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沒什麼。」

連翹撇了撇嘴,「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算計什麼。」 得益於這空間的時間流速,外界才過去了半個月,連翹這裡已經待了兩個月了。

這兩個月里,連翹和容淵出去了幾次,就是在海邊抓一種海獸。

那種海獸名叫球獸,和前世地球上的河豚很像,受了刺激以後,全身就會像氣球一樣漲大,然後漂浮在水面上。

球獸渾身劇毒,哪怕是皮膚,只要人體觸碰到一丁點,就會從那裡開始慢慢地潰爛。

這種毒發作得無聲無息,除非中毒的地方比較顯眼,否則,等人發現的時候,身上的肉起碼已經潰爛了三分之一了,那個時候,想要解毒,已經回天乏術。

也是連翹身體里有一隻萬毒蠱潛伏著,對這球獸的劇毒完全無視,這才輕而易舉地獵取到了一隻。

只是,一隻球獸只有一個臉盆大小,想要弄到一個足夠兩個人乘坐的筏子,至少也要弄二十隻。

可是球獸這種海獸,雖然數量不少,且生活在近海,卻是獨居,分散很開,所以連翹就將尋找球獸的任務交給了容淵,只要他尋到了蹤跡,她再來親自捉。

其餘的時間,她就在那處空間里,反覆地聯繫著擬形。

而這麼久過去了,她也只是將將地可以做到將掌弓發展成一個弩的外形。

僅僅是形而已,最關鍵的弦卻怎麼也無法凝聚出來。

連翹也發現,自己如果只是單獨擬一個零件或者一個部位的時候,會很輕鬆,但是,如果將這些小部件組合在一起,組合得越多,鬥氣的消耗就會呈幾何倍數地消耗。

就比如現在,她要凝聚出最後一根弦來,起碼也要達到九星斗師才行。

可她才到五星斗師多久啊,雖然沒有了瓶頸,可想要積累出那海量的鬥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唯一值得高興的,就是她已經可以瞬間模擬凝聚出一張小巧的弓來,剩餘的鬥氣,也足夠凝聚出三支箭矢。

「咻!」

一根看不見的箭矢從連翹手中的弓里射出,發出響亮的破空聲,狠狠地擊在了前方的地面上。

「砰!」

泥土紛飛,頓時,一個巴掌大小的土坑出現在了連翹的面前。

連翹上前幾步,皺著眉看著那個小小的土坑,面露不滿。

這弓箭的威力,比她預期的還要小很多。

此刻她就算拿著一把普通弓箭,造成的傷害也比這個大得多。

「拿來偷襲倒是不錯。」連翹掂量了一下手中這把黑色的弓,心意一動,黑色漸漸褪去,變得無色透明了。

但是連翹依然能感覺到手中的觸感。

收了手中的弓,幽冥詭火重新變成一個小娃娃模樣,跳到連翹的懷裡,咬著指頭昏昏欲睡。

凝聚模擬弓箭,消耗的是連翹的鬥氣,可要維持它們的形態,卻全是幽冥詭火的功勞。

那弓箭被連翹模擬出來不過練了不到一個時辰,它就有些撐不住了。

「回丹田裡去吧,你好好休息休息。今天沒意外的話,應該會有球獸的消息了。」連翹輕輕地拍掉小火的小手,有些無奈地說道。

小火疲倦地點了點頭,化成一縷青煙,鑽進了連翹的身體,伏在丹田中,借著丹田裡的火屬性鬥氣,蘊養著自己的靈體。

容淵從前方行了出來,嘴角上掛著一絲隱藏不住的笑容,「我想,要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連翹挑了挑眉,「怎麼說?」

「方才看到了好幾隻球獸,我估計,應該是球獸的巢穴了。」容淵拍了拍身上的黑衣,心情極好。

「球獸獨居,怎麼可能有好幾隻聚集在了一起?」連翹有些不解,但是低頭算了算日期,頓時恍然大悟,「現在這個季節,是它們繁衍的時候,難怪了!」

容淵眉峰微鎖,「你懂的倒是挺多。」

連翹給了他一個鬼臉,「要是懂得不多,我們兩個怕是要一輩子被困在這裡了。」

容淵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眼角,「那似乎也沒什麼不好接受的。」

「嗯?」連翹一愣,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倒是挺放得下你的無極閣的。」

「我已經將所有的事情交給了赤霄,她會將一切事情辦妥。」

連翹「嘖」了一聲,「看來你想起的事情還不少。」

容淵微微斂眸,眼中猶如大海一般暗潮洶湧,「你是希望我全想起,還是不希望?」

連翹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他,「我是不是希望,還能改變什麼不成?不過,有一件事我倒是希望你能做到。」

「說。」

「你以前說的話,可還作數?」

「什麼話?」容淵的臉色有些發暗。

「所有的。」連翹要了他太多的承諾保命,這一時半刻的,她還真的沒法想全乎。

她就那麼怕死嗎?

「……好。」

容淵深深地看了連翹一眼,然後轉身離開,帶起一股冷風,吹得她臉頰冰涼。

連翹忍不住抱住了胳膊搓了搓,「又在生什麼氣?怎麼感覺他慢慢恢復記憶后,反而越來越奇怪了。」

比失憶前還讓人難以捉摸。

搖了搖頭,連翹不再多想,開始坐下來準備一會兒捕魚的道具。

不得不說,容淵的這個納戒里,還真的是什麼都有。

看著納戒里的一把狗尾巴草,想起容淵當初說的「不過是隨手收的垃圾」這句話,連翹表示她是真的信了。

也不知道容淵當初是抽了什麼風,那麼高冷的一人兒,居然弄了一把狗尾巴草在裡面。

翻翻撿撿,連翹終於在角落裡找到了幾株有麻痹作用的藥材,再結合自己納戒里原本的存貨,連翹火速地重新製作出了一批麻藥。

再取出當初留下的,燒焦了的小紅蛇,連翹將麻藥逼進了蛇屍里,拍了拍手,「走吧,抓魚去!」

為了能得到一個完全能漂浮的筏子,連翹沒有打算殺那些球獸,所以只是用麻藥麻倒,然後,找了一個地兒圈養了起來。

容淵一言不發地帶著連翹來到了海灘,大踏步地往遠處一個海灣走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容淵的身材漸漸地長開了,不僅容貌和失憶前越來越相似,就連身高,也越來越接近。

所以當他的大長腿邁起來的時候,連翹只得齜牙咧嘴一路小跑著才能跟上。

「喂,你在氣什麼?」連翹憋得有些難受,乾脆開口直接問了。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生氣了?」容淵的速度依然沒有降低的意思。

「兩隻眼睛都看見了! 重生之王者時代 你至於嗎,不就是多欠了幾條命嗎? 柯南之從聊天群開始 大不了,我給你抹去一半。」連翹笑嘻嘻地調侃道。

「好,我記下了。」容淵馬上接茬,淡淡地看了連翹一眼,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連翹頓時就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

無極閣主人的救命之恩啊,她居然上嘴皮碰下嘴皮,就沒了一半?

總有人愛你如命 「那個……大哥,我是開玩笑的,嘿嘿……開玩笑的……」連翹立馬換了一個表情,有些諂媚地拉了拉容淵的袖子。

搞什麼啊?明明她才是恩人啊!怎麼搞得就像她求著人家一樣?

容淵不動聲色地將自己的袖子抽開,還不忘細心地拍了拍被連翹拉過的地方。

連翹頓時快要氣炸了,「喂!你要不要這麼嫌棄?」

那衣服還是她做的呢,怎麼不見他嫌棄啊?

容淵手上的動作一頓,抬頭看向前方的岩石,「到了。」

「哪兒呢?」連翹的注意力立馬被轉移,眼睛四處掃視,尋找著球獸的蹤跡。

容淵忽然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跟我來。」

手背忽然被一片溫暖包裹,連翹的小心臟頓時就漏跳了一拍,下意識地就噤聲跟在了容淵的背後,慢慢地攀上了旁邊的石崖。

不知不覺,她的臉頰在夕陽下,變得愈加的紅潤。

「看,在那兒。」容淵站在崖邊,指著那處海灣的一個角落裡說道。

連翹微微探頭,視線順著容淵的手指望去。

七八條淡藍色的球獸頓時就映入了連翹的眼帘。

那七八條球獸正圍成一個圈,繞著一個中心不停地遊動,時不時地,還躍出水面,將尾巴高高地揚起,在落入水中的那一刻,狠狠地將尾巴拍在水面上。

於是,去勢已盡的魚身再次躍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淡藍色的弧線。

「它們在求偶!」連翹只一眼,便有些激動地用力攥緊拳頭。

但是她忘了,此時此刻,她的一隻手還被容淵握著,此刻她這一使勁,頓時就捏住了幾根修長的手指。

「嗯?」察覺到手中有異,連翹下意識地又捏了捏,那硬邦邦的東西有些硌手。

容淵的臉「騰」地就染上了一層血色!

「你在幹什麼?」容淵低著頭,啞著聲音問道。

連翹梗著脖子,有些艱難地挪過頭,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來,「有些……硌手……」

容淵的臉頓時由紅轉黑,「你說什麼?」

連翹頓時嚇得小心肝一抖,下意識地就放了手,往旁邊垮了一步,想要拉開和容淵的距離。

可是,她方才因為緊張,並未曾看見,她的旁邊,就是懸崖的邊緣。

於是,一腳踏空,連翹驚叫一聲,身體不受控制地急速下墜。 「啊——」

身體忽然失重,連翹下意識地驚叫了出來,但是隨即,她便凝神提氣,鬥氣化鞭,狠狠地如同樹根一般地扎在了崖壁上。

緊接著,一條黑色的腰帶忽然從上方伸了下來,捲住了連翹的細腰。

「呵,你除了站不穩,眼睛大概也需要好好地治治。」容淵揶揄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連翹抿唇,氣惱地瞪了他一眼。

還不是你害的!

要不是他突然抓了她的手,害得她心煩意亂,她堂堂一個金牌殺手,怎麼會失足跌落?

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哼!精神力看起來不錯,那我鬆手了!」上方的容淵探出個頭來,一臉的冷漠。

他甚至還鬆了鬆手中的腰帶。

「別!別別別!」連翹連忙求饒,「快拉我上去!」

不能落海里啊,會驚擾到那些球獸的,到時候上哪兒去找這麼多球獸啊?

雖然那空間加速待著修鍊挺爽的,可畢竟只有他們兩個人啊,別說活物了,一根草都看不到,無聊死了!

容淵挑了挑眉,倒也沒有趁機落井下石,將連翹給拉了上來。

連翹一接觸到實地,立刻先扭頭看了一眼那些淡藍色海獸,「還好還好,還在!」

「呵,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關心這些?你就不怕剛才自己真的落下去,葬身魚腹嗎?」容淵靠著一塊岩石坐著,語氣中充滿了諷刺。

「這裡是近海,能有多少海獸。本姑娘雖然修為不是太高,但是應付這些小雜魚,還是綽綽有餘的。」連翹臉不紅氣不喘,絲毫沒有受到驚嚇的模樣。

容淵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真的只有十三歲嗎?」

連翹撩起一縷散發別在耳後,「怎麼,不像嗎?」

容淵嗤笑一聲,「我沒見過十三歲就敢如此囂張的小狐狸。若不是親眼瞧見,我也不會相信。」

連翹心頭頓時狂跳,他不會是猜出了什麼吧?

「哦?你是在變相地說我老?」連翹挑眉,淺笑嫣然地掩飾著方才的心虛。

容淵淡淡一笑,「只是覺得,你似乎藏了很多的事情。」

連翹換了個坐姿,再瞥了一眼遠方的球獸,這才將視線落在容淵的臉上,「彼此彼此罷了。」

薄唇微抿,容淵忽然覺得有些煩躁,「你什麼時候抓它們?天色以晚。」

連翹扭頭看了一眼已經沉了一半的夕陽,瑰麗的晚霞也在漸漸地散去。

「差不多了。」

拍了拍手,站起身來,連翹用鬥氣絲線系著十幾條藏了麻藥的蛇屍,將它們扔在水裡,然後牽引著,順著海岸繞到那些球獸的上方。

估摸了一下距離和海水的流向,連翹便將鬥氣絲線收回,任由那些蛇屍順著水流流向球獸。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然而,那些球獸實在敏感,就在連翹收回鬥氣絲線的時候,它們居然齊齊停止了求偶的動作,將猩紅色的眼睛兇狠地盯著那傳來動靜的地方。

「嘩——嘩——」

海水不緊不慢地蕩漾著,那些紅色蛇屍便在水流的推動下,慢慢地飄到了那些球獸的面前。

沒有危險。

球獸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下一秒,便被那蛇屍散發的香氣誘惑,小心翼翼地湊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