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四次了。

柳夕脖子上吊著的玉符已經布滿了裂紋,每一次瑩瑩開口,柳夕重生,玉符上就會出現一道裂縫。

最多還能堅持兩次。

柳夕清晰的感受到玉符內蘊含的靈力,只能替她擋兩次必死的傷害。

兩次過後,生死符碎,柳夕必死無疑。

抬眼朝軍艦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好,軍艦早就已經跑出去不知道多遠,反正她是再也看不到軍艦,也感受不到主席和冷少寧等人身上的氣息。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柳夕掏出一大把玉符,激活之後看也不看,如天女散花一般全部砸向瑩瑩。

「六丁六甲,五方神將。撒豆成兵,聽我號令!」

柳夕掐訣念咒,一氣呵成。

玉符爆裂,瑩瑩四周突然出現數十個身披金甲手拿各式武器的魁梧天兵。

天兵們齊聲大喝:「吒!」

柳夕一手持劍,一手掐訣,嘴裡喃喃念咒,腳下踩著虛空,操縱著幾十名天兵天將。

天兵們一擁而上,六丁神將抱住瑩瑩的左手,六甲神將抱住瑩瑩的右手。

五方神將中的長臂天王,伸手捂住了瑩瑩的嘴,隨後將她的頭牢牢抱進懷裡。其他神將見狀,如疊羅漢一般撲倒長臂天王身上,將瑩瑩徹底的壓在下面,朝海底深處砸去。

瑩瑩被禁錮住,長尾一甩準備將抱住她的六丁六甲和五方神將拍開,卻立刻被其餘剩下的魁梧天兵天將抱住長尾。一重一重,死死的抱住那條長滿黑鱗的魚尾。

被禁錮住的瑩瑩,哪裡經受的住幾十個魁梧巨漢的重量,頓時像一塊石頭一般砸入身下的海水中,然後墜入海底深處。

柳夕不敢耽誤,劍訣一引,駕馭飛劍破空離去。

畢竟是初級符籙,天兵天將禁錮不了瑩瑩多久,她必須儘快的和瑩瑩拉開距離,至少脫離她的詛咒術範圍。

青蓮寶劍劃破長空,柳夕亡命而逃。

剛才滿心戰鬥時還不覺得,此時被強烈的海風一吹,柳夕才感受到一陣陣的恐懼和后怕。

她居然以鍊氣期的修為,和相當於元嬰期修士的覺醒者纏鬥了好一會兒。

這份戰績傳到修道世界,絕對是開天闢地頭一份兒,保證夠資格被記載進修道世界奇異錄,引得無數修士們膜拜。

實際卻是柳夕運氣好,遇到了剛剛覺醒,根本不會戰鬥的瑩瑩。

好比一隻從小到大在動物園長大的老虎,被放生到大草原自己捕食,明明擁有強大的力量,卻被一隻矯健無比的兔子戲弄。

更可惡的是,這還是一隻帶著復活道具的兔子。

饒是如此,瑩瑩也已經殺死了柳夕四次。

身後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伴隨著瑩瑩抓狂般的凄厲叫聲。

海水狂暴起來,浪潮席捲天地。

瑩瑩徹底的憤怒了,狂暴的她從海中破水而出,一眼便看到了已經逃到只剩下一個小黑點的柳夕。

長而粗大的魚尾重重一甩,瑩瑩乘風破浪般追了上去,身後是一重重比山還高的巨浪。

柳夕根本沒有回頭,心頭的警兆催促著她用盡全身力氣逃,快逃。

然而該往哪裡逃呢?

霸道總裁野蠻妻 茫茫的海面上,一眼看去全是水,柳夕只能把希望寄託到逃走的主席和冷少寧等人身上。

只有異能者自由聯盟的支援到來,她才有希望從瑩瑩手底下逃生。

她只祈禱支援來的快一點,因為她丹田內的靈力所剩不多,不可能長時間使用御劍飛行。

一旦她靈力耗盡,很快就會被瑩瑩追上。

忽然,柳夕詫異的看向遠處,一艘快艇帶著白色的浪花向她的方向沖了過來。

支援?

瑩瑩的速度比她想象中的還快,柳夕聽到身後傳來瑩瑩的聲音:「卑賤的奴隸,當受千刀萬剮而死!」

空氣顫動,像是有千百道無形的刀劍穿過柳夕的身體。

柳夕的身體在空中四分五裂。

婚有千千結 青光一閃,四分五裂的身體被奇異的力量重新拼湊在一起,柳夕再次亡命而逃。

生死符上裂縫又添一道,還有一次!

「忤逆吾之低賤之奴,以吾之令……」

「瑩瑩,是你嗎?我聽到你的聲音了。」

海風中傳來李明勇的大叫聲,打斷了瑩瑩的詛咒。

瑩瑩一愣,嘴裡喃喃的低聲道:「叔叔。」

「小舅?」柳夕大叫,劍光朝著快艇閃電般衝去。

「夕夕?」

眨眼間,柳夕駕著劍光墜入快艇,出現在李明勇的面前。

「你怎麼在這裡?」

李明勇覺得一萬個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的外甥女會在此時此刻此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而且那是什麼?劍俠?

「我的月精輪!」

柳夕的視線卻第一時間落到李明勇的額頭,那一抹新月般的印記上。 ?「啊?什麼東西?」

李明勇聞言一愣,又恍惚覺得月精輪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裡聽過。

柳夕哪有時間和李明勇詳細解釋,眼見身後覺醒者滿身殺氣,踩著滔天波浪而來。只要一揮手,兩人絕對屍骨無存。

她伸手點在李明勇額頭上,指尖靈力溢出。

李明勇只覺眼前光華大放,光線刺的他眼睛淚水橫流,閉上了眼睛仍然覺得眼前一片雪白。

柳夕收回手,手中宛如握著一枚新月,明亮的光芒映照在她雪白的臉上,給她全身上下渡上了一層神聖不可侵犯的清輝。

月精輪造型如同一輪彎月,兩端尖銳如針,月刃鋒寒似雪。

月精輪圍著柳夕上下旋轉,彷彿遺失的小狗再次見到了主人,又親密又纏綿。

月刃灑出一片清光,周圍雪點似的光點包裹著,如同一顆顆璀璨的星辰。

遠遠看去,柳夕似乎身披銀河星辰裁剪而成的霓裳,氣質如天上之仙,美艷不可方物。

柳夕左手握住翻飛旋轉的月精輪,心念一動,月精輪的兩端射出兩道光線,彼此糾纏成弦。

https://tw.95zongcai.com/zc/50928/ 柳夕右手三指握住光弦,左手撐住月精輪,彎弓對準了飛馳而來的瑩瑩。

一抹清光自動化作三指光箭,箭尖隨著瑩瑩的移動而緩慢調整方位,鋒寒的殺氣鎖死了瑩瑩的氣息。

咻!咻!咻!

柳夕根本沒有做什麼醞釀,感受到光箭鎖死瑩瑩后,立刻鬆開了手中的弓弦。

三枚光箭從月精輪上射出,中間根本沒有任何飛行的過程,一射出就穿透了瑩瑩的額頭和雙眼。

那是光的速度,沒有任何速度能夠快的過光。

鮮血霎時將瑩瑩的頭染成了血葫蘆,凄厲的慘叫穿透重重巨浪,彷彿魔音灌耳般刺入柳夕的耳中,絞碎了她腦中的所有器官。

瑩瑩的叫聲如同原子彈爆炸般輻射四周千里,無數海洋生物被音浪炸裂,海面上飄滿了各種魚類殘缺不全的身體。

奇怪的是,站在柳夕身邊的李明勇卻毫髮無傷,成為方圓千里內唯一活著的生物。

他神情獃滯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停滯的眼珠子定在柳夕爆裂的頭上,腦子裡一片空白。

恍惚間,他認為自己是在做夢。

驚詫間,李明勇回魂般驚醒過來,驚駭的看著柳夕殘缺不全的頭。兩隻手顫抖著抱著柳夕軟下來的身體,恐懼的瑟瑟發抖。

完了完了完了……

老子徹底完了,老子死定了啊啊啊。

外甥女死在老子面前,回去之後要怎麼向老姐交待?

算了,不用交待了,老姐肯定不需要交待。

她會拿菜刀把我片成肉片,然後紅燒加清蒸,一口一口的吃進肚子里去。

李明勇悲從中來,不由放聲大哭,也不知道是悲傷柳夕的身死,還是哀泣自己慘淡的人生。

「啵」的一聲輕響,柳夕脖子上的玉符碎裂,一道清光漫過柳夕的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她破裂的腦袋修復如初。

李明勇的哭聲嘎然而至。

萬般心緒湧上喉頭,最終匯聚成兩個字:「卧槽!」

我特么的到底在做什麼夢啊,啥時候醒啊?

李明勇欲哭無淚。

柳夕睜開眼,看著地板上破碎成渣的玉符,心疼的簡直不能呼吸。

這可是生死符啊,就算在修道世界,也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寶貝啊。

簡直就是居家旅行,殺人放火必備的復活道具,再多天材地寶也不換的真正保命寶貝啊。

它就這麼碎了。

一如柳夕此刻的心,悲傷逆流成河。

柳夕堅強的擦乾了眼淚,忍住了悲傷,沒辦法,外面還有一個死神呢。

這次可沒有生死符可以保她的命,再不逃,就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

瑩瑩被柳夕射瞎了雙眼,額頭又被光箭穿過,雖然沒有要了她的命,但受傷肯定不輕。

她在海浪中瘋狂掙扎,掀起漫天的浪花,嘴裡不停的大喊,卻離柳夕和李明勇所在的快艇越來越遠。

「瑩……」

李明勇見到瑩瑩痛苦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喚她,剛發出半個音節,就被柳夕迅速的捂住嘴。

柳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驚膽戰的盯著驚濤駭浪里穿梭的瑩瑩,直到確定對方沒有聽見,才無聲的踹了口氣。

必須馬上離開,否則等瑩瑩的傷痛緩解下來,一定能夠憑藉感應發現兩人。

快艇也不能用了,聲音太大,動靜也太大。

柳夕的目光落在手中的月精輪上,神識晉入其中,溝通了月精輪的器靈。

片刻后,她抬起頭,壓榨體內所有的靈力,瘋狂的注入手中的月精輪內。

月精輪的光芒越來越盛,新月般的形狀漸漸飽滿,最終幻化成一輪渾圓的明月。

明月皎皎如霜,在漆黑的海面上緩緩上升。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柳夕雙手快速掐訣,口念咒語,然後緊緊拉住李明勇的手。

她的聲音雖然輕,但仍然被狂暴的瑩瑩聽到。

瑩瑩陡然轉身,血洞般的兩個眼眶「看」著快艇的方向,然後張嘴,一聲驚天動地般的尖銳凄厲叫聲從她嘴裡迸發出來。

天生的明月灑下萬丈清輝,如銀紗般輕盈的覆蓋在柳夕和李明勇的身上。

毀滅般的音浪席捲而來,將明月灑下的清輝吹散。

就在音浪即將瀰漫到柳夕和李明勇身上時,兩人突然消失在空中,快艇在音波中無聲無息的分解成碎末。

瑩瑩在狂風暴浪中趕來,粗大的魚尾瘋狂的拍擊著海面上破碎的殘骸,凄厲的叫聲掀起了巨大的海嘯。

她能感覺到,柳夕沒有死。

巨大的憤怒和羞辱淹沒了她的理智,刻骨銘心的仇恨讓她的心臟化作了烈焰。

瑩瑩血淚縱橫的臉上,露出一個猙獰可怖的笑容,轉頭看向海的那一邊,輕笑道:「你逃不了的,我要殺了你。」

寂靜的黑暗中,突然傳來一聲悶響,然後是一個男人的哀嚎。

「夕夕,我的肚子,肚子……」

李明勇的聲音虛弱而又急切的響起,似乎下一刻就要斷氣般。

「小舅,你怎麼了。」

「我……」李明勇說不出話來,只聽見他倒抽冷氣的聲音。

「你摔下來的時候正好砸在他肚子上,此刻依然坐在他肚子上,他快被你壓死了。」

清冽淡定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如一汪緩緩清水,洗凈他人心頭的凡塵。 ?柳夕身體陡然一僵,彷彿被人施了定身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