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維特少爺,現在,你該想起來一些什麼了吧?」

秦穆然問道。

「不,不知道……」

維特克欽依舊嘴硬說道。

「啊呦,看來我照顧不周,請你喝酒不夠多,那我再幫你調一杯?」

秦穆然言罷,上官雷闕已經準備替秦穆然出手。

維特克欽爬在地上,臉上露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出來。

哇靠!

這個東方人真是個瘋子,居然能想出這種折磨人的手段,真表態!

「等等……」

「我,我想起來了,別再來了,我什麼都想起來……」

維特克欽趴在地上言道。

「說吧,這個手鐲的主人,現在在哪兒?」

秦穆然冷聲問道。

「你要找的人,就在格蘭塞堡城地下世界的角斗場,你應該清楚那種地方,那是布朗家族開的角斗場,他們現在應該已經死了……」

維特克欽痛苦說道。

西方地下世界的角斗場,那是一個多麼血腥而又充滿黑暗的地方,秦穆然比誰都清楚。

秦穆然目光,瞬間冰冷起來。

自己的小姑,居然被維特家族當奴隸送到了角斗場做鬥士,就憑這一點,維特家族就已經被判了滅族的結果。

「除了維特家族,參與這件事情的,還有誰?」

秦穆然冷聲問道。

他清楚,僅僅靠維特家族的實力,還奈何不了自己小姑和冥王殿雙曲星。

「還有布朗家族,我們兩家關係很好……」

秦穆然眉頭一皺,身上已經散發出一股隱隱殺氣,就連站在一旁的上官雷闕,都不禁渾身感到一陣寒氣。

「你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嗎?」

「她是我的至親之人,所以,參與這件事情的人,必須死,就從你開始吧!」

秦穆然冷聲言道。

話音落下,秦穆然右腳踢出,剛好踢在維特克欽腦袋上。

他的腦袋,直接從脖子斷裂,像球一樣滾了出去。 看著維特克欽的腦袋,滾落一旁,秦穆然的目光中,沒有絲毫憐憫。

他這麼做,已經算是很仁慈了。

「秦兄,早知道這樣,剛才就該連布朗森一併解決掉。」

上官雷闕言道。

秦穆然舒口氣,他現在並不是後悔放過了布朗森,而是擔心自己的小姑。

地下角斗場,這種地方,就是拿人當野獸一樣做生死搏鬥,給人取悅,到了那種地方,很少有人能活著堅持下去。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維特家和布朗家的人,誰也逃不了。」

秦穆然冷聲說道。

言罷,秦穆然目光看到一旁被綁在鐵架上的女人。

這個供維特克欽和布朗森娛樂的女人,現在渾身只剩下兩件衣物,一件上身,一件下身。

如果不是秦穆然的出現,她現在恐怕已經成為了別人的玩物。

上官雷闕走到那名女人面前,拿掉她的堵嘴布,順便鬆綁后,將自己的外衣西裝給他披在了身上。

「謝謝,謝謝你們兩位先生……」

那名女人連連感激,語氣啼哭,經歷這種事情,她的情緒仍舊有些波動。

「這位小姐,你也是夏國人嗎?」

上官雷闕問道。

「不錯,我叫徐夢瑤,是一名來自夏國的留學生,本來想在格蘭娛樂城打零工掙點兒學費,沒想到一分錢沒有掙到,還被騙借了布朗家的高利貸,所以才……」

徐夢瑤解釋說道。

秦穆然仔細打量了一眼徐夢瑤,身材高挑,長發披肩,臉上的淚痕雖然已經模糊了妝容,卻依舊不愧是一個美人胚子,身上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酒香氣息。

年齡還小,二十齣頭的樣子。

「西方的那些娛樂城,沒幾個是正經地方,以後少去那種地方。」

秦穆然淡然說道。

「可是,我,我家裡很窮,我需要自己掙學費,你們也知道,我們東方人再西方找工作,是很受排擠的……」

徐夢瑤無奈回道。

這一點,秦穆然心裡很清楚。

西方人天生總是認為自己高人一等,是上等人,所以在西方,東方人無時無刻不受到西方人的排擠,即便是找工作,也都很難找到,尤其是在格蘭塞堡城這樣的西方大都市。

「如果你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明天來我這裡上班吧!」

秦穆然回道。

徐夢瑤俊眉一翹,神情間滿是感激。

「這位先生,請問你是做什麼生意的?」

徐夢瑤問道。

「我是開娛樂城的!」

秦穆然淡然回道。

徐夢瑤神情一愣,神情有些犯難,秦穆然剛才還說少去娛樂場所,想不到他居然就是干這個的!

……

中午時分,一輛黑色賓士緩緩啟動,離開了維特莊園。

車內,秦穆然坐在車后,半開車窗,手裡夾著一根香煙,目光看著窗外。

「兩位先生,我該怎麼稱呼你們?」

徐夢瑤坐在副駕駛位上,緊緊摟著衣領,以免春光外泄。

「我叫上官雷闕,後面那位,是我們華僑會的會長,秦穆然。」

上官雷闕一邊開車,一邊介紹說道。

「華僑會?聽名字,應該都是咱們夏國人成立的組織嗎?」

徐夢瑤問道。

「不錯,華僑會就是為了保護咱們在西方的華僑權益而成立的組織,你是留學生,今後有什麼困難,也可以向我們華僑會求助。」

上官雷闕言道。

「那,我可以加入你們華僑會嗎?」

徐夢瑤好奇問道。

「這個,你得問坐在後面的秦會長,他現在是我們華僑會老大,對吧?秦兄!」

上官雷闕笑道。

徐夢瑤立刻轉身,看向坐在自己身後的秦穆然,因為扭轉角度過大,身上寬鬆的衣領扯開,露出兩座凸起的山峰……

秦穆然微微瞥了一眼,不過卻沒再多加欣賞。

他現在還是擔心自己的小姑,沒有興趣欣賞別的春光。

「秦哥哥,我也是夏國人,我可以加入你們華僑會嗎?」

徐夢瑤活潑問道,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有些走光。

「你一個留學生,不好好學習,想著加入我們華僑會做什麼?而且我們華僑會不養閑人,你有什麼一技之長?」

秦穆然淡然說道。

他並不是有意為難徐夢瑤,而是他清楚,華僑會作為格蘭塞堡城地下世家的組織,做的都是刀口添血的生意,他不想讓這麼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陷入其中。

徐夢瑤眉頭一皺,沉思片刻,臉上立刻浮現出几絲迷人笑容。

「一技之長?」

「喝酒算嗎?」

徐夢瑤俊俏笑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就連上官雷闕都有些詫異。

哇靠!

這也算一技之長?

「啊呦,你怎麼不問我能吃算不算一技之長,而且,你一個丫頭片子,能喝多少?」

秦穆然饒有興趣問道。

「這麼說吧,我家在夏國是做酒文化的,家裡個個千杯不醉,而我,是最能喝的一個,喝酒跟喝水一樣……」

秦穆然苦笑一聲。

作為一名實力幾乎達到巔峰古武強者,自己都不敢說這種大話,一個丫頭片子,居然敢這麼囂張?

「啊呦,那待會兒試試,不用多,你要真能喝半瓶白酒不醉,我就允許你進入華僑會。」

秦穆然笑道。

在他看來,一個丫頭片子,千杯不醉,開什麼玩笑?

……

一個小時后,上官雷闕駕車,停在了東方娛樂城外。

秦穆然下車,陪上官雷闕朝娛樂城內走去,徐夢瑤緊緊跟在兩人身後,像個小尾巴一樣。

「小雷,你查一下格蘭娛樂城地下世家的角斗場在哪兒,查清楚后立刻告訴我。」

秦穆然言道。

「明白。」

進入大廳,此刻,整個格蘭娛樂城人影寥寥,因為中午,所以客人並不多。

秦穆然扭頭瞥了眼徐夢瑤,神情一愣。

「你怎麼還跟著我?」

秦穆然詫異問道,他剛才只是跟徐夢瑤開個玩笑,根本沒想過讓她進入華僑會。

「秦哥哥,你剛才不是說,只要我能喝半瓶白酒不醉,你就讓我加入華僑會跟著你嗎?」

徐夢瑤楚楚動人說道。

「啊呦,你認真的嗎?」

秦穆然笑道。

「當然。」

徐夢瑤擺出一副很認真的樣子出來。

秦穆然無奈一笑,目光看了眼櫃檯上的白酒,笑道:「你自己選吧!」

徐夢瑤也絲毫沒有馬虎,隨手拿起一瓶,直接扭開蓋子,當著秦穆然的面兒,像礦泉水一眼,直接一口給吹乾了!

緊接著,第二瓶,第三瓶……

秦穆然眉頭一皺,神情難得有些驚愕。

哇靠!

人才啊! 這是一片屍地,確切的說,是烏拉大祭司整個部落構成的屍地。

一具具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一些餓狼和禿鷲啃噬着屍體,森森白骨混着血肉裸露在空氣中,散發着淡淡的血腥味,招來大量的蟲蠅。

正在這時,這片屍地的四周飄起了一層淡淡的、如同薄紗一般的黑霧,並且霎那間將這片屍地籠罩了起來。

那些餓狼和禿鷲看到黑霧襲來,頓時變得驚恐起來,想要逃離這裏,但是卻根本來不及。

只見它們吸入那些黑霧之後,口吐白沫、渾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過了片刻,它們再從地上起來,體型已經比之前要大了兩三倍,眼瞳也變得一片猩紅,呼吸間噴出淡淡的黑霧。

不僅是它們,就連地上原本倒下的屍體也開始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而在他們的四周浮現出一道道淡淡的虛影。

仔細望去,那些虛影竟然和整個部落的死去的黑人們長相一模一樣。

“吼!”

烏拉也“活”了過來,並且模樣比起之前來說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他仰天咆哮一聲,四周那些屍體們和禿鷲、餓狼們紛紛響應,隨即烏拉伸手向前一指,所有的屍體化爲洪流向着遠方奔去。

同時,周圍的黑霧彷彿有生命一般,以這個部落爲圓心,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另一邊,華夏雲南大理的上空突然間烏雲密佈,雷電交加。

隨即一座美輪美奐的幾百平方公里的巨大城池漸漸顯現出來……

白骨爲壁,血肉爲河,人皮做燈,夜梟守城,幾十根參天大樹環繞城池四周,一張張猙獰地面孔在樹幹上發出一陣陣嘶吼聲,響徹天際。

在雲南大理駐紮的所有御鬼師望着天空中被黑霧籠罩的巨大城池,臉上佈滿了凝重,目光全部聚集在城池最上方的那塊牌匾上,上面書寫着兩個驚心動魄的大字——“鬼城”!

龍傲天深吸一口氣,轉頭看向郝仁,道:“傳言當初六道崩潰後,所有的鬼物都神祕消失,全部躲進了鬼城之中,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很有可能是真的!”郝仁凝重道:“在東南亞消失後,御鬼盟派出了大量的御鬼師搜尋殘破的靈體,但是卻連一些靈魂的碎片都沒有找到!”

“不過我們卻發現了一些空間裂縫,這些裂縫都是鬼城將要出現的徵兆,所以我猜測他們可能已經被鬼城同化,成爲了鬼城的一部分。”

龍傲天微微皺眉,盯着鬼城看了片刻,幽幽的嘆息道:“希望這一次我們御鬼盟可以找到有關仙的祕密吧,結束這個時代吧!”

郝仁點頭,隨即自信道:“這正是我們御鬼盟所努力的,只不過這一次我們一定會成功的!因爲我們已經和寧家結盟,而且得到了擁有地獄火的成浩和不知火的葉楓,另外我的兒子身懷龍骨,歐陽琪琪也有着天眼珠,我們可以說是佔盡了優勢!”

龍傲天笑了笑,道:“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黑暗議會和教皇那裏也不敢大意…….之前雖然有傳言說教皇和黑暗議會的大長老都已經死了,不過我總覺得是假的。”

“還有霓虹國已經滅國,如果他們想要復辟國家,恐怕這鬼城是他們最好的機會。另外,泰國的降頭術和其他國家的御鬼師也不容小覷啊!”

郝仁臉上露出不以爲然的表情,倒不是他自大,而是龍傲天口中的這些勢力加起來也沒有御鬼盟強大,在他看來,根本不足爲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