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林軒結合自己玄武傳承的樣子想了想,推斷出應該是李馨身體里有朱雀的血脈,至於為什麼李家會有朱雀血脈就不知道了,不知道李叔叔有沒有朱雀血脈,如果也有的話為什麼會是使用水的高手?遠古的事情過去太久已經無從考證,這個古老的玄武還是唐朝時期的,距離遠古同樣十分遙遠,看來要等自己去空間里閱讀那份精血中蘊含的傳承記憶,希望在那裡可以尋找到一些答案……

想到這裡林軒就不在繼續想了,這件事情三下兩下還不能完全搞清楚,於是轉過頭來對李馨說道:「我們快走吧,我們在這武明空前輩的體內世界中已經帶了接近兩天了,老爸老媽還有李叔叔何阿姨都改等著急了。」

李馨點了點頭,說道:「我們走吧,這次我的收穫很大,回去我可能要閉關一段時間來疏離一下。」

林軒也點了點頭,這次他同樣收穫不菲,藉此很有可能會突破到物鏡十一品。

「走吧!」

林軒從李馨手裡接過來鳳妍,看了看鳳宮,放棄了進去打探一番的想法,拉著李馨轉身往山下走去。

忽然前面的樹林慢慢分開一條道路,一條貫通山頂到山腳的階梯出現,林軒呆了呆,心中不禁哀嘆,果然是區別待遇啊,要是一開始就有這麼一條路,自己何至於上山還那麼費勁?

「走吧……嘿嘿!」 主動撞上帥哥 李馨嘿嘿一下,拉著林軒就朝山下飛奔……果然是這丫頭弄的,看來她對這座山已經有了初步的掌控,可是這座山在這玄武的世界里,掌控也似乎也沒什麼用吧……

有了路李馨和林軒的速度很快,林軒上來用了大半天,下去卻只用了幾分鐘,林軒再次感嘆了一聲區別待遇啊……鳳妍在林軒的懷裡再次睡著了,看來是繼續在消化那藤樹之心的能量。

林軒和李馨走到山腳下的時候,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武明空,還沒等林軒上去打招呼,後面的山忽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接著在林軒驚訝的目光中整個大山連同上面的鳳宮急劇縮小,最終縮小到了巴掌大小,沒入了李馨的身體里……

「……」好吧,之前白擔心了,果然人家自己有辦法收回去……

「恭喜你,朱雀!」武明空微笑著朝李馨點了點頭。

「謝謝你,玄武!」李馨同樣點了點頭。

武明空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轉頭看向林軒說道:「你們現在有了朱雀和玄武,或許你們可以試著找找青龍和白虎,四聖合一的威力很大,甚至有的時候可以超過這片天空。」接著武明空有搖了搖頭:「你們快離開吧,外面的人等急了,對了,謝謝您……」

林軒點了點頭,林軒旁邊的道元點了點頭,只有看不到道元的李馨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武明空會對林軒那麼恭敬,不過一想到馬上就要看到爸媽,李馨很激動,接受傳承的時候時間過得很慢,似乎過了很久很久,所以她剛出來的時候才會問林軒過了多久……

眼前光景快速的變換,林軒又回到了熟悉的世界,武明空直接把林軒和李馨挪移到了剛剛島上,聞著熟悉的空氣林軒有了那麼一點點感慨……

「嗖嗖嗖嗖!」四個破空聲響起,林軒和李馨的面前,何依猛地抱住了李馨,雖然之前張明翻覆說了不會有事情,但是自己的孩子掉到那個大怪物身體裡面,又有誰會不擔心,這幾個人又不是那些冷血到可以出賣親情的人。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林頓點了點頭感嘆道,王心雅微笑著依偎在林頓身邊,眼中充滿了放鬆和釋然。李楠也感慨的看著林軒和李馨,剛剛和玄武一戰李楠消耗很大,臉色有些蒼白,不過收穫同樣很多……

忽然玄武爆發出了驚天的氣勢,一股捅破天際的水流旋轉而上,即使是站的很遠,林軒等人也被這股氣勢所攝,說不出話,林頓幾人也是同樣,只不過林頓四人眼中都漏出了狂熱的色彩,這才是真正的強者……

此刻玄武才真正的爆發出了天境的氣勢,剛剛與李楠的對戰也僅僅是壓制到物鏡巔峰而已,天境的氣勢一爆發出來,四周的空間明顯扭曲了很多。

「吼!」玄武仰天咆哮,海水瘋狂的向四周排開。

不好,繼續下去的話台島和垂釣島都會有淹沒的威脅……這個念頭剛剛升起,林軒就看到玄武衝天而起,一爪將空間撕開了一個口子,沒入了其中,而四周的海水瞬間恢復了平靜,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一陣微風吹過,暖熏熏的海風伴著夕陽照耀在島上,不知不覺已經夕陽西斜……

「我們回家吧!」

「恩,回家!」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 絕代名師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界心之劍掌天下》更多支持!

林軒被林頓帶著,李馨被何依帶著,再次睡著的小鳳妍被王心雅抱著,幾個人都沒有問小鳳妍的來歷,更加不可能認為是林軒和李馨的孩子,只是幾人都在小鳳妍身上感受到了竟然的能量,幾人都推測這個小丫頭很有可能是玄武託付給林軒和李馨的。

其實幾人推測的也差不多,武明空得到玄武傳承的時候,鳳宮就到了他的體內空間里,也算是託付給了武明空,而林軒在武明空的指引下登上鳳宮所在山峰,又偶然或許必然的遇到了「離家出走」的鳳妍,李馨又接受了朱雀的傳承,勉勉強強的算是玄武託付給林軒和李馨的吧……

不過此刻林軒沒有想那麼多,反而是回憶起了之前武明空說的話,由於林軒還沒有吸收那顆玄武精血的記憶,所以相關的一些東西還不知道。

四聖傳承么……林軒眯著眼睛抿了抿嘴,四聖已得其二,如果真的湊齊了四聖,那麼從古到今都鼎鼎大名的左青龍,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的合體陣法就會在自己和李馨或許還有其他兩人身上重現,那麼自己和李馨的實力將再次飛躍,只是不知道白虎和青龍的傳承是已經被傳承了,還是依舊沒有人發現……

風吹拂在林軒的臉上,有點點的割裂的感覺,這次林頓沒有為林軒擋風,而是讓他自己感受,況且已經物鏡十品的林軒也不需要林頓為他遮擋這並不多大的風。

「老爸,張明和周佳鑫呢?」林軒忽然想起來,之前張明和周佳鑫還在外面,現在卻是沒有看到。

「哦,他們啊,張明提前一步回家了,周佳鑫在確定了你們不會有事之後又開始冒險去了,我們都來了,張明和周佳鑫留在這裡只會礙手礙腳……」

林軒扯了扯嘴角,老爸的回答還真是不客氣啊。

「哦,對了,伊芙琳和那個華夏人呢?」林軒忽然想起來,這次自己的任務是追擊伊芙琳,雖然資料已經拿回來了,但是當時事情太緊急,就讓她跑了,不知道後面怎麼樣了。

提到伊芙琳和那個華夏人,林頓的嘴角也不自覺的抽了抽……沒辦法,那個名字實在是太有喜感了……

「那些事情已經被龍牙和龍鱗接管了,至於伊芙琳,估計也不會太為難,確認沒有資料了之後就會被送回美國,畢竟物鏡十一品也算是不錯了,更何況伊芙琳覺醒了領域類能力,潛力很大,這樣的人,即使是華夏也不會讓他輕易損失,更何況是美利堅。」

林軒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繼續想著自己的心事,轉頭看了看熟睡的鳳妍,又看了看被何依帶著的李馨,笑了笑,不管怎麼說,這第一次任務總算是有驚無險吧……

「今天已經很晚了,況且事情已經過去,等明早去把任務交一下吧。」林頓忽然開口說道。

林軒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此刻身下依舊是一望無際的海洋,不過天色卻是漸漸的暗了下來。

當林軒再一次看到陸地的時候,月亮已經高高的掛在天上了,幾個人盡量走的都是較暗的地方,就直接朝家的方向飛去。

當林軒等人降落在自家後院的時候,看到張明那貨正笑眯眯的站在那裡抬頭望著,當張明看到小鳳妍的時候驚訝的嘴都張成了O型:「卧槽!林軒你和李馨不是遭遇了時間加速了吧,這才兩天孩子都這麼大了?」

於是,驚訝中的張明遭受到了來自林軒和李馨的雙重摧殘……

摧殘完張明的林軒走到屋裡,坐在了沙發上,看著錶盤上的指針已經快要指到十點,微微的嘆了口氣,這次雖然沒有經歷太長時間,但是也算得上是驚心動魄,與自己之前的生活幾乎是天壤之別,如果說之前釋懷和平田一郎的事情自己還可以接受的話,這次見到玄武可是大大的顛覆了自己的世界觀,原來有些事情是真的存在的……

撓了撓頭,還不想睡覺,順手打開了電視,沒想看什麼,只是想聽聽聲音……李馨帶著小鳳妍回房睡覺了,張明回房「養傷」了,何依陪著李馨,王心雅也回到了房間,林頓和李楠見林軒打開了電視也圍了過來,李楠一把奪過了遙控器,撥到了新聞頻道,話說這兩天都呆在垂釣島南小島了,今天上午就感覺垂釣島主島那邊似乎有什麼動靜,只是一直關注著玄武沒理會,說不定出什麼事情了。

「下面播送一條報道,今日上午我國垂釣島附近一艘漁船雨東洋巡邏船在垂釣島附近海域相撞,東洋方面隨即將漁船上漁民以妨礙公務罪全部拘捕扣押,我國外交部對此強烈抗議,東洋沒有資格,沒有理由拘捕我國漁船,並要求東洋立刻釋放所有漁民,防止事態升級。」

果然出事了,李楠,林頓,林軒幾人的目光匯聚到了電視中一臉嚴肅的播音員,一句帶過之後,播音員又開始播送其他新聞了,看樣子對這件事情還沒有過分的關注,但是李楠和林頓清楚的明白這件事情是為什麼,東洋果然出招了。

修鍊者世界跟華夏差距太大,就從現實世界中找突破口,現在只是一個借口,估計接下來就要宣布前兩天在那裡宣布的事情了——垂釣島是東洋領土。林頓和李楠都皺了皺眉,沒想到藤原英夫和明仁正一這麼無恥,為了還沒有影的好處,就試圖挑起普通人世間的戰爭么?

是的,林頓和李楠沒有懷疑會不會打仗,而是一定會有一戰,沒有戰爭又怎麼能重新劃分國界?至於普通人的死活?那根他們有什麼關係,從踏入修鍊者世界開始,就與普通人是兩個世界了……

對於這件事情林頓和李楠也有些頭疼,難道去暗殺東洋的天皇和首相?如果開了這個先河,那整個世界的亂套了,整個世界的修鍊者都會針對華夏修鍊者,那時候就算龍組非常強大,也不可能對抗全世界的修鍊者,現在東洋擺明了要挑事,所以如何在這件事情上如何處理也只能靠華夏高層了,相信能坐到那個位置的人都是人中龍鳳,面對東洋的出招也會有處置的方法,到時候只要聽從上面的命令就好了……

正在這時候,林頓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林頓眼光一凝,接通了電話:「喂,老槍!」

「老林,時刻做好戰鬥準備吧,這次東洋的事情沒那麼簡單,剛剛得到消息,美利堅高層已經決定支持東洋,不過暫時應該還不會打起來,這些事情最開始都是政治家們互相扯皮的時候……」

掛掉電話林頓的心情有些沉重,果然是這次暴露了何依和王心雅的力量,引起美利堅的警惕了么,如果沒有何依和王心雅美利堅的英雄聯盟和華夏的龍組幾乎是勢均力敵,但是突然多了何依和王心雅龍組就穩穩的壓了英雄聯盟一頭,或許這才是這個事件的真正內幕,至於東洋,只是美利堅的一個旗子罷了……

林軒看了看老爸以及李楠的臉色,把事情大概猜了個八九不離十,藤原英夫和明仁正一來的時候,他已經進入玄武體內了,不過事情發生在垂釣島海域,那麼就很有可能是因為玄武引起的,加上後來那個槍王來的電話……難道平靜了多年的修鍊者世界又要開戰了么?

林軒挑了挑眉毛,自己連整個修鍊者聯盟還沒有了解清楚呢……不過這件事情暫時和林軒關係不大,現在最首要的是消化這一次的收穫,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或許亂世馬上就要來臨了……(《界心之劍掌天下》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關掉電視,幾人打了聲招呼就各懷心事的回了房間,林軒道了一聲晚安也回到了房間,躺在床上回想起這兩天的經歷有些不真實的感覺,傳說中的玄武就這樣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就算是不是遠古的哪一隻,但是這隻玄武的存在也證明了神話時代的存在,或許還有很多自己難以想象的事情,就像李叔說的,這個世界很大。

胡思亂想著林軒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夢裡林軒帶著自己一幫兄弟橫掃世界,擊敗了英雄聯盟,殲滅了教廷,其它組織紛紛納頭臣服,最後自己懷中摟著小鳳妍站在珠穆朗瑪之巔俯瞰世界……咦?為什麼是小鳳妍……

林軒動了動眼珠,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雙漂亮的大眼睛……

「嘻嘻,大哥哥你終於醒了呢,馨姐姐都找了你好幾次了……」鳳妍看到林軒睜開了了眼睛,歡喜的說道。

林軒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鳳妍拍了拍額頭:「鳳妍啊,這麼早就醒了啊……」

鳳妍嘟了嘟小嘴說道:「哪裡早了,都快到中午了,大哥哥真是小懶蟲。」

林軒眨了眨眼睛,拿起身邊的手機,看到10:52幾個大大的數字頓時有點無語,自己平時不是六點就自動起床了么,今天怎麼這麼晚……難道是這兩天太累了?恩,一定是太累了……

林軒將鳳妍抱起來放在一邊,利落的穿上了一身休閑裝,今天看來是不能晨練了,拉著鳳妍的下樓,林頓和李楠已經不見了,林軒猜測不是去商討這次與東洋這次在垂釣島的衝突事件,就是去工作了,要知道林頓和李楠現在除非有很大的事情,基本不去理會龍組裡面的事務了,更多是在燕京坐鎮,而這一段時間頻繁的出擊更多的是為林軒保駕護航,林軒在修鍊者世界中也算是極為幸福的了,有四個超級保鏢一直跟著,不過接下來林頓和李楠就不會一直跟著了,總是生活在他們的羽翼之下林軒進步將會非常緩慢,該自己闖蕩的時候也需要林軒自己去闖蕩。林頓還有一個教授的頭銜,還要去上課,李楠的私家偵探更多是玩票性質,僅僅是愛好罷了。

昏事 中午和李馨,鳳妍,老媽,何阿姨一起吃過飯之後,林軒就帶著李馨和鳳妍跑到自己的空間里去了,李馨這次收穫很大,正好想找個地方消化一下,幾人一商量,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林軒的空間呀,李馨雖然收起來了遠古鳳宮,但是她現在的修為太低,還沒辦法進入鳳宮,等到李馨突破天境的時候可以藉助鳳宮的力量一舉開闢體內空間。體內空間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強如龍王也沒有體內空間,而武明空也是藉助了遠古鳳宮的力量才開啟了自己的空間。

再次進入空間,林軒敏銳的感覺到空間有了一絲變化,抬頭看向不遠處的高入雲霄的巨劍,那裡似乎有一絲召喚的意思?林軒打算再進入那個巨劍一次看看,上次看到那把酷似雙龍劍的劍靈卻被彈了出來,這次的主動召喚難道是自己可以拿起來這把劍了?林軒的心思有些活泛了起來,這把劍怎麼看都不是凡品,若是自己拿起來這把劍,起碼在同階無敵了吧……

「你的精神力和源氣已經初步融合,若是還不能做到同階無敵還真是白修鍊了……」道元的聲音在林軒耳邊響起,林軒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不打擊我會死啊……

李馨一進來就拉著小鳳妍向著菜地跑去,也不知道為啥李馨對種菜會有那麼大的熱情,更不知道這兩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搖了搖頭,林軒一閃身出現在巨劍前面,盤膝坐下,精神力洶湧而出,進入巨劍之內,同樣的溫暖的感覺出現在林軒的意識中,接著林軒再次來到了白茫茫的空間。

「歡迎回來。」

一個意識傳達到林軒腦中,還沒等林軒有所反應,一陣天旋地轉,那一排雲型的階梯又出現在了林軒面前,林軒微微沉吟,抬腳踏上了第一個階梯。

「劍是什麼?」

林軒微笑了一下說道:「劍是我的夥伴!」

「霍!」

眼前光景一變,林軒出現在了一個類似山洞一樣的空間里,此刻林軒竟然有一種實體的感覺,要知道林軒是精神力進入巨劍空間的,但是此刻林軒感覺就像是自己真的站在這裡一樣。

凝神望去,林軒吃了一驚,那個大火爐是什麼意思,還有那個大鎚子是鬧哪樣?林軒走到一個桌子前面,桌子上擺著一排竹簡,林軒挑了挑眉毛,拿起最右面第一個竹簡,抬手將竹簡打開。

「鳥篆?」林軒是學歷史的,對於這個春秋時期的文字還是有些了解的。「鳥篆不是越國的文字么,難道?」林軒心中有了一些期待。

「鑄劍術!」看到這三個字林軒眼前一亮,接著林軒往下一看頓時心中充滿了驚喜:「歐冶子!」

驚喜之後是疑惑,為什麼歐冶子記錄的鑄劍術會出現在空間里?難道空間直接把歐冶子鑄劍的地方搬進來了?

接著向下看:「余少時偶得天賜鑄劍術,一生鑄劍無數,當以龍淵、泰阿、工步、湛盧、純鈞、勝邪、魚腸、巨闕最為聞名,然余更愛天問,忽感天問將為酷刑之兇器,遂將天問藏而不舉,另鑄一劍替之。」

看到這裡林軒眼睛一亮,如果空間真的把歐冶子的鑄劍室給搬了過來,是不是那歐冶子最喜歡的天問劍就在這裡?林軒心裡頓時就像有一個小貓的貓爪子在撓啊撓,甩了甩頭繼續向下看。

「余偶感時日不多,遂將畢生所學整理記錄,託付於幹將莫邪,將我之所學傳承下去……」

接下來便是鑄劍術的正文,林軒放下竹簡,拿起其它的竹簡一一看去,都寫的滿滿當當的鑄劍術,此刻林軒有些慶幸,幸虧自己對鳥篆有些研究,不然根本看不懂。忽然林軒腦中閃過一個意識,難道華夏那神奇的鑄劍術失傳是因為歐冶子留下的東西被空間給弄了進來?

放下鑄劍術的竹簡,林軒開始打量了起來整個空間,好吧,林軒主要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天問劍,鑄劍術先不急著學習,這第一層就給了自己這麼大的驚喜,那麼第二層會有什麼?林軒有些迫不及待了,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找找有沒有天問劍……

下意識的林軒就想使用精神力,可惜不知道為什麼,這裡面林軒竟然沒辦法使用精神力,得了,慢慢找吧……

大火爐沒有,鑄造台沒有,倒是翻出來一堆刻磨具的小工具,看著這些精美的小工具林軒砸了砸嘴,不愧是鑄劍鼻祖用的工具。饒了一圈沒什麼收穫,甚至林軒把那好幾把鎚子都拿起來看看也沒有,難道不在這裡?還是被拿走了?還是這裡不是實際的空間,而是被虛擬的?

忽然林軒把目光集中在了那個放竹簡的桌子上,竹簡因為被林軒拿起來又放下而漏出了桌子上面的一條縫隙……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看到竹簡下面的縫隙林軒挑了挑眉毛,嘿嘿一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歐冶子定是將天問劍藏在了這個桌子裡面。

林軒一卷一卷將鑄劍術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然後興奮的搓了搓手,仔細的觀察起了桌子。

「咦,這是什麼木?」林軒將手輕輕的放在桌子上,頓時一股寒氣襲來,僅僅是片刻林軒手上竟然慢慢凝結起來一層薄冰,林軒右手輕輕一陣,將冰震散,再將手拿開寒氣就消失了……

林軒目光一凝,這木中竟然含有驚人的寒氣,如果是一個普通人觸摸這木恐怕會立刻凍成一塊冰塊,沒有達到物境九品而肉體圓滿的修鍊者觸摸到也會凍傷。但是如果不是直接接觸即使是近在咫尺也不會有絲毫察覺,這寒氣竟然完全內斂,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自己剛剛拿起竹簡,離得那麼近都沒有感受到這股寒氣。

林軒眼中冒起了金光,雖然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木,但是就憑這完全內斂的寒氣就不一般,退一步講,倘若是這寒氣不是這木所含有,而是那天問劍所含有那麼更加讓林軒驚喜,那天問劍的寒意已經可以影響周圍的溫度,而這木能鎖住天問劍的寒意也不是凡物。

忽然林軒想到一個問題,自己是精神力進入的巨劍空間,就算是在這空間中精神力化形也不是實體,而自己明明沒有回到自己的身體里,所以此刻自己也是精神體,就算是這個空間十分神奇,讓自己的精神體進入了一個實體空間內,可為什麼自己的手會結冰?

再次將手放在了桌子上面,慢慢的又凝結起一層薄冰,林軒深吸一口氣,如果沒猜錯的話,不是這木,就是那天問劍,可以凍結精神力!

林軒唯一的精神力戰鬥就是和平田一郎的戰鬥,那次戰鬥還是藉助了道元的幫助才戰勝了平田一郎,對於精神力其實林軒了解的不多,也就是在道元的指導下進行修鍊增長。而能影響到精神力的東西林軒也就見過一樣,就是清靈果,那枚果子已經被自己融合了,自己還真從來沒見過可以攻擊精神力的實物。

超級氣修 正當林軒想進一步查詢天問劍是否在這桌子中的時候,忽然一陣天旋地轉,林軒猛地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中……

林軒動了動眼珠,有些茫然的睜開了眼睛,這是怎麼了?這次不是好好的么,為啥自己又出來了?難道不應該動那桌子?不對啊,自己也沒動啊,就是摸了一下,難道還不讓摸了?又不是大姑娘……

正想著,林軒發現了正一臉尷尬的李馨和滿眼好奇的鳳妍……

林軒現在才發現自己直接躺在了地上……好吧,知道這次是怎麼出來的了,明顯是李馨一把把自己給拉出來了。

其實現實也是這樣,林軒正準備上手看看桌子里有沒有天問劍的時候,李馨突然拉著小鳳妍衝進了別墅的後院,看著林軒坐在那裡,也沒注意林軒的狀態,一把就要拉起林軒,結果……結果林軒就躺地上了……

「那個,小軒軒,我不是故意的,這個大石頭外面的地方突然漏出了一個大洞,我和鳳妍過去看了看,沒想到怎麼也進不去,我就進來找你了,不信你問小鳳妍……」李馨低著頭,看著腳尖,然後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前面的巨劍,又指了指別墅外,然後一把拉過了小鳳妍躲在小鳳妍身後。

小鳳妍努力的點了點頭說的:「嗯吶,那個大洞可黑可黑的了,鳳妍和馨姐姐怎麼都進不去呢……」

洞?為什麼會出現一個洞?忽然林軒腦中靈光一閃,難道?

「你們在這等下,我去看看!」林軒一個鯉魚打挺飛身而起,意識瞬間掃了一遍空間,找到了留下了一句話就一個閃身出現在了大洞前。留下李馨和鳳妍大眼瞪小眼,李馨撅了撅小嘴,十分羨慕林軒在空間中瞬移的能力。李馨大眼睛轉了轉,然後拉著鳳妍一溜煙跑出了別墅,往大洞的方向而去。

出了別墅就看到林軒慢慢的走進了之前自己兩人怎麼都進不去的大洞不由有些氣結,快速跑到洞口,就要進去,結果自然還是和剛剛一樣,還是進不去。

「哼,鳳妍,等那個大壞蛋出來,我們不理他好不好!」

「嘿嘿!」小鳳妍看著李馨噘嘴的樣子抿著嘴笑著。

此刻林軒心中只想著印證自己的想法,到是沒有顧及到李馨的情緒,林軒在黑洞里一步步走著,心中還有些擔心,但是當他走了一會空間猛的增大了,看著那巨大的火爐,巨大的鐵鎚,林軒懸著的心放下了,果然這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

林軒把目光轉移到放著典籍的桌子的時候突然瞳孔一縮,桌子上什麼都沒有,竹簡整齊的房子地上,和剛剛自己放的一樣,突然林軒心中有種驚悚的感覺,難道剛剛自己的精神力就在這裡?如果李馨和鳳妍真的可以進來,那麼自己能不能看到她們,她們能不能看到自己?甩了甩頭,這個世界果然夠瘋狂……

走到之前的位置,林軒坐了下來,輕輕的撫摸桌面,奇怪的是這次林軒的手上並沒有結冰,但是一種深入腦髓的寒意傳來,使得林軒一個激靈,感覺自己的精神力在這一刻有一絲遲滯,慢慢的越來越嚴重,就在林軒的精神力快被凍結的時候,一股溫暖的氣息化解了寒氣,林軒趕緊將自己的手拿了起來。普通人摸了絕對不會凍成冰塊,但是絕對會凍碎靈魂。此時林軒推翻了之前的想法,這木頭真是太詭異了。

「嘩!」

一道金光閃過,道元出現在林軒身邊,不過道元沒有理會在一邊留著冷汗林軒,而是背著手圍著這寒木來迴轉,仔細的觀察著,忽然道元摸了摸鬍子,有些疑惑的說道:「萬載玄冰木?」

「萬載玄冰木?那是什麼東西?」林軒皺著眉頭問道。

「嘿嘿,你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這萬載玄冰木深藏於深海下的玄冰之中,生於玄冰中,長於玄冰中。經過萬載的孕育才會有幾根隨著海水浮出水面,現在嘛,基本上是沒有這東西了,至少這片空間應該是沒有了,不過其他的平行空間或許會有,但是十分稀少,嘖嘖,這可是好東西啊,沒想到這歐治子竟然會有這東西。」

「好東西?你的意思是,這東西可以製成直接攻擊靈魂的武器?」聯想起剛剛自己只是摸了一下就差點凍結精神力的遭遇,林軒回答道。

「哈,算你小子不傻了一回,這東西可是自然界中少有的可以直接攻擊精神的東西,加上萬年才冒出一兩根,所以十分稀少搶手,想我當年的地位,也就弄到三十來根……」

「一根多大?」

「哦,差不多一根有直徑三米,高三十米的樣子。」

「……」看了看眼前的不到一米長桌子,又想了想高三十米,直徑三米……忽然林軒心中冒出一個詭異的想法,打倒帝國主義……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要知道道元可是上一個文明時代的首領,那個文明時代不像現代社會這樣有無數的國家和地區,因為修鍊者幾乎滲透在每個角落,所以那個時代的修鍊者遠比現在多得多,也強大的多,當然,那個時代地球上同樣也有比現在更加充裕的源氣。

修鍊者的強大意味著交通的無比便利,君不見林頓李楠等人從燕京到達垂釣島也不過是用了幾個小時而已。而修鍊者是一個拳頭大就是道理的存在,所以那個文明時代全世界只有一個組織,而那個組織的首腦,就是道元。一個文明時代的時間何其漫長,更何況道元是與神魔等人交戰失敗才帶著所有人撤退進了新開闢的道域,也就是現在所說的地球秘境,也就是說這個文明並沒有結束。饒是這樣一個強大的文明的首腦,窮其漫長無比的一生也就是弄到三十多根,足以見得這萬載玄冰木多珍貴。

林軒兩眼放光的看著眼前的桌子,就算找不到天問劍,這桌子就足夠珍貴了,或者這桌子會比那天問劍更珍貴?或許歐冶子只是一個普通人,那天問劍只是一把普通的劍又怎麼能比得上這玄冰木。過林軒轉念一想,若是這歐冶子是一個普通人,那麼他總接觸這玄冰木恐怕早就給凍成渣滓了吧……

撓了撓頭,看著這桌子林軒又犯了難了,這桌子可是碰不得啊,剛剛有道元的幫助才保住精神力沒被凍結,這木頭還真是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