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淡淡的撇了年輕道士一眼,看來,那兩名道士也察覺到了古劍之中蘊涵的陰氣,不然的話,他們不可能會出手競價這柄古劍!

當即,我緩緩的舉起了手,輕描淡寫的喊道:“一千萬!”

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必驚人!

我直接把價錢從四百萬提到了一千萬,爲的就是要一次嚇退那兩名道士,在氣勢上將其碾壓,徹底打碎他們和我競價的想法!

而且,反正老凱說過,拍賣會上的東西,我可以任選一件,我就算叫到兩千萬,也是老凱出錢,我爲什麼不坑他一下呢?

當我喊出了“一千萬”這三個字之後,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如果說,這羣富豪之前看年輕道士的眼神中充滿驚訝,那此刻,他們看我的眼神中,便是充滿了震撼!

四百萬買一柄破劍,已經足以讓這羣富豪議論紛紛,而我報出的一千萬,更是直接讓這羣富豪啞口無言!

瞬間,整個拍賣會場內的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就連臺上的美女司儀,都驚訝的眨着靈動的美目,好奇的盯着我。

“小子,你什麼意思?”那年輕道士彷彿受到了挑釁那般,滿臉怒色的朝着我吼了起來。

年輕道士氣急敗壞的聲音,迴盪在寂靜無聲的拍賣會場之內,異常突兀。

“拍賣競價,各憑本事!”我緩緩的站起了身,一臉淡然的迎上了年輕道士的目光,無比霸氣的說道:“這柄古劍我要定了,如果你不服,可以加價,但我下一次加價,會直接將競價提高到兩千萬!”

我無比霸道的宣言,當即惹的全場側目!

兩千萬,什麼概念?

哪怕是資產十幾億的富豪,恐怕也不捨得拿出兩千萬的現金,去買一柄看似無用,又沒有絲毫美感的古劍吧?

“你……”那名年輕的道士臉色極其難看,好像被我當衆抽了一巴掌似的,“我可是龍……”

年輕道士的話還沒說完,便被他身旁的那名道士硬生生的拽回到了座位上。

我冷冷的撇了一眼那和我競價的道士,隨後也坐回到了座位上。

“楚大師看中了這柄古劍?”老凱好奇的問向我。

“只是感覺這柄古劍有些特殊。”我沒有多解釋什麼,因爲我還沒搞清楚這柄陰森詭異的古劍中,到底隱藏着什麼呢!

“好!”老凱撫掌輕笑道:“既然楚大師看中了這柄古劍,那我就旅行我的承諾!”

拍賣會場內,無人與我競價,臺上的司儀一錘定音,這柄詭異的古劍,被我花一千萬華夏幣的天價競拍到手。

當然,給錢的是老凱,至於他到底如何操作,就與我無關了,我只要這柄連胡墨都爲之動容的古劍就可以了!

“這次拍賣會只有十件物品,不知楚大師是否有興趣看一看接下來的兩件物品呢?”老凱問道。

“既然我想要的東西已經得到了,那就麼必要繼續看下去了!”我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老凱聞言,略微沉吟了片刻,又彷彿想起了什麼,這纔對我說道:“我聽說,楚大師答應了張家人的挑戰?”

“沒錯,而且就在凱旋會所的黑拳擂臺上,和張家請來的一個倭島國人打!”我臉色平靜,無喜無悲。

“那就請楚大師移駕擂臺那裏,剛好今天晚上的幾場拳賽快要開始了……”老凱雙目閃爍着異樣的光芒,神祕的對我說道:“我們一邊走,我一邊爲楚大師介紹這次拳賽舉辦的目的,說不定,楚大師會對不久之後,河省地下世界的那場盛會感興趣呢?” 河省地下世界的盛會?

我狐疑的看了老凱一眼,但我卻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和李東,胡墨,還有石毅,靜靜的跟在老凱的身後,離開了拍賣會場。

老凱在前面引路,離開拍賣會場之後,徑直穿過了兩條走廊,走到了一處無比隱祕的電梯之前,然後我們一行五人便乘上了電梯,電梯登時開始下落,幾秒鐘之後,我們一行五人,已經出現在凱旋會所的地下一層了。

老凱打開了一扇裝着指紋識別器的巨大鐵門,隨後,凱旋會所的地下拳場便呈現在了我的眼前。

足有籃球場大小的巨大擂臺靜靜的聳立在中央,而在擂臺的四周,分佈着十餘張歐式沙發和茶几,充滿歐式風情的羅馬柱和薄紗,將這十餘張沙發分成了十餘處半獨立的卡座,每一處卡座之前,都俏生生的立着一名身材高挑的旗袍少女,就像古時候的侍者那般。

這處地下拳場雖然有些空曠,但這種空曠,卻足以緩解擂臺血戰所帶來的壓迫和壓抑。

“這裏,纔是凱旋會所最賺錢的地方!”老凱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頗爲自得的介紹起了地下拳場,“楚大師,別看這地下拳場只有寥寥十餘張沙發,但是,能夠進這裏的人,身價最少也得上億!”

“正所謂,物以稀爲貴,我這裏的拳賽可不是每天都有,一個月最多兩次,甚至一次,這叫做飢餓營銷!”老凱繼續說道:“每次開盤,這羣富豪都會瘋狂的投入鉅額賭資,因爲我這裏的座位有限,來的人非富即貴,只有來凱旋會所,才能體現出他們高貴的身份,滿足他們的虛榮心,最重要的是,我的拳手,都是在刀尖上打滾的人,不論表演,嗜血,或者是手段,都要強於河省其他城市的地下黑拳場!”

“表演?你可真是夠奸猾的,竟然打假拳?”我聞言,不由的笑道:“看來,你是真的打算轉型做商人了!”

“普通的玩樂享受,這羣富豪幾乎都體驗過,而我這裏的血腥和瘋狂,對於這羣富豪來說,無比的新鮮和刺激,而且賭注極其巨大,甚至,我這裏還接受富豪們自帶打手上臺比試……畢竟現在是法制社會,我這裏,也算是一處解決私人矛盾的好地方。”

老凱言罷,引着我們幾人走到了擂臺下方的一處卡座內,待到我們幾人盡數坐到沙發上之後,一名旗袍美女便托盤,款款的走了過來,然後將托盤裏的紅酒,啤酒,果汁和乾果等美食整齊的擺放在了我們身前的茶几上。

這時候,那扇巨大的鐵門之外,已經有不少衣着華麗的男男女女,魚貫的走入拳場了,沒多久,十幾處卡座便被坐滿了,看來,老凱所言不假,這拳場的確很火爆。

在人羣中,我看到了張順和幾名紈絝二代坐在一起,而且,我還感覺到,坐在我不遠處的卡座之內,一名國字臉的中年人,正用一種陰虐的目光盯着我呢!

“你這裏的人氣還挺旺盛!”我淡淡的說道。

“這羣富豪都是來追求刺激的……”老凱喝了一口紅酒,笑吟吟的說道:“楚大師,待會拳賽開打,你就能看到,那羣富豪脫下金錢外衣之後的殘忍了!”

我對這羣富豪們的殘忍,完全沒有興趣,不過,我現在倒是對老凱剛纔所說的盛會,產生了一些興趣。

“凱老大,你剛纔說的河省地下世界的盛會,是什麼意思?”我面色平靜的問道。

老凱沉吟片刻,道:“是我們地下世界的一種新規則,新秩序!” “以義立足,以武立身,這是混江湖的規矩,所謂的盛會,其實也是這個意思,就是河省各市勢力的一場比武大會,當然,有資格參加比武大會的,只有各市的龍頭老大,或是一統本市的大梟雄,比如石市的張家和西市的盧員外這兩類人。”

“我說過,現在是法制社會,政-界的大佬們,可不會允許我們像幾十年前一樣街頭火拼,可地下世界的仇恨,終究需要一個解決的方法吧?所以,很多年前,河省,乃至全國,便多了這麼一條不成文的規定,比武大會上,各大勢力可以派出拳手,在擂臺上和仇家派出的拳手決勝負,甚至是決死戰,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當然,舉辦比武大會的主要目的,是爲了平衡各省的利益分配,打個比方,今年的比武大會上,代表西市的盧員外派出的拳手,如果能大殺四方,那盧員外今年的生意,就要好做很多,包括周邊勢力讓出一部分場所的經營權,靠海的勢力會讓出幾天海線,大勢力會讓出一些對外出口,等等……”

聽了老凱的這番話,倒是讓我對地下世界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想不到,現代社會的江湖人也會與時俱進,建立屬於地下世界的完善體系和秩序,並且和法-律打起了擦邊球,還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正當我聽的入神之際,忽的,一條身影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我緩緩擡頭視之,竟然是之前那名一直用陰狠目光盯着我看的國字臉中年人!

“你就是楚風?”國字臉的中年人雙目幾欲噴火,死死的盯着我,好像我和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還不待我回答,李東霍然站起,極有氣勢的冷喝道:“馮軍,這裏是凱旋會所,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李東的脾氣向來都很火爆,說話也很粗野直接,絲毫不給馮軍留面子。

聽了李東的話,我不由的大量起來眼前的國字臉中年人。

他是馮軍?

馮坤的老子?

號稱大學城區最有勢力的兩大財團之一,東豫集團的董事長?

“我是楚風。”我輕鬆的將後背靠在了柔軟的沙發,深邃的目光緊盯着馮軍那張青筋暴起的臉。

馮軍並沒有理會李東,而是直接對我冷喝道:“我兒子的腿和手指,是你打斷的?”

“我說不是我打斷的,你信嗎?”我聳了聳肩,戲謔的回了一句。

聽了我的話,胡墨和李東立刻輕笑了起來,而另一邊,馮軍臉上的憤怒則是又濃了幾分!

“姓楚的,不管你怎麼說,我今天都要替我兒子討回公道!”馮軍怒火中燒的咆哮了起來。

馮軍這麼一喊,本就還算安靜的拳場之內,所有人都將目光齊刷刷的定格在了我們這邊。

“馮董怎麼了?”

“你不知道吧?坐在凱老大身邊的年輕人,叫做楚風,剛剛打斷了馮坤的兩條腿,還掰斷了他的一根手指,馮董是來給他兒子討公道來了!”

“楚風?是不是和張家少爺上順約戰擂臺的那個人?”

“今晚有好戲看了!”

拳場內的富豪們見狀,立刻竊竊私語了起來。 其實,打從我打斷了馮坤雙腿,掰斷了他手指的時候,我就已經料想到,馮軍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不過,那又能怎麼樣?

我會怕區區一介商人?

哪怕馮軍的東豫集團資產幾十億,可在我眼中,依舊如同土雞瓦狗!

因爲,我所掌握的力量,豈是馮軍能夠對抗的?

我無比平靜的望着馮軍,就好像他那張完全被怒火佔據的臉,與我無關似的,“你想討回公道?那你想怎麼討回這個公道呢?”

“這裏是拳場,我當然要用拳頭像你討回公道了!”馮軍陰沉着臉,嘴角上也浮現一抹冷笑,“今天我就派人和你打拳賽,我的人會在擂臺上打斷你兩條腿,再加一條手臂,算是利息!”

“打拳?”我愣了愣,有些好笑的盯着馮軍,一字一頓道:“你確定,你要派人和我打拳?”

“怎麼?你怕了?”馮軍冷笑道:“除非你現在自己打斷自己兩條腿,再去醫院給我兒子磕頭認錯,否則……”

馮軍的話還沒說完,我便擺了擺手,打斷了他的話,“我接受你的挑戰,你可以滾了!”

“你……”馮軍萬萬沒想到,我竟然如此強勢霸道,當着石市的這羣富豪面前,竟然打他的臉,一時間,倒是噎的馮軍無言以對。

足足過了半晌,馮軍才氣沖沖的低吼一聲道:“姓楚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有何等背景,但我馮軍也不是吃素的,你就等着被我的拳手暴打吧!”

言罷,馮軍便怒氣衝衝的回到了他的卡座上。

不得不說,縱橫石市商界多年的馮軍,的確有過人之處,他竟然能忍住我的挑撥,這倒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按理說,像馮軍這種有身份的人,被我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當衆打臉,他應該無比憤怒次對,可他卻能將怒火壓制下來,不容易!

馮軍走後,老凱卻是頗爲鄭重對我說道:“楚大師,馮軍上個月在這裏輸了三千萬,並且揚言,要去國外找更厲害的拳手,把他輸的錢贏回來,我看馮軍今天如此自信,想必應該是找到了厲害的拳手……”

“無妨!”我明白老凱想要表達什麼,無非就是想暗示我,我撞到馮軍的槍口上了。

老凱聞言,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

馮軍的插曲並沒有影響到拳賽的進行,很快,一陣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便在拳場之中迴盪了起來,伴隨着音樂,老凱手下的兩名拳手便登上了擂臺。

這時候,站在擂臺邊緣的男主持人好像打了雞血似的,一邊亢奮的大叫,一邊介紹起了兩名出場選手,“穿紅短褲的小夥子,雖然是擂臺上的新人,但卻是退役特種兵,參軍足有五個年頭,戰鬥力驚人!”

接着,現場的光束便打到了穿着紅色短褲的退伍特種兵身上,此人皮膚黝黑,肌肉精悍,而且身上還有幾道觸目驚心的傷痕,一看便是真正執行過任務的實力派老兵。

“身穿藍色短褲的人,是我們擂臺上的常客,也是十六連勝的擂臺霸主,凱爺手下的三叉戟之一,殺手熊,熊哥!”主持人介紹殺手熊的時候,語氣更加的亢奮,“現在,各位老闆可以下注了,殺手熊,一賠二,特種兵,一賠十!”

隨着光束照在殺手熊的身上,擂臺下的那羣富豪也瘋狂的叫嚷了起來,完全沒有了那種文質彬彬的沉穩之氣,正如老凱所言那般,這裏,是富豪尋找刺激和血腥的地方!

“小風爺,有沒有興趣賭上一賭?”李東湊到了我的身邊,賤兮兮的笑道:“我剛來石市的時候,倒是和這殺手熊交手過,身手和我旗鼓相當,我看那特種兵不是殺手熊的對手。” 我看了一眼滿身傷疤,渾身的肌肉好像是被氣吹起來似的殺手熊,淡然的說道:“我不會去賭別人的輸贏,因爲變數太大,如果要賭,我寧願把所有的一切都壓在自己的身上!”

“也對!”李東若有所思的坐了回去。

就在我和李東說話的時候,擂臺上的拳賽已經開打了!

那特種兵的實戰經驗非常豐富,尤其是腳步,更是靈活無比,不斷穿梭於擂臺之上。

再看殺手熊,這人的速度照比特種兵就稍微慢了半籌,不過,殺手熊勝在力量巨大,每揮出一拳,都會帶起一陣拳風,而且,殺手熊的身體素質非常出衆,捱了特種兵兩拳,卻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按照目前的局面發展,如果特種兵被殺手熊轟中一拳,估計勝負就要分出來了!

果不其然,擂臺上,不斷閃躲特種兵終於被殺手熊找到了破綻,那殺手熊狠狠的一拳揮出,直接擊中了特種兵的小腹,頓時,那特種兵便被打的飛了起來,然後直挺挺的摔在了擂臺上,全身抽搐了一陣,便昏厥了過去!

“殺手熊勝!”主持人瘋狂的大叫道:“十七連勝,殺手熊創造了拳場的新紀錄!”

主持人很激情,但臺下的富豪們更激情!

亢奮的叫喊聲彷彿要將房頂掀開似的,嗷嗷亂叫的富豪們彷彿已經忘記了他們的身份,壓中的人歇斯底里,沒壓中的人則是咆哮發泄。

擂臺上,特種兵已經被工作人員擡了下去,而殺手熊則是站在擂臺上,盡情的享受着臺下的歡呼聲。

忽的,一條身影快速的從選手入場的通道里奔跑了出來,縱身一躍,便飛過了擂臺四周的繩索護欄,雙腳穩穩的站在了擂臺上。

來人穿着綠色的短褲,個子不高,但渾身都充滿了爆炸的肌肉,尤其是膝蓋和手肘,更是佈滿了一層厚厚的老繭,小麥色的皮膚要比正常的黃種人略黑一點,單看長相,便知其不是華夏人。

“你是誰?”殺手熊目露兇光的盯着對面的拳手,顯然,此人打斷了殺手熊的慶祝儀式,已經引來了殺手熊的不滿。

“我的對手不是你!”矮個子用生硬的中文回了殺手熊一句,隨後便閉上了雙眼,靜靜的站在擂臺上。

這時候,馮軍趾高氣昂的走到了擂臺邊緣,拿起了邊裁桌上的麥克,得意的對衆人喊道:“他是我從T國請來的泰拳高手,努卡!”

隨後,馮軍挑釁的朝着我揚了揚頭,指着擂臺怒喝道:“姓楚的,可敢上臺一戰?”

衆人的視線立刻集中到了我的身上,彷彿很期待似的,畢竟馮軍特意從T國請來的泰拳高手,看起來很猛的樣子。

可是,還不待我回答,擂臺上的殺手熊已經怒了!

“老子不管你是誰的人,是不是泰拳高手,敢和老子站在擂臺上,老子就要打倒你!”殺手熊怒喝一聲,旋即便邁出了有力的步伐,朝着努卡衝了過去!

瞬間,努卡睜開了雙眼,眼中爆閃出一道精光,猶如一頭獵豹,衝向殺手熊!

激戰一觸即發!

殺手熊揮舞着鐵拳,怒火中燒的轟向努卡,而努卡則是微微曲身,縱身一躍,用膝蓋迎上了殺手熊的鐵拳!

嘭!

一道悶響聲傳來,殺手熊的鐵拳和努卡的膝蓋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然而,在這沒有任何的花哨動作,完全是力量與力量的硬撼之中,殺手熊竟然被努卡震的向後急退數步,直接退到了擂臺的邊緣,藉着繩索的緩衝,才站穩腳步,反觀努卡,僅僅向後退了三步而已! 高手過招,只在毫釐之間,這一擊過後,實際上是殺手熊敗了!

如果繼續打下去,殺手熊也不可能扭轉敗局,因爲努卡不僅速度比殺手熊快不少,力量更是略勝殺手熊一籌,再打下去,殺手熊一定會敗,而且會敗的很難看!

擂臺上,努卡傲然而立,完全沒有再去看殺手熊。

殺手熊一臉陰沉,但他並沒有喪失理智,而是朝着老凱投來了詢問的目光。

老凱只是朝着殺手熊緩緩的搖了搖頭,殺手熊見狀,雖然不甘,但還是從擂臺上跳了下來,一言不發的走進了選手通道。

擂臺下,富豪們早已忘記了殺手熊,他們現在正在爲努卡而瘋狂!

老凱手下的三叉戟之一,在黑拳擂臺上保持着十七連勝的記錄,與李東一對一也不落下風的殺手熊,竟然敗在了馮軍找來的T國人手上!

如此震撼的場面,當即引爆了整個拳場!

“那個T國人看起來比殺手熊還厲害?真的假的?”

“你沒看見嗎?殺手熊和T國人對招,差點被打出擂臺!”

“釀的,T國人這麼囂張?”

“這下馮董可要削一筆了,殺手熊都不是那T國人的對手,我看老凱今天晚上可要放血了!”

聞着擂臺下的陣陣感嘆聲,馮軍不由的揚了揚下巴,再次將挑釁的目光定格到了我的身上。

“楚風,剛纔你不是很囂張嗎?怎麼?見識過努卡的手段,不敢上臺了?”馮軍肆無忌憚的嘲諷起了我,“你要是怕了,自己打斷雙腿,再去給我兒子磕頭認錯,咱們就算兩清,怎麼樣?”

此時,所有人都將目光從泰拳手努卡的身上,轉移到了我的身上,當然,這羣富豪們是用一種憐憫的目光在看我!

努卡可是硬拼殺手熊,而且還佔據了上風的狠角色,而我在石市明面上的戰績,恐怕也只有虐了幾個紈絝二代而已,和努卡,真的不是一個檔次,富豪們同情我,也是正常的。

這時候,努卡也是循着馮軍的目光,將視線定格在了我的身上,雖然他沒有開口說話,但從他的眼底,我已經感受到了深深的鄙視!

擂臺下。

“楚風……”石毅欲言又止,最終,他還是說出了他的心聲,“不行的話,俺替你打!”

胡墨不滿的對石毅笑道:“人家挑戰的是楚風,你湊什麼熱鬧?”

“小風爺,弄他!”李東狠狠的拍着我的肩膀,咬牙切齒的低吼了起來。

“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弄他!”我的嘴角上噙着一抹冷笑,緩緩的站起了身。

見我起身,拳場突然陷入到了詭異的寧靜之中。

而這份寧靜,自然是由我率先打破。

“馮軍,我接受你的挑戰,也接受那個T國人的挑戰,可是,你如果輸了呢?”我似笑非笑的盯着馮軍。

“我會輸?哈哈哈!”

馮軍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似的,肆意的狂笑了起來,連擂臺上的努卡,都露出了一臉不屑的笑容。

笑夠之後,馮軍纔出言道:“如果努卡輸了,我馬上籤給你一張五千萬的支票!”

馮軍此言一出,頓時滿場譁然!

那可是五千萬華夏幣的支票!

別看東豫集團市值幾十億,但大多是固定資產,我估計馮軍手裏最多也就有五個億的流動資金,五千萬,相當於東豫集團流動資金的十分之一,這賭注,不可謂不大!

“好!”我隨手將茶几上的毛巾拿了起來,一邊纏在了右拳上,一邊朝着擂臺走了過去,“胖子,準備收錢!”

“得令!”李東笑眯眯的跟在了我的身後,一路小跑的先跑到了擂臺邊緣,爲我撐開了圍在擂臺四周的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