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阿古拉,這傢伙真是一個大麻煩,沒想到他不僅擁有了伊特瓦爾蘭家族的貴族身份,而且還是本傑明的師父,我有一種預感,如果不除掉他,未來會是計劃中的一大障礙!」中年男子伸出手指,敲擊著桌面,無比嚴肅道。

「傑弗森,看來計劃進行得有些阻礙,希望你不要因此影響最終計劃,那樣的話,『大人』會很不開心的。」在會議桌的遠端,坐了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人,氣息陰冷詭異,朝著中年男子道,語氣中帶著警告之意。

從兩人之間的對話已經可以看出,這名中年男子正是托爾烏斯家族的當代家主,傑弗森·托爾烏斯。

席亞娜的推斷並沒有錯,安排無面者前去倫薩特家族搞暗殺工作的正是托爾烏斯家族。

「這一點不用你提醒,對『大人』的忠心,不單單是你一個人!」傑弗森伯爵對於這名神秘斗篷人很不感冒,冷冷地看了對方一眼,回應道。

「我只是提醒你而已,你已經失敗過一次,裁定會的事,安排了那麼多,卻沒有將阿古拉定罪,實在讓人失望。」斗篷人冷笑一聲,嘲諷道,把裁定會的結果拿出來說事。

很顯然,裁定會的一切也是托爾烏斯家族安排好,莉娜的誣陷都是傑弗森伯爵的授意。

「哼!你在裁定會前一天乾的好事,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自己沒能暗殺掉阿古拉,有資格說我嗎?」傑弗森伯爵針鋒相對,根據托爾烏斯家族的情報網,已經知道裁定會前一天暗殺陸昊蒼的事就是斗篷人所為,只可惜沒有成功。

「沒成功也就算了,還引出了警衛團,要說到影響最終計劃,那也是你!」傑弗森伯爵沉聲道。

「你!」斗篷人一時語塞,暗殺沒有成功確實是自己的問題,引出警衛團也是事實。

「記住,你只是『監察者』的身份,不要對我的所作所為指手畫腳,也不要自作主張,我是不會讓『大人』失望的!」傑弗森伯爵盯著斗篷人說道。

「好,希望你的表現不要讓『大人』失望,讓最終計劃圓滿成功。」斗篷人認慫,哼了一聲道。

「家主大人,我們下一步怎麼辦?」先前開口的男子詢問道。

「嗯……」傑弗森伯爵陷入了思考。

「這個阿古拉擁有著不似白銀級冒險者的強大實力,能夠殺死無面者,應該是隱藏了真正的實力。」

「而且按照席亞娜那丫頭的性格,恐怕會極力拉攏阿古拉,不管具體情況如何,我們暫時不急著在短時間內動手,倫薩特家族遲早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傑弗森伯爵對於倫薩特家族似乎志在必得,也沒有急著在近期動手。

「『王族大宴』在即,到時候一切都將見分曉,『大人』的願望也一定會進一步實現!」傑弗森伯爵眼中透出精光,沉聲道。

從傑弗森伯爵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他對於這個「王族大宴」非常在乎,在此之前,可以放下對倫薩特家族的一系列動作,專心籌備關於「王族大宴」的一切。

「倒是你,王宮那邊是否已經準備好了?別到時候掉鏈子。」傑弗森伯爵看向斗篷人,冷冷問道。

「嘿!管好你自己的,我那邊的事不用你操心!」斗篷人寒聲回應道。

「今天到此為止,記住,別讓『大人』失望!」斗篷人見沒有其他事情,直接起身離開會議廳,走得時候還不忘警告道。

等到斗篷人離去,傑弗森伯爵冷哼一聲,自語道:「不過是『大人』指派的一條狗罷了,真以為仗著『監察者』的身份可以對我呼來喝去?哼!」

情緒平復之後,傑弗森伯爵摸著下巴,突然開口道:「安娜。」

「我在,父親。」一個慵懶嫵媚的聲音響起,在會議廳黑暗的角落中,走出一個曼妙妖嬈的身影,擁有一頭紅色的碎短髮,那雙猩紅色的眼眸讓人難以忘懷,正是在阿克森地下實驗室遇到的安潔莉娜卡。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安潔莉娜卡竟然稱呼傑弗森伯爵為父親,之前所有的一切都顯得撲朔迷離。

…… 「安娜,對於這個阿古拉,你怎麼看?」傑弗森伯爵詢問道。

安潔莉娜卡正好與陸昊蒼有過一次照面,雖然當時情況比較特殊,也沒有深入交手,只是稍微試探了一下,不過安潔莉娜卡對陸昊蒼的印象還是比較深刻的。

「在我看來,是一個很強壯的男人,當然,我指的是內在,外表看起來卻是一個胖子,我對他很有興趣!」安潔莉娜卡聽到傑弗森伯爵的問話,眼睛眯了起來,不自覺地伸出舌頭舔了舔,一臉興奮道。

傑弗森伯爵有些無語,自己這個女兒什麼都好,就是心理上稍稍有些扭曲,或許是相當扭曲才對。

「如果你對上這個阿古拉,有多少取勝的把握?」傑弗森伯爵直截了當地詢問道。

「唔……」安潔莉娜卡雙手抱胸,挺了挺自己傲人的棉花糖,臉上露出認真思考的表情。

「這個不好說,我們之間沒有正面交過手,所以不能輕易下結論,不過……」

「他給我的感覺是危險的,而且他的身邊還有那個人型兵器(曼緹麗),正面對決,恐怕我的勝算不大,不過如是論暗殺,機會合適的情況下,我有十足的把握殺了他!」

說著,安潔莉娜卡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嗜血而殘忍。

安潔莉娜卡很強大,所以她有著同等的自信,她是殺手界的佼佼者,被稱為「影之殺人魔」,只要給她機會,她有自信殺死陸昊蒼。

當然,這都是安潔莉娜卡一廂情願的看法,畢竟她不知道陸昊蒼的真實屬性是多少,以普通人類的屬性去衡量陸昊蒼,那是可笑的。

「……」聽完安潔莉娜卡的分析,傑弗森伯爵陷入了沉思,為了這次最終計劃的成功,他必須重新評估陸昊蒼,為了不讓後者影響到計劃的實施,有必要的話,一定要除掉這個麻煩。

「我明白了,安娜,你先出去吧,時刻關注阿古拉的動向,如果有機會的話,幹掉他!」傑弗森伯爵目光一凝,吩咐道。

「好的,如你所願,我的父親。」安潔莉娜卡微微一笑,隨後緩緩退到黑暗的角落中,身形漸漸消失。

……

托爾烏斯家族正在籌備所謂的「最終計劃」時,陸昊蒼那邊倒是顯得異常愜意。

本傑明與陸昊蒼進行了告別,他接受了後者的建議,為了提升自己的廚藝,打算遊歷整個艾特蘭斯大陸,尋求所謂的料理之道,掌握自己的料理之魂。

「阿古拉少爺,沒想到這幾天還真是平靜呢,那個托爾烏斯家族並沒有什麼動作,難道席亞娜顧忌錯誤了?」在前往冒險者工會支部的路上,霍爾特說道,這幾天確實太過平靜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你希望發生點什麼嗎?」陸昊蒼白了霍爾特一眼,反問道。

「嘿嘿!不是有阿古拉少爺在嗎?我就是想看看那個托爾烏斯家族會出什麼找對付倫薩特家族而已。」霍爾特舔著個臉,摸著後腦勺道。

其實陸昊蒼也是有些驚訝,原本以為托爾烏斯家族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找機會繼續對付倫薩特家族,沒想到這幾天沒了動靜,除了警衛團的人還在追查殺手事件外,整個阿斯翠亞城顯得異常平靜。

「總有股暴風雨前的寧靜……」陸昊蒼忍不住自語道。

想再多也沒用,既然托爾烏斯家族沒有什麼動作,那是再好不過的,他也省事。

暫時不去想托爾烏斯家族的事,陸昊蒼帶著霍爾特與曼緹麗來到了冒險者工會支部,在沒有什麼事可做的情況下,接一下委託也是不錯的,提升一下自身屬性才是關鍵。

「是阿古拉先生嗎?」剛走進工會支部,一名工作者走上前來,詢問道。

「我就是。」陸昊蒼微微一愣,總覺得每次有人這樣找自己,准沒好事。

「維利雅支部長找您有事,請去一趟她的辦公室。」工作人員說道。

熟悉的對話,熟悉的味道,一看就知道維利雅找自己肯定有什麼其他事情發生。

不過沒有辦法,陸昊蒼只能點點頭,跟在工作人員的後面前往維利雅的辦公室。

「阿古拉先生,很高興又見面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在阿斯翠亞城多待幾天!」熟悉的兔耳朵映入陸昊蒼的眼中,維利雅開心地盯著前者,開口道。

「好了,維利雅支部長,請問有什麼事嗎?」陸昊蒼也沒有廢話,開門見山地詢問道。

「唔,真是不解風情……」維利雅嘟起小嘴忍不住抱怨道。

「其實這次找你來,確實有一個特別的委託想讓你去嘗試一下。」維利雅開口道,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神秘。

「特別委託?不會又是災害級以上的委託吧?」霍爾特忍不住問道,他經歷過阿克森那次事件之後,多多少少有點心理陰影,自己畢竟是貨真價實的白銀級冒險者啊!

「唔……怎麼說呢,這次委託的性質有點不一樣,因此它不屬於『災』級委託系列,而且發布這項委託的人身份比較特殊,所以報酬方面可是相當豐厚哦!」維利雅解釋道。

陸昊蒼的興趣被提了起來,開口詢問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委託?」

「別急,我會向你慢慢解釋,首先,你知道『王族宴會』嗎?」維利雅問道。

陸昊蒼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王族宴會』,顧名思義,就是王族舉辦的一場盛大宴會,屆時會邀請所有阿斯翠亞城,還有那些遠在封地的貴族,這是每年一次的盛大宴會。」維利雅解釋道。

「那,這個『王族宴會』與這次委託有什麼關聯嗎?」陸昊蒼隱隱猜到這其中或許有什麼聯繫。

「確實有關聯哦!因為『王族宴會』的本質其實就是國王的生日宴會,這一天,參加宴會的所有貴族必然會送上禮物,而權位越高的貴族,送上的禮物將會越貴重,越稀有……」

「尤其是那些王族的成員!」

…… 聽到這裡,陸昊蒼大致能夠猜到這次委託的內容了,恐怕跟送給國王的禮物有關,而這身份比較特殊的委託人,應該就是王族之人。

「如你所想,這次的委託正是為國王的生日尋找一份合適的禮物。」維利雅微微一笑,印證了陸昊蒼的想法。

這種情況倒也是正常,在地球世界,陸昊蒼了解到一些歷史,古代帝王生辰的時候,各方王公貴族,封疆大臣,域外使者等等,都會送上各種新奇之物,為的就是討帝王的開心。

看來在洛伊薩特王國也是一樣的道理,歸根結底,攀比心理是至關重要的原因。

「原來如此,那委託的具體內容是什麼?」陸昊蒼開口詢問道,他總覺這次委託肯定不會太簡單,畢竟是給國王尋找合適的禮物,總要講究一個牌面。

「在不久前,有進行探索委託的冒險者在阿斯翠亞城東北邊,距離大概五十公里處發現在一座古代遺迹,初步探查的結果顯示,這個遺迹裡面可能存在大量寶藏,在最深處應該有一件秘寶!」維利雅開始向陸昊蒼講解這次委託的具體內容。

「而委託人就是希望深入遺迹最深處,取出那件秘寶,作為禮物送給國王。」

陸昊蒼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問道:「既然是古代遺迹,而且還是剛被發現的,裡面的情況應該都不甚明了,也就是說,充滿了危險,對不對?」

陸昊蒼精著呢,如果只是普通的遺迹探索任務,根本不需要弄得這麼神神秘秘,在工會直接發布便可,也不會列入特殊委託。

這遺迹中肯定存在一定的風險,在什麼都不清楚的情況下,還是要小心謹慎為妙。

維利雅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回應道:「這個嘛,確實因為這個遺迹是新發現的,裡面充滿了未知,第一批探索遺迹的冒險者都是黃金級冒險者,深入的程度有限,暫時不清楚最深處到底有什麼危險存在。」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座遺迹當中存在許多寶藏,那些早前探索遺迹的冒險者可是收穫頗豐。」

「在探索過程中,只要不是那件秘寶,其他尋找到的東西都歸個人所有!而最終獲得那件秘寶並且上交的冒險者,更會獲得委託人的額外獎勵!」維利雅說道,這次探索所得都是個人所有,也就是全看運氣了。

陸昊蒼點點頭,在他理解看來,這就是能力有多大,就可以收穫多大,運氣好的話,還是能從中撈到不少好處。

狩魔獵人的煉金工房 「這個委託,應該不會只讓我一個人去吧?」陸昊蒼可不認為這麼肥的任務只邀請了他一個人。

「當然不是,這項委託因為其特殊性,委託人要求必須拿到那件秘寶,因此屬於大範圍徵集,基本上在阿斯翠亞城中有名,且實力強大的冒險者都被邀請參加。」維利雅沒有隱瞞,如實說道。

「那我為什麼會被邀請呢?要知道,我只是一個白銀級冒險者。」陸昊蒼盯著維利雅,說道。

「我說,這是我的第六感決定的,你信嗎?」維利雅眼睛彎成了月牙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反問道。

「我不信。」陸昊蒼淡然道。

「同樣的,你只有白銀級冒險者的實力,我也不信。」維利雅笑著回應道。

陸昊蒼心中一陣嘀咕,說實在的,他最看不透的,就是眼前這個冒險者工會的支部長,難道兔耳族的人都令人難以琢磨嗎?他的經驗告訴自己,有必要堤防維利雅。

「那麼,阿古拉先生,說了這麼,你是否接受這項委託呢?機會難得哦!」維利雅彷彿一個推銷員,朝陸昊蒼眨了眨眼睛,循循善誘道。

「呼……」陸昊蒼出了口氣,心中盤算了一下,最終回復道:「好,這個委託我們接下了。」

其實對於陸昊蒼來說,接受這個委託也沒有多大風險和難度,如果真的有危險,大不了直接放棄委託,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自己的小命要緊。

而且陸昊蒼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提升自己,不僅僅是自身的屬性,一些外力的裝備在這個階段也是很有用的,遺迹中應該有著許多好東西,或許存在傳說級,甚至史詩級的裝備也不一定。

「你就知道你一定不會錯過這個委託!」維利雅嘴角勾起,似乎早已料到陸昊蒼會接受這個委託。

「那麼,明天阿斯翠亞城的東門外集合,到時候所有接受委託的冒險者都會在那裡,然後一起前往遺迹。」維利雅說道。

成功接受這項委託之後,陸昊蒼離開了冒險者工會支部,回到自己的旅店進行準備。

對未知的遺迹進行探索,存在一定的風險,陸昊蒼有必要做好一切準備,儲物箱中的各種道具、食物準備就緒,首先保證自己餓不著,自己的飽食度要控制好。

第二天,陸昊蒼帶著霍爾特和曼緹麗前往了阿斯翠亞城的東門。

「哦,已經來了不少人,看起來都是實力不俗的冒險者呢!」霍爾特看到城門外的平地上已經聚集了一群全副武裝的冒險者,開口道。

陸昊蒼掃了一眼,發現這些冒險者最低都是黃金級,而且數量不多,絕大部分是白金級冒險者,更有幾名精鋼級冒險者摻雜其中。

這些冒險者臉上都沒有太多的表情,除了各自冒險者小隊的人站在一起,並沒有太多其他的交流,似乎在提防著其他人。

其實也沒有錯,畢竟這次委託比較特殊,接受委託的冒險者很多,而秘寶或許只有一件,那麼能夠得到委託人最終獎勵的,也只有一個冒險者或小隊,彼此之間都是競爭者。

陸昊蒼輕笑一聲,看到這個緊張的氣氛,顯得不以為然,其實對於最後的秘寶能夠被自己尋獲,他不是特別在意,探索未知的遺迹更具有誘惑力。

「白銀級冒險者?」

隨著陸昊蒼三人出現,其他冒險者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他們身上。

…… 在陸昊蒼三人到來之後,立刻引起了轟動,所有的冒險者都是一臉詫異地看著陸昊蒼胸口那個白銀徽章,三個白銀級的冒險者竟然能夠接受這項特殊委託?

「為什麼白銀級的冒險者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他們打算跟我們一起探索遺迹?」

「這算幾個意思?還是說,他們只是炮灰,是探路的?」

「有可能,不然憑白銀級想要找到最終的秘寶,簡直是痴人說夢!」

扎堆的冒險者們瞬間有了議論的話題,他們不知道陸昊蒼是什麼人,但是白銀徽章是不會說謊的,而這次探索遺迹的委託屬於特殊委託,被委託的都是一些阿斯翠亞城有名的冒險者,最低也是黃金級的。

但是突然出現三名白銀級的冒險者,他們確實有些詫異,甚至有些鄙夷,覺得陸昊蒼三人是來搞笑的。

面對其他冒險者的質疑,陸昊蒼顯得很淡定,他早就預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但絕不會上前跟他們理論什麼的,因為那隻會是浪費時間。

「嘿!我當是誰,原來是你!」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隨後走來一名身高馬大的男子,正是此前在冒險者工會大廳與陸昊蒼有過節的哈特。

「煩人的蒼蠅……」陸昊蒼看到哈特走了過來,忍不住小聲嘀咕道。

哈特並沒有聽到陸昊蒼的抱怨,得意洋洋地走到陸昊蒼三人面前,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胸,似乎是讓他胸口那枚精緻的白金徽章更加耀眼,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已經成為了白金級冒險者。

哈特這傢伙確實有點東西,在之前那段時間裡,他成功升級成為白金級冒險者,而他所在的冒險者小隊也因此變成白金級冒險者小隊,在阿斯翠亞城中的名氣自然也就上來了。

「你一個白銀級的冒險者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會真的是工會請來探路的吧?我覺得你有當嚮導的潛質!」哈特臉上帶著鄙夷之色,陰陽怪氣道。

之前在賽蘭鎮執行任務的時候,陸昊蒼就給「白色薔薇」小隊做過嚮導工作,因此哈特用這個來嘲諷前者。

雖然裁定會的結果已經出來了,但是哈特依然不服氣,認定蜜莉安的死跟陸昊蒼有著不可逃脫的責任,所以今天看到陸昊蒼出現在這裡,他忍不住想要找茬,給對方難看。

「我們來幹什麼,用不著跟你彙報,做好你自己應該做的。」陸昊蒼是那種不主動惹事的人,但是有人不知死活想要湊上來找揍,那他也不會客氣,作為一名富有「愛心」的未來魔王,有義務教育一下不長心的冒險者。

「你!」 至尊邪帝:廢柴小姐萬萬歲 哈特被陸昊蒼的話嗆到,頓時怒火攻心,想要上前跟後者動手,積怨頗深。

旁邊看熱鬧的冒險者們都開始起鬨,他們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尤其是那幾個知道陸昊蒼與哈特恩怨的傢伙,叫的最歡。

「安靜!」

就在陸昊蒼目光漸冷,準備出手教訓一下哈特時,遠處傳來一個略顯冰冷的聲音,威嚴中帶著一絲壓迫。

在場所有冒險者聽到這個聲音,下意識打了個冷顫,彷彿經歷了黑夜中最陰冷的時刻,嘈雜的聲音瞬間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