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在城主府之中,自然也是有著一些實力不俗的人,當即便是沖了出來,飛掠到庭院之中,怒聲喝道。

只是,他的身影,剛剛才停留在庭院之中,望見蒼玄鷹之後,便是渾身猛地一震。

「蒼……蒼玄鷹!」

瞳孔猛地一縮,那些實力不菲的人,臉龐微微抽搐了一下,冷汗簌簌的流淌而下。

在城主府之中,實力不菲,自然而然的,地位也是不菲。

他們知道蒼玄鷹乃是四元凝魄境的天獸。

同時,他們更加知道,外來的敵人,便是以蒼玄鷹作為坐騎。

最重要的,是他們知道,淮南城之中,最強大的五名統領,已經去迎戰那蒼玄鷹的主人。

而現在,蒼玄鷹與其主人,出現在了這裡,這豈非說明,那五名統領已經落敗!

要知道,五名統領帶領的,可是足足十萬武士啊!

十萬武士都沒有留下這蒼玄鷹的主人,更何況他們?

一瞬間,那些衝出來的人,冷汗如雨,呆立在當場,雙眸之中,滿是驚恐之色,身軀輕輕的顫抖著,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一瞬間,場間的氣氛,有些壓抑。

那些衝出來的人,都呆立在當場,嘴唇微微蠕動,卻說不出一句話。

一股死氣沉沉的陰影,籠罩了他們一般。

「讓你們的城主滾出來。」

目光掃視一周,見到這些人根本不敢對自己動手,鹿羽目光睥睨,淡然開口道。

「咕咚!」

人群之中,有人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雙眸驚恐。

但卻沒有人動。

現在的眾人,都是覺得,自己的雙腿,彷彿灌鉛一般,難以移動分毫。

「來人吶!」

「快來人吶!」

不過,其餘的那些下人,早已經驚慌失措起來,大聲的叫道。

他們並不知道來龍去脈,自然也不知道鹿羽的恐怖,所以相對而言,恐懼之感稍微小一些。

一道道驚呼,在城主府之內,傳遞了很遠,不斷的回蕩。

「何人喧嘩?」

此時,一道聲音,遠方傳了過來。

一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其身後,則是足足七道身影,亦步亦趨的跟隨者為首之人。

為首的人,毫無疑問,正是淮南城的城主——方天申!

「城主!」

「城主,你總算來了,有人來我們城主府放肆!」

「是啊城主,我們府內的強者,見到那人之後,竟然連動都不敢動。」

一群下人望見來者,都是紛紛的圍聚了上去,跪倒在地面之上,誠惶誠恐的說道。

城主府內,有人肆虐,他們沒有辦法,最後竟然還是城主出面。

這事情,在城主府內,算是一個不小的罪名了。

眾人都很惶恐。

然而,聽到眾人的話之後,城主方天申更加惶恐!

他的臉色一變,瞳孔之中,閃過一絲慌亂,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連嘴角都不著痕迹的抽動了幾下。

能讓城主府內的強者都不敢動彈的人,應該只有那一位了!

「難道說,那人衝破了十萬武士的包圍?!」

眼皮猛地跳動了幾下,方天申心頭略微有些不安,他加快了腳步,向著那庭院之中走去。

「是那個人嗎?」

「應該不是吧……」

「不是那人,誰能讓我們府內的強者,都噤若寒蟬?」

在其身後的七個人,也是想到了鹿羽,都是面色微微變換了一下,急忙的跟上了方天申的腳步。

來到庭院之中。

第一個入眼的,毫無疑問,是那足足數十丈大小的龐然大物——蒼玄鷹。

「蒼玄鷹!」

望見這頭天獸,方天申瞳孔一縮,驚叫出聲。

駕馭蒼玄鷹而來的人,毫無疑問,只有那前不久還令他頭疼的人。

「看樣子,這傢伙真的是衝破了十萬武士!」

「這該是多強大的實力,方能如此啊!」

在方天申身後的七個人,臉色微微蒼白,駭然的議論道。

他們的目光,都是盯著蒼玄鷹身上的那一道身影,是那樣的年輕。

只不過,在這人的身上,有著一股與年輕人大不相同的睥睨的氣勢。

那是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氣勢。

「你就是淮南城的城主?」

蒼玄鷹背上,鹿羽淡淡的望著方天申道,從下人們的稱呼之中,他已經知道了來者的身份。

「正是。」

方天申也不愧是城主,臨危不亂,輕吸一口氣,望著鹿羽,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道:「不知道我淮南城可是招惹到了你,竟讓你親自來到我城主府之中。」

看著鹿羽的身影,方天申也是疑惑,在他的印象之中,並沒有招惹過這麼一號人物。

「你並沒有招惹我。」

輕輕搖了搖頭,鹿羽笑了笑,道:「不過,你招惹了不該招惹的地方,今日來,是向你討要一個說法。」

不該招惹的地方?

方天申眉頭緊皺,疑惑不解,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若說招惹的地域,目前來說,只有一個陽水洲。

不過,陽水洲之中,並沒有什麼強者,最強大的安泰和,也不過只是二元凝魄境罷了。

「不知道你是?」

心頭疑惑,方天申沉吟的問道。

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鹿羽輕聲道:「陽水洲,鹿羽。」

陽水洲!

這三個字一出現,方天申的瞳孔,驟然一縮!

「竟然是陽水洲!」

他腦海之中,閃過了一次陽水洲的名字,但旋即就被拋之腦後了,畢竟陽水洲並沒有強大的存在,此時聽得鹿羽的話,頓時震驚無比。

「陽水洲?!」

「是那個我們最近在對付的陽水洲?」

「除了那裡,還有哪裡叫做陽水洲的!」

在方天申身後的七人,都是面色一凝,低聲的交談起來。

方天申的目光,不斷的閃爍,眼珠不停轉動。

片刻之後,他緩緩的呼出一口氣,眯眼道:「閣下,你就不要跟我兜圈子了,陽水洲之內,最強大的安泰和,不過是二元凝魄境的人,還有一人與他實力相當,名叫鹿羽,至於想你這樣能駕馭四元凝魄境天獸的強者,卻是一個人也沒有,你究竟是什麼來歷,還請說個明白,我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也痛快的說出來。」

看樣子,這方天申為了對付陽水洲,倒是沒有少下力氣,竟然連其內的強者以及實力都是知道。

「我就是你嘴裡那個鹿羽。」

輕輕一笑,鹿羽淡淡的道:「你淮南城之中的方凌雲,在我們陽水洲之內目中無人,不過是被教訓了一番,竟然就引得你這個做城主的,聯合三合城齊心對付陽水洲,還真是小肚雞腸啊。」

「你就是鹿羽?!」

方天申瞳孔一縮,駭然的叫道,顯然是沒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是那鹿羽!

至於鹿羽後面說的話,他則是沒有聽清楚。

不理會方天申的驚叫。

鹿羽依舊淡淡的說道:「我來這裡,只是為了討回一個公道,你淮南城聯合三合城對付陽水洲,給我們陽水洲造成了諸多損失,我也不要你如何補償陽水洲,只是要你今後,以陽水洲馬首是瞻,安泰和說什麼,你去做什麼,若有不從,我定不饒過你。」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他的語氣,平淡的就像是在訴說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一般。

理所當然的語氣,毋庸置疑的態度,都是那般的明顯。 這本就是理直氣壯的事情,鹿羽自然說的理所應當。

只不過,這話聽在方天申的耳朵裡面,卻是宛如一柄利刃,深深的刺入了心臟之中。

以後以安泰和馬首是瞻!

這簡直就是在侮辱他!

要知道,他乃淮靈洲的人,若是聽從陽水洲的話,還成何體統!

「鹿羽!」

當下,方天申目光一凝,冷聲道:「你別欺人太甚,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擁有蒼玄鷹這等強大的坐騎,但你不過只是一個二元凝魄境的小傢伙罷了,這一次你與我兒方凌雲一同去了那青石洲,你現在回來了,而我兒方凌雲卻並未回來,想必你的實力,根本沒有進入前十吧,陽水洲辱我兒方凌雲,我給其一點教訓,你若是還要多管閑事的話,休怪我不客氣!」

既然鹿羽說出來了自己的姓名,方天申反而是沒有那麼懼怕了。

對於鹿羽的實力,方天申也是略知一二的。

畢竟當初就是因為鹿羽,方凌雲才在青陽水洲內受辱。

區區二元凝魄境,若非略有一些忌憚蒼玄鷹,方天申現在就會將鹿羽誅殺於此。

「方凌雲……」

而鹿羽,在聽聞方天申的話之後,目光微微的眯起,輕聲的念叨了一遍這個名字。

難怪這淮南城的城主,會因為方凌雲而對陽水洲出手。

原來,竟然是那方凌雲的父親。

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意,鹿羽輕聲的說道:「方凌雲……你不說我都忘了這個名字了,他,在青石洲的時候,被我殺了。」

這一句話,輕描淡寫。

「什麼?!」

方天申的目光,驟然一凝,駭然叫道。

「青石洲的比試,早就已經完成了,前十名的人選,已經出來了,而你之所以還沒有收到消息,只是因為消息傳遞太慢罷了,而我回來的則快一些。」

鹿羽淡淡一笑,道:「你的兒子,他三番四次的招惹我,死有餘辜。」

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況且,以鹿羽現在的實力,也可以不將方天申放在眼裡,自然更加不會隱瞞下去。

「你!」

方天申臉色難看,伸手指著鹿羽,手指微微顫抖。

他不知道鹿羽說的是真是假。

但鹿羽畢竟是去了青石洲,總比他現在什麼也不知道來的強。

若是真的,這就是殺子之仇!

若是假的,也要殺了鹿羽!

就沖著鹿羽今天這一席話,方天申就要殺鹿羽!

「轟!」

一股凌厲的殺意,驟然從方天申的身上,爆發開來,直衝雲霄。

殺意,宛如實質一般,瞬息之間,洶湧開來。

目光微微一眯,鹿羽頭髮輕輕飄動起來,這一股殺意,竟然是造成了實質性的影響,可見方天申殺心多重。

「給我死!」

怒吼一聲,方天申渾身靈力爆發,一道道的光芒,自他身上散發開來,雙臂一震,猛地伸出自己的拳頭,絢爛的光芒,包裹著拳頭,對著鹿羽的位置,狠狠的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