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也願意自己只是那個締造者酆離,可惜……呵呵,已經沒有退路了!不過,我倒是不懼怕失敗。因為,即便是敗了,我依舊還是能看到一顆希望之星的冉冉升起。我相信,即便那時我們都已不在,他也可以成為世間拯救蒼生的希望之星!」酆離的眼神深邃而悠遠,臉上也掛著淡淡的笑意。

劍符老祖先是一愣,隨即也恍然笑道:「是啊,當初本體是把他當成關門弟子收的,可結果……誰又說得清呢?」

……

黑暗王朝核心之地,之前在戰鬥中受傷不清的孔亮竟然已經恢復得和沒事人一樣。

此刻,他和東煌崇雲站在一起,正悄悄地溝通著什麼。

「當時的情景,你應該聽說了吧?這就是我最擔心的事情,它終於還是發生了!」

「……你的顧慮也許是對的,只是,那位大人……」

「我不管他怎麼想!也不管之後我會怎樣!我要得,只是讓他回歸最初的本心!」

「明白了,雖然你的做法會違背大人的意願,但結果也許確實是我們希望的!礙於你在組織內隱秘的身份,我不會幫你,但也不會阻止你。」

「明白,憑我自己的實力,也有十足的把握將這個小子徹底留在幽冥大世界!」

「不能大意!此子屢有驚人之舉,其機緣之大,助力之多,能有現在這等成就,絕非偶然!而且,你的機會,不出意外,也只可能有一次……」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我不會讓他有一絲生機!是啊,只有一次,不過,夠了!只要讓我達成所願,縱死,亦無憾!」

……

幽冥大世界南部與東部的接合處,黑甲青年正苦口婆心地勸著蘇巧兒。

「巧兒妹子,你真的考慮考慮吧!就算你不考慮我,也不能對一個連至尊都不是的下界小子如此死心塌地吧?!」

「大人說笑了,巧兒之前也不過就是下界一個不入流之小女子,和他正好同屬一類。」

「呃,我真不是這個意思……你是沒看到啊,他當時在兩方人馬面前,連個屁都算不上,如果不是被人救下,此刻早已是一撮黃土了!」

「那你當時在幹嘛!是誰答應我找到后,儘快傳音於我的!正好,他的下落我已經知曉,多謝魂影大人多日來的照拂,小女子這就告辭!」

蘇巧兒柳眉一挑,先是一個萬福,接著便消失不見了……

「哎,哎!你……可惡啊!」黑甲青年恨恨地一揮拳,眼中浮現出濃重的陰冷之光,「呂涼是吧?真看不出來啊,你還有做小白臉兒的潛質!即便沐風那小子一個勁兒地誇你……哼哼,等著吧,這場終焉之戰,也會是你此生的終焉之局!」

……

閻組織總部的金色大殿之內某處,一直盤膝坐地的光頭巨漢猛然睜開雙目,臉上隨即呈現出深深的疲憊表情。

「辛苦了!可惜了你下界唯一的分身……」風霓裳略帶歉意地說著,「我在下界本來是有兩具分身的,為何不讓我……」

「因為你的分身還有大用!輪迴計劃的最後,容不得一絲閃失,你多一具分身,我們就多一次成功的機會!」巨漢站起身,眼中閃動著濃重的希翼之光,「真幸運,那幫混球最終還是助了我們一臂之力!」

風霓裳則搖頭道:「可整個計劃現在已經徹底暴露出來,我們再也沒有一絲優勢可言。現在只能祈禱,當年六道定下的大計是算無遺策的!」

「儘力而為吧!對了,這次滅世尊神的叛變,影響似乎不小,倒不是說我們的戰力有多大損失。而是孔亮的暴露,容易引起某些人的心懷不滿啊……」巨漢似乎想起了什麼,有些懊惱地拍拍頭,隨即扭頭對著風霓裳說道,「這種動腦子的事情,靠你擺平了啊,我是一想起來就頭疼!」

「一個叛徒的話,就算再真實,也只能成為徹頭徹尾的謊言!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會儘快搞定,畢竟對於終焉之戰,哪怕是再細小的一個錯誤,我們都犯不起啊!」風霓裳點點頭,隨即眉頭微微皺起,輕聲道,「我現在擔心的,是組織內不只滅世一個叛徒!」

光頭巨漢本來還有些心不在焉,聞言頓時虎目一瞪道:「還有?!能知道是誰嗎?」

「這怎麼可能知道……玄悲老禿驢隱忍了這麼久才露出尾巴,還死得這麼瀟洒解脫,我實在很難相信神朝只有這一顆棋子滲透在組織之中!」風霓裳搖搖頭,隨即目露精光道,「不過,待業火紅蓮盛開在整個幽冥之時,他們再想有什麼異動,估計也來不及了吧!」

(ps:三百了!也110多萬字了!老呂回頭看去,嘖嘖,為自己小小的點個贊,堅持的真心不易啊!再次感謝作為廣大書友的你們,是你們的支持撐著我走到了現在,也能一直走下去!另外,當你們看到這一章的時候,老呂已經出差了,但好消息是不會斷更。因為俺一咬牙,買了個600大元的筆記本,呵呵,反正只要能打字和上網就可以了!) 呂涼雖然是孤身一人等著聶青雲出來,但也沒一直在原地死等,只過了半日,他就進入到了虛彌神境之中,因為玲瓏已經醒了。

只不過,除了魂魄殘缺,氣息不穩外,玲瓏似乎又恢復了之前在冰嵐峰時的封閉之感,一個人蜷縮在角落處,望著荒蕪的地面發獃……

當呂涼走近時,玲瓏依舊是這幅樣子,直到他用手輕輕地撫摸其頭髮時,小丫頭才猛然抬頭,隨即哭著搖搖頭,使勁地向後挪著。

呂涼的心一痛,直接跪到地上,緊緊地抱著小丫頭,任其如何掙扎也無法脫離懷抱分毫。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是暗夜玲瓏,是暗夜家的餘孽,之前和叔叔聯合陷害於你。我還刺了你一槍……殺了我吧……」玲瓏哭得是稀里嘩啦,說得也是語無倫次。

呂涼輕輕一嘆,趁著她說話的功夫,手上光華一閃,最後的一小截天玄聖藤直接飛入了小丫頭的口中,待其驚覺時,已然是吞咽了下去。

「你……」當玲瓏感覺到自己的魂魄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時,瞬間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但也只說出一個字,就又開始哭泣起來,只不過,這次的哭泣中,似乎不完全是悲傷了。

飼養全人類 「之前的絕大部分,我都給那位陣神大人了,不過這些,應該也足夠你恢復了。」呂涼寵溺地摸著玲瓏的小腦袋,輕聲道,「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從沒有把你當成敵人,倒是你……不把我當……當殺父仇人么?」呂涼問出這句話的同時,眼睛死死盯著玲瓏,這是一個最敏感的問題,也是橫亘在兩人之間必須面對的主要困難!

玲瓏此時也猛抬頭,同樣注視著呂涼,反問道:「既然你都沒把我當敵人,我又怎麼會把你當殺父仇人?!而且……我心中根本就沒有暗夜天龍這個人!他不配做我的父親!我的母親之前被其強行佔有才有的我,而且後來動輒被其辱罵,最後終於不堪負重含恨而死!如果我沒有通靈之體,有沒有未來都是兩兩之說!你說,這樣的一個人,值得我為其復仇么?!」

玲瓏鏗鏘有力的回答,換來的是呂涼更加緊密的擁抱。

小丫頭也一改之前盛氣凌人的語氣,又抹起了眼淚,柔聲道:「其實之前在你參加礦區劃分大比時,我就已經把一切都想起來了。那時,我更怕你知道我的身份后不要我了……」

面對如此情境,呂涼也是感動異常,情之所至,直接脫口而出道:「玲瓏,做我的道侶,好不好?如果你不嫌棄我已經有……」

他之前雖然和玲瓏早就袒露了關於上官穎及其她紅顏佳人的存在,但臨到近前,還是再次說明比較好。呂涼對於女孩子怎麼想時常摸不著頭腦,女人心,海底針啊……

「我願意! 御人 我只要你就夠了!」玲瓏不待他說完,直接緊緊抱著呂涼的背,渾身都激動得顫抖起來,同時輕喃了三個字,就徹底點燃了呂涼內心已經開始躁動的激情,「要了我……」

連續多日來的險死還生,無數沒有頭緒的謎團……這些接踵而至的陰鬱情緒,讓呂涼終於有機會好好地宣洩出來了。

這一次的巫山之旅,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猛烈,都要持久……

呂涼是釋放鬱悶,小丫頭明顯也解開了心結,兩個人也不知道去了多少趟巫山後,直到外面刀繭突然再次發出鳴嘯聲時,兩人才依依不捨地分別開來。

……

當呂涼出了梵天虛彌陣后,一眼就看到原本密不透風的刀繭,已經開始抽絲剝繭般的脫落開來,裡面聶青雲的虛影也越發的清晰。

一炷香后,刀繭徹底消散一空,聶青雲雙目閉合的身影浮現而出。

呂涼此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對方渾身半步道祖的修為固然驚人,但更加恐怖的,是其周身不可抑止的狂放刀氣!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讓其不自覺的竟然開始做出了戰鬥姿態!

「師尊……」當聶青雲睜開雙目時,渾身氣息盡斂,再次洋溢出了爽朗的笑容。

呂涼則徹底鬆了口氣,雖然依舊是一肚子疑問,但起碼青雲還是他認識的青雲,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了!

「青雲!對不起,我真的已經沒臉做你的師尊了……」呂涼上前一步,重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一臉的愧疚之色。

「師尊嚴重了!我還是那句話,只要我聶青雲人活在世,就永遠是你的弟子!」聶青雲的話擲地有聲,而且一臉的誠摯之色,轉而又輕聲道,「發聲了這麼多事,我也有好多想和師尊說的,我們回天樞閣的絕對領地吧,讓我把目前感受到的都告訴你!」

呂涼也凝重地點點頭,因為聶青雲雖然認自己,但其眼神和風貌中,已經明顯帶有一絲超越了年齡的滄桑與沉定之感。

如今「天樞閣蠻子就是呂涼」的信息,起碼在礦區這邊,已經處於半公開的性質了。

雖然之前礦脈一戰沒有一個活口脫出,但這個敏感的消息還是流傳了出來。令人費解的是,幽冥大世界的一群大能高人,就如集體失聲般,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些什麼。

當呂涼以原本相貌回到天樞閣時,馮麻子等人則一臉喜色地迎了出來。可一看到聶青雲也跟在身後,臉上依舊歡笑之餘,卻多了一絲敬畏之情。

令呂涼有些驚喜的是,鄭萱等人雖然不在這裡了,卻專門留下了傳音:「祝大哥找過來了,我們繼續住在此地不太方便,便一同隨他去了。如果要找我們,就自天樞閣領地往東臨近東部邊緣,有一處低級界面的礦脈之地,為我們暫住之地。」

如此,除了依舊行蹤不明的朱焱外,當初踏足幽冥大世界的幾人已經全部聚合,呂涼這邊也差一步就要完成救助楊家和文家族人的重任,之後,就是應該全員奔向西部,無夢天尊的所在地了!

當洞府內只有呂涼和聶青雲時,兩人也終於開始訴說起之前詭異的種種了。

「是這把龍牙刀……我至今為止所起的一切變化,似乎都和它有關!每當我握著它戰鬥,都能感覺到內心有一股異常的自信澎湃之感,似乎我是可以戰無不勝的。最關鍵的是,幾乎每一次的戰鬥,我的修為都會不可抑止的提升開來,似乎『修為瓶頸』這個辭彙於我的修鍊中根本不曾存在過!」聶青雲述說完之前數次的死境后,端詳著銀光鋥亮的龍牙刀,目光凝重地說著,「……當年祝大哥借給我的,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意?」

「你的實力提升,是我們每個人都希望看到的。倒是你招惹的這群敵人……你應該知道,其中有些人於我們原本是有恩的。」呂涼的內心很複雜,他也想知道到底是怎麼造成現在這麼個局面的。

聶青雲聞言,輕嘆一口氣,搖搖頭道:「我也很想知道,想知道的都快瘋了!但沒有人肯告訴我!之前在閱風巢會,那個一直關照我的鬍子大漢只不過動了一個想向我訴說什麼的念頭,就直接受到了天道法則的懲罰……」

呂涼看著情緒漸漸又開始低落的聶青雲,單手扶住其肩膀,輕聲道:「既然如此,就不要多想了。你是青雲,就是我呂涼生死與共的青雲,這點說什麼都不會改變!」

聶青雲聞言猛然抬頭,眼中閃動著激動的光彩,也鄭重回道:「我聶青雲發誓,不管今後如何改變!我們的師徒之情永世不變!」

此刻兩人都不知道的是,此次談話,將是他們此生最後一次以這種溫情的形式展開。

雖然今後的歲月中,一切的過往都如雲煙消散,但他們也不曾忘記今日此時的誠摯之情……

……

在整個礦區都已經默認了「蠻子是呂涼」這一事實時,唯有一人,依舊頭腦發熱地四處奔走,遊說著各路勢力,希望有人能夠挑頭將呂涼窩藏奴隸的事情公佈於眾。

雖然在他自天樞閣領地溜走後,呂涼就通過別人知道了這個內奸的存在,但念及其是楊家族人,且沒有鑄成大錯,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任開來了。

可楊老頭兒依舊看不清眼前大勢,還抱著自己的春秋大夢孜孜不倦呢……

「掌門大人!我說得句句屬實啊!那根本就不是什麼天樞閣的蠻子,他是如假包換的呂涼!就是那個在混沌大世界攪了我們幽冥大世界進攻之局的罪魁禍首!如今,他妄圖帶著我楊家待罪一族脫離幽冥,其心可誅啊!」楊定山唾沫飛濺地勸說著面前一臉麻木的鬼面仙人,佝僂的身材難得地挺直了起來。

楊定山現在是非常鬱悶。

在這之前,呂涼已經把全部除了他外的楊家族人全數帶進洞府,這正是人贓俱獲的最佳時機!

所以,他拼著暴露的風險直奔素女閣而來!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之前還極力促成他辦妥此事的靜水仙子,如同換了個人一樣,不但一臉的冷峻之色,甚至連讓他說完的機會都不給,就直接將其攆了出去。

接下來,他的第二目標自然是另一個有分量的勢力,鬼王宗。

結果,就是如上那般,鬼面仙人聽完只是說了一句:「知道了,你走吧。」就再也沒有下文了……

楊定山出了鬼王宗,還不死心,緊接著又拜訪了雙面頭陀,這次倒是沒有吃閉門糞,對方不但笑臉相迎,還不住地點著頭,這給了他無限的勇氣和鼓勵。

他找人的順序都是有講究的,素女閣是礦區第一把交椅,鬼王宗是第二把交椅,雪龍山雖然不是第三把交椅,但僅憑一個雙面頭陀,就是足以在黑暗王朝都說得上話的重要人物!

楊定山說完呂涼這段還不解氣,直接將聶青雲這段也一併說出來了。

這一下,雙面頭陀的眼睛是越聽越亮,不待楊定山說完,就一把拉住他,笑著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真的比我自己都真啊!」楊定山感動得是嘩嘩的,趕緊趁熱打鐵道,「小老兒也沒別的想法,就是想替我幽冥大世界祛除這顆毒瘤!之後只要讓我出了礦區,依舊回內城區平靜度日,就千恩萬謝了!」

「別急,你說得這個確實很重要,但你也知道,如果要讓黑暗王朝出手,這個消息怎麼也得傳遞到內城去。正巧,我這邊有個朋友在此,他是羅睺國大勢力幽閻宮的大宮主,和王朝中的幾位道祖都頗有淵源,如果你將此消息告訴他……所得的好處,可不僅僅是在內城區平靜度日了吧?」

楊定山一聽,直接激動地顫抖起來,拜了數拜不說,還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淚道:「多謝!多謝大人賞識引薦之恩!」

雙面頭陀此時往自己背後一指道:「進去吧,我那老友知道你來了,其實也早希望見見你,希望你們可以聊得愉快!」

楊定山聞言,連再次謝恩都來不及做,就直奔後堂而去,其眼前似乎已經看到了楊家重振的場景……

只有雙面頭陀看著其遠去的背影,眼角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一刻鐘之後,隨著後堂發出的一聲慘叫,一身黑袍及面具加身的高大男子由內而出,正是幽閻宮大宮主楊定天。

此時的他,唯一露出的兩個眼珠中,無悲無喜,手上還殘留著楊定山尚未散盡的氣息。

「呵呵,蠻快的嘛,你以前可不是如此冷血之人啊!」雙面頭陀眯著眼,一副瞭然於胸的表情。

楊定天則微微一笑道:「之前楊家覆滅,我就懷疑有人告密……如今,應該是終於找對了正主兒吧!多謝!」

「和我客氣什麼,漫說咱倆的關係,只就一個『聶青雲』,就足夠有令我這麼做的本錢了!「雙面頭陀目露精光,沉聲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他們離開天樞閣的時刻,就離那個大日子的到來不遠了!我們也應該早做準備了!」

「你真的相信那個傳說?算了……反正我聽你的,如今雖然損耗了一些神魂,但起碼倒是安心了許多。」楊定天點點頭,似乎也認可了什麼。

「是啊,神魂損了可以再補,命沒了,拿什麼去補?相信我,幽冥大世界的天要變了!我相信,不光是我倆,還有一些心機深沉的老傢伙,應該也做著和我們同樣的打算!」雙面頭陀的目光漸漸陰沉了下去,「什麼黑暗王朝尊貴者的印記……一個人能堵在素女閣門口大殺八方?真當那些特級戰力是土雞瓦狗般的存在了?看著吧,我有預感,西邊將是幽冥涅槃的最終之地,在那裡,應該有著我們所想象不到的因果本源!聶青雲……究竟是不是那位傳說中的神皇大人,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休整了三日後,呂涼正式向馮麻子等人袒露了自己今後的打算,因為這三名天樞閣的師兄,在其心中都是值得性命相交的真漢子!

聶青雲是兩日前就離開了,他要先回閱風巢會給鬍子大漢一個交代,畢竟那是救過其不止一次的恩人存在。這之後,他也會去與祝煜等人匯合。

「你……真的要走了?」馮麻子輕嘆一聲,「與你相交的一場,宛如夢幻一般……既然你意已決,我們也不強留,師尊們那邊我自會替你說明,反正你現在的身份基本也算公開了。」

「多謝諸位師兄!無論最後結果如何,天樞閣和你們幾位,都是我呂涼畢生銘記的恩人!」呂涼擲地有聲的撂下這句話,又與眾人寒暄了幾句,便頭也不回地飛了出去。

「他走了……那我們也準備準備吧。」馮麻子目送呂涼遠去,突然微微鬆了口氣,接下來,其渾身的修為竟然開始變得紊亂,同時搖頭苦笑道,「多虧他走得快啊,要不我都不想堅持了。」

隨著他話音落下,孟雲和晏子道也同樣身形一塌,露出了一臉疲態,修為自然也和馮麻子如出一轍。

晏子道此時問道:「師兄,我倆可都是死心塌地聽你的了啊!這把體內那符去了,神魂可是磨損了不少啊!」

「呵呵,比起把命都丟了,神魂損失點又算得了啥?反正馮麻子的話我信,跟著他混還沒吃過虧呢!」孟雲倒是一臉樂呵呵的笑容,「之前一見聶青雲那小子就有著說不出的彆扭,如今這個狀態,果然是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了!爽!」

馮麻子則轉頭鄭重說道:「幽冥大世界不太平啊!雖然不知道具體會發生什麼,但起碼這段時間,我們也別下礦了,就老實的在這裡恢復吧。我有預感,真要是發生了什麼,我們這點實力根本連個屁都算不上!」

……

北部礦區與西部無夢天尊所處地之間,是一處詭異的空間裂層,所以直接過去是不現實的。走內城區直接奔向南邊,必然要經過黑暗王朝的勢力範圍,呂涼等人也不是初入幽冥的小白了,這麼兇險的道路,還不如去迷幻之森碰碰運氣呢!

之前靠喬有良帶路的方式,隨著聶青雲遇襲的事件也充滿了變數,但一想到全員即將聚合,呂涼心中還是沒來由地充滿了期待。

由天樞閣絕對領地去往祝煜等人的所在地,以呂涼不用瞬移的急速飛行,起碼也得是近一日的時間。

現在唯一令他十分踏實的就是,即便自己身份暴露了,但在礦區內還是無人敢招惹的存在,畢竟其能操控礦區怪物的凶名已經如雷貫耳了!

說到礦區怪物,就不得不說有日子沒提到的大蘑菇了。

如果不是臨走前突然想起還有這麼個茬兒,呂涼差點就直接拍屁股走人了。

可等他到了之前的礦脈之內時,大蘑菇那邊竟然還沒完成自己的大餐……

也難怪,所有的灰霧怪物都只起到束縛的作用,只有它那金色的精魂自己慢悠悠地啃噬著一個一個的修仙者,基本上完全乾掉一個的速度是三個時辰開外……

呂涼趕過去時,場上還有近十個雙目緊閉的修仙者,雖然一個個還沒身死道消,但顯然已經被強大的神魂束縛之法弄成了完全任人宰割的口糧存在。

「我把他們的神魂禁錮住,咱們邊走邊吃吧!」呂涼實在受不了這種龜速的吃法,大蘑菇可能也有點呆煩了,倆人一拍即合,呂涼這邊把人塞進洞府,大蘑菇隨後而入,換了個環境繼續自己的大餐的下半場。

多半日後,天色漸漸昏暗,這是幽冥大世界夜晚降臨的徵兆。

呂涼此刻已然身處臨近東部之地,估計再有不到兩個時辰,應該就可以和眾人聚合了。

可就在此時,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壓突兀降臨!呂涼時刻保持著警醒的神魂瞬間防禦開來,直接強勢地對著一頂,雖然彈開了對方的神魂壓制,但還是不由得擰緊了眉頭!

高手過招,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這名對呂涼展開突然襲擊之人,必定是祖級強者!而且,很可能已經是神祖級別的超級大能!

「呦呵?果然有兩下子啊?」一道明顯帶著驚訝的聲音響起,隨後,一名身材健碩的黑甲青年現出身形。

這是一名稜角分明,瀟洒與霸氣並存的翩翩美少年,也正是之前聶青雲死戰後出現的,對呂涼懷有莫名敵意的黑甲青年。

「閣下這是何意?」呂涼不卑不亢,但心中明顯有些不忿:你修為高,可咱倆素不相識,你也太欺負人了吧?

黑甲青年臉上輕蔑的表情大盛,目露陰狠之光道:「小子,你能活到現在,應該也不是一個榆木疙瘩,該放棄的……應該說是你配不上的,還是早點死心為好!」

「啊?閣下什麼意思?我們素不相識吧?」呂涼一愣,沒明白對方說得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