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原本他是在一邊療傷的,一直都處於沉默的狀態,以至於眾人都將他給忽略了,但紀羽沒有忽略!

紀羽一個眼神示意了黃如天,用意念之力傳了一句話:一旦情況有變,先下手為強!

而恰巧,黃如天非常準確的把握好了時機,在這衝突將起的一刻,他便將其中一個強敵給毀滅了。

只剩下這持弓男子,他的實力是戰師七階,對於現在的黃如天來說,是很容易應付的。

而一刀他們也萬萬沒有想到,黃如天出手竟然會這麼快,一下子便將應該處於弱勢的他們拉到了優勢地位。

「紀羽……好謀略。」這一切,大概也只有一隻在一邊觀察紀羽神色變化的王元弄清楚了吧,黃如天不是自己要出手的,而是聽了紀羽的話之後才出手的。

那持弓男子瘋狂的朝著黃如天攻去,黃如天眼神一變,一個個金色的條文瞬間便充斥了他的全身,他發出一聲怒吼,一拳便將那持弓男子打飛,而後他又緊緊跟上,手中一握拳頭,便閃出一陣金光,最後猛地一拳打在了那持弓男子的胸前。

只傳來一聲噼啪的聲音,那男子口中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便萎靡不振的倒在了地上。

這一切,只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

而這場動靜,也終於讓溫如玉發覺了……之前他一直一臉火熱的盯著紀羽,根本就沒有留意黃如天那邊的事情,等他反應過來的事情,兩個暗殿之人竟然已經死絕了。

「你們……很好!很好!」溫如玉猙獰一笑,雙眼竟然有些泛紅。

「你,很聰明!」他又看向了紀羽,豎起了大拇指。

「七塊令牌只能有一個封神的機會,如果是我的話絕對不會這麼隨便的向一個人說起,如果要說的話,就一定是做好了解決後患的準備,我想你應該是做好了這個準備吧?當然,我也會提前做好解決麻煩的準備的,這一次,我只是比你快了一點而已。」紀羽淡淡一笑,好在黃如天把握的時機非常的正確。

「這又如何……再聰明的智謀,也比不過絕對的實力,將你的令牌交出來我可以留你全屍,否則我會讓你慢慢成為一個行屍走肉,讓你好好體會一下什麼是生不如死!」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恐怖的氣息瀰漫在整個洞穴之中,甚至在空氣的每一個分子當中都存在著那種恐怖。

溫如玉整個人就像是走火入魔一般,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不斷的朝著紀羽他們衝擊而去,異常恐怖。

「好強……我們都低估他了!」紀羽眉頭微微一皺。

李武秋跟一刀他們的臉色也不好看,這一次他們意識到這個溫如玉到底是一個多麼恐怖的存在了……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力敵的。

「娘的,他是怎麼修鍊的……竟然已經成為了天空戰師!」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一刀暗罵了一句。

林磊以及妖無痕他們同樣是如臨大敵,他們的修為也不過在初入戰師這個階段,現在卻要跟天空戰師戰鬥,那可是整整垮了一個大等級的啊!

空氣中瀰漫的恐怖甚至已經滲透進了他們的每一個神經細胞,除了恐怖還是恐怖,一陣陣罡風的力量慢慢的從溫如玉身上散發出來,如同利刃一般切割著空氣,發出一種尖銳而刺耳的聲音。

「你們都要死!」溫如玉忽然朝著紀羽他們吼了一聲。

「他似乎走火入魔了,有些喪失理智了,我們小心點應付!」這時,極少開口的黃如天忽然說話了,他雙眼緊緊的盯著溫如玉,臉上那一個個金色的條紋顏色還在不斷的加深,似乎要將他完全吞噬一般。

黃如天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強大,這場戰鬥,最後能夠抗衡的也只有他一人……

紀羽等人點了點頭,每個人身上都慢慢浮現出一道道戰氣,在這洞穴之中擴散而開,一時間,戰鬥的氣息非常的濃厚。

「死!」

一聲巨吼,溫如玉整個人忽然憑空消失,如同空氣一般,而周圍卻依舊蘊含著他那恐怖的氣息。

「好快的速度!」眾人一驚,紛紛朝著四周望去。

只有紀羽一人是雙眼微閉的,他知道,溫如玉有那個令牌,主修的還是風的力量,風的速度非常的快,肉眼定然是不能及的。

意念之力慢慢的擴散而開,一下子便將整個洞穴覆蓋了起來。

兀然間,他的眼睛睜了開來,朝著一刀的方向喊道:「小心,他在你身後!」

「什麼!」 愛你情深入骨 一刀大吃一驚,他絲毫沒有懷疑紀羽的話,立馬便轉身過去,卻見到一道清風拂過面容。

沒有?什麼也沒有?一刀蒙了……剛剛他的確是感覺到了一些危險的。

「嘿嘿,你的反應不錯,只可惜還是趕不上風的速度。」這個,一陣透心涼的聲音忽然傳來。

一刀渾身一顫……修士那天生的感知告訴他有危險在不斷的靠近,但他卻難以動彈……

「砰!」

而就在此刻,一陣金燦燦的拳頭忽然攻來,一刀只聽見身後傳來一聲悶哼,他抓住機會立刻回頭,便見到黃如天一拳將他的危機給化解而去了。

朝著黃如天投了一個感激的目光,一刀的警惕便也更加高了,敵人太強大,如果不小心點的話恐怕就要完蛋了。

「嘿嘿,看來你們的反應都挺不錯呢!」溫如玉那陰森的聲音傳出,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曾想盛裝嫁給你 「林兄,小心!」紀羽忽然又是大喊一聲。

林磊臉色大變,瞬間發出了一道戰氣將自己保護了起來,但卻抵不住溫如玉的攻勢,一雙鐵拳打破了他的防禦,林磊整個人直接便是倒飛了出去,在空中流出了長長的一條鮮血,最後倒在地上,竟然是不省人事!

看到這個場景的眾人臉色都是大變,林磊的實力不弱啊,但卻被一拳打成這樣,可見他們之間的實力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解決了一個……下一個是……」溫如玉舔了舔舌頭,旋即又猙獰的朝著眾人望去。

「可惡……他好強大……」妖無痕跟王元受到這股恐怖氣息的影響,臉色都有些變得蒼白了。

「好恐怖的敵人……原來我跟東方域的強者差距竟然是這麼巨大的。」紀羽一人看著溫如玉,心中卻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以他現在的實力,在西北域雖然不是最強的存在,但也絕對是非常不錯的了,但跟溫如玉這個東方域的來人比起來,卻相差如此的多,他想起了秦傲天,蕭雨,這兩人實力也非常強大,東方域的人,跟西北域的完全就不在一個層次!

黃如天隨機應變,主動朝著溫如玉攻擊了過去,他身上那金黃色的條紋光芒越來越甚,甚至隱約之間還有突破戰師的趨勢。

而另外兩邊,王元,妖無痕,一刀以及李武秋就在旁邊不斷的攻擊溫如玉,只要抓到機會就攻擊,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聯手。

「小心右邊!」紀羽在在一邊看著戰況,時不時的在一邊喊道。

溫如玉的速度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若不是有紀羽的意念之力,那這場戰鬥恐怕就是毫無懸念了。

「哼!還真以為我不會先殺了你?」溫如玉看了一眼紀羽,紀羽在一邊嘰嘰喳喳,老是將他的攻擊給破解,讓他非常的不爽。

他猛然朝著紀羽攻去,卻見這時黃如天的攻勢如期而至,迫使他轉攻為守。

紀羽面不改色,鎮定的在一邊指揮著,周圍慢慢的匯聚起火靈變的力量將自己護住。

「右邊!」

「左邊!」

「打!」

在紀羽的引導之下,溫如玉的每一次移動都輕易的被抓住,這讓這場戰鬥慢慢的持向平衡。

「殺!」

溫如玉怒火衝天,只見他猛地後退了兩步,雙手攤開,兩陣旋風忽然在他的手心之上出現,每一道旋風都有一個人一般的大小,以高速不斷的在旋轉著,其中還爆發出一陣陣讓人心悸的聲音。

「轟!」

忽然,他講那兩道旋風放了出去,朝著紀羽他們攻來,巨大的力量甚至讓他們有點站不住腳跟。

「嘿嘿!」

溫如玉嘿嘿一笑,這時他的聲音再一次從原地消失。

「不好!」紀羽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再難找到他的蹤影。

「噗!」

領主攻略 「砰!」

而就在此時,一陣慘叫聲忽然傳出,倒飛而出的人是妖無痕,受到紀羽的這一招攻擊,妖無痕直接便是抵擋不住,鮮血直流。

黃如天冷哼了一聲,架起一道戰氣便朝著溫如玉攻去。

但溫如玉卻如見無物,絲毫不懼,等的拳頭要接近他的時候,便見他微微抬起了手,隨意便將黃如天的攻勢接了下來。

「你,很強,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可以收你作為我的奴隸。」溫如玉竟然對黃如天產生了愛才惜才之心。

他第一次見到黃如天的時候,此人的修為不過戰師五階,但戰鬥起來竟然會這麼恐怖,若是將其收服,那麼以後自己的勢力勢必會得到一次質的增長。

黃如天一句話也不說,他拳頭髮出啪啪聲響,啪!的一聲,他的衣袖頓時破裂,一道金黃色的光芒從他手掌綻放,這時,不知從哪裡飛來了一把利劍,讓黃如天成功掙脫了溫如玉的束縛。

「該死!」溫如玉惱怒的吼了一句,一陣旋風兀然颳起,將那把利劍直接扇飛,而他一隻手憑空一拳打去,李武秋一口鮮血便噴洒在地面,差點沒有昏迷過去。

「可惡……天地一刀!乾坤一刀!」

一刀見狀,抓住一切機會,將自己的壓箱絕學使用了出來,朝著溫如玉攻去。

「小兒科罷了!」但這點攻勢在天空戰師強者溫如玉的眼中,卻似乎太過簡單。

地面一條長長的裂痕無限蔓延,似乎隨時都會被劃分成一塊一塊。

一刀滿頭汗水,他雙眼瞪得大大的,但卻雙目無神……他失神了,竟然有人用手將他的絕學給接了下來……

天地一刀,也算是玄階中級的戰技啊!竟然會被如此輕鬆的就擋下來?

在破解了一刀的攻擊之後,溫如玉沒有任何的聽著i,徑直朝著剩餘的幾人攻去。

強大的力量幾乎可以碾壓一切。

「可惡!他太強了,這樣我們沒有任何勝算!」

看到這個情況,紀羽暗叫不好,沒想到連一刀的攻擊都不足以讓他周圍,紀羽無法想象自己的這這點攻擊能抵抗多久呢?

他還有一個底牌,是懶貓,但他卻不想讓懶貓出來幫忙,一個處處需要幫忙的人,最後是難以成長的。

溫如玉發揮出強絕的力量,最後甚至連王元都被直接打飛,倒在地上難以起來……

一個東方域的年輕一輩,竟然就足以橫掃他們西北域的絕大部分年輕強者,甚至全部強者……這個事實讓紀羽很受打擊,他要走的路,還很長!

此刻,就剩下黃如天一人,黃如天滿臉凝重的看著溫如玉,始終將紀羽護在自己的身後。

「一會兒我爆發全力將他拖住,你趁機逃離吧!」黃如天這時對紀羽說道。

「為什麼?我覺得你可以逃跑的。」紀羽一怔,旋即道。

「我……做不到!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見到你之後都有一種非常強烈的要保護你的感覺,我無法逃避這種感覺,所以,你離開!」黃如天頓了一下,旋即才緩緩對紀羽說道。

紀羽怔住了……黃如天有強烈的保護自己的感覺?這到底是為什麼?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瀰漫著殺戮的氣息。

此刻紀羽跟黃如天一同面對著溫如玉,溫如玉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大山,實力異常恐怖。

「讓你們見識一下天空戰師的力量吧!」

溫如玉的身體慢慢的懸浮在半空之中,以高傲的姿態俯瞰著他們,一股巨大的壓力頓時壓下,讓紀羽感覺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紀羽跟黃如天都退後了兩步,天空戰師的威勢一時間他們的確不好適應。

「呵呵……看來……的確要到那一步了。」

這時,紀羽聽到身邊的黃如天喃喃說道。

紀羽一怔,有些意外的看著身邊的黃如天,他忽然感覺到一股非常恐怖的氣息在不斷的蔓延。

那感覺……像是來自上古洪荒的一頭猛獸,給人非常古老的感覺,他的氣息,在不斷的膨脹,身上那金黃色的條紋頓時縮了回去,但他眼睛的顏色卻慢慢的改變了,整個人的氣質頓時便有種徹底改變的趨勢。

「怎麼回事?難道這也是入戰狀態?」紀羽一驚。

他覺得站在自己旁邊的人,已經開始不能用人來形容了,簡直就像是一頭洪荒的猛獸,似乎隨時都會暴走一般。

那股恐怖的氣息,讓他不得不後退數十步之遙。

他只知道黃如天有入戰狀態,卻不曾想竟然還能這樣子的變化。

「那小子……他身上似乎有洪荒精血!可以做出這種兇猛的變身,他一定有洪荒精血的傳承!」紀羽肩膀上,懶貓有些驚訝的而看著黃如天。

紀羽眼神閃爍,黃如天?洪荒精血?

他想到了黃家的不一般,該不會這個家族就是來自遠古傳承的吧?

「哼!沒想到你這小子竟然還有這種變身,我對你越來越有興趣了,這一次不管你變成什麼,你註定就是要成為我的手下了!」溫如玉看到黃如天,如獲至寶一般。

他知道黃如天這樣的變化定然是有某種傳承在裡面的,對於傳承,他可是眼熱得緊呢!

但以現在黃如天爆發出來的氣勢來看,哪裡像是會屈居人下的人?

「吼!」

一聲怒吼發出,黃如天的速度增加了數倍,一瞬間便衝到了溫如玉的面前,舉起那巨大的拳頭猛地朝著溫如玉攻去。

「速度不錯,可惜還是沒我快啊!」溫如玉冷笑一聲,黃如天快,他便更快,一瞬間便從黃如天的面前消失,最後出現在其身後,一把手將黃如天給束縛住了。

「吼!」

黃如天再一次發出一聲巨大的吼聲,手臂狠狠的一揮,偌大的力量震懾著空氣,使得洞穴晃動了幾下。

溫如玉有些意外,黃如天的實力竟然增加了這麼多,現在的黃如天,實力竟然是緊逼他這個天空戰師?

「嘿嘿……看來你還真的挺有兩下子,我對你是越來越有興趣了!」溫如玉冷笑一聲。

婚心計,千金有毒 他不斷的祭出暴風朝著黃如天攻去,但黃如天卻如同猛獸一般,無視一切風暴,硬生生的要與溫如玉硬抗。

看著這個場面,紀羽內心震撼不已,他不知道黃如天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他的實力竟然從戰師五階直逼天空戰師,強大無比……難怪在天幽城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黃如天的敗績,同階之間,未嘗一敗!

甚至黃如天在跟他同階一戰的時候,他都沒有絲毫把握將其壓制下去……

「真是稀奇了,他身上竟然還殘存有這種精血。」懶貓在一邊嘖嘖稱奇。

弄得紀羽非常的好奇,連忙問著:「怎麼回事?你說的洪荒精血的傳承到底是什麼東西?」

看了紀羽一眼,懶貓說道:「罷了罷了,看你這小子這麼無知,虎爺我也不可能一直在你身邊呆著的,我就多告訴你一些吧!所謂的洪荒精血,其實是來自於上古時代的洪荒古獸。」

「在聖域之中,每一個古老傳承的家族都會有洪荒古獸精血的傳承,這種傳承可以大限度的增強他們的力量,但副作用也是有的,對身體的負擔極大,戰鬥之後可能會要躺在床上好幾天,激發了洪荒精血的人,戰鬥力可以增強十倍!戰鬥起來就像是一頭洪荒猛獸。」

「但由於洪荒精血實在是太過難得了,所以擁有的家族其實也不多,有許多的家族會因為一個洪荒精血也開戰,甚至戰上個數百年上千年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一直到現在,照理來說洪荒精血應該是已經逐漸減少了的,不過我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個小子身上見到,看來他身後的家族怕是不簡單啊!」懶貓解釋道。

紀羽聽得入神……黃如天的入戰狀態,其實就是洪荒精血?

那麼說來,黃家豈不是那種超級大家族?但為什麼那種大家族會出現在西北這種地方呢?為什麼要做這四大家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