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面對著這種對手,他知道自己的勝算很小,所以一開始他就準備全力以赴,否則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勝算。

「那股氣勢是……玄靈境後期!」

林萱兒他們驚訝的望著趙磊雙臂之上的靈力波動。

見到這一幕,楚澤也是微微點了點頭,趙磊,在青嵐宗內院之中,排名穩居第四,成為南院的頂樑柱。楚澤自然是清楚胖子的天賦,即便是比起自己來也沒有遜色多少。

「呵呵,難怪有這膽量,原來是突破到玄靈境後期。」那唐魁同樣是因為趙磊的氣息微愣了一下,旋即嘴角冷笑更甚。

唐魁目光冰涼而陰沉的盯著趙磊,嘲諷之意更甚,道:「誰告訴你,就憑你這玄靈境後期也敢跟我挑釁。」

眼神漠然的望著急沖而來的趙磊,唐魁身體微微前傾,旋即彷彿是有著一道低沉的爆炸聲響自其腳下傳出,而其身影,則是在這一瞬間,化為一道灰影暴掠而出。

他的速度極快,趙磊甚至只能夠見到眼中殘影閃現,然後便是驚駭的見到,唐魁已是出現在了他的前方,而後,在那眾多的目光之中,一掌便是重重的轟在趙磊雙臂之上,緊接著,一股大力驟然間爆發而出。

砰!

低沉的聲音傳出,氣浪自兩人周身席捲而開,地面之上的塵土瞬間激蕩起來,隨即便是見到先前還暴掠而來的趙磊,在看台上眾多目光的注視下,重重的落在擂台邊緣之上,一口鮮血當即便是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嘩。

見到這一幕,場台周圍頓時爆發出一陣驚嘩之聲,那實力達到玄靈境後期的趙磊,在唐魁面前,竟然連一招都支撐不下來!

「好恐怖的實力。」陳昊他們咽了一口唾沫,這內院第一,果然名不虛傳。

楚澤也是盯著場中,在先前唐魁出手的時候,他的眼神微微凝了凝,對唐魁的實力也有些驚異。

抹去嘴角的血跡,趙磊頗有些不甘的咬了咬牙,唐魁的實力比起他來的確是強上了不少,不過,他卻並未打算就這樣輸掉這場比賽。

趙磊站起身來,面色有些凝重的穩住身子,然後再度運轉體內靈力,對著前者暴沖而去。

嘭!

我懷疑你喜歡我 依舊是一道低沉的悶聲,唐魁腳尖一點,身形如鷹般的再度衝出,一腳便是對著趙磊鞭甩而去,然後狠狠的甩在了趙磊腰腹之上。

星空 趙磊狼狽的滾了一圈,險險的避開唐魁的攻擊,面色有些鐵青,顯然是沒想到唐魁佔了上風還如此的窮追不捨。

不過他也是倔脾氣,唐魁這般得理不饒人,一下就激起了骨子裡的倔性子,就是不肯開口認輸,只是目光狠狠的盯著唐魁。

「還真是有點傲氣啊?」

唐魁見狀,冷笑著搖了搖頭,眼中戾氣掠過,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趙磊右側,腿影閃現,夾雜著兇悍的靈力,狠狠的甩在了趙磊胸膛之上。

嘭!

趙磊身體擦著地面倒退出十多米,喉嚨間又是一口鮮血涌了上來,但卻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看到這場面上一邊倒形勢,眾人皆是惋惜低嘆,卻又是驚愕的見到,那趙磊卻是緊咬著牙關,再度渾身顫抖著硬撐了起來。

「呵呵,看來跟東院學了點本事,就是骨頭硬。」

唐魁見到趙磊死死的糾纏著他,也是怒極而笑起來,這一次他沒有再給趙磊主動出手的機會,腳掌一跺,身形率先暴掠而出。

砰!

趙磊的身體,直接是被唐魁一腿轟飛。

砰!

而還不待趙磊站起身來,唐魁的身影,已是再度掠出,眼神陰寒間,一腳踹在趙磊腰間,將其猶如垃圾一般踢出數十米。

無數人望著場中那在唐魁攻擊下狼狽不堪的趙磊,然而即便是如此,那少年依舊是緊咬著牙關,雖然他的面龐極為的慘白,但他卻是死活不肯認輸。

「好倔的小子。」

一些鄰近觀摩的東院弟子看到那場中的趙磊在場中被踢來踢去,卻死活不肯認輸的,都是忍不住緊握拳頭,尤其是一些女弟子更是痛哭了出來,實在是欺人太甚!

暗暗嘆了一聲,雖說趙磊的實力遠不如唐魁,但這種明知不是一個層次,但依舊還與之對戰的勇氣,也的確令人有些驚異。

「這唐魁下手也太狠了吧。」

「他娘的!」陳昊咬了咬牙,這唐魁直接打暈趙磊丟出場也好,但這樣侮辱人的方式就太過分了。

林萱兒也是輕咬著銀牙,將目光從台上移開,低聲道:「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的。」

「這是他選擇的方式,或許他實力不及唐魁,但男人的尊嚴卻是讓趙磊一直戰鬥下去。」楚澤聲音平靜的道,不過,在那平靜的語氣中卻是蘊藏著一股怒濤。

林萱兒無話可說,雖然她有些不太明白男人,為什麼有時候總要死逞能,但這樣的男人,不可否認,這樣的做法,有時候的確是會吸引女孩子的眼球。

場中這種一面倒的戰鬥,持續了將近十分鐘,而那趙磊已是渾身上下,已經染成一片血紅之色,看場中的情形,趙磊的意識已經是有些模糊,但後者卻憑硬生生靠著那股毅力,死死的苦撐著。

恰似我還愛你 此時,唐魁的臉色已經陰沉得可怕,對於眼下的這種戰鬥,對他而言完全沒有任何的意義,尤其是那從周圍時不時的傳出一些唏噓聲來看,就知道,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唐魁盯著趴下的趙磊,眼中也是有著一抹狠意掠過,既然給臉不要臉,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不過,就在唐魁打算下殺手的時候,那台上的慕嵐天也是立即出聲:「比試到此為止,唐魁勝。」

唐魁聽得那聲音,眼神狠狠的盯了一眼幾乎昏迷的趙磊,這才有些憤怒的揮袖而去,下場時,還森然的看楚澤一眼,顯然他認為這是楚澤出的主意,故意要讓他難堪。

見到比試結束,東院這邊也是趕緊上去幾名弟子將昏迷中的趙磊給抬了下來。

「第二場比賽:楚澤對戰霍野!」

就在楚澤感嘆時,裁判席上忽然響起的喊聲,卻是令得他微微一怔,旋即抬起頭來,卻是瞧見了慕嵐天的目光投射了過來。

「輪到我了么……」

楚澤轉頭,視線望向了一對惡毒目光投來之地,嘴角緩緩掀起一抹冷漠笑容。 第四十三章不堪一擊

龐大的靈武場中,氣氛沸騰著,無數道視線帶著熱切的望著場中,等待著接下來的那一場真正的龍爭虎鬥。

而在那萬眾矚目中,霍野身形一動,率先的掠上場台,眼神冰寒的注視著東院方向的楚澤,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隱約的有著一點迫不及待,他已經很想看見,當楚澤被自己重傷甚至是擊敗的時候,那些對他保持著信心的人,臉色會有多麼的精彩?

上台倒是利落,楚澤心中冷笑。想著,也一躍而上。

寬敞的場地之中,兩道人影遙遙對立,一黑一白,在這淡灰色的場內,顯得格外的耀眼。

「嘿嘿,這可有好戲看了,聽說霍野上次敗在楚澤手中后,一直對外說是因為楚澤偷襲的緣故,如今在這種比賽上遇見,不知道他能不能扳回上一次的失敗?」

「我看怕是那霍野自己自吹自擂吧,上次我可聽說霍野他們是幾個人聯手對付楚澤,可最後還是被楚澤給打趴在地上,若非是那唐魁來得及時的話……」

「看來那霍野也學聰明了,這次倒是將自己的看家武器黑罡槍都帶出來了,倒還真是無恥啊!」

「……」

望著場中對立的兩人,人山人海的看台上,頓時爆發出了不少竊竊私語,對於這兩個曾經爆發了激烈戰鬥的兩人,幾乎大多數人都認識。

半個月前的那場對峙,雖說看到的人不多,但在整個青嵐宗之內,這消息還是飛快的傳遍,顯然作為失敗者的霍野聲望跟著落了不少,如今再次遇見,不得不說是冤家路窄。

場外陣陣的喧嘩,聽在霍野耳中,卻是百般的不自在,眼神冰冷地望著赤手的楚澤,隨即從後面的取出一桿黑色的黑罡槍,槍身抖動,以一種極快的頻率在旋轉著,頓時間便是舞出一朵朵槍花,旋即迅速的湮滅。

雖說內心深處隱隱有著一分恐懼,不過到了這種時刻,這分恐懼也是隨風消散,現在,只要他能打敗楚澤,那麼以前那屬於自己的榮耀便會再度歸來。

「吼!」

體內靈力頓時滾湧入黑罡槍之中,槍尖帶起一道灰色厲芒,旋即手掌猛然狠狠砸在槍柄之上,頓時,黑罡槍暴射而出,幾乎是眨眼間,帶著尖銳的破風聲響,直接對著楚澤腦袋暴射而去!

「這次一定要拿回屬於我的一切,我就不信這次還會栽在你的手上!」咬了咬牙,霍野眼神更是森冷了許多,這次他已經打算不擇手段,勝者王敗者寇,只要勝利了,什麼流言蜚語都會自動停止!

黑色黑罡槍在楚澤漆黑眼瞳之中急速放大,而就在其即將進入楚澤周身不到一丈範圍時,楚澤的身形依舊沒有動作。

剛才看到唐魁對趙磊下那樣的毒手,這無疑是在向他示威,眼睜睜看著好兄弟當眾如皮球一樣被踢來提取,心中著實憤怒。如今看來,想要將這所有的麻煩解決,便是需要震懾。

而且,他也要向所有的人證明,即便是楚玄現在不在東院上護佑他的弟子,那麼就讓他的兒子來充當所有東院弟子的盾。

他要讓所有人知道,即使他老爹楚玄不在這裡,他的弟子們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欺凌的。

當年他是廢物,父親便是為了他而四處求葯,而擔子更是落在了岑師的身上,如今他想要肩負起這份責任,他要守護他老爹所珍重的一切。

所以,此刻,他要的不是一場僵持苦戰,而是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將他的對手擊潰。

這些年東院弟子所受的氣,這次,他要統統的拿回來。

心中念頭如潮水般地翻轉,楚澤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微微扭動著脖子,雙掌緩緩的探出,在對方兇猛攻勢即將臨體前,不急不緩地整理著袖子。

望著楚澤那副平靜模樣,廣場周圍的人海頓時有些安靜,對於楚澤此時的表現,他們唯有一個詞語來形容:狂妄。

「啊!」

瞧得場中那攻勢如閃電的霍野,林萱兒以及岑師等人臉色不由微變,就連宗主慕嵐天都微微的有著錯愕之感。

在無數道充斥著各種情緒的視線下,霍野那聲勢凌厲的黑罡槍的攻勢,剎那間,便是出現在楚澤喉嚨前。

眼看著一場血腥慘劇即將來臨,所有的人心跳都跟著被吊到嗓子眼兒了,大家目不轉睛地盯著戰場,深怕一不小心錯過了什麼,就連那霍野也是想當然的閃現一抹奸笑。

然而,當所有人都以為那黑罡槍會順勢刺下時,間隔楚澤喉嚨僅僅不到半寸的槍尖,最後似乎是被一種強大力量所凝固一般,陡然便是僵硬起來。

場中的所有目光皆是不由自主地豁然移動,只見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掌,正緊緊握住槍桿,而霍野那兇悍無匹的一擊,便是被這隻手掌,強行穩當地制止了下來。

廣場中,無數目光順著那手緩緩移動,最後停留在了那一臉平淡的少年身上,頓時間,看台之中便是引起一陣喧嘩之聲。

緩緩抬目,楚澤對著面前那臉色大變的霍野笑了一聲,嘴角掀起一抹細微弧度,輕聲道:「只要一招。」

聲音剛落,楚澤身軀一晃,身形便是為一道殘影,右拳緊握,尖銳勁氣,頓時刺耳響起。

感受著那陡然升起的恐怖勁氣,霍野眼瞳驟縮,臉龐上終於是劃過了一抹駭然。

黑色的拳印,帶起恐怖勁氣,猛然浮現霍野眼前,那拳頭所過之處,空間都是泛起了細微的波動,刺耳的音爆之聲,如同悶雷聲響般,不絕於耳。

在楚澤這猶如雷霆一擊般的兇悍攻勢之下,只見連那堅硬的地板,都是不斷爆發出咔嚓聲響,一道裂縫,在無數道震撼目光注視下,從其腳掌處,急速蔓延。

楚澤發動攻擊的速度,快若閃電,不過那霍野倒也真的並非是那種只能逞口舌之力的人,雖然心中被楚澤所施展的強悍攻勢駭然震懾,耍黑罡槍可是他最拿手的本事,他可不會讓自己再一次的栽在楚澤的手裡。

猛然間,霍野喉嚨間發出一道低聲怒吼,體內靈力在此刻運轉到極致,淡灰色的靈力自體內噴涌而出,最後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圈灰色的靈力。

體內靈力涌動間,霍野手中同樣沒有絲毫停滯,槍尖一震,竟然震出了十幾道殘影,火花暴涌,殘影猛然合攏,最後整條黑罡槍,都是化為一抹刺眼灰芒,對著楚澤暴刺而去。

「浪岩刺!」

心中一道低吼,霍野手中帶著一往直前的兇悍氣勢,對著楚澤拳頭正正刺去,槍身振動間,灰芒一波接一波湧上可怕的氣勢,猶如是洞穿天地一般。

廣場之上,在無數人的注視下,那槍尖處可怕的灰色光芒,每一次的刺出都是帶起空氣被刺穿的鳴爆聲,霍野的這般威勢,讓得不少人發出了嘩然聲響。

不得不稱讚這霍野能夠在內院之上佔據著前十之列,這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倒是絲毫沒有墮了其的名聲,不少人見到這一幕都是不由得有些驚嘆,這等凌厲的攻擊,恐怕都能趕上那些剛進入玄靈境後期級別的強者了吧?

槍芒在楚澤那漆黑眼瞳中急速放大,感受著那撲面而來的可怕氣勁,楚澤臉色依然那般平淡,對方所做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不過倒是沒有想到,這霍野的槍法能到達如此的層次,若是不施展炎魔印的話,處理起來倒真是有點麻煩,當然,也僅僅是多費點時間而已,也僅此而已。

不過,現在的他,需要的是一場摧古拉朽的勝利,那便,速戰速決吧!

雙掌微顫,楚澤輕吐了一口氣,面色依然平靜從容,而靈力猛然自體內暴涌而出,其雙手卻是在此刻迅速地結在了一起,變幻成一個個複雜的印法表面上,不一會兒,就凝聚出了一個手掌大小的黑色光印。

此時楚澤的手中,猶如握住一個黑色的熾熱火球,那種熾熱的波動,令人心驚。

砰!

楚澤腳掌一跺,身形也是如虎豹般的掠出,他面對著霍野那等凌厲攻勢,竟依舊是沒有選擇閃避,這一幕看得不少人都是驚訝不已。

「給我去死!」

霍野陰聲厲喝,那槍芒沒有絲毫的停頓,閃電般的刺向楚澤咽喉。

「我要看看你們這些人,到底有什麼底氣,敢欺負到我的頭上!」在結出黑色光印的剎那,楚澤嘴角一掀,終於是不再有任何遲緩留情,陡然抬掌,最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那道泛著濃濃的黑色光印,直接是與那閃掠而來的槍芒,正面的轟在了一起。

猶如火球一般的黑色光印轟出,那槍尖陡然一頓,然後眾人便是聽到一道細微破碎的聲音。

嘭!

砰!

狂暴的靈力波動席捲而出,彷彿連地面都是顫抖了一下,所有觀眾都是目光緊緊的望著那灰色的槍尖與那幽黑色的光印交觸的地方。

「破!」

咔嚓!

霎時間,一道巨聲自場中響徹而起,再接著,人們的眼睛一點點的放大,因為那槍尖之上,竟是有著裂紋飛快的浮現出來。

「嘭!」

在一印一槍接觸之後的瞬間,一道精鐵斷裂的咔嚓聲響,便是猛的自交戰處傳出,最終徹徹底底的蹦碎開來,緊接著,一道人影,猛的自比試台上倒射而出,帶著幾口殷紅的鮮血灑落一地,身體重重砸向地面,最後更是在地上擦出了數十步,方才緩緩停止。

場中的波動也是緩緩的消散,但那周圍,卻是鴉雀無聲,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怔怔的望著那道修長的身影,顯然是有些無法想象,楚澤不僅擋下了霍野最厲害的攻勢,而且還是正面反擊,用這種最狂野粗暴的手段將對手擊敗!

「怎麼可能,敗得…這麼徹底!」 無數道目光順著人影倒射的方向掃去,當他們的目光確認出那倒射落敗之人後,廣場上瞬間便是陷入了寂靜。

位於那擂台的邊緣處,便是見到那倒在地上的霍野,身上的衣服幾乎被交轟的勁氣震成碎片,其嘴角處殘留著些許血跡,臉色發白,氣息也是隨即萎靡下去,這個樣子讓得他看上去狼狽不堪,估計他這輩子都沒有比這更丟人的了。

不過,最讓在場的眾多弟子以及一些宗門長老驚駭的是,還是那已經被楚澤震斷的黑罡槍,看到那數節散落一地的槍柄,眾人難以置信,因為那可是用寒鐵打造而成,竟然硬生生被楚澤以一種極為野蠻的方式直接將其蹦碎。

大家望著擂台邊緣處,艱難地掙扎著想要站起身來的霍野,再瞧得那斷裂成數節的黑罡槍,一些原本和東院有過間隙的人,在此刻一股寒意不由得自心中湧出,當年的那個天才已經歸來了。

再看看那楚澤清逸的臉龐,他的衣服倒是一如既往的乾淨整潔,與狼狽不堪的霍野幾乎是兩個極端,而從這裡,只要不是太過愚蠢的弟子,都是能夠清楚的明白,這個名昔日讓他們所鄙夷的廢物,此刻正是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將他們所有的成就以及高傲狠狠得踩在腳下。

連最擅長於耍槍的霍野,甚至能與玄靈境後期強者勉強一戰並全身而退的昔日高手,都是毫無懸念的被楚澤以一種無可匹敵的氣勢碾壓下去,最後落得慘敗收場!

人潮湧動的看台上,看到場中所出現的結果,頓時響起了一些抽著冷氣的聲音,場間再度熱議紛紛,而他們再度看向楚澤的目光中,明顯已是多出了一些莫名意味,這般年紀,便擁有著不弱於玄靈境後期的實力,最主要的是,後者才用了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竟然硬生生從聚靈境後期以一騎絕塵的姿態,再一次的站在他們的面前,這等修鍊速度,簡直是聞所未聞,即便是放在整個嵐郡,那都能夠算做是出類拔萃!

「好……好強……」

看台上,林萱兒等人微張著嘴,滿臉錯愕地望著場中那挺拔的削瘦背影,其後的一名少女,更是忍不住眼冒星星地失聲喃喃道。

誰能想到,那實力在堪比玄靈境後期的霍野,竟然僅僅只是一個回合,並且還是在他施展出自己最強槍法之下,最終還是被楚澤毫不留情一招徹底擊潰,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事情!

原本她們還在為楚澤究竟能夠支撐幾回合而討論,可討論還未完畢,場中,便是出現了這等讓得她們目瞪口呆的結局。

「才多久的時間,竟然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一旁,岑師緩緩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望著場中少年的背影,即使是他到得現在依然有些難以相信,這個在聚靈境後期一直遲遲不能突破的少年,竟然是以這般的姿態回歸,最主要的是,他能感覺看出楚澤現在並非是全力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