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軒轅琉璃橫跨一步,古劍劍背擋住了激射而來的天地靈氣。不過,光這一下就差點打掉軒轅琉璃的古劍。

軒轅琉璃抬頭,幾百米外,塵封夢雪正冷冷的看著她。剛才那一下,正是塵封夢雪出手了。

蝕婚囚愛:邪肆總裁撩火孽情 ……

————分界線————

完成了,沒有愧對各位,準時更新!

感謝各位讀者大大的支持。 塵封夢雪這是在威懾,軒轅琉璃不敢輕舉妄動,她必須保護好靈落。所以她沒有再去管倒在地上的佑風,而是回到原地,再次立起了音障。

衛升支持著結界,任憑任天翔那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巋然不動。看到遠處受傷的佑風,他有些不忍地問:「殿下,就這麼不管佑風了?」

塵封夢雪搖搖頭,回答道:「現在還不到時機,我不能干涉太多。有我在這裡牽制那個軒轅琉璃,佑風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先等他自己回復吧。別忘了,我們的首要目標是對方的靈落。」

「是!殿下!」

衛升的結界有著隔音效果,任天翔自然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但是,看到二人在交談,任天翔的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必須加快攻勢才行!任天翔暗道,立刻倒飛出幾米遠。然後外骨骼裝甲的右手臂裝甲發生了變化,從裝甲中探出了幾門炮管。

「那是什麼?」衛升雙眼微眯,暗自加強了結界的防禦強度。

「原來是龍會的人。」塵封夢雪自言自語道,「怪不得對大道的理解那麼粗淺。」

足足二十毫米口徑的電磁軌道炮在任天翔全力輸出下,硬生生將射速提高到了一秒五發。

電磁軌道炮這種武器應該是龍會成員應用最廣泛的一種武器之一了。它不僅是外骨骼裝甲的必備武器,就連機甲和戰艦上都能見到它們的身影。

而且,一秒五發的射速對於電磁軌道炮來說已經非常快了,畢竟也是被稱為炮的武器,要想保留其恐怖的威力,那就只有拋棄速度了。

數十發電磁軌道炮呼嘯而出,全部瞄準到一個點,那個點是任天翔計算出來的,衛升結界的最薄點。

這種小型的電磁軌道炮的威力固然不如戰艦副炮級別的那種,但是它的射速卻是所有電磁軌道炮中最快的。在足夠的時間內,絕對有可能引量變為質變。而且任天翔這幾十炮不僅僅是全部攻擊一個點,更變態的是他還在其中混進了幾枚穿甲彈。

衛升在第一枚電磁軌道炮打在結界上的時候就察覺到了不對。他大喝一聲,調動體內的精神力,將結界的所有防禦疊加在了正面,意圖擋住任天翔的那幾十枚電磁軌道炮。

可是突然,任天翔不見了!

衛升心中一凜,暗道不好。可是他現在不能移開,他必須擋住電磁軌道炮,他的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塵封夢雪。

可是下一瞬,他感受到後頸一涼——任天翔的劍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轟!

塵封夢雪動手了!她的手中亮起了三四個法陣,另一隻手張開面對任天翔。瞬間,一道光束激射而出,帶著毀滅一切的力量意境朝任天翔呼嘯而去。

任天翔在空中硬生生扭動自己的腰部,試圖讓光束避開致命部位,然後他的劍堅定不移地斬下。

這一切都太快了,衛升完全沒有任何時間給他反應。

衛升的脖頸處亮起了一道光芒,那是主席台上的天異純道施下的保護。下一刻,衛升就被傳送出了場地。

任天翔此時也不好過,他硬生生接住了塵封夢雪的攻擊,整個左肩骨都被打得稀爛。

他一落地,就立刻竄了出去,遠離看起來有些惱怒的塵封夢雪。

就在這時,靈落的雙眸突然睜開。她高舉法杖,念出了咒語的最後一個音節。

冰元素技能,冰封王朝!

整個比賽場的地面都結起了一層薄薄的冰。剛剛站起來的佑風準備對軒轅琉璃和靈落髮動下一輪的攻勢,但是腳還未離開地面,他就已經變成一個冰棍兒。那一瞬間出現的極致的低溫,甚至沒有人能確定,佑風是否還活著。

天異純道輕嘆一口氣,為了安全起見,她還是將佑風移出了場地,並給他解凍。身為幻級強者,這種隔空操作並不算什麼。

雲濤見佑風已經出局,自己離塵封夢雪還有些距離,立刻就知道形勢對他極為不利。他腳尖輕點,就想立刻退回到塵封夢雪身邊。以他的修為,全力突圍,對手沒有人能夠攔住他。

可是,他的腳尖剛剛接觸地面,一股寒氣就籠罩了他的周身。同樣是瞬間,他也變成了冰棍兒。

秋寒易老有些好笑,但眉宇間還是看得出有些許嚴肅。他偏偏頭靠向天異純道,低聲道:「純兒,小雪,這可是在拋棄隊友啊。你教她的?」

天異純道搖搖頭,一邊將雲濤移出場地,一邊回答道:「不是的。小雪若是全力出手技能太過狂暴,可能會誤傷隊友。這樣的戰術是經過他們隊伍全體成員同意的。他們三個下場后,才是我們小雪大展身手的時候。」

此時再去看塵封夢雪,她的手中已經換了一個法陣了。這個發正散發著熱量,以她為中心方圓十米內的地方竟是沒有受到冰封王朝的影響。

「真快呀。」塵封夢雪輕嘆,她雖然眼眉低垂,但是卻能看到她眼底熊熊的戰意。

「我之前說,很想和你們在決賽切磋一番。」塵封夢雪輕聲說道,她的聲音極輕,但所有人都聽得極為清楚,「我突然發覺,螻蟻就是螻蟻,你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仙級!」

瞬間,冰封王朝破碎。所有的冰面都被轟碎了,飄飛上的天空,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繽紛。

塵封夢雪威壓全開!仙級的威壓瞬間籠罩了整個賽場,同樣籠罩的,還有她那毀滅一切的力量意境!

「螻蟻們,掙扎呀!」

頓時,一股熱浪襲來!

…………

————分界線————

讀者大大們,推薦票啊! 熱浪來之迅速,讓四人都猝不及防。離得近的任天翔和任天晴甚至已經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灼熱感。

任天翔立刻就判斷出來,他和任天晴離得那麼近,已經來不及轉變精神元素來構築結界了。他立刻拉住任天晴的手,,將她拉入自己的懷中。他躬起身子,將任天晴護的嚴嚴實實的。然後,他只來得及打開外骨骼裝甲的能量護罩。

熱浪席捲而過不過就是幾息之間。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任天晴在任天翔的保護下倒是一點兒傷都沒有受,但是任天翔的樣子卻是慘不忍睹。

外骨骼裝甲的能量護罩只抵擋了極短的時間就破碎了,任天翔在這熱浪下足足支持兩息。他的衣服有很多地方都已經燒得沒有了,露出了雪白的皮膚,但是此時露出來地方都是血肉模糊,新肉還在生命元素的促進下不斷翻動,看上去極為噁心。

而後方的軒轅琉璃雖然及時張開了結界保護好她和靈落,但結界被硬生生擊碎,她只覺得喉嚨一甜,就噴出了一口鮮血。

新婢小寵:狐妃,只許愛本王! 「天翔、晴兒,回來!」軒轅琉璃忍住劇痛,朝任天翔和任天晴喊道,然後她又轉頭對靈落說,「靈兒,只有用那個了。」

靈落堅定地點點頭,她的眼神中是從未有過的嚴肅。她將自己脖子上的吊墜一把扯下,然後鄭重地舉起了那枚吊墜。

「我需要五分鐘!」

軒轅琉璃笑了笑,斷嵐出鞘!

任天翔和任天晴也圍在了靈落的周圍,三人站出了一個正三角形的陣型。任天翔和任天晴同時將手背到身後,從「菲尼克斯」中抽出了一把長劍。

三人一齊舞出了一個劍花,三人的動作之整齊,竟是用了同一個起手式。

許多眼尖的人已經看出來了,他們三個使用的是一種非常著名也是非常經典的劍陣。

三才劍陣,軒轅琉璃站天位,任天晴站地位,任天翔站人位,三人將力量集於軒轅琉璃一人之上,用以爆發出更強的力量。

軒轅琉璃眼神一凝,精神力湧入斷嵐之中。下一刻,斷嵐劍出。

劍氣蕭然!一劍揮出,那劍氣竟隱隱有有劈開空間的感覺!要知道,到達仙級才能窺探到空間的法則。而軒轅琉璃這一劍,隱隱快突破了那道壁障。

塵封夢雪眼眉低垂,這一劍的威力如此之大,竟沒有引起她的眼眉哪怕輕抬一點!

玉足前踏,她的素手捏出了一個手印。

「夫唯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吉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悲哀涖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剛剛念出幾個字,星蓮就站了起來,表情嚴肅。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念出了那幾個字:「萬、法、生、一、訣!」

沒錯,塵封夢雪所念的正是《萬法生一訣》中的內容。《萬法生一訣》是極為接近天道的功法,這樣被塵封夢雪吟誦出來,就如同精靈族的言靈一樣,擁有了法則的效果。

那道劍氣消失了!在新構築的法則中,兵器被視為不祥之物,一切與兵器有關的都將消散。

只見任家兩兄妹手中的利劍只剩下了劍柄,劍刃已經消散於天地之間了。而軒轅琉璃的斷嵐雖說是神器不會消散,但是在法則的壓制下,斷嵐重逾千斤,絕不是軒轅琉璃能夠舉起的。

塵封夢雪再上一步,吟誦繼續。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法則又是一變,整個賽場的天地靈氣都聚集到了塵封夢雪的周身。

沒有了天地靈氣,精神力的消耗是非常大的。好在任天翔和任天晴曾經是不使用異能的,所以他們的反應也極為迅速,外骨骼裝甲立刻就運轉了起來。

而軒轅琉璃則是收回了斷嵐,然後拔出了腰間的短笛。一笛在手,她準備和塵封夢雪拼一拼力量意境。

就在這時,賽場上泛起了點點星光。那星光越來越多,竟都是從靈落那裡產生的。

此時的靈落漂浮在空中,沐浴在星光之中。她的表情顯示著她此時心靈的虔誠。

「那是星海?」天異純道秀梅一蹙。

「藏的夠深吶!軒轅前輩的親孫女為其保駕護航,她就是你們的底牌?」秋寒易老牽牽嘴角,對旁邊的星政說道。

星政打了個哈哈,說道:「陛下敢請您來,自然是有幾分把握的。在血脈壓制的情況下,貴閣的凡夢饕餮能發揮幾成?」

秋寒易老輕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不能再耽擱了!」塵封夢雪暗道。

她抬頭,象徵著教皇繼承者的賢者之杖出現在她面前。這賢者之杖正是她的證道法寶。

「你們不懂,什麼是仙級!」

軒轅琉璃看著洶湧而來的天地靈氣,不禁握緊了短笛。她知道,以她現在的精神力絕不夠抵擋住的,就算加上任天翔和任天晴也不夠。

但是,靈落就在身後,離約定的五分鐘還有三十秒,她就算拼著短笛破碎的危險,也要為靈落遮住所有風雨,這是她的承諾!

「欲瞞天魘持星辰,我自八方斬孤魂!」

星光爆散開來,籠罩了整個賽場。

天地靈氣消失了,法則消失了,一切可能被塵封夢雪改變的東西都不見了。彷彿,曠野之中就只剩下他們五個人。

一個光影出現在了靈落的身後。那是一個人的投影,大概身高一米九,一襲華服。不過他頭髮花白,看樣子應該只有六七十歲。但是,他此時所散發的氣息,卻是聖級的威壓!

塵封夢雪突然瞪大眼睛,周身出現了無數個大小不一的法陣,但一瞬間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這些法陣是塵封夢雪立下的,意圖抵擋住那恐怖的威壓。而法陣消失是因為,完全擋不住!

塵封夢雪雙眼開始失神,雙膝跪倒在地上。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禁不住這威壓而向一個螻蟻跪下。

天異純道嘆了一口氣,揮揮手將塵封夢雪送回到了休息室。

「星政閣下,你們贏了。」

六零嬌妻有空間 「沒想到啊,能夠召喚出星皇的喚靈師。」秋寒易老幽幽地說。

「哈哈,閣主過獎了。」

…………

————分界線————

哈哈哈大家好,我又更新啦!嗯,我們龍會群里很冷清啊,如果喜歡這部小說的話可以加進來的,我會熱烈歡迎滴!群號是:412110321。大家可以討論劇情套路哦!非常歡迎大家。 天羽學院的四名參賽隊員一同入了場。他們身上還有一些傷勢沒有癒合,甚至有一名隊員的整隻左手都纏上了繃帶,估計沒個十天半個月的是好不了的。

這就是決賽的殘酷,參賽隊員要在一天半內完成三場激烈的比賽,而且其間得不到治療師的救治,只能依靠隊友的治療。

任天翔他們還算好,和聖者學院的比賽中,只有任天翔一人受傷比較嚴重,其餘三人都只是一些輕傷。而天羽學院就不同了。他們上一輪對手是月依學院,以凡夢饕餮的實力,他們只是苦苦支持了一炷香的時間就敗下陣來了。所以他們現在上場的正式隊員或多或少都帶點傷,至於替補嘛,就不用考慮了。

等到任天翔他們四個人上場,裁判便朗聲道:「雙方通名!」

他這一吼,便將他的修為暴露了出來。這位裁判赫然就是一位神級中階強者!由此也看得出裁決委員會對決賽的重視。

「天羽學院,夢蓮雪·羽。」

「尹祐。」

「夜宸。」

「金弈。」

「星皇皇家學院,軒轅琉璃。」

「任天翔。」

「任天晴。」

「靈落。」

「比賽開始!」

第一時間,尹祐、夜宸和金弈三人同時上前一步。

他們的周身泛起了白而聖潔的光芒。他們三人的背後,各自生出了一對潔白的羽翼。羽翼上,數條金色紋路不斷浮動,三人的羽翼上都有七條這樣的金色紋路。

七品實羽!

這三人的羽翼赫然就是七品實羽。在天羽宗中,擁有實羽的族人不過數百,更別提像七品實羽這樣的高級羽翼數量更是稀少。在各方掌握的資料中顯示,天羽宗擁有七品以上實羽的強者不過十人,其中還包括了大宗主夢汐、王級分宗宗主夜劍和三位帝級分宗宗主。而在天羽宗,羽翼的品級越高,那修為上能達到的成就就越高。

此時三人亮出七品實羽,給了解天羽宗的人帶來的震撼可非同小可。這三人,光憑這七品實羽,日後絕對是天羽宗的棟樑。

夜宸雙手持劍,羽翼一拍,就電射而出。羽翼割裂空氣,發出了「哧哧」的聲音,她的速度之快,彷彿已經化作了流光。

尹祐與金弈緊隨其後。他們二人赤手空拳,全憑所學的體術。他們沒有天羽宗兩大嫡系的血脈,自然就無法修得《羽化升仙訣》或者成為天羽宗劍修,所以他們最好的選擇就是天羽宗體術。這些都是天羽宗流傳了千萬年的規矩,不會因為他們天賦好而改變。

而任天翔他們也做好了迎戰的準備。這一次,軒轅琉璃召喚出了幻音琴,立下了她的最強防禦。她也決定,這次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靈落。任天翔和任天晴則是持劍站在軒轅琉璃的前方,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值得一提的是,任天翔持的是軒轅擎天贈與他的一把寶劍,任天晴則是拿出了斷龍尺。

他們二人首先面對的,是劍修夜宸。這個小姑娘看似嬌小可愛,但是劍在雙手,便有一種隱隱的霸道。這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她數十年如一日的修鍊劍術,修鍊出來的王者之氣。

任天翔上前,寶劍上挑。這本就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好劍,配合上天地靈氣的加持,便可以輕鬆隔裂空氣。

任天翔這一下便就阻擋了夜宸前進的路。後者無奈,立刻扇動羽翼,改變了方向,朝著任天晴衝去。

任天翔淡淡一笑,任憑夜宸轉變方向。任天晴手上可是拿著斷龍尺的,那東西幾乎是所有冷兵器的剋星,夜宸以她為目標,簡直就是找死!

任天翔持劍橫揮,一到劍氣呼嘯而出。對付像尹祐和金弈這樣擅長體術的敵人,使用中遠距離的攻擊方式是比較穩妥的,而任天翔就是這麼做的。

尹祐和金弈自然不會被劍氣打中,他們二人是極為嫻熟的完成了一個後空翻,然後準備從空中直取任天翔的面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