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令整個世界為之顫抖的男人,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世界真是戲劇化呀。

但時間不允許任何的留戀與醫院主樓內所有的門窗,瞬間迸射出無數藤蔓是跟合成一股向周圍的任何活物發起襲擊!

原型兵器笑容蕩然無存,右手一抬,黑色角質層覆蓋延伸,化為一柄奇形刀刃。

「滾!」原型兵器吐出這個字,便如出鞘的利劍瞬間消失,隨之便是一記無與倫比的華麗的橫斬——

醫院主樓再次一歪,向右方傾斜!

醫院主樓叢中被割裂!

這力量,不知要慕煞多少人?

而那瑟則是一抹擔憂湧上心頭。

「你不怕被天道法則抹殺了?」那瑟用影魘藤問。

「人不輕狂枉少年嘛,不差這一次。」索羅塔克回答,「而且我只是把醫院主樓內的一些主支撐物切掉了,並沒有使用多少的影之法則,懷疑不到我頭上。」

「你倒是趕緊把某個人帶走吧,她可是你這次任務的主要目標。」索羅塔克笑道。

鬼狐在那一刻完全震驚了,甚至忘了上直升機。

「把阿爾忒彌斯帶走,不然我放不開手腳。」索羅塔克用影魘藤說。

那瑟沒有回復,而是付出行動——

徑直從軟梯上跳下,「推她一把,不然來不及了。」那瑟用影魘藤低吼道。

原型兵器瞬間出現在了鬼狐面前,手掌印上鬼狐的肩膀,雖然動作很輕柔,但是其蘊含的力道卻是直接將他推入那瑟的懷裡。

接住鬼狐的那瑟將之護送上直升機,卻發現某人的視線卻一直不離開那灰色衛衣,黑色夾克的身影,月亮之牙差點,都不知道。

為什麼那兜帽下的臉會那麼熟悉?熟悉的深入骨髓?熟悉的莫名悲傷?悲傷的撕心裂肺?(PS:索羅塔克用的是獵戶座的臉。)

原型兵器看著直升機消失在遠處,露出一絲冷笑,全速迸發,揮舞著利刃殺入醫院主樓。

直升機上,鬼狐望著原型兵器所在的方向,喃喃道:「歐米伽,對不起,我拖後腿了。」

「你這是什麼話?」那瑟問。

「我只是想不通,他已經站在了食物鏈的頂端,我對於他只是螻蟻,他卻連救我兩次……」鬼狐自言自語道,

那瑟不說話,生怕一不小心就說漏嘴了。

上次索羅塔克把他和碧琪,或者說厄洛斯的故事告訴了,雅典娜,難道不往非禮也不成?恐怕某人會直接和他翻臉,他死的絕對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慘!

「鬼狐,記住,他,那個男人,」那瑟指著索羅塔克所在的方向說,「他會連救你兩次,說明你對於他很重要,或者是因為利益,或者是他看上了你,不管怎樣,他會無時不刻地留意,庇護你,知道嗎?有這樣一個人給你當護衛,可比我都給力。」

「謝謝你,歐米伽。」鬼狐說,小手偷偷拭去額頭上的汗珠,「我說過我會給與你報酬,所以……」

「歡迎來到風翼庇護區,歐米伽。」

那瑟露出一絲笑容,當然,隔著面具,鬼狐自然沒有看到。

求之不得啊!

醫院主樓那邊兒,索羅塔克雙手已經化為利爪壓了壓兜帽,雙爪在牆面上畫出一道道溝壑,平靜的看著那身體被燒毀了一半以上皮膚的喪屍護士,這傢伙居然因禍得福,再次進化達到了2.5級的水準。

何以見得?她的右手也變成了利爪,右臂覆蓋著同樣的角質層!

可惜她碰上了索羅塔克這個災星。

梭羅塔克雙爪有律動的跳動著,瞬間一個側滑步,閃開一記速度超快的挑空爪擊。

看來這個喪屍護士雖然看上去有2.5級的水準,但水準中的水分也是十足的,防彈角質層被燒毀,防護力還不如1.5級喪屍,這也是索羅塔克和她用利爪正面剛的原因……之一吧。

而且應該進化到2.5級才沒多久,所以攻擊方式漏洞百出。

但是換那瑟來,他也打不過!

梭羅塔克帶起一絲笑意,起跳,帶著極強的爆發力,一個飛撲,撲像喪屍護士。

這個過程非常短暫,前後不足一秒!

雙爪合揮,給喪屍護士留下十道整齊的傷口,成一個完美的十字型!

喪屍護士被這一下拍了個踉蹌,很快穩住身形,看她的反應,居然有憤怒之意。

已經有一些情緒了嗎?

說羅塔克皺了皺眉,這隻喪屍……看來的快點解決她了。

梭羅塔克右腿發力,左手迅速揮出一記爪擊,將喪屍護士拍到牆上,背上迅速伸出六根影魘藤,刺入喪屍護士體內。

被喪屍病毒寄生了的細胞與另一種細胞激烈交鋒,前者固然強悍,但這次踢到了鐵板。

在這一刻,連喪屍病毒都傻了眼,被喪屍病毒的細胞迅速被同化,喪屍病毒迅速被水解,成為索羅塔克身體的一部分。

搜羅塔克看著喪屍護士的身體被六根影魘藤分解吸收,一絲感應,傳入腦海。

那種感應,像是子女與父母的那種血脈相連的奇異之感,塞羅塔克向醫院內部走了幾步,這種感應更強了幾分。

「這是喪屍病毒之間的感應嗎?得深入探查一下了。」搜羅塔克自言自語,給那瑟留言。

「那瑟,進入庇護區后盡量低調些,我這邊處理完這些喪屍就去找你。」 風翼庇護區。

「登記完了?」鬼狐問剛從辦事處出來的那瑟。

那瑟點點頭,說:「他們問我要身份證,可我那東西早丟了……」

「沒關係,後續會找你慢慢核實的,不過現在你是黑戶,很多事情是不能幹的。」鬼狐說,「他們給你發物資卡了吧?」

「發了。」那瑟按了按口袋裡的物資卡,說。

「這可是我們現在的貨幣,你可要裝好了。」鬼狐說,「介於你是黑戶,沒法租房子,所以暫且先住我家吧。」

那瑟點點頭,「謝謝。」

「不過你可要負擔一部分的房租哦。」鬼狐說,在前面領路。

那瑟無語幾秒鐘,應了一句:「哦。」便跟了上去。

雖說是庇護區,除了一大群克隆人士兵與高聳的壓縮垃圾方塊鑄成的圍牆,破敗程度一點也不比不庇護區外差,而且混亂程度也是相當的高,但是差不多每15秒就會發生一場鬥毆,每半小時就會發生一起大型的械鬥;像一些特殊場所,比如說妓院,賭場和地下搏擊場都公然開張。搶劫,強女/乾等現象隨處可見,而且每個角落都變成男女交配的場所。剛開始那瑟還嘗試著去阻攔一下,後來見得多了,也就懶得去了。

「真是夠亂的。」那瑟抱怨,「一個女孩子在這種地方生活,過的很艱難吧?」

「嗯,還好吧。」鬼狐說,「但還是希望這裡能安寧一點,真的太混亂了。」

「差不多每天我都會弄殘一個到兩個試圖猥褻我的人,或擰斷他們的胳膊,或打斷他們的腿,雖然只有在這兒我才能活下去才能讓我的妹妹安然無恙,但時間久了,我也有可能變成那樣吧。」鬼狐看著街邊攔街的妓女,囈語道。

「你還有個妹妹?」那瑟問。

「對,她叫靈狐,小時候遭遇車禍雙腿殘疾,所以……」

「你選擇去當傭兵,高風險意味著高回報。」那瑟接過話,說。

鬼狐苦笑著點點頭,「我是她唯一的親人,而且我是姐姐,這註定我的職責就是照顧好她。」

「你也不容易。」那瑟拍拍她的肩膀,「希望我能幫上忙。」

「那最好了。」鬼狐說,臉上的苦笑散去,露出了幾分滄桑。

那瑟心底不由唏噓能將阿爾忒彌斯打磨成現在的鬼狐的,原來是命運是把挫刀,它一點點的挫掉了阿爾忒彌斯的尖牙。

小狼崽與狗一起馴養,自然而然的就成了一隻狗。

惡后歸來:陛下,娘娘又動手啦! 乖乖一個拐角邊看見一破舊小樓,顯然那便是鬼狐的居所,門口圍著五個手持各種器械的混混、或者說流氓,正在將鐵門錘得直響。

「這群流氓……」鬼狐正欲發作,那瑟將他一把拉住,問:「庇護區里殺人犯法嗎?」

「庇護區里,就沒有法律可言。」鬼狐說。

「殺人這種事兒還是我來吧,女孩子手上沾了血,可就嫁不出去了。」那瑟說著,走上前去。

鬼狐愣了愣,停在原地,看著他走上前去。

「想死的話,便繼續聒噪吧。」那瑟站在那五個小流氓身後,說。

五個小混混停下動作,一個走上前來,手裡的鋼管嘩啦嘩啦的響著。

「看呢,這兒有個小傢伙想逞英雄!」

那瑟清晰地感覺到這個小混混的口水濺在了他的面具上,帶著刺鼻的口臭。

英雄?哼,這個詞兒小爺我從來就沒覺得配的上我!

想死是嗎?哦,對了當你已經給我答案。

右手惡魔之爪一把掌拍在那小混混頭上,即刻猩紅的液體與哀嚎便噴涌而出。

惡魔之爪合攏,蘊含著巨大而綿長的力道,手緩緩抬起,竟然將那小混混拎著頭舉了起來。

五指用力一握,灰白色粘稠液體邊沾滿那瑟的惡魔之爪。

癡漢,撿起節操 銀白色的獨角獸面具上,多了幾點猩紅。

面具下的冷漠臉龐上多了一抹冷笑,惡魔之爪緩緩鬆手,小腿卻已經發力。

屍體尚未落地,那瑟已經到了另一個小混混地右手腕用力向外一折,一聲折斷的聲響便爆響開來,一截斷骨劃破皮肉,傍著小混的慘叫,從小混混的右小臂手肘內側露了出來。

如同握著匕首一般,那節斷骨直接被撕下來,插進了那小混混的頭顱。

另外三個已經開始逃跑,但可惜死亡若風,如影隨行。

在這世上,論爆發力,除了雲瀑、赫爾墨斯、索羅塔克三個老變態之外,能夠超過那瑟的還真沒幾個,當然是在不考慮Genesis公司這邊兒半機械人的情況下。

上一秒他還距離那個小混混兩米以上,下一秒,他已經將之扼住脖子舉至半空,順勢向下移,按膝蓋向上一躍一提——

甚至來不及慘叫,那小混混的頭顱直接像一枚椰子,被那瑟一發膝蓋猛擊,直接將他的臉給砸進了腦子裡。

角落裡的鬼狐吞了吞口水,如果他上次執意懷疑「歐米伽」他,否則會死的一樣慘!或者說比他們更屈辱,然後這位「歐米伽」才會給她個痛快的!

另外兩人很聰明,分兩邊跑,至於這位殺神會追誰?

那就看造化吧!

攻門 對此,那瑟卻笑了,當然取下複合弓兩隻繩箭搭上。

無需多言,這二位自然是被那瑟一人一箭扯了回來,外補一人一腳將兩人腰椎踩斷,在無逃跑的可能。

兩人都不敢抬頭去看那瑟,但知道自己的死亡已經是註定的事。

那瑟將一隻腳放到一個小混混頭上,沉吟片刻,抬頭間,望見了一對墨綠的眼眸。

腳下力道頓生,不足一秒,那小混混的頭片直接報成無數碎漿灑的到處都是。

「該你了……」那瑟陰冷的說道,腳踏在那最後一個小混混後背。

預想中的怪力並沒有出現在自己背上。

「他想幹什麼?」小混混驚恐的想著,一隻惡魔之爪落在他的頭上。

握住頭顱,惡魔之爪迸發力道。

皮膚寸寸崩裂,骨骼發出聲聲悶響,肌肉撕裂,慘叫與鮮血噴洒。

那瑟將這個小混混的頭直接拔了下來!

五殺!

前所未有的暢快!

不知不覺間,自己居然喜歡上了殺戮的感覺。

那瑟自嘲的甩腦袋用還沾著欣喜的手理了理衣服,在本來就沾著血的衣服上留下了許多血手印。

小樓里,一黑髮,墨綠眸的女孩兒推著另一少女的輪椅來到窗前,隔著髒兮兮的玻璃卻能感受到樓下那場腥風血雨。

輪椅上的少女望著濺在玻璃上的灰白色與腥紅色液體,捂著嘴努力不叫出聲來,推輪椅的女孩兒則波瀾不驚,似乎看不到一樣。

鬼狐從角落裡走出來,眼神中帶著震驚與驚恐,她甚至不敢和那瑟靠的太近,生怕自己的頭也會被拔下來一樣。

「你……離我這麼遠是幾個意思?」那瑟問,鬼狐站在距離她一米五左右的位置,略帶懼意的看著他。

「放心吧,我又不會吃了你。」那瑟雙手抱胸道,對鐵門揚了揚下巴,「還不去開門?」

鬼狐理了理乳白色的頭髮,說:「下次不要用這種虐殺的方式可以嗎?我不希望靈狐她看了這種場面。」

「……」那瑟無語,慌了半天,原來你在慌這個,早說嘛!

「你早說嘛,不然我就不無雙了。」那瑟聳聳肩,說。

正在開門的鬼狐不由嫣然一笑。

這個歐米伽,平時倒是挺樸實的。

但他開始殺人的那一瞬間,卻完美的轉變為一個惡魔。

這就是斯巴達式教育的特點,每個男人甚至男孩兒從出生開始,第一個身份,不是兒子,不是兄長,不是丈夫,不是父親……而是戰士。

斯巴達並不是一個充滿侵略性的國家,但膽敢打他們土地的主意,便絕對會給對方撕開血淋淋的傷口,幾十年都恢復不了。

那瑟得母親蘇菲亞曾無比的喜歡這個全民皆兵的神奇土地,所以……這也成了某人的啟蒙教育。

也正是這種獨特的啟蒙教育,令某人自幼便背負著仇恨,痛苦與憤怒,也令之成為殺人如屠狗一般的冷漠殘忍的修羅。(作者:『論孩子童年的重要性。』作者卒,享年十五歲,死因:嫌棄男主,被男主手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