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千公子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供出你的!」夜央歌十分激動,下意識回答月千歡。

聞言,月千歡挑了挑眉。

「夜央歌說的不錯。這件事我們都參與其中。千公子是我九星苑弟子,我明越絕不會讓墨家動你一根毫毛。」

「還有我。」雲夜補充。

然後三人覺得,一瞬間雅間里冷的可以結冰。凍得他們打了個寒顫。怎麼這麼冷? 千公子說熱,他們卻覺得冷。甚至背後陰風陣陣,就像被死神盯上了一樣,讓人從心底覺得不安。

從不信鬼神之說。明越和雲夜對視一眼,第一個反應警覺起身。

這裡有人?

夜央歌:「明越師兄,雲夜公子,怎麼了?」

「這裡有古怪。難道有其他人在這兒。」

「沒有!」月千歡沖三人一笑,足以妖媚禍國。她無辜眨眨眼,「這裡不是只有我們嗎?再說,能讓我們都找不到的人,修為定在我們之上。又怎麼會讓我們發現?」

「千公子說的有道理。」夜央歌都被月千歡的笑迷的七暈八素了。

雲夜也好不了哪兒去。默默坐回去,垂著抱著自己的劍不說話。明越還算淡定,只是不由多看了月千歡兩眼。頓時背後寒意更加增添了!

明越下意識覺得,這個古怪和月千歡有關!

月千歡桌子底下踹了墨九卿一腳。然後抬頭看向眾人,轉移話題。「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沒有什麼供不不供的。既然墨家要來,那我們就做好準備,等他們來。」

同時,月千歡幽幽對墨九卿說:『你要是暴露了,我就把你關玉佩空間里。』

『嗯。』

墨九卿手拄著下巴,鳳眸深深凝望著月千歡。墨色的髮絲從他身後垂下,幾縷落在臉龐。那張有著魔紋的妖孽之顏,才是真正的禍水!

縱然看的習慣了。月千歡還是不由呼吸一窒,心跳悄悄的加快了速度。

此時,明越的聲音傳入耳中。及時讓月千歡擺脫了美色惑人。明越說:「這次來的是墨家墨流心。」

「墨流心?」

雲夜厭惡皺了皺眉。「居然是她。」

「墨逸塵在閉關,其他的人也沒有那個熊心和謀略,來下南之地鬧事。來的當然只有墨流心。」

「明越師兄,那怎麼辦?」

「放心吧。」明越安撫笑笑,「九星苑已經派人斷了墨流心的退路。不管她來五星苑做什麼,想要做什麼。她回去之時,我下南之地都會給她一個教訓!」

語氣無情森然,明越目光冷戾。「沒有人能破壞文選武試。墨家已經犯了禁忌。什麼朱雀第一,不過是他們自封的。」

「嗯。我也告訴了易家了。他們會背後支持你們。」

「雲夜有勞了。」

然而雲夜絲毫沒有接受明越的道謝。他反倒是看著月千歡,意有所指的說:「我又不是幫你。」

「噗!」

「咳咳咳!」

明越:「……雲夜。」

這就很尷尬了。明越直接被嫌棄了!

不過他看著雲夜對千公子的反應。眼底的困惑又多了一層。哪怕是有師命在身,雲夜向來性子冷淡寡情,而且他修鍊的更是無情劍!怎麼會對千公子這麼關注。

這個千公子身上,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五星苑夜家。暗探急匆匆跑回去,跪在夜逐鹿面前開口:「啟稟家主,屬下發現大公子在湖樓,秘密約見千公子。」

「什麼!千公子?他沒有死?」

夜逐鹿極其震驚,臉色難看。惡狠狠呢喃,「他居然還活著!」 入口處出現的,乃是一片黑壓壓的人頭!我能認出他們的身份,也是因為他們高舉的旗幟!但為首帶頭的人,我卻是在熟悉不過了!

看到他們的出現,我連忙上去迎接他們。苗王山的主位置是林霄和老扎紙匠負責把守,看到援軍出現后,立馬就讓出了一條道。

青龍也是遠遠的看到了我,消散的沖我喊道:「初九,我來的不算遲吧?」

「青龍,你來的正好!」我笑了笑,立馬上前迎接,相視一笑,擁抱了一下后,我才感激的說道:「青龍,謝謝你!」

青龍擺了擺手,笑道:「我說過,只要魔王出現,我青龍第一個率軍趕到!只不過,長生島的靈族弟子不能前來,所以我只帶了一半的人馬前來助陣!」

「夠了,足夠了,李初九在此謝過!」我心裡很感動,除了感激,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神醫嫡女 和青龍打完了招呼后,楊老七也走到了我跟前,一臉風塵僕僕,看著我嘿嘿一笑,道:「九哥,我們來了!」

「很好!」我笑著點了點頭,說:「辛苦了,各位兄弟!」

最後才是孟嬴率領的小義村走陰人,小義村原本有不少的走陰人,但三番兩次的幫我,已經折損了一半的人馬。對於小義村,我一直虧欠的太多,就算十條命也不夠還他們!

還沒等孟嬴和小鐵打招呼,我當即朝他們鞠躬,感謝道:「小義村的兄弟們,我李初九欠你們太多。謝謝你們,要是有用得著我李初九的地方,刀山火海,義不容辭!」

孟嬴哈哈一笑,說:「初九,你說的,我們是兄弟!如今三界有難,我們小義村的走陰人又如何能置之不理?不管於公還是於私,我們都得趕到!」

這種感覺,只差讓我喜極而泣。也讓我體會了那句話的意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是做了不少傻事,也失去了不少的東西。可我得到了這群生死之交的兄弟,這對我而言,是最大的幸福!

我深呼吸了一口,大聲道:「各位兄弟,你們遠道而來,我李初九理應設宴款待,不醉不休!但現在情況緊急,魔王大軍明日便會殺到我苗王山。所以,只能委屈各位兄弟。等我們打敗了魔王大軍,我們在大醉三天三夜!」

「好!」所有修道之人皆是大喊了一聲好,接著我才讓林霄他們去負責安排這些趕來的援軍。王磊也沒閑著,帶著他們去結太極大鎮。

而我則是留下來招呼這些帶頭人,還沒有把他們請到苗王觀的大殿!又有隊伍出現在了山口的位置,因為天黑的緣故,我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看到有一兩百來人的隊伍。

等他們走近后,我這才看清楚了。是兩支混在一起的隊伍,一支是九洞十寨組成的苗族援軍,有巫師,有草鬼婆,還有養蠱苗人。而另一支援軍,居然是葉少卿!

看清楚是葉少卿之時,我便愣在了原地。因為我一直有愧於他,他的家人慘死,雖說石明聖涵不是主謀,但也是幫手。當時我答應過他,一定會幫他報仇。可在龍脈地宮之時,石明聖涵站在了我們華夏的立場上,沒有斬斷我們華夏的龍脈。

所以我不能殺她,正好就有負於對葉少卿的承諾。葉少卿當時離開之時,心裡對我有恨。我怎麼也沒有想到,在我危難之時,他會帶人來幫我。

我還愣在原地,葉少卿便走到了我的面前,挑眉一笑,問道:「初九,怎麼?不歡迎我?」

他一開口我立馬就回過神來了,心裡很感動,卻不知該如何表達,只得向他鞠躬致謝,「少卿,謝謝你!」

葉少卿釋懷的笑了笑,說:「先別說感謝的話,等打贏了魔王大軍,在說謝謝吧!」

「嗯!」我點了點頭,隨即看向了九洞十寨的苗人,同樣鞠躬感謝道:「九洞十寨的兄弟們,謝謝你們前來幫忙!」

九洞十寨帶頭的人是個老頭,慈祥的笑了笑,說:「初九,用你們漢人的話說,你可是我們九洞十寨的新姑爺!我們苗人向來重情重義,姑爺有難,我們怎能見死不救!」

「嗯。」我重重的點了點頭,緊緊的咬著牙齒,不敢開口說話。我怕我一開口,眼淚就會掉下來!暗暗深呼吸了幾口,情緒穩定下來后,我才讓人帶他們去於其他弟子匯合。現在是王磊負責主持布陣,有他在,我自然可以有不少的休息時間。

原本我想把他們帶到大殿去商議的,可他們很著急,一心想著要如何對付魔王大軍,沒有人願意休息,一起參與排兵布陣。

趁著這個時候,我就悄悄回了房間。回到房間之時,發現依依不在房間。等我找到李瀟雨的房間時,才看到她和石明聖涵正在陪著李瀟雨。

李瀟雨此時的情緒穩定了不少,子龍的死,的確對她打擊很大。我敲了敲門,依依就把房門給開了,看到是我,甜甜的笑了笑,「九哥哥,你來了!」

「嗯!」我笑著點了點頭,原本心裡很多話想要和依依說,可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只能放在心裡!

進入房間后,石明聖涵也起身和我打了招呼!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瀟雨,已經睡著了,眼角還掛著淚痕,人也看起來憔悴了不少。

石明聖涵是個精明人,一眼就猜到了我的來意,問我:「初九,你找我們是有事情吧?」

「嗯!」我點了點頭,小聲道:「魔王大軍明日就會趕到,我和磊爺的意思是……是想讓你們……」

「這件事情,你無須多言!」而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石明聖涵就打斷了我,說:「那小混蛋心裡想的什麼我再清楚不過,他不好意思來說,就讓你來給我們說!但我告訴你們,我不會走。我會留下來陪你們戰鬥,他死了,我活著沒有什麼意義!」

石明聖涵這麼一說,我這才後知後覺的明白又上王磊的當了。這貨肯定和石明聖涵說過這件事情,但沒有說通石明聖涵,這才指使我來說。

林依依並不知道這件事情,聽到石明聖涵這麼一說,立馬抓住了我的胳膊,說:「九哥哥,我不會走的。我會留下來陪你,我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我只想呆在你身邊。哪怕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你要是讓我走,我立馬自盡在你面前!」

依依的固執勁兒我是知道的,只要她決定的事情,我拿她也沒有辦法。對於其他的事情,她一直很懂事。可偏偏對於分別這事兒,她卻是比誰都固執。

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會面臨這些事情,所以也不著急,乾脆坐下來慢慢和她們說。

「依依,石明聖涵如今有了身孕,你得保護她。我們現在雖然有三千人馬,但不是魔王大軍的對手。現在沒有人可以阻止魔王分身,你們留下來,只是死路一條。但不管怎麼樣,我們得保住下一代。王磊和石明聖涵的孩子,就是我們的希望。依依,你向來很懂事,我希望你這次站在我的立場上,送石明聖涵安全離開!」

我知道依依心軟,所以這才特意對她說這番話,也就是想要給她身上施加重擔。果不其然,我這麼一說,依依就開始猶豫了,眼神也是看著石明聖涵的肚子,笑的像個孩子一樣單純。

怔了幾秒鐘的樣子,依依才一臉期待的問石明聖涵,「石姐姐,你有王磊哥哥的孩子了?」

石明聖涵笑著點了點頭,說:「嗯,都是那混蛋禍害的。早知道有今天這樣的局面,老娘打死也不會讓他給騙了!」

石明聖涵罵是罵,但臉上洋溢的幸福,卻是無論如何也裝不出來的。

我看我的話有了效果,立馬看向了石明聖涵,勸說道:「石明聖涵,你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根本無法阻止魔王大軍的進攻!我和磊爺沒辦法走,我們得留下來,做最後的抵抗。這是我們修道之人一生的責任,我們只能放棄小愛,成全大愛!還希望你看在孩子的份兒上,好好的活下去!」

石明聖涵是個明事理的人,聽完我的話便沉默了下來。思索了良久,這才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問我:「魔王大軍何時殺來?」

「明晚!」

「哦。」石明聖涵無奈的感嘆了一聲,同時也下定了注意,說:「初九,臨走之時,我想見見他……」 「這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還活著?央文拿著穿心弩,他怎麼可能活著!」夜逐鹿不相信,他惡狠狠瞪著暗探。「你是不是看錯了!」

「家主,小的絕不可能看錯!就是千公子,千真萬確。」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夜逐鹿震驚,臉色十分難看。他的兒子死了,那個該死的千公子怎麼還活著?

不是說墨家二長老在迷宮秘境里大開殺戒。除了明越他們,其他人都死了嗎?也因為屍體破碎的程度,還有的被毀壞了,所以無法辨別到底死的是誰。

夜逐鹿早就以為月千歡死了。可現在暗探卻說月千歡還活著!

夜逐鹿伸手抓住暗探的衣領,把人提起來。他惡狠狠,臉孔扭曲道:「你確定真的是他?」

「是!家主,小的不敢說謊啊。」

「沒用的東西!」夜逐鹿憤怒之下,一掌下去直接將暗探拍死在當場。

雙手背負在身後,夜逐鹿臉色極其難看的走來走去。半響,夜逐鹿腳步一頓,他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回事!」

「一定是那個混賬和明越他們一起逃出來了。難怪我總覺得夜央歌支支吾吾的,有所隱瞞。原來他是將千公子還活著的消息隱瞞了下來!」

夜逐鹿氣急。暴躁如雷的拍桌,面目扭曲。「這個逆子!三番五次和我作對,還一而再的幫助我的敵人!可惡,混賬!」

反覆咒罵著。夜逐鹿又重新走來走去。直到墨家暗衛偷偷潛入府中。

那是一個女子!

夜逐鹿看見她,臉色頓時難看極了。他震驚喊出女子的名字:「鶯歌!」

「不錯。正是我。」

鶯歌目光冷冷看著夜逐鹿,微微勾唇戲謔輕蔑。她說:「夜家主似乎對我的到來很詫異?我家小姐覺得,夜家主好歹是一家之主,所以派我來。」

「請問流心小姐有何吩咐?」

「我家小姐想知道,你有什麼線索了?殺死二長老和四公子墨雲飛的人是誰?」

「這……」停頓了一下,夜逐鹿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個想法。他當即說:「是一個參加文選武試的弟子,叫做千公子。」

「千公子?嘶,這個名字怎麼有些耳熟?」

「鶯歌姑娘好記性。這個人,正好也是你們墨家要追殺的人。傭兵工會的懸賞榜上,就有她的名字!」

聞言,鶯歌笑了笑。 一杯 「我說夜家主,你不會是拿著我墨家的仇人,正好來搪塞我和我家小姐吧?」

「不敢!鶯歌姑娘,真的是他!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千公子和墨雲飛有仇。墨家二長老而是發誓要殺他。所以,一定是他乾的!」

「哦?既然夜家主這麼確定,那我就先回去回復我家小姐了。」

鶯歌聲音剛落下。夜逐鹿抬頭時,屋中已空空如也。鶯歌如鬼魅,來的迅速,去的不見蹤影。十分可怕!

然而想到墨流心,才是夜逐鹿最恐懼的源頭。

他拳頭緊握,惡狠狠道:「千公子,既然你沒死。那就別怪我把你推出去當替罪羊了!」 聽到石明聖涵的答案,我總算是長長的鬆了口氣。只要她答應下來,那我和王磊就沒有了後顧之憂,大可以和師思哲拚死一戰。

魔王大軍要明日才會殺到,也給我們留了些時間。石明聖涵離開去找王磊后,我還沒有帶依依出去,李瀟雨此時也醒了過來,好像剛才聽到了我們的談話,笑道:「依依,你好好照顧石明聖涵,一定要看到孩子生下來。你是個懂事的姑娘,可惜身在了亂世!」

我聽到李瀟雨的話,頓覺不妙,連忙問她:「瀟雨,你不打算走?」

「嗯!」李瀟雨點了點頭,笑道:「子龍死了,我的心也死了!子龍死在師思哲的手上,我想留下來幫他做點事情。你不用勸我,你知道我的性格。」

「瀟雨姐姐,咱們一起走吧,我相信九哥哥他們能打敗魔王!」依依心地單純,看不出此時李瀟雨已經心如死灰了。

李瀟雨笑著搖了搖頭,說:「依依,姐姐心意已決,你不用勸我。你們去說說話吧,不用管我。」

「唉!」我嘆息了一聲,無奈之下,只得帶著依依走出了房間。回到了咱們的房間后,依依就立馬撲進了我懷裡,小聲的哭了起來,「九哥哥,依依不想走,依依不想離開你!」

聽到依依這句話,我心裡很難受。可我沒有辦法,只能摟緊了她,輕輕用下巴蹭她的腦袋,溫柔的說道:「依依,九哥哥也捨不得你。九哥哥何嘗不想與你共度餘生,但你知道九哥哥的使命。九哥哥不能走,如果九哥哥走了,九哥哥便會有愧於那些跟著我的兄弟。依依,九哥哥知道你向來很懂事。九哥哥向你保證,一定會好好活著,一定會活著去找你,好嗎?」

誰知,我這麼一說,依依就哭的更加厲害!我能感覺到我胸膛的地方,已經被她的淚水打濕了一片。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只能緊緊的抱著她。

哭了好一會兒,依依才推開了我,向我伸出了小拇指,說:「九哥哥,你答應我,一定要活著來找我!不然的話,我也不會獨活!」

「嗯!」我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重重的點了點頭,同時伸出小拇指勾住了依依的小拇指……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連便連,你我相約定百年!

等我輕輕的把這幾句話呢喃出口時,依依卻是抱著我哭的更加大聲了。我此時的安慰顯得蒼白無力,只能緊緊的抱著她!

這一剎那,我多麼希望時間定格,多麼希望永遠留在她身邊,不離不棄,白頭偕老!

我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或許是依依哭累了,也或許是她接受了現實。再度一把推開了我,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紅著眼睛道:「九哥哥,記住你答應我的,一定要活著回來找我!」

話音一落,依依轉身走出了房間。我沒有去追她,我知道她去找石明聖涵了!我一直沒有離開房間,獨自在房間坐到了天亮。

等第一縷陽光照射在苗王山時,我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皇帝要出嫁 教道場上的弟子已經在開始吃早飯了,經過了一晚上的排兵布陣,他們的臉上仍舊是看不到一絲疲憊之色。

王磊就站在山口的位置,一直看著下山的小道,就算我走到了他的面前,他也沒有發現。我扭頭看他的時候,竟然發現他的眼角掛著淚痕。

我笑了笑,說:「磊爺,沒想到你也會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