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而且他還只用了一槍,他到底是誰?」

「即便是天啟中的天才,也沒有這般實力!」

白水澤身披鎧甲,鬚髮皆白,就連眼瞳都是白色,白色的瞳子閃出攝人的凶光,他徒步走在雲中之城的大道上,「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居然有這個膽量敢來攻我的城!」

忽然,腳下的城池動了動,白水澤伸手抓住一個前來報信的士兵,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士兵道:「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個天啟,只是一槍,便將守城的摘星樓中的流星全部轟碎了!」

白水澤露出一抹怒色,揮動手中的長刀直接一刀斬下了這個士兵的頭顱,罵道:「這不可能,擋不住便是擋不住,居然編這種無稽之談來騙我,找死!」

白水澤搖身一變,化作一隻百丈長的雪白天狗朝著空中飛去,腳下踏雲,不過片刻便已經趕到了城樓處,白水澤落在城樓上,看向那個剛剛揮槍殺掉他一個士兵的白色無頭天啟。

一柄雪白的長刀從他的掌中浮現,白水澤看向陳青,桀桀笑道:「今日,便是你要來尋死?」

陳青看向白水澤,道:「你就是白水澤?」

白水澤哈哈大笑道:「知道我的名字,還要來尋死,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陳青搖搖頭,道:「我並不想死。」

白水澤怒喝道:「既然你不想死,為何來攻打我的城池!」

陳青接著道:「不不不,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這個天啟吧,很懶,懶得死。」 【宿主,方便透漏一下,你以前是幹什麼的嗎?】

「你想知道?」

似猛然想起什麼,打了個冷顫,果斷搖頭,【不想。】

時空管理局下每個宿主的資料都屬於機密,過往成了一種禁忌,只有少數人知道。

而它,算是那少數人總的一個,但是它宿主的資料,卻提醒它,許可權不夠……

唐杉這個小變態買的是六樓,路瑾站在窗口邊想了又想,最後還是放棄了直接跳下去的想法。

雖然很想用苦肉計,但萬一臉先著地……

她不認為殷幕能接受一個臉殘的小仙女,人都是視覺動物。

殷幕坐在車看向六樓的方向,狹長的雙眼波瀾不驚,沒有一絲情緒。

正當他準備開車離去的時候,看見他名義上的小妻子,正一瘸一拐的往路邊跑。

系統也有些看不懂了,【辣雞宿主,攻略對象在那邊,你往反方向跑幹什麼?】

「說了你也不明白,辣雞統!」

不往反方向跑,難道直接跑到他面前求救嗎?

以殷幕的腦子,說不定一下就能猜出來,她早就知道他的存在,說不定還會誤會她在演戲給他看。

雖然這是事實。

系統恨恨咬牙。

本系統不發威,真當我好欺負!

禍到請付款 看了眼主線任務,嘿嘿嘿……

當一件事情跟預想的有偏差時,人就會產生好奇心,殷幕對這種好奇心並諸出了行動。

……

半個小時后——

【宿主,你怎麼不走了?】

她能說她走不動了嗎?

這具身體太弱了,才走了半個小時,路瑾就感覺兩眼昏花,四肢無力,乾嘔噁心,彷彿一下子到了七八十歲的年紀。

「唐筱?」頭頂傳來一個不確定的聲音,路瑾抬頭,女子一身奢侈品,眼裡帶著諷刺,不屑,「還真是你。」

「曼曼,這個人是誰呀?」另一個女子問。

「她?你也知道的,就是兩天前跟野男人私奔的那個唐家私生女。」聽同伴一說,旁邊那個女子立馬用同樣的眼神看著路瑾。

路瑾從原身記憶里扒拉出來兩個人的資料,先說話的那個叫李曼曼,李家的二小姐,和原主是同學。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拿原主私生女的身份欺壓原主,原主要嫁給殷幕的消息出來后,更是變本加厲,可能是因為她的姐姐李文姝苦戀殷幕近十年,而不得。

至於另一個,應該是討好李曼曼的跟屁蟲,原主並沒有她的記憶。

路瑾嘆息一聲,總有猴子來找茬,不給她們耍兩下,就不知道本大王的厲害!

「統子,今天讓你觀摩一下本大王的颯爽英姿。」

【……呵呵,你開心就好。】

「喂,小野種,本小姐跟你說話呢……啊!」

路瑾甩了甩手,這個小娘皮臉皮還真厚,打的她手都紅了。

「你竟敢打我!」回過神的李曼曼瞪著眼,恨不得撲上去撕了路瑾。

「……」本大王打都打了,問這話是不是太侮辱人智商了。

「是啊,我打你了。」路瑾說得雲淡風輕,就好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

李曼曼氣得吐血。

MMP,你他媽打了人還這麼理直氣壯。 能在三江水統帥一方,自然不會有簡單人物。

可是在陳青的眼中,眼前的這個白水澤對於他來說卻是沒有任何危險性。

他甚至感受不到一絲威脅。

陳青看向白水澤,問道:「你抓了陳小兮?」

白水澤哈哈大笑道:「看來陳小兮的美貌連天啟都知道了?我此生便沒有見過這麼美的女人,便是死在她身上,我也心甘情願!我剛剛甩掉冥妃,便遇到了你來攻城,還真是晦氣!」

陳青的心中怒火燃起,「那你可以死了。」

白水澤伸手一抹白玉般的刀刃,道:「誰生誰死,還未可知?」

陳青已經沒有興趣和白水澤繼續廢話,這白水澤已經有了他的取死之道。手中緊握天罡,陳青之前已經用過了一次無守之槍,還能夠施展三次,陳青也沒有興趣和對方你一招我一招慢慢打,如果能夠一招直接把對方打死,何必費那麼多的功夫。

只是陳青動身的片刻之間,白水澤就已經感受到了不對,這種威勢,太過駭人了!

他可是修行者一方的一方大將,麾下也有著上千大軍,而且還都是坑傳奇一階的佼佼者,但是眼前的這一具無頭天啟,只是槍招起勢就已經快要讓自己喘不過氣來,這到底是什麼恐怖的實力!

白水澤意識到了不好,「天狗吞月!」張口便是一吸,周圍方圓百里的靈氣都被一口吸干,化為他體內的法力,滾滾的法力灌注在一刀之上,「斬秋水!」

斬秋水乃是一種大神通,以他的法力本是無法施展的,但是白水澤還有著天狗一族的天賦,天狗吞月,可以讓自己在一瞬間法力暴漲,從未施展出這一招,同樣是靠著這一點,白水澤才成為了這一方統帥,成為人族之中的佼佼者!

一道馳騁百里的槍光與圓月般的刀光撞擊在一處,黑色的槍光將刀光劈碎,繼續下壓,劈在白水澤的身上,白水澤如同泰山壓頂,渾身白衣被震碎,露出了鮮血淋漓的胸膛!

口中一口鮮血噴出,染紅了十丈地面。

腳下的城池破碎,白水澤艱難起身,伸手一拍碎掉的石塊,轉身飛走,「這到底是什麼實力,只怕只有袁重霸才能鎮壓他,這力量未免也太可怕了!」

這種壓迫感,他只有在袁重霸的身上才感受到過,只是一招,便已經讓他身受重傷,傳奇一階,他本就站在巔峰,而這無頭天啟能夠一槍將他重傷,只怕是在巔峰之上。

「天啟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怪物!」

陳青眼見白水澤受了重傷,口中大喝道:「哪裡走!」

居然有人將注意打到了自己女兒的身上,讓他如何不怒,今日,他必要斬了這白水澤!

白水澤起身化作一隻百丈長的雪白天狗飛走,陳青駕馭著胯下的戰馬在後面緊追不捨,白水澤遁入城池之中,周圍數十妖軍朝著陳青飛來,要擋住陳青,陳青手中天罡亂舞,一槍橫掃,直接一槍斬死數十妖軍,繼續追向白水澤!

白水澤眼中露出一抹警戒之色,想他白水澤縱橫三江水十年,何時遇到過這般追殺,他忽然想起了天啟之中有著一個不過傳奇一階的大都護,似乎就叫做白虎,他曾經還和修行者一方其他豪雄開玩笑,要斬了這白虎,「你是天啟死神淵的大都護!」

陳青揮槍直追白水澤,「你知道的太晚了!」

疏忽之下,白水澤已經被陳青追上,陳青伸手抓住了白水澤的一隻腳,白水澤前爪一揮,直接將自己的後足斬斷,讓陳青只是得到了一條斷腿。

陳青揮手直接將這條斷腿扔掉,砸碎一片山頭,繼續追向駕雲逃走的白水澤!

兩人一路追星趕月,不知已經跋涉了多少千里,時不時有大妖抬頭道:「那是七傑之一的白水澤,怎麼回事,他的腿怎麼斷了?」

「莫非是魔族聯手來攻不成?」

「尋常人,誰能斬斷白水澤的一條腿?」

「快看,追殺他的,是一個天啟!」

「什麼,怎麼可能是天啟?」

「快走,此地不安全!」

「快離開這兒,向七傑報信,袁重霸殺過太多天啟,如今天啟與我們乃是死仇!」

白水澤一路逃奔,不時回頭看了一眼,驚道:「這傢伙的耐力怎麼這麼強,都已經追了半夜,居然還沒有氣竭!」

他倒是不懼陳青追他,只要在夜晚,他就有著無窮無盡的法力可以運轉,他成名便是因為可以在夜裡無限施展大神通,縱使是其他天才也受不了無限施展大神通的他,但是今日,他遇到的陳青簡直就是一個怪物,居然比他還要狠!

無限施展大神通到底是個什麼概念,那就是別人拼盡全力只能施展一次的絕招,他可以無限施展,他同樣可以一人成軍!

一向以正面對撼強大的他,居然被陳青一招擊敗了,讓他情何以堪?

忽然間,山搖地動,在茫茫大山之中,走出一個紫發紫眸的年輕人,年輕人的雙眼露出一抹凶光,看向陳青,而後看向身旁的白水澤,「白水澤,你還真是沒用,居然輸給了一個天啟!」

白水澤怒喝道:「紫麒麟,你不服你去試試?」

紫麒麟笑道:「你以為我是你這種血脈低微的小妖,我的身上,可是流淌著珍貴的麒麟血!」

周圍有著跟著紫麒麟來到這裡的修行者道:「原來紫麒麟是來救白水澤的,這天啟還真是不知死活,在我修行者一族的領地追逐了數萬里!」

「紫麒麟大人,殺了他!」

陳青看向紫麒麟,道:「我對你沒興趣。」

紫麒麟卻是哈哈大笑道:「我對你可是有興趣!」

陳青在紫麒麟身前停住,道:「讓開,我放你一條生路!」

紫麒麟忽然怒了,罵道:「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

陳青笑笑道:「在這兒,我從來不介意自己是在和誰說話,因為和誰說話都沒有區別。」

意思很簡單,在這裡,沒人是他的對手。

紫麒麟勃然大怒,喝道:「找死,既然你要找死,我便成全你!混元霸體!」

白水澤掏出自己的白玉長刀,道:「我為你掠陣!」

紫麒麟卻是道:「何須你掠陣,看我活活撕了他!」

紫麒麟的身上紫色神光流轉,渾身血肉染上一層紫光,揮手便是一拳揮向陳青,陳青提槍便是一槍劈下,手中傳來一絲絲反震之力,再看那紫麒麟,手臂上已經是有著一絲絲鮮血溢出。

陳青看向紫麒麟,笑笑道:「力道還不錯,居然可以讓我感受到一絲絲髮麻。」

紫麒麟勃然大怒,他本是就是體質強大,堪比龍族的體質,讓他無可阻擋,他幾乎從來沒有受過傷,但是今天,只是第一擊他就已經受傷了,而對方,似乎還只是試探了一下,順便還誇獎了一句他力道還不錯。

「麒麟步!」

紫麒麟踏步,地動山搖,方圓百里的大山崩塌,拳出如同山傾,攜不世之威,再次朝著陳青一拳轟來,陳青的體外,無還之土展開,卻是也只是讓紫麒麟的行動慢了片刻。

雖然只有片刻,但是對於他們這種實力之間交鋒已經足夠決定勝負了。

陳青揮槍便是三槍拍在紫麒麟的胸口,拍得紫麒麟後退數步!

紫麒麟越戰越是心驚,這無頭天啟怎麼可能這麼強,要知道,他可是站在了傳奇一階最巔峰的存在,能夠和他並肩的也屈指可數,但是對方,卻是壓著他打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夜空之中,又有一人踏月而來,他的身旁,萬法隨行,白水澤抬頭看向空中那人,道:「青雲,今日若是不斬了這天啟,恐怕這天啟會成為下一個樓外樓!他的魂弦,絕對不止九根!」

越來越多的修行者聚集過來,看向戰場,「這天啟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連青雲都來了!」

「青雲可是修成了先天道體,不在五行中,超脫輪迴外,躍出天道的天才,青雲到了,加上紫麒麟,白水澤,這天啟必定有來無還!」

「快看,是神猴大將軍!」

自東方,有一神威如龍的金毛猿猴來此,身著一身碧玉鎏金甲,通紅的雙眼看向陳青,手中一根齊眉棍,不怒自威。有點奇怪的是,這神猴的口中叼著一根煙捲,口中煙霧繚繞。

「神猴大將軍也來了,這天啟到底是什麼來頭!」

「神猴大將軍手中那根棍子,難道是齊眉棍,齊眉一棍,此棍齊天亦齊眉,故而神猴比天高!」

「應該不是,齊眉棍乃是聖兵,花果山至今無人可以帶走。」

「聖兵一出,整個星空都是一場血禍!」

「為啥神猴大將軍總是叼著一根煙捲啊?」

「不太清楚,好像是花果山的祖制,聽聞花果山之祖,萬妖皇便是時刻叼著一根煙捲。」

「這個天啟到底是誰,七傑居然來了四傑!」

焰毒醉卿 「他好像是,好像是死神淵的那個新任大都護!」

神猴大將軍看向陳青,道:「你應該知道你的身份在天啟貴不可言,如果你死了,對於修行者和天啟一族來說,便是接天的大戰,將會有無數人在這一場大戰之中死去!」

陳青呵呵一笑道:「可若是你們殺不掉我呢?」 其實她心裡還是有點怕的,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唐筱好像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認她欺辱的可憐蟲了。

現在的她,雖然依舊是那副模樣,對上一眼,卻讓人心底發寒。

本著敵弱我就強,敵強我就跑的真言,李曼曼放完狠話就帶著她的『小姐妹』抽抽涕涕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