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隻巨大的甲殼蟲盯著楚南三人,那長滿細長牙齒的嘴裡流出腥黃色的涎液。

「師姐,要不要跑?」楚南額頭冷汗迭出,僅僅是這隻大甲蟲的氣息,就讓他的靈魂都在顫慄。

「廢話,不跑變成它的食物嗎?」宮寒星低吼著,縴手一晃,捲起了岳鵬,轉身就跑。

楚南幾乎在同時跟上,電一般逃遁。

但在瞬間,空間凝滯,楚南渾身動彈不得的如同一座雕塑定格在空中,而在前方不遠處,就是還保持著向前沖姿勢的宮寒星與岳鵬。

而在下一秒,一片巨大的陰影覆蓋下來,八隻長著無數倒鉤腳朝著三人直插而來。

楚南臉頰陡然抖動了一下,雙目泛起淡淡的白芒,時間之力驟然扭曲空間,身形恢復了自由。

在同時,前方的宮寒星身上爆出一圈氣浪,凝滯的空間瞬間崩塌。

「唰」「唰」

這巨大甲殼蟲的腳當頭插下,帶起一片漩渦似的利芒朝外捲來。

楚南身形幾個閃爍,堪堪與一大片一大片的漩渦擦身而過,身上有禁制加持的衣裳割成了一條條的非主流時尚裝,肌膚上刻出了一道道的紅印。

楚南一身冷汗,這僅僅是這巨大甲殼蟲帶起的能量餘波,卻連破他二層防護,第一層是衣裳上的禁制,第二層是體表的能量防護,而若不是他有碎涅之體,他直接就要四分五裂了。

現在遠不是慶幸的時候,楚南跟上了也堪堪躲開了攻擊的宮寒星。

宮寒星拉著懵懂的岳鵬,髮鬢微亂,氣息倒還十分穩定,不愧是天神級的強者,比起狼狽的楚南好多了,她還帶了一個武力值暫時為零的岳鵬呢。

宮寒星回頭看了楚南一眼,目中的驚異一閃而過,原本還打算拉他一把的,但這小子比自己還掙脫得快,也不知道身上還藏了多少秘密。

而隨即,宮寒星便是再度全身緊繃,俏臉有些發白,但她的身形卻是停了下來,將岳鵬護在身後,手中長劍震鳴,戰意凜然。

楚南與宮寒星並肩,手持破殺刀,平靜如同萬年古井。

他們不是不想跑,而是沒有辦法再跑了,因為回頭沒有了路,變成了一片無盡虛空,要想逃出生天,唯有從這隻巨大甲殼蟲的方向穿過。

此時,那隻巨大的甲殼蟲停在不遠處,一股股濃郁的腥臭味涌了過來,竟然還帶著強烈的致幻性。

楚南封鎖全身毛細孔,眼珠子滴溜溜轉著,額頭有冷汗淅出。

就在這時,宮寒星突然一聲大喝,手中長劍嗡的一聲,一道巨大的劍芒瞬間漲到了百餘米,她一個踏步,衝天而起,那劍芒呼嘯著斬下,剎那間一分為九,籠罩這隻巨大甲殼蟲的四面八方。

空間瞬間被絞碎,但能量卻並不往外,反而一波接一波集中的往內轟去。

楚南微微張嘴,這就是天神境五層的實力嗎?好猛!

只是這個念頭剛起,就見得宮寒星這毀滅的劍芒突然瞬間煙消雲散。

而與此同時,這隻巨大甲殼蟲身上兩排血眼閃爍著詭異的紅芒,正是這些紅芒將宮寒星這致命一擊而完全吸收了,一絲不剩,這恐怖一擊連它根毛都沒傷到。

宮寒星心中大驚,但她巔峰實力曾達到天神境後期,依靠的絕不是閉門修鍊,她經歷的危險也數不勝數,因此她的大腦依然保持著冷靜,緊接著劍尖朝著這巨型甲殼蟲的腦袋上一指。

頓時,一點光芒在巨型甲殼蟲的腦袋上炸開,空間如同塌陷了似的往裡陷去。

這是宮寒星的殺手鐧之一,曾經憑藉這一招重傷過一位天神境八層的強者。

「轟」

這隻巨型甲殼蟲的腦袋往後一甩,龐大的身體顫動了一下,腦袋上出現了一道蛛網式的裂口,有淡綠色的血液從中滲出。

驟然,這巨型甲殼蟲身上有恐怖暴躁的能量排山倒海般湧出。

幾聲尖利的要震破耳膜的聲音響起,在剎那間,這甲殼蟲的嘴裡射出一根類似觸手般的東西,電一般抽向了宮寒星。

「鐺」

宮寒星手中長劍擋了一下,突然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如炮彈一般飛向了身後的無盡虛空。

「師姐。」楚南大叫一聲,抬手間能量成爪,抓向了宮寒星。

但是,宮寒星身上帶的力量瞬間就撕碎了他的能量之爪。

好在這時,宮寒星身上有一股怪異的能量爆發出來,竟是生生定在了無盡虛空的邊緣。

就在這時,那根觸手再度抽了過來。

「斬神!」

楚南一聲大喝,一刀斬下,帶著神秘莫測的寂無氣息。

「唰」

斬到了,但是楚南卻是悶哼一聲,雙臂發麻,破殺刀都差點掉落在地。

這一式斬神,由寂無神決催動,沒有任何華麗的刀芒,就如同劈柴一般簡單粗暴,但卻是楚南迄今為止最得心應手的一擊。

觸手擦著宮寒星的頭髮而過,若不是楚南這一擊震歪了這觸手的軌跡,這後果可就難料了。

隨即,楚南的一藍一紅兩桿陣旗已經祭出,空間驟然間扭曲發散,如同變換了一個世界。

楚南閃身,將宮寒星從無盡虛空的邊緣拉了回來。

「沒事吧。」楚南問。

宮寒星那美眸里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她很快恢復了過來,搖搖頭。

「你的陣法堅持不了多久。」宮寒星道。

「我知道,師姐有別的辦法嗎?」楚南道,看了一眼還在原地懵懂的岳鵬,又看了看那隻巨大詭異的甲殼蟲,它似乎看不到他們的存在了,而現在,他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前面的甲殼蟲,後面的無盡虛空,問題到底出在哪?

宮寒星緩緩吐出一口氣,柳葉眉蹙起,道:「這裂魂谷透著詭異,來的都是青雲派各峰各閣的核心弟子,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但這裡如此危險,上面是要我們這些人葬身於此嗎?」

「那肯定不可能,除非他們也預料不到,或者說預估錯誤。」楚南道,裂魂谷中或許有什麼秘密,應該是能得到些好處的,只是,有如同這隻甲殼蟲般的怪獸在,多少核心弟子來也不夠填的。

就在這時,那隻巨型甲殼蟲突然動了,它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漆黑甲殼上那一隻只血眼驟然迸發出血光。

那無形的陣法線突然就變得紊亂,紅藍陣旗開始震顫。

糟糕了!

楚南與宮寒星對視一眼,閃身朝著岳鵬抓去。

但幾乎同時,也不知道是扭曲的陣法線條觸及到了某種空間規則,楚南與宮寒星兩人面前的空間陡然變幻,陣法失效。

這一抓就抓了一個空,而兩人竟然直接掠過了那巨型甲殼蟲來到了另一邊,出口近在咫尺。

但是,還有些懵懂的岳鵬卻是直接面對這隻巨型甲殼蟲了。

岳鵬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在尋找楚南,對於接近的巨型甲殼蟲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宮寒星嘴唇動了動,目光中的遲疑一閃而過,岳鵬已經在劫難逃,此時衝過去也只是送死。

宮寒星如此想,更何況楚南。

我從凡間來 楚南看向宮寒星,從她的眸中知道她的意思。

但轉身的腳步卻千斤之重,楚南對岳鵬原本更多的就是同情,面對這種無能為力的絕境,離開才是正常的決定。

只是,岳鵬這個傻子之前義無反顧替他擋住苦竹真人的一幕卻是不斷的浮現。

「我干……」楚南咒罵一聲,狂吼一聲折返衝去。

「秦東!」宮寒星急切的大叫。 ?巨型甲殼蟲抬起如同鋒利刀刃般的一隻前足,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傻傻站著的岳鵬插去。

眼見得岳鵬就要血濺五步,一股氣浪將岳鵬推了開來,這隻刀鋒般的巨足堪堪擦過他的身體,令得他與死神擦肩而過。

是電射而來的楚南眼見救之不及,凌空一掌扇出的氣浪將他推了開來。

這巨型甲殼蟲暴怒,嘴裡一條觸手掃了過去,就算楚南早在一擊之後就閃,也被那無邊能量轟得吐血飛了出去。

「秦東,你個笨蛋。」站在出口的宮寒星跺了跺腳,一咬銀牙,身形一閃,鬼魅般出現在飛起的楚南旁邊,一手托住他的後背,另一手一劍朝著前方刺去,正好刺中再度刺來的觸手。

於是,兩人抱在一起華麗的翻滾。

此時,在青雲主峰峰頂,一座隱於雲間的大殿中。

掌教入雲道人,六峰峰主,十餘位長老,以及各大執掌要害部門的執事通通聚集在一起。

他們沒有說話,神色不一,都盯著一塊巨大的晶幕。

而晶幕上的畫面,赫然就是裂魂谷的各個空間層面的情形。

只是,其餘空間層面已經沒有了一個人影,也沒有任何怪獸,只有一片片九陰裂魂花正在搖曳著,而唯有中央一個空間層面,正顯現出楚南所在空間的情形。

楚南與宮寒星明明可以逃出生天,但為了岳鵬這個傻子,楚南竟然明知是絕境,竟然依然折返救人。

而更人吃驚的是,在隨即,宮寒星也義無反顧的折返,這時兩人正抱在一起被擊飛。

入雲道人一直雲淡風清的神情終於有了變化,他一臉讚賞,開口道:「明知必死而義無反顧,善!」

「只是可惜,他們都要失去資格了。」苦竹真人看了一眼沒什麼表情的金葉真人,心中卻是爽快,在掌教看來這是情義,在他看來這是愚蠢。

大長老心中亦是感覺有些可惜,他原本就十分看好這個叫秦東的小子,此時見他肯為了一個傻子放棄逃生,心中感慨更甚,人往往為了生存不擇手段,又有幾人能生死患難,不離不棄。

「若是岳鵬在巔峰時期,與星丫頭聯手,或能全身而退。」大長老嘆息著開口,岳鵬是青雲派的絕世天才,天神境後期強者,而宮寒星的天賦比起岳鵬還更要出色,兩者聯手,全身而退是絕對有希望的。

但是,話雖如此,只是目前來說這是完全不可能的。

「也是他們太倒霉了,偏偏就遇上了這隻血目魔甲蟲王,一般築蘊彩,無瑕神基的天神境九層,對上都不一定能逃得了,唯有半步太神境,領悟了一絲太神之意,方能壓制。」一位長老接話道。

金葉真人依然面無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沒有一絲看到愛女愛徒身陷絕境時的急切慌亂。

恐怕楚南等人都不知道,他們在裂魂谷的一舉一動,竟然都呈現在青雲派一眾至高領導層眼中。

「這一次裂魂谷的幻魔天相,似乎來得太突然了,裂魂谷的幻魔天相已經萬年末現,怎麼突然間又出現了呢?」大長老開口道。

「幻魔天相本就不穩定,事隔萬年再度出現,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苦竹真人道。

端坐在上首的掌教入雲道人,卻是沒再說什麼,只是盯著晶幕的畫面,饒有興趣的樣子,似乎還想看看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裂魂谷,楚南被宮寒星推了出去,餘波震得他頭暈眼花。

楚南翻身而起,就看到了岳鵬站在他身邊,很是擔憂的看著他。

「一個是傻子,一個是笨妞,我他媽也是蠢蛋……」楚南扯了扯嘴角,正好看到宮寒星被這隻巨型甲殼蟲嘴裡射出的一隻觸手射穿了左肩,飆出的血花刺痛了他的雙眼,也刺痛了他的心。

「大臭蟲,老子跟你拼了。」楚南睚眥欲裂,雙目激發出一片白芒,空間在瞬間如同定格了一般,而只有他在定格的空間中瞬息而至,破殺刀直接斬入了這隻巨型甲蟲那大嘴裡。

刀光沒入,轉瞬即逝。

就在這剎那間,它嘴裡射出的那根觸手如同腐朽般破碎,它的舌頭牙齒,也在瞬間萎縮。

只是可惜,時間之力沒能沒入它的大腦。

「吱唧……」尖利的聲音衝出,兩條利刃般的前腿驀然一個剪刀殺,絞向了楚南。

楚南時間之力再度閃現,身形硬生生的突破封鎖,避開這剪刀腿絞殺。

但就在這時,這隻甲蟲漆黑殼上的兩排血眼驟然閃爍,無盡的毀滅之力降臨,扭曲著包裹住楚南。

所過之處,一切都要被撕碎消散。

楚南全身根根汗毛豎立,神經繃緊到了極致。

要是小青在就好了……

楚南腦海里閃過一道念頭,小青重傷進入那六面盒子里后再無消息,在此之前,小青的空間力量救了他無數次。

“看來三年前的那場大火,並沒有將他們燒死,他們只是做出了被燒死的假象,然後偷偷的躲到山上來了?” 但這種毀滅般的力量,怎麼破?

瞬間百念閃過,楚南已經斬出了一刀,玄脈暴震,雷音轟鳴。

刀芒卻是呈現出七彩之色,瞬間劃過湧來的毀滅之力。

「滋啦」

一道七彩裂口瞬間凝成,楚南大喜,電一般自這裂口中射出,而隨即,這七彩裂口崩潰。

這隻巨型甲蟲連連尖叫,龐在的身形一躍而起,撲向了楚南。

就在這時,一道纖細的身影閃現在楚南身邊,竟然棄劍用拳,凌空轟向撲來的巨型甲殼蟲。

那潔白的拳頭與這巨型甲殼蟲對比,簡直就渺小得幾可不計。

但偏偏,這小小的拳頭上竟然轟出了龍吟般的聲音,拳影化為一條黑龍,衝擊向巨型甲殼蟲。

而此時,在青雲派那大殿之中,一直不動聲色的金葉真人赫然站起,死死盯著晶幕。

與此同時,殿中眾人的神色也是巨變。

「轟」

那巨型甲殼蟲撲來的巨大身影在空間停滯,身形竟然有瞬間的扭曲變形。

但這時,宮寒星的身體卻如同被抽幹了力氣,軟綿綿的倒下。

「血脈覺醒,可喜可賀啊,只可惜還差一點。」

「是啊,等這血目魔甲蟲王緩過神,結局依然不會有任何改變。」

殿中有人是真遺憾,有人卻是別有意味。

就在這時,大殿中突然有人驚呼。

只見得一直傻傻的岳鵬如同被什麼刺激到了,身體一陣顫抖后,突然狂吼一聲,一頭金髮炸開,電一般衝天而起,雙手之中,一柄能量之劍凝出,狠狠的刺向了這甲蟲之前受了一些輕傷的眉心。

「聖靈劍式,這是岳鵬的絕招,他恢復了!」

大殿中,苦竹真人臉色陰沉滴水,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