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柳生始終恭敬的跪在地上,並且雙手呈上了一份名單:「只剩下了十人,進入了第二輪,名單請攝政王過目。」

沐晨直接拿過了名單,將其遞給了夜蕭炎,只是夜蕭炎還未打開的時候,柳生卻再次開口道:「這裡面有個比較特殊的人,攝政王看到便知道了。」

沐晨來了興趣,連忙問:「特殊的人?是誰啊?」

「……」

柳生沒有著急回答,在看到夜蕭炎將名單打開后,才開口道:「攝政王妃娘娘。」

「啊?」

沐晨瞪大眼睛,滿臉的不敢相信:「誰?」

柳生微微一笑,才繼續道:「不知道為何,王妃娘娘竟會參加這次醫師的考核,而且還晉級到了第二輪,所以,我想輕視一下攝政王,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辦?」

「……」

沐晨輕咳了一聲,有些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柳生見夜蕭炎不說話,再次開口道:「我以前從完全不知道,王妃娘娘竟然會煉製丹藥,這次第一關還算是拔得了頭籌,所以柳生真的是驚訝萬分……」

忽而,夜蕭炎冷然抬眸,他看向柳生的神情有些駭人:「本王的王妃做什麼,難道還要和你請示?」

「不是不是!」

柳生連連擺手,說著更是重重的磕了一個頭:「柳生沒有這個意思,只是不知道王妃會參加這個,所以有些自責沒有早點安排好……」

「安排?」

夜蕭炎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眼中帶著一股嘲諷。

這時,沐晨連忙補充道:「柳大人,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我們王妃娘娘憑自己的本事參賽,根本連王爺的安排都不用,難道你比王爺還厲害了?竟然要搶王爺的事情?」

聽到這話,柳生嚇的連連磕頭,不斷求饒:「柳生不是這個意思,求攝政王原諒柳生一時口誤。」

「好了!」

沐晨擺了擺手,接著便看向夜蕭炎:「王爺,怎麼辦?」

「……」

夜蕭炎輕輕勾了一下唇角,絕美的五官上被暈染上了些許的玩味:「她參賽是她的事情,和本王有什麼關係?」說著,他便看向柳生,亦是冷聲威脅道:「好好做你的主考官便可,至於誰贏誰輸和本王沒關係。」

「是!」

柳生如獲大釋,連忙退了下去。

只是,柳生剛到門口,沐晨卻追了上來,他看了一眼左右才俯身到了柳生的耳邊耳語道:「柳大人,你跟隨了王爺多年,應該知道王爺帶兵打仗慣了,既不講道理又護短的吧?」

「……」

柳生一愣。 「……」

柳生一愣,一時間竟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沐晨微微一笑,只是眉梢微挑,那般神情完全是給對方一副:你應該懂了的意思。

「……」

時間極緩,周遭寂靜。

這一場比試耗費了一天的時間,第二場要等明日在繼續了。

顏芷月從裡面出來后,冷凝簡直興奮到了極致:「少主,我剛聽到了你的名字,第一關你過了!」

「嗯。」

顏芷月一笑,眉眼間有些掩蓋不住的疲憊。

說起來,那顆神級的洗髓,加上出來之後的種種事情,真的是耗費了她太多的力量,現在只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感,她只想回去休息一下。

冷凝看出了顏芷月的臉色不對,連忙說:「我們先回去。」

「等一下。」

忽而,一道清冷的聲音飄蕩了過來。

只見,敬如雲緩緩而來,他身上穿著一襲淺淡的湖藍色衣衫,長衣長袍襯托的他分外的出塵絕絕,他走到了顏芷月的身邊,眉眼不帶著一絲情緒,只有無盡的清冷孤傲。

掃視了一眼之後,他便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瓶子:「這裡面的丹藥,可以加強你的體力。」

「……」

顏芷月一愣,一時間竟有些不明所以:「為何?」

「因為……」

敬如雲微微一笑,笑容宛若空谷幽蘭般清新:「我還想繼續看戲,你累倒不能參加的話,那會失去了很多樂趣。」

「……」

看戲?

敢情這又是一個宛若夜蕭炎一樣腹黑的變態。

顏芷月也不再推脫,直接接過了丹藥:「多謝。」說完,她根本不想在與其客套,轉身便往外走。

冷凝亦是緊隨其後。

只是,顏芷月卻不知道自己在無意間又拉了一堆的嫉妒,周圍一群人在看到敬如雲給了顏芷月丹藥,紛紛極度的眼睛都泛紅了起來,相信如果不是他們知道顏芷月王妃這個身份的話,怕是出門沒多久便會引來很多人爭搶才對。

……

攝政王府。

顏芷月回到房間后,冷凝聽到顏芷月的話,簡直是震驚無比:「少主,你是說剛才那個人是敬……敬如雲?」

「對。」

顏芷月拿出了一粒丹藥,在看到裡面竟裝著神級的復元丹時,不由眉梢微挑:「這個傢伙到算大方。」

「……」

冷凝看著顏芷月的樣子,不由有些無語的問:「少主,你不會不知道敬如雲吧?」

顏芷月一笑,反問:「說起來,我倒是有些好奇,他到底是誰?」

她能清楚看到那群人眼中的尊敬,那種尊敬並不是像對柳生那般表面性的,而是發自內心的尊重,似乎是將那個敬如雲當做了天神一半的存在。

嬌妻在上:易少,求輕寵! 所以,她一直很好奇,這人究竟是誰?

「咳咳……」

冷凝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平靜起來,雙拳緊緊攥在一起:「敬如雲被稱作敬醫尊,醫尊這個名字應該很好理解,那就是醫師中的翹楚霸主,基本上等同於攝政王的存在,完全是別人無法超越的存在,但是,這些卻不是人人都尊金敬醫尊的原因……」 「還有?」

顏芷月來了興趣,一瞬不瞬的看著冷凝。

冷凝繼續道:「敬醫尊最讓人尊敬的是他的醫者仁心,他多年來一直在外雲遊,走過了五湖四海大江南北,可謂是走到哪裡便救治到哪裡,說是整個鳳泣國甚至是整個蒼穹大陸都受到過敬醫尊的恩惠,都絕對不是一件過分的事情的。」

說到這裡,她指了指自己,才繼續道:「敬醫尊雖然沒有救過我,但是我的父親卻說過敬醫尊救過我的爺爺,是我們整個冷家的恩人,要讓我看到時好好報答。」

說起來,她簡直是後悔極了,自己當時為什麼沒有認出敬醫尊?

要不然就算是不能報答,但是叩拜行禮一下也是必須要有的啊!

「冷家的恩人?」

顏芷月看著冷凝,忍不住一笑:「照你這麼說,那那個敬如雲豈不是有上百歲了?要不然怎麼救你的爺爺呢?」

看著那個敬如雲約不過三十歲,救過冷凝的父親那還能勉強算是說得通,可是現在卻是救過她的爺爺,那首先歲數這一點就根本不和邏輯的。

所以,這就是所謂的輿論力量吧?

或許那個敬如雲真的足夠厲害,又經過一系列的發酵,自然是引來了很多人的尊敬與崇拜,這絕對也是很可能的事情。

重生小地主 冷凝看到顏芷月明顯不相信的樣子,急急切切道:「敬醫尊絕對不只是百歲了,有的人甚至說他已經活了幾千年達到神化的階段了。」

「嗯。」

顏芷月眉梢微挑,接著便將丹藥丟入了口中:「那還真是厲害。」

「……」

冷凝看著顏芷月還是不相信,有些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正在她思慮著怎麼解釋的時候,卻見到顏芷月的頭上忽然冒出了一縷縷青煙,臉色亦是也變得有些近乎透明的剔透了起來:「少主,你……」

「晉級了。」

顏芷月有些呆愣愣的看著手中的丹藥,明顯帶著一股震驚之色。

說起來,她在衝破大師級巔峰的狀態,達到仙級修身狀態之後真的是好久都停滯不前了,現在這樣只是吃了一顆丹藥就晉級了一級,而且身體全部的疲憊都消失乾淨,身子亦是變得前所未有的輕盈之感。

不得不到,這簡直是一件極其神奇的事情!

冷凝看著顏芷月,雙眸中帶著一抹興奮之氣:「少主,你終於晉級了,等著你達到神級狀態的話,那就可以修鍊一些靈力元素了,到時候你的靈修與武力,都會得到一個飛速的提升的!」

「……」

顏芷月點了點頭,始終看著自己變得近乎透明的雙手:「如此說來,我豈不是也欠了敬如雲一個恩情?」

她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體內產生了很奇妙的變化,這種變化是前所未有的體驗,簡單來說,這種感覺很像是那種仿若要羽化成仙的飄飄然……

溫溫熱熱,不斷蔓延判斷。

顏芷月直到這一刻,才真正體會到了這個所謂蒼穹大陸的神奇之處…… 「參見攝政王!」

門外一道道跪地的聲音傳來。

接著,根本沒給顏芷月反應的機會,夜蕭炎的身影已經來到了屋內,他滿臉冷漠的掃視,當眸光觸及到顏芷月時,微眯了一下眸子:「竟然要突破仙級了……」

「……」

顏芷月打到了仙級的修靈階段,她感受著那股奇妙的變化,根本沒時間搭理夜蕭炎。

夜蕭炎也沒有上前,而是站在原地等著顏芷月身體上的反應消失時,才上前道:「感覺如何?」

「很舒服。」

輕盈而又空靈,仿若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顏芷月看著自己的手,眼中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興奮之情:「我這樣的話,距離你還有多遠呢?」

夜蕭炎白了她一眼,直接回了五個字:「十萬八千里。」

「……」

丫的!

顏芷月原本有些興奮,但是因為這一句話卻瞬間變得鬱悶了起來,這麼說來,她前行的路還有很長呢?

這簡直是一種成噸的打擊!

夜蕭炎看著顏芷月的表情,竟忍不住一笑:「顏芷月,你簡直……」說著,他的手便放到了顏芷月的肩膀處,眼中一抹流光不斷閃爍著。

「……」

顏芷月剛要掙扎,卻感覺到一股溫熱席捲而來。

那種源源不斷舒服的感覺,讓她不由看向夜蕭炎,於是兩個人的目光瞬間撞到了一起!

「……」

砰砰砰!

夜蕭炎那俊美的宛若天神的五官上,不帶著一絲情緒的暈染。

但是,他只要那般靜靜的站著,身上那強大的氣場卻宛若能毀天滅地般,讓人心下不由一驚。

可以說,顏芷月從沒感覺自己的心臟如此不受控制過,只是她想要反抗卻根本動彈不得分毫,只能滿是不爽的看著夜蕭炎……

「……」

夜蕭炎對此顯然無比滿意,他的唇角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他停頓了一會兒才收回了手:「通過丹藥晉級的,靈力很容易不穩,所以,你最近不許用任何力量。」

「……」

顏芷月這才發覺,冷凝不知道何時已經離開了。

屋內只剩下了顏芷月和夜蕭炎二人,氣氛變得前所未有的尷尬……

「好了。」

夜蕭炎一把將顏芷月攬入了懷中,接著一個旋身便將其帶到了榻上:「本王累了。」

「……」

顏芷月一愣,待反應過來時,連忙掙扎:「累你個頭!」

「你放開我!特么的,你再敢脫我衣服試試看!」

「污靠!!」

「夜蕭炎,你個王八蛋!」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

次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