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趕快報警,這已經是我來到這裏第三個死在我面前的人。

“先別忙!”龍小蠻阻止我,然後對着屍體認真的看了起來,我也跟着仔細檢查。

“你看他的手!”我看見校長的一隻手掌顯得有些不太正常,按理說人死後手掌都會自然鬆開,可是校長的一隻手掌卻握成拳,只豎起一根食指,像是在指着什麼東西。

我順着他食指指的方向,拉開一個抽屜,裏邊只有一張普通的白紙,上邊用簡單的線條畫着一副奇怪的畫。

“好像是一個人站在山頂上,拿着一張弓。”龍小蠻看着畫說了一句,微皺着眉頭道,“如果這是校長有意而爲之,就說明他知道自己可能會大難臨頭,所以留下了線索。”

“可是,這有能說明什麼呢?”我對着那副畫百思不得其解,怎麼看都只是一副普通的隨手塗鴉畫。

龍小蠻瞧了半天同樣沒瞧出什麼,最後只好把那副畫收好,再次在房間裏仔細觀察了片刻,才摸出手機報了警。

也不知道龍小蠻是什麼背景,這次我連警局都沒去,只是被單獨詢問一陣後就給放了。

這一天折騰下來把我累的夠嗆,龍小蠻讓我和她一起去吃點東西,我沒有理她,知道真相後,我心裏邊就特別煩她,如果不是因爲想要復活小啞巴,我肯定不願意和這樣的人產生交集。

接下來的兩天龍小蠻找過我,說我現在很不安全,讓我跟她去一個安全的地方,不過我直接給拒絕了,現在我對她可沒有以前那樣信任。

這天一覺醒來,感覺飢腸轆轆,兜裏的錢早就用光了,便下樓找到一個取款機取了五百塊錢。

可是當取款機剛把錢吐出,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小胖子這張卡上前些天我看見只剩七塊了,怎麼還能取出錢來?

帶着滿腦子的疑惑,我再次查詢餘額,卻驚訝的發現,餘額只剩下一塊了!

我連忙退出卡片,突然感覺手裏溼漉漉的,一看,竟然沾滿了鮮血,而那之前被磨損得不成樣子的卡片,也已經變成了鮮紅色,那些血液正是從卡里滲出的!

“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我扭頭一看,看見龍小蠻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後邊,一臉吃驚的看着我手裏那張滲着鮮血的卡片。

(本章完) 我也被嚇得有些懵圈兒了,就趕緊把小胖子給我卡的事說了一遍,龍小蠻聽後眉頭一皺,一把奪過我手裏的卡,面色不悅道:“幸好我這兩天一直跟着你,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祕密!”

我問她怎麼回事,好好一張卡怎麼就流血了,她沒有說話,只是摸出一張符咒在那張卡上邊轉了轉,然後向上一揚,那張符咒便突然化作一縷白光朝一個方向飛去。

龍小蠻趕緊朝白光飛去的方向急匆匆的走去,我不明就裏,也趕緊跟了上去。

一直來到學校體育館後邊的一間廢棄多時的雜物間,看見龍小蠻剛纔拿出的那張符咒竟然貼在門上。

龍小蠻扯下符咒,推門走了進去。

剛一進去,就聞到一股酸臭的黴味撲面而來,雖然是大白天,不過這間房子的光線特別不好,裏邊的東西看起來模模糊糊的。

突然間我聽到角落裏好像有動靜,仔細一瞧,發現那裏似乎有個黑影一動一動的。

因爲是白天的緣故,龍小蠻也在旁邊,所以我沒怎麼覺得害怕,壯着膽子走過去,仔細一看,高興得差點蹦起來,“我靠,小胖子,史東西,你怎麼會在這兒!”

這人竟然是小胖子,渾身溼漉漉的,身體比之前更加臃腫,肚子更是大的離譜,跟懷了雙胞胎似的,他窩在角落裏瑟瑟發抖,看起來很冷的樣子。

他瞧見我,艱難的說了一聲,“你大爺的,我叫史南北,不是東西!”

“都一樣,都一樣,呵呵!”

我看見小胖子覺得挺開心的,說着就要過去扶他,卻聽見他衝我喊了一聲,“別過來!”

我一愣,問你這是咋了?

他說,“你是不是查了那張卡餘額了?”

我撓了撓後腦,不好意思的說,“嘿嘿,不好意思,把你的錢都用光了,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

“你大爺的,不是讓你別查餘額嘛,上邊還剩多少?”小胖子看上去十分着急。

我說之前還有七塊,剛纔查了下,只剩下一塊錢了,噢,不過居然還取出五百塊錢來,真是奇怪……

說道這裏,我才反應過來哦那張卡的問題,連忙問小胖子,“你那張卡是怎麼回事兒,怎麼還出血了?”

小胖子沒有說話,臉色蒼白的嚇人,表情凝固,片刻後,才緩緩將頭擡起,“張展寧,你願意救我嗎?”

我一下就急了,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後嘆了口氣,“算了,你快離開這兒吧。”

我說行,我帶你一起走,說着就要走過去,卻別他厲聲喝止,“別過來!”

我一愣,不知道怎麼回事。

“聽他的吧,我們走。”一旁的龍小蠻突然開口道。

我問龍小蠻這是咋了,我怎麼聽得稀裏糊塗的?

龍小蠻看了一眼小胖子,“他這是爲你好,不願意害你。”

“害我?”我一頭霧水,“他幹嘛害我?”

龍小蠻看着我搖了搖頭,“你怎麼還不明白,你的這個朋友,根本就不是人!”

“啥!”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麼就不是人了?”

龍小蠻接着道,“它是一隻餓鬼道跑出來的餓鬼。餓鬼道的餓鬼有用不完的錢財,吃不完的食物,但卻永遠吃不飽,每日承受着飢餓之苦。”

“它給你的那張卡,是餓鬼的鬼精所在,鬼精相當於人類的魂魄,他把鬼精給了你,等於把性命交到了你手中。你查詢了餘額,也就動了其根本,餘額上的數字,就是惡鬼生命的倒計時。”

“餓鬼道和人道不同,人死了還有魂魄,可是餓鬼一旦死去,就會灰飛煙滅,徹底在六道輪迴中消失。”

我問餘額只剩一塊了,是不是代表着他的生命只剩最後一天了?

龍小蠻點點頭,“走吧,別碰他,餓鬼的生命越到盡頭,餓鬼的習性也會爆發,能不由自主的吃下任何有生命的東西,如果你過去,他肯定會控制不住自己把你吃了。”

我聽完內心焦急不已,連忙問有沒有補救的辦法。

龍小蠻指着我說,“有,用你身上的肉餵養它,每個月喂一次,就能爲他續命。”

說完後,就轉身準備離去。

我楞在原地,看着小胖子,此時他已經說不出話了,身上的皮膚也變成紅褐色,肚子高高隆起,縮在牆角痛苦的呻吟着。

我一咬牙,將心一橫,順手從旁邊拿起一塊鋒利的鐵片,唰一下就朝着手臂上削去。

“你瘋了!”

龍小蠻突然回過身,一把奪下我手裏的鐵片,“你在幹嘛!”

“放開我,我要救他!”

“他只是一隻從餓鬼道爬出來的餓鬼而已,你至於割自己的肉救他嗎!”

“你放手!”我狠狠掙開龍小蠻,“從一開始,他不僅沒害我,反而處處幫着我,而且還把最重要的鬼精交到我手裏,他現在這個樣子,都是因爲我!”

“我不管他是人還是餓鬼,我只知道他是我朋友,只要是我朋友,我就會豁出性命去相救!”

龍小蠻愣愣的看着我,表情充滿着不解,我看着她補充了一句,“爲了愛情,我可以粉身碎骨,爲了友情,我同樣能夠兩肋插刀!”

說完後,我從發愣的龍小蠻手裏把鐵片子奪了回來,嘶的一聲從我手臂上削下一塊肉,劇烈的疼痛讓我冷汗直流。

我忍着疼,把肉塊送進小胖子的嘴裏,他吞下去後,慢慢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只不過仍然顯得很虛弱。

“你小子……”他已經能夠開口說話了,“你還真願意割肉養我啊,你大爺的,別以爲我會領你的情……”

“少廢話,我還有很多事兒等你幫我去做呢!”

我扶起小胖子,慢慢朝門口走去。

這個時候,我纔想明白,之前在白槐村遭遇鬼打牆的時候,龍小蠻說原路返回是餓鬼的辦法,我當時沒想明白,現在才知道,原來小胖子是一隻餓鬼。

也就跟着明白,他爲什麼那麼貪吃,而且永遠一副吃不飽的模樣。

不知道怎麼的,弄清小胖子真實身份後,我竟然一點也不感覺害怕,覺得扶着的只是個普通朋友而已。

走到門口的時候,龍小蠻突然把我叫住,“站住。”

我楞了楞,頭也不回道,“不管我張展寧是誰,關係到什麼,不過這些我

都不管,我只知道我要救我的朋友,我懇求你最好別管我和我朋友之間的事。”

說着,我又準備繼續向外走去。

“他雖然被你暫時續了命,可是依然動了鬼精,它以後都不能見陽光了,等太陽落山了,再帶他出去吧。”

她頓了頓,接着輕聲補充了一句,“放心吧,我會幫忙的。”

我扭過頭,看見龍小蠻的表情有些怪異,朝我遞了快手帕,示意我包紮手臂。

我把小胖子放好,沒有接過龍小蠻的手帕。

龍小蠻顯得有些尷尬,將手帕收了回去,輕輕嘆了口氣,“你自己去醫院包紮一下吧,我在這裏看着他。”

我想着掉那麼大塊肉,就這麼耗着也不是辦法,就起身往外走,走到門口,突然有被龍小蠻叫住。

“又怎麼了!”我扭頭不悅的看着她。

龍小蠻從皮夾子裏抽出兩百塊錢,“拿着吧,去醫院要花錢的。”

我楞了楞,一把將錢接過,“我會還你的!”

等我再次回來時,小胖子已經完全恢復了,還和龍小蠻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也不知道聊的什麼,反正二人都樂呵呵的,看來聊得挺開心。

“你大爺的,差點害死老子!”

小胖子一看見我,就跑過來朝我胸口錘了一拳。

“起開!”我撥開他的手,“誰讓你瞞着我的!”

小胖子嘿嘿一笑,說這下好了,有了你張展寧的肉,以後都不會餓了。

說着他還一面摸着他的肚子,一臉享受道,“吃飽的感覺,真舒服啊!”

我聽這話覺得心裏滲得慌,連忙讓他打住,“說正事兒,張雅是怎麼回事兒,村子裏到底發生什麼了?”

小胖子一聽,面色突然變得凝重,“從一開始咋們就給算計了,張雅、你二叔、還有小啞巴都有問題。那天我發現村裏的人一夜之前全死光了,接着我就……”

嘭!嘩啦!

小胖子剛說到這裏,窗戶突然嘩啦一聲碎開,窗簾嘩啦一聲像是被人狠狠拽下落到地面,一束強烈的白光瞬間從窗戶外邊射了進來,剛好射在小胖子身上。

嘶——

啊——

小胖子的皮膚嘶一聲冒出一股白煙,伴隨着他的一聲慘叫,整個人突然躺在地上,身體扭曲成一個不可思議的幅度。

“誰!”

龍小蠻厲喝一聲,連忙拉起掉落在地上的窗簾蓋在小胖子身上,然後朝外邊追了出去。

我用窗簾將小胖子裹着,拖到一個光線找不到的地方,掀開窗簾一看,只見小胖子渾身皮膚變成了紅褐色,神色呆滯,怎麼叫也叫不答應。

片刻後,龍小蠻才從外邊回來,將一塊鏡子扔到一邊,“有人一直在暗中盯着我們。”

我問兇手抓住了沒,龍小蠻搖搖頭,看着那面鏡子道,“暗中盯着我們的這個人,肯定不想讓我們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纔在關鍵時刻讓光線射了進來。”

我問小胖子還有救不,龍小蠻看了一眼,說還好,他吃了你的肉,所以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我鬆下一口氣,“那還好,不過只有等到小胖子醒了再問他了。”

(本章完) 我剛說完這句話,突然看到小胖子的身體開始一點點縮小,就跟冰雪融化似的。

“不好!”龍小蠻大呼一聲,迅速掏出一張符咒,咬破了手指將血抹在小胖子的額頭上,然後嘴裏唸了一串咒語,只瞧見小胖子的身體嗖一下就鑽進了那張符咒。

做完這一切後面露緊張,“這下糟了,最後的線索也斷了!”

我連忙問小胖子怎麼樣了。

龍小蠻輕輕嘆氣道,“還好我動作快,他的性命暫時無憂,不過鬼精散了大半。”

我說那會怎麼樣,龍小蠻接着道,“鬼精散去大半,它會忘記所有的記憶,會重新成爲一隻會吃人的餓鬼!”

我聽完心頭大駭,“怎麼會這樣,那該怎麼辦?”

龍小蠻突然擡頭看着我道,“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立即把他消滅,二是將他繼續養着,不過你仍然要每個月用你的肉餵養他一次,你想好了,他現在毫無之前的記憶,是一隻危險的餓鬼,我尊重你的意見,你說怎麼辦吧。”

我毫不猶豫的說肯定不能消滅他,你把他交給我吧,大不了以後我每個月割塊肉喂他。

龍小蠻搖搖頭說不行,他現在根本記不起你是誰,一旦他醒來,害的第一個人就是你!

“所以,還是我幫你暫時把它收着吧。”

我連忙道,“那你不怕他醒來會害你?”

龍小蠻搖搖頭,“剛纔救他用的是我的血,他已經認主了,不會傷害我的。”

“認主?”我聽着這個詞覺得新鮮,龍小蠻解釋道,“這是玄門中的一種法術,只不過我的道行很淺,只能將他養着,卻不能支配他做任何事,只有這方面道行極高的人才能……”

龍小蠻說着,突然頓住,露出個驚訝的表情,“你和這隻餓鬼是怎麼認識的?”

我就把老頭帶着他來我們村的事說了一遍,龍小蠻聽完後,露出個吃驚的表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能解釋了。”

她看了我一眼,接着道,“餓鬼的本性極爲兇殘,但他不僅沒有傷害你,還和你成了朋友,剛纔我一直沒想明白。現在才知道,原來他被高人養着,對了,你知道那個老頭是什麼人嗎?”

我搖搖頭,“不知道,小胖子從來沒給我提起過,你剛纔說,你現在的道行只能將它養着,不能支配他做事,可我在村裏看見小胖子的時候,他活蹦亂跳的,還會使用一些法術,這麼說來,那老頭的道行很高了?”

龍小蠻輕輕吸了一口氣,“不是很高,是非常高,如果不是親耳聽你所說,我到現在還不相信,這個世界還有人能支配餓鬼,甚至讓餓鬼幫其使出餓鬼道的法術!”

我聽完暗暗咂舌,在我看來,龍小蠻已經很厲害了,卻沒想到原來小胖子的師父纔是個真正的高人,遺憾的是,到現在還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這下剛抓住的線索又斷了,一時間連龍小蠻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只能對着那副畫着一個人拿着一把弓箭的塗鴉發呆。

晚上睡覺時,半夜迷迷糊糊的被一陣奇怪的聲音吵醒,睜開眼睛一看,發現門是開着的。

我只好揉着眼睛起牀去關門,把門關上後,剛一轉身,突然聽見身後傳來呼的一聲,扭

頭一看,門竟然又開了!

“誰!”

我一下就清醒過來,睡意全無,抄起一根凳子走到門外看了看,發現走廊空空如也。

等我回過頭時,突然看見一個人站在面前。

我先是嚇了一跳,可是看清來人後,頓時一陣欣喜,“耳機哥!!”

可是我剛喊了一聲,就覺得不對勁,因爲我發現耳機哥的身體竟然是半透明的。

我連忙向後退了幾步,“耳機哥,你……”

半透明的耳機哥緩緩擡起頭看着我,面色蒼白得嚇人,像是很緊張的模樣,“快去救小蠻!”

我不知道耳機哥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但也沒感到害怕,就問他龍小蠻怎麼了。

他顯得十分焦急,“你看見她,就對她說那隻鬼王是假的,我們都中計了,讓她趕快回家找父親!”

“可是……”

我剛準備問什麼,突然看見耳機哥身後多了一條黑影,耳機哥的表情開始變得痛苦起來,身體一點點的融入那條黑影,“快,快走!”

我嚇得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就飛快的衝出宿舍,好在龍小蠻租住的房屋離學校並不遠,我瘋狂的跑了十來分鐘就到了。

我看見龍小蠻的房門虛掩着,當下也沒顧上那麼多,一把推開門就往裏衝了進去。

“龍小蠻!”我喊了一聲,沒有任何迴應,屋子裏黑漆漆一片,隱隱能夠聽見臥室傳來一陣微弱的呻吟聲。

我連忙衝進去,摸到牆上的開關將燈打開,往牀上一看,瞬間就把我嚇了一哆嗦!

只見龍小蠻的牀上趴着一個巨大的怪物,渾身上下紅褐色,定睛一看,竟然是小胖子!

只不過他現在的體型比之前至少大了三倍,如同野獸一樣,四肢爬在牀上,張開血盆大口,正一點點的吞噬着龍小蠻。

龍小蠻腰部以下的位置都進了小胖子的大嘴,她面色蒼白,閉着眼睛發出一陣陣微弱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