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那怎麼好意思。」

李秀花連忙說道。

「老唐,還愣著幹什麼,今天做頓好的給大家嘗嘗。」豐腴美婦葉婷不由沖著老唐吩咐著。

「好嘞。」

「今天我就給大家做頓好吃得。」 冷心總裁:小女僕別逃 老唐躍躍欲試,還沒搞清楚狀況就沖著院壩壩裡面的眾人說道,「今天是個開心得日子,老唐我出頭豬錢或者羊錢,誰去牽一頭豬或者羊過來,現宰現殺,我給大家做頓好吃的,開一個流水席,也來幾個搭把手的夥計。」

但老唐這話一說出去,好像並沒有引起特別大的躁動。

畢竟,這些圍觀過來看熱鬧得傢伙,之前還在一邊指指點點的閑言碎語呢。這個時候,主人家都沒說話,都不由把目光看向了華新,而華明也知道這一切全都是因為華新,老唐這話都放出去了,不開個流水席高興高興就顯得有些過不去了,不由看向華新,待見到華新點頭之後,華明拉著李秀花就站了起來,沖著圍觀的鄉親們說道:「今天是個開心得日子,只要鄉親們看得起,都來老華家吃個流水席,一起熱鬧熱鬧。」

‘ 「我家正好養了些羊子,我牽一頭羊子過來。」

「我家出一頭肥豬。」

兩個眼尖嘴巴快的傢伙,立刻咋呼了起來。

現成的撿錢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其他人都暗惱自己動作太慢。

「好,一頭羊錢,一頭豬錢,我老唐出了。」老唐大方的說道,「再來幾個做個宴席的搭把子手。」

「我年輕的時候做過墩子。」

「我做過宴席。」

「我也能搭把子手。」

老唐這麼一吼,就有人舉手站了出來。

「好。」

「就你們幾個了。」老唐說道做飯,整個人都神采飛揚了起來。

「老唐,你想做什麼,要些什麼食材,我去給你準備。」華新沖著老唐說著,同時看向豐腴美婦葉婷道,「婷姐,我出食材,=下你看看做出的飯菜究竟合不合胃口。」

「好嘞。」

「甭管什麼食材,只要是上好的食材就OK。」 奶娃後媽粉嫩嫩 老唐自信的道。

「那就看看華醫生的食材究竟有多上口。」豐腴美婦葉婷也來了興趣。

這邊老唐開始張羅著搭鍋做飯,整個院壩壩裡面都開始忙碌了起來。

但凡缺了什麼東西,老唐招呼一聲,就有鄉親們給送過來。

一時間,要什麼有什麼。

財米油鹽醬醋茶,八角、孜然、香料都一一送了過來。

「華老哥,鄉親們真是熱情啊。」

見到院壩壩裡面熱鬧的欺負,楊副院長感概的說道。

「看來,你們真是生了個好兒子,有出息啊。」

李秀花、華明、華洋見到忙裡忙外幫忙的鄉親,一時間心裡五味雜陳。

剛剛不久,還在背地裡說閑話,亂嚼舌頭。

這一下,華新一有了本事。

個個都好像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一般,忙裡忙外的,特別有幹勁。

兩老口心裡特別的欣慰,在這番熱鬧的氣氛下,兩老臉上都洋溢著幾十年都未曾有過的那般發至內心的開懷。

很快。

一頭肥豬和一頭肥羊就被牽了過來。

老唐就在院壩壩邊上架起了大鐵鍋,燒了滿滿大鍋子水。

現場的氣氛,隨著一群人殺豬宰羊變得更加熱烈。

「華新。」

「華新。」

周莉在忙碌的人群裡面終於找到了華新。

「剛才真不好意思,你牛哥性子就那樣,不太會說話。」周莉瞪了牛濤一眼,不由把牛濤拉了過來。

「這個……」

「兄弟,剛才對不住了。」

剛剛才奚落了華新一頓,看不起華新的牛濤,轉眼之間就看見了兩個長得像明星一樣的美女給華新送錢,一送就是兩千萬,就連醫院院長和市長老婆都從城市裡面專門跑過來向華新道謝,就連城裡的大廚師都帶著過來幫忙。

牛濤只覺得一張連臊得慌。

「無妨。」

此刻,氣氛很熱切,華新也沒心思想牛濤那點事。

「那你牛哥,你什麼時候給治治?」

周莉見到城市裡的人都跑來向華新道謝,還要聘請華新當特聘醫師,更是對周大叔說華新有比他還強的神位的話,深信不疑了。

「那就等流水席開過了就給牛哥治一治。」華新說道。

「那好嘞。」

「小莉姐也搭把子手。」周莉同華新打了招呼后,就拉扯著牛濤幫忙去了。而這個時候人多,周惠那丫頭才探頭探腦的從裡屋走了出來,院子里這麼多人,哪裡有人會想到,這個從裡屋裡面出來的丫頭剛剛還和華新在裡面滾床單呢。

整個院壩壩裡面忙得熱火朝天,也熱熱鬧鬧的。

華新把前不久才移植進萬象山河圖之中的一些瓜果蔬菜,全部拿了出來給老唐做食材。

老唐忙乎著,也沒細看那食材究竟什麼樣子。

就連幫忙的人也沒空注意這些細節。

整個院子裡面熱火朝天的,現宰殺的豬羊,就下了鍋,做成了燉菜,炒菜等等。

一場流水席就這樣開了起來。

旋即,周媛母女張羅著開席,村子里的人都自發的送來桌子椅子,一應俱全的東西。鮮香的燉菜,色香味俱全的卻樸實的小炒菜就這樣端了上來。

「大家吃好喝好。」

華明心裡那個激動,沖著院壩壩裡面入席的眾人說道。

「好嘞。」

一眾人看著席位上那食指大動的菜式,都不由饞嘴了起來。

而華新這邊,四個小的八仙桌子拼湊在一起,成了一個大大的桌子。

楊副院長,舒蕾蕾等一行人外加趙冉、夏紫雨這兩個長得像明星一樣好看的菇涼坐在了一起,當然,這中間少不了華新一家人還有秦素素,整個位置坐得滿滿當當得。

「鄉親們。」

「在我們開始動筷子之前,我們敬兩老一杯,這麼含辛茹苦得拉扯出來了這麼一個優秀的孩子,國家的棟樑之才啊。」楊副院長今兒個把華新收歸了市第一人民醫院,那也是開心得很,「你們說,是不是?」

「是!」

眾人也一股腦得轟然叫好。

「來來來,大家一起舉杯。」

楊副院長彷彿主持人一般,搞活了宴席間的氣氛。

「敬兩老。」

「敬兩老。」

楊副院長帶頭舉杯,舒蕾蕾、常媛媛、秦海、柳菲等紛紛附和。

整個院壩壩裡面入席得鄉親都舉起了杯子,震耳欲膿得聲音響了起來。

「敬兩老。」

「謝謝。」

「謝謝。」

李秀花和華明兩人從未如此開心過。

兩人紅著眼,熱淚就止不住得流了下來。

這輩子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兩個孩子,這一兩年,家裡遭遇了太多變故,吃了太多的苦。兩老都以為這輩子這個家都這樣敗了,兩人心裡有說不完的心酸和苦楚。

每每夜裡。都窩在被窩裡面默默得流淚。

可是。

今天。

就現在。

城市的醫院院長,市長夫人,甚至是做餐飲的老闆娘都讓自己的老公當廚子去了,就是為了感謝華新幫助了他們。而華新也成了醫院裡面的特聘醫師,所有人都來感謝他們。

兩老心裡的心酸和苦楚彷彿一股腦兒的爆發出來了一般,紅著眼,梗咽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謝謝。」

「謝謝。」

兩人勉強擠出了這麼兩個字,含著淚喝下了杯中酒。

再辣再苦的酒,兩人含著淚喝下去,比任何時候都還要開心和欣慰。

‘ 「大家吃菜。」

「今天的廚師可是城市裡面的大廚子呢。」

周媛母親招呼著眾人道。

「吃菜。」

「吃菜。」

「嗯。」

妖嬈盛夏 「這菜做的真好吃,香辣可口。」

「嗯嗯。」

「還有這骨頭湯,真的好鮮拉。」

鄉親們不由動起了筷子,個個食指大動。

「嗯。」

「華老哥,你們九里鄉真是人傑地靈啊,就連這飯菜都這麼可口。」楊副院長贊道。

「呵呵。」

華明一陣傻笑:「那人家師父可是城裡面的大廚師呢。」

「華老哥,你可別這麼說,這菜的味道,就是要比城裡面的好吃。」楊副院長夾了一片萵筍,道,「你看這萵筍,青翠欲滴,清炒一下,那味道唇齒留香,吃進肚子裡面都有股暖洋洋的感覺,感覺自己精神都倍增了。」

「是啊。」

「華老哥,你這家鄉的菜真不是城裡的菜可以比擬的。」舒蕾蕾也不由贊了聲,「這加了蘑菇還有一絲參湯的味道,鮮,真的很鮮,光喝這雞湯就感覺渾身元氣得到了滋補一般。」

「呵呵。」

「這罐雞湯,可是特意給你們加了些老山參進去。」華新笑著說道。

「財大氣粗。」

夏紫雨哪裡不知道裡面加了什麼,一聞就聞了出來。

價值2000多萬的人蔘就這樣被華新切片燉老母雞給吃了。

「嗯嗯。」

「華醫生拉,你這食材真的不一般拉。」豐腴美婦葉婷吃慣了美食,也覺得今天的菜特別的新鮮,特別的有味道,看看入席的那些鄉親,個個吃得都是停不下來。

「你看那裡,我正準備搞個大棚蔬菜,以後你就能從我這裡拉走你想要的食材了,屆時保證婷姐你的餐飲業做到蓉城龍頭,然後波及全國。」華新自信的道。

「那借華醫生的吉言了。」豐腴美婦葉婷笑道。

整個院壩壩裡面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尤其是今天的飯菜,那是特別的好吃。

以前鄉里的什麼結婚宴席,和今天老華家裡的這個宴席,簡直沒法比。

而這個時候,不少的鄉親都吃得差不多了。

周媛母女忙裡忙外,雖然還沒吃飯,但兩母女忙的心甘情願。

這不,周媛母親帶著周媛就來到了華新這桌。

「老華哥,李大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