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其實這符寶發動雖然說慢,可也是相對而言,其實也不過是需要三息左右的準備時間罷了。別小看這三息時間,要是劍修類的修士,己經足夠揮出幾百劍了!!

看著黑白雙煞將全身靈力注入手中的哭喪棍中,向李岩全力砸下!!李岩要說心中不怕那是假的,可這會也沒有了別的選擇。一咬牙,眼睛一閉,專心繼續念咒。

終於只聽『轟!!』的一聲音巨響。就在黑白雙煞的攻擊就要臨體的時候,李岩的身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金色光罩,將他二人的攻擊全然接下。

黑煞一見這道光罩臉色一變,「竟然是護身法寶金環!!!這東西怎麼會落在他的手中!!!賢弟!!快點出手,要不然我們就麻煩了!!!」

白煞當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可是剛才那一擊他們二人都想一擊建功,把全身的靈力全都使出來了。這會體內正是舊力己盡,新力未生的階段,就是想上前,也根本不能給李岩造成什麼威脅。黑煞的情況和白煞也相差不多,暫時也無餘力。不過儘管如此,在黑白雙煞的頻頻進攻下,李岩的光罩也是越來越暗,眼看就要被黑白雙煞擊破了。李岩心中大驚,不由得口中加緊了念咒,準備啟動乾坤鏡符寶。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等黑白雙煞靈力再生,也己經過去了二息時間,李岩的符寶之上開始有陣陣靈力波動。黑白雙煞臉色大變,不敢再等,再次取出二件法寶。

黑煞手中多了一個火紅的輪子,向前指:「赤焰千里」!!!從那個輪子之中噴出無數火焰,向著李岩席捲而去。

白煞也不甘示弱,一晃手中的法珠寶店:「霧隱天下!!」一陣陣霧氣帶著絲絲寒意罩向李岩。就在黑白雙煞的攻擊,剛剛接觸到護身金環的光罩之時,李岩的符寶也終於蓄力完成,雙手向前一送,大喝一聲:「滅!!」

同一時間,黑白雙煞的攻擊,攻破了護身金壞的光罩,黑煞的赤焰千里雖然被擋下了,白煞的霧隱天下卻結結實實的落在了李岩身上,雖然僅有不到平時三成的功力,也可不是李岩可以挺的住的。

身子如同斷了錢的風箏一樣向後倒飛,在半空之中灑出一道血線。而李岩送出的符寶,發出兩道強光,只一擊,便將黑白雙煞全都擊成一灘黑水!!!

李岩渾身的骨頭就像散了架子一樣,可是卻不敢在這裡久留。如此大的動靜,肯定要引起其它人的注意。強打精神,迅速的取下他們二人的乾坤袋和掉在地上的法寶,向來路飛奔而去。

就在他離開不到一柱香的時間,三道人影出現在了剛才他們打鬥的地方,看到四周儘是打鬥的痕迹,卻只有二灘黑水,一個個心驚不己,另外兩個四下巡視一番沒有收穫,這三人才各自離去。

李岩並沒有跑遠,現在他怕身體狀態也不可能支持太久,好在這裡是山區秘林,找一處無人的山洞還是非常方便的。迅速的躲起山洞,因為他身上的玉佩可以隱藏靈力波動,倒也不怕被人發現。吞下一粒丹藥,這才開始安心調息。

直到傍晚時分,李岩這才收功起身,雖然傷勢還沒有大好,不過還是早些離開這裡的好。他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念頭:為什麼自己努力的提升著自己的實力,可實力越高卻發現自己越容易受傷?而且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危險!!

大概掃了一下黑白雙煞的乾坤袋,到沒有什麼特殊之物,一塊玉簡上的內容到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原來這塊玉簡上說,在陸劍門中有一口神奇的洗劍井,但凡通靈飛劍在用此井之水洗劍之後就會帶上雷電之威!!

只不過是一切講究個機緣,並不是每一口飛劍都能成功的附雷成功。儘管如此同,也是讓李岩對陸劍門更加的嚮往。至於那個赤焰輪和噴霧瓶,李岩到是對它們沒有什麼興趣,先收了進來,以後能用就用,用不上處理了就是。

出了山洞,借著夜色的遮掩,再次向陸劍門進發。第三天頭上,終於到達了陸劍門所在的陸劍峰。時間尚早,可是陸劍峰之下卻是早就擠滿了形形色色的修士,

在吃了幾次虧之後,李岩也學乖了,並不主動的人搭訕。在一邊靜靜的留意著他們的談話。

「唉,我說周兄,咱們都在這裡等了七天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等到陸劍門的接引弟子呀?」

「我說老弟,你急什麼呀??你看看,這裡這麼多人,哪一個不是為了上陸劍門拜師的??大家都能等,你怎麼不能等??按正日子來看,應該還有半月時間吧!!咱們來的早,還能往前找個好位置,萬一有人數限制,咱們也不至於後悔莫及呀!!」

「周兄所言極是,還是周兄目光長遠呀!!小弟佩服,佩服呀!!!」

。。。。。。

聽到這,李岩有些鬱悶,還有半月時間??那麼在這裡苦等又有何用??四下打量,發現左邊不遠處有個小茺山,整個山體全是石頭,幾乎寸草不生。李岩用翠魂劍在一處山崖上開了一個石洞。

石洞並不大,可是卻足夠他容身之用。盤膝坐好,開始潛心修鍊玉靈訣,李岩還是想在進入陸劍門之前,能將自己的修力提升一級,達到鍊氣期九級。不過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十天時間過去,雖然靈力早就足夠,突破練氣八級的瓶頸,卻還是沒有一絲機會的跡象。

李岩站起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不由苦笑的搖了搖頭:「唉,這越往後,提升越難,靈力明明都達到圓滿之境了,就是差了那麼一個突破的契機而已。」

不過他也不敢再修鍊下去了,畢竟離既定的陸劍門招收弟子的時候己經很近了,出得山洞,再次趕到陸劍峰下,發現這時的人比之前還要多了三成!!相信等到最後一天,翻倍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不由得暗自嘖舌,什麼時候這修士這麼不值錢了??做凡人的時候,要是遇見一個修仙者,非得跪倒地上認為遇見了仙人不可。現如今,卻是過了季節的黃瓜,臭了街。他哪裡知道,修仙者大多在靈氣充足的深山荒林修鍊,也不愛和凡人接觸。他們大都不常去人口密集的城市,甚至是人們居住的村鎮也很少有修仙者影子。

李岩小心的在人流之中穿行著,探聽著最新的消息,突然,最邊上,角落裡的幾個人談話吸引了他。

「二哥,你具體說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恩,是這樣的,我二大伯的外甥就在陸劍門中。剛才我去裡面見到他了。他告訴我說今年因為情況特殊,這入門大會可能就不舉行了。改為由各舵主、堂主直收、保薦。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多準備些靈石,一會讓我二大伯的外甥替咱們打點一下,有可能第一批進陸劍門呀!!」

「啊,沒想到還有這等事??二哥果然是高人,還好我們得一的消息早,快走快走,要不晚了讓其它人佔了先機就不好了。」

。。。。。。

聽到這樣的消息,李岩有些欲哭無淚了,仰頭望天,悲聲吠道:「老天爺呀!!你是不是非要玩死我才甘心呀!?!我不過就是想找一個門派安身立命而己,你至於這麼考驗我嗎??」

可惜不管他多麼的不情願,事情還是沒有一點改變。看著無數人頭攢動,人群炸了廟了一般。紛紛的湊靈石,找關係。李岩這種外來散修如何會有人看在眼裡??

再加上這一路之上的各種離奇遭遇,己經讓李岩不敢再輕信任何人了。只好獃呆的坐在大石之上,看著下面人來人往好不熱鬧,顯的那麼格格不入。

不過細心的李岩發現,還是有近三分之一的修士動都沒有動,看著那些忙碌的修士,一個個的眼睛之中還帶著嘲弄之色。

「嘿嘿,這些傻子,從來沒有聽過陸劍門招收弟子要靠堂主推薦的。這不知道又是哪一個放出來的風,想要掙著外塊吧!!」

「管他們幹什麼??還是好好的修鍊吧,到時候比武鬥法,可是半點馬虎不得!!每一次可只有百名的名額呀!可是你看一下這兒來參加的又有多少??」

「這陸劍門的規矩太多了,二十年招收一次,還只收一百名,這讓落選者情何以堪呀!!」

。。。。

聽了他們的話,李岩也是感觸極深。沒想到加入門派會如此艱難!!簡直就是大浪淘沙呀!!可是到底哪一種說法才是真實的呢??總要先弄明白這一點才好安排下一步要怎麼做。

好在不多時,從陸劍峰上下來一個傳令弟子,浮在半空,朗聲道:「門主有令,因門內另有要事,原定於三日後的入門大比,推后一年!!各位道友可以自行離去了!!。」說完也不看眾人的表情,轉身就回山復命去。

「唉,怎麼又拖了一年???」李岩對這個決定非常的不滿意,不過相比要讓堂主推薦來說,這一點他還是可以接受的,對於他這種沒關係的外來散修,起碼還有一絲希望嘛!!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既然要一年之後才能舉行入門大鬥法,那麼在這裡苦守也沒有意義了。李岩轉身就又回到了之前他挖出的那個山洞之內,開始修鍊玉靈訣。這實力的提升是沒有任何的捷徑可言,唯有勤奮才是正途。

可足足過了大半年,依然沒有突破鍊氣期九級,李岩就知道自己的心態出問題了。這修鍊講究的就是一個順其自然,率性而為。自己一心想要快速突破,這本身就是犯了執念。心態不平和又怎麼可能感悟天道??

想到這,李岩也不在這枯坐了,重新回到了城中。一來可以放鬆一下心情,另一方面就是要好好的打聽一下情況。還是在角落裡坐好,點了幾個小菜,一壺酒。不多時,酒菜上來,李岩在那裡自斟自酌,好不快活。

一頓飯吃下來,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原來這陸劍門之所以會將二十年一度的入門大比推后一年,卻是因為他們正在全力準備參加奪丹大會!!

傳說,這奪丹大會也極是奇葩,沒有固定的時候,但是每一次獲勝的前十名,都會得到築基丹!!這可是能讓鍊氣期大圓滿的修士,直接突破瓶頸成功築基的丹藥!!如此的**,試問哪一個人能抵抗的了??

說是奪丹大會,不如說是奪仙草大會。其實並沒有人會真的把築基丹放在婆羅山上,而是婆羅山上不定期的會有空間裂縫出現。而且那空間裂縫打開的時間,會持續3天的時間。所有有資格參加的門派都會讓自己的弟子一起上山,鑽入空間裂縫進入異度空間,那裡有各種仙草靈藥,安全返回的弟子,以奪得的仙草數目和價值來判定優勝者,獲得八大宗派賜予的築基丹。當然了,您要是無門無派的散修,就做夢也別想要參加這奪丹大會了。要說這奪丹大會也挺血腥的,由於在異度空間內,各派弟子可以肆意的互相殺戮進行爭搶仙草靈藥,所以每一次都不知道有多少門人弟子命喪當場。

時間過的很快,陸劍門的入門大比也終於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中正式開始。這一天,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所有人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陸劍門的山門之下多出了十張比武台。

每一個比武台前都有一名陸劍門弟子守候。不一會,從山上飛下了一個中年道士,腳踏飛劍,神俊非常。立在當空,打了個揖首,朗聲宣布:

「讓眾位道友久等了,因為本門的一些俗事,使得這次的入門大比推遲了一年。好在現在己經處理妥當,門主親批在今日開啟入門大比!!所有想要參加的道友,都去這十個比武台上領取號牌,丙丙比斗,一直決出最後一百名,以後更是我陸劍門的同門師弟了!!」

看著台下一張張期盼的面容,他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話不多說,現在就請各位去台前領號吧!!比武正式開始!!」

李岩注意到了一點,那就是這個傢伙竟然沒有說有多少個號碼!!所以在他還沒說開始之前,就趁其它人都在用心聽說的情況下悄悄的向前移。等那一句正式開始出口,李岩己經離七號比武台只有十幾丈的距離了!!

只見所有的修士全都像瘋了一樣撲向各個比武台。看的那幾句發牌弟子暗皺眉頭,大聲喝道:「全都給我排好隊!!插隊搗亂者,殺!!!」

這一下可把這些修士鎮住了,乖乖的一個一個的在台前排好隊。依次領牌。李岩本以為自己己經很靠前了,可是一拿到號牌竟然是九十七號!!!令牌到手之後,只要滴一滴血在上面,就完全的和自己綁定了,完全不用擔心被其它人搶奪。畢竟這裡可是在陸劍門的山門之下!!沒有人膽敢在這撒野!!

就在李岩剛剛將手中的令牌滴血之後不久,只等上空的中年道士再次開口:「好!!每一個比武台只有一百個號牌,沒有拿到號牌的道友可以自行離去了,二十年後,下次,請早來一些!!」

李岩暗道:「果然如此!!真坑呀!!還好小爺運氣好,要是再晚上前一步,估計也只有乾瞪眼的份了。」

一聽中年道士的話,下面哄的一聲就和開了鍋一樣,叫罵聲不絕於耳。

「怎麼可以這樣!!我們等了這麼久,卻讓我們下次請早!!陸劍門有什麼了不起的,可以這麼戲耍我們。。。啊。。。」

話還沒有說完,只見說話之人的一顆大好人頭就己經離開了自己的肩膀,那人頭在地上,滿臉的驚恐之色,卻再也無法開言。

中年道士緩緩的收起自己的飛劍,語氣之中不帶一點感**彩:「敢辱罵陸劍門者,殺!!比武現在正式開始,生死不計!!!」說完就在半空中打坐,不再管下面之事。

聽到他的號令,十個比武台的弟子開始叫號,輪到誰,誰就上台。因為這完全是打散了叫號,誰也不知道對方是誰,有多大本事。有的時候甚至會出現鍊氣期三級對鍊氣期十一級的場面!!當然這樣的情況下基本也是結束最快的,根本就不用打!!

不得不說李岩的運氣是非常好的,第一輪就遇上了一個鍊氣期四級的修士,李岩只是剛亮出自己鍊氣期八級的氣勢,對方就主動認輸跳下台去。第二場遇上的是一個鍊氣期六級修士,也沒費什麼力氣。第三場二十五進十先要去掉五個修為最低的,然後再捉對比斗。

李岩再次以第二十名的身份進入到了最後一場比斗,這一場和之前就不一樣了,到了這一步,誰都不會讓步的。等輪到他上場之後,發現地方竟然是一名鍊氣期九級的修士!!

雖然還是比自己強,不過卻暗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鍊氣期十級以上的修士,要不然還真的沒有辦法玩了。比斗規定,只要不出比武台,那麼手段不限!!直到一方認輸為止!!

李岩的對手看上去很是親切,沖他友好懇誠一笑:「在下胡明金,一介散修,還請道友多多指教!!」

李岩連忙還禮:「凌武國散修李岩,還請道友手下留情!!

雙方見過禮,隨闐陸劍門弟子的一句開始!!各自己祭出自己的飛劍。李岩留心觀察,發現這個胡明金的飛劍品相很差,看來也是地攤貨。這就說明他的身家不厚,如此一來,到是可以取巧一試!!

如果實打實的比拼,那麼李岩根本不是胡明金的對手。可是現在是手段不限!!李岩的飛劍速度可比鍊氣期十一級修士,還有一大堆的初級符咒,放風箏一樣的拖也能把胡明金拖死!!雖然勝之不武,可財富本身也是實力的一種體現!!

一上來,李岩就迅速的和胡明金拉開一定的距離,一伸手取出一把低級符咒,輕嘆一聲:」唉,胡兄,對不住了,我是不想再等二十年了!!「說守手中的符咒一道一道的向胡明金飛去。

看到李岩的這個架勢,胡明金心裡就格登一下。他的實力是比李岩喲,可是他卻沒有李岩的身家厚!!看著如同連珠炮一樣向自己飛來的符咒,胡明金一咬牙:拼了!!!

他和李岩一樣,也等不起,現在只能賭一把。就賭李岩手中沒有那麼多的符咒,賭他可以先一步將李岩打倒在地!!可是他卻嚴重的估計錯了形勢。這種不要拿的打法,可能會對其它人有用。但是李岩近來經過太多事了,根本不給也硬碰硬的機會。

就是不斷的繞著胡明金飛,拉開距離了就放符咒。等胡明金頂著符咒衝上來,他就再接著跑,來回兩次,胡明金己經相當的狼狽,渾身上下找不一一塊好地方。頭髮也披散下來,臉色蒼白,嘴角還帶著一絲血跡,

仰頭看著上方的李岩:「我想知道你還有多少符咒??」

李岩二話不說,一伸手又拿出一把。胡明金面色慘淡,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才吐出三個字:「我--認--輸--!!!」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陸劍門弟子聽到胡明金認輸,面無表情的宣布:「第七比武台最後一場,李岩勝!!!」

李岩這才回到地面,想要安慰胡明金幾句,卻又不知道從何說進,只好轉身走到一邊,沒有多久,所有的十張檯子全都決出了前十名。空中的中間道士這才重新睜開眼睛,掃了一下勝出的人,

「恩,很好,一會會有人安排你們上山,之後的規矩也會一一的教給你們,好生修鍊吧!!」說完這才真正的轉身離開。

見到中年道士離開之後,那十名陸劍門的弟子才對自己身邊的十人說道:「你們都和我走吧!一切到了山門自己有分曉。能有什麼樣的長進,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說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向陸劍門山門行去。

李岩心中無比激動,他知道,從踏起這個山門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是一名真正的修真者了!!有了後台,有了門派,今後就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隨意被人追殺,任人欺壓了!!

一行人被帶到了一處偏殿之中,那裡己經有一個年輕道士等在那裡。那十名弟子連忙上前行禮:「拜見孫列師兄,此次招收的一百名弟子己經全員帶到,還請師兄示下!!」

孫列很滿意這幾個師弟的表現。笑眯眯的揮手道:「師弟多禮了,快快請起。恩,這次這批弟子的資質還算不錯!!我會為他們測試靈根的。」

原來新收弟子上山,都要測試靈根,以確定適合何種功法,發展潛力如何。可是由於為了奪丹大會之事,門中人手不夠。這孫列本身就是鍊氣期大圓滿的修為,也並沒有給人測試靈根的經驗。只不過,他想在門中搏一個管事的位置,這才在人手不夠之時,自報奮勇的接下了這份差事。

現在陸劍門中有點能耐的執事,不是參加奪丹大會的準備籌劃,就是在忙著指點內門弟子,哪裡還抽的出人來照顧這些新人。如此一來,孫列請命,自然就樂得全都交給他管理了。

可是這孫列也就是吹牛的本事還行,這測試靈根又如何行的通??好在他也不傻。能走到這一步的,基本修為都還不錯。他總是先問一下人家修習的是什麼功法。一般自己的靈根都是對應自己的功法。這樣一來,到也讓他矇騙過關了。

等到了李岩這裡的時候,孫列一看,這小子怎麼這麼年輕??開口問道:「這位師弟之前修習的是什麼功法??為兄會想辦法替你尋找個合適的功法。」

李岩也不敢遲疑,連忙答道:「回師兄話,在下修鍊的是玉靈訣!!」

「哦??玉靈訣???恩,也是一個不錯的功法。」說完手搭在他的胳膊上,輸入一股靈力繞著李岩體內經脈轉了一圈又回到了他的體內。對身後的記錄弟子淡淡的說道:「偽靈根,根基己定,潛力有限。下一個!!」

李岩雖然不懂,可是一聽就不是好話呀,心都涼了。自己好不容易起了門派,怎麼就沒有一點溫暖的感覺呢??等所有的新來弟子全都測試完畢之後,自然有人按靈根分類將他們各自送往相應去處。

就好像火靈根的被送去煉器峰;水靈根被送去千波池;土靈根的全都送往玉柱峰;木靈根的全被送去逍遙林;金靈根的則全去了金光洞。有人要問了,那雙靈根的呢?反正這次孫列是沒有指出一個雙靈根的弟子,如果有的話,就直接送到內門了!!!

至於像李岩這樣被定義為偽靈根的,就直接被送去了大雜院了。這個大雜院可不是說它的造型有多特別,而是因為它的功能太雜了。可以說一個門派中你能想到的雜役,全都是在這裡安排出去的。

這一次,包括李岩在內竟然有十一個偽靈根!!可能是千年以膦偽靈根所佔比例最大的一次吧??當他們被帶到大雜院的時候,帶路的弟子叫了好久,才看一個肥頭大耳。一身橫肉的惡道士慢哇哇的走了過來。

「叫什麼叫呀??又沒有死人!!又有什麼破事驚擾了道爺的清夢??」

帶路弟子連忙陪著笑,小心翼翼的答道:「師兄說笑了,今天可是招收弟子的日子,這不,給您送人手來了??」

「哦,把這事給忘了。」胖道人抬頭一看竟然有十一個人,忍不住皺眉道:「怎麼今年這麼多廢物??不會出什麼差錯吧??」

帶路弟子也如何會知道這些事,:「這個在下就不知道了,是孫列師兄替他們測試的靈根,我們只負責送人!!」

胖道士一聽就恍然大悟:「哦,原來是孫列那小子乾的好事呀!!嘿嘿,不知道又有多少好苗子被他能坑了!!真不知道門中的那些執事長老是幹什麼吃的,這麼重要的事能讓一個只會紙上淡兵,吹牛皮的人去管嗎??」

再看向他們這些人,臉上己經帶上了同情之色:「不管怎麼樣,現在你們到了這個大雜院,以後就得聽我的話,道爺人稱玉面飛龍是也!!你們就叫我龍哥好了。」

然後給他們一一分派任務,有擔水的,有管理菜地的,而李岩被分派的任務就是清打庭院,每天從寅時起,就要清掃從山門一直到各峰之間的道路。估計這一天下來能掃完一遍就不錯了。

將任務分派發了之後,龍哥才淡淡的說了一句:「既來之,則安之。吃得苦中苦,方悟道中道。現在可能會感覺有些苦,有些累,相信早晚有一天,你們就會明白,這一段時間的經歷,會對你們的心境造成很大的影響。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一早開始正式開工!!」

來都來了,還能再走嗎??辛辛苦苦的把腦袋削尖了想往陸劍門裡進,好不容易進來了,卻只落得個干雜物的下場!!!十幾個人全都一臉的沮喪之氣。

「唉,還以為到了陸劍門就能真正的學習一些修真之術。誰知道竟然被分到了這裡!!看來前途無望了。。。」

「也不能這麼說,聽龍哥的意思應該是還有機會的,咱們不要放棄呀!!」

「不放棄又能怎麼樣??你現在就是想下山估計也下不去了吧??這算不算作繭自縛??」

李岩也是一陣的氣苦:「唉,這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竟然跑到這裡來當小廝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進來了呢。」

一行人住在一個大房間里,只是一個大號的通鋪,估計睡個三五十人沒有一點問題,他們這十幾個人,估計也就佔了四分之一左右罷了。這一晚上不知道都說了些什麼,一直到天色將明,才相繼睡起。

李岩不知道以後是什麼樣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己經沒有退路了,只能一條道走下去。悄悄的起身,在外面隨意找了一把大掃帚,開始了在陸劍門第一天的工作。

其實李岩並不怕幹活,可是眾多弟子的指手劃腳讓他心裡十分難受,而且時不時的還能遇到幾個一起上山的弟子。都有了顯著的提升。一個個的春風得意,好不威風。

看到李岩淪為雜役,不由得諷刺道:「唉,還是你們厲害呀,才進山門就有如此大的權力,整個陸劍門全靠你們了!!!

李岩儘管心中震怒,可是卻很好的掩藏了。他知道這時候如果有什麼衝突然話,那麼就是肯定會被清出陸劍門!!那麼這麼久的期待就將全都成為了虛影,小不忍則亂大謀呀!!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李岩也認命了,起碼現在有了個門派。自己實力不濟又怪得誰來??他相信只要自己的修力提升上去,那麼也一樣可以出人頭地!!這大雜院里的人只會越來越少,也沒見越來越多呀?這一點到是讓李岩重新有了一絲希望。

就這樣,白天李岩總會早早的起來幹活,在完成自己的工作之後,就會打坐修鍊,空閑時間就研究陣法。光是能以一己之力困殺數人的效果就足以讓李岩心動了。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可以說李岩是這一次新加入弟子中唯一一個從來沒有叫過屈的人。對於這一點胖道人對李岩是非常的滿意,也刻意的放寬了對他的要求,讓他有更多的時間去作自己喜歡作的事。這讓李岩心中十分歡喜。

因為是作雜物,到是也經常性的出入一些比較敏感的場所,也能聽到一些平時所不可能接觸的消息。這一天他正在內院幹活,遠遠的有二個內門弟子邊走邊說著悄悄話。

「師兄,你看那陸風,估計年紀比我還小吧??這次竟然這麼風光,竟然被門主親自賜予了風雲劍!!真的讓人咽不下這口氣!!」

「唉,師弟這就有所不知了吧??這陸風的來歷也不一般,他的姨丈可是門中的一位舵主呀!!要不然,就憑他那囂張的模樣,就算是實力的確不錯,也不會給他這麼高的賞賜!!」

「哦,原來如此呀。。。還是有人好辦事。看看人家的命,真的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了!!」

「師弟不能如此枉自菲薄,這也是因為奪丹大會將近,這陸風的實力不俗,被定為奪丹大會的主要力量,當然要特殊一些了。」

「也不能這麼說呀!!你看那韓霜晚,不是一樣也被定為奪丹大會的主要人選??更是懸空閣長老韓冰潔的女兒!!這來頭不比那陸風大的多??可是人家也沒像陸風那麼囂張招搖呀!!」

「嘿嘿,這到是真的,不過那韓霜晚可是人人皆知的冰山美人呀!!雖然貌美如花,無奈冷若冰霜,這樣的女人,你也要呀??」

「我想要也得人家跟我呀!!自己的斤兩自己最清楚,咱們還是快些去將長老交代的事辦好吧,要是耽擱了又要受罰。」

「師弟言之有理,我們快點去吧。」

。。。。

二人從李岩的身邊走過,連正眼都沒看他一眼,作為一名優秀的內門弟子,哪有工夫去理會一個雜役??等這二人逐漸遠去,李岩慢慢的停下手中的工作,陷入了深思。這陸風到也罷了,基本不會有什麼交集,可是這個韓霜晚竟然是懸空閣長老韓冰潔的女兒!!要知道能讓飛劍附靈的懸空泉可就在懸空閣中!!

看來自己要想辦法好好的套一些韓霜晚的資料了,畢竟讓李岩去和一個堂堂長老搭上關係,那是不現實的,到是韓霜晚畢竟是同輩中人,如果運氣好的話,應該能有所幫助。

與此同時,陸劍門後山,仙草園中。韓霜晚正在那裡尋找自己需要的藥材,只見陸風捧著一隻小兔子快步走了過來:

「師妹!!原來你在這裡呀!!你看,我給你帶來什麼了?聽說你一直想要一隻長耳茸兔,我特意讓人從坊世上給你尋到一隻。快來看看,喜歡不喜歡??」

韓霜晚連頭都沒抬,依然在專心的找自己想要的藥材:「有勞師兄費心了,不過現在霜晚對這些己經沒有興趣了。一心只想專心修鍊,提升修為,早證天道。師兄的心意,霜晚領了,還請將它送給其它的師妹吧!!!」

得,熱臉貼上了人家的冷屁股。陸風心中有些慍怒,面上卻是不變,依舊笑著說:「呵呵,原來如此,師妹資質過人,一心修鍊,前途無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