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乃是堂堂鬼王強者,尤其現在還是在陰間更不可能有退縮的可能,即便陳若柯現在不知道使用了什麼詭異手段,但是鬼王對自己乃是有着絕對的信心,對付一個六段初期的人類強者只不過是沸點功夫罷了。

“本命鬼雲!”

鬼王再度將自己的本命鬼雲召喚了出來,這本命鬼雲乃是鬼王的力量源泉,既然敢這樣明目張膽的祭出自己的本命鬼雲,鬼王就有着絕對的信心,陳若柯沒有辦法打破自己的鬼雲。

鬼雲一出。陳若柯的壓力頓時增加不少,尤其是在遮天陣這一方小小的世界之中,那本命鬼雲的威壓更盛,所有的威壓全部由陳若柯來承受。

陳若柯只感覺胸口一陣氣悶,那是因爲鬼王的氣場導致。

“時間不多了!”陳若柯心中算計着,從剛纔開始陳若柯就已經啓動了舍利,開始借用舍利的力量,現在鬼王還不知道陳若柯體內有着這種奇特的東西,所以依舊認爲陳若柯只是一個和普通修士有點不一樣,讓自己殺起來有些費力氣的修士而已。

陳若柯靜靜的站在地面上,看着周圍封閉的環境,現在陳若柯的優勢就是鬼王沒有辦法補充消耗掉的力量,但是自己卻因爲有着舍利在體內不斷地給自己補充力量,所以這就是陳若柯的底氣所在,但是陳若柯最終的底牌還不是這些,除了還沒有動用的第三顆舍利之外還有一樣致命的東西。黑火!

五雷轟天掌再度擊出之後,鬼王很是輕易的躲避開了。

雖然遮天陣之外雷聲隱隱,但是遮天陣之內也是暗流涌動,稍有不慎陳若柯就很有可能會被鬼王直接幹掉,所以陳若柯現在必須要拼一下。

有着第三顆舍利的逆轉力量,尤其是能夠擁有起死回生的力量。

所以陳若柯終於決定要使用最終的手段,但是黑火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顯露出來,不然鬼王一定會有所防備。

“奔雷掌!”

陳若柯一聲低喝、

一道奔雷之力擊出、

“雕蟲小技!”

鬼王一聲冷喝,子啊鬼王看來這招所謂的奔雷掌比剛纔的五雷轟天掌還要弱很多,鬼王根本沒有絲毫的在乎,擊敗雲是躲避都沒有。

右手緩緩伸出。

“破!”

奔雷掌形成的掌風瞬間破碎。

不過就在掌風破碎的那一瞬間,陳若柯嘴角掛着一抹冷笑,終於等到這一刻了。

就在剛纔蘊含着黑火的奔雷掌打向鬼王的時候,鬼王直接將奔雷掌的掌力抵抗了下來,但是卻並沒有注意到在那一瞬間有一絲不一樣的東西進入了鬼王體內。

陳若柯在剛纔已經將黑火的種子種到了鬼王體內。

“你該死了!”

陳若柯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鬼王一驚,不知道爲什麼在這一瞬間竟然有一種不可匹敵的心思,面前的陳若柯就像是一尊絕世戰神一般,穩健的站立在自己面前。

“不可能的!”鬼王心中低喝一聲,將自己心中的恐懼驅逐出體外,要是一直擁有這種恐懼感的話,最終落敗的一定會是鬼王!

“去!”

鬼王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陳若柯一瞬間氣勢的變化弄得心中有些驚慌,竟然直接將自己的本命黑雲祭了出去。

陳若柯眼睛微微眯起。

“哼!”

剛纔黑火已經種入鬼王體內,黑火對於靈魂的灼燒力量無異於是世間最爲有利的東西,而且子啊世人眼中根本就不知道存在於這樣的火焰,所以即使剛纔有一絲不一樣的氣息進入鬼王體內,鬼王也沒有當做回事。

陳若柯左手負在身後。

嘴角掛着冷笑,右手輕輕擡起“出來吧”

陳若柯輕微的聲音在鬼王耳朵之中無異於驚天巨響。

不知道爲什麼,雖然陳若柯說的輕鬆,但是鬼王竟然感覺到一種渾身戰慄的感覺。

“不!”

終於鬼王知道了爲什麼。

有一種恐怖的氣息在自己的體內醞釀,已經接近於爆發的邊緣。

鬼王好像是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只看到鬼王的身體瞬間撲向陳若柯。

陳若柯目光微凝,鬼王乃是八段初期的境界,其真實實力比陳若柯不知道高出了多少,至於速度自然比現在的陳若柯要快不少。

陳若柯根本就沒有來的己反映,被鬼王抱了個結實。

“滾!”

陳若柯心下一驚。

雖然陳若柯不會懼怕黑火,但是如果這鬼王現在自爆的話,陳若柯根本承受不住。

“哈哈哈,小子,本王雖然不知道你使用了什麼詭異手段,但是本王如果自爆的話你看根本沒有逃跑的機會,要死就一起死!”

陳若柯感受到鬼王體內一股毀滅的力量正在醞釀,身體不斷的掙扎着。 陳若柯感受到鬼王體內那股毀滅的力量正在醞釀,目光微凝,在這種危機時刻,陳若柯只有不斷的在心中告誡自己一定要冷靜,必須要冷靜。

一個鬼王境界的強者想要自爆來殺了陳若柯的話,陳若柯根本就不可能會有反抗的機會。

“要死一起死!”

鬼王雖然不知道陳若柯對自己使用了什麼手段,但是感覺到自己體內那股異樣的力量正在不斷的蠶食自己的力量,知道自己肯定是不可能繼續活下去了,所以既然如此,鬼王本就是狠厲之人,那就一起死!

陳若柯被鬼王雙臂死死地箍住,身體根本無法動彈分毫,現在他們兩個乃是在遮天陣之中,王胖子林無敵等人在外面根本就看不清裏面的狀況。

不過林無敵和王胖子還有劉晴卻是爲吃烤肉暗中捏了一把汗,無論如何對方可是一個鬼王境界的強者,陳若柯僅僅只是六段初期,根本不可能會是鬼王境界強者的對手。

尤其現在竟然還出現一個莫名其妙的陣法啊,陳若柯生死未卜。

“希望陳哥不要出事”林無敵低聲祈禱。

“是啊,陳哥一向都是逢凶化吉的,而且陳哥手段層出不窮一定不會有事的”王胖子也是收起了平時嘻嘻哈哈的態度緊張的說道。

劉晴看了兩人一眼,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內心深處也是在默默地爲陳若柯在祈禱,這二十多年來,劉晴是第一次喜歡上一個男人,劉晴肯定不會希望陳若柯出什麼事情,雖然知道陳若柯的身份一定會經歷很多的危險,但是劉晴相信陳若柯。

陳若柯擁有力挽狂瀾的力量!

狗王也是眯着眼睛看着那一片迷霧,陳若柯佈置出來的遮天陣即便是狗王都沒有辦法看清裏面現在是什麼情況。

狗王雖然驚訝於這個陣法的奇妙之處,但是卻也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能夠在惡狗嶺這種地方稱王稱霸,手中沒有幾把刷子怎麼能被稱之爲狗王!

狗王也確實對得起自己狗王的名號,在陳若柯和鬼王進入遮天陣之中決戰的時候狗王並沒有爲難林無敵幾人,因爲狗王有着自己的規矩,既然鬼王那傢伙說要讓陳若柯成爲自己的過路費,所以狗王也並沒有對林無敵幾人出手,而且狗王也確實根本就看不上林無敵兩人的修爲。

陳若柯目光之中充滿了焦急之色,在這生死之間,陳若柯實在是沒有辦法改變現在的局勢。

“不會的!”

陳若柯一聲怒吼。

在遮天陣之外,王胖子林無敵還有劉晴等人根本就看不清遮天陣之內的情況,在王胖子林無敵看來陳若柯僅僅只是六段初期的修爲對上一個真正的鬼王境界的強者根本就不會有半點生還的希望,現在看到一片濃霧將陳若柯還有鬼王包裹起來根本就不知道這一片迷霧是誰弄出來的。

“陳哥不會有事的!”林無敵篤定的說道。

在以前經歷過不少的事情,都是在最後時刻陳若柯力挽狂瀾,讓衆人絕處逢生,相信這一次吃烤肉一定會再次創造奇蹟,最終活下來的一定會是陳若柯!

“沒錯,我相信陳哥,陳哥一定會打敗那什麼狗屁鬼王的!”王胖子拳頭攥的緊緊地。

遮天陣之內,陳若柯看着鬼王那一臉瘋狂的神色,實在是無法理解鬼王的想法。

鬼王瘋狂的笑道:“你想毀滅我,那我們同歸於盡!”

“你值得嗎~!”

陳若柯實在是有些無奈與鬼王現在的表現,這就是一個鬼王在生死關頭表現出來的狀態無論是誰在生死關頭都沒有辦法再度保持鎮定即便是手眼通天擁有絕世威能的鬼王在生死關頭都沒有辦法保持鎮定。

陳若柯雖然知道鬼王已經開始在體內積蓄能量,馬上就要自爆拉着自己一起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但是陳若柯心中根本就沒有半點懼意,陳若柯還有第三顆舍利的力量沒有動用,在最後一瞬間,陳若柯只要使用第三顆舍利的力量,即便是鬼王自爆陳若柯也可以得到起死回生,現在陳若柯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根本不懼怕和敵人同歸於漢。

陳若柯現在就是無敵的存在,他乃是天命之人,陳若柯心中雖然平靜,但是卻從來沒有見到過鬼王境界的強者自爆的。

“你死定了!

鬼王瘋狂的怒吼道。

在感受到體內變化的一瞬間,鬼王就知道自己肯定是活不下去了,雖然不知道陳若柯是使用了什麼手段,但是卻知道自己肯定是沒有生還的希望了,所以在最後的瞬間鬼王選擇了自爆,即便自己無法活下去肯定也不會讓陳若柯活得好。

鬼王一直在陰間帶着早已經就形成了扭曲的心理,即便不是因爲心理扭曲,鬼王也絕對不會放過陳若柯。

吃烤肉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逆轉!“

陳若柯一聲低喝。

就在那一瞬間,巨大的爆炸聲響起。

遮天陣在這巨大的爆炸之下早已經潰散,遮天陣乃是根據陳若柯的修爲才佈置出來的,若是擁有超過陳若柯的力量的攻擊,遮天陣直接潰散,一片力量的煙霧消散之後。

狗王瞬間目光凝聚在了一起。

他看到了,他看到飛出來的竟然是陳若柯的身影,剛纔的力量狗王已經能夠猜測道肯定是陳若柯和鬼王兩人其中以一個自爆了,但是現在活下來的竟然是陳若柯,狗王相當不可思議。

在陳若柯的身影出現的一瞬間竟然是劉晴率先發現了是陳若柯,所以劉晴的身體竟然是第一個衝出去的,隨後便是林無敵還有王胖子。

“陳哥!

林無敵還有我王胖雖然後來才發現竟然是陳若柯的,但是因爲身體之中擁有着劉晴說沒有的力量所以後發先至。

林無敵托起陳若柯的身體,只看到陳若柯目光有些渙散。

雖然在最後時刻陳若柯使用了第三顆舍利的力量得到了逆轉。,到那會依舊身受重傷,只不過是叼着最後一口氣,還沒有死亡罷了。

“陳哥,你一定不要有事啊

王胖子有些哭腔的說道 狗王也是震驚的看着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實在是沒有辦法想想最終活下來的竟然會是陽間的一個普通的修士,鬼王只不過實是在陳若柯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東西所以在對鬼王說要讓陳若柯當做過路費,但是沒有想到最終活下來的=竟然會是陳若柯。

剛纔在遮天陣破碎的一瞬間狗王就已經知道肯定是陳若柯和貴網站中有一個直接自爆了自己,但是依舊沒有想到會是鬼王自爆了,但是現在陳若柯還能夠出現在這裏。

狗王震驚的看着林無敵還有王胖子等人焦急的看着的陳若柯。

“想不到啊想不到”狗王暗自震驚。

“陳哥!”王胖子帶着哭腔喊道。

陳若柯已經陷入了昏迷,即便剛纔使用了第三顆舍利的力量得到了時間逆轉,但是鬼王自爆得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陳若柯的修爲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承受的住。

陳若柯已經陷入了一片昏迷之中。

“不要動他”

就在這時狗王忽然出聲道。

林無敵還有王胖子忽然轉過頭看向狗王,目光之中同時透露出一股殺氣,雖然他們兩人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狗王的對手,即便和鬼王都是也是自尋死路,但是現在這種事情時候,林無敵還有王胖子兩人根本就顧不了那麼多了,陳若柯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完全是因爲狗王導致的。

“草泥馬!”王胖子一聲怒吼。

狗王雖然一直在惡狗嶺紮根,但是對於陽間的事情也是知道的,當然知道王胖子此時實在罵自己,但是因爲看在陳若柯的面子上,狗王依舊保持着酆都說道:“我不管你們信不信,現在他正處於一個很關鍵的時候,如果你們想要害她的話,完全可以不顧我的話使勁的要壞你給他,打擾他的修煉,是他不能夠晉級成功”

其實狗王在震驚過後看得出陳若柯在剛纔的一戰之後竟然摸到了晉級的門檻,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晉升到六段中期,即便是狗王這種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也想不到會是這樣的事情。

狗王的修爲早已經超越了陽間的界限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以想象的底部。

在陽間人類修士之中九段就是最爲高級的境界,但是在大世界之中九段只不過是一個分水嶺,在九段之上依舊有着更加高的修爲,修行之路,永無止境。

“你說什麼!”王胖子率先反應過來驚訝的看着狗王。

陳若柯會變成這個樣子完全是因爲狗王,現在狗王竟然說陳若柯處在一個非常關鍵的尖端,自然不會靈王胖子還有林無敵相信。

王胖子轉過頭看了一眼緊蹙着眉頭的陳若柯,又看了看林無敵。

林無敵看了一眼狗王隨後點了點頭。

“你們感覺我有必要騙你們這些小娃娃嗎?”狗王嗤笑一聲說道。

確實如此,像狗王這樣境界的強者來說根本就沒有吧要欺騙王胖子還有林無敵他們這樣修爲太低的人,如果不是因爲感覺陳若柯有些特別的花剛纔狗王根本就不會提出那樣的條件,讓陳若柯當做鬼王的過路費,其實狗王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就是鬼王同時也是陳若柯他們一行人的過路費。

陳若柯在鬼王自爆之後,身體之中忽然間像是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渾身根本就沒有絲毫直覺,只不過卻有一種一樣的感覺傳遍全身。

渾身的力量好像都被一個地方吸走了一般,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的力量,即便是睜開眼睛的力量都是都試不出來。

“不行!

陳若柯心中吶喊,雖然渾身上下使不出一絲力量,但是陳若柯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現在乃是在陰間直之中,雖然鬼王已經幹掉了,但是還有一隻大狗,也就是鬼王孩子啊一旁虎視眈眈的看着自己幾人呢。

如果自己不能醒過來的話,王胖子等人肯定會遭遇不測的。

“我要醒過來!陳若柯心中吶喊到。

就在一瞬間,剛纔被丹田吸進去的力量突然之間竟然再次穿了出來,涌遍全身,一瞬間四肢百骸都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舒坦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飄在雲端一般,非一般的感覺,比那種時候都要爽快。

陳若柯雙目緊閉,不過口中確實發出一到舒服的聲音。

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兩人守在陳若柯身邊聽到陳若柯發出聲音,不由的一驚,隨後心中一喜,陳若柯還沒有死!

“陳哥,陳哥!林無敵還有王胖子兩人同時叫道。

不過此時陳若柯正處於一正非常關鍵的階段。

正是丹田之中的力量重新回到全身各處的時候,嗓子就像是堵了一塊兒東西一樣,根本就發出不出任何聲音、

陳若柯只能自心中苦笑,這兩個傢伙實在是太······

狗王實在是看不過去了:“你們如果還要繼續搖晃他的話,我敢和你們保證他醒來一定會掐死你們的

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兩人對視一眼。

其實剛纔狗王只是提醒他們的時候他們兩人就已經感覺到購狗王不會對他們動手了,而且狗王如果要動手的話早就動手了,根本不可能會等到心現在,而且還會好心的提醒自己兩人陳若柯是出於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

“陳哥現在怎麼了!”王胖子猶豫了一下看着那碩大的狗問道。

狗王看向王胖子,微微一笑,現在的形象和剛纔那凶神惡煞的樣子實在是有些大相徑庭,完全就不是一個人,不對,完全就不是一隻狗。

狗王笑了一聲之後說道:“他剛纔或許就因爲戰鬥,所以有了一些感觸也或者是因爲在生死邊緣徘徊所以出動了瓶頸現在正在突破之中,所以說你們最好不要動他,以免打擾他的晉級。

王胖子聽到狗王的話深信不疑,現在這種時候已經沒有必要懷疑狗王所說的話了,如果狗王對他們有什麼壞心思的話早就動手了,還是那句話狗王想要殺了他們兩個完全死易如反掌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會等着陳若柯醒過來。

隨後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兩人將陳若柯的身體輕輕地放在地上,等着陳若柯醒過來! 陳若柯和鬼王一戰着實傷了元氣,一個鬼王境界的強者的自爆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即便是狗王這中境界的強者被一個鬼王境界的強者自爆的力量衝擊到的話,不似也的重傷,現在陳若柯雖然只是昏迷了,但是陳若柯的生命氣息依然存在,所以陳若柯就是一個奇蹟,一個活着的奇蹟。

“你們不用這麼提防着我,我又不會吃了你們”狗王看了一眼王胖子那謹慎的小眼神,心中有些無奈。

其實狗王之所以會在這裏佔路爲王,就是因爲這樣來資源可以更快一些,但是能夠佔路爲王的都是早已成名多時的強者,一般人想要佔路不被過往的強者大肆纔算怪的。

“他只不過是受了傷,不過他不一般,只要等等時間,這小子就會醒過來的”狗王淡淡的說道。

果不其然,一個小時之後,陳若柯的眼睛緩緩地睜了開來。

陳若柯醒後艱難的支撐着身體,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兩人在旁邊扶着陳若柯的身體,等陳若柯坐起身子之後這才告訴了陳若柯剛纔的事情。

陳若柯聽了兩人的敘述之後,訝然的看着狗王。

在陳若柯的心中狗王絕對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狗,而且這裏就是惡狗嶺,本來就是狗王的地盤,怎麼會任由自己恢復?

“爲什麼?”陳若柯恢復了一下靈氣之後看着狗王淡淡的問道。

“難道不殺你還需要爲什麼?”狗王饒有興趣的看着陳若柯。

就在一瞬間,陳若柯等人面前忽然一陣濃霧出現,濃霧散盡之後,出現一個面容粗獷的大漢,身上只有重要部位遮擋着皮毛。

“臥槽”王胖子驚訝的說道。

看着眼前的狗王,實在是沒有辦法想象,這傢伙竟然能夠幻化人形。

“很驚訝?”狗王看向王胖子。

“是”王胖子呆愣愣的看着狗王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