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給了活命的機會既然你不要,那你今天也留下吧!」周雲峰神色一冷,寒聲道。

嗜血狂鯊族雖然是狂暴殞獅族的盟友,算起來也是人族的敵對種族,而且這幾百年周雲峰確實也擊過嗜血狂鯊族的強者,但是殺的並不多,並沒有向狂暴殞獅族這般得罪的如此狠,所以如果有可能,周雲峰並不想在此時擊殺鯊占濤這位嗜血狂鯊族中能排進前三的尊老。

獅通天畢竟是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周雲峰此時的實力雖然要強出不少,但是要想要在隱藏身份的情況下將其擊殺,顯然不太現實。

所以一旦激戰起,周雲峰暴露身份就不可避免了,到時為了盡量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獅占濤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周雲峰也知道他此時說這些話也沒有用,反而還會讓對方覺得是他怕了,但不管怎麼說,死馬當活馬醫吧!

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鯊占濤不但沒有如周雲峰的願離去,反而激起了它的殺意。

既然對方都殺了過來,周雲峰當然也不會客氣,收起手中的戰刀,噬天槍瞬間出現在手中。

「今天不僅是你們兩個的隕落之日,同樣也是狂暴殞獅族的末日,這個序幕就由你們兩個尊老的生命來拉開吧!」戰意涌動,周雲峰說著就向正面衝來的鯊占濤迎來過去。 第五十七章殞獅老祖——獅踏空

「周雲峰,你休要猖狂,這次你死定了,不但你自己要死,還會給你們人族帶來滅族之災!」獅通天神色瘋狂的咆哮道。

「哼!給人族帶來滅族之災?就憑狂暴殞獅族現在所剩的實力,你獅通天也配說這句話?」周雲峰不屑的冷哼道。

「現在可不僅是你狂暴殞獅族實力大損那麼簡單,加上你獅通天,一共折損了十位尊老,除了殞獅老祖外,其他可以說是小貓小狗兩三隻,能保住不被滅族就已經算你們本事了!哼!」

「至於你們的盟友嗜血狂鯊族,拜你們所賜,不但隕落了三位尊老,其中還有鯊占濤這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

「你們三族結盟,一族快要滅族,一族實力大損,你居然還揚言本尊會給人族帶來滅族之災,真不知是你的腦袋被本尊剛才一槍震傻了,還是你本身就保持著天真的本性?」周雲峰嘴角一撇,戲謔的冷笑道。

「獅通天,你知不知道為什麼鯊占濤死了,而實力更弱的你卻還活著?」周雲峰看著獅通天似笑非笑的說道。

聽到周雲峰的話,獅通天的臉色頓時一變,鯊占濤乃是老牌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在這個層次已經沉澱了數萬年之久,而獅通天不過剛突破一兩百年而已,兩者之間自然有著不小的差距。

兩人雖然都是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但是僅交手了幾個回合,它們就被周雲峰徹底壓制,從那時起獅通天和鯊占濤心中就意識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它們都小瞧了這位風雲尊老。

周雲峰表現出來的修為雖然和它們一樣,都是破蒼級後期巔峰,但是周雲峰的實力卻遠超它們,甚至給了它們一種面對老祖級強者的感覺,心中極其無力和不甘。

在鯊占濤被周雲峰擊殺時,獅通天心中除了恐懼外更多的是慶幸,慶幸周雲峰選擇了先殺鯊占濤,而不是它獅通天,這給了它一個求救的機會。

以獅通天的敏銳,在剛剛它就有所疑惑,但是又想不通問題在哪裡,而此時周雲峰突然提出來,這讓獅通天不得不懷疑。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獅通天想到在鯊占濤被擊殺后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神色不由的變的驚恐起來,甚至難以置信的喃喃道。

「哈哈!看來我們通天尊老的腦子還是挺好使的嘛,這麼快就想透了其中的關鍵!」見獅通天神色大變,周雲峰隨即笑道。

「沒錯!之所以讓你多活一段時間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讓你向殞獅老祖求救,今天,沒錯,就是在今天,本尊要讓你狂暴殞獅族在拔卣大世界內成為歷史!」周雲峰神色一冷,寒聲道。

「哈哈!狂妄!風雲,你太狂妄了,你的實力遠非尋常的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所能比,這點本尊承認,但是你終究未能跨過法天一衍,成就地級老祖,你就永遠不可能知道地級老祖實力的恐怖!」周雲峰袒露出想法后,獅通天反而不那麼擔憂了,反而狂笑嘲諷道。

「你猜的不錯,本尊已經向老祖求救了,以它老人家的速度,相信很快就能趕到,你就等著受死吧!」獅通天冷笑道。

「等殺了你之後,本尊一定會好好保存你的屍體,到時好去找人族算賬,讓你們人族萬劫不復,我狂暴殞獅族的損失本尊要你人族千倍萬倍的償還!」獅通天無比瘋狂的笑道。

「想法確實夠有理想的,只不過就是太幼稚了一些,要是狂暴殞獅族有那個本事,當初就不會被人族狠狠的打壓下去了,要不是最後頂級種族增加了一席位,現在的頂級種族中又怎麼可能會有你們區區狂暴殞獅族的位置!」周雲峰戲謔的說道,眼中卻是充滿了殺意。

說著,周雲峰的神色突然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了驚喜之色。

「獅通天,看來你們的那位老祖還真是看重你,居然已經出了拔卣大世界,正向這裡全速趕過來!」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哈哈!老祖來了,太好了!風雲,你就等著受死吧!」聽到周雲峰說狂暴殞獅族的老祖來了,獅通天顧不上多想,頓時激動的大笑道。

「還真是執著,只不過結果你是看不到了!」周雲峰搖了搖頭,不屑的說道。

「風雲,你現在還想殺本尊了嗎?可惜晚了!」獅通天那能聽不出周雲峰的意思。

「對於本尊來說,你已經沒有價值了,不,確切的說應該是沒有活著的價值了,所以你可以去死了,至於殞獅老祖,本尊會給你送過去,讓你們狂暴殞獅族在另外一個世界團聚的!」周雲峰冷笑道。

言罷,周雲峰手中的噬天槍氣勢一轉,在那混沌大道中突然泛起了陣陣毀滅氣息,以摧毀一切之勢向早已經露出本體的獅通天攻了過去。

「弒罡!」

『弒罡』乃是周雲峰自創《弒霸》中的第一式,直攻罡力,威力極其強大,就算是對上實力超越自己的強者,都有著非常大的剋制作用,就更不要說獅通天的實力本就不如周雲峰。

攻擊落下,獅通天感覺自己抵禦的罡氣彷彿是遭到了破壞,或者是毀滅,根本就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就連它想收回都來不及。

「這是什麼攻擊?怎麼會對罡力有如此強破壞的力?」獅通天驚恐了,同樣也絕望了。

縱橫拔卣大世界無數年,這樣的攻擊獅通天還是第一次遇到,就算是在剛才擊殺鯊占濤時,周雲峰都未施展出這類攻擊,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它眼前的這位風雲尊老根本就沒有將它和鯊占濤這兩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放在眼中。

之所以會一路逃串出拔卣大世界,進而跑到了這混沌虛空深處,顯然並不是怕被兩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圍攻,而是另有目的的帶著它們玩!

很顯然,眼前這位『風雲尊老』先前的話並不是狂妄之語,他這次的目標真的是狂暴殞獅族的老祖——殞獅老祖。

殞獅老祖是狂暴殞獅族內的第一強者,也是唯一的一位老祖級強者,有它在才有頂級種族狂暴殞獅族在,就算是狂暴殞獅族折損再多的破蒼級強者,但是只要殞獅老祖還在,那麼狂暴殞獅族就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但如果殞獅老祖隕落,那麼狂暴殞獅族就算是徹底的完了!

想到這裡,獅通天這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瞬間就感覺好像掉進了萬年寒冰的冰窟一般,此時它擔憂的不再是它自己的生死,而是它狂暴殞獅族的存亡。

「轟!」

周雲峰的攻擊可是不會隨著獅通天的思緒發生變化,獅通天的罡力抵擋可以說是毫無力道,周雲峰的攻擊有八成以上直接落到了獅通天身上,瞬間就將其重創。

「弒源!」

雖然已經將獅通天重創,但是周雲峰並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噬天槍再次祭起,一槍攻了過去。

很顯然,周雲峰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擊殺獅通天,甚至不惜施展連連《弒霸》!

「獅王踏天!」

雖然已經被重創,一身實力難施展出五成,但是獅通天也不是甘心等死的獅子,瞬間爆發潛力,向周雲峰撞了過去。

「無謂的掙扎!」看著獅通天的反應,周雲峰不屑的說道。

「轟!」

「吼!不!我不甘心!」

「該死的人類,你給本座住手,否則本座定將你扒皮抽筋、挫骨揚灰!」

…….

「老獅子,你來晚了!」周雲峰神念一動,瞬間就將獅通天的屍體收了起來,同時飛快向一旁退了過去,躲過了突如其來的攻擊。

而在數十里遠處一道火紅色的身影正飛快的向這邊掠了過來,瞬息之間就來到了距離周雲峰數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臉色鐵青的看著周雲峰,眼中充滿了滔天殺意。

「你就是人族新晉的穹丹師風雲?」來者寒聲道。

來者約六七十歲的光景,頂著一頭火紅色的頭髮,就好像是頭頂上頂了一團不停燃燒的火焰,面目猙獰,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不用說,這位老者就是接到獅通天的求救之後馬不停蹄趕過來的殞獅老祖——獅踏空!

獅踏空此時所有的情緒都被兩種情緒所取代,那就是悔和恨,悔自己的大意,低估了對手的強大。

只不過這也不能完全怪獅踏空,畢竟在整個拔卣大世界內的老祖級強者是極為有限的,數萬年甚至是數十萬都未必能誕生一位,一位老祖級強者的誕生,不管對哪個種族來講都是震驚全族的大事。

而這樣的強者都有背後的種族,都有強者的顏面,一般都不會主動對老祖級以下的強者出手,所以在獅踏空、獅通天等狂暴殞獅族的高層心中都認為對狂暴殞獅族出手的應該只是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只不過出手的應該不只一位。

正是基於這個猜測,所以它們從嗜血狂鯊族請來了老牌的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沾血尊老鯊占濤,有獅通天和鯊占濤這兩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聯手,就算對方有四五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同時出手,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將他們拿下或者擊殺,更何況還有獅踏空這位隨時準備出手相救的地級老祖。

但就是這認為萬無一失的計劃,最後卻造成了兩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的隕落,其中的獅通天還是狂暴殞獅族的最後一位破蒼級後期強者。

所以獅通天心中後悔啊,真是後悔,腸子都悔青了,這可是又斷了狂暴殞獅族的一大柱石,現在的狂暴殞獅族中除了獅踏空這位地級老祖就再沒有拿得出手的強者了,剩下的最強不過破蒼級中期而已。

而恨,當然就是恨周雲峰這位罪魁禍首了!!! 第五十八章靈魂防禦至寶

「知道是本尊你還問,老獅子,你是被氣糊塗了吧!」周雲峰戲謔的冷笑道。

「哈哈!好!好!好!人族果然是一如既往的陰險,一如既往的猖狂!」獅踏空怒極而笑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你放心,本座會帶著你的屍體去找九黎老鬼算賬的!」言罷,獅踏空就伸手向周雲峰拍了過去。

獅踏空的手掌迎風而長,火紅色的罡力如泉噴一般湧出,隨著獅踏空手臂的揮下,一隻巨大的獅爪在罡力的包裹下若隱若現,浩瀚威壓鋪天蓋地般向周雲峰壓了下去。

「出手就是天獅爪!老東西,夠狠的嘛!」周雲峰嘴角一咧,冷笑道。

『天獅爪』乃是獅踏空的成名絕技之一,也是它的最強絕招之一,因為獅踏空錘鍊的就自己的四隻獅爪,特別一雙前爪可是花費了它無數的精力和天材地寶。

一出手就是絕招,很顯然,獅踏空對周雲峰的殺意已經無法剋制,甚至連試探都省了。

「嚯!」

“你是本尊對戰的第一位老祖級強者,希望你不要讓本尊失望!”周雲峰手中噬天槍一盪,一道尖銳的破空聲傳出。

「渾天歸一!」

周雲峰凌空一踏,身體如離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毫不猶豫的迎向了獅踏空那必殺的一爪。

「哼!螳臂當車!」看著周雲峰的反應,獅踏空不屑的冷哼道,眼神中充滿了嘲諷。

周雲峰的實力很強,這一點獅踏空承認,否則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時間內連擊殺兩位破蒼級後期巔峰強者,但是這還無法讓獅踏空將其視為同等級對手。

畢竟要成就老祖級太難了!

「轟!」

但是獅踏空的不屑和嘲諷並沒有持續太久,本以為一爪之下,眼前這個人類就算不死也必是重傷,然而結果卻大大超出了它的預料,周雲峰不但毫髮無傷,那股反震之力還逼的它連退三步。

雖然退的步數不多,但每一步卻是超出了一里的距離,所以獅踏空三步退了三里多遠的距離,所以此時獅踏空心中除了震驚外就是羞怒!

將主動攻擊的獅踏空逼退,周雲峰同樣也未能巋然不動,同樣被震退了三里多遠,很顯然,這一個回合是一個勢均力敵的結局。

但是在獅踏空的眼中卻是一個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結局,一個本以為必有建樹的攻擊,最後卻弄了一個勢均力敵,而且對方還是被動還擊。

「好!好!很好!想不到本座僅僅數百年未在外行走,人族就出現了你這麼一位絕世天才,雖不是老祖級強者,卻有著堪比老祖的實力!」獅踏空的話雖然是在誇獎周雲峰,但是每說完一句話,眼中的殺意就更濃一分,最後幾個字更是一字一頓,話音陰寒無比。

「獅踏空,本尊就當你這是在誇獎本尊了哦!」周雲峰微微活動了有些發酸的手指,微笑道。

「成也天賦敗也天賦,這是你們人族中的金玉良言,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今天你必須死!」獅踏空臉色陰沉似水,冷笑道。

言罷,獅踏空不再廢話,身軀飛速膨脹,很快一隻巨大的火焰獅子出現在周雲峰眼前,身上火焰不斷翻騰咆哮。

在這隻火焰巨獅面前,周雲峰就是一個小不點,根本毫不起眼。

很顯然,獅踏空已經收起了輕視之心,露出本體就是要全力一戰,確保萬無一失,滅殺掉周雲峰這個狂暴殞獅族的禍害,人族的絕世天才!

「既然你如此心急,那本尊就陪你好好玩玩!」周雲峰戰意涌動的說道。

周雲峰這次出手確實是抱著要一舉滅掉狂暴殞獅族的想法,但這也是他第一次與老祖級強者交手,他自然不想浪費掉這次難得的機會。

「火浪滔天!」火焰巨獅開口咆哮道。

「弒罡!」周雲峰一步踏出,手中噬天槍旋轉而去,待著陣陣破空聲攻向了獅踏空。

「轟!」

……

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在混沌虛空中不斷閃現、碰撞,周圍的空間在一次次碰撞爆發出來的餘波中不斷破碎、恢復,隨著不斷交手一人一獅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愈加強大,顯然這一人一獅就逐漸將自己隱藏的底牌拿了出來。

「還真是低估了這隻老獅子,這無數年來它還真沒白活,居然真的讓他突破到了地級老祖後期!」周雲峰心中暗恨道。

當年人族能一舉擊敗狂暴殞獅族,除了總體實力強於狂暴殞獅族外,最強戰力同樣也壓過了狂暴殞獅族。

當年狂暴殞獅族的最強者殞獅老祖是地級老祖中期巔峰修為,也就是已經將法天三衍中的二衍衍化到了六成,距離踏入後期的七成只差一步之遙,而人族的最強者九黎老祖剛好就在這一步之遙的後邊,正好是二衍達到七成的地級老祖後期修為。

獅踏空雖然有著狂暴殞獅族先天上的優勢,但是這中期巔峰和後期雖然只有一線之隔,但是之間的實力差距卻遠沒有那麼簡單,所以最終還是被九黎老祖死死壓制。

也就是因為這份壓制,狂暴殞獅族差點被人族打落下了頂級種族的神壇,雖然狂暴殞獅族最終保住了頂級種族的地位,但這個保住卻是一個頂級種族數量的擴編,這是一個極尷尬又羞辱的位置。

獅踏空對於當年一戰視終身最大之恥辱,所以至那之後獅踏空就常年閉關,以求在修為上能更進一步,然而獅踏空的潛力已經幾乎耗盡,想要再進一步的希望是非常渺茫的。

但這獅踏空也確實算是一個人物,它現在居然真的突破桎梏,達到了地級老祖後期,這恐怕超出了很多老祖的預料吧。

面對如此強悍的對手,周雲峰自然也是被逼的底牌不斷爆出,先是混沌之力的實力全部施展,接著更是連混沌戰旗都不得不拿了出來。

但就算是如此,周雲峰仍然奈何不了獅踏空,雖然周雲峰隱隱佔了一絲上風,但是這點上風完全可以認為沒有,因為想靠著點微弱的優勢周雲峰是根本不可能擊敗獅踏空的。

「在肉體和罡力上我根本占不了優勢,要不是依仗混沌戰旗,恐怕現在處於下風的就該是我了,現在就只能使用靈魂攻擊了!」周雲峰心中盤算道。

對於自己的靈魂攻擊周雲峰可是非常有自信的,雖然動用的次數不多,但從來都是無往不利,動則必有建樹。

「疊魂術!解!」周雲峰心中低喝道。

「滅!」

隨著一道輕聲的『滅』字從周雲峰口中吐出,一道無形的能量就向獅踏空那巨大的腦袋激射而去。

就在周雲峰等待獅踏空靈魂被重創,趁機將其擊殺或者進一步重創時,周雲峰看的反應卻僅僅是獅踏空神色微微一愣,而且這一愣的時間還非常短暫,就只有那麼一瞬。

哪怕是周雲峰密切注視著獅踏空的反應準備隨時雷霆一擊,他也未能抓住這這個短暫的一瞬間。

「怎麼可能?我的靈魂修為已經達到了地級老祖後期,雖然只是剛踏入,但是也不會弱於不擅長靈魂的獅踏空!」這樣的結果顯然超出了周雲峰的預料,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心中頓時陷入了驚濤拍岸。

「加上『疊魂術』,我的靈魂力的攻擊強度絕對不弱於完成二衍八成的地級後期老祖,甚至是更強,這樣的攻擊顯然不可能是獅踏空這樣一隻不擅長靈魂的獅子能抵擋的!」短暫的吃驚之後,周雲峰瞬間就冷靜了下來,認真分析起來。

「吼!」

「哈哈!風雲小兒,是不是非常吃驚,吃驚你的靈魂攻擊會對本座無效?」看著周雲峰的不斷變化的神色,獅踏空頓時大笑道。

「老獅子,憑你自己那點微弱的本事,是不可能在本尊的靈魂攻擊下安然無恙的,如果本尊沒有猜錯的話你身上應該是有防禦靈魂攻擊的寶物吧!」周雲峰嘴角一撇,冷笑道。

「不愧是讓我狂暴殞獅族損失慘重的風雲穹丹師,果然有些見識,你們這些煉丹師都是靈魂不弱,遇到你們這類人如果不防著,那本座無數年的闖蕩就真是白費了!」獅踏空也沒有隱瞞,而是得意的說道。

其實在發現周雲峰能正面對抗自己時,獅踏空就開始提防著可能出現的靈魂攻擊,雖然它有一件靈魂防禦的至寶,但是並沒有在實戰中運用過,所以這件至寶的防禦能力有多強,獅踏空並不是很清楚。

現在結果出來了,雖然周雲峰的攻擊並沒有讓獅踏空的靈魂受傷,但是獅踏空能明顯感覺到這道靈魂攻擊的強大,如果沒有那件意外得到的至寶,就算它有所防備,靈魂也必然會被重創。

在這樣一招之差就會決定生死的激戰中,不要說靈魂被重創,只要出現短暫失神都極有可能丟掉性命,所以此時獅踏空的心中充滿了僥倖和慶幸。

「該死!靈魂類寶物本來就極少,能防禦地級老祖強度攻擊的靈魂類寶物就更是稀少,想不到這獅踏空居然如此好的狗屎運,能得到這樣一件至寶!」周雲峰心中暗恨道! 第五十九章殞獅老祖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