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樣啊。」江楓假意思考,他一直趁著跟付天林說話的這段時間裡,來恢復自己的靈力,但現在還不足以發動飛龍之翼。

「你不用妄想拖延時間,我看得出來,你發動那對翅膀非常的消耗靈力。如果在我的耐心用完之前,你還不肯說的話,那就只好去死了。」付天林臉上時刻掛著笑容,完全沒有把江楓給放在眼裡。

「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見他!」江楓心中非常鬱悶,「本以為殺了密隱殿的刺客就能高枕無憂,付天林卻緊隨其後的出現,莫非他們之間已經勾結在了一起?」

「付天林,你是怎麼知道我會在這的?」江楓道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按理來說應該不會有人知曉他這次的行程才對。

「這還不簡單。」付天林甩了甩自己的頭髮,「當你剛剛離開丹器同盟的時候,我就已經跟在了他的身後。可有一天晚上,你突然消失,的確讓我非常苦惱。所以我決定賭一把,你會前往飛龍鎮,沒想到還真被我賭對了。」

聽到付天林的話,江楓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這次出門運氣簡直是背到家了,而且對方是一名固元境的修鍊者,他根本不可能硬碰硬。

「朱啟這個老傢伙哪去了,付天林剛一出來他就跑了,難道緊要關頭不想看到我慘死的場面?」江楓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見朱啟的蹤影。

「老夫可沒那麼混蛋!」突然,在江楓的心底出現了朱啟的聲音,「小子,你聽好了,在你的左邊,有人正在獵殺妖獸。你的靈力只要能夠支持飛龍之翼揮動半下翅膀,就能過來,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聽到朱啟的話,江楓向左邊看了看,但眼前只有各種各樣的樹木,根本看不到有其他人的存在。

「你到底在看什麼?」付天林也往左邊瞧了瞧,「告訴你,這裡是不會有人救你的,我的耐心也差不多用完了,關於翅膀的武技,你到底說還是不說。」

付天林眯起了眼睛,他的拳頭緩緩握緊,江楓能夠看到,從他的掌心瀰漫出了森冷的冰寒之氣。

如同霧氣一般的白色氣流慢慢淌到了地上,那些小草和其他不知名的植物,瞬間就被冰凍起來,下一刻就直接被凍成了碎塊。

「我只要一拳,就能把你的腦袋給打爆,而且你的血還不會濺到我的身上。當初我還是真幸運,選擇了修鍊冰屬性的功法,殺人的時候都不會弄髒衣服。」付天林的拳頭緩緩伸向了江楓。

那冰冷的白氣飄到了他的額頭上,頓時凝結出了一層冰霜,頭髮和眉毛還有睫毛上,都是雪白一片。

他有理由相信,如此恐怖的冰屬性靈力攻擊到自己的身上,就算是他的生命力和**再怎麼強悍,也會被輕易地給打成碎塊。

「這就是固元境修鍊者只真正的力量么,我果然無法抗衡。」江楓狠狠吞下了一口口水,他眼睛轉來轉去,依舊在想著辦法。

固元境修鍊者接受了雷劫的洗禮,產生了護體罡氣,而他們體內的靈力也發生了質的變化。以前修鍊的功法,轉化為了相對應的屬性,所以他們的靈力就蘊含了功法的屬性。

倘若江楓也晉陞到了固元境,因為天雷三藏的關係,他以後的靈力也會是雷電屬性的靈力,施展同屬性的武技將會有極大的加成。但如果使用其他屬性的武技,將會被削弱不少。

「好,我說,你不要殺我。」江楓為了拖延時間,只好假裝妥協,就在付天林的拳頭馬上要觸碰到自己額頭的時候,停了下來。

「你能這麼做真的是很明智,雖然以後變成了不能修鍊的廢物,但總比丟掉性命要好。」付天林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我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如果在這段時間裡,你不把武技的修鍊方法說出來,我一樣會宰了你。」付天林收起了拳頭,對江楓說道。

江楓看了付天林一眼,他們之間的距離,只不過相差了一條小臂的距離。如果自己發動幽冥鬼手,八成可以把付天林給制服並且殺死。

但江楓考慮了一下,他不能這樣做。如果幽冥鬼手把一名固元境的修鍊者給吸收乾淨,先不說他會不會被撐爆。很有可能江楓會直接突破靈動境,成為固元境的修鍊者,然後被黑色神雷直接劈死!

「你瞧,這就是你想要的翅膀。」江楓裝作依舊虛弱的模樣,把飛龍之翼給召喚出來,在背後華麗的展開。

付天林的雙目之中呈現出了向外的神情,他興奮地說道:「快,把修鍊方法告訴我,我肯定會讓你活著離開這裡!」

「修鍊方法,這個方法就是。」江楓看到付天林的注意力還放在了飛龍之翼上,他立刻揮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

「呼!」一道狂風,直接把付天林給吹了出去,江楓則是化作了一道流光,沒入到了樹林深處。

這是江楓能夠調動最多的靈力了,在飛行過程中,他無法躲避眼前的樹木,更不能用武技去摧毀他們。

所以在眨眼之間,江楓的額頭就已經有些紅腫。多虧了他強悍的**和生命力,才沒有頭破血流。

「江楓,我一定要宰了你!」付天林從看到被江楓摧毀的樹木,狂吼了一聲,身上陡然散發出來了青色的護體罡氣,令身邊的所有植物全部都被蒸發乾凈。

他雙腳狠狠一蹬,整個人用匪夷所思的速度,順著江楓留下的痕迹就追了過去,臉上滿是憤怒的表情。

「嗯?這是什麼?」江楓在飛行的過程中,突然發現樹木沒了,眼前竟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毛茸茸的身體。

那個大傢伙這個時候也轉過了腦袋,竟然是一頭像小山般的巨熊!它兩隻眼睛都是赤紅色,脖子上還有傷口。

「不好。」江楓還沒來得及多想,他的身體直接從巨熊的背部貫穿過去。自己的口鼻和耳朵里,瞬間湧入了腥臭的血液和破碎的內臟。

「嘭!」江楓從巨熊的肚子里沖了出來,渾身是血,看起來有些恐怖猙獰,他摔在了地上,一咳嗽,噴出來的還是血和破碎的內臟。當然,這些依舊是那頭巨大的棕熊的。

江楓抹了把臉,只見那頭棕熊竟是在看著自己,眼睛里充滿了不解和憤怒,好像不明白,這個人類是從哪裡冒出來還殺了它的。

這個巨型妖獸還沒有站多久,便一頭栽倒在了地上,顯然是死了。江楓則是鬆了口氣,如果巨熊沒死,一巴掌也能把他給拍死了。

「謝謝你救了我和爺爺。」江楓剛想躺在地上休息一會兒,身邊竟然響起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他這才回想起來,朱啟說過附近有人獵殺妖獸。

江楓轉頭一看,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正半弓著腰看向自己。女孩的頭髮是黃色的,扎著兩個辮子,笑起來非常好看。最奇特的是她的瞳孔,竟然是綠色的!

「話說,你為什麼會從那邊飛過來呢,你的身體為什麼會這麼堅硬,連巨熊的身體都能穿透,你叫什麼名字,自己一個人來的么?」 天才相師 沒等江楓說話,女孩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江楓並沒有回答她,連忙說道:「快點帶我走,有一個壞人正在追我,他想要把我給殺掉!」他強撐著想要站起來,但體內一點靈力都沒有了,力氣也消耗殆盡。

「壞人?」女孩眨著眼睛,看了看江楓飛過來的方向,「快點帶我走,要不然就來不及了!」江楓連忙喊道。

一個青色的影子從天而降,落地之後釋放出來的氣浪直接把地皮都給掀了起來,那巨熊的屍體更是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才落下來。

「已經來不及了!」 付天林臉色鐵青的落在了地上,身上稍顯狼狽,頭髮上還有一個青草,他本人似乎並沒有察覺到。

「江楓,你竟然敢騙我,本來有機會活命的,現在就這麼被你給浪費了,做好受死的準備了么?」付天林雙拳緊握,寒冷的白色冰氣瞬間蔓延開來,最先遭殃地就是那巨熊的屍體。

當白氣撲過去的時候,在兩個呼吸的時間內,巨熊就已經被冰封成了一個巨大的冰雕,又在眨眼之間碎成了無數的冰屑。

「完了,這下可全完了!」朱啟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他都快要哭了,好不容易讓江楓逃過來,本以為會被人救走,結果還是失敗了。

江楓看了一眼身邊的女孩,她的修為和自己一樣,都在靈動九重天,包括不遠處的小鬍子老者也是一樣。

但就算是三名靈動九重天的修鍊者加在一起,也不會是付天林的對手。在一個照面的機會,他就能把江楓三人全部殺掉!

「你為什麼要殺我的救命恩人?」這個時候,女孩突然站到了江楓的身前,似乎是要保護江楓。

「別傻了,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這件事情與你們無關,快點帶著你的爺爺離開這裡!」江楓不明白怎麼會有如此天真的女人,連忙勸說道。

但眼前的少女就像是沒聽到一樣,也不搭理江楓,直直地看著付天林等待著他的回答,一旁的老者則是坐在了石頭上,根本就不在意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哪來的黃毛丫頭,如果不讓開,那我會連你一起殺掉的。」付天林露出了一絲獰笑,身上纏繞著白色的冰氣,向女孩緩緩走了過去。

「快點讓開,帶著你爺爺跑啊!」江楓艱難地站了起來,他不能眼看著一名無辜的少女,就這樣慘死在自己的面前。

「老伯,你快點帶著你的孫女離開,要不然你們都會死的!」江楓轉頭對著坐在石頭上的禿頂老者大聲喊道。

可是他卻搖頭笑了笑,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江楓甚至以為,這兩個人該不會腦袋有問題吧,馬上就要死了,竟然還不知道害怕。

「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不過也正是因為有了你們這樣的人存在,才能讓我沒事殺人取樂。」付天林走到了少女的面前,露出了他殘忍的一面。

「小姑娘,臨死之前,你還有什麼遺言么?我這人很通情達理的,你可以說出來。」付天林緩緩抬起了兩條手臂,雙手懸浮在了少女腦袋的兩側。

接下來,他只要輕輕撫摸在少女的臉頰上,她的腦袋就會像巨熊的屍體那樣,變成在陽光下燦爛的冰屑。

「你為什麼要殺我的救命恩人,你是壞人么?」少女皺著眉頭,有些生氣,天真地看著付天林。

站在她身後的江楓則是已經無奈了,他的力氣再次耗盡,虛弱地對付天林說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事,與他們無關,你放了他們,我會把武技告訴你的。」

付天林笑看江楓一眼,說道:「不,我已經不會相信你了。再說了,這個女孩很有意思,是個不可多得玩具,我不會放走的。」

「你真的是壞人?」少女歪著腦袋,對付天林說道。

付天林則是點頭,笑的時候眼睛都眯了起來,他把臉湊到了少女跟前,說道:「沒錯,我就是壞人,我要把你們都給殺掉!」說完,他的雙手漸漸要碰到少女的臉上。

江楓想要出手制止,可他已經完全沒了力氣,只能悲憤地閉上了眼睛。朱啟則是搖頭嘆氣說道:「江楓,都怪我,沒想到我們就要在這裡分別了,難得我還挺喜歡你這個臭小子的。」

如果江楓死了,朱啟的秘密肯定會被付龍等人發現,到時候,等待他的將會是痛苦的日子,不會像與江楓一起這麼逍遙快樂。

「別說了,可能這都是天道的安排。只可惜,我不能再見到父親,也無法解開我身上的秘密了。」江楓嘆了口氣,等付天林殺了少女和老人之後,死的就會是他了。

但過了一會兒,江楓並沒有聽到冰塊破碎的聲音,他緩緩睜開了眼睛,眼前的一幕倒是讓他既驚訝又疑惑。

付天林的雙手就停在了少女耳畔之外,他的臉上也充滿了驚恐,江楓看的出來,付天林拚命想要把雙手合攏,卻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這是怎麼回事?」江楓的眼睛都快要從眼眶裡飛出來了,眼前這名普通的靈動九重天的少女,竟然能夠制住已經達到了固元境的付天林!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施展了什麼妖術!」付天林大驚失色,不單單是他的雙臂,就連身體都無法移動,這一次倒是他成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我早就示意你了,不用擔心。」坐在石頭上的老人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便走到了江楓的身邊,臉上始終笑眯眯的。

這個老人很矮,比那少女都要矮一些,但不知道為什麼,江楓卻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壓抑的力量。

「奇怪,他的修為明明只有靈動九重天,為什麼竟然會對我產生壓制呢?」江楓有些摸不著頭腦,就連少女所作的,更是他疑惑不解。

朱啟則是皺起眉頭,似乎在思考些事情,過了一會兒,他緩緩說道:「江楓,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這個世間是很神奇的,存在多種奇特體質的人,你還記得么?」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當然記得,你的意思是,這位老人和那少女,也都擁有某種特殊的體質?」

「不錯。」朱啟的語氣非常肯定,「很久之前,我聽說過有這樣的一群人,雖然修為很弱,但卻擁有能夠操控別人的天賦。我想咱們眼前的這兩個人,應該就是他們,否則沒有別的解釋了。」

「竟然是這樣。」江楓內心也震撼不小,這樣的修鍊者當真是太厲害了,可以說是被上天眷顧著的。

「你這個壞人,現在服氣了么?」少女看著付天林,制住了他的動作,但卻沒有要殺了他的意思。

「這位姑娘,你快點殺了他,如果把此人放走,你們以後一定會被報復的!」江楓大聲喊道,要不是自己沒有了靈力和體力,否則早就對付天林下手了。

聽到江楓的話,付天林嚇得冷汗都流出來了,連忙說道:「不要聽他的,我知道錯了,你放了我吧,我一定不會報復你們的。」

「真的么?」少女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而付天林則是拚命眨著眼睛,說道:「真的真的,我一定會改邪歸正,重新做人!」

「那你也不會殺他了么?」少女指了指江楓,付天林看了江楓一眼,就不假思索地說道:「當然不會了,我以後連一隻雞都不會殺的。」

「那好吧。」少女點了點頭,她往後退了兩步,付天林的身體明顯一松,再次可以活動起來。

江楓則是暗呼後悔,這個付天林也就能欺騙無知的少女,剛才所說的那些完全都是鬼話。現在他再次能夠行動,萬一又要出手,那就糟糕了。

付天林看著自己的雙手,有些忌憚地看著身前的少女,往後退了兩步,說道:「江楓,咱們回去再見!」說完,他一溜煙就跑了。

江楓看到付天林離開,他總算是放鬆下來,坐在了地上。朱啟安慰道:「這次能逃過一劫,已經非常不容易了,等你煉製出來了混天玉佩,晉陞到固元境,也就不用怕那個付天林了。」

江楓微微點頭,這個時候少女也走了過來,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說道:「壞人走了,他也保證以後不會殺你了。」

看到少女的笑容,江楓任何負面情緒都一掃而空,笑著說道:「這多虧了你,謝謝你救了我一命。不知道姑娘貴姓芳名,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報答就不必了。」少女笑著擺了擺手,「你從巨熊手底下救了我,現在我從那個壞人手裡又救了你,算是扯平了。至於姓名嘛,我叫婉兒,你叫江楓,這個我知道了。」

少女婉兒非常熱情,讓江楓笑了起來。

「對了,我剛才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呢。」婉兒看著江楓說道。

「啊,我剛才是被那個壞人追殺,無意間逃到了這裡,本來是想讓你們帶走的。後來一度認為會連累了你們,但沒想到……」江楓尷尬地笑了笑。

這個時候,老人摸了摸自己那禿頂的腦袋,笑著說道:「沒想到我們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是么?剛才婉兒放走了那個人,你是不是很後悔。」

江楓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但畢竟是人家救了自己,他也無法抱怨。

「我看你也很不簡單,如果晉陞到了固元境,就不用怕他了。考慮到這一點,我才沒讓婉兒動手。」老人慢條斯理地說道。

「江楓,你來這個樹林幹什麼?」婉兒等老人說完了話,便接著詢問。

江楓回答道:「我是想要前往飛龍鎮,從這裡路過,沒想到卻被那個傢伙給埋伏了。」

老人和婉兒對視一眼,都笑了起來。

「巧了,我們也要去飛龍鎮,一起走吧。」 「你們也要去飛龍鎮?」江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好奇,「那倒是好了,看樣子你們以前去過,我對那裡一點都不熟悉。」

有了老人和婉兒,江楓也不用擔心自己會再被刺殺了,畢竟他體內的靈力全部都消耗一空,想要恢復的話,恐怕得需要大半天。

現在能跟他們結伴而行,遇到了危險,或許也能夠解決。尤其是少女婉兒,竟然是讓固元境的付天林無法動彈,著實有些神奇。

老者笑了笑,說道:「江楓,我看你體內的靈力消耗極大,先幫你恢復一下吧。」老人說完,伸出了手掌,慢慢貼到了江楓的丹田上。

江楓條件反射的警惕起來,因為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老人完全可以一掌就把他的丹田給摧毀掉。

但轉念一想,如果他真要對自己不利的話,就不會從付天林手中把自己給救下來了,所以江楓也就沒有再過多的阻攔。

老人笑呵呵地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我要害你的話,早就動手了,你認為自己能從我和婉兒的手裡逃出去么?」

江楓爽然一笑,說道:「老人家說的是,單憑婉兒姑娘那神奇的能力,我就會動彈不得了,你們要害我,也不會拖這麼久。」

老人的手掌貼在了江楓的腹部,江楓頓時感覺到一股浩然的靈力,如同江水一般湧入到了自己的丹田裡。

他根本就不需要煉化,或者是吸收,這些靈力就彷彿是自己與生俱來的,消耗光了的靈力瞬間就被補充回來。

「你體內的積蓄十分豐厚,對於固元境也只差了那麼一點感悟,想要晉陞根本不難,為什麼還停留在靈動九重天?」老人好奇地看著江楓。

江楓肅然說道:「沒想到老人家竟然知道這麼多,我之所以不突破實在是有難言之隱,必須要煉製出一件寶貝才行。否則的話,在渡雷劫的時候,很有可能會被殺死。」

老人收起了笑臉,神情肅穆,打量了江楓一番,沉聲說道:「看來你跟我們也一樣,自身天賦異稟,卻遭到了天道妒忌。」

江楓一驚,詫異地看了老人和婉兒一眼,說道:「莫非老人家和婉兒姑娘,你們自身也非常特殊?」

老人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既然我們都是同類人,那你也別管我叫老人家了,以後就叫我莫爺爺好了。」

「是,莫爺爺。」江楓點了點頭,朱啟則是站在他的旁邊,說道:「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他們兩個肯定也不是普通人。」

「這我早就看出來了,普通的修鍊者,怎麼可能動也不動,就將固元境的高手給禁錮了。如果我能掌握這樣的手段,甚至連付龍等人都不用怕了。」江楓瞥了朱啟一眼,通過心念傳音與他溝通。

「沒想到你竟然也和我們一樣。」婉兒天真的笑了起來,「本來我還以為只有我們村子是這樣的,江楓,你的天賦是什麼?」

「我的天賦?」江楓尷尬地笑了笑,他完全不知道婉兒在說些什麼。莫爺爺看出江楓的窘迫,笑著說道:「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吧,盡量在天黑之前趕到飛龍鎮,否則在野外會有危險的。」

江楓的靈力已經完全恢復,便跟在了莫爺爺和婉兒的身後,三人在樹林當中穿梭。這一次沒了敵人的追蹤,江楓倒也是不會直接撞斷那些樹木。

「莫爺爺,婉兒她為什麼能夠讓固元境的高手動彈不得。就算是武技的話,靈動境的修鍊者應該無法和固元境修鍊者相提並論吧?」江楓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莫爺爺轉頭對江楓說道:「你知不知道,其實人類這個大種族當中,也分劃出來了許多細小的族群。」

江楓微微點頭,說道:「這個我略有耳聞,比如說有些人天生就擁有火屬性的體質,修鍊火屬性的功法事半功倍。」

「沒錯。」莫爺爺摸了摸自己那禿頂的腦袋,「我和婉兒也是人類當中的特殊種族,我們的天賦類似於一種靈魂攻擊,你可以理解為暫時性的操控敵人。」

「靈魂攻擊?」江楓心中訝然,這靈魂攻擊,乃是最為詭異的一種,也是最可怕的。因為修鍊者的身體可以鍛煉,但靈魂卻無從下手。

「吃驚了吧?」莫爺爺嘿嘿笑了起來,「其實啊,也不算是操控,更確切的說是魅惑,讓對手以為自己無法行動,或者是看到了其他恐怖的事情。實際上,我們並沒有能力束縛住他們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