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雷赫!”

“不過,如果你真的要了那個女人,你就背叛了海兒的誓言,你曾經說過,除了海兒誰也不要的。”雷赫一雙銳利的目光看着他。

就是因爲這樣,他曾經願意退出,願意祝福他和海兒。可是到了後來呢?他卻被判了曾經的諾言,這個是不值得原諒的。

歐陽澈看着他,無法說出當年事情的真相。

“所以你才這麼逼迫我?”

方可可被帶到了一間豪華的屋子裏,可以看出這是一件相當氣魄的房間了。

這是什麼意思?

方可可看着這裏,難道這是死前最後享受嗎?

看着這些,可可有些想哭,人世間的一切她還這麼喜歡沒享受夠呢,就這麼死了可以,真的很不甘心。

看着傭人準備好了洗澡水,還有乾淨的衣服,示意她用了。 ?

“這些都是給我的?”方可可不解的問着。

傭人看着可可,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於是傭人退就癢癢了出去,看着浴缸裏的水,上面還有花瓣,她的一下心的。其實她已近很累了,也許泡泡澡說不定可以解解乏,想着,她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把自己跑進浴缸裏。

嗯……真的很舒服呢。

方可可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不禁打了一個哈氣。

不知道雷赫給自己喝了什麼東西,到現在她還怎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死的很痛苦,或者很痛呢?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是她人生這中的最後一天了,她應該好好的活着纔是。

不大一會,可可泡了澡從浴缸裏出來,拿起準備好的衣服穿上。

這是這衣服……未免也太性感了吧。幾乎是完全透明的狀態,罩在她身上形成了若隱若現的視覺效果。

因爲她裏面什麼都沒有穿,害得她下面涼涼的。

她對着自己一笑,不禁做了一個鬼臉。世界上大概只有她一人吧,知道自己要死了,還可以裝作沒事。

深深吸了一口氣,接着從裏面出來,看見客廳裏的人不禁愣住了。

“總裁?”可可有些錯愕,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她低着頭看着自己是的衣着,她一囧!

天啊,怎麼回事這樣呢?

歐陽澈走進她,神色有些擔憂。“可可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啊。”她有些緊張的說。

歐陽澈還是有些擔心,雷赫不會做沒有結果的事情,可是看着可可現在這個樣子,似乎又沒事的樣子。

“總裁,你要不要也洗洗澡放鬆一下,我去給你放水。”

“不用了。”低沉的聲音緩緩的響起。接着歐陽澈走到一邊,直接坐在沙發上按按自己的頭。

現在他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不然真的沒辦法應付後面的事情。

可可看着他的樣子有些心疼,走到她身後幫他按着頭。

歐陽澈的身子一怔,有些意外她這麼做。可是她的手勁很適中,在他頭部俺的很舒服。慢慢的,她閉上了眼睛,享受着這一切。

“感覺還不錯。”

方可可笑了一下,“我可是很稱職的女傭呢。”

聽着她的話,歐陽澈笑了一下,“是不是有些後悔來泰國了。”他冷不防的聲音響起。

可可皺了一下眉頭,想了一下,“是你綁我來的好不。”

她可是從頭到尾都沒說要來的。

“是啊,我不該綁你來的。”歐陽澈遊戲後悔的說。

聽着歐陽澈的話,方可可笑了一下。“其實我一點也不後悔,我知道你的爲了我好。發生走臺失誤的事情一定被媒體報道了。我知道你讓我來是想我避避風頭的,我應該說謝謝你的。”可可的話緩緩的到來、

雖然這個男人不說,可是他還是可以感覺到的。

他是爲了自己好。

歐陽澈有些意外她可以這麼快的洞察自己的心事。

“我可不是爲了你,你最好別自作多情了。”歐陽澈酷酷的聲音響起。

他不願意在承認自己被什麼人影響了,尤其是一個女人。曾經的傷害已經夠了,他不想在被傷害一次。而且,他也不認爲一個笨蛋女人可以左右自己的情緒。

就在自己想的時候,感覺到身後的女人手勁放鬆了。他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來看着身後的可可,發現她蹲下了地上。

“可可……”他皺着眉頭,馬上來到她的面前。

方可可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心口熱熱的,身體也熱熱的,感覺怪怪的。

“可可,怎麼了?哪裏不舒服?”歐陽澈緊張的問。

可可搖搖頭,緊緊抓住歐陽澈的手臂。他的手臂很涼,似乎可以溶解她的溫度。她深深呼吸一下,感覺遊戲難受,可是又說不上來。

“我是不是要死了,我好熱。”她忍不住的吞吞口水,看着對面的歐陽澈。爲什麼這個時候,她覺得這個男人很可口呢?好像把他撲到……。

方可可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

老天,她是有多麼的飢渴,居然想把總裁大人給撲到。

熱?歐陽澈皺着眉頭,覺得這是一個不好的預兆。

此時的可可舔舔乾澀的脣,雷赫那個死變態給她吃了什麼東西?怎麼她會全身無力不能動?

可可只覺得自己體內好像有什麼東西不斷地鑽啊鑽的,令她越來越難受。

她的身體也越來越熱!一種令人臉紅的邪念逐漸浮現在她腦海中。

她也不知道是那根弦不對了,甚至忘記眼前還有一個男人的存在,她開始摸着自己家的身體。的

歐陽澈看着她樣子,大致已近知道怎麼回事了。

該死的雷赫!

“可可,別動了。”

當方可可睜開眼睛的事情,已經不記得今夕是何夕了,只覺得渾身上下都很痛,像是散架子了一樣的痛。

她按按自己的頭,睜開眼睛,腦子有一瞬間是空白的。直到她看見身邊的男人不禁錯愕過。

“啊—”尖叫聲溢出來,瞬間方可可從牀上坐了起來。

感覺到身體的涼意,她低下頭,發現自己居然沒穿衣服。

瞬間,她一囧!

連忙用被子把自己給爲主,看着身邊的男人緩緩的睜開眼睛。

“你……我……”方可可結疤的不知道可以說什麼。

歐陽澈按按自己的頭起來,看着一邊的女人不僅皺了一下眉頭,“這麼早你叫什麼?”

“你……你怎麼睡在我旁邊?你……你對我做了什麼?”方可可緊張的問着。

“我做了什麼你不記得了那?”

這個該死的小女人,昨夜一直拉着自己的不放,幾乎要榨乾自己。她真是飢渴的要命,他絕對有權利過度是她是飢渴。

“你做了什麼?”方可可愣愣的問着,腦子一片的空白,真是的什麼都不記得。

看着他的樣子,歐陽澈不禁笑了一下。看來他是白白付出體力了,看來可惜了。

“我做了什麼你看不出來嗎?”歐陽澈冷笑好一下,接着他的俊臉貼近她,帶着一絲的壞笑。“我們上牀了。”

什麼?上牀?瞬間可可的臉不由得綠了起來,這是什麼情況?

“你***我?”方可可一臉不可置信的問着。

“我會***你?難道不是你**我嗎?“看着她一臉白癡的樣子,他不禁笑了一下。

方可可瞬間的愣住,等等……她必須想想是怎麼回事纔可以。

記得昨天她被雷赫灌下去了東西,接着就送到了這個房間裏,然後總裁大人就進來了,接着聊天聊着聊着就……

想到自己昨天飢渴的樣子,她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澈的嘴角微微的抿起。

“看來你記得了?”

方可可尷尬的點點頭,她該不記得嗎?

“那個我……”

“這個事情不能怪你,雷赫給你喝的東西的春藥,所以你根本用在意這些。”歐陽澈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什麼?春藥?”可可瞠目結舌。

那難怪了,她說自己怎麼會那麼飢渴呢?

那個雷赫真是一個死變態,居然能相處這樣的辦法來。

“所以我只是想幫你,應該不用對你負責吧。”歐陽澈冷漠的聲音響起,看着她錯愕的神情,他的聲音再次響起。“更何況了,你已經不是處女了。”

歐陽澈怎麼也沒想到,可可居然不是第一次,他無法說出當時進入她身體知道她不是第一次的感覺的心情。她明明是那麼的緊緻那麼的生澀,居然不是第一次。

他冷笑了一下,心頭有些不是滋味。

她的第一次給誰了?那個不負責任的男朋友嗎?

那真是可惜了。

可可的心一緊,心彷彿被重重的擊中一下,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說她不是自己第一次?

可是她一定不知道,她的第一次已經給他了。

看着歐陽澈一臉的譏笑,她故作輕鬆的笑了一下。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負責的。”方可可很有骨氣的說。

“是嗎?那最好了。”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方可可氣憤的從牀上起來,那一瞬間,她還能感覺大自己雙腿的疼痛。接着朝着洗手間走去,不理會身後無理的男人。

而此時歐陽澈的心情也不到好。

他說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只是有些失落。他很在意可可的第一次,可是又說不清楚自己爲什麼在意。她不是他的什麼人,只是自己的一個女傭而已。爲社麼要如此的在意?

他的心情有些煩躁,接着手錶傳來嘟嘟的聲音。

是修恩傳來的消息。

–主子,已經抓到了丁笑笑了。

修恩傳來的消息讓歐陽澈一笑,接着起身朝着洗手間走去,正好趕上可可從裏面出來。

“受難的日子結束了。”說着歐陽澈拉着可可的手直接走了出去方可可眨着眼睛,有着一絲不解,不知道這個男人想幹嘛。

從裏面出來,已近被人攔截住了,接着,歐陽澈看着他們。“我要見雷赫。”

雷赫沒想到歐陽澈真的抓了笑笑,而且他還知道笑笑是自己的未婚妻。

“看來我應該每一份賀禮了。”歐陽澈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雷赫眯着眼睛,有着一絲的不滿。“笑笑在哪裏?”

“你覺得我應該告訴你嗎?”歐陽澈低沉低沉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雷赫有些不悅,他不希望這種被威脅的感覺。

“說說,你想要什麼?”

“很簡單,放了我們。”歐陽撤緩緩的說着。

“如果我說不呢?”雷赫的聲音響起,眼中有着一絲不滿做。

歐陽澈的脣微微抿起,“是嗎?那就不男保證修恩會做出什麼了。過我真的很好奇,你居然有一個未婚妻?是什麼時候多出來一個未婚妻呢?”

歐陽澈沒想到的是,那個女孩和雷赫有着這麼密切的關係。

雷赫眯着眼睛,似乎有着一絲不滿。

“你走可以,但是她要留下。”雷赫指着一邊的可可道。

瞬間,方可可睜大了眼睛,有着一絲不可置信。看着歐陽澈投來的目光,她無辜的搖搖頭,扯着他的衣袖。“不要。”

千萬別把她一個人留下,她真的的很怕。

歐陽澈看着她,不禁皺了一下眉頭,深深吸了一口氣。

接着,他的目光看着雷赫,神色有些不悅。“看來你是不進棺材不落淚。”

這話似乎很熟悉,記得曾經某男就這麼說過。

這個時候,雷赫的手機響起,歐陽澈嘴角微微的揚起一個笑容。

看來時間剛剛好呢。

“雷首領。”修恩的聲音緩緩的傳來。

“你是誰?”

“歐陽澈是我的主子。”

瞬間,眼眸微微的眯起,雷赫拿着電話看着歐陽澈,“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我沒資格,也許她有資格。”修恩拿着電話放到一個女孩的最年,威脅着她開口。

此時的丁笑笑被綁手綁腳,水汪汪的一雙大眼睛看着修恩。

修恩在心裏呻吟着,如果不是主子,他樽的不用幫鏢這麼漂亮的小女生。

丁笑笑吸吸鼻子,“那個……是我。”

聽見笑笑的聲音,雷赫的心一顫。

該死的,她真的被綁架了?

雷赫合上電話,眯着眼睛看着歐陽澈,“歐陽澈,你最好說道做到。”接着,雷赫讓人放走了歐陽澈和方可可。

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對不對,只是想到笑笑的事情,他似乎有些失去理智。

該死的,明明就是一個?麻煩精,他幹嘛這麼上心。

直到離開了危險的地方,可可還是有些不確定。

“我們真的安全?雷赫放我們離開了?”事情發生了太快了,她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澈抿嘴一笑,“你的樣子有些戀戀不捨,想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