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陳青看向身旁四人,笑道:「記住了,你們四個,都是要成為樓外樓的人,到時候,我倒要看看,這一場星宿海之亂,到底是什麼結局!」

四人皆是神色肅穆,單膝跪地道:「願誓死追隨大哥!」

四人身後的無頭鬼看向陳青,皆是露出尊敬之色,八千無頭鬼齊齊跪下,大喝道:「願誓死追隨大哥!」

陳青露出一抹怒色,大喝道:「跪什麼,起來,你們都是我的兄弟,日後,只要我陳青還活著,便是你們永遠的大哥,我天啟沒有親族,但是現在,我們便是親族,我是你們的大哥,我們便要親如兄弟!我白虎縱橫天下之時,爾等必得萬世榮光,永垂不朽!」

無頭鬼們起身,九年戰爭,他們沒有一個人沒有被陳青救過,陳青即便是以身軀硬抗傳奇三階的青鬼也要救下他們,是的,他們是天啟,他們自出生便是孤身一人,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有了一個庇護他們的大哥,而且還給了他們強大之路,這樣的大哥,便是為他去死又有何妨! 路瑾小可愛成功的引起了國師大人的注意。

路瑾嘴抽抽。

極品寵妃太妖豔 包我一年饅頭,你堂堂一國國師,說出這樣的話,你不嫌丟臉嗎?

「喂,小乞丐,你叫什麼名字?」

「甜心。」路瑾原本不打算告訴他的,可一想到,萬一他以後報恩,給個黃金萬兩什麼的,總該給人留個線索吧。

系統:【宿主,你不是叫沐天心嗎?】所以,甜心是什麼鬼?

「天心,甜心,有區別嗎?」況且,女主搶了她身份,還不允許她換個名字!

「點心?」南城嗤笑出聲,「小乞丐你是餓了嗎?想吃點心啊?」

小乞丐小乞丐小乞丐!

這麼出言侮辱人,誰還沒個小脾氣了呢!

「你是不是傻,是甜心,甜心!」

「你說什麼!」南城眯起眼,眼神冰涼刺骨,彷彿她要在敢說什麼,他就掐死她。

「哈,我說什麼了嗎?我什麼也沒說。」

「噗,還真是個識時務的小東西。只不過,一個男人用個姑娘的名字,實在太娘氣了點,以後就叫……狗蛋吧,以後跟著爺,爺讓你天天吃白面饅頭。」他那些部下有好幾個人的兒子都叫狗蛋,說是好養活。

雖然他也覺得這個名字確實不雅了點,但這個小子這麼瘦小,很需要這個名字。

路瑾:……

這貨是故意的吧,她哪點像個男的了?

呆萌一笑秋波起 她明明就一個小仙女,好不好?

「叔叔,你吃完了,可以走了嗎?爺爺說,不能和陌生人待在一起,他們會拐賣寶寶的。」眨巴著黑峻峻的大眼睛,路瑾一臉天真無邪。

南城皺眉,他有那麼老嗎?

他今年才二十有一,正是男兒的大好年華,這臭小子還真是欠揍,「以後不準叫叔叔!」

「那……爺爺?」

這熊孩子絕對是故意的,皮得很。

這時,南城突然站了起來,往外邊走去。

「統子,他怎麼了?」該不會是這個反派腦子有病吧。

系統已經不想吐槽她了,默默地翻白眼,【他的手下來找他了。】

「哦。」路瑾失望的聳拉著腦袋,吃完了她的口糧就要跑,王八蛋!

他與星辰皆迢迢 「你在這幹什麼,還不趕緊跟上?」

腦袋被人敲了下,路瑾睜著一雙大眼憤憤的瞪他。

「你幹什麼!」

南城沒回答她,直接領著她衣領帶走。

路瑾:主角就有公主抱,配角就只能被領著衣領提走,這落差,太讓人桑心了。

路瑾是一路被提溜到國師府的,他的一群手下跟看動物園的猴子似的,一道道目光,讓她想忽略都不行。

他的貼身侍衛莫寒,更是恨不得把她身上盯個洞。

要知道,他家主子潔癖可是很嚴重的,平常有人和他說話,都得離他三米遠,他做了這麼多年貼身侍衛,離得最近也不超過一米。

現在主子竟然親手提著一個臭烘烘的小破孩回來,說句大孽不道的話,這簡直比龍椅上換了新皇帝,還要讓人覺得轟動。

他們在想什麼,路瑾是不知道了,因為她現在正在,嗯,保衛她的褲子。

南城這個禽獸,把她提進浴室,伸手就準備拽她的褲子,要不是她反應快,現在已經貞潔不保了,這個禽獸,她還是個寶寶啊。 其實路瑾倒是冤枉南城了,他原本也是想讓丫鬟幫他洗的。但一想,雖然狗蛋年紀小,但在怎麼也是個男人,男女授受不親,讓丫鬟到底是不太好,反正他也有時間,所以就親自動手了。

「放手!」

「不放!!!」MMP,她裡面連個褒褲都沒穿,要是真放手了,那下半身還不得裸奔啊。

路瑾雙手緊緊揪著自己的小褲子,一副與惡勢力抗爭到底的樣子。

南城頭一次覺得熊孩子是這麼難哄,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可嬌氣的,男孩子,就要賤樣,和他用拳頭說話。

片刻間,南城就已經制定了以後怎麼教育路瑾的方式,大手一用力,「刺啦」一聲,可憐的小褲子徹底報廢。

路瑾露出兩條白花花的小短腿,在空中晃蕩著。

路瑾:「……」

南城:「……」

剛上線的系統:額,它就是幹下去吃個飯,這這這怎麼就發展這麼快,嚇死統了。非禮勿看,非禮勿看!

剛上線的系統又急急忙忙的下了線。

它是一個有職業道德的統,不能私自侵犯宿主的隱私。

浴室里的氣氛一時間迷之尷尬。

「噗通!」

「你先自己洗,我去給你叫丫鬟。」

南城把路瑾仍進浴桶后,轉身,落荒而逃,以至於沒人看見他泛紅的耳根。

路瑾喝了幾口水后,才被進來的丫鬟從浴桶里撈出來。

丫鬟要是再來晚一點,她就真的要死翹翹了。

MMP,南城這王八蛋是想要謀殺嗎?

伺候路瑾的丫鬟,只覺得一瞬間,周身溫度都降到了冰點,明明炎夏,卻讓人牙齒打顫。

……

「拜見國師。」

「起來吧。」

「謝國師。」

地上的小女孩提著精緻的小裙子,起身,抬頭。

正是消失的趙春芽。

在國師府的這些天,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面黃肌瘦的小女孩,相反,臉蛋圓潤了不少,頭上戴著精緻的髮飾,整個人端莊舒雅,像一個大家小姐。

她外表雖然七歲,但靈魂已經是個二十幾歲的成年人了。那天在街上撞了他的馬車,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被驚艷到了,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讓這個男人死心塌地的愛上自己。

幸運來得如此突然,她沒想到如神邸般的男人竟然會帶她回家,她當然想都不想就答應了。

到了國師府她才知道,原來他是當朝國師南城。

小說里不都是這樣寫的嗎,女主穿越,遇到了俊美無雙,強大,又對女主死心塌地是男主。

趙春芽覺得她就是女主,而南城,就是上天送給她的男主。

她不知道,她確實是女主,而南城,只是個反派。

被帶進國師府快小半個月了,也只是剛進府的時候見過一面,往後這期間,一直不見他人,每天都被嬤嬤管教著學禮儀。

今天好不容易有時間,聽到丫鬟們說他在東閣,就趁丫鬟不注意,偷偷的趕了過來。

也想要看看被他親自帶回來的那個孩子,是什麼人。

趙春芽現在儼然是把南城當成自己的所有物了,就算聽到丫鬟們說是個男孩,她也要看看才放心。 死神淵八位都護率領著十萬封號騎士在三江水之外等候,如今星宿海之中的局勢有些動蕩,不過三族在三江水之外都保持著克制,這畢竟關係著傳奇一階的晉陞之途,即便是如此,天啟一方還是不放心,害怕有修行者前來截殺。因為白虎身為死神淵大都護的緣故,故而前來接引三江水之中的事落在了死神淵的頭上。

權少的寶貝 三江水之內天啟出口處,陳青打馬走在前方,傻饅兒看向陳青,「老爹,我想小兮姐姐了,我們以後還有機會見到小兮姐姐嗎?」

陳青笑著揉了揉傻饅兒的頭,「有機會的,不會太久的。」

傻饅兒笑嘻嘻地道:「那就好。」

傻饅兒如今可謂是無頭鬼中最受寵的一個,因為八千無頭鬼皆是他的叔叔姑姑,傻饅兒也嘴甜,見面就叫叔叔,無頭鬼們也真的將傻饅兒當成了自己的侄子,最小的總是最受寵的,嘴裡的小玉塊就沒有斷過。

陳青看到逐漸打開的出口,沒有猶豫,策馬沖了出去,八千無頭鬼也緊跟著陳青沖了出去,不過片刻,陳青已經再次來到了進入三江水之前的那個小島上,不過現在的小島上卻是人山人海,陳青眼中所見,皆是封號騎士。

魑魅也是迎上前去,在她的身旁,還有著七位都護。

魑魅可以看得到,自陳青的背後,一個個無頭鬼出現,魑魅開始倒是沒有怎麼奇怪,直到無頭鬼的數量超過兩千,魑魅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八千無頭鬼終於是全部出現在小島之上,魑魅的雙眼閃爍著紅色的光芒,白虎,居然將三江水中的全部天啟都收為了麾下!

這白虎到底是有著何種潛力,或許當初就應該直接向這白虎效忠,而且莫名其妙的,她竟然在這八千無頭鬼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隱藏中的濃烈的殺意。

那不是想要殺人散發的殺意,而是殺戮太多自然而然染上的殺意。

陳青策馬停在魑魅之前,並沒有動作,就這麼停住。

場面一時變得有些奇怪,自魑魅的身旁走出一個紅色的天啟,朝著陳青怒喝道:「停在此處作甚,此地很危險知道嗎?你可知道我們冒了多大的危險前來接你,快走快走!」

陳青倒是覺得有些好笑,我乃是死神淵大都護,你作為我的屬下,來迎接我不是正常的嗎?陳青看向那紅色的天啟,淡淡道:「你可知道我是誰?」

紅色天啟戲謔地笑笑道:「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便是死神淵的大都護白虎是也!」

陳青看向魑魅,淡淡問道:「見到大都護不行禮,我是不是應該有點什麼懲罰?」

魑魅看向陳青身後的無頭鬼,忽然只覺得心裡一涼,這才十年,已經有了如此威勢,魑魅只好道:「是可以懲罰。」

紅色的天啟哈哈大笑道:「我血色縱橫星宿海幾百年,你不過一個小娃娃,還要我向你行禮,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懲罰我,我就站在這裡,任憑你懲罰又能把我怎麼樣?」

陳青淡淡揮手,「鎖住!」

白夜策馬而出,身後跟著一百無頭鬼衝出,無頭鬼們揮動著手中的鐵鏈朝著血色衝過去,不過就是傳奇三階嘛,在三江水之中殺得多了去了,白夜帶著一百無頭鬼衝去,無頭鬼們揮動手中的鎖鏈朝著血色扔出,血色冷笑一聲,一群傳奇二階,也想把他怎麼樣,開什麼玩笑!

血色揮拳,不過片刻便將十多根鎖鏈擊飛,被擊飛的鎖鏈回到無頭鬼的手中,他們卻是沒有停下,繼續朝著血色包圍而去,白夜策馬一躍而上,手中長刀朝著血色便是一刀劈下!

血色忽然感受到這一刀之中的威力,揮拳抵擋,一拳將白夜打了一個踉蹌,卻是沒有傷到白夜,正在這時,背後卻是二十多根鎖鏈飛來,直接將他的雙手鎖住,在前方,又是四十多根鎖鏈飛來,將他的雙腳鎖住,一百無頭鬼朝著四面八方飛去,將手中的鎖鏈拉直,而血色,則是被一百多根鎖鏈鎖住懸挂在空中。

無頭鬼們壓著血色朝著陳青飛去,陳青看向懸挂在自己面前的血色,淡淡道:「廢去他一隻手臂。」

血色可以感受得到,左邊手臂的鐵鏈開始拉伸,要將他的左臂扯斷!

血色怒吼道:「以多欺少,算什麼英雄好漢,有種,跟我單打獨鬥!」

陳青靠近血色,問道:「你真的要和我單打獨鬥?」

血色怒吼道:「不錯,以多欺少,算什麼本事!」

陳青笑了笑,道:「本來我覺得廢你一根手臂就夠了,但是現在,似乎是不太夠。將他放下來。」

一百多根鎖鏈收了回來,將血色放了下來,血色抖了抖身子,笑道:「那就莫怪我出手無情了!」

魑魅道:「大都護,血色只是一時魯莽,不要怪罪於他了,而且,血色乃是傳奇三階巔峰,大都護不過才是傳奇二階。」

言下之意,無非是擔心陳青不是血色的對手。

陳青擺了擺手,道:「無妨,就讓他試試。死神即將離開星宿海之際,任命我為死神淵大都護,你們就應該明白期轉過來的意義,既然你們不明白,那我就讓你們明白明白!」

血色哈哈大笑道:「休要說那些大話了,你莫非以為自己是樓外樓不成,還要以傳奇二階戰我這個傳奇三階,我今天變告訴你,什麼叫做境界的差距!」

血色道完,手中浮現一柄火紅色的巨劍,朝著陳青劈去,「流雲三段斬!」

魑魅的眼中一驚,這流雲三段斬乃是血色的絕技,一劍勝似三劍,大喝道:「血色,若是白虎傷了,我倒要看看,你在死神大人面前要怎麼交代!」

陳青的手中浮現天罡,出手便是無還之槍,血氣濃郁的可怕,巨劍和天罡相撞,卻是雙方各自退後十步。

血色驚呼道:「這怎麼可能,你不過傳奇二階,居然能夠正面於我對撼!」

陳青笑道:「原來也就這點本事!」

陳青道完,直接朝著血色衝去,血色也是反應不慢,又是一招流雲三段斬朝著陳青劈來,陳青卻是擋都懶得去擋,直接揮槍便朝著血色的左臂劈去!

血色眼中大喜,「以傷換傷,簡直就是在找死!」

魑魅想要提醒陳青小心,但是無意間看向無頭鬼們,卻是發現他們竟然是沒有任何焦急之色,心中不由一驚,難道說,這群無頭鬼根本不擔心陳青會輸?

血紅色的巨劍落在陳青的胸膛上,將陳青的胸膛轟得凹陷進去,而陳青的天罡卻也是直接將血色的一臂劈斷。

這一擊對拼,簡直慘烈非凡!

不過下一刻,魑魅卻是看到陳青的身上燃燒起一簇黑色的火焰,不過一瞬之間,陳青身上的傷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這種回復能力,也未免太可怕了吧!這到底是什麼軀殼!

血色看到這一幕,只覺得如同看見了魔鬼一般,尋常生命之火,修復軀殼都需要至少兩個小時,但是眼前的白虎,卻是瞬間恢復,這到底是什麼怪物,這豈不是說,如果不能直接一擊殺死,那麼白虎便永遠不會敗?

看向剛剛一劍劈向陳青震得有些發麻的右臂,這白虎的軀殼強大地可怕,自己全力一劍都不過只有一些凹陷,要一劍殺掉白虎,怎麼可能做的到?

白虎的軀殼就好像連成一體一般,自己一劍上去,受力的卻是白虎整個軀殼。

整個軀殼分攤傷害,如何能夠一劍解決掉眼前的白虎!

看著朝著自己逼近的白虎,血色的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懼意,步步開始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