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到得後來,連元左蒼自己都難以掌控這股龐大力量,乾脆把烈日光球對著范浪投擲出去,賭了一把。

白光綻放,烈日光球轟然爆炸,其威力足以轟殺玄皇! 「想去,自然可以跟著去。」傅辰修垂眸看著她。

姜小時一副我是好學生的樣子,「可是,馬上就要考試了,我請假不太好吧……」

「你這一個月去過幾次學校?」傅辰修汕笑道。

姜小時老臉一紅,有點惱羞成怒,「還不是怪你。」

「怪我什麼?」傅辰修挑眉,眼角含笑道看著她。

姜小時,「……」

還真沒有什麼能夠怪他的,沒有去學校好像都是應為自己衰的,還有就是自己作的……如果她沒有逃去國外就不會有後面這些事……

「怪我沒有讓你休息好嗎?」傅辰修壞壞的逗樂她。

姜小時聽著他的話,耳朵根子都紅的滴血,這個男人簡直就是流?氓……

「五叔,你不是說要輔導問我的作業嗎?書桌上還有一大堆試卷,你幫我做了吧。」姜小時指著書桌來自老師的關愛。

傅辰修挑了挑眉,看著那堆成小山的試卷,沉沉的說了一句,「你的成績,可以不用做那些無用的試卷。」

姜小時,「……」這也太看的起她了吧。

傅辰修揉了揉她的發頂,「去洗漱,睡覺,明天跟我去蓉城。」

在他說完話,姜小時就跟一條小魚一下,就溜到洗漱間去了。

傅辰修看著她消失的背影,薄唇揚高,英俊的面龐上竟是柔和之色。

……

翌日

姜小時還處於睡眼朦朧的狀態,就已經坐上飛機,去往蓉城,同城的還有羅亦和莫江湘。

莫江湘在看到姜小時時,神經就一直緊繃著,臉色不太好看的問著羅亦,「師傅,怎麼沒聽你說小小姐會跟著我們去蓉城?」

羅亦一邊處理著文件,一邊回答她,「五爺說要考試了,要帶著小小姐去蓉城放鬆一下。」

「不是應該考試完,在去放鬆嗎?」莫江湘說。

「五爺,想要小小姐現在去放鬆,那麼就現在去放鬆,你把這份表報看一下,這是等會兒會議上要用到的。」羅亦把手中的報表遞給莫江湘,一直都投入在工作中。

莫江湘還想問些什麼的,也只好作罷,姜小時跟傅辰修坐在一起,她也不可能去找姜小時讓她回去。

就這樣一直坐到下飛機,姜小時在飛機上也補足了睡眠,揉著眼,被大佬牽著走,「五叔,我們等會兒先去那裡?」

「先回酒店,你在酒店休息,我處理好事情就帶你出去玩。」傅辰修捏揉著她的小手。

「哦。」姜小時沒意見,大佬說什麼她聽從安排就好。

夢之遊記 ……

姜小時跟著大佬去到酒店,大佬去處理事情,就留下她一個在酒店,躺在床上跟楚含語打電話。

「含語,你幫我查到了嗎?蓉城姓莫的家族。」

楚含語這邊看著自己找到的資料,回答姜小時,「小時,蓉城,姓莫的家族,大大小小有幾十家,我從裡面篩選了一下,跟你比較符合的就是現在蓉城的第一富,莫祖元一家。」

「莫祖元?」

「嗯,莫祖元,他有一個兄弟,在十年前死亡,家裡有兩個小孩。」楚含語回答。 爆炸威能滔天,席捲四面八方,幾乎覆蓋了整個圖中魔界,對這個獨立世界造成了重創。

原本這處圖中魔界是一片暗紫色,被爆開的光球所照耀,轉變為了白色,目不能視,萬物模糊。

能量瘋狂肆虐,產生難以估量的破壞力,毀滅周圍的一切。

咔嚓!

咔嚓!

甚至連空間都破裂開來,冒出了通往外面的縫隙。

「那個小畜生死沒死?」元左蒼運轉靈眼觀察,對剛才這一擊寄予厚望。

爆炸的餘威漸漸散去,白光暗淡下來,就見一道身影懸空而立。

是范浪!

他的身上,不知何時起多了一件軍大衣,遮掩了別的裝備。

剛才那一擊確實驚人,好在他躲得快,還用攻擊阻擋了一下,於千鈞一髮之際,將軍大衣套在了身上。

這場大爆炸,並沒有威脅到他的生命,還差得很遠。

「你還能翻出什麼浪花?」范浪抬起手中的神劍,劍尖直指元左蒼。

元左蒼的臉色變得煞白,陷入絕望境地,剛才那一擊,已經是他最後的反撲,消耗掉了九成的力量,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實力大大降低,絕不是范浪的對手。

逃!

元左蒼無心再戰,一頭扎向了剛剛炸出來的空間裂縫,范浪立即出劍攔截,劍氣當頭斬落,他急忙一個閃身,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好似一條游魚,順著空間裂縫逃出生天,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眼前豁然開朗,元左蒼瞄準一個方向,竭盡全力的飛行。

懸浮在半空中的極惡魔道真卷吞吐空間,范浪與海老頭雙雙追出,對元左蒼窮追不捨。

這場戰鬥演變成了一場追擊戰,范浪一邊飛行一邊攻擊,手中神劍連連斬出。

元左蒼的後腦勺就跟長了眼睛一樣,對攻擊的判定很準確,一路上左躲右閃,連連避開范浪的攻擊。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元左蒼一個躲閃不及,被劍氣當頭斬中,皮開肉綻,傷可見骨,從半空中落了下去。

范浪帶著海老頭雙雙追去,逼近了下落的元左蒼。

「送你上路!」

范浪說話的同時,手中神劍洞穿元左蒼的后心窩,造成致命一擊。

「啊!」

元左蒼慘叫一聲,彎起了蒼老的身軀,吐了一大口鮮血。

范浪還不放心,手上劍鋒翻轉,乾脆將元左蒼的心臟徹底破壞。

擊殺玄皇,系統提示音連連爆出。

【玩家與別人聯手擊殺通天塔層主元左蒼,戰鬥大幅越級,獲得越級獎勵經驗值1億點。靈幣12000枚。】

【元左蒼爆出10星級寶物蒼天鏡4件,10星級傀儡天鳶4具,玄機丹160粒,通竅丹28粒。】

【元左蒼用劍多年,是一名劍客強者,身懷劍意3580點,可以轉化吸收。】

元左蒼,死!

他貴為通天塔層主,死後爆出的獎勵還是很豐厚的,比之前那些通天塔弟子高得多,但是與遠古魔王相比,就大有不如了。

「一億經驗值入賬都不痛不癢,現在升級需要的經驗值越來越坑了。」范浪吐槽了一句,然後開始動手吸收元左蒼的劍意。

嗖!

一道流光沒入范浪體內,鋒芒畢露,銳利無比,令他的真靈神劍訣增強許多。

緊接著又有一道流光從元左蒼身上飛出,向著另外一個方向逃遁,猶如一道白芒閃電。

范浪早有防範,一劍斬了過去,還在這一劍中附加了斬我鍛神術的意念攻擊,將那道白光一劍斬落。

這道白光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而是元左蒼殘存的靈魂意念。

到了他這個境界,就算身消道殞,還是能留下點什麼,可以用殘存的意念逃回通天塔通風報信。

雖然范浪有一些應對通天塔的辦法,但還是不希望這道意念逃回通天塔,肯定要順手除掉,以絕後患。

系統獎勵就已經很豐厚了,元左蒼本人的財物,是另外一筆收穫。

范浪收起這些財物,尤其是儲物卡,他打開系統界面,查看了一下戰利品,發現裡面有一本十二級的通天秘典秘籍,是最完整的版本,心中為之一喜。

「殺了小的來了大的,殺了大的來了老了的,把這些麻煩的傢伙都幹掉,倒是把通天秘典湊齊了。這門高級功法,還是很值得一學的。」

范浪對這一戰的收穫還算滿意。

剛殺死元左蒼沒多久,遠方的半空中魔力洶湧,滾滾而來,力量之強,令萬物生靈為之心悸。

遠遠的,就見魔逍遙破空而行,身穿著威武的盔甲,渾身流光溢彩。他走的似慢實快,身形時隱時現,一個閃爍就是千百丈之遙。

魔逍遙已經恢復了真身,穿上了身為魔帝的服裝,口中頌詠詩號,字字如雷。

「萬惡之源,斷鎖門開,聖魔降臨人間。

起念遨遊九萬里,攪得天翻地覆。

人魔如何,一名而已,笑爾不洒脫。

心若所願,魔國足下雄起。

今夜枕劍觀星,明日斬紅霞,劃界開疆。

問君壯志在何方,且看劍鋒所向。

斬魔斷罪,斬人累業,血紅染山河。

從不回首,只因美景當前。」

詩號念畢,魔逍遙已經走到近前,凌空飄落下來,盡顯魔帝風采。

現在全然是一種強者降臨的氣氛,范浪卻在此刻說了一句破壞氣氛的話:「你的詩號太長了。」

「……」魔逍遙無語,差點從半空中摔下來。

長是長了點,但這可是他辛辛苦苦想出來的!

落地后,魔逍遙微笑道:「剛才的戰鬥我看到了,你還真是大膽,連通天塔的層主都敢殺。」

「逼到這個份兒上,不殺也不行。不說這個,那些讀心魔有消息了嗎?」范浪更關心這個問題。

「又有新消息了,不久前,有一個魔族勢力跟讀心魔發生了衝突,殺死了很多讀心魔,得到了一些記憶碎片,正要轉手賣掉。你要是趕過去,應該來得及購買。」

「地點在哪,我這就過去!」

范浪迫不及待。

魔逍遙來此就是為了送信的,說了一個地址出來。

范浪簡單收拾一下,帶上自己的人,風風火火的趕了過去。魔逍遙陪同隨行。

也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把丟失的記憶碎片找回來。 「兩個女兒嗎?」

「不清楚,對外界是沒有公布的,莫家對後代都保護的很好,不會讓他們暴露在媒體的視線中,畢竟不安全。」

「我知道了。」

「小時,你就算不用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可以,傅爺爺他們從來都沒有把你當外人。『楚含語在接到姜小時的微信時,一直都不安的幫她調查。

「我知道,爺爺他們從來就沒有把我當外人,我也沒有想過會去認祖歸宗,我只是想調查清楚一些事情。」 狐香引 姜小時解釋著。

楚含語關心的追問,」什麼事,小時你有事瞞著我。「這是一句肯定句。

「含語,等我調查清楚,自然會告訴你,你不要為我擔心。」姜小時安慰道。

楚含語知道自己勸說不了她,也沒有無可奈何,「小時,莫家的內部關係很複雜,你查起來恐怕沒有這麼容易,適當的去找傅五叔,你查起來容易些。」

「嗯。」

姜小時結束跟楚含語的通話,換上一身保暖的衣服出門。

人還沒有踏出酒店大門,就被人強制的拉到角落,「小時,你想去那裡?」

姜小時看著莫江湘凍的通紅的臉頰,愣了愣,「莫秘書,你不是應該跟著五叔去處理事情了嗎?怎麼還在這裡?」

莫江湘臉色極差的盯著姜小時,語氣嚴肅,「小時,你等會兒就跟總裁說你要瑞城。」

「為什麼?」姜小時故意那樣問。

「蓉城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會有危險。」莫江湘很在意姜小時的安全。

「有什麼危險?」姜小時步步緊閉的問,凝視著她。

莫江湘咬了咬唇,眼神裡面情緒複雜,嗓音及其的無奈,「小時,你聽姐姐的勸好不好,回去,不要來蓉城,來蓉城會有危險。」

「我就是來調查的,我就是想知道失憶以前的事,要麼你就告訴我,要麼我就自己查,你不要來阻擋。」姜小時態度強硬。

莫江湘蹙著眉頭看著她,眼裡那複雜的情緒難以控制,「小時,你相信姐姐好不好,姐姐會處理好的,保證你不會受到危險,護你周全。」

「你拿什麼來護我周全,你忘了你還是我在黑市買回來的,以你現在的能力根本就是護不住我。」姜小時言辭犀利,傷人。

莫江湘臉色蒼白,死咬著唇瓣,卻反駁不了姜小時的話,她現在的確什麼都沒有,連自己周全都護不了的人,怎麼來護住她的周全,她不相信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小時,我雖然護不住你,能力也有限,但我也是為你好,如果你執意要查我會告訴總裁,他有辦法阻止你。」 牽手人生路漫漫 莫江湘搬出傅辰修來打消姜小時的念頭。

姜小時淡然的盯著她,「你以為五叔為什麼要帶我來蓉城?」

莫江湘臉上徹底的沒有血色。

「五叔帶我來蓉城,就是想讓我自己查,如果我想知道,他就會把真相放在我面前,所以你告訴他也沒用,反而是你,會不會被五叔調查很難說。」姜小時冷靜的凝視著她。

「小時,你不要為難姐姐好嗎?」莫江湘語氣帶著祈求,不想讓她在問了。 一行人破空飛行,來到了目標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