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去!秦巖,你小子桃花運不錯啊!居然連耿老師都上套了!”聽說耿瑤瑤邀請秦巖吃飯,張迪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比秦巖都激動。

“帶哥們我去吧!你對付耿瑤瑤,我對付耿瑤瑤的朋友!你小子可不能吃獨食啊!”張迪將胳膊搭在秦巖的肩膀上,一副欠揍的樣子。

張迪覺得能和絕色美女耿瑤瑤在一起的,那絕對也是一個大美女。

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羣分啊!

秦巖一陣無語:“張迪,你難道忘了你昨天說的話惹惱了耿老師?我如果是你,就躲她十天半個月,說不定她能忘了她對你的承諾!”

一想到耿瑤瑤要給自己穿小鞋,不讓自己的專業課及格,張迪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那還是你自己去吧!我在宿舍好好的學學道術!”張迪在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的學習道術,總有一天要讓無數美女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哦!不不不!是拜倒在他的牛仔褲下,然後讓他快使用單節棍,哼哼哈嘿!

想到興奮處,張迪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起來。

中午十點五十七,秦巖來到了客來香牡丹亭的雅間外,他隱約中聽到裏面有人在說笑,其中一個人的聲音正是耿瑤瑤,另一個人的聲音也特別好聽。

秦巖走上前敲了敲門。

雅間的門被打開了,秦巖看到了耿瑤瑤。

“耿老師!”秦巖趕快打招呼。

“秦巖,來來來!快進來!”耿瑤瑤讓開門口,讓秦巖進去。

進了雅間,秦巖看到了夏雪尼。

秦巖想不到耿瑤瑤給他介紹的朋友居然是夏雪尼。

夏雪尼是保市師範大學英語系的老師,和耿瑤瑤在學校被人們戲稱爲絕代雙“美”。

奇怪?耿老師給我介紹夏老師幹什麼?難道夏老師也遇到鬼了?

“秦巖,我今天請你來主要有兩個目的。第一,就是感謝你幫我驅鬼辟邪;第二,就是想請你幫一幫夏老師,她最近也遇到了非常邪乎的事情!”耿瑤瑤開門見山地說。 秦巖向夏雪尼望去。

夏雪尼不愧是被稱爲保市師範大學的絕代雙“美”之一,她五官精美,皮膚白皙,化了一點淡妝,再加上氣質卓然,看起來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除了長相和氣質外,夏雪尼身材也特別好,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

秦巖居然看的有些愣神。

此刻夏雪尼也正打量着秦巖。

他就是瑤瑤要給我介紹的大師啊?他怎麼會這麼年輕?到底靠不靠譜啊?

在夏雪尼的眼中,所謂的大師那絕對是仙風道骨的人物,應該穿着道袍,拿着拂塵,留着黑白相間的鬍子。像秦巖這種二十歲的年輕小夥,首先形象就不達標。

“是不是很驚訝?” 聖武時代 耿瑤瑤笑眯眯地問。

“啊?哦!還行!”夏雪尼心中雖然覺得秦巖不靠譜,但是秦巖畢竟是閨蜜耿瑤瑤介紹的,她自然不能說不行。

耿瑤瑤笑着說:“我第一次看到他也懷疑他的能力!不過後來發現他的確很厲害,輕輕鬆鬆地就幫我破解了劉思思的詭計!真是應了那句話,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耿瑤瑤在秦巖來之前,並沒有告訴夏雪尼關於秦巖的任何事情,她想給夏雪尼一個驚喜。

“哦?是嗎?真是看不出來啊!”夏雪尼嘴上面恭維着,但是心裏面卻依舊不認同秦巖。

“秦巖,想必你也知道這是誰!她就是咱們學校最漂亮的老師夏雪尼!”耿瑤瑤給秦巖介紹道。

不等秦巖說話,夏雪尼就非常謙虛地說:“瑤瑤,咱們學校的第一美女老師是你纔對!”

“雪尼,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學生秦巖!”

嗯?什麼?學生?他不是陰陽先生嗎?夏雪尼睜大了眼睛。

瑤瑤真是胡鬧,居然給我介紹了一個學生,我還以爲是一個小道士呢!真是的!

秦巖通過夏雪尼的眼睛,看出夏雪尼根本不相信他。

其實秦巖並不怪夏雪尼,如果換位思考,自己也不會相信,畢竟自己太年輕了。

這就像很多人去醫院看病,當他們看到給他們診斷的人是老醫生時,總覺得老醫生閱歷深會看病。

但是當病人發現給他們診斷的人是年輕大夫時,他們心中就會產生質疑,覺得年輕大夫經驗不夠。

想讓別人相信你有能力,只能用實力去證明。

秦巖決定一會兒好好在夏雪尼面前露兩手,讓夏雪尼好好看看。

“怎麼?你不相信他?”耿瑤瑤也是冰雪聰明之人,一眼就看出夏雪尼不相信秦巖。

“是不是大師,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嗎?”耿瑤瑤笑着說。

“不過,咱們先吃飯,這一頓我請!”耿瑤瑤將菜單放在秦巖手中,讓秦巖點菜。

接過菜單一看,最便宜的大豐收涼菜都要八十八元,一個農家炒雞蛋都要一百零八元,秦巖頓時覺得這家餐廳絕對是坑貨餐廳。

不過秦巖不想讓夏雪尼覺得自己沒有見過世面,點了一道雙絲魚。

新婚嬌妻寵上癮 “再多點一些!”耿瑤瑤看到秦巖只點了一個菜,在旁邊規勸起來。

秦巖連連擺手:“不了!吃多少點多少,現在國家不是正在提倡節約嗎?”

耿瑤瑤看到秦巖這麼執拗,她也沒有再勸,又將菜單交到了夏雪尼手中。

夏雪尼也只點了一個。

“你們真好!居然這麼爲我省錢!看來還是要我點啊!”耿瑤瑤一口氣接連點了四個。

三個人一邊吃一邊聊夏雪尼的事情。

原來夏雪尼家最近一段時間特別不太平,她爸爸的生意明明已經談好,甚至於已經快要籤合同了,但是合作方卻突然無緣無故地毀約了。

她媽媽出門遛彎,不是被絆倒,就是被別人撞倒,有一次還被一塊石頭砸中了頭,縫了好幾針。

至於夏雪尼,在家裏的時候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看着她,無論她在吃飯,在睡覺,還是在看電視。

最奇怪的是,每天早晨起牀的時候,夏雪尼的梳妝檯總是亂哄哄的,就像有人坐在梳妝檯前化過妝。

可是夏雪尼問過她媽媽和保姆,她們都說沒有進去過。

後來夏雪尼關上了窗戶鎖住了門,但是依舊無法杜絕這種情況。

聽完夏雪尼的話,秦巖就知道夏雪尼絕對撞鬼了。

“夏老師,吃完飯我去你家看看吧!”秦巖笑着說。

“秦巖同學,你的收費標準是什麼?”夏雪尼神色平靜地問。

收費?秦巖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就反應過來:“我這裏收費很公道,厲鬼以下,一隻五百!”

我暈!我怎麼沒有想到這麼一個生財之道!我既然會抓鬼驅邪,那我以後完全可以開展這一項業務啊!掙了錢既可以孝敬父母,又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最重要的是還能積攢陰德。

只是我一隻鬼收費五百,是不是有點貴了?萬一夏老師不願意怎麼辦?

這可是我的第一筆生意。

聽了秦巖的話,夏雪尼在心中嘆了口氣:

果然不靠譜啊!哪有隻收這麼一點錢的!那些去我們家的陰陽大師,只是去看一看,一張口就是一萬,抓一隻鬼更是要價高達五萬,可是這位同學卻好,抓一隻鬼只要五百。

夏雪尼心裏面雖然這樣想,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畢竟有耿瑤瑤的面子在這裏。

“好!一會兒我帶你去我家吧!”夏雪尼極不情願地說。

如果不是看在耿瑤瑤的面子上,夏雪尼現在恐怕就轉身走人了。

吃完飯,夏雪尼開着路虎車,載着秦巖和耿瑤瑤直奔她們家。

夏雪尼住在獨棟別墅之中。

別墅前面是一個開放式的花園,別墅後面有兩個車庫。

夏雪尼將車停在車庫中,通過車庫直接進了別墅的一樓客廳。

我暈!這也太有錢了吧!裝修幾乎全是用大理石貼出來的,至少要上百萬吧!

嗯?這屋子裏面的煞氣怎麼這麼重,難道這屋子裏面不只一隻鬼,而是有很多鬼?

“秦巖同學,你隨便看!”夏雪尼漫不經心地說,覺得秦巖根本不可能幫她解決問題。

之前夏雪尼她爸託了很多關係,找來了很多陰陽大師,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幫到他們。 “你們家煞氣很重啊!看來不只是一隻鬼!而且每一隻鬼都是厲鬼!”秦岩心中十分吃驚,想不到夏雪尼家居然住了這麼多隻厲鬼。

一般情況下,別說家裏面住着多隻厲鬼,就是一隻厲鬼,也能將這一家人害的家破人亡。

可是夏雪尼他們一家人卻安然無恙,只是經常遇到倒黴事而已。

夏雪尼非常隨意地點了點頭,面無表情地看着秦巖。

秦巖的話,其他陰陽大師也說過,夏雪尼聽過不止一次兩次了。

那些陰陽大師每次說這種話的時候,都會和夏雪尼談報酬的事情。

比如說他們要用法術檢測家裏面有幾隻鬼,這個時候需要檢測費,需要材料費,還需要施法費。

所謂的檢測費就是人工費,所謂的材料費就是符籙、香燭、紙錢等法器費,所謂的施法費就是施展什麼樣的法術所需要的費用。

這個收費是非常有講究的。

比如說讓徒弟檢測,那人工費就便宜一點,一般是八百到兩千不等,因爲有大徒弟小徒弟。

如果是道長本人檢測,那就比較高了,一般是五千起價,而且是一口價,絕不議價,以顯示逼格夠高。

材料費就更有講究了,符籙、香燭等都分爲鑽石級、白金級、黃金級、白銀級,以及普通級五個級別,每個級別的費用都不一樣。

其中鑽石級和普通級有時候相差上萬塊。

施法費同樣分爲好幾個等級,最高一級和最低一級同樣相差上萬塊甚至十萬塊。

至於檢測完後,能不能抓住鬼,用什麼法器和法術抓,那還需要談價格。

夏雪尼她們家已經被這些所謂的陰陽大師坑走了上百萬,但是依舊沒有抓住任何一個鬼。

夏雪尼現在就等着秦巖談價格呢!

如果秦巖敢宰她,即便有耿瑤瑤的面子,她也會毫不留情地將秦巖趕出去。

被那些陰陽大師騙了,夏雪尼覺得已經夠窩囊了,現在如果再被一個窮學生騙了,那就是自己腦子有問題了。

“我先幫你檢查一下吧!看看你們家裏面到底住了多少隻鬼!”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四張符。

“好!”夏雪尼非常隨意地應付着,等着秦巖露出狐狸尾巴和她談價格。

可是令夏雪尼想不到的是,秦巖並沒有和她談價格,而是走出了別墅。

夏雪尼詫異無比,不知道秦巖要幹什麼,和耿瑤瑤一起走出別墅,緊緊地跟在秦巖身後。

秦巖繞着別墅走了兩圈,然後將四張符籙分別貼在了別墅的四面牆上。

回到別墅客廳,秦巖拿出兩根白燭和一個香爐,又拿出三根檀香插在香爐之上。

看到秦巖準備開壇做法,夏雪尼在心中悄悄嘀咕:

難道他不準備和我談價格嗎?這些法器可全是錢啊?

難道他想施法之後再和我說價格?到時候法器已經用了,我即便被坑了也必須給他錢。

不行,我必須先和他說好價格。

就在夏雪尼準備阻攔秦巖的時候,客廳的側門被推開了,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從外面走進來。

這個中年男子叫夏柏明,他是夏雪尼的父親,他聽說耿瑤瑤給介紹了一位陰陽大師,立即從公司趕了回來。

夏柏明走進客廳後,笑着問耿瑤瑤:“瑤瑤,聽說你給我們介紹了一位陰陽大師,來來來,趕快給我介紹介紹,我也好一睹大師的風采!”

夏柏明雖然看到了秦巖,但是根本沒有把秦巖當成陰陽大師。

夏柏明和夏雪尼的想法一樣,陰陽大師那是仙風道骨的大人物,怎麼可能是秦巖這種人。

“夏叔叔,這位就是我給您介紹的陰陽大師!”耿瑤瑤指着秦巖說,“別看他年紀輕輕,但是法力高強,輕輕鬆鬆就幫我破解了同事的陷害!”

之前耿瑤瑤和夏柏明一家說過這件事,夏柏明對秦巖充滿了期望,覺得秦巖絕對可以幫他除掉屋子裏面的惡鬼。

但是現在夏柏明卻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這……這……這位就是……就是那位大師?”

剛纔夏柏明還滿臉笑容,當他看到秦巖之後,不但笑容在瞬間凝固在了臉上,就連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夏柏明根本不相信一個小屁孩能幫他解決這件事。

“叔叔,您好,我叫秦巖,你們家的這些惡鬼我今天幫您除定了!”看到夏柏明的表情,秦巖就知道夏柏明不相信他,他心中十分氣憤。

爲了證明自己,秦巖當即拍胸脯保證絕對會抓住這些惡鬼。

你們實在是太看不起人了,等我一會兒抓住了這些惡鬼,絕對要驚掉你們的下巴。

剛開始夏雪尼看不起秦巖,秦巖覺得無所謂,畢竟秦巖懂得換位思考。

但是自從進了夏雪尼的家裏面後,不但夏雪尼對他愛答不理,就連保姆都一副嫌棄的樣子。

現在夏柏明更是如此,即便秦巖再開通他也受不了這種氣。

可是秦巖卻不瞭解夏柏明他們這種人。

像夏柏明這種人,他們做事一般都十分謹慎、謙虛,即便有十足的把握,有時候也要給自己留一絲迴旋的餘地,所以做事的時候不會把話說滿。

但是秦巖現在卻把話說滿了。

夏柏明這時就覺得秦巖更加不靠譜了。

之前夏柏明請來的那些陰陽大師,個個都是聲名在外,但是那些大師說話的時候同樣會給自己留有一絲餘地。

夏柏明不由在心中嘆了口氣:

瑤瑤畢竟還是太年輕了,居然被這樣的小騙子給騙了,看來今天是白高興一場了。

雖然夏柏明心中這樣想,但是他的涵養畢竟比較高,立即恢復了臉上的笑容說:“好好好!那就麻煩大師了!”

秦巖點了點頭。

“大師!我剛纔開車有些累了!我現在上樓休息休息!您先忙!”夏柏明說罷,轉過身上樓了。

在夏柏明轉過身的那一刻,他臉上的笑容在瞬間消失不見了。

以前請來的那些大師,夏柏明一般都是全程陪同,但是夏柏明這一次失望透底,決定讓秦巖獨自去瞎折騰。 秦岩心中知道夏柏明是怎麼想的,他咬了咬牙說:“好的!叔叔您先去休息吧!”

實在是太氣人了,居然瞧不起我!難道你們沒有聽說過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嗎?

你們等着,看我收拾完這些惡鬼你們怎麼辦。

耿瑤瑤走過來,用胳膊碰了碰秦巖說:“秦巖,你一定要加油啊!”

秦巖“嗯”了一聲,開始準備施法。

“秦巖,你先等一等!”夏雪尼叫住了秦巖。

“嗯?”秦巖擡起頭向夏雪尼望去,眼中滿是好奇。

“你這些法器怎麼收費?”夏雪尼怕秦巖坑自己,準備先小人後君子把話說清楚了。

秦巖壓住心中的怒火,語氣冰冷地說:“這些不收錢!你等着給我付抓鬼的錢就可以了!”

不等夏雪尼說話,秦巖蹲下身子開始擺法臺。

道士們一般做法,都需要一個供桌當法臺,秦巖這裏省了,他直接將地板當成了法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