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東方映月放棄了掙扎,拿起手裡的毛筆,開始了畫符。

靈符講求的是下筆粗細均勻合適,一氣呵成,一開始東方映月就浪費了好幾張的符紙。

她抬眼看看沈念姍,才不一會都完成了三四張了,就連李光遠也完成了兩張了,看看自己,一張都還沒有完成,有點泄氣。

但想到明天的試練,又想到不能拖大家後腿,她又繼續畫了起來了。

慢慢的,她的心能夠沉澱下來了,從開始的全是廢紙,到後來廢一半成一半,漸漸的成果越來越多,她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直到最後她伸手去拿符紙時,發現那裡已經沒有了,再抬頭,看著李光遠和沈念姍二人正含笑看著她。

「不錯嘛,成果也有三十幾張,還要不要再畫點?」

李光遠欠揍的表情氣的東方映月牙痒痒。

「畫就畫,難道我還怕你不成。」東方映月回嘴,但心裡也覺得多準備點更好,俗話不是說有備無患嘛。

又接過李光遠遞過來的符紙畫了起來。

其實製作靈符最難的部份不在於畫符,而是封入術法,也是要消耗自身靈力的。

所以三人畫了兩百來張以後,就停下了。

東方映月看著眼前的一大堆,有點眼暈,她怕自己靈力就算再多個兩三倍也不夠呀!

但進入試煉之地,準備必須要充分,雖然是說不會出現生命危險,但會馬上被傳送出來,這次的試煉也會被終結,最後的獎勵也拿不到,而且每個階段的試煉不論成敗,機會只有一次。

想到這裡東方映月咬咬牙,沒辦法,畫符還可以讓沈念姍和李光遠多畫點,但封術法卻不行,李光遠只能封自身的土系法術,沈念姍封火系,而風系只能由她來了。

甩甩畫符畫得酸軟的手,往靈符中注入靈力,一個時辰之後,三人幾乎同時靈力用盡,李光遠拿出一枚凝靈丹,示意她們二人也服下,催化后回復靈力,然後繼續。

李光遠娘親準備的三種回復靈力的藥品,其中凝靈丹需要催化,而聚氣散雖不需催化,但只能緩慢回復,只有回靈飲只需片刻就能直接回復靈力,所以在平時,只要用這凝靈丹就好了。

這時的東方映月還不知道,這靈飲最是珍貴,必須在裡面注入靈力才能製成,這東西在外面就連最低級的回血飲都是極為珍貴,要知道,這東西在危難是可是能救命的,而且長期服用丹藥,會在體內形成丹素,而靈飲就不會。

要不是李家本就是經商世家,這靈飲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大手筆的給他們這種去低階試煉就能用上。

總之三人總算是完成了這兩百來道靈符,然後三種靈符每人一些分配好了,才安心睡下。

翌日清晨,齊柔帶著李光遠來到了東方映月和沈念姍所住的小院。

齊柔望向兩人,盈盈笑道:「今日你們去試煉之地,一定要小心行事,也希望你們可以一舉成功。」笑容里隱藏些微的擔心。

三人一齊點頭稱是,齊柔又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三個大大的食盒,吩咐三人收好,才帶著他們向後山走去。

今天只有齊柔一人送他們去試煉,並不是其它的人就不他們,而是不想讓自己的擔心影響到他們。

之前幾天還不覺得,今日終於要進入這試煉之地時,才覺得內心還是有些緊張的。

李光遠走在最前面,三人直直的走入了這散發著紫色霧氣的試煉之地中。

進入的一瞬間,東方映月覺得有一團光霧在眼前擴散開來,她忍不住閉了閉眼,再次睜開時,已經在一個幽暗的山洞中。

洞中很暗,只能看見一些靈草發著點點幽光,東方映月眼睛一亮,外面的靈草不能摘,但這試煉之地的就沒問題了吧,而且這些靈草和靈草田裡培植的靈草不一樣,靈氣更足,這是唐澤師兄告訴她的。

沈念姍和李光遠看著她的眼神就知道她腦袋裡面想什麼,都不由的嘆了口氣,這貨看到靈草就走不動路的習慣,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形成的。

李光遠拿出一顆日光石拋出,讓它飛在三人頭上,照得洞里雖說不上明亮,但也不至於什麼都看不見了。

四處打量一番,東方映月快速的沖向前方的幾棵靈草,她就說嘛,不可能一進來就有妖獸招呼他們的,怎麼也要先讓他們站穩腳嘛。

邊想邊小心翼翼的靈草挖出剛想收進儲物袋中。

李光遠搖頭,拿出一個袋子:「這是靈植袋,你把靈草放在這裡邊才不會枯死,你放在普通的儲物袋中,還沒出去這靈草就已經沒有什麼用了,而且還會妨礙你拿東西。」

東方映月接著袋子:「不愧要李家少爺,什麼好東西都有。」

「我有什麼好東西沒有和你們分享呀?」李光遠氣結,拿他的東西不說,還要奚落於他,真是太過份了。

本著拿人手短的原則,東方映月撇撇嘴,沒有說話。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是來鬥嘴,還是來試煉的?」沈念姍看不下去了,這二人以為是來這裡郊遊的嗎?

三人這才正色,拿出各自的法寶,往前走去。 李光遠突然想到了什麼,正色道:「我忘了告訴你們,試煉之地不知道會花多長時間,因每個到這裡的人出去后的說法都不一樣,有的兩三天,有的六七天,最長的有一月之久的,你們要做好準備,我娘給的丹藥裡面有辟穀丹,時間長點也沒什麼問題。」

「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不早說,我還以為就一兩天呢。」東方映月鬱悶,怪不得要準備這麼多的東西。

三人又往前走了不遠,就發現了一條風蛇獨自飛舞在遠處的半空,風蛇和普通的蛇類似,只是蛇身上有一對翅膀,它眼睛不是很好,但耳朵很靈敏,所以他們都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以免驚動了它。

想到這將是有生以來,將要殺死的第一隻妖獸,眼中都露出了興奮與緊張。

東方映月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厲害,幾乎都能聽到它在胸腔中跳動的聲音,她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有些害怕,第一次面對異獸的那種感覺,是她之前想像不到的。

之前他們一起制定的那些戰略,現在緊張得根本想不起來,以前雖然也在書上看到過低階妖獸的繪圖,但是現在見到實物,那感覺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東方映月長長呼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狂跳的心臟安靜下來,提醒自己要冷靜,安慰著自己那只是一條小小的風蛇,他們有三個人,要對付它完全沒有任何的難度。

她轉過頭去看看沈念姍和李光遠,發現他們也是一臉緊張,死死的盯著那隻左右飛動的風蛇。

想到自己還有同伴,東方映月的心開始安定下來,是呀,他們都在一起,還怕什麼呢?

她用眼神示意李光遠先上,再和沈念姍交換了一個眼神,示意等李光遠成功吸引住了風蛇的攻擊,她們就一齊出去,施展出風與火之術。

李光遠咽了咽唾沫,他心裡也是很害怕的,自己從來沒有獨自面對過妖獸,雖然知道這隻風蛇的攻擊是很有限的,還是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二人等了半響,見李光遠還沒有出去,都用眼神怒視著他,他可是三人中唯一一個男的,居然也這麼膽小。

被二人眼神這麼一掃,李光遠咬咬牙,吼了一聲:「我跟你拼了。」便沖了出去。

東方映月只覺得頭上有烏鴉飛過,打架之前還要提醒敵人的這種習慣是從什麼時候流傳下來的?

還好這幾天的練習,李光遠衝出的同時迅速在身前張開一個土盾,剛一張開,那風蛇就迅速的撞擊上去,頓時發出一聲悶響,那風蛇也撞了個頭暈眼花,一時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沈念姍在此時也立刻丟出一枚火球,正中蛇頭,東方映月正準備配合她的第二枚火球,只見那蛇冒出一陣煙,死了!

三人目瞪口呆,這也太不經打了吧,這樣就死了,只是一個火球術而已好嗎,雖然說是入門級的試練,但這風蛇也太脆了吧。

東方映月狐疑的看著沈念姍和李光遠,難道是他們兩個太厲害了,自己還沒有出手,這妖獸就被二人給打死了。

李光遠看她眼神忙道:「我的土盾術是沒有攻擊力的,唯一就是我的法寶有麻痹的效果。」

二人同時把眼光放在沈念姍身上,沈念姍也是疑惑:「也許是這個妖獸太脆弱了吧。」看看手中的火晶石又道:「要不就是李家奶奶給的法寶太厲害了。」

也只有這兩種可能了,且無論如何,他們也還是要往前走的。

東方映月眼神掃到風蛇的屍體,突然想到之前看到書上提到的靈獸靈草練丹練器的記錄,頓時來了興趣,走了過去。

「有的風蛇牙上有毒,不要亂碰。」李光遠見狀大叫出聲。

在儲物袋裡找了片刻,東方映月翻出了唐澤師兄幫她準備的手套,這手套是之前在靈草田裡收穫有毒的靈草時,唐澤師兄給的,此時正好派上用場。

李光遠此時眼光灼灼:「這對牙給我把,我要用來煉製法寶,沒想到你準備得這麼齊全,我還正在遺憾呢,沒想到你準備做得這麼好。」

煉器方面,李光遠有一定的天賦,東方映月和沈念姍經常都有幸能見到「李大師」出品的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其實他們都還沒有正式的學習煉器這門課,這是中階學員的一門課程,所以二人對這些都不太了解。

但李光遠生長在世家,他從小就喜歡這些東西,而且李家生意裡面也有法寶之類的東西,從小李光遠都不知道拆了多少法寶當玩具了。

小心拔下了風蛇的四顆尖牙,東方映月把它們遞給李光遠。

末日崛起 它翅膀上的三根尖刺,東方映月覺得不錯,就順手也拔了下來,放進了儲物袋裡,又仔細打量了一番,覺得沒有東西可用之時,才準備離開。

「最重要的東西你怎麼忘了,還有它的妖丹,雖然這種低階的妖獸妖丹都不會很大,但聊勝於無嘛。」李光遠道。

東方映月有點汗顏,這些基礎的東西,自己都忘記了,真是該打,不過李光遠這個人和自己還真是像,什麼都不會放過。

忍著滿滿的噁心之感,從風蛇的腹部把妖丹給掏了出來,看著血淋淋的妖丹,東方映月還真是不想就這樣把它放到自己的儲物袋裡去。

沈念姍這時忍不住提醒:「除污術應該能去掉那些髒東西吧,剛入學的時候賀光師兄就教過我們用來打掃自己的住所。」

東方映月這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個豬腦子,怎麼一到要用時,什麼都給忘了。

忙用除污術把手套和妖丹清理了一下,然後三人又繼續前行。

跟之前一樣,東方映月見到靈草就采,直到採到一株在中央的大石前的星光草后,正準備繞到大石后,赫然看見有三個巨型蜥蜴,嚇得直接就僵在那裡。

還好那三個蜥蜴正在睡覺,完全沒有發現有人接近,首先示意沈念姍和李光遠不要過來,然後輕手輕腳的退到大石之後。

終於噓出一口氣,看來還是自己不夠小心謹慎,這要是突然沖入三個蜥蜴中去了,也許此時小命就不保了,而且還會連累沈念姍和李光遠。

後悔不已的同時決定以後要最後再摘靈草。 示意沈念姍和李光遠再退一些,遠離巨蜥的範圍后,他們幾人開始商量起各自的分工。

一次遇到三隻巨型蜥蜴,這對眾人都是一次考驗,想要完好無缺的打敗它們,自己又能全身而退,因為後面不知道還會有多少的妖獸等著,所以萬萬不能掉以輕心。

他們決定這次東方映月先上去,施展旋風術試試能不能擋住兩隻巨蜥。

而沈念姍依然用火球攻擊,而李光遠這次則用地刺配合沈念姍一起攻擊。

喜歡你如春天的熊 東方映月則要堅持到他們兩個擊殺一隻后,用御風術再引開另外一隻,直到最後再由李光遠來頂住最後一隻巨蜥為止,其間如果抵擋不住便用上靈符。

在二人擔心的目光中,東方映月深吸一口氣,向著大石后而去。

三隻巨蜥還在那邊呼呼大睡,絲毫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大難臨頭了。

沒有遲疑,東方映月馬上召出數道旋風,捲動著往巨蜥方向而去,此時那三隻巨蜥才被驚醒,還沒來得及反映,其中兩隻已被頂出去了數丈。

李光遠立刻一個地刺過去,那隻巨蜥被扎了個正中,還來不及掙扎,被沈念姍扔出的數個火球砸中,片刻便死透了。

東方映月見狀收回一直維持的旋風,兩個巨蜥迅速向她的方向爬來,幾丈的距離瞬息便至,剛才那隻巨蜥死得太快,還不知道它們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沈念姍迅速拋出兩個火球,巨蜥吃痛,發出了嘶嘶之聲,轉頭向沈念姍而去。

站在沈念姍身旁的李光遠立即放出土盾,擋住了其中的一隻的攻擊,另一隻直直向沈念姍撲去,她後退幾步,眼看就要躲避不及,東方映月御風術一扔,托起沈念姍,想也不想一道靈符丟了過去,那火球符炸裂的聲音,讓沈念姍回過神來,一出手又是幾個火球,便只剩下最後一隻巨蜥了。

直到最後一隻巨蜥被解決,三人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二連三的驚嚇,讓東方映月這脆弱的小心臟直覺得受不住,忍不住問起李光遠。

「雖然說過在這裡不會有生命危險,但能不能說明有什麼保障?」

李光遠沉思片刻答:「也沒有人具體和我說,都是聽其他來過的人說起的,似乎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就會被傳送出去,馬上進行救治,所以不會有生命危險。」

東方映月鬱悶,原來只是保證不死,但不保證不重傷,但這些事情為什麼不能一早就告訴他們呢,好讓人有個心理準備呀!一直做著心裡沒數的事情,真是不好過。

在地上坐了好一陣,終於平定了心情,此時倒覺得肚子有點餓了,拿出齊柔準備的食盒,才發現內有乾坤,原來食盒和儲物袋一樣,能裝進大量的食物,而且還能保持新鮮和溫度,東方映月取出幾樣吃食,再倒出幾杯靈茶分給大家,心中的不快早早散開了去。

吃飽喝足,起身回到之前的地方再看看還有沒有漏網之草,在這裡這麼辛苦打妖獸,怎麼也要拿點好處才不吃虧嘛。

喜滋滋的點著靈植袋裡的靈草,看著這些翠綠的色澤,心情就覺得非常舒暢。

回到那三隻巨蜥的葬身之處,東方映月有點嫌棄的看看那三隻被火球術燒得有點焦糊的身軀,惋惜道:「糊成這樣,鱗片都無法收集了。」

李光遠嘟囔:「你這性子要是不經商真是可惜了,簡直是雁過拔毛,而且還是一毛不剩。」

「你說得很對,我可以考慮一下。」東方映月邊說邊把三隻巨蜥的妖丹取出收起。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這裡的靈草和妖獸搜刮乾淨。」她就是捨不得有一點東西流落在外,所有的都要收入囊中。

萌寶仙妃:帝君,求不寵 李光遠與沈念姍深知她的這種德行,也覺得無可奈何,就任她去了。

終於,東方映月覺得再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從這裡搜刮的了,於是幾人又往前方行進。

之後遇到的妖獸都沒什麼難度,他們出手很快就解決了,之後就是採摘靈草,搜刮妖獸,好不快活。

看來這種家族試煉,都是以安全為主,決計不會讓自家人遇到什麼危險,所以挑戰度不高。

到後來,三人都有些意興闌珊了,只是機械式的消滅那些遇到的妖獸。

而東方映月也只有在收集靈草和妖獸身上的的各類東方時,才會有一絲絲的興奮之情出現。

在試煉之地呆了四天,三人除了靈力耗費有些大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別的情況出現,但也是心裡沒底,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趕上祭日節?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重見天日,這點讓東方映月心裡老大不痛快,這鬼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呀?

在試煉之地的第六天,他們幾個都麻木了,連續做了六天一樣的事情,都感覺有些枯燥了,真不知道李家前輩呆了半個月的是什麼感受,想想都有些驚悚,完全不復剛進來時的興奮緊張。

這時三人正走到一個山洞口,裡面一共有六隻碗口大,身上有翠綠色的花紋環繞的靈蛇盤踞在此,赫然是翠環靈蛇,其後有三株長青藤,這是幾天下來見過等級最高的靈草了。

這長青藤看起來雖然沒什麼出奇之處,但一般修士都喜歡把它種植在自己的洞府中,用靈泉水澆灌,能讓洞府內的靈氣凝聚不散,是很受歡迎的一種靈草,而且作用長久,所以市面上極為稀少。

所以這種靈草在坊市一般都能賣個好價錢,東方映月想到這裡,心裡都快樂開花了。

不過再看看那六隻翠環靈蛇,一看就是被長青藤凝聚的靈力吸引,才聚於此處的,要摘的話,必須同時面對六隻翠環靈蛇,而且這六隻翠環靈蛇,一條條個頭都不小,周身翠色慾滴,靈動非常,就知道修為不是那種尋常靈蛇能比的,想到這裡,不由得打了個激靈,但是放棄這三株近在眼前的長青藤,她心裡又有些捨不得。

內心天人交戰,糾結得不行,還沒等她提出意見,就聽到李光遠興奮的指著長青藤:「這可是好東西,我們趕緊幹掉這些靈蛇,把長青藤搶過來!」

東方映月翻翻白眼,這算不算是志同道合呢?

沈念姍也沒有多話,居然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這回東方映月是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沒想到平時沉默寡言的沈念姍居然也是一個隱形的財迷,不過三人都同意就是全票通過,所以這六隻可憐的靈蛇是必死無疑了。 但這次妖獸的數量有點多,得小心,盡量不要受傷,要不餘下的幾天就有點麻煩,而且能不能全身而退就要看他們的發揮了,東方映月相信經過這些天,他們的配合已經有相當的默契了,所以他們的對敵計策也只能定個基調,勝負卻只能靠臨敵時的靈活運用了。

靈蛇數量較多,由一人恐怕抵擋不住,所以這次他們商量出的是由李光遠和東方映月一起抵擋住靈蛇,由沈念姍一人進行攻擊法術。

說做就做,也沒有多少遲疑,李光遠和東方映月立即沖入山洞,各自上前施法,立刻洞內的靈蛇盡數被吸引過來,沈念姍也快速上前,幾個火球立刻出手,但沒想到的是,平時無往不利的火球,砸在那幾隻巨大的靈蛇身上卻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三人心中都驀然大驚,東方映月立刻把沈念姍和李光遠托到空中,她想低階妖獸和低階修士一樣,都不能靠自身的修為飛起,所以在空中應該是安全的。

還好她的這個想法是對的,只見那六隻翠綠猶如碗口粗細的蛇身揚起,張開口嘶嘶吐著信子,拚命想來攻擊在它們頭頂上的三人,但都是徒勞。

李光遠也試著用地刺來攻擊它們,但是一樣收效甚微。

東方映月心裡有些著急了,總不能一直這樣飛著吧,她的靈力總有用完的那一刻,要是那樣,他們就只能送給這些蛇當口糧了。

著急歸著急,她還是努力的在自己的乾坤袋裡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突然,她看到了在乾坤袋的最下端看到一堆黑色的尖刺,那是這幾天下來他們摧殘完風蛇們拔下來翅膀上面的尖刺。

東方映月把尖刺都拿了出來,一把握在手裡。

「你們用這些尖刺,刺靈蛇的眼睛。」說著就把手中的尖刺分給李光遠和沈念姍。

東方映月仔細觀察這些靈蛇,想看看怎樣才能更準確的擊中它的眼睛,看著它們張開的血盆大口,還有猩紅細長的信子,想到如果失手就會被這些滑不溜丟的腥臭無比的爬行動物吞進腹中,心中就一陣發汗,胃裡也有翻騰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