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們如果想要將這樣一個天才擊殺,真的要好好計劃一番,千萬馬虎不得。」

「老祖所言極是……」魂家眾長老聞言,連忙順勢拍了一記馬屁。

……

另外一半,就當天靈大陸上為許樂的實力沸騰之時,莫宇辰離開了虛擬空間。

「大哥,您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那許樂也走了嗎?」

蛟炎與張慕白在出口處見到莫宇辰出來,連忙贏了上去。

「嗯,他也走了!」莫宇辰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

「大哥,沒想到那許樂這麼變態,居然把你都給超越了。」

張慕白唏噓不已地說道。

在這之前,他根本就沒想到,同齡人居然有人的天賦比自己的大哥強。

「老三,你這話就不對了。」

「難道你忘了,當初我們跟著大哥剛到天靈大陸,不是被祝英德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嗎?「

「可是現在,祝英德早已經成為大哥的劍下鬼混,就連曾經不可一世的六大王者在大哥面前也是唯唯諾諾。」

「現在許樂超越咱大哥只是暫時性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哥必定能再次壓倒許樂。」

蛟炎滿臉堅定地說道。

「可是,你也知道,那許樂根本就不是一個年輕人,他只是擁有一個年輕的肉身而已。」

「我敢肯定,他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修為實力還會有一次暴漲,這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張慕白搖了搖頭,說道。

莫宇辰點了點頭,沉聲說道:「老三說的沒錯,這許樂的底蘊不是一般的強。」

「在未來的這段時間裡,我想超越他是不可能的。」

「不過,我們現在也才加入仙院半年時間而已,這些並不是我們該考慮到問題。」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先提高自己的實力,而不是想著去超越別人。」

「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這次回去,我一定會勤加修鍊。」

蛟炎說道。

「好,那你們修鍊,我去替你們摸清天靈仙院的門道……」

「算了算了,門道以後再摸,我也閉關修鍊吧。」

張慕白聞言,原本還想找個借口到處溜達。

可是當他見到莫宇辰與蛟炎兩人再捏著拳頭時,立即慫了,慌忙改口。

很快,在兩天後,莫宇辰他們三兄弟回到了都央峰。

剛一到家,三人立即分頭行動,進入了閉關之中。

「現在的我,實力已經足夠繼續凝練劍胎。」

「不過,我不能在都央峰上凝練,要找個機會出去一趟。」

「畢竟如果在這裡凝練的話,雷劫肯定會驚動仙院里的人。」

莫宇辰坐在修鍊台上,心中思緒飛快轉動。

凝練劍胎,是他修鍊之路上至關重要的一步,不僅能讓他的修為提升,同時也能夠讓他的實力暴漲一大截。

……

(本章完) 「真龍之軀現在我暫時修鍊不了。」

「接下來,我在修鍊一道上該走的路,就連凝練劍胎和感悟法則。」

莫宇辰規劃了自己接下來要走的路。

說實在的,本來他見到劉宇這個垃圾擁有渡劫境七重的修為和天龍訣,他內心就挺難受的。

可沒辦法,這是仙院之間的差距,畢竟人家那是五大仙院之首的東龍仙院。

但是許樂,他可是擁有四種法則之力大圓滿啊。

這個事實可以說,將他刺激得體無完膚。

雖然對方有一位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做底子,但是莫宇辰擁有的資源也不差啊,而且他還去過天外天,進入過法則長河修鍊。

所以,好勝心極強的他,越想越是不甘心。

最後,他只能收回心神,控制自己別去想這些憋屈事,專心一志地感悟自己的法則之道。

與此同時,他也並沒有拉下修鍊,體內的功法在他感悟期間,自行運轉起來,吸收那些灑落在都央峰頂的星辰之力。

……

而同一時刻,在遙遠南方的倉木帝域里,蘭王府中。

「啊!~」

一個痛苦的呻吟聲回蕩在王府的上空。

「該死的,幽若她怎麼還沒生出來,真是急死人了。」

「真不知道莫宇辰那小王八蛋是何方神聖,他的種不僅懷上的時間就,就連生出來都那麼難,跟便秘似的。」

蘭族長背負著雙手,在蘭幽若房間外來回渡步,急得額頭上的冷汗狂冒。

旁邊的族長夫人則是安靜的坐著,雙手合十,祈求漫天神佛保佑。

這或許就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差距吧。

「靠……我說你能不能坐下一會,晃悠得老子頭都暈了。」

蘭族長的族弟,也就倉木帝域的監察總使不耐煩地吼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里痛苦的呼喊聲越來越大,嚇得他們三人全都堵在房門口,焦急地朝著虛空中望去。

緊接著,一股驚天龍吟聲響徹天穹,伴隨著一股無比厚重的威勢降臨而下。

「誰……何方高人降臨蘭府!」

蘭族長心驚無比地高呼一聲。

此時,他心中極其震撼。

沒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在古蘭武仙的族地上施展威壓,而且來者的實力完全超過了他們的認知範圍。

「大膽!」

監察總使暴喝一聲,同時釋放出自己的威壓,抵抗這股威勢。

很快,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

「蘭族長,總使大人,你們別緊張。」

虛空中,一個人影破開空間,從空間裂縫中鑽出來。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倉木帝域的滿天星總會長,也就是裘家的家主。

然而,蘭族長與監察總使見到來人後,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

「姓裘的,你這是何意,準備跟我們蘭氏一族開戰嗎?」

蘭族長冷聲地喝道。

旁邊的監察總使更是乾脆,直接取出自己的兵器,怒瞪這裘會長。

雖然說,眼前人背後有滿天星商會這個龐然大物。

可是,他們兩兄弟相信,如果拚命的話,留下這老東西是沒問題的。

裘會長見到蘭家兄弟兩人都快要暴揍了,連忙說道:「兩位蘭兄,你們稍安勿躁,千萬別衝動。」

「這股威壓可不是裘某人的威壓。」

「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蘭族長臉上依舊是充滿了戒備之色。

「是本座的。」

不等裘會長出聲,虛空中陡然響起一個無比威嚴的聲音。

蘭族長與監察總使聞言,不由得朝著另外一個方向望去。

這一刻,他們見到一個渾身包裹在黑袍中的男子緩緩朝著蘭府走來。

當他們對上黑袍男子那對眸子時,心中忍不住劇烈一顫,身體忍不住開始顫抖起來。

「不不……不知……知前輩高姓……」

蘭族長緊張的渾身冒汗,結結巴巴地說道。

此時,他們就算再笨,也該明白,來者最少是以為大乘境巔峰的強者了。

要知道,他們這輩子,可從來都沒見過大乘境巔峰的強者。

現在冷不丁出現一個,而且還是專程為他們蘭府來的,這讓蘭飛塵這個身為族長的人,怎麼可能不緊張。

「蘭族長不用擔心,這位是我們滿天星總舵的護法長老。」

「前段時間,莫公子結婚,那位大人物所贈的禮物,便是這位護法大人讓在下代勞的。」

裘會長趕忙安慰道。

蘭族長與監察總使兩人聞言,瞬間鬆了一口氣。

原來,對方就是上一次贈送搭理的前輩。

這樣一來,對方肯定沒有什麼惡意了。

「你們切莫擔憂。」

「這一次本座前來,為的是莫夫人腹中的孩子。」

「因為這孩子天生不凡,可能真正出世的時候,動靜會很大。」

「所以老本才會釋放出自己的氣息,震懾那些宵小之輩。」

黑袍男子冷冷地說道。

不過,這一次是直接在周圍眾人的腦海中響起,並不是用嘴巴發出聲音。

「夫人,你聽聽,連護法大人都說不凡了。」

淨域 「我蘭飛塵的外孫,將來肯定是通天動地的任務,哈哈哈……」

蘭飛塵聞言,臉上頓時露出狂喜之色,又開始嘚瑟起來了。

旁邊的監察總使者也是極其高興,一張老臉笑得滿是老褶。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蘭幽若房間里陡然間出現了一道金光,直接衝破了屋頂,與虛空中的七道星光連接在一起。

蘭族長夫婦、監察總使、裘會長他們四人見到這一幕,幾乎都驚呆了。

「北斗星辰開輪迴,星君轉世展神威……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不滅星辰體!」

黑袍男子見狀,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駭客媽咪帶我飛 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了,那位老前輩為什麼在閉關前要自己密切關注這裡了。

當下,他不敢有絲毫馬虎,雙手快速結出一套法印,並且朝著蘭府的各個方位甩出一塊塊晶體,布下一個封印大陣。

「嗚哇……嗚哇……」

就在封印大陣剛剛結成的那一刻,房間內傳出了一個高亢地啼哭聲。

緊接著,虛空中的七道星辰光束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勢,直接通過封印大陣,落入房間中。

……

(本章完) 「不滅星辰體……哈哈哈……」

「真不愧為是五大頂尖體質之一啊,剛剛面世就搞出如此大的動靜。」

「要不是龍老留個心眼,估計整個天靈大陸的老東西都要出世了。」

黑袍男子開懷大笑起來,再出出手加固封印。

大概過了兩個時辰之後,蘭府內的動靜才慢慢地減小。

不過,蘭族長與那監察總使心中卻久久不能平靜。

剛剛,他們聽到了黑袍男子所說的話,徹底被震驚住了。

五大頂尖體質之一。

他們蘭家出現了傳說中的五大頂尖體質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