個漂浮的小太陽差點沒落到地上。

這次真不是一般的瘋狂,從未想到力量可以強大到這種地步。什麼百級,只怕兩百級都有。

太特么打擊人了,七十級在他們跟前就是小孩,以後的路只怕還很長……

沒有使用丹藥,也沒有使用其他天材地寶,唐宋只是單純的依靠運轉功法,將世界內的小太陽重新升起。小太陽一起來,他的力量就會自動增強。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太陽釋放出來的光線總算增強。也在這時候,唐宋只覺得土地顫動一下,那小綠豆居然開始發芽了!

轟!

伴隨著稚嫩的綠豆芽冒出地面,唐宋只覺得心神頓時一陣清爽,外界的力量瘋狂湧入到世界內。一轉眼,世界又恢復了元氣。

又是一個提升,只是綠豆芽還太小,如果能成長成參天大樹,自己的實力肯定會暴漲。

也不知過了多久,總算感覺世界徹底恢復平靜,唐宋才吐了口氣。將力量回撤到經脈,開始修復破損的身體。

又過了好一會,總算感覺身體徹底恢復,唐宋這才睜開眼。

蕭月如依舊在給珠兒療傷,蕭大哥則是在旁邊修鍊,看樣子兄妹兩人是輪流給珠兒輸送元氣。周錦的力量特殊,她也幫不上什麼忙。

見到唐宋醒來,周錦倒是鬆了口氣,低聲道:「要不要先找個地方躲起來,他們要是追上來就麻煩了。」

唐宋左右看了一下,搖著頭:「應該追不到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都不清楚。」

說話間,唐宋挪到珠兒旁邊,給她輸送元氣。感受到唐宋的力量,蕭月如自動後撤了。

好一陣子,珠兒的臉色才恢復正常,不過她的傷並沒有完全好,體內受損嚴重。唐宋也沒再感應到她體內的力量,只是感覺她的經脈很難修復。

珠兒總算睜開眼,唐宋也停止輸送力量。蕭月如蹲在旁邊,關切道:「小姐,怎麼樣?」

珠兒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顯得有些無力:「沒事,聖蓮與我不相容,造成了反噬。」

蕭月如反倒是驚喜的叫著:「小姐,你的記憶恢復了?」

珠兒點著頭:「雖然很多還是不記得,但大部分記起來了。」說著轉過頭將目光落到唐宋身上,露出笑容,「想不到,你竟然能從天靈境那邊進來。」

一聽到天靈境,唐宋就知道她真的恢復了記憶,沉聲道:「你的天罰之力呢?」

「說來話長。」珠兒虛弱的閉上眼,「回頭我再跟你說,現在,我需要療傷。將聖蓮給我。」

唐宋也沒多問,將聖蓮再次拿出來給她。珠兒把聖蓮放在手上,聖蓮又釋放出一縷縷生機進入到她的體內。

奇怪,她可以吸收聖蓮的生機,為什麼又會不相容?

不管怎麼說,她恢復記憶,唐宋心頭也騰起了一絲希望。最好能從她這裡得到關於天丹的消息,要不然就尷尬了……

坐在河邊耐心等著,周錦回頭看著修鍊的珠兒,忍不住湊到唐宋身邊低聲道:「你有沒有覺得,神族跟黑靈族有點相似?」

唐宋苦笑:「力量不同,不過性質只怕差不多。」

蕭月如湊過來,解釋著:「神族,其實準確的說應該是,滅武。我們是覺得,這世界不應該有這麼多靈者,應該將他們的力量回收。靈者的破壞力實在太大,那些高手從來不會顧忌實力低的人什麼感受,他們想打就打,卻不知道一旦打起來會有多少人因此而死。就拿這次,如果不是因為在城外,整個城池都將毀滅。」

唐宋嘴角微微抽搐:「所以,你們這個組織存在的意義,是打算掌控這個世界的力量,然後對世界重新劃分等級,是嗎?」

「對!」蕭月如如實回答,「所以小姐要融合五元,重新掌控秩序。什麼八大家族,不過是仗著實力強大,橫行無忌。他們把控了多少資源,剩下的人卻在縫隙中掙扎。除了八大家族,看看剩下那些人,有些人過得連人都不是。」

這話倒是真,大家族霸佔了絕大部分資源,小家族難以生存,那些沒有家族的人更是掙扎在底層。

雖然這個世界的人壽命很長,卻也很容易被殺死,因為等級差距實在太大。上百級的差距,而且沒有任何管制,想殺就殺。

可以說,弱者在強者面前就只能認命,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可你們就先重新掌控秩序又能怎樣?」周錦擰著眉頭,「到頭來,你們還不是一個勢力?再說了,你們才那麼點人,天靈大陸多少人……」

「可別小看我們。」蕭月如輕抿著微笑,「我們的人其實很多,只是隱藏在不同的角落而已。小姐的意思,只要重掌秩序,我們就在這個大陸上創立一個國家。國家最大,其他勢力必須服從於國家。」

這話一出,唐宋跟周錦愕然對望。這是要學習飛靈大陸,將整個大陸把控在一個國家之內啊。

得,這下好玩了。天靈大陸這邊打算為了創立國家而挑起戰爭,飛靈大陸那邊則是種族之爭。不管哪一個,要不了多久都會爆發戰爭……

周錦苦澀的暗嘆了口氣,就知道,那邊有黑靈族,這邊肯定也會有其他戰亂因素。偏偏,她無法改變。

就算把這些消息傳回去又能怎樣,明國一樣會發生戰爭……

不等多想,珠兒忽然睜開眼沉聲道:「他們追上來了,我們得儘快離開。」

唐宋一驚,趕忙將珠兒背著,順著河流往上飛掠。

一邊飛,珠兒一邊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你現在的實力最好不要找天丹,也不要讓人知道你在找天丹,否則……這個世界比你想象的還要複雜,明華界有人在這。」

唐宋心頭一顫:「你知道天丹?」

「自然,我剛進來的時候也是為了天丹。」珠兒解釋著,「可是後來才發現,所謂天丹對我而言太遙遠,倒不如掌控這個世界……」

我滴天,意思是,天丹要比掌控這個世界還難?! 咻咻……

山林內,唐宋背著珠兒,幾人快速飛梭過樹林,朝著山谷裡邊飛奔。

雖然火家跟南宮家的人沒追上來,可他們正在大肆搜山,憑他們的實力很容易被發現,所以只能跑。

珠兒的傷勢很嚴重,聖蓮只是能給她恢復了一些生機,距離實力恢復差得遠了。

進入到山谷,幾人在一處草地上停下來。唐宋謹慎的將神念釋放,確認還沒追上來,這才低聲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們高手眾多,我們不可能一直跑。」

「那怎麼辦?」蕭月如有些著急,「小姐現在沒有實力跟他們對抗,要是被他們抓了,肯定會殺了我們。」

珠兒在唐宋的後背喘了口氣,低聲道:「他們還不知道我要五元的真正目的,只是以為我是為了實力。唐宋,你現在想辦法融合聖蓮,那是木元。一旦融合木元,你就有實力跟他們對抗了。」

唐宋哭笑不得:「我要是融合木元,你回頭還怎麼湊五元?而且,我的實力可沒有強大到能控制這個東西的地步。」

他當然想實力提升,但也要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啊。火老祖他們就光有個元便已經那麼厲害,誰不羨慕?

珠兒倒是忘記了這一茬,這下可麻煩了。雖然來的不可能是火老祖,卻也不是唐宋能扛得住。

正愁著,周錦忽然低聲道:「要不,我先帶珠兒回去養傷,然後,你們先跑?」

蕭月如一怔:「你有辦法回去?」

周錦沒回答,唐宋則是皺著眉頭:「你身體進行了改造,我不敢保證你能不能回去。而且你被他們認定叛國,如果回去……」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周錦嚴肅的搖頭,「總要試一試,要不然只能在這裡等死。就算我過不去,也能讓她先過去。」

想了想,唐宋還是點頭,沖著後背上的珠兒低聲道:「飛靈大陸,一個鏡像的世界。正好,你不是說要建國么,那邊就是一個國家統治整個世界,你可以去看看。」

珠兒一驚:「你是說,這裡除了天靈大陸還有另一個世界?」

「對,鏡像世界,意思就是這裡發生什麼,那邊也會跟著發生什麼。當然,並不一定同步,人也不一樣,只是能量平衡。過了那邊,你要小心力量的不同。」唐宋鄭重的解釋,「這點你應該清楚,不同的能量本源,如果無法煉化,只會讓你崩潰。」

珠兒更是吃驚,她來到天靈大陸上千年,居然不知道有個鏡像世界!

也沒有來得及多解釋,周錦從唐宋後背接過珠兒,然後手握著飛天石往後跳。看了一眼唐宋,低聲道:「你回頭想過去,就去找我們的人。飛天石的啟動方法是,往中央灌輸力量,決不能讓力量往外擴散。還有,我們的人有個特點,一般會住在東南方向。」

唐宋點著頭:「好,我知道了。過去之後如果有什麼不對,不要勉強,先躲起來。」

珠兒忽然抬起頭:「唐宋,聖蓮你拿著。我現在無法融合聖蓮,對我用處也不是很大。如果你有辦法,找到金元,然後從他們手中把火元跟土元搶回來,那本來就是我給他們的,是他們背叛我。」

唐宋一抽,苦笑道:「我盡量,雖然很難。」

周錦深吸了口氣往飛天石灌輸力量。很快,兩人周圍啵的一下,空間快速扭曲,兩人消失了。

沒想到,周錦的身體已經改造,居然還能回飛靈大陸……

等到空間平息,蕭月如兄妹二人卻是驚呆了,怎麼也沒想到周錦居然還有這樣的法寶,更讓他們沒想到是,周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回了神,唐宋轉過身看著兩人,低聲道:「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問題了,分開跑,還是一起?」

反應過來,蕭月如擰著眉頭:「分開吧,能走一個是一個。他們的天南神殿好像是在火家跟南宮家之間,這個地方也不知道什麼方位。這樣,你往東,我往西,出了山林如果沒有被追上,就想辦法改頭換面,然後去參加他們的大會。」

「你的意思……想趁著天南大會搶奪火元和土元?」唐宋嚇了一跳,這女人膽子真大。

蕭月如撇著嘴:「要不然呢,跑了也很有可能別追殺。再說了,那兩個受傷肯定也很嚴重,只怕不比小姐好多少,我們完全有機會。總之,盡量想辦法擦參加他們的大會。」

看她那堅定地樣子,唐宋當真是哭笑不得。真是瘋狂,他們才什麼實力,居然想著從一個百級以上的高手手中搶奪火元,可能嗎?

不過有一點她說得倒是很對,就算不去搶,以後也肯定是被火家跟南宮家追殺,他們一定會想盡辦法找到珠兒,畢竟珠兒的存在威脅到了他們……

甩開思緒,唐宋給了蕭月如一些丹藥,隨後便跟他們分開了。唐宋往山谷的西邊,蕭月如兄妹二人則是往山谷的東邊。

穿梭沒多久,唐宋就感應到有人追上來了,不得不加速。

氣息是火熱的,應該是火家的人,而且看樣子實力很強。

頭皮發麻,唐宋咬著牙快速飛梭過山林。可不能讓他們抓住,要不然少不了一頓打。

呼呼……

後邊那人越來越快,速度超乎唐宋的預想。絕對是八十級以上,很可能是九十幾級!

媽蛋,怎麼這麼倒霉,偏偏往西邊就被追上……

唐宋頭皮發麻,死命往前沖。後方那老人真的很快,一轉眼就追到兩百米開外。回過頭,還能從樹木縫隙看到對方那一身火紅。

眼瞅著對方就要追上來,唐宋猛地停下來,心神一動,趕緊跳入自己的世界內。

跑肯定是跑不過對方,打也不一定打得過,就算打得過也會引來其他敵人,只能先進入自己的世界躲一躲。

眼見唐宋突然消失,後邊追著的老人楞了一下,眉頭緊鎖的散發神念,防禦也順勢擴散,將周圍空間層層封鎖起來。

即便是在世界內,唐宋依然能感受得到外邊的威壓,讓他不寒而慄。這老頭,絕對有九十級以上,比之前的南宮寒強悍不少…… 看到劉宇被陳柏一個手刀打中之後,立馬倒在了地上,我呆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我片刻失神之時,陳柏一腳踢了過來,瞬間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被鋼鐵擊中了一個,倒飛了出去。

我只覺得被陳柏一腳踢中的地方火辣辣的一片,帶着劇烈的疼痛感,我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肋骨已經被踢斷了幾根,我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不過還是勉強穩住了身形。

“死陳柏,我不是讓你注意點嗎,怎麼下手這麼重?”遠處傳來秦筱筱帶着怒意的喊叫,我回頭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吵,自己沒事,還能撐住。

陳柏表情嚴肅,冷冷回了秦筱筱一句。“連我這麼簡單的攻勢都能把他倆擊敗的話,那他倆就沒有和天羽閣一戰的資本,趁早放棄好一些。”

秦筱筱氣得別過頭,沒有接他的話。

我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擡頭望着屹立在月色的陳柏,從來沒有一個時刻,我竟然會感覺到陳柏有這麼恐怖,他帶給我的壓迫力實在是太強了。

不過,他說的沒錯,如果我和劉宇這麼快就被他擊敗了的話,那我倆真的沒有資格參加和天羽閣的大戰。剛剛被陳柏踢中的地方雖然還很痛,但是至少還能撐住。

讓我想不到的是劉宇,他現在還躺在地上沒有起來,我覺得奇怪。以他的實力,難道連陳柏的一擊都承受不住,這不太可能,還是說陳柏還對他使出了其他的,我沒有發現的招術?

就在我心裏疑惑,一邊警惕着陳柏,一邊想着接下來對策的時候,陳柏突然看向了左側,對着空氣說道:“你還要藏到什麼時候,這種唬小孩的手段,你以爲我會上當?”

他目光盯着的地方明明就什麼都沒有,我疑惑不解,他在和誰說話?

“哈哈,本來心存僥倖想試試的,看來還是不可能。”是劉宇的聲音,從那無人空蕩蕩的地方傳來。接着我看到那裏出現了一人影,由透明慢慢變得清晰起來,竟然真的是劉宇。

我大驚,那躺在陳柏後面的那個是誰。等我在向那邊看去,只見躺在地上的那個身影砰的一聲變成一個貼着黃符的小稻草人。竟然是替身術,劉宇是在什麼時候用的,我怎麼一點也沒發現。

“師兄,這到底是怎麼會回事?”我看向劉宇,一臉疑惑的問道。

劉宇笑了笑說沒什麼,就是用了替身術和隱身符而已,說着我看到他從胸前撕下了一張黃符。原來如此,那黃符就是他使用的隱身符,這術法屬於障眼法,我在術法書裏見到過,只是沒想到劉宇會在這個時候用。

“雖然不太可能,但是我還是想看看有沒有機會偷襲到師父,師父還是沒給我這個機會。”劉宇收起黃符,推了推眼鏡說道。

我倆正說着,陳柏突然有開始發動了攻擊。他動身圍着我和劉宇跑了起來,而且越跑越快,到最後甚至看不清他的身影,只見到有一圈黑影圍在我和劉宇四周。緊接着就是一道道拳頭大小的金光從四面八方像我和劉宇砸過來。

“師弟小心了,師父開始認真了。”劉宇也身形一動,飛速的的避開那些飛過來的金光。

我運轉內力,也開始躲避飛來金光,這些金光是陳柏通過指決打出來的,要是被擊中的話,絕對會受傷。而且以陳柏的實力和對金光的把控能力,只要中了第一個,那麼接下去就沒了喘息的機會,會接二連三的不停被金光打中,知道把我們給打趴下。

正是因爲如此,我才極其謹慎的應對着那些金光,實在不行的話,我還會打出幾道金光來抵擋,當然我使出的頻率沒陳柏那麼誇張。不過和我不同的是,劉宇一邊躲避金光,一邊外圍圈那靠近,他僅僅是想防守,還想發動攻擊。

“師弟,以爲的防守就不好玩了。”劉宇對我說了一句,然後加快速度,衝向了外圈的黑影。“和師兄一起衝上去吧。”

只見劉宇不知從哪取出一把桃木劍,然後真的攻上了去。他似乎找準了陳柏的高速移動的位置,一劍刺了上去,他刺上去的同時,陳柏也終於是停下了用金光的攻擊,停下來躲開劉宇的桃木劍。

“那小子不錯嘛,眼睛竟然這麼快就跟上了陳柏高速移動的速度。”秦筱筱露出讚賞的語氣,說道。

劉宇握着桃木劍,繼續向陳柏發動攻擊,他的劍法犀利,每一次攻擊都直擊陳柏的空單。只是陳柏的反應速度很快,都給避開擋住了,陳柏手無寸鐵僅僅是靠手上發出來的氣來抵擋桃木劍。

我趁機放出蟲蠱,攻向陳柏。有了蟲蠱的加入,陳柏的動作竟然變得更加迅速,然後一隻手對付劉宇,另一隻對付我的那些蟲蠱,就算是這樣,他竟然絲毫也不落於下風。

不過,這只是在我沒加入戰鬥的時候,按照現在的情況只要我一加入戰局,肯定能給陳柏製造出很大的麻煩,看看他究竟會怎麼應對。說着,我就衝了上去。

我也和陳柏一樣,把內力集中在兩手上,是的手上包裹着一層氣。就這樣,我用包裹着氣的兩手攻向陳柏。劉宇在前正面攻擊,而我災後面。

大概是感覺到了情況不太妙,陳柏突然渾身猛的爆發出一陣氣,把我們連同蟲蠱都給震開了。然後在震退我們的同時,出手攻向劉宇,一把抓住了劉宇手上的桃木劍。

劉宇大驚,想要收回桃木劍,但陳柏的手死死抓着不放,然後另一隻手猛的一揮掌。這一掌揮過去掌力驚人,劉宇單手可能擋不住,只能是放棄桃木劍,兩手一起擋住了那一掌。

掌力把劉宇震到了更遠處,陳柏沒再繼續追擊劉宇,反而是轉身攻擊起我的蟲蠱。他從兜裏不知掏出了什麼粉末,起身躍起把手中的粉末撒向蟲蠱,只見蟲蠱竟然搖搖晃晃的紛紛落到了地上。

我慌忙想要把蟲蠱招回來,但發現蟲蠱根本沒有反應,都落到了地上。見我臉色難看,陳柏讓我不用擔心,蟲蠱沒事,那粉末只是讓它們睡着了。

“要是數量龐大的蟲蠱羣,我想要用這些粉末對付它們可能有點難,但是你的蟲蠱數量少,而且你對它們的控制還不足夠強,所以纔會輕易的被我用粉末給迷暈了。”說完,他飛身握着桃木劍向我攻來。

桃木劍在他手中比在劉宇用起來還要犀利的多,我吃力的躲着,陳柏猛的用桃木劍向我劃,一道撿起頓時向我飛來,我嘴裏唸咒用防禦陣給擋住了。不過,防禦陣也在一瞬間就被擊碎了。

陳柏順勢有拿着桃木劍攻了過來,但這時候劉宇從後面攻過來了,他的雙手上包裹着一層雷電,在夜色裏顯得更加晃眼。我驚訝,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

“啊!”劉宇大喊一聲,帶着雷電的雙拳揮打着攻向陳柏,陳柏閃身避開。

劉宇手上的雷電落到地上,地上頓時炸裂開,威力驚人。劉宇嘴唸咒,雙手掐出了幾個指決,然後右手往前一指,一道碗口粗的雷電入雷龍一般攻向陳柏。

陳柏微皺眉頭,咬破手指,對着桃木劍一指,讓桃木劍在身前橫着旋轉起來。桃木上泛起紅光,旋轉着的桃木劍帶起一陣急速旋轉着的氣,他大喝一聲,泛着紅光的桃木劍帶着旋轉的氣迎向雷龍。

雷電和桃木劍撞在了一起,轟的一聲爆發出一聲巨響,接着爆炸的餘波力量四散,我趕緊運轉內力雙手護在身前,穩住身形。 等,現在唐宋能做的就是,躲在世界里等,等到確認對方離開。

可是,因為是在自己的世界,他沒辦法確認對方什麼時候離開,根本不敢輕易冒頭。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唐宋在世界內有些煩悶。想來想去,乾脆整理自己的世界,開發土地,然後給之前種植的那些樹枝洒水什麼的。

說來也是奇怪,那些樹枝中了那麼多天,一直都沒有發芽,卻也沒有乾枯,都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長。

小綠豆倒是發芽了,但速度非常慢,幾乎都沒什麼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