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周圍的一切,變得愈發的明亮起來。

而眼前的一切景象,也都是那般的清晰。

終於,這個地方,宛如白晝。

「這是……」

看清楚這裡,鹿羽和若曦公主,都是略微的有著一些驚愕。

這地方,不再是獨有的空間,另一片天地,而是一個房間一般。

這,才符合天元塔第九層,才能讓人知道,現在是在天元塔之中,而非在外界。

「第九層,應對了大道至簡。」

鹿羽若有所思,輕聲道:「先前的八層,都是各個空間,彷彿獨有的一個世界一般,其內的天獸,異變,災難,一層比一層困難,複雜,強大,而只有這第九層,才返璞歸真,與平常無異。」

聽聞此言,若曦公主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兩人的目光,在這裡打量了起來。

在這個第九層,並沒有什麼稀奇的東西,只有在一個角落裡面,有著一個建議的木桌。

在那木桌之上,擺放著一截木棍。

那是漆黑的木棍,其上描繪著一道道的線條,隱隱的形成了一個鳳凰浴火重生的圖案。

「棲鳳雷擊木!」

望見這木棍,鹿羽當即有些驚愕的叫道。

腦海之中,倏的閃過了一道亮光。

「難怪……難怪第八層會有雷霆落下,難怪會引起我空間戒指之中的棲鳳雷擊木的共鳴,原來,第九層,就是有著一截棲鳳雷擊木啊。」

一瞬間,鹿羽恍然大悟,完全的明白了過來。

「果然是棲鳳雷擊木!」

這一刻,若曦公主也是發現了此幕。

棲鳳雷擊木,乃是傳說之中的東西,但若曦公主沒有想到,在天元塔的第九層之中竟然有著一截如此珍貴的物品。

「嗖!」

當下,若曦公主便是身影一動,鬆開了鹿羽的手掌,便要將那棲鳳雷擊木拿在自己的手裡。

「嗡!」

不過,在快要抵達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其上卻是猛地閃過一抹光芒,將若曦公主的身影,直接彈飛了出去,根本無法觸碰到那棲鳳雷擊木。

「嗖!」

身影一動,鹿羽飛掠而去,穩穩的接住了倒飛出來的若曦公主,將其攬在了自己的懷裡,輕聲問道:「無事吧?」

若曦公主的面色有些緋紅,身軀輕輕的顫抖。

緊緊只是被反彈了一下,她便覺得,自己的身體被雷霆擊中了一般,有些麻痹。

而且,鹿羽的手掌,在攬住她的時候,正好是放在了她的小腹之上,令她一陣羞澀。

「無事。」

片刻之後,若曦公主方才是從那麻痹之中恢復過來,沖著鹿羽搖了搖頭,輕聲的回應道,不著痕迹的離開了鹿羽的懷裡。

「我來試試。」

鹿羽不知道自己剛剛的失態,對著若曦公主點了點頭,目光微亮,說了一聲之後,便是將目光投放到了那棲鳳雷擊木之上。 若曦公主點了點頭,也是很想要知道,鹿羽要如何接觸那棲鳳雷擊木。

不知道為何,她對鹿羽,有著十足的信心。

畢竟,棲鳳雷擊木,與神雷有關,而在第八層的時候,鹿羽就經歷了神雷的洗禮,兩者之間,肯定是有著一些特殊的聯繫的。

在若曦公主的目光之中,鹿羽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緩緩的伸出手掌,心念一動,將空間戒指之中的棲鳳雷擊木,都是給拿了出來。

兩截棲鳳雷擊木。

通過剛剛的觀察,鹿羽覺得,應該是要棲鳳雷擊木與棲鳳雷擊木之間產生了共鳴之後,才能取走第九層的這一截棲鳳雷擊木。

畢竟,第二截棲鳳雷擊木,就是靠第一截引導出來的。

而若曦公主,望見此幕,大吃一驚,駭然道:「兩截棲鳳雷擊木!」

這一刻,她忽然知道,為何在第八層的時候,神雷轟擊鹿羽,鹿羽非但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反倒是直接突破了兩個境界。

要知道,棲鳳雷擊木,這可是傳說之中的物品啊。

而鹿羽,則是擁有兩截!

「嗡!」

與此同時,鹿羽輕輕的一揮手,兩截棲鳳雷擊木,便是穩穩的漂浮在了虛空之中,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光芒四溢之間,正好與那木桌之上的棲鳳雷擊木,產生了一種重要的共鳴。

萌娘神話世界 「嗡嗡嗡!」

木桌之上,棲鳳雷擊木緩緩的顫抖著,逐漸的飄動而起,緩緩的對著那兩截棲鳳雷擊木移動而來。

「過來!」

鹿羽目光一亮,這一招果然有用,當下輕喝一聲,令得自己的那兩截棲鳳雷擊木對著自己飄動過來,那第三截棲鳳雷擊木,也是緩緩的飄動了過來。

輕輕伸手,一共三截棲鳳雷擊木,便是穩穩的落在了鹿羽的掌心之中。

「得來全不費工夫。」

嘴角一揚,鹿羽有些驚喜的笑道。

這一次的棲鳳雷擊木,也算是比試之中的意外之喜了。

一旁的若曦公主,此時已經看呆了。

自己用盡全力還被反彈回來,沒有得到的東西,在鹿羽輕輕的揮手直接,就聽話的像是一個寵物一般的飛了過來,這種巨大的落差,實在是讓她苦笑連連。

鹿羽並不知道若曦公主的想法。

他正準備把三截棲鳳雷擊木都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嗡!」

而正在這個時候,忽然,三截棲鳳雷擊木,緩緩的融合在了一起,散發出來一道道的光芒。

在那三截棲鳳雷擊木的融合之下,一根根嫩芽,從其上緩緩的蔓延了出來。

這棲鳳雷擊木,竟然是有著再度的成長為樹的跡象!

「這……?!」

望著此幕,鹿羽瞠目結舌,難道,這棲鳳雷擊木,將會變成可以讓神鳥鳳凰棲息的神樹了?

一旁的若曦公主,也是目瞪口呆,第一次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

不過,過了片刻之後,那棲鳳雷擊木,終於是停止了生長。

現在的棲鳳雷擊木,已經不能算是棲鳳雷擊木了,而是半顆樹。

鬱鬱蔥蔥,其上散發著神秘的氣息,似是能吸引一切神秘的物品過來。

但這天元塔之中,所有的強大存在和神秘事件,幾乎被鹿羽經歷了一個遍,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收!」

輕喝一聲,鹿羽將其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轉身來到若曦公主的身邊,鹿羽輕聲道:「一個月的時間,恐怕也差不多要到了,我們先出去吧,反正,這一次的前兩名,是我們。」

「嗯。」

沉浸在震驚之中的若曦公主,獃獃的點了點頭道。

「嗖!」

兩人的身影,縱身一躍,同時用力,將手裡的玉簡給捏碎。

身影,詭異的消失在了那天元塔之中。

再度出現的時候,便是來到了天元塔之外,大元國的國主之前。

「見過國主!」

出來之後,鹿羽對著國主抱拳喊了一聲。

「父皇!」

若曦公主也是叫了一聲。

大元國的國主,卻是面色一怔,表情一凝,面色凝重無比。

他沒有見到自己的兒子。

沒有見到大元國的太子殿下!

過了好片刻,他方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有氣無力的道:「無需多禮。」

這畢竟是比試,死去幾個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總不能其他人都可以死,唯獨他的兒子方雲痕不能死吧?

「父皇,這一次,在第八層的時候,哥哥觸碰到了神雷,身消道隕了。」

看出了自己父親的異常,若曦公主極其懂事的對著國主輕聲的解釋道。

「不用多說了。」

國主揮了揮手,強行提起一口氣,說道:「我身為國主,早就做好了這種心理準備,想要變強,想要比試,總是要面對危險的,不用擔心我,你們就說一說,這一次,你們兩人,誰是第一?」

本來,誰先進入第九層,誰就是第一。

這在外界的時候,也可以看的道。

但是,鹿羽跟若曦公主兩人,是牽手進入第九層的,所以,外界的人,無法分辨出來誰是第一。

「鹿羽是第一。」

若曦公主略微低頭,對著國主行禮,原原本本的說道。

她若是說自己是第一,也沒有人會覺得不妥。

但她實事求是。

國主的目光一亮,望向了鹿羽,將心裡的悲傷壓制下去,笑道:「鹿羽,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鹿羽微微一笑,對著國主點了點頭。

天方郡的各洲天才,此時此刻,都是目光一亮,接著,便是歡呼了起來。

顧子楓、李長歌、徐雄勇等人,都是面色激動。

「我就知道,鹿羽一定會脫穎而出的!」

「哈哈哈,這一次,鹿羽真的是替我們天方郡揚眉吐氣了啊!」

眾人都是驚喜,激動,低聲的交談著,若非是因為這裡有國主,還有著諸多地位不俗的人,他們真的會仰天大笑起來。

與天方郡的喜悅相比,天楓郡的眾人,便是面色沉重了許多。

黃埔夜,沒有從天元塔之中出來。

這也就意味著,黃埔夜,這個天楓郡最強大的,最出色的天才,身消道隕。

這讓天楓郡眾人,無論如何也笑不起來。

此時。

「鹿羽,既然你是這一次比試的第一名,那麼,我也會兌現我的諾言,這是神遊丹,接著。」

國主對鹿羽輕輕一笑,手掌一揮,直接拋出了一枚丹藥,正是那神遊丹! 伸手接過那神遊丹,鹿羽目光凝望過去。

這神遊丹通體呈現出來紫黑之色,其上散發著淡淡的,令人捉摸不透的氣息,很是神秘。

並且,在那神遊丹之上,還有著一絲絲的靈力,微微的蕩漾著。

光是聞一下,便讓人心情舒暢。

「不愧是神遊丹!」

鹿羽心頭暗喜,有了這神遊丹之後,他便可以進入神遊境了。

神遊境,這可是整個仙界之中,已知的最強橫的境界了!

當然,在其上還有大乘境,不過,那是早已經失傳了的。

連大元國的國主,也不過只是神遊境的存在,由此便可以看的出來,神遊境究竟有多麼強橫。

「諸位,這一次比試,已經落下了帷幕,大家都散了吧。」

國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些頹然的揮了揮手道。

太子方雲痕的死亡,對於國主而言,是一個不小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