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唰!

長槍一抖,化成漫天殘影,周圍的士兵一個個捂住咽喉倒地而亡。

槍如游龍,擺動之間,兩側的士兵便紛紛被震飛,丁峰盯著白無悔就沖了過去,大軍由他指揮,先將他解決了定會輕鬆很多。

「想走!」

丁峰騰空而起,落下來時將一個士兵的頭顱踩爆,身子就朝前急速的彪了過去,人槍合一,人隨槍轉,轉眼便跨越了十餘丈,來到了白無悔的身後。

「我的銀龍槍?」感覺到身後的殺機,白無悔心驚膽戰,急速往前逃竄,同時喝道,「擋住,擋住,給我擋住。」

他隨手抓住兩個士兵朝身後拋了過去,大槍一甩,把兩個士兵打爆,丁峰手一抬,一張虛弱符破空而去,沒入白無悔體內。

白無悔一顫,腳下一軟,差點跌倒,可隨之恢復過來,虛弱符畢竟只是地級符,對付天級強者效果不大,可就是稍微耽誤的功夫,丁峰穿越層層士兵已經來到了身後。

「給我死吧!」

丁峰捨去了招數,銀龍槍劃過天際,宛若開天神斧狠狠的砸了下來,兇猛狂暴,宛若將天地都一劈為二,狂暴的勁氣將十餘米範圍內的士兵盡數吹飛出去。

簡單狂暴的一槍,將白無悔所有的退路盡數封死。

「鐵掌破空,給我開!」

白無悔臉色狂變,轉過身來,手掌上凝聚三層白色光芒,朝著落下來的銀龍槍拍了出去。他真氣渾厚,勁氣澎湃,一掌出,宛若雷鳴『轟隆隆』作響,真有破碎蒼穹之威。

然而長槍落下,真氣崩碎,手掌直接被打爆。

銀龍槍落勢不停,將白無悔的頭顱連同身子砸成了血霧。

絕對的力量操控神兵,爆發出來的威能,驚天動地。

殺!

丁峰之威,再無人可擋,橫衝直撞,來往縱橫,所過之處,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手腕一轉,銀龍槍猶如毒龍鑽,破入前方的一個士兵的胸中,槍氣炸開,士兵屍骨無存,就連周圍的將士都被炸死。

恰在這時,丁峰反手一拍,掌心中的天雷符爆發,化作一道雷電,將不知何時摸到他身後的一位天級黑衣強者炸成了粉碎碎骨。

「偷襲我?」

丁峰哼了一聲,地獄之門之中,生死磨難,意志得到了極致的淬鍊,哪怕是將所有氣息都收斂的刺客,都休想瞞過他的感應。

猶如心湖倒影,窺視未來種種。

一抬頭,明月蒙血,凄艷萬里。

左右四顧,屍骨血海。

「差不多了!」

丁峰收了銀龍槍,朝士兵最多的地方沖了過去,同時雙掌推開,一左一右,烈火符炸開,他所過之處立馬化成了火海,將士兵燃燒,化成灰燼。

他的速度非常快,一張張烈火符也隨手打出。

在他身後,形成了一條長長的火焰之路,可以見到裡面的士兵劇烈的掙扎,還有凄厲的嚎叫。

丁峰不為所動,眼光平靜。

不一會功夫,靠近郡城東門之處的幾條街道,化成了火海。

哀嚎凄厲,怨天不公。

濃郁的死氣,在火焰中也飛速的消散。

明月高懸,照耀萬里。

火焰通天,紅了蒼茫。

一夜過去,焦土無邊。

距離離火郡城百里之外的樹林中,丁峰盤坐在一棵大樹下,氣息平靜,沒有絲毫戾氣,反而像一個書生。

任誰也想不到,一夜殺戮,屍山血海,他還能如此平靜,如此的沒有一絲煞氣,難以置信。

「可平靜了?」

鳳舞坐在樹枝上,兩腿晃蕩著,看到丁峰睜開了眼睛問道。

丁峰點點頭,站起來,轉過身,遙望被枝葉重重疊疊遮住的郡城方向,沉思不語。

「峰哥兒,吃點兒!」

大牛拿著烤好的兔肉遞了過來。

「確實有點餓了?」

丁峰不客氣,七八斤的大兔子三兩下便被吞了下去。

「接下來有何打算?」

白勝秋背背長劍,氣息凌厲之極。

「有何打算?」丁峰迴轉身,略微沉思,「大鬧郡城,殺了城主,屠了近萬士兵,必定震驚大楚,接下來就是大楚對我的瘋狂圍捕了。」

他說的很平靜,好似述說著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

「殺伐啊,雖不是我想要的,可卻是必須經歷的!」說著,丁峰抬起頭看向了樹上的鳳舞,「能將他們兩個送到遠處嗎?」

「峰哥兒……!」

大牛急了,「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我也能撞斷刀刃,沖開一道口子。」

「我劍鋒芒,不懼死亡!」

白勝秋後背一震,長劍輕吟而出,跳躍到了手中,輕輕一彈,脆響驚天。

「我知道!」丁峰笑道,「你們兩個實力還太低,至少達到天級,才能和我一起並肩作戰,接下來我會給你們提供種種丹藥,還有功法,你們兩個只要全力提升實力即可。待一日,咱們三人並肩而戰,讓大楚,讓天下,因你我三人而震顫。」

「好!」

大牛咬咬牙,知道丁峰說的是事情,只能答應。

「也好!」

白勝秋稍微沉吟也點頭。

鳳舞跳了下來,落到了丁峰身邊,「這片小天地,想去什麼地方,頃刻間即可到達!」

丁峰眼中爆發出一團精光,點點頭,「那就西北邊陲,往西有沙盜,往北有蠻族,是磨礪武道的好地方,大牛、勝秋,如何?」

兩人都表示無所謂。

ps:大鬧郡城,暫時結束!

諸位看官,過癮否?

下面更熱血,更狂暴。

當然,老李依然要求支持!

不求不行啊,成績太坑爹了!

「這一次……!」

丁峰舔了舔嘴唇,沒有動,只是靜靜的仰著頭,耳朵聽著上面的動靜,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腳步聲,催來死神。

「是時候了。」

丁峰縱身而起,蹬著牆壁,衝出了深坑。在他出來的一剎那,幾十道真氣洪流破空而來,撕裂長空,毀滅一切。

「閃爍符,出!」

半空中的丁峰早做好了準備,身形閃爍,消失無蹤,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士兵隊伍中,在他不遠處的前方,正是白無悔。

「你、你竟然沒死?還沒有一點傷勢?」

本來看到那個深坑,白無悔心中就一咯噔,可真正的看到丁峰衝出來,精氣神充足,臉色就是一白,「我明明用銀龍槍將他刺穿了……!」

「這還是人嗎?」

白無悔顫抖,看到丁峰冰冷的眸子,咆哮道,「殺、殺、給我殺!」說著的同時,他猛地爆退。

「殺!」

丁峰盯著白無悔,殺機噴發,讓周圍的士兵一個個心驚膽戰。

唰!

長槍一抖,化成漫天殘影,周圍的士兵一個個捂住咽喉倒地而亡。

槍如游龍,擺動之間,兩側的士兵便紛紛被震飛,丁峰盯著白無悔就沖了過去,大軍由他指揮,先將他解決了定會輕鬆很多。

「想走!」

丁峰騰空而起,落下來時將一個士兵的頭顱踩爆,身子就朝前急速的彪了過去,人槍合一,人隨槍轉,轉眼便跨越了十餘丈,來到了白無悔的身後。

「我的銀龍槍?」感覺到身後的殺機,白無悔心驚膽戰,急速往前逃竄,同時喝道,「擋住,擋住,給我擋住。」

他隨手抓住兩個士兵朝身後拋了過去,大槍一甩,把兩個士兵打爆,丁峰手一抬,一張虛弱符破空而去,沒入白無悔體內。

白無悔一顫,腳下一軟,差點跌倒,可隨之恢復過來,虛弱符畢竟只是地級符,對付天級強者效果不大,可就是稍微耽誤的功夫,丁峰穿越層層士兵已經來到了身後。

「給我死吧!」

丁峰捨去了招數,銀龍槍劃過天際,宛若開天神斧狠狠的砸了下來,兇猛狂暴,宛若將天地都一劈為二,狂暴的勁氣將十餘米範圍內的士兵盡數吹飛出去。

簡單狂暴的一槍,將白無悔所有的退路盡數封死。

「鐵掌破空,給我開!」

白無悔臉色狂變,轉過身來,手掌上凝聚三層白色光芒,朝著落下來的銀龍槍拍了出去。他真氣渾厚,勁氣澎湃,一掌出,宛若雷鳴『轟隆隆』作響,真有破碎蒼穹之威。

然而長槍落下,真氣崩碎,手掌直接被打爆。

銀龍槍落勢不停,將白無悔的頭顱連同身子砸成了血霧。

絕對的力量操控神兵,爆發出來的威能,驚天動地。

殺!

丁峰之威,再無人可擋,橫衝直撞,來往縱橫,所過之處,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手腕一轉,銀龍槍猶如毒龍鑽,破入前方的一個士兵的胸中,槍氣炸開,士兵屍骨無存,就連周圍的將士都被炸死。

恰在這時,丁峰反手一拍,掌心中的天雷符爆發,化作一道雷電,將不知何時摸到他身後的一位天級黑衣強者炸成了粉碎碎骨。

「偷襲我?」

丁峰哼了一聲,地獄之門之中,生死磨難,意志得到了極致的淬鍊,哪怕是將所有氣息都收斂的刺客,都休想瞞過他的感應。

猶如心湖倒影,窺視未來種種。

一抬頭,明月蒙血,凄艷萬里。

左右四顧,屍骨血海。

「差不多了!」

丁峰收了銀龍槍,朝士兵最多的地方沖了過去,同時雙掌推開,一左一右,烈火符炸開,他所過之處立馬化成了火海,將士兵燃燒,化成灰燼。

他的速度非常快,一張張烈火符也隨手打出。

在他身後,形成了一條長長的火焰之路,可以見到裡面的士兵劇烈的掙扎,還有凄厲的嚎叫。

丁峰不為所動,眼光平靜。

不一會功夫,靠近郡城東門之處的幾條街道,化成了火海。

哀嚎凄厲,怨天不公。

濃郁的死氣,在火焰中也飛速的消散。

明月高懸,照耀萬里。

火焰通天,紅了蒼茫。

一夜過去,焦土無邊。

距離離火郡城百里之外的樹林中,丁峰盤坐在一棵大樹下,氣息平靜,沒有絲毫戾氣,反而像一個書生。

任誰也想不到,一夜殺戮,屍山血海,他還能如此平靜,如此的沒有一絲煞氣,難以置信。

「可平靜了?」

鳳舞坐在樹枝上,兩腿晃蕩著,看到丁峰睜開了眼睛問道。

丁峰點點頭,站起來,轉過身,遙望被枝葉重重疊疊遮住的郡城方向,沉思不語。

「峰哥兒,吃點兒!」

大牛拿著烤好的兔肉遞了過來。

「確實有點餓了?」

丁峰不客氣,七八斤的大兔子三兩下便被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