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上官吟並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快步走到窗邊,指着窗外盯着她的臉說:“從吳老太落地的方位,可以知道她是在你家客廳的這個窗位上的陽臺跳下的,所以,在她家的客廳窗位是看不到她落下的情景的,也就是說,你剛剛在吳老太家說得全是謊言。”

原來,他早就看穿她的謊言了,顏雪不由感到汗顏。要不要說出那些幻覺呢,如果這些幻覺都是真實的事情,那簡直令人毛骨悚然。那個在棺材裏掙扎的少女是誰,沒看到臉,只看到頭頂與那瘋狂掙扎的手腳,不會是過去的顏雪吧。

“面具,我想進屋拿一個面具。”顏雪終於打算說出一切,想爲自己所愛男人盡一些力,也想早點結束身邊這一切的可怕事件。

“面具?”上官吟從窗邊走回來,在舊沙發上坐下:“坐下慢慢說吧,不要有心理負擔,現在只是做爲朋友式聊天,不是辦案,我連同事都沒帶過來呢。”

他好像把這裏當成警局裏的審問室了,不過,沒關係,這空蕩的沒有了希望的房子,已經是沒什麼差別了的。顏雪從地上撿起那本劇本,遞給上官吟,告訴他一切事都始於這個劇本出現時。這個劇本從哪裏來,她不知道,也許是別人給導演的,也許是導演自己從哪裏弄來的,因爲他常做些讓人匪夷所思的事。

“昨晚午夜,我在寫劇本時在窗戶上看到詭異的灰白臉孔,今天在報紙上看到中臺路的兇殺,接着在吳老太家看到面具,然後又發生導演的事,一連竄的事都有面具,聯繫起來後,我就覺得面具很有問題。所以,看到吳老太家門開着,就想進去拿那個面具來查看一下,但沒想到,一進去卻看到一些令人無法相信的幻覺,我被嚇暈了,而面具卻不見了。”

顏雪說完後讓上官吟看劇本的尾頁。最後的一小段字,讓這個警察也大吃了一驚。一個相同的名字並不奇怪,而三個相同的名字並且相互有關聯,就顯得異常奇怪。 房間裏安靜了,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上官吟皺着眉反覆地看劇本,他一定也尋思不出其中的詭異吧。這時候,顏雪對這個警察的反感少了許多,有他在這裏,恐怖與孤獨就會減少許,她站起身去弄了兩杯咖啡,一杯是熱的,一杯是冷的,冷咖啡當然是給他的。

“謝謝。”上官吟接了咖啡馬上喝了一口,臉上露出暢爽的表情,然後人也從劇本的思緒中出來了,“你知道老太太家的面具是從哪裏來的嗎?”

“吳老太說那個面具是在海邊撿到的。”顏雪做了回答,又非常不滿的指責道,“吳老太的跳樓,是不是你們警察失職造成的呢?對那種老人,不可以直截了當地告訴她兒子的死迅,這根本是在考驗她的精神承受能力。”

上官吟白了她一眼,馬上反駁的斥責道:“別把警察當成白癡,這兩具屍體的dna鑑定還沒有出來,警察怎麼可能會跟她說這些事。”

這倒是她沒想到的,那吳老太爲什麼要自殺,或許不是自殺的,顏雪的臉色刷地白了,彷彿覺得自己的死期也快近了。她想到了那個孩子,如果他看到殺人過程了,那就是唯一的目擊證人了,也只有他知道兇手是人還是幽靈。

“那個嚇傻的孩子怎麼樣了?”

“那個小男孩本來就有點智障,受了驚嚇後一直沉默,無法從他口中問到東西,需要進行一段時間的心理治療。”上官吟流着汗埋怨道,“很熱,爲什麼不開空調。”

顏雪堅決地搖搖頭,開空調就意味着要關上窗,她不想再在窗戶上看到那張詭異的臉孔,更不想再感受到那種詭異的潮溼與陰冷,她需要有熱度的環境來驅趕心靈的寒意,就連冷咖啡她現在都不敢喝了。

“有一點我不明白,爲什麼中臺路上的屍體是裸着的呢?臉都沒有了,還需要掩蓋什麼。”顏雪喝了一口咖啡表示出不解,既然他說以聊天的方式,她也就不客氣地聊一下。

“因爲太熱唄。”上官吟抖了抖胸前的衣服譏笑後又說,“你一定沒看麗華道大廈的那具屍體,那具屍體也是裸着的。”

這又意味着什麼,把臉皮剝去又光着身子,都屬於復仇的方式嗎?

顏雪的思緒剛進行一半,一個女人恐懼的尖叫聲從六樓傳來,很快又停了。這種尖叫聲在夜晚時分傳出,無疑帶着恐怖色彩,它的節奏如此短而尖銳,不是看到蟑螂或是老鼠那種有延續性的驚叫,這尖叫聲完全是從靈魂深處發出,一種因極度恐懼而嚇破膽的尖叫。

上官吟扔下劇本衝出去,顏雪也跟着衝出去。五樓到六樓的人都出來了,原本就被吳老太跳樓事件驚醒的居民又被驚嚇了一次,大家看着穿警服的上官吟,急忙用手指指了指603室,表示發出叫聲的是這裏。

603室在驚叫聲後就死寂了,無論是按門鈴還是叫門,裏面都沒有人反應。在上官吟的指示下,旁邊的人拿來工具,將門鎖砸爛撞開了門。 客廳裏,一具裸體男屍橫陳在地上,同樣被剝了臉皮。

不同的是,這具屍體還被剖了腹,一道長長的肉體開口,從喉嚨部開始直到肚臍處,剖開的胸腔還可看見生命的最後地平線,那微弱跳動的心臟,似乎還不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經結束。在沙發上的女人,穿着睡衣,雙手死命地抓着頭髮,好像要把頭髮扯下來似的,實在無法描述她那因恐懼而扭曲變形的表情,那尖叫着的嘴,還在張開狀態就停止了聲線。

顏雪覺得胃裏的東西要向上涌,跑到門口深喘了幾口氣,強忍住噁心的感覺。這死亡是在剛纔瞬間發生的,也許就是在那個女人尖叫的一瞬間,連人的心臟都還沒停止跳動。如果是人殺死的,兇手會在這麼短的時間消失嗎?可他們撞進門時,裏面並沒有其他人。幽靈,一定是幽靈所爲,毋庸置疑,她再次肯定這種想法。

“你進來一下。”上官吟在門口朝她叫了一聲。

這警察打算鍛鍊她的適應能力嗎?顏雪又深吸了幾口氣,鼓起勇氣走進房內。那兩具屍體張揚着痛苦與恐怖,令周圍的居民都不敢進來,除了幾個膽大些的男人倚在客廳門口邊,其餘的都躲在走廊上竊竊私語,胡猜亂說。

死去的人是不可怕的,只要抵制住內心的恐懼和忌諱,一切都很平常。這句話,是顏雪在太平間裏看祖母屍體時一位醫生說的,現在拿出來用用還真不錯。她繞過地上的屍體,走到正立在女屍右邊的上官吟的身邊。

一走到他身邊,不用他開口,顏雪已經知道他叫她的原因了。沙發邊放着一個面具,灰白,無色彩。沒錯,就是這個面具,這就是她在吳老太家看到的面具。這個面具怎麼會在這裏,難道說是這個屋的主人偷拿了面具?可是爲什麼他的死狀比另兩位要更慘呢?

“是這個面具嗎?”上官吟冷視着地上的面具問。

“是不是同一個我不知道,但樣子是一樣的。”顏雪回答得一點也不含糊。

看上去,這是個極其平常的面具,沒有什麼特別之處,這樣一個道具也可以殺人的話,那麼世間任何事物都可以殺人了。那些死者應該是被某種靈異的事物,乾脆說是詭異的幽靈好了。問題是,這個灰白的面具,從何處而來,難道真是從鬼月打開的鬼門關裏蹦出來的?那以前的鬼門關開着時,爲什麼不蹦出來?

去而復返的警察又開始折騰,法醫稱沙發上的女死者是因爲驚嚇過度,心臟無法負荷,導致心肌纖維撕裂而死,簡單地講,就是被嚇死的。此種科學性的結論並不能消除顏雪心頭幽靈的陰影,被嚇死,這需要多大的恐怖力度。

如果她看到某個人對某個人進行剖腹,會被嚇昏,但不會被嚇死,只有像幽靈或鬼之類的事物纔會把人嚇死。顏雪對幽靈的想法越來越堅定,一個戴着面具的幽靈,在這座城市裏飄蕩,對人進行剝皮剖腹,她擔心自己也成爲下一個死者。 警察撤走已經是深夜了。

這一天真不平靜,不,準確的說從昨天開始就不平靜了,只怕以後都是這樣不平靜了。所有事物缺少一個起源點,劇本的出現就是一個很大的謎。想到劇本連帶着想到一個人,顏雪的心又痛了。也許她就是幽靈的下一個目標,死了更好,這時顏雪倒渴望死了。

有了死的念頭,恐懼也就變得不可怕了。顏雪關上窗打開空調,坐在電腦前面等待那種陰冷與潮溼的降臨,等待那張面具的出現。她希望那個幽靈出現,只要能告訴她導演的死因,死就死吧,在恐懼中度日,不是比死還難受嗎?

顏雪在電腦前守着,時間已經快到午夜時分,幽靈還沒有出現,飢餓卻來了。她起身到廚房裏弄了一些吃的,特意吃得飽一些,免得做個餓死鬼。再回到電腦前時,她發現自己還沒有登陸q,每天要登陸一次,這是必須的,因爲很多人都是在q上聯繫她的。

剛上線,便看到電腦屏幕邊角閃動着一個頭像,顏雪的心都快跳出體外了。這是導演的qq頭像,非常有個性的一個“陳”字。天啊,她在心裏驚叫了一聲,然後用哆嗦的手移動鼠標點開那個頭像。

對話窗蹦了出來,上面只有一句話“明晚八點到腐蝕酒吧”,顯示的留言時間是昨晚一點五十二分鐘。他在十一點四十五分鐘的時候給她打過電話,然後在午夜時分遇害了,怎麼可能又在一點五十二分鐘的時候在q上給她留言?當時她的q號已經下線,沒有看到留言,顏雪很費解,導演打電話時不曾提到酒吧,就算忘了,可以再打一個電話啊。

九個字肯定不是完整的內容,問題是死去的人怎麼會給她留言?難道別人在用他的q號?還是他沒有死?這突來的想法,讓等死的顏雪有了另一種心情。既然dna鑑定還沒有出來,死在麗華道大廈二十八樓b02的人也可能不是導演,因爲臉皮被剝去,所以真正死的人是誰都還不能確定,只有基因鑑定纔是判決書。

也許導演真的還沒死,那她自然也是不能死的。希望又在顏雪心中燃燒起來,她迅速關掉空調,大方到不吝嗇餘留的冷氣就打開窗。熱度,這個夏天她不再討厭熱度。燈也打開,是的,還需要光明來照亮黑暗中的陰霰,以後的夜晚,都要藉着光和熱熬過去。

在做好重生的準備後,她又開始思考。腐蝕酒吧,這個名稱讓顏雪不舒服。“腐蝕”一詞本身就帶有貶義的,而腐蝕酒吧則是一個同性戀酒吧。在x市只有一家如此另類的酒吧,開這個酒吧的人本身就是一個同性戀者,據說這個人就是導演的朋友。

如果不是導演跟她說起腐蝕的某種含義,顏雪是不可能理解此種酒吧的。想到麗華道大廈二十八樓b02裏的死者是男性,如果不是導演會是誰呢?她覺得胃一陣不舒服,有噁心的感覺。導演是同性戀者!不,她抱住頭,不願再做這些假想了。 走進會議室,往日的輕鬆氣氛沒有了,大家都在爲導演的事難過。雖然氣氛非常沉悶,但會議還是要進行的,大家陰沉着臉進行討論。導演的事件令投資商非常不高興,這是自然的事,對於商家來說,最忌諱諸如死亡之類不吉利的事了。

在沉悶中,會議結束了,最後決定是換導演,其他一切照舊,劇本也要按期出來。顏雪本想出來挑明導演可能沒有死,但理性讓她沒有冒失行爲。如果導演真的沒死,他自己就會出來挑明一切,既然他自己沒有出來,那麼有三種可能,要麼他不願意出來挑明,要麼他死了,要麼他不能出來,總有一些緣故在裏面。

這個男人到底在幹什麼,他是生還是死,顏雪真希望時間過得快一些,最好現在已經到晚上八點了。她按耐不住想快點知道,腐蝕酒吧裏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她最迫切的是想知道,在今晚導演會不會出現。

這時來了個電話,卻是上官吟打來的,要她去警局。真煩,顏雪走進警局時仍在抱怨。在知道導演還活着後,警局與她一點關係也沒有了,她根本沒有興趣去理會這些,查案的事本來就是警察的職責,不是嗎。

“你的導演有找過你嗎?”上官吟單刀直入地問。

“什麼意思?”顏雪裝作不明白的樣子。

“鑑定結果已經出來,中臺路的那具屍體是吳老太的兒子,但麗華道大廈二十八樓b02的屍體不是陳楓華。”上官吟那雙永遠帶着懷疑的眼睛直盯着顏雪,“姓陳的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家裏發生這種可怕的事,除非他遠在他方或者是他明知而故躲。”

他分析的不錯,但她的回答也不差勁,顏雪冷靜地回答道:“我不是陳楓華,不知道他的行爲,而且他也沒有必要告訴我有關他的一切,我們的關係還不曾好到無所不談。”

“告訴你這些,是希望如果他來找你,你一定要告訴警方,這對大家都好。還有,警方需要那個劇本里的一些資料,請收集給我們。”上官吟也沒有逼問,好像知道她不會坦白。

顏雪點了點頭,表示可以理解,並答應會把劇本的一些資料發到他的電子信箱裏。至於有關導演留言的事,她是隻字未提,當然不會出賣自己所愛的人,導演躲起來一定有他自己的意思,她只希望今晚八點他可以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告訴她。

離開警局後,顏雪去了圖書館。上官吟的話倒是提醒了她,劇本里的一些資料裏記載了故事發生的年代,如果這個劇本里的故事是真的話,那麼這也算是一件歷史性的大事,是否在過去的資料裏也有記載呢? 顏雪在圖書館裏轉悠,不知從哪裏查看,她緩慢地走在書架前,卻無意地看到一本《面具館》,“面具”兩個字吸引了她,拿了這本書在旁邊的空位上坐下來看。這是一本推理小說,裏面的死者也是被人剝去了臉皮,但那是人爲的,跟發生在這裏的事件不同。

不管是人還是幽靈,剝下臉皮都應該有其含義的,顏雪不相信單純的幽靈復仇,一定是有別的目的。還有,爲什麼不是剝去所有人的臉皮,可見幽靈是有針對性的,這三個死者一定是做了什麼事,纔會引來這場殺身之禍。

吳老太的兒子與麗華道大廈的死者只是被剝了臉皮,而603室裏的死者卻還被剖了腹,爲什麼呢?這個幽靈假設真的是劇本里說的那個幽靈的話,它的出現就有疑問,那個年代的事爲什麼要等到這個年代纔來復仇,而且那個劇本寫一半停了,是寫的人被滅了口,還是出現了別的情況?

這些事都想不通,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應該先弄清導演的生死和劇本的來源。顏雪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消磨的差不多了,現在是六點左右,吃過晚餐就可以去酒吧了。她不想那麼聽話的等到八點,早點去有什麼關係。

腐蝕酒吧不在熱鬧繁華地帶,它偏離市中心,在一段很荒蕪安靜的街道中,酒吧門面除了一個另類的性愛圖形,幾乎沒什麼亮眼的裝飾,頹廢的色調帶着永恆的陰鬱。顏雪尷尬地推門進去,裏面的光線是很暗的紫調,曖昧的味道很濃。

酒吧邊角有一個男人坐在旋椅上,對着麥克風在獨唱,那歌曲是安七炫的《面具》。掃過互擁的一對對所謂情侶,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她有點失望也有點慶幸。也許來點早了,沒有什麼情況發生,顏雪只好在吧檯邊坐着等候。

顏雪要了一杯冰咖啡,以前她不喝冰咖啡的,總覺得咖啡要熱的纔好喝,這種口味是跟導演學的,他喜歡喝冰咖啡,在冬天也喝的,也許愛戀上一個人後,習慣也會跟着對方轉移。一杯咖啡快見底了,看了看時間,八點到了。

身邊並沒有特別的人或事情出現,顏雪正左顧右盼地尋找着目標,這時,一個塗着胭脂和口紅,帶着古龍香水味的男人扭着腰肢走過來,他輕佻地打量着她,怪腔怪調地問她,是不是叫顏雪。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顏雪訝異地看着這個男人。

“有人託我,今晚八點的時候到腐蝕酒吧,將一樣東西交給一個身材一般,齊肩直髮,相貌文靜但有點呆板的女人,這個女人名叫顏雪。”這個古怪的男人一邊隨着音樂擺着身子一邊說,“我打量了酒吧裏的人,發現只有你符合要求。”

“誰託你的?”她儘管討厭這張臉,但還是盯着對方問他。

“這是某個人讓我轉交的東西。”這個男人塞給她一張碟片,扭着腰走了。

顏雪從凳上跳下來,攔住那個男人追問那個讓他轉交東西的人是誰。

“我有必要知道他是誰嗎?”對方懶懶地推開她,很不屑地顧自走了。

這算怎麼回事,顏雪有點生氣,拿出手機試着拔那個已停機的號,結果依然如此。他爲什麼要躲起來呢?她失魂落魄地走出酒吧。 剛走出酒吧,在夜色下,離酒吧不遠的地方,她看到一個人影,很像是某個人的身影。顏雪快步朝那個人影走去,人影似乎知道她發現他了,也開始快步朝前走。她沒有管身邊的事物,只顧跟着人影,跟了很久,那人影有意或無意地在前面走着,總是跟她保持一些距離。

顏雪不願放棄,她幾乎認定那個人影就是導演,所以緊跟不放。路是通向哪裏的?這條路好安靜,連車站和行人都不見。這是一條陌生的路,她的心情緊張起來,但又不願放棄跟蹤。那個人影還在前面,他放慢了腳步,離她近了些,這讓她又加快了腳步。

夜色更沉了,鬼月的夜顯得陰森森的,風也開始變得狂燥起來,壓抑的空氣讓人感覺雷雨好像馬上要來。顏雪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快到午夜十二點,居然走了近三個小時。雙腳已經疲憊不堪,要不要繼續下去,她猶豫起來,在快要來臺風的夜晚,這樣跟隨一個人影亂走,是不是太不理智了

前面的人影也停在那裏,彷彿知道她走累了,也許他是在引她到他藏身的地方,然後告訴她一切。這種想法冒出來後,顏雪又忘了緊張與疲累,繼續打起精神接近人影。就在她離那個人影不到十米的時候,那個人影突然轉入一個巷內,她顧不上多想,慌忙追跟進巷內。

人影不見了,只看到一間古舊的老宅。雖然夜色下看不大清楚,但可以斷定這房子一定幾十年沒人住了,夜幕下的它那麼陳舊不堪,爬滿苔蘚和地衣的牆壁,既便是夜色都掩蓋不了。顏雪走近後,發現古木大門上的鐵環都鏽跡斑斑,牆壁上出現道道裂痕,漆着“陳宅”的門牌在長年的日曬雨淋下,早已褪色破舊。

儘管這舊宅有一種令人神經不舒服的怪異,但顏雪還是帶着好奇與恐懼去推那扇宅門。她有一種想法,既然這是陳宅,也許就是導演祖上留下的房子,那導演藏身於此,也是不無道理的。

宅門“吱呀”一聲,很勉強似的打開,顏雪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這個四合院沒有一絲有人煙的氣息,空空蕩蕩的淒涼景象,呈現一片廢墟的落寞。顏雪呆立在院中間,喪失了去查看那些房間的勇氣,這些沉默的房間就象一個個通向死亡的入口,她怕一打開就會有鬼魂或幽靈出來張牙舞爪。她哆嗦着叫着導演,希望他能出來接應一聲,好讓這恐怖變爲詳和。但是沒有,這死亡的廢墟,寂靜如關閉的墳墓。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一個極其痛苦的、帶着啜泣的哀求聲,很淡很低弱地飄過來,這叫聲在這個墳墓般的四合院裏迴盪,令人膽戰心驚。顏雪再也受不了,想逃離開這裏,雙腳卻發軟使不了勁。沉悶的天空已經按捺不住,一個閃電伴隨着一個響雷,在閃電中,顏雪看到那個四合院的牆角邊立着一個黑影,那黑影披着黑色鬥蓬,戴着一個灰白麪具。

幽靈!顏雪的腦裏出現這兩個字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顏雪從昏迷中甦醒,發現天已經亮了,外面在下着大雨。天亮是很正常的事,下雨也是很正常的事,但馬上,不正常的感覺來了。空間不對頭,這裏是她自己的臥室,怎麼可能。她有記憶,在那個四合院裏,還有那個戴着灰白麪具的詭異的黑影,她明明是在那裏昏倒,怎麼會在自己的臥室裏甦醒?

太詭異了,詭異到令顏雪分不清自己的思維是否還正常,難道昨晚的事都是在做夢?哦,她記起一件東西,這個東西可以確鑿地說明昨晚的事是夢是真。四下看了一下,她發現自己的包被扔在臥室的地上,這可不是她的習慣。

打開包,包裏的東西都沒有少,那東西也果然存在,可以確定昨晚的事不是夢。可是,她是怎麼回到自己的臥室呢,是那個幽靈,還是導演送她回來的?這些莫明其妙的事,簡直令顏雪有種想發瘋的感覺。

抱着亂糟糟的腦袋發了一陣呆後,直覺提醒她應該看一下那個東西。“數碼新時代——麗美真彩圖庫”,圖片碟?給她這個碟片幹什麼!顏雪氣惱地將碟片扔到一邊,又覺得不對頭。從紙殼內取出碟片時,掉出一個黃色紙折得紙鶴。

一絲笑意出現在顏雪的臉上,這種紙鶴是導演折的,他常喜歡用這種摺好的黃色紙鶴提醒別人要注意做的事,這種很有人情味的提醒方式,非常得人心。展開紙鶴,裏面寫了一小段的字:“顏雪,我股票虧損,被人追債,所以暫時不方便出現。這張碟片裏有一些資料,你可以將它們用到那個只有一半的舊劇本里,使其成爲一部完整的新劇本。你一定要寫好這個劇本,我在這部電視劇裏有投資,這是我翻身的機會。”

這一段爲數不多的話,讓顏雪的心稍稍安定了些,起碼她知道他還活着。可是她能安心寫好劇本嗎?幽靈到底存不存在,在以前,她一定很理性地持否定回答,但現在發生的種種事情,令她無法再理性面對了。

有時,一些幻影和心理因素,似乎也會導致心理幽靈出現。是真的幽靈還是心理幽靈,顏雪真的難以下定論。從所發生的事來看,絕對不象是心理幽靈,很多事都是實實在在擺在眼前。人可以那樣殺人嗎?還有那盤監控帶子,這些要解釋成正常現象,太難了。

最具心靈震撼的,恐怕就是昨晚的舊宅經歷了,那種身臨其境,就像是重返到三十年代的故事場景。像時光倒轉,又像是時空穿梭。一想起那個戴着面具的黑色身影,顏雪便渾身只起雞皮。可惜記不起昨晚的路線,否則那個舊宅不是最好的線索嗎。

要不要將昨晚的事告訴警察,這又困惑住顏雪。忽然間,她的直覺又亮起紅燈,如果引領她去舊宅的是導演,那爲什麼不在舊宅給她碟片,而託別人在酒吧給她呢?既然已經給了她碟片,又爲什麼引她去舊宅,這是很矛盾的行爲啊?算了,先看一下碟片再想吧。

顏雪下了牀,打開電腦,這時門鈴響了。 門外來客是上官吟,她記起本應該在昨晚給他發資料的,這傢伙真心急。

“早上好啊。”顏雪打開門表示了下禮貌。

“我覺得並不好。”上官吟白了她一眼,走進來說,“昨晚你爲什麼沒發資料?”

“昨晚,我臨時有事,忙忘記了。”顏雪抱歉地回答。

上官吟盯着她的臉,在他眼裏她好像永遠是個懷疑對象。也沒錯,誰讓她跟這幾起命案有間接關係呢。顏雪自己都弄不明白,怎麼會無端端跟命案沾了邊。鬼月的第一時辰,正是她寫那個恐怖劇本的時候,難道,就是因爲這樣,就該她倒黴?

“你還沒有洗臉吧。”上官吟突然說了一句不搭邊的話。

這男人真討厭,顏雪在心裏暗罵了一聲,去了洗手間。出來時,看到上官吟在看那個劇本,他還沒有看夠啊。幸好這劇本在她手裏,如果在導演那邊,就要做爲兇案裏的物件被警察收納了,劇本要是被警方扣留,她的改編任務就完了。

“你們警察不是不能單獨辦案的嗎,你怎麼老是一個人行動?”顏雪不懷好意的。

“我現在不算辦案,而且也沒把你列入嫌疑犯的隊伍,當做朋友來訪的。”

“真是令人感動。”顏雪梳着頭髮,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上官吟被笑得有點不自然了,他合上劇本,站起身遞給她一個u盤,要她快點把資料存進去。沒辦法,顏雪放下梳子,走進裏面的房間,坐在電腦前。這些資料也不是很多,主要是有關劇本內容的時間、地點和相關事情。

這些資料就算警方去查也相當麻煩,時隔太遠了,193x年的劇本,如果這個舞臺劇當初上演過,可能還好些,偏偏又是隻寫了一半的劇本,也就是說根本還沒有上演,難以查詢。顏雪不覺得劇本對兇殺案有什麼幫助。

“臥室跟書房連在一起,很會利用空間,小房子倒是被安排的很好。”上官吟走進來誇道。

“沒辦法,爲了能有一個客廳,避免外人亂走進臥室。”顏雪酸澀地回擊道。

背後是幾聲明知故犯的笑聲。

顏雪將存好的u盤還給上官吟:“這點資料,值得你親自上門取嗎?”

“不值得。”上官吟拿回u盤冷笑道,“只是順便過來取的,別忘了這棟宿舍的命案還需要再查看。”

“查得怎麼樣了?”顏雪試探着問。

上官吟沒有理睬這個問題,她也知道他不會回答,警方怎麼會將查案線索跟外人說。顏雪注意到這個男人在查看着她屋內的東西,這是變相查案,也許這纔是他上門的真正原因。他的視線,最後停在桌前的一瓶chanelno。5香水,還噴了一些在手上聞了聞。

“這香水是你自己買的嗎?”上官吟放下香水問,那語調充滿懷疑,好像認定她不會捨得買這種奢侈的東西。

“是導演送的。”

“你們是情侶?”上官吟追問道。

“不算情侶,只是比較好的朋友。”顏雪誠實地回答,的確他們不到情侶的程度,最多也只是她在單戀他。 上官吟停止了查視,開始朝外走,顏雪跟着送他出去。走出門時,他還是禮貌了一下,感謝了她提供的資料,並提醒她要保持聯絡,尤其是發現新的線索時。好像他察覺到她有所隱瞞。這些警察,一察覺到疑點,就象貓聞到魚腥味一樣,不會輕易放過。

回到房內,顏雪不由拿起香水看了看,上官吟爲什麼會對它感興趣。這個香水是上個星期她生日時,導演送的禮物。他送這麼昂貴的情調禮物,讓她有浮想聯翩的衝動。但顏雪又感覺不到導演有愛她的意思,也許,對於他來說,送此種情調禮物如同上洗手間一樣,是生理需要,他天生就是愛迷惑人的人。

認識導演是在大學畢業時的校慶上,學校要在校慶推出一出話劇,她負責編劇,導演便是他。不知道爲什麼,他總是有意或無意地給予關心,於是,她就這樣被迷惑了,並跟隨着他的腳步來到x市。但很快,顏雪發現他對周圍的人都是這樣的,這是他的天性。

儘管失望,可她還是留了下來,總希望自己是能夠超越所有的人,成爲擁有特殊性關心的那個人。腐蝕酒吧,他爲什麼會跟這種酒吧有關聯?還有那個死在他臥室裏的男人,到底是誰,和他又是什麼關係?一想到這些事,顏雪就渾身不舒服。

隨便吃了點東西后,顏雪拿了舊劇本和碟片坐到電腦前,工作還是要進行下去的。她把那張碟片放進光驅裏,發現碟片裏的內容亂七八糟的,東一些鏡頭,西一些鏡頭。這些鏡頭都是從一些恐怖影片裏截取過來的。開始是一個校園,然後是一些鬼魅現象,有面具,有詛咒,有死人,這些拼湊起來的內容,倒是很接近那個劇本的情況。

顏雪明白導演的意圖了,明白他想要的劇本效果了,就是那種帶詛咒色彩的恐怖。很好,她開始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內容記錄到筆記本上,方便寫時查看。這本筆記本是她專門用來記錄靈感與感受的,有片段的遐想和一些生活的感受,這種方法非常有利於寫東西。

邊看邊記錄着內容,已經接近結束的時候,她差不多準備收起筆記本。這時,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個鏡頭,這是一座古老的舊宅,三十年代的四合院。夜色下,顯得那麼詭異沉重,那種深不可測的衰敗和死亡的陰森,彷彿在將幽靈的魔咒喚醒。顏雪的神經又亂了節奏,這個舊宅不就是昨晚上去過的舊宅嗎,沒錯!沒錯!她將畫面暫停,相信自己的記憶是正確的,這就是那座古怪的舊宅。

四合院裏的那個痛苦帶着啜泣的聲音,依稀還在耳邊迴盪。那個陳宅究竟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顏雪已經沒辦法分清了。難道一路引她過去的人不是導演,而是幽靈?那裏是幽靈的避難所?她覺得呼吸不暢,頭暈目眩。這兩天老是犯頭暈,不知道是不是被這些詭異古怪的事嚇的。

顏雪暈眩的視線落在放在桌邊的舊劇本上,一種厭惡感猛然產生。這個沒寫完的三十年代劇本,也許它的背後隱藏着陰森恐怖的故事,這個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充滿仇怨的幽靈,誰接近它,就會被糾纏得無法逃脫。

幽靈是要引誘她去尋找真相嗎,真相是什麼,是前世的罪孽導致今生的仇殺嗎?前世的罪孽!難道是衝着導演來的,那個劇本里所說的解剖學教師是導演的前世,而幽靈是她的前世?是不是導演也敏感地覺察到這點了,纔會躲藏起來,否則就算股票虧損,以他的能力也能擺平的,至於躲起來嗎?他是怕幽靈還是怕她?啊,顏雪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居然會這樣胡想。 雨還在盡情地下着,外面狂風呼嘯,颱風真的來了。顏雪沒開空調也沒開風扇,這個夏天真冷。這種冷與季節無關,而是與人心有關,一個人的心如果處在驚亂與恐嚇中,生理系統就會自發地形成冷的感覺。嗯,應該找點科學來狀膽,要不然她寫不下這個劇本。

顏雪打開文檔,進入編寫狀態。碟片裏有幾個鏡頭是《暗水幽靈》裏的,之所以可以這麼明確地分辨出碟片裏的那些鏡頭,主要是因爲在接手這個劇本前,導演就提醒過她,多去了解一些恐怖影片,方便創作。他還報了一些比較有實力的恐怖影片讓她瞭解,這些瞭解現在得到了應有的成果,她對碟片裏的鏡頭幾乎都可以明確辨識是哪部恐怖影片裏的。

《暗水幽靈》是繼《午夜兇鈴》後,鈴光木司的又一力作。這部影片其實並不如《午夜兇鈴》效果好,不過還是有可吸取的靈感。顏雪決定以夜晚的海灘爲第一場景,而鬼月則是個不錯的故事發生時間,很有恐怖效果。

既然劇本是校園戀情,自然人物也是以在校女生爲主。於是,在鬼月的夜晚,一個女大學生在海灘邊撿到一個灰白的面具。當戴上這個面具時,她就會看到一些奇怪的幻像,還會聽到一個詭異的聲音,要戴面具的人幫助復仇,讓面具下的幽靈附在此人身上,如果此人不願意,五天後,這個面具下的幽靈就會懲罰這個戴過面具的人,懲罰的方式自然就是剝去臉皮。哦,用什麼影像呢,顏雪的大腦裏忽然閃過在吳老太家時,她所看到的幻象,那些幻象太適合不過了。

吳老太這個人物浮現後,顏雪又驚覺到一件事,吳老太家的面具不也是吳老太在海邊撿得嗎?難道那個面具也是有邪氣帶詛咒的?這種想法令顏雪一陣發冷,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吳老太兒子的死,以及那個603號房裏的死者,是不是也都是戴了這個面具後,因爲沒實行詛咒,而遭到懲罰?

假設雖然是假設,但結合起所發生的事,就顯得非常有可能。腦子裏有了這些想法後,顏雪已經靜不下心來寫劇本。有太多奇異事與疑問盤旋在顏雪的腦裏,這些事與疑問無不讓她心有餘悸。她又點開導演的qq頭像,發去信息問他那個劇本是從哪裏來的,那個死在他家的男人是誰。這兩個疑問只有導演能回答,他應該回答的,這有什麼好隱瞞的呢。

頭像沒有反應,似乎她只能等待了,真令人心焦。顏雪開始有點怨恨導演,這個男人爲什麼交給她如此詭異的劇本,相信導演也看到後面的那段話了吧,居然不動聲色的將劇本交給她,然後自己卻玩起失蹤。

到底躲在哪裏連警察都找不到,顏雪越想越覺得導演的行爲可疑,好像故意讓她走進這個詭異的局面裏。真是可恨,她現在毫無對策,甚至有種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感覺,就像被人引進一個恐怖的樹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遭遇幽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降臨死亡,無時無刻不在恐慌中度過。 樓道上有了聲響,是上官吟與同事的說話聲。他們大概是查看完603室,再來查看吳老太家。顏雪從門縫中看着他們走進吳老太家,她便走出來,悄悄跟了進去,單獨一個人她是再也不敢進吳老太家了。

對於上次自己在這間房子裏所看到的幻象,顏雪是心有餘悸,也無法理解那些幻象爲什麼只有她遇到了,而別人都不曾遇到。似乎,這些奇異的事有意或無意地總是喜歡纏着她。她再次胡想到幽靈之存在,那個幽靈也許就是她的前世。

“你來這裏幹什麼,找我嗎?”上官吟發現她,問道。

“是的。”顏雪覺得在他面前找任何藉口都是多餘的,“那個面具被你拿走了,我想了解一下情況,你有發現什麼奇特處嗎?”

“你很關心那個面具。”上官吟迴避性地答。

“好奇而已。”顏雪躊躇地說,“那個面具會不會帶咒語,也許存在某些邪惡的詛咒,才導致這些兇殺。”

“你想象力很好,這可能和你的職業有關。”上官吟微微一笑。

她沒有再說下去了,看來對方不把她的提醒當好意,想在這個警察身上套到東西,簡直比登天還難。走出吳老太家時,顏雪看到一個身影在樓道里往樓梯上閃躲,好像剛剛在偷聽顏雪他們的談話。

“有人偷聽。”

顏雪邊喊邊去追那個身影。身影跑得方向不對,是朝上面的樓梯跑,自然沒有可逃之路。這宿舍只有七層高,他還沒跑到樓頂的陽臺上,上官吟已經抓住他。這個男人四十歲左右,個子矮胖,遞了個平頭,身上的衣服溼溼的,不知是被雨淋的,還是汗溼的。

圓圓的有點驚慌失措的臉沒敢正視站在面前的警察,看他的樣子,顯然知道些什麼事。一些居民在樓道里探頭探腦地觀看,上官吟皺皺眉,拉他進了吳老太家,避開那些閒觀的居民。顏雪跟了進去,上官吟倒也沒反對。

在上官吟的逼問下,這個男人終於抖出一些事。他叫王永,和吳老太的兒子吳平是朋友,倆個人平時關係不錯,常在一起喝酒閒聊。前幾天,他到吳平家喝酒時,看到牆上多了個灰白的面具,隨口問了問,吳平說那個面具是他母親在海邊撿的。當時,王永覺得有趣拿來欣賞了一下,發現這個面具的背後刻印着一句話:“幽靈的面具,戴過面具者,將成爲幽靈的使者。”

他問吳平有沒有戴過這個面具,吳平說戴過,還說沒什麼特別的。不過,他沒敢戴就放回去了。這兩天他都聯繫不上吳平,覺得有些奇怪,今天過來看一下,因爲吳平還欠他一些錢。上來後發現門半開着,裏面還有警察,不敢冒昧進去,所以就躲在一邊偷聽。

當王永知道這家的人都死了,不由頓足心疼起被死者帶走的錢。顏雪看着上官吟,發現他的臉色很沉着,看來他早知道那個面具後面有刻字。幽靈的面具,真的有這種詛咒嗎?

王永留下聯繫方式後走了,顏雪也回到自己的房裏。 雨下得令人心煩,窗子早就不得已被關上了。天色陰沉沉如傍晚,雨水濺在窗戶上,成行成行地流下來,將一張迷惑的臉劃得模糊不清。顏雪立在窗邊,看着窗外被雨水沖洗着、被狂風折騰着的事物,路上看不到人,原本清閒的天地此刻陷入無止境的不安中,但這不安又是靜謐的,靜得就象沒有人煙的世界,只有雨聲和風聲。

這個宿舍在安寧小區,不遠處是x市的圖書館,總得來說,這裏的生活氛圍是不錯的,在發生這些兇殺事件與離奇事件之前。現在顏雪已經對這間房子產生反感,誰都不願意住在詭異邪門的地方,也許搬家是個好辦法。

顏雪想找找租房信息,翻了一下報紙,都是舊的,她纔想起今天的報紙還沒拿。吳老太死了,她也就享受不到別人送報紙上門的待遇了。從五樓跑到樓下拿報紙,實在是件很累很麻煩的事,算了,反正也不是馬上搬家,懶的思想一上來,身體也懶了。

真的有咒語啊,停掉的面具思緒又很快佈滿顏雪的大腦,“幽靈的面具,戴過面具者,將成爲幽靈的使者。”看來死者都是戴過面具的人了,戴一下就死嗎?好像不會這樣簡單,肯定還有其他的原因,她正想着,又傳來門鈴聲。

“警察同志,你又……”

顏雪一把拉開門,話剛出口馬上止住了。站在門外的不是上官吟,而是房東,她居然冒着颱風來加租,真是夠有威脅性的,不過這次她的威脅不會起任何作用,顏雪告訴房東自己正打算找房子搬家。

房東慌了神,一反常態親熱地拉住她的手,這種親暱令顏雪渾身起雞皮疙瘩。對方用非常熱情的聲音說:“租給一個正經的房客好過漲價,像603室那樣租給不正經的女人,弄出那樣恐怖的事來,真是倒八輩子黴了,以後誰還會租那個房子呢。”

603室也是出租房,這倒是顏雪沒想到的,那麼那具男屍是誰又成了未知數。他一定也是戴過面具的人,所以纔會遭遇這種下場。

“要不要再租,我要考慮一下,這裏太可怕了。”顏雪推開房東的手不客氣地說。

“哎呀,住這麼久了,習慣都養成了,搬到別處多不方便。像這種適合單身女子的乾淨安靜房子可不容易找,而且現在我也不打算加租金了。”房東皮笑肉不笑地說,“考慮一下吧,不過要快點回復我,你不要的話,我好另找租戶。”

這個女人擺着肥胖的臀部下樓去了,顏雪倒有點猶豫了。要不要搬家呢,房東說得話沒錯,像這種乾淨安靜不大不小適合單身女子的房子真的不容易找。而且這個宿舍前面的街道有四通八達的巴士路線,可以直達工作地點,也可以直達城邊的海灘,真的非常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