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媽的!找死!」陳浩勉強穩住身形,惱羞成怒的正要揮出馬鞭抽打之時,一個著急的聲音傳來打斷了他的舉動!

「陳浩大哥,手下留情!」正是裡面的歐陽清一臉不忍心的急聲道,「他只是個普通人,你一鞭下去,他會死的!」

「死就死唄!」歐陽雅一臉嫌棄的看著顧凌,無奈的看著她姐姐道,「姐,你就是太善良了,這種骯髒的乞丐敢擋我們的路,死不足惜!」

「陳浩大哥,還是咱們給他讓讓吧,」歐陽倩嘆聲道,「你看他一聲行裝,肯定走了不少辛苦路,估計也是累了。

咱們多繞一繞,也沒事。」

「小清,都說你是菩薩心腸真是一點也也沒錯,哎……算了!」陳浩有些無奈,不過看向歐陽清的時候,更加的愛慕,笑道,「誰要是娶了你啊,那就是幾世修來的福分!」

隨後他不耐煩的瞪了顧凌一眼,「臭乞丐,今天算你走運!」

顧凌莫名的嘴角一笑,目光多看了那女人一眼。

誰知道那女人也沒來得及看他,而是直接從車廂里拿出一個包裹,直接下車遞給了顧凌,微笑道,「這裡面有些糧食和清水,

前面到下一個驛站還有好幾十里路,沒有這些你肯定會餓壞的。」

「姐……你幹啥呢……」歐陽雅看起來很無奈,苦笑道,「遇見可憐的人你就動善心!自己都沒有的時候還想著幫別人,哎……」

「小雅,這才是你姐嘛。」陳浩聳聳肩,既心動又無奈,「小清,你扔在地上就行啦,這種乞丐,誰知道他身上會不會有什麼疾病!」

「陳浩大哥,聖人有言,芸芸眾生,萬物平等。」歐陽清水靈的雙眼十分安靜祥和,笑道,「我們生來都只是一副臭皮囊,不管好看與否,終究都是要化為塵土。

他看似乞丐,卻與我們一樣,只不過我們比較幸運而已。」

「好啦好啦,反正我爭不過你,哎,隨便你啦。」陳浩很無奈,只是雙眼狠狠的瞪著顧凌,警告意味十足!

千秋不死人 然而顧凌咧嘴裂開,邪笑一聲,卻是雙手接過包裹的時候,觸摸至歐陽清的纖纖玉手!

只是還沒接觸的時候,顧凌猛然感覺心臟一突!雙手不經意間被鬼使神差的彈了回來!

更重要的是,他湧泉中的魔種竟然感到一絲顫抖和恐懼!

這一瞬間的細節誰也沒有注意到,連歐陽清的臉色微笑如常,沒有任何的異樣。

其餘人都看到顧凌的手確實沒有觸碰到歐陽清,都放下心來,沒當一回事。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一點,」歐陽清微笑的離開,一行人上了馬車從自己身邊繞行了過去。

顧凌心中有些動容,能讓至尊魔氣顫抖,或者說能讓天魔顫抖的一個人,絕對不簡單!

但他怎麼看,對方都只是一個氣血旺盛的普通的通脈境女修士。

這一路上,他原本就想當一個普通的人,煉已煉心,看看人世百態,修心悟道!

也只有悟道,才能斬道,才能真正入魔道。

對於剛才陳浩的鄙夷和動手,他本來就無意抵抗。

打就打在身上,靜心感受,隨後再殺也不遲。

只是沒想到竟然碰到一個神秘又恐怖的存在!

看到手上的包裹,顧凌的心不知不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這個女人應該不知道自己特殊的部分,而在她遞給自己包裹的時候,他也有一絲莫名的情緒。

這種情緒竟然讓他的命魂有了一絲鬆動!

他目光深沉的盯著馬車前進的方向,自己的身形也不由得跟了上去。

「哎呀,姐,你看你!」此時在車廂中的歐陽雅有些惱怒的怪罪,「給了乞丐一個包裹,這會他還跟上咱了!」

「跟就跟吧,又沒什麼,」歐陽清看著妹妹搖頭無奈道,「說不定別人跟我們一條路呢?」

「就你心腸好,就你為別人想,你怎麼不為我想想啊!」歐陽雅無語道,「有個這樣的乞丐跟著,我看著糟心!

回頭晚上說不定還要露宿,心裡更是難受得慌!」

「這有什麼糟心的啊!」歐陽清懶得和她爭辯,對著外面的陳浩說道,「陳浩大哥,後面的那個人他要跟著就讓他跟著,不要趕他。」

「知道啦。」陳浩也算是投其所好,一個乞丐而已,自己就當給歐陽清留個好印象。

「有意思,難道還真有這等心思淳樸善良之輩?」顧凌心中不太相信,同時也想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正好他們也是去天化宗,這一路上自己再慢慢觀察。

他隱隱約約感覺從這個女人身上,他能感覺到一絲道的存在。

只是如何能明悟,他還沒能弄明白!

天色漸漸暗淡,這一行人足足有幾十餘人,後面有不少物資,但看起來不像是值錢的東西。

只是這個時候,顧凌感到附近一些細微的動靜!

突然!一道箭矢射來,強大的勁氣迴旋撕裂空氣般的猛然射中一人。

「不好!是山賊!」陳浩見狀,臨危不亂,大喊一聲,全都趴下躲到馬車下!

而自己則是率先飛身躲避!

嗖嗖嗖的極快的幾聲箭失還是以突然之勢,射殺了幾人!

不過當所有人都躲避好之後,箭失卻毫無用處!

嗖的一聲!

突兀的又再度飛馳一道巨大的勁氣!

那箭失竟然是直指顧凌!

而歐陽清等人也是被突襲驚嚇到了,不過她們好歹也是通脈境,雖然箭失威力強大,但她們躲在馬車中,也並無大礙!

只是看到瞬間死去的幾人,歐陽清臉色有些難過和不忍。

當看到飛來的箭失襲擊顧凌的時候,她不禁著急的大聲提醒道,「小心!」

陳浩見狀,滿臉冷笑和幸災樂禍,叫你跟著,現在傻眼了吧?一個凡夫俗子也想攀上高枝,真是痴心妄想!

歐陽雅也是心中暢快,真是癩蛤蟆嘗鮮,得寸進尺!別以為我姐善良就好騙!

就算我們不收拾你,老天都看不過去,來收拾你這個骯髒噁心的傢伙!

顧凌看著飛來的箭失,還有歐陽清的擔心,淡笑一聲,也沒有躲開,也沒有後退。

而是漠然的繼續往前走!

「真是個傻子!」陳浩冷笑道。

「腦子有毛病,死了活該!」歐陽雅捂嘴心中幸災樂禍的想道。

然而,他們都只聽到咔嚓一聲,所有人都傻眼了。

箭失,斷了?

(本章完) 陳浩一臉獃滯,不敢置信,「怎麼可能?這箭失我都不敢用身體硬扛!!這個乞丐……

難道是在隱藏修為?」

他剛想著,「嗖嗖嗖」的幾聲,又飛來幾道箭失,全都是直指顧凌!

然而顧凌的身形紋絲不動!

只是寥寥的看了箭失的方向幾眼,嘣嘣嘣的全部斷裂!

他的身上除了衣服有幾個箭洞以外,絲毫無損!

我的性感女神 「這傢伙……」歐陽雅臉色羞紅,神情難以啟齒,咬唇不滿道,「明明就有實力,非要裝成普通人!

真是居心叵測!」

一寵沉淪之嬌妻是法醫 「小雅,不要惡意猜測別人,」歐陽清看到顧凌的並無大礙,心裡鬆了一口氣,慶幸中又帶著一絲責備。

陳浩此時見狀,臉色也有些燥紅,不過看到這個人確實有實力,心裡倒是鬆了一口氣,或許到時候還能幫上一二。

然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半空中猛然出現一道巨大的荒蕪!

讓所有人瞬間膽戰心驚!震撼不已!

那鋪天蓋地的氣勢,魂橋橫跨百米、湧泉翻湧滔天的恐怖,竟然是通幽中期的恐怖道宗!

「前面的小娃娃都給我聽好了!」只見沙啞的聲音傳來,聲音極其的具有威懾,「本宗不想傷及無辜,留下東西,人可以走!」

「道宗!!竟然是道宗!」陳浩此時心情動蕩不已,臉色難堪至極!

這路上怎麼會有當山賊的道宗?

而且看那荒蕪的大小,絕對是宗品之資!

這讓他們怎麼突出重圍啊!

歐陽雅同樣是震驚失色,連連感到恐慌!

倒是歐陽清臉色如常,雖然也有些擔心,但沒有害怕之色。

「前輩!」陳浩忍不住顫抖的尊敬道,「我們是過路去雷隱天化宗拜師的,並不是什麼商隊,裡面也是一些不值錢的東西。

還望前輩能夠通融一二,我等不甚感激!」

「本宗不想重複第二遍!給你們五秒鐘時間考慮!」那沙啞的聲音再度傳來,好像有些生氣,冷哼一聲,「不然,我就要大開殺戒!」

「前輩……」陳浩聞言臉色慘白,竟然遇到如此霸道而又不講理的道宗!

看到自己的這些馬車上的東西,雖然都不是很值錢,但可都是他去送禮的啊!

這要是沒了,回頭考核就有點麻煩了!

但人命關天,更何況還有歐陽清在這裡!

他掙扎之色一閃而過,無奈道,「前輩,我等這就離開!還望前輩手下留情!」

說完,他試探的站起身,發現沒有任何動靜的時候,他鬆了一口氣,所幸這個道宗還言而有信!

「小清,小雅……我們步行吧……」他苦笑道,「哎,都怪我,運了這麼多東西。」

「沒事,陳浩大哥,」歐陽清嫣然一笑,「只要人沒事就行!」

說著,兩女就從馬車上下來,而這個時候歐陽清又對顧凌說道,「那位道友,此處艱辛,不如和著我們上路吧?」

「小清,都什麼時候你還管別人?」此時,陳浩也不禁惱怒起來,著急得很,「這傢伙他這麼有實力,肯定死不了的!

咱們趕緊走吧!」

開玩笑啊,道宗在這裡,他們還有說話的權利?

要是道宗因為這傢伙擋了他的攻擊不爽要殺他,連累了自己怎麼辦?

「姐,走吧!」歐陽雅連忙拉著歐陽清,神色緊張的撤離!

「等等!!」不過沙啞的聲音又再度傳來,聲音威懾至極!

話畢,陳浩等人心中一突,頓時緊張起來,不會反悔了吧?

「把那位美女留下,本宗看上她了!」

「什麼?!」歐陽雅聞言臉色一變,連連搖頭掙扎道,「不要不要!我才不要當山寨夫人!我死也不要!」

「……」山上的那位莫名其妙的停頓了一會,「本宗沒說你!我說你身邊的那位美女!」

「……」歐陽雅瞬間臉色一僵,滿臉通紅,心中感覺無比的害臊,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全場都是安靜的尷尬!

陳浩本來憋紅的臉忍不住笑的時候,猛然一驚,緊張的結巴道,「前輩!這,這樣不妥吧……

她,她是我青梅竹馬,有婚姻在身的女子……」

歐陽清聞言愣了一下,見陳浩跟她使眼色,便不再多言。

「那就是沒有成親,沒有破身咯?」那位道宗顯然充滿喜色,隨後冰冷無比,「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趕緊滾!

不然……」

「轟」的一聲!!在馬車的一旁猛然爆發巨大的聲響!

瞬間塵土飛揚,狂風呼嘯!

重生小鮮妻:容醫生,別太急 路邊的大樹轟然炸開的燃燒起來!令人心驚、駭然不已!

「這次是警告!下次,我的雲火掌,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聞言,陳浩一僵,暗恨自己怎麼就不再往死了說啊!

不過他反應也是極快,急道,「前輩,其實,她跟我,已經私定終身……」

「媽的!別給臉不要臉!」那也道宗惱怒至極,「就算破鞋,我也要!滾!」

陳浩頓時臉色慘白,心中冰涼!

「姐……」歐陽雅一時間臉色無比難過和痛苦,「怎麼辦?

陳浩大哥,你快想辦法啊!」

顧凌至始至終都看在眼裡,這正是人的一生和百態,他就像一個旁觀者一樣目睹這一切,感受每個人的喜怒哀樂,心態變化。

不過他隱隱約約感覺那一處的靈氣暴動有些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