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墨九卿說的不錯。」月瀾星也走來。

他和墨九卿對視一眼,月瀾星接著說:「小歡,你不知道墨家有多麼狡猾陰險。他蟄伏在朱雀數百年,這才漸漸露出爪牙。」

「如今,他也不會為了墨逸塵的死。而提前動手,壞了自己的陣腳。」

月千歡皺眉,眸光閃了閃。「難道放墨流心回去。墨家就能提前動手?」

「歡歡忘了。轅門內,和外面有四個時辰的差距。」

聞言,月千歡很快反應過來墨九卿的意思。

眸色一冷,月千歡開口:「四個時辰,足以讓墨家不顧一切的出手,將我們全部留在轅門,以絕後患!」

說著,月千歡冰冷的目光略過在場存活的弟子。

此刻,活著的人,加上他們才不過十幾人。

但就是這十幾人。全部看見了墨逸塵的所作所為,知道了墨家的狼子野心。

一旦離開轅門。他們將消息散布出去,墨家就是眾矢之的,朱雀的敵人!

墨黎青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血祭被打斷毀滅,他的傀儡還沒煉製成功。墨黎青怎會允許陰謀提前公之於天下?

所以。在從墨流心口中得知后,他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出手。殺掉他們這些活口!

但因為九星苑恆河一戰,和正陽盟被滅一事。整個朱雀都盯著墨家!墨黎青還想瞞著其他人?不可能。

月千歡:「墨家現在是上弦的弓箭,不得不發。」

「我們出去時,就是墨家滅門之時。」

「嗯!」

「不過在此之前。」墨九卿目光落在月千歡的傷口上,「你先去療傷。」

「這點傷沒事的。不用浪費時間,我們現在先出去!」

「不行,乖~~」墨九卿的態度十分強硬。

月千歡皺眉。扭頭看向月瀾星,尋求幫助。

然而月瀾星站在了墨九卿那邊。「小歡,聽話!」

「……我抗議!」

「歡歡,你現在越拖延。出去的時間就越晚。如果錯過了精彩時刻,你可不要後悔。」

月千歡立馬幽怨了。

墨九卿和月瀾星這兩個暴君!

她剛剛突破一階武王。這麼興奮的時候,幹嘛要先養傷啊?出去干翻墨家才是正事!!!

然而墨九卿直接霸道摟住月千歡腰,一閃身進了玉佩空間。月瀾星緊跟其後。

留下原地,呆若木雞,滿頭問號的明越等人。 龍台山,墨家府邸。

墨黎青聽聞消息后,一掌拍碎了桌子。憤怒起身,來回走了兩步。聲音幾乎從牙齒縫裡擠出來的。「你說什麼!」

「回,回稟家主。祭祀被打斷了。」

「混賬!墨逸塵這個蠢貨是怎麼辦事的!」

憤憤咒罵后。墨黎青沉著臉,重重喘息兩口氣。這才接著說:「太上長老那邊有什麼情況?」

「回家主,太上長老說可以暫時壓住傀儡。但是血祭突然被打斷,恐怕會有損傀儡的成效。」

墨黎青一瞪眼。暴怒下,直接一掌拍下。頃刻間拍碎那個傳令管事的腦袋。

一時間,屋中眾人噤聲。大氣不敢喘一口,生怕惹怒了墨黎青。

就在這要命的關頭。有人闖了進來。

「不好了!家主,二小姐回來了。」

「什麼!墨流心?她怎麼回來了。」

「父親!」墨流心急匆匆沖了進來。

眾人愣了愣。隨即看清楚墨流心青色的皮膚,詭異的狀態后。包括墨黎青在內,都沉默了半秒。

墨流心卻沒有異樣。她逃出來,是受了墨逸塵的命令。

當即一五一十,詳細的將過程告訴了墨黎青和屋中一眾長老。

墨黎青瞪眼,「你說什麼?」

「墨逸塵被月千歡殺了。」

「不可能!那個賤人怎麼能殺了吾兒!」

屋中一長老突然接到了什麼命令。臉色瞬間一白,身體搖搖欲墜。

恐懼不安的看向墨黎青。長老噗通跪下,「家主,逸塵公子的長命燈滅了。」

轟!

可怕的威壓籠罩。

屋中所有人都不堪重負的倒下。墨黎青死死盯著墨流心,憤怒下一掌拍出。「你個賤婢。吾兒死了,你怎能活著!」

一掌未到。掌風先將墨流心撞飛出去。

僅僅只是掌風,就讓墨流心吐血,丟了半條命。要是被拍中了,墨流心必死無疑!

就在此時。遠遠的拂來一股力量,竟是輕描淡寫的卸掉了墨黎青的力量。

墨黎青震驚時。從屋外遠遠傳來女子的嬌笑聲。「墨家主何必這麼動怒。這也是你的女兒呀~~」

「是誰!出來!」

「墨家主急什麼。本宮這不是來了嗎?」

一隻白皙嬌嫩的手,抵在墨流心後背,接住了她。

低頭,眼睫毛彎彎。猩紅的嘴唇微微上挑,漫不經心道:「看在玉顏那個賤人給我通風報信的份上。救你一命好了。」

隨意的一股力量打進墨流心體內。奄奄一息垂死的墨流心,居然一瞬間生命力又鮮活起來。

不僅如此。就連墨流心的傀儡化,也被消弭解決了。

如此鬼斧神工,足以逆天的力量,令墨黎青一行人震驚,忌憚不已。墨黎青再次逼問:「你究竟是誰!」

女子抬頭看向墨黎青。她姿態妖媚,眯眸勾唇一笑,「聽說有個賤人勾引了本宮的帝尊。本宮特地來瞧瞧,順便殺了她!」

那句「殺了她」一出,本是晴空萬里的天空瞬間電閃雷鳴!

遙遠山巔上,鳳九黎抬頭看向天空。

微微皺眉,鳳九黎低語。「有人下來了。」

「誰?」 墨黎青聞言,臉色扭曲了一秒。要不是忌憚女子恐怖的實力,墨黎青早就出手殺了她了!

但此刻,墨黎青心知肚明。他沒這個本事殺女子!

狠狠愛:首席總裁枕上寵 壓著心底的怒氣。墨黎青第三次問:「你還是沒說你是誰!」

花錦良緣 「你是墨家主,本宮知道這個就行了。」女子嬌笑嫣然,「想知道本宮的名諱,你還沒有資格。」

「你是上界的人?妖界來人?」

女子看著墨黎青,不答反問。「聽說你墨家有個敵人叫做月千歡。這個狐媚子勾引了本宮的帝尊。本宮來殺她,也是在幫你們。」

聽此。墨黎青皺眉,身體緊繃。

這個女人,是來殺月千歡的?

女子又問:「月千歡呢?她在哪兒?」

墨黎青眼珠子一轉,老謀深算,很快想到了主意。他露出笑容,「既然閣下是來殺月千歡的。那我們就是盟友了。」

「呵呵。」

女子嘲諷兩聲。似乎是不屑墨黎青,但也沒有拒絕。

墨黎青也知女子身份不凡。當即忍著不耐,繼續說:「月千歡現在在一個地方!不過有人保護著她,恐怕不好下手。」

「那就統統殺了!」

聽著女子嗜血煞氣的話。墨黎青眼底閃現陰謀得逞的笑。

他要借這個神秘女子的手,將所有轅門裡還活著的人都殺了!然後,又有這個神秘女子給他背鍋,豈不是太妙了!

女子瞥了眼墨黎青,輕蔑不屑的哼了哼。又指著墨流心說:「這個人本宮要了。」

「沒問題!」

只要能除掉轅門的麻煩。一個墨流心,全然不在他心底。

……

此刻轅門中。

和外界相差四個時辰的差距。讓兩邊的進程完全不一樣。此刻,月千歡已經調息好了。

雖然傷勢沒有完全好。但是出去還是沒問題的。

他們出去找出口之前,先碰到了一直沒見到的雲夜和易百川他們。原來,他們竟是陰差陽錯走了另一條路,所以才沒和他們碰面。

而且更不要巧的是。雲夜他們找到了出口!

易百川:「拿著龍台令,從這裡咱們就能出去了。」

「可是,七爺。這個陣法是死的。怎麼開啟?」

「笨啊!夜央歌你怎麼突然變傻了。陣法自然是用靈石。咱們這些人,難道還沒個靈石?」

易百川說著,又看向眾人。

伸出手,義正言辭道:「想出去的,就交出靈石來!可別說我易家小氣。你們的小命,可跟我易家沒關係。」

「不過嘛。」話鋒一轉,易百川笑看向月千歡。「月千歡你就免費了。」

明雪不禁問:「為什麼啊?」

「因為她是雲夜的義妹。也是我易家人,當然不用她出靈石了!」

聽見易百川的打趣。月千歡抬頭看去,目光與眾人對視,又和雲夜打了個照面。

叫我船長 月千歡淡笑點頭。沒有在意,又回頭看向墨九卿。「你不跟我一起出去?」

「歡歡,這是魂體。你走後,我消散天地間就能回去。」

旁若無人般,墨九卿低頭吻了吻月千歡嘴角。「我知道你捨不得我,對嗎?」

「……你快走吧。」

「害羞了?哈哈,我在外面等你。」 目送月千歡走近陣法中,身影漸漸消失在光芒中后。墨九卿才消弭魂體,歸於天地間。

分魂術很傷身,而且也是一次性的。但效果最好!對墨九卿而言,月千歡才是最重要。這點副作用,完全可以忽略。

神識歸體,墨九卿睜開眼。

「是誰?」他開口。

起身。墨九卿走到鳳九黎和月明堂身邊,「我收到你的消息了。是誰下來了?」

「不知道。」

聞言,墨九卿訝異。「還有你鳳尊不知道的?」

鳳九黎是正道武師之首,被尊稱為鳳尊。

瞥了墨九卿一眼,鳳九黎冷哼。「你魔帝厲害,怎麼不自己算算?」

「我不會卜算之術。」墨九卿回答的坦然,反倒讓鳳九黎噎著了。

頓了頓,鳳九黎開口:「她身上佩戴了遮掩氣息的法寶。我無法算出她的身份。但她一定是妖。」

「妖?」

「天生異象,烏雷現。要麼是大妖,要麼是妖族聖血才能讓我也看不穿。」

月明堂聽不懂鳳九黎和墨九卿在說些什麼。他唯一知道的,是有麻煩來了!

不禁開口:「那她來朱雀幹什麼?跟墨家有關?歡兒會不會有危險。」

「不會。歡歡已經出轅門了,我們現在就去找她。然後滅了墨家這隻爬蟲。」

「徒兒出轅門了?你確定。」

鳳九黎的話,讓墨九卿皺眉。

鳳眸微眯,邪氣冰冷。鳳九黎什麼意思,難道月千歡沒出轅門?

當即神識探向遠方。包裹擂台,龍台山,甚至更遠的方向。別說月千歡,雲夜,明越他們一個都沒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