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是邱總的助理,他的行程,沒有誰比我更清楚了,你們帶我去了解情況,也是一樣的。公司的規模,你們也看到了,邱總離開后,會對公司的發展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你們可以先帶我回去,若是後期還有必要的話,再帶走邱總也不遲……」

事情發生,總要有人去解決。

邱總是公司的頂樑柱,身上系著他的前程,是斷然不能倒塌。

否則,他努力了這麼多年,才爬上這個位置,又將成為一場白忙活。

終於,幾個警察點頭同意。

離開的時候,助理低頭,面色愧疚:

「邱總,對不起,我這幾天不能為您工作了。」

「是我應該對你說一聲謝謝!」邱雲清道!

他們這一行,最忌諱的就是和警察扯上關係。

禍是柳文倩闖下的,身為柳文倩名義上的丈夫,這件事情應該由他來承擔,助理充其量是個幫凶,難為他了。

他不會讓他白白犧牲!

助理是他的左膀右臂,幫忙做了很多的事情,有助理在,他的工作量幾乎輕鬆了一半……

幫凶被抓進了警察局,配合警察做調查,而真正的兇手,卻依舊逍遙法外,肆無忌憚的行走在陽光底下,享受著正常人應有的權利。

和沈凌菲一行人分別後,柳文倩哄好了王總,兩個人約了下次見面「互訴衷腸」的時間以後,她提著最新款的香水徑直去了言家老別墅里。

福伯正站在陽光底下,收拾言老爺子剛剛玩結束的高爾夫球,抓著一塊抹布,擦拭著上面的爛泥:

「柳小姐?」

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福伯反應稍顯遲鈍的抬起頭。

柳文倩心底沒來由的嫌棄,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老傢伙是爺爺身邊最貼近的人,可以從他這裡打聽到爺爺么消息,她早就罵上去了。

她收斂情緒,臉上洋溢著溫柔的笑容,小聲問了一句:

「是我,爺爺在家嗎?」

福伯放下手裡的活兒,站起來身:

「在的,老爺子剛剛運動結束,這會兒,估計正躺在客廳里看電視。」

柳文倩點頭,手指著門口:

「好的,那我先進去了!」

「嗯嗯,柳小姐您快請進!」

福伯躬身,提起地上的球杆,緊跟在她的身後,亦步亦趨。 一看到右陽要殺我爺爺,我就慌了,不知道求誰幫忙,只得看向了逍遙子,大喊道:「逍遙子老爺爺,救救我爺爺!」

可逍遙子和周八字打的難捨難分,根本脫不了身。

「就憑你,還殺不了我!連你師父,當年也不是我的對手,何況是你?」誰知,爺爺突然怒吼了一聲。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他不知何時抓住了右陽的手腕。另一隻手更是掐住了右陽的脖子,那右陽奮力掙扎,握著竹篾刀猛的往前一挺,直接刺進了我爺爺的胸膛里。

啊!

爺爺痛呼了一聲,額頭上的青筋全都爆出來了,那掐著右陽脖子的手猛的一發力,只聽到咔的一聲,當即扭斷了右陽的脖子,頭一垂,就死了過去。

而幾乎是同時,就在我爺爺解決了右陽的時候。逍遙子也是一掌震退了周八字,周八字還在退,逍遙子的那把金錢劍就步步緊逼的朝周八字的胸膛刺了過去。

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我們都以為周八字會被殺死的時候。他卻是突然停了下來,愣是把他的胸膛往前一挺,逍遙子的金錢劍就剛好刺進了他的胸膛。

那金錢劍一刺進他的胸膛,周八字就猛的抓住了劍身,讓逍遙子的金錢劍無法拔出來。

「你都知道我非人非鬼,是活死人,你覺得殺死我的肉身有用嗎?哈哈!」就在他們兩人僵持的時候,周八字突然放聲笑了起來,道:「老道士,你想看看我的黑巫術,那我就讓你試試!」

「師父,小心!」周八字話音一落,趙子龍就擔心的大喊了起來。

可還是遲了,逍遙子也意識到了危險,但還是沒有避開。只見周八字猛的張開了嘴巴,喉結往下一滑,一隻怪異的小蟲子就從他嘴巴里飛了出來。

那小蟲子速度快的驚人,直接朝逍遙子的面門飛了過去。逍遙子看到這蟲子的時候,臉色當即變了,根本沒地方躲,只得用手臂去擋!

那怪異的小蟲子一飛到他的手臂上,立馬就化成了一灘血水,直接滲進了他的皮膚里。

只是隔了四五秒鐘的樣子,我就看到逍遙子的右手出現了無數的血紋,跟著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迅速的枯萎。

那枯萎的速度太快了,眨眼就到了手腕的地方。再一看逍遙子的右手,已經完全乾枯了,沒有任何的血色,皮膚又黑又皺,和那乾屍的手一模一樣。

在這樣下去,要不了兩分鐘,逍遙子就會整個人都枯萎的,徹底的枯萎成乾屍。

逍遙子意識到了這三屍蠱的厲害,趕緊撿起了四叔魂飛魄散前落在地上的斧頭,把他的右手臂放在了棺材上,一咬牙就朝自己的手臂砍了下去。

「師父!周八字,我趙子龍對天發誓,此生不殺你,我就自刎而死!啊……師父……」趙子龍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就撕心裂肺的咆哮了起來。

可他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父斬斷手臂。

https://tw.95zongcai.com/zc/9954/ 我不敢看,只得閉上了眼睛。只聽到啊的一聲慘叫聲。這慘叫聲太凄慘了,聽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想象不了,一個人要把自己的手臂砍斷,那該得承受多麼巨大的痛苦?

直到逍遙子的慘叫聲小了,我才睜開眼睛。眼睛一睜開,我就看到他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叫著,身體也是不停的抽搐。

而他斬斷的手臂就落在邊上,那三屍蠱的毒性太猛烈了。就算手臂砍下來了,還是全都枯萎了。

不過,慶幸的是,逍遙子斬斷的很及時,這才撿了一條命。可現在的他,又怎麼能夠對付周八字?

「哈哈……這原本是我續命的三屍蠱,要不是為了對付你,我還真捨不得用。看來,只有找其他的村子再練三屍蠱了!」此時的周八字得意的笑了起來,看了一眼逍遙子,又看了一眼我爺爺,嘲諷道:「師兄,當年你害我的時候,我的下場可比你凄慘百倍!好在天不亡我,讓我命賤如狗的活了下來。不過,說來也要感謝你,也是你讓我機緣巧合的學到了黑巫術。這玩意兒,雖然不能救人,可要是想害人,那就真的不是道術所能比的!」

「師父,他殺了右陽,讓我殺了他!」而邊上的左陰早就想殺我爺爺了,只是一直在等周八字的命令。

「現在不行,先辦正事。正事辦完了,你要怎麼折磨他,那是你的事情!」左陰心裡不平衡,也想殺我爺爺給他兄弟報仇,可還是不敢違逆周八字。

「我還真沒想到,今夜會這麼熱鬧,苗王嶺的老道士來了,我的師兄也在。我今夜要和李初九他娘結冥婚,讓她永遠只聽我的話。到時候,財富名利,我唾手可得。我現在不殺你們,你們就給我當一個見證人吧!」周八字陰陽怪氣的笑著,說完之後,就朝左陰喊道:「左陰,我說了,一會兒隨便你處置他們。現在,沒人能夠阻止我們了,繼續成陰婚!」

「嗯!」左陰點點頭,就走到了那些跪著的小孩子背後,點燃了攝魂香,咒語一念,我就看到那些小孩子竟然全都站了起來,臉上一點兒表情都沒有,完全丟了魂。

只聽到左陰突然喊了一聲死,最前面的兩個小孩就猛的往前一衝,用他們的腦袋狠狠的撞在棺材上。

他們的頭骨很嫩,一撞就斷了,鮮血當即灑在了血紅棺材上。身體劇烈的抽搐了幾下,徹底的死了過去。

「周八字,你會不得好死的。你殺死這麼多無辜的孩子,用他們的血和煞氣來鎮棺材的女鬼。就算你強行和這女鬼結了陰婚,你最後也會遭到反噬,死無葬身之地!」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所有人都傻眼了,心痛之餘,卻是一點救他們的辦法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一個去撞死,血染棺材。

此時的逍遙子也是失血過多,靠在牆壁上,憤憤的指責周八字。周八字根本不理會他,繼續把紅繩纏在了自己的手指上,又把另一頭放進了我娘的棺材中。

我們都會死,一旦周八字和我娘成了冥婚,就一定會殺死我們的。我心裡不甘心,逃了這麼久,連爺爺和逍遙子也回來了,可最終我們還是沒有逃過死亡的命運!

可就在我放棄求生的時候,爺爺不知何時爬到了我身後,悄悄用插進他胸膛的竹篾刀割斷了綁著我的繩子,快速的交代我:「初九,快去把你娘提前喊醒,絕對不能讓周八字和她成陰魂。不然的話,周八字心術不正,一定會利用你娘去做傷天害理之事的!你隨了我的姓,就不要怕死,要死得其所,懂嗎?」

我想都沒有想,嗯了一聲,趁著他們沒注意,猛的朝棺材跑了過去,更是用身體狠狠的去撞我娘的棺材蓋。

棺材蓋已經被四叔劈出了一大口子,我這麼一撞,直接把棺材蓋給撞翻了。我也不好受,手臂都感覺撞斷了,動一下就疼的要命。

而周八字完全沒想到我會來這一出,等反應過來后,氣的身體直哆嗦,指著我怒道:「你這個小野種,你敢壞我的事,我要讓你全身腐爛而死!」

周八字憤怒的說完,我就看到他張開了嘴巴,喉結往下一滑,我就看到一隻普通的蠱蟲從他喉嚨里飛了出來。

看到這熟悉的一幕,我的腿立馬就嚇軟了。可就在我完全嚇蒙的時候,我娘的棺材里突然伸出了一隻手,一把把我給拖了進去! 我完全被周八字的蠱物給嚇住了,直到被拖進棺材的那一刻,我才猛然清醒了過來。

我一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懸浮在棺材裡面,好像有一股陰冷的力量在舉著我,沒讓我落下去。

而我娘的屍體,就筆直的躺在棺材下方。

在看到她的那一剎那,我完全呆住了。我娘已經不是之前那個被我奶奶鎖在房間里的瘋女人,也不是那個整天垢頭蓬面、穿的破破爛爛的瘋女人。

此時的她,美的讓人震驚。那一刻,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娘……是我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她的臉很白,白的沒有一絲瑕疵,只是沒有任何的血色,眼皮上還有血紅色的眼影。鼻樑微挺,薄薄的嘴唇塗抹著血一樣的紅色。一雙漂亮的丹鳳眼微微閉著,長長的睫毛還粘附著寒氣。額頭上的地方,更是有一塊紅色的印記。

這印記的圖案,和那玉佩上的圖案一模一樣。原本之前那枯黃分叉的亂髮,也都變成了柔順如潑墨一般。

她原本那破破爛爛的粗麻布衣裳,也變成了血紅的長袍,上面刺繡著精緻的鴛鴦圖案,就連腳上的登雲鞋,也變成了血紅的繡花鞋。

她的雙手交叉放在了腹部上,完全不像是死了的人,如同是一個睡著的人一樣。但她的身上有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她現在這番打扮,更是給人一種邪氣的感覺。

趙子龍說過,我娘的屍體已經沒有了,那說面現在的她就是鬼魂。我娘是死的時候變成了鬼才恢復神智的,也就是說她現在的樣子,正是她年輕時候的樣子。

在我看的入神時,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就凍的我瑟瑟發抖,意識也是跟著清醒了過來。

下意識回頭一看,就看到周八字也站到了我娘的棺材邊上,但沒有對我動手。好像是被我娘生前的容貌驚住了,痴痴的說道:「傳說中,他們一族的女子,個個貌若天仙。看來,一點兒不假!你這傾城的容顏,怪不得連我師兄也對你了動了心。他讓你生下了李初九,該死!只有我,才有資格駕馭你。我要讓你做我的鬼妻,跟著我享受道門的榮華富貴。哈哈……」

我看周八字痴笑了起來,就想著跑,怕他回過神來就要殺我。可我的身體完全動不了,就這樣懸浮在棺材裡面,和我娘面對著面。

她那身上釋放出來的陰氣,凍的我全身雞皮咯噔都出來了。

拒愛成寵 「初九,快喊你娘,讓她醒過來!」就在我努力想動的時候,我爺爺突然在後面朝我大喊了一聲。

聽到爺爺的聲音,我連頭也沒回,直接開口喊:「娘,你醒醒啊,我是初九……」

我這一喊,我就看到我娘那長長的睫毛微微動了一下。雖然很不容易察覺,但我還是看的一清二楚。

我怕也會喊醒周八字,就回頭看了他一樣。誰知,他卻是沖我詭異的笑著,也沒有阻止我,好像就是要讓我喊醒我娘。

我沒有辦法了,只有繼續往下喊:「娘,你醒醒,你快醒……」

砰!

然而,我的話還沒有喊完,就聽到了砰的一聲巨響。裝著我娘的這口血紅棺材瞬間四分五裂的散架了,那厚厚的棺材木板散開后,直接把邊上那些撞死的孩子壓在了下面。

我嚇的閉上了眼睛,等我再次睜開的時候,就看到我不知何時已經娘睜開了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我,她的眼珠子是紅色的,血紅血紅的,好像蘊藏著無盡的幽怨一般,看的我心裡發寒。

我娘她……醒了!

我看的害怕,就一個勁兒的喊:「娘,我是初九……啊……」

可誰曉得,我娘好像根本不認得我。我一開口喊她,她那雙手突然就掐住了我的脖子。那手上傳來的冰涼,刺骨!

「娘,娘……我……我是……」她的力氣很大,掐的我一點兒話都說不出來,跟著就呼吸不上來,臉都憋紅了。

可我的身體就是不能動,只能看著我娘不停的搖頭,讓她不要掐死我。心裡也是莫名的委屈,眼淚奪眶而出,直接滴在了我娘的臉上。

奇怪的是,我的眼淚一滴到了我娘的臉上,我就看到她的鬼魂微微顫抖了一下。我還沒明白咋回事,我娘就猛的把我扔了出來。

她的勁兒太大了,我被扔的很遠,直接朝那大門撞了過去。要不是爺爺躥起來抱住了我,我肯定會被撞昏的。

我的力量全部撞在了爺爺身上,我看到他的臉疼的抽搐了幾下,卻一聲兒都沒坑,死死的護著我,不停的喘著粗氣。

他胸膛的地方濕漉漉的,傷口還在出血,臉上蒼白的不行,看起來很虛弱。我看的心裡難受,就問:「爺爺,你咋樣了?」

「初九,爺爺沒事,不要管我,一定要讓你娘救你!」我爺爺說話的時候,一直看著我娘。

等我看回去的時候,就看到我娘那原本平躺著的身體,竟然慢慢的直立了起來。她的雙腳沒有著地,就這樣離地漂浮著,那雙無比幽怨的眼神掃了我們所有人一眼,掃的所有人後背發涼。

「赫赫陰陽,六道輪迴;鬼道離陰,唯我豢養;以吾之血,人鬼相合;養鬼之道,聽好號令!」就在我盯著我娘看的時候,周八字突然咬破了手指,不停的將手指上冒出來的精血彈向了我娘,口中更是快速的念著養鬼咒語。

那些精血珠子一彈到我娘身上,我就看到我娘的鬼魂顫抖了起來。她的臉上也顯得很痛苦,張著嘴巴卻是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但我看得出來,她此時很難受。

「周八字,這女鬼的怨氣無比強大,沒有法器和陣法,你休想把她養成你自己的鬼。 總裁,你老公找你 你這樣做,簡直是找死!」而就在這時,虛弱的逍遙子突然大聲的呵斥道。他此時的情況也很糟糕,自己砍掉了自己的右手,流了太多的血,連站都站不起來。

「呵呵……」可周八字卻是冷笑了一聲,道:「老道士,你太小看我了。我有的是方法讓她聽我的話,你以為我的邪術是白學的?左陰,動手!」

周八字一喊出來,左陰就直接跑到了香火台上取下了那對用紅繩綁著的龍鳳燭。跟著就地一滾,直接滾到了我娘的面前,猛的把那龍鳳燭插在了她腳下的地面上。

我娘是離地漂浮著的,那對龍鳳燭剛好就在她的繡花鞋下面。邪門的是,那龍鳳燭一放到她腳下,火苗子就變成了綠幽幽的。

而左陰還沒有停,牽著龍鳳燭上的紅繩,慢慢的退了回來,等退到了周八字面前,周八字便一手抓住了那兩根紅繩,朝著左陰點了點頭后,另一隻手又結了一道天師印,咒語再次念了起來:「紅棺喜繩龍鳳燭,人鬼鴛鴦結連理;文書八字祭天地,陰陽兩隔結陰親。陰繩一搭,陰婚便成。從此以後,你便只能聽我一人召喚。死是我的鬼,散是我的魂!呔!」

周八字咒語一念完,口中一口鮮血噴在了紅繩上。頓時,我娘的鬼魂就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特別是那紅繩上的血珠子,更是被震的抖落了下來。還有一些沒有震落下來的,直接流到了我娘腳下的龍鳳燭上。

頃刻之間,那紅燭的火苗瞬間躥了起來,那綠幽幽的火苗,瞬間把我娘的鬼魂給吞噬了。

「不好!周八字要強行和你娘結陰婚。養鬼咒加上陰婚儀式,你娘不能衝破。必須滅掉那龍鳳燭,不然龍鳳燭一燒完,我們一個人都活不了!」

我爺爺說話的時候,我也注意到了我娘腳下的龍鳳燭。燃燒的太快了,眨眼就燒了一大半。

再這樣下去,頂多兩分鐘,那龍鳳燭就會徹底的燒完。而周八字,也能成功的和我娘結冥婚。

到時候,就真的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他了!!! 爺爺和逍遙子都受了重傷,虛弱的很,根本無法阻止周八字。只有我和趙子龍可以動,但趙子龍還被綁著。

不行,必須阻止周八字,能活一個是一個。

想到這兒,我心一橫,拿過了我爺爺手中的竹篾刀,直接躥到了柱子背後,用那竹篾刀去割捆著趙子龍的麻繩。

「找死!」我一動,就被左陰給發現了,一步跳了過來,對著我後背就是重重一腳。

這一腳的力道很大,我的整個胸膛都結結實實的撞在了木柱子上。胸口一陣沉悶的劇痛,讓我出不了氣,舌頭一甜,鮮血就從嘴角滲了出來。

啊!

我咬著牙,強忍著劇痛,瘋狂的割著麻繩。左陰臉上的狠勁兒也是出來了,咬著牙,狠狠一拳朝我腦袋打了過來。

我沒想過躲,只想著割斷麻繩。就是那電光火石之間,我就割斷了麻繩,趙子龍一把把我拉到了身後,揮著拳頭迎了上去。

只聽見砰的一聲,我就聽到他們拳頭對撞發出來的沉悶聲響,還有那骨節錯位的聲響。

左陰被震退了好幾步,那手也是震的抖動了起來。而趙子龍則是退翻在地上,臉都白了。

我要過去扶他,誰知,他順勢往前一撲,當即撲到了我娘的身下,用另一隻手把那對快燃燒完的龍鳳燭給拔了起來。

啊!

那龍鳳燭一被趙子龍拔起來,我就看到我娘發出了一聲無比尖銳的叫聲,刺的人耳膜很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