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蘇瑋頓時恍然大悟,道:「難怪了,難怪我妹妹幾乎每天都要在院子裡面賞月。難怪她這些年幾乎都不出門了。要不是這一次這裡突然開裂,我想著能不能有什麼奇遇。恐怕她都不會出來。可這只是上癮而已嘛?」

張沐陽搖頭道:「不僅僅只是上癮,而是會在體內和人血混合之後形成一種無形無色的毒素。」

「唉,是我,是我害了她。如果當年不是我弄了一盆建蘭給她看到了。她也不會喜歡上蘭花。如果不喜歡蘭花也就不會中毒了。」蘇瑋突然癱軟了下來。目光之中帶著自嘲。帶著不甘。有些癲狂的姿態,道:「哈哈,沒有想到。我找了五年,兇手竟然就是我自己。」

看到蘇瑋的這個樣子,張沐陽心中也是一顫。真性情,真漢子。對蘇瑋的印象那是極好的。還是那句話,這是相互看對眼了。此時,張沐陽也走了上去,拍了拍蘇瑋的肩膀。

還沒等張沐陽說話呢,蘇瑋就低聲道:「沐陽,你別說話。你的心意我知道。你不要安慰我了。從此以後,我蘇瑋發誓,我要砍盡天下的蘭花和竹子。」

張沐陽能感覺到蘇瑋的那種決心。有些無語道:「阿瑋,你現在的心態已經入魔了。竹子有何錯?蘭花又有何錯。你妹妹這病還需要它們來治療呢。」

「治療?」蘇瑋一下就跳了起來。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張沐陽的手,道:「你說……」

張沐陽笑著道:「沒錯,這病我能治。」 「兄弟,你一定要救救我妹妹。拜託了。」蘇瑋一聽到張沐陽的確切答覆。立刻就跳了下來,緊緊抓住了張沐陽的雙手。

張沐陽拍了拍蘇瑋的手,道:「好了,我既然跟你說這些。那你覺得我是準備做什麼?」

蘇瑋連連點頭,無比的激動,道:「好,好。張沐陽,你這兄弟我認了。我們結拜吧。另外,治療方面需要什麼東西。你給我列一個單子出來。只要這世界上有的東西。我全部都包圓了。另外,你看我們現在在這荒郊野外的。各種不便啊。要不我們去市區?去星城?」

張沐陽搖了搖頭,拒絕道:「星城就不必了。這裡靈氣充沛,反而是治療的最佳之選。就在這裡吧。」

「哥,你們在說什麼呢?這一驚一乍的。」一個纖細的聲音響了起來。

蘇婉兒和凌冰此刻手挽著手一路過來了。凌冰本來就不是一個冷傲的人,性子也很好。而蘇婉兒更是猶如白紙一張。

這兩人一來二去,一下就成為了很要好的姐妹。

看著自家大哥那一副打了雞血的樣子,蘇婉兒忍不住過來看看。也忍不住問了起來。

看到蘇婉兒。蘇瑋立刻就沖了上去,激動道:「婉兒,你有救了。你的病有救了。沐陽知道是怎麼回事。他能治好你。」

說著,蘇瑋繼續道:「妹妹,你知不知道,你的病就是因為那虎頭蘭和龜甲竹引起的。聽哥的,回去之後我們就全部砍了。呃…不。」

蘇瑋頓了一下,直接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一接通就直接道:「我是蘇瑋。阿福,你趕緊的,安排人手馬上把大小姐院子裡面的蘭花和竹子給我全部都砍了、燒了。」

「哥!你發什麼瘋呢。不準砍。」蘇婉兒急切的阻止起來。

凌冰看著張沐陽,雖然沒有說話,可眼神已經代表語言了。意思很簡單,你們在幹什麼呢?

張沐陽走了上來,道:「事情是這樣……」

隨著張沐陽再次解釋了一遍之後,蘇婉兒自己也激動起來了。雖然她平日里一副恬靜淡然的姿態。那是蘇婉兒自己穩重。懂得隱忍。可真正聽到自己有救的時候,情緒自然也波動了起來。

蘇瑋是說做就做。一聲令下,他手下的那些人就開始行動了起來。蘇瑋跟張沐陽可不同。張沐陽這房車還是搶的呢。蘇瑋是直接來了一個車隊。除了他的房車,還有幾台性能強悍的越野車和一台冷藏車。

補給和食物顯然是做了長期駐紮的打算。

當即就殺了一隻活雞。白酒也倒上了。按照傳統的結拜儀式。斬雞頭、喝血酒。

兩人對著夜幕單膝而跪,兩人算了年份,張沐陽比蘇瑋大了一天。卻佔了便宜當上了大哥。

兩人同時道:「我張沐陽和蘇瑋自願結拜為生死兄弟。共富貴、同患難;生死相依,不離不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儀式結束,蘇瑋站起來道:「大哥。」

張沐陽也高興的笑了起來,不僅僅是因為蘇瑋是蘇家嫡子的關係,更重要的是蘇瑋這個人真的值得相交。

拍了拍蘇瑋的肩膀,張沐陽點頭道:「兄弟,一輩子的兄弟。」

完成了這些,張沐陽轉頭就道:「阿瑋,你安排一下,我需要鮮淡竹葉五十公斤,其實淡竹葉在這邊四處都是。你安排一個人去附近的村子高價收購一下。不要一天就能搞定了。」

「好,我立刻就著手安排。」蘇瑋立刻答應著。

張沐陽繼續道:「還有,我需要整株的建蘭花,一共需要兩百株。再有就是一副銀針。」

「張家哥哥,建蘭我知道,《本草綱目》《本草綱目拾遺》還有《泉州本草》都有記載。建蘭整株都可入葯。建蘭根煎湯服,據說為催生聖葯。葉治百日咳,果能止嘔吐,種子治目翳。」蘇婉兒在旁邊說了起來。

誰說這姑娘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呢。對於這些藥理知識,信手拈來。看著架勢只怕所有的醫書都被她翻遍了吧。

張沐陽點了點頭道:「不錯,婉兒說得很對。不過,整株的藥效就不一樣了。」

說到這,張沐陽看著蘇婉兒和蘇瑋道:「阿瑋,還有一個事情,在準備這些東西之前,你還需要去準備一個類似於桑拿汗蒸房一樣的設備。這兩天。婉兒妹紙不能吃任何的東西。只能喝水。每天還要在這汗蒸房裡面蒸五個小時。」

「五個小時!這…大哥,婉兒恐怕吃不消啊。」蘇瑋有些擔心起來。

張沐陽抬手道:「你放心,我自有我的把握。只不過在汗蒸房裡面可就……」

凌冰此刻卻是開口道:「放心吧。我陪著婉兒一起蒸。有我照看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好,好。有大嫂關照著,那我就放心了。」蘇瑋突然說了起來。這廝說這話的時候,還故意望向了旁邊的張沐陽,眉頭挑了挑。

這讓張沐陽頓時無語了。這廝,這廝就是故意的。

「好了,你趕緊去準備去。」張沐陽一腳踹了過去。

……

蘇家不愧是世家大族,這吩咐下去,連夜就有兩台車子一前一後出了森林公園。

第二天上午十點不到。所有需要準備的藥材和設備都已經到了這邊了。除了這些。還帶來了一台車子。數扎電線直接牽出去數公里之遠。直接用上了國家電網的電。蘇瑋的態度很明顯,這是要長期駐紮下去了。

隨著設備的到來,蘇瑋就忍不住了。當天就開始了。事實上從昨天晚上開始,蘇婉兒就已經禁食了。今天這些設備一來,恰好就用上了。

兩天的時間一晃而過。蘇婉兒此刻看起來雖然消瘦清簡了很多。可精神狀態卻是還算正常。

每天一次。張沐陽都用銀針給蘇婉兒進行針灸。在針灸的同時也讓蘇婉兒吸納了不少的靈氣。要不然還真堅持不住。

看著已經做好準備的眾人。看著旁邊一臉期待和擔心的蘇瑋。張沐陽緩緩道:「婉兒妹子。這一次只能你自己一個人了。接下來,我會通過汗蒸房這兩邊加裝的爐子。到時候會有藥材的蒸汽進入到汗蒸房裡面,你記住了。不管有多難受,一定要忍住。行么?」

蘇婉兒別看一副柔弱的樣子,可實際卻是無比的堅強。重重的點頭,道:「嗯,張大哥,你放心吧。我會堅持住的。」

隨著蘇婉兒進入到了汗蒸房。張沐陽也開始行動了起來。沒過多久。淡竹葉和建蘭花在沸水之中冒出了騰騰的霧氣。通過特殊的透明管道湧入到了汗蒸房裡面。

而此時,旁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同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大哥,沒錯,就是這裡。找到了。」 隨著這聲音響起,張沐陽壓根都沒有去理會。他的心思已經全部都放在了治療上面了。

針對蘇婉兒的治療。張沐陽也是沒有萬全的辦法。事實上,這世上哪有萬無一失的事情。陰溝里都還能翻船呢?人體又是最最神秘,最最複雜的一種生命體。不可預測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如果等張沐陽的修為再提升一兩個檔次。那時候,可以用一些修真的手段。蘇婉兒的病倒是可以手到擒來。可惜,蘇婉兒現在的身體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狀態了。

全身的膚色白的瘮人,這就是一種外在的表象。人身體裡面是蘊含有黑色素的。黑色素看似無關緊要,卻關係到人的生命和生存。

蘇婉兒的情況跟一般的白化病又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她這是屬於毒素侵襲。在吞噬著體內的黑色素細胞。

整體的評估下來,以蘇婉兒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撐不到張沐陽突破。說句不客氣的。現在就是死馬當成活馬醫的狀態。

淡竹葉和建蘭花。這原本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藥物。中醫的配伍之中甚至都找不到兩種藥材合用的記錄。

而且,又是採用這種蒸汽療法,所以張沐陽的心思都放在這個上面。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必須要隨時隨刻監視著蘇婉兒的狀態。根據狀態做出調整。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讓蘇婉兒香消玉殞。釀成不可挽回的慘劇。

可隨著這一聲興奮的叫聲響起。很快就有五六個人聚攏了過來。為首是一個年約五旬的男子,一身灰色的中山裝。精幹的大背頭。看起來猶如是七八十年代出來的人。

男子徑直走到了張沐陽的房車邊上,左右打量了一下,道:「沒有看到長勇他們,你們趕緊的四處找一找。」

「都給我閉嘴!馬上給我滾蛋。」蘇瑋此時已經一臉怒氣的沖了上去了。

就在剛才,他看到妹妹蘇婉兒因為外界的這些干擾都有些晃動了。旁邊張沐陽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阿瑋,讓他們滾遠一點。婉兒這裡受不了任何的干擾。」

「朋友,你這話似乎有些太過了吧。這網溪莫非是你家開的么?大家都是一個目的。怎麼著,你來得我們來不得?」五旬男子皺起眉頭,直接反駁起來。

在這人旁邊,那幾個跟班也立刻跳了出來,大聲道:「媽的,你們算什麼東西,敢這麼跟四爺說話。瞎了你的狗眼了。」

就在此刻,張沐陽出手了。真氣運轉之下,手上掐著法訣。逐漸的熄滅了兩邊的火焰,看到蘇婉兒的情緒平靜下來。張沐陽這才鬆了一口氣,道:「凌冰,等蒸汽房裡面的蒸汽消散之後,你幫婉兒去處理一下吧。」

張沐陽說完,也轉身走到了蘇瑋的身邊。蘇瑋立刻道:「老大,這麼快就完成了?」

張沐陽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沉聲道:「只能提前結束治療了。婉兒的情況經不得半點打擾。為了安全起見,只能是中斷治療了。」

這話一下讓蘇瑋急了。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急切道:「老大,婉兒不會有什麼問題吧。這麼做有沒有什麼影響?」

張沐陽實話實說道:「這本來就是一種複合型的奇毒。所有的治療都依靠於婉兒第一次的承受。」

「怎麼講?」

看到蘇瑋一臉焦急的樣子,張沐陽拍了拍蘇瑋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你別太擔心。這就好比是用藥劑量一樣,正常的劑量是治病的良藥。超過劑量那就會變成毒藥。可這治療不一樣,第一次的承受力是多少。後續的劑量就必須和第一次保持一致。多一分是毒。少一分無效。現在被打擾了。只不過是延長了治療的時間而已。」

聽完張沐陽的解釋,蘇瑋的神態算是緩和了不少。可望向那邊的目光也是不善。延長時間那也不可饒恕啊。

蘇瑋想都沒想,直接揮手道:「給我趕走這些人。」

隨著蘇瑋的話語落下,蘇家的一干好手直接就迎了上去,一人負責一個,擋住了正在哄鬧的眾人。

其中一人沉聲道:「諸位,你們已經吵到我們家少爺和小姐了。還請你們趕緊的離開這裡。」

「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們乃是山晉劉家的。」

「好大的膽子,這是哪裡冒出來的?敢這麼跟我們說話。」

隨著蘇家的一個男子說話,這一下就如同是點燃了火藥桶一樣,一下就讓劉家眾人都叫囂了起來。

此時,劉家眾人之中一個年約五旬的男子走了出來。男子的眼神有些陰冷。三角眼裡仿若時刻在冒出一種陰鷙。環視眾人,男子沉聲道:「不知道幾位怎麼稱呼。鄙人五虎斷門刀劉建濤。不知道這車的主人去哪裡了?」

說著,劉建濤還指向了旁邊劉長勇的越野房車。

蘇瑋愣了一下,隨即就站了出來道:「劉家,好大的面子啊。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倒要看看你劉家能把我蘇瑋怎麼樣?實話告訴你吧,車子我搶了。至於你劉家的那個什麼劉蒼蠅。鬼知道他去哪裡了。」

就在蘇瑋的話音落下之後,張沐陽已經走了上來,拍了拍蘇瑋的肩膀,輕笑著道:「阿瑋,這是我的事情。還是我自己來吧。」

說著,張沐陽已經站到了前面。看著劉家眾人,道:「劉長勇已經被我殺了。」

就在張沐陽說這話的時候,突然在劉家眾人的身後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緊接著,兩人抬著一個擔架,一路迎了上來。

擔架上,躺著一個滿臉血污的男子,赫然就是之前被張沐陽踹下山崖的一個人之一。

一看到劉建濤。這個男子立刻就鬆懈下來了,掙扎著坐了起來,指著張沐陽道:「三爺,您要給我們做主啊。大少爺和我大哥就是被這人給殺掉了。尤其我大哥,四肢都被這人殘忍的打斷了。最後…最後是活生生痛死過去的啊。大少爺也因為說了一句話,就被他直接給打殺了。」

「你胡說!」凌冰突然臉色陰沉的站了出來。俏臉陰沉,充滿了憤怒,指著此人道:「你…你們真是無恥。黃口白牙的,竟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顛倒是非了。」

張沐陽拉住了凌冰,雙手觸碰之間,頓時讓凌冰整個人都顫動了一下,張沐陽緩緩道:「好了,說那麼多幹什麼?他們想說什麼就讓他們說好了。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那就讓他們說得了。」

「小子……你拿命來!」突然,劉建濤一聲怒吼,人已經沖了過來。 劉建濤已經年過半百,可動作沒有絲毫遲緩。身體一晃,便越過了兩米的距離,五指成虎爪,向著張沐陽心口抓來。這速度,這氣勢根本就沒有半分留手的餘地,分明是要殺人!

「攔住他。」蘇瑋神色凜然,厲聲喝道。

對於這些武人,他太了解了,世俗禮法,對他們而言,什麼都不是。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規矩!

兩個精壯的漢子應聲而出,一左一右向著劉建濤衝去。

「滾開。」劉建濤喝道,雙手做虎爪,向著兩人心口抓去。

劉建濤黑黝黝的手掌,如同鋼筋鑄就一般,指甲鋒銳,關節高高拱起,煞氣十足。速度極快,手掌如同穿花一般,洞穿了蘇家兩人的防護,轟擊在了他們的胸口。

噗嗤兩聲,兩人口噴鮮血,向後就倒,完全不是劉建濤的對手。劉建濤速度絲毫不減,嘴角鼓盪著一絲獰笑,手爪再次向著張沐陽心口抓來!

蘇瑋驚叫道:「大哥,快閃開。」

此時,蘇瑋的臉色十分的難看,大意了。他沒想到這半老頭子,身手竟然如此高強。而且竟然如此的不給面子。

在旁邊的蘇婉兒和凌冰兩女看到這一幕,也有些臉色慘白了。

張沐陽眼神中精光閃動,老頭子的出手他都看在眼中。的確,這老傢伙實力不錯,手段多變,經驗更是豐富,不然就算是剛才蘇家兩個護衛實力不足,但也不會被一招就放倒。

他腳掌如同紮根在山岩之中,巋然不動。輕哼一聲,迎著劉建濤的爪子,直接一拳砸了出去。

卡擦擦!

一連竄的響聲,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啊——」劉建濤大聲慘嚎著,抱著右手,滾倒在地。

十指連心,五根指頭被硬生生砸斷,那種痛苦,痛徹心扉。

「大哥?」蘇瑋驚駭的說不出話來,眼神凝聚在了張沐陽的拳頭上。

此時的張沐陽傲然而立,拳頭與肩齊平,橫立當空,血液滴落,卻不是他的血。

地上,劉建濤終於不再打滾,一時間卻也站不起來,五官扭曲,傻傻地望著他的右手掌。這哪裡還像是一個手掌,自手腕以上,只是一灘爛肉。

好大的力量!

「三哥!」

「三爺!」

劉家眾人連忙搶上,想要將劉建濤救回去。

哪有那麼簡單!張沐陽冷笑一聲,忽然一步搶前,一腳快速踢出,勁風激蕩,力量十足。

劉建濤慌忙中連忙豎起左臂,試圖抵擋。張沐陽嘴角泛上一絲冷笑,等的就是你的左臂。腳下越發用力,踢在了劉建濤的左臂上。

又是一音效卡擦!

劉建濤身體倒翻,滾了兩圈,撲倒在地,左臂詭異地扭曲著,白骨刺出,肉眼都看的清明,上面裂痕斑斑。

顯然,這條左手也廢了。

張沐陽冷冷的看著劉家眾人,他算是明白劉長勇為何那麼無法無天了。感情這都是一家人啊。隨即沉聲道:「不講緣由,不辨事理,上來就殺人。哼,廢你雙臂,看你日後還如何作惡!」

劉家人趕緊搶上,唯恐張沐陽再下殺手。

「小子,你好膽!」一個和劉建濤有幾分想象的半老中年人,雙眼血紅,瞪著張沐陽。

「有幾分力氣,很好!」

「拿刀來。」他大聲喝道。

劉家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連忙解下背後的大刀,刀鞘落地,咚地一聲大響,山岩都被砸出了一個小坑。

「四爺,接刀。」壯漢高舉大刀,雙手用力,奮力地向著劉家四爺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