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但好在,他的肉身和生命力足夠的強悍,恢復之力,更是驚世無雙。

所以,他表面看起來,一副很慘的樣子,但其實,對他的戰鬥力,影響並沒有多大。

而且,讓人震撼的是,江寂塵竟然在破了玉清風這一擊之後,還能進行反擊。

「殺!」

江寂塵手持仙劍,如同狂風驟雨一般,攻向玉清風。

(本章完) 誰也想不到,江寂塵竟然會主動攻殺!

明明,他處於絕對的下風,卻依舊敢瘋狂的逆殺。

瘋子!

這絕對是一個瘋子。

眾仙心中生出一股寒意,如此想道。

此時,江寂塵竟然根本不防守,只是拚命的攻擊。

那等攻擊,驚震所有人。

他們難以置信,一個七品仙王後期境的修仙者,竟然可以凝出如此恐怖的攻擊。

這等攻擊,完全已接近了仙帝之威。

「此子可怕,不可招惹!」

有人聲音凝重地道。

「確實不可招惹,不過,他雖可怕,但今日也難逃一死。」

「所以,我們根本不必擔心。」

但很快,有人如此回應道。

他們依舊相信,玉清風最後必可擊殺江寂塵。

哪怕面對江寂塵這等恐怖攻擊,必然也可以輕鬆應付!

然而,身處江寂塵攻擊中心的玉清風,並沒有眾仙想象的那般輕鬆。

此時,他心中震撼,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好可怕的攻擊,七品仙王後期境便如此的恐怖,那若讓他再突破一個小境界,達至七品圓滿仙王境,又將會如何?」

「不好!」

驀然,玉清風似想到了什麼,此時臉色一變,失聲叫道。

顯然,他已意識到,江寂塵想借他磨鍊進行突破。

「你現在才明白,遲了!」

攻擊不息的江寂塵冷冷地開口道。

而他聲音一落,無盡攻擊,便把玉清風淹沒了。

轟!

但下一刻,江寂塵的攻擊紛紛炸滅,被玉清風抵擋了下來。

不過,玉清風此時也並不好受,體內氣血翻滾,稍顯狼狽。

「哼,怎麼可能會遲?」

「在你突破之前,我必能將擊殺。」

此刻,玉清風冷然開口道。

然而,話雖如此說,江寂塵的攻擊,依舊讓他有些措手不及,難以抵擋。

此時,江寂塵完全就以命博命的打法,把自己所能夠爆發出來的最強攻擊,如江水滔滔一般,傾泄出來。

受到如此攻擊,哪怕強如玉清風,此時都有些措手不及,稍顯狼狽。

他知道,自己輕敵了,江寂塵的強大,遠超他的想象。

但哪怕如此,他依舊有十足的信心,擊殺江寂塵。

這一刻,玉清風不再保留,開始演化自己的至強之道,要認真的斬殺江寂塵了。

玉清風凝出強大的攻擊,與江寂塵以攻對攻,以快打快。

轟,轟,轟!

斗戰台上,虛空爆滅,可怕的毀滅之能,席捲空間。

噗,噗,噗!

江寂塵終究只是七品仙王後期境,此時在對攻過程,不斷受傷,口中吐血,道身幾乎被玉清風打爛。

但是,讓人驚悚的是,哪怕如此,江寂塵依舊不死,且鬥志更盛,瘋狂殺來。

此時此刻,江寂塵完全化成了一個戰鬥狂人,哪怕道身殘破,依舊戰鬥不息。

「可怕啊,竟然這樣都不死。」

「不過,看樣子,也該到此結束了。」

眾仙此時完全被震撼到了,但看到江寂塵完全被玉清風壓著打,而且,玉清風除了稍顯狼狽,身上並無傷。

反觀江寂塵,道身殘破,越來越虛弱,顯然是要被鎮殺的節奏了。

所以,眾仙都鬆了一口氣了,很擔心江寂塵如之前一般,出現反轉,又讓他們輸得血本無歸。

「凌塵,最後一擊,該送你路了。」

玉清風冷酷地開口道。

此時,江寂塵已經被他打殘了,折磨得不成樣子。

在玉清風看來,至少是如此。

然而,江寂塵並不非表面這般,慘不忍睹,而是體內仙海震動,體內一處神秘的秘境似要被打開,所以,江寂塵現在是體外殘破,體內卻是生機勃勃,有一種要浴火重生的感覺。

不過,此時的江寂塵真的很虛弱!

甚至,連手中之劍,都幾乎無力舉起。

「結束了!」

玉清風最後絕殺一擊已凝成,此時,只見一隻巨大手印,從空而落,蓋壓下來。

「仙帝掌印,鎮壓萬靈!」

玉清風怒然冷喝,仙帝絕技鎮壓而來。

現在狀態下的江寂塵,面對仙帝掌印,他根本無法抵擋,也來不及退避了。

鬼醫本色 看樣子,似乎只能等死了!

至少,眾仙都覺如此。

「小心,凌塵!」

「凌塵老大,快退。」

徐小容和呂雨帆大驚出聲。

而秋意寒,強忍著不出聲,但她幾乎咬破了自己嘴唇。

這一瞬間,對於江寂塵來說,太過兇險了。

那絕對是生死之間!

便是江寂塵,這一刻,也感到了死神的降臨。

他感覺到,自己離死亡,竟然如此之近。

若是一般人,面地這一道仙帝掌印,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是必死無疑的下場。

「永恆之道!」

但是,江寂塵此時卻是神色平靜,淡淡地開口道。

接著,他的身上,浮出神秘的力量光圈,完全將他籠罩其中。

這一瞬間,江寂塵感覺這片空間的力量變得無比的緩慢起來,彷彿剎那化永恆。

「時空之獸,與我共享力量,維持這種時空結界的狀態,我需要點時間,進行突破。」

江寂塵此時神念一動,向隱身在虛空中的時空之獸傳音道。

「是,主人!」

時空之獸回應道。

下一瞬間,江寂塵與時空之獸,建立了力量傳送樞帶,可以通過空間進行傳送過來。

於是,江寂塵便感覺到,自己剛剛消耗完的永恆之力,瞬間充盈起來。

如此,他便可以繼續維持這種剎那永恆的時空結界狀態,他就可以在這裡感悟,進行突破脫變。

經此一戰,江寂塵已心生頓悟,尋到了突破的契機。

這個契機就是此時此刻,生死之間,永恆時空中。

當然,在玉清風等人看來,江寂塵這裡是沒有任何的變化,所以,他們毫無所覺,江寂塵已布下了永恆空間結界,正在裡面進行著突破。

「生死破境,大道爭鋒,給我突破!」

這一刻,江寂塵心中狂吼一聲。

下一瞬間,他殘破的道身一震,體內某一處秘境,終於完全打開,洶湧如潮的仙力,澎湃而出。

這一刻,江寂塵終於成功的突破入七品仙王圓滿境了! 江寂塵如願以償,踏入七品圓滿仙王境。

體內,被無盡仙王之力充滿,江寂塵感覺到自己從未有過的強大。

此時此刻,江寂塵忍不住長嘯一聲,無盡仙王之力,人身上爆發,如一道七彩光柱一般,衝天而起。

而且,在江寂塵突破的瞬間,永恆時空結界隨之消失,眼前時空立刻化成正常狀態,玉清風的仙帝掌印也印殺而至。

於是,七彩光柱直接撞上了玉清風的仙帝掌印。

轟!

驚人可怕的一幕出現了!

他們看到,七彩光柱竟然生生把仙帝掌印衝散了。

而江寂塵,剛剛突破,在一聲怒嘯聲中,一步邁至玉清風面前,冷然而喝道:「誰說是結束的?現在,才只是剛剛開始!」

氣勢如虹,恐怖無邊,突破之後的江寂塵讓人驚悚。

只怕,誰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變化轉折。

「你…….」

玉清風大驚失色。

自己的仙帝掌印,何等強大驚人,乃是自己的絕學仙技,但是,卻被江寂塵身上爆發出來的仙力,生生給沖滅了。

突破后的江寂塵,顯然已經超過了他的想象。

甚至,隱隱地對他出生威脅之意。

「在突破前,你殺不死我,那麼,在突破后,你就只能等著被我虐殺成狗吧。」

「玉清風,納命來!」

江寂塵狂霸地開口。

此時,他剛剛突破,體內力量洶湧,同時,一股生之力,遍布全身,剛剛被玉清風打殘的道身,在以驚人可怕的速度修復著。

只在江寂塵話落之間,便已恢復如初。

此時,江寂塵肌膚之上,流動神秘光澤,內蘊爆炸般的神力。

這一刻,江寂塵主動出擊,殺向玉清風。

正好,剛剛突破,他可以借與玉清風一戰,磨鍊戰力。

「凌塵,你莫要太狂,縱你突破,也只是七品仙王境,如何與我斗?」

玉清風此時怒然喝道。

他完全被江寂塵的話刺激到了,此時自然不可能表現出怯懦之意,主動迎殺向江寂塵。

然而,卻不知,這正是江寂塵所要的的結果。

他就是要刺激玉清風,與他狂暴一戰。

「能不能,戰過便知。」

「來,接我一招,霸仙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