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別別別,我說我說。」

「還有五秒。」

「…你好,我是白萬山的司機,那天我去學校接我們小姐,可是我去晚了,小姐坐他們同學的車提前回去了。」

「在準備回去的時候,我看見你一掌拍碎了一輛保時捷,所以,我敢肯定,你一定是個高手!」

辰凡道:「這都是廢話,我是不是高手關你什麼事?為什麼跟蹤我,你有什麼目的?是不是看我兜里還有幾百塊錢,想搶劫?」

「小兄弟,我哪有實力搶劫你啊,我跟蹤你並沒有任何惡意。」

「那你到底想幹什麼?」

「是這樣的,我們老闆正想給他女兒找個校園貼身保鏢,而我也是練武之人,也認識一些這方面的高手,老闆就讓我也去打聽打聽,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介紹給他。」

「結果,那天我剛好看到你,所以,我想多了解你一下,然後就跟蹤你了,僅此而已。」

「哦?校園貼身保鏢?」

「是啊,這幾年很流行的職業。」

「你跟蹤我,是想找我給你老闆女兒當保鏢?」辰凡問。

「呵呵,如果你願意的話,當然可以試一試。」

「我為什麼要給你們小姐當保鏢,當保鏢很賺錢嗎?」

那司機忙道:「賺錢不賺錢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老闆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我跟蹤你,就是想看看你有沒有這方面的打算,小兄弟,要不,考慮一下?」

「我一般不會輕易給人當保鏢,但考慮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一月能給個六千塊的工資,還是可以勉強答應的。」辰凡道。

司機大吃一驚:「什麼?六千塊啊?」

辰凡一愣,忙改口道:「那就五千塊。」

他可正想找一份工作呢,可不能就這麼泡湯了,況且,別的他目前也不會,只會武力。

「啊,五千塊?」司機又一驚。

「五千塊都沒有啊,那最低不能低於三千塊了。」

辰凡從阿福那裡知道,現在的火鍋店打工的服務員,差不多就三千塊的工資。

「三千?」司機瞪大著眼睛。

辰凡一咬牙,說道:「那各讓一步,兩千!怎麼樣!」

辰凡心在滴血啊,想他堂堂超級宗門第一公子,居然淪落到連火鍋店服務員的工資都達不到的程度了。

「小兄弟,你開玩笑吧,兩千?」

辰凡一咬牙:「一千,總行了吧?」

賓士司機更加難以置通道:「小兄弟,能別開玩笑嗎?一千?」

「我靠,五百,真的不能再低了,再低我就真的不考慮了!」辰凡很鬱悶,前一刻還說五千塊才勉強答應,沒想到,最後自己主動降到五百去了,這也太沒節操了。

這哪裡是人家想招聘他,明顯是他死皮賴臉想干這份工作,還說什麼不會輕易當人保鏢,自己打自己的臉啊。

不過,目前他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司機笑道:「小兄弟,你真會開玩笑,以你的身價,起碼也得六萬以上啊!」

「什麼?六萬一個月?」辰凡不可思議道。

「不錯。」司機點頭道。

「那我剛剛說起步六千,你啊什麼啊。」辰凡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小兄弟,我並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驚訝這這麼一位人才,居然會開這麼低的價格。」

「如果你有意向給我們小姐當保鏢,價格不滿意的話,還可以跟我們老闆面談。」

辰凡現在連吃飯都成問題了,還有什麼願不願意的。

其實,在辰凡內心裡,他無比珍惜這個工作機會,別說五百,恐怕只要管吃管住他都願意了。

辰凡笑呵呵的問道:「那個,管飯嗎?」

司機一笑:「前輩,你放心,一旦錄取,包吃包住!」

「既然這樣,我自然沒有問題。」

司機笑道:「不過,前輩,有些話我必須先說明。」

「你說。」

「我們小姐是一個很今人頭疼的女孩子,我們老闆都感到頭疼,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當然,她雖然愛小打小鬧,但是她本性是不壞的。」

「另外,我們老闆除了我,還託了其他人找保鏢,所以,還有其他人跟你競爭,你必須通過了我們老闆的面試,才有可能成為我們小姐的貼身保鏢。」

「這個自然。」辰凡一笑。

「好,那你下午等我電話,或者下午我來接你。」

「呃….我沒有電話啊。」

司機愣了下,現在的人,怎麼會連部手機都沒有?

「呵呵,那我把我備用的手機暫時給你用一下。」司機拿出一部諾基亞手機遞給辰凡

「謝謝。」 都市至尊神婿 辰凡不客氣的收了,辰凡心裡已經不打算還了。

辰凡下了車,跟賓士車司機告辭,賓士車開走了,下午他會來接辰凡去面試。

之後,辰凡又去飯店吃了個午飯,因為找到新工作,心情好,所以辰凡一下就把剩下的幾百塊全部都吃光了。

吃完飯後,辰凡回到天澤小區的家裡,研究著那部手機,一不小心撥出去一個號碼。

手機里響起一個清純的女聲:「喂,陳叔。」

辰凡聽到電話里的聲音一怔,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接到電話,而且一開口還這麼有禮貌的叫他叔。

一個人的一往情深 「嘿嘿嘿,不客氣啦,辰叔這廂也有禮了,誰家的孩子啊,真乖。」辰凡笑呵呵道。

電話那頭愣了下,隨即大怒:「你不是陳叔,你是什麼人?」

辰凡道:「我是辰叔啊,我姓辰,我叫辰凡,難道你不是在叫我辰叔嗎?」

封神之召喚猛將 「混蛋!敢耍我!」

「咔!嘟嘟~嘟嘟~」電話掛了。 辰凡愛不釋手的看著手機,笑道:「真的可以千里傳音啊,太神奇了,簡直和修鍊者的神識都一拼了。」

而此刻,剛剛那個賓士車司機,身上的電話響了,一看是他們小姐打來的,忙接了起來。

「喂,萱兒小姐。」

「陳叔,剛剛我打你另一個號碼,為什麼不是你接的?」

「啊,萱兒小姐,這個…..不好意思,那部手機,我暫時借給別人用一下了。」

「他是誰?」萱兒小姐怒問。

「額,萱兒小姐,他是我給你找的貼身保鏢候選人,他叫辰凡。」

「我本來想下午接他去你父親那面試的,可他沒有手機,所以我就暫時借給他那部手機,給他臨時用一下的。」

萱兒小姐怒道:「直接叫他不用來面試了!我會跟我爸打電話,就算他來面試,也絕不會錄用他!」

「啊,萱小姐,為什麼啊?」

「這個登徒浪子,竟敢占我便宜,我絕不要這種人當我的保鏢!」

「咔!」

陳叔現自家小姐掛了電話,慌忙撥打給辰凡,可惜無人接聽。

因為辰凡目前還不知道怎麼接電話。

而此時此刻,在某一個地方,一個年輕男子準備出門,身後一個嫵媚女人說道:「小磊,放心吧,你一定可以成為白萱兒的貼身保鏢的。」

「怎麼說,你都是南都中學排名前十的高手,而且還是全校公認的校草,無論武功還是顏值,都是一等一,沒理由成不了一個保鏢。」

這個叫小磊的男子微笑道:「知道了,小姨,我會加油的,萱兒本就是我暗戀的女人,她上個月差點出事,我恨自己不能貼身保護她。」

「這次她爸剛好找貼身保鏢,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住到她家去,到時,天天朝夕相處,我一定可以讓她愛上我。」

而在城市的另外一個地方,一個穿著黑衣的年輕男子微微一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嘴角一揚:「完美!」

身邊一個跟班忙說道:「少爺,有你出馬,難道還有擺不平的妞嗎?

你可是我們南都市,三大地下勢力之一的人,那個白萬山未必敢不給你面子,你能夠當他女兒的貼身保鏢,這是白萬山的榮耀。」

「哈哈哈!」這個男子大笑一聲,哼道:「白萱兒,我勢在必得!」

同樣,在距離南都市不遠的高速公路上,一個身著粗布麻衣,背著縮口布袋的年輕男子,正沿著高速公路往南都市的收費站方向走去。

這個青年嘿嘿笑道:「終於到南都市了,走了三天三夜,腿都斷了。」

「不過,師父這次給的任務很簡單,貼身保護一個千金小姐,還是一個超級漂亮的千金小姐。」

「嘿嘿嘿,我最喜歡這樣的任務了,師父,放心吧,我一定會替你的老朋友,好好保護他的孫女,哈哈哈,美女,我來了!」

說著,這個少年施展輕功,繞過收費站,進入市區了。

同樣此刻,在南都市火車站,一個穿著一身迷彩服的兵王,手提一個軍用包,走出火車站。

這個兵王看上去很強,嘴中不滿的嘀咕道:「司令啊,我出生入死慣了,你卻讓我來保護什麼千金小姐,唉…..」

此刻,在南都市某座大廈里,一個豪華寬闊的辦公室中。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辦公室里,這時,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走了進來。

中年男子看到老者,神色一動:「葉伯,上次襲擊萱兒的兇手,查到了嗎?」

「沒有,兇手行跡很隱秘,估計沒那麼容易查到。」被稱為葉伯的老者搖了搖頭。

「對了,給小姐請的貼身保鏢,候選人差不多都齊了,下午二點,可以進行貼身保鏢面試了。」叫葉伯的老者稟告道。

白萬山點了點頭,問道:「都有哪些人?」

葉伯逐一說道:「第一個候選人,叫釋雲武,這個人實力很強,他師父在華國最強殺手榜,排名前十。」

「如果不是因為你父親曾經跟他師父有點交情,肯定請不到他下山來保護小姐。」

「你父親希望這個釋雲武成為萱兒小姐的貼身保鏢。」

白萬山點了點頭,笑道:「我爸為了這個孫女,還真是下了一番苦心。」

老者繼續說:「第二個是,你托軍隊的宋司令找來的,叫雷軍,以你和宋司令的關係,自然不會找一個差的給你。」

「聽說,這雷軍是一個執行了無數次死亡任務的兵王,也足以當小姐的貼身保鏢。」

「還有呢?」

「第三個就是,我們南都市地下勢力龍頭之一金昆虎的小兒子,叫金俊。」

「金俊一直是金昆虎最得意的兒子,他是主動申請想當小姐保鏢的。」

「金昆虎可是南都地下勢力幾大龍頭之一啊,他兒子主動想當小姐的保鏢,我們要是不給面子,又怕不好推脫,畢竟在南都市,還沒有幾個敢不給金昆虎面子的。」

白萬山皺了皺眉頭,顯得有些煩躁,問道:「還有呢?」

「還有第四個,就是你托南都中學校長找的,南都中學校長推舉了一個學生,叫韋磊。」

「這個韋磊,也是南都中學的學生,在南都中學武功排名第十,也挺適合當小姐的貼身保鏢。」

「嗯,應該沒有了吧。」

老者笑道:「還有一個,就是你托那個司機小陳,幫忙看一下有沒有合適的,結果司機小陳也舉薦了一個。」

「小陳?呵呵,我只是隨便一說,他還當真了。」白萬山無語的一笑,以他的人脈,怎麼會托一個司機找保鏢,不過是隨口一說罷了。

環抱青山來種田 老者道:「小陳找的是,一個叫辰凡的人,也不知道這辰凡什麼來頭,聽說也是南都中學的學生。」

「可在南都中學的天才強者里,並沒有聽說過這個辰凡。」

就在這時,白萬山的電話響了。

「喂,萱兒。」白萬山慈祥道。

「爸,聽說你下午要給我面試保鏢,是不是啊?」

「萱兒,你放心,爸爸一定給你找一個足夠保護你的,上次那樣的事,再也不會發生了。」

「爸,有個叫辰凡的,絕對不能錄取!」

「汗,為什麼?」

「爸,這辰凡是一個流氓,她上午拿了陳叔的電話,打電話給我,故意佔我便宜!」

「嗯?有這事?」

「好啦,反正不錄用他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