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旁聽的話,也只是基礎知識,一些基本常識,高級的無法旁聽。」柳清緣說道。

「有基礎知識就夠了。」何凡連忙說道,高級的那是進化學生聽的,柳清緣也沒這個權力。

「那進化法給你。」何凡將進化法交給柳清緣:「什麼時候可以去旁聽。」

「後天有基礎課,我可以帶上你,先付你八百星元,其餘的以後再給你。」柳清緣道。

「那我去休息了。」何凡接過錢,起身回房間。

躺在床上,沒多久,何凡又爬起來,取出一個空白本子,在上面記錄信息:「老母雞不能燉王八,會導致數字降低,凶獸肉配合藍色的草,會增加。」

記錄完,何凡才重新躺下,剛躺下沒多久,何凡猛地坐起,他好像忘記了一件事。

「何凡!」廚房內,傳來柳清緣的尖叫聲。

何凡面色一變,連忙將房門反鎖,躺著睡覺。

「我信了你的邪,還安葬在廟裡,這龜殼是怎麼回事?」柳清緣拿著何凡吃剩的龜殼,氣的俏臉發紅。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何凡早早起來,煮了稀飯,給劉明送過去。

劉明恢復的很快,身上的傷痕已經結痂了,雖然依舊很虛弱,但外傷已經無大礙了。

看著送來的稀飯,劉明嘴角直抽:「你這是一口菜都捨不得了?」

昨天至少一口菜,雖然沒吃出感覺來,今天你就直接煮稀飯,直接把水給加了。

「早餐要清淡。」何凡老臉不紅地道,要不是你,我稀飯都懶的煮。

劉明不說話了,因為他知道說了也沒用,默默喝稀飯。

等他喝完稀飯,將碗洗乾淨,這才出門。

黑市,還要隱藏身份,何凡暫時不打算去,等聽完課再說,也許,那些進化學校的學生,會願意出高價買召喚進化法。

何凡先是去了菜市場,尋找一番,可惜再無之前好運,沒有找到。

背屍現在不能去了,畢竟現在自己應該陪著柳清緣傷心,等幾天再過去。

何凡打算去藥材店看看,這個世界的藥店和前世差不多,有的是加工處理的藥丸,有的是原始藥材,只是經過清洗,保護處理。

金龍進化藥品店,何凡來到劉明代理的藥品店,貨架上擺滿了包裝好的藥丸,+1,+0.2……看著這些數據,還有標價9998,,1888,何凡果斷離開。

這些藥品作用實在太弱了,價格方面還死貴。

易家藥材鋪。

何凡走進去,眼前也浮現不少數字,+7,+3,……更多的是什麼都沒有,假貨!

「小夥子,要點什麼?」一位中年男子看著何凡,熱情地道。

「看看。」何凡淡淡地道,指了指+7的藥材:「這株藥材怎麼賣?」

「青雲藤,五萬星元。」中年男子道。

「這麼貴?」何凡咋舌,相比起金龍進化藥品店,這個價格算便宜了,但他買不起。

「藥材的價格,一直很貴,我這賣的還算便宜了。」中年男子道。

「那這株呢?」何凡指了指+3的藥材,看起來應該是人蔘,但出了菜市場那個笑話,他也不確定了。

「這是人蔘,價值兩萬星元。」中年男子道:「其餘的價格便宜,一萬,幾千的都有。」

「我考慮考慮。」何凡轉身離開,現在他只有幾千星元,也就能買那些假貨。

又去其餘藥鋪看了看,發現價格都差不多,想撿漏都撿不到,這些藥材基本都經過檢測,撿漏的可能性太小。

「錢啊。」何凡嘆息一聲,想著怎麼才能賺錢,他有些不想去背屍了,來錢太慢,遺漏又不是每次都有。

轉悠一圈,已經中午了,何凡去菜市場買了些菜,回家做飯,順便將那半截藥材也吃掉。

這次做菜,何凡緊盯著鍋,一旦數字出現變化,立刻停止。

所幸,這次正常,依舊+5,何凡照例分了一點給劉明,依舊不到一口。

地下室,劉明看著稀飯上飄的兩片焦糊的菜葉,內心有種凄涼的感覺,何凡還一臉我對你很好的表情:「你看,這次看見菜了吧,我說有菜就有菜。」

「看見了。」劉明憋了半天,總算憋出一句話來,我特么怎麼就被你這個扣門貨給救了,而且,這兩片菜葉還是黑的?你給我吃的究竟是什麼了?

「對了,忘了和你說了,我家還有個租客,是進化學校的學生,你可別亂跑。」何凡說道。

「我哪也不去。」喝著稀飯,劉明悶聲道,我這情況,能折騰什麼?

「好好休息。」何凡端著碗離開,開始享用自己的午餐,這次給他吃的是普通菜葉,不影響數字。

細嚼慢咽吃完,何凡身體數字增加到36%,身體全方面再次增強。

何凡沒有再出門,在家上網了解這個世界的律法。

半日時間過去,今天柳清緣早早回來,手中拿著一本書,直接丟給何凡:「這是基礎鍛煉方法,既然你這麼關心進化知識,想來是想成為進化者,別的我幫不了你,只能給你這本書。」

何凡瞥了一眼,直接丟在一旁:「我只是了解一番,我的目標是成為偉大的廚神,你應該給我帶本廚藝的書來。」

「廚神?咳咳……」正喝水的柳清緣劇烈咳嗽起來,她被嗆著了:「別逗了,就你那廚藝還當廚神?」

你自己心裡就沒點逼數嗎?你那廚藝,不吃死人都是萬幸了。

「別小看我,我腦海中可是有一萬八千道菜。」何凡傲然道,前世的菜,在腦海中一一劃過,多的自己都數不清。

「我腦海中也有。」柳清緣翻了翻白眼,道:「忘記問你了,你那進化法哪來的?」

「別人送的。」何凡淡淡地道。

「送的?誰會將進化法送你?這進化法我查過了,學校沒有,而且很適合召喚進化者修鍊,雖然基礎,但依舊十分珍貴,怎麼會送你?」柳清緣不信。

「那是一年冬天,一個進化者來到我家門口,看我骨骼驚奇,乃是萬中無一的進化天才,跪著求著要給我。」何凡一臉回憶地道:「這麼珍貴的東西,我本不想要,奈何他以死相逼,我不得不拿著。」

柳清緣:「……」

我發現,你就沒有一句真話! 「不願說算了,不過,我問你,有沒有更高級的召喚進化法?」柳清緣問道:「如果有,等我成了涅槃,你吃什麼凶獸我都給你弄來。」

總裁我們隱婚吧 「真的?」何凡眼前一亮:「你能弄來凶獸肉?」

「暫時弄不到,但以後肯定能。」柳清緣自信地道:「一旦我成就涅槃,別說一點凶獸肉,活的都沒問題。」

「那等你成涅槃了我再給你。」何凡翻了翻白眼,你不吃我做的菜,鬼知道你什麼時候晉陞涅槃。

「你到底有沒有?」柳清緣蹙眉道。

「沒有。」何凡撇嘴,過幾天可能有了,等我將劉明嘴撬開。

「沒有么?」柳清緣有些失望。

「明天記得叫我去學校聽課。」何凡說完,回房間睡覺。

第二天一早,何凡被柳清緣叫醒,帶著筆和本子,前往進化學校聽課。

進化學校,屬於全封閉的校園,只有進化學校的師生才能進入,一般人想要進去,只有裡面的師生帶著才行。

不知什麼金屬打造的大門,很薄的一扇門,卻給人一種不可撼動的感覺。

柳清緣取出一張卡片,貼在門前,又抬頭看上大門上方,大門上方出現一個金色瞳孔,對著她眨了眨眼,大門直接打開。

「走吧。」柳清緣招呼道。

何凡看著大門,內心也很震撼,前世只在電影中見過的高科技,這個世界已經實現了。

進入大門,前方是一扇扇門,門上寫著召喚,水,火不同字樣,柳清緣帶著他進入召喚門內,裡面有幾排座椅,兩人找了個位置坐下。

「平時在這裡上課?」何凡看了看四周,整個房間內只有他們兩人。

「當然不是,這是校車。」柳清緣道:「進化學校很大,要是走路過去,怕是要半個多小時。」

何凡:「……」

進化者走路半小時?這還只是去上課,要是將整個學校轉完,要多久?

坐在屋內,完全感覺不到移動,幾分鐘后,門自動打開,柳清緣帶著何凡離開,已經到了召喚進化班。

班內人很少,只有寥寥幾人,召喚能力的進化者太少了,江河市的召喚進化者更是少的可憐,整個班級算上柳清緣才七八個。

對於何凡到來,學生們都沒說什麼,各忙各的。

「還有五分鐘上課。」柳清緣淡淡地道:「旁聽也可以提問,但僅限於基礎。」

「謝謝。」何凡感激一聲,坐正身子,心中有些激動,這次聽課,應該能弄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態。

五分鐘后,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氣息內斂,宛若普通人:「今天由我給你們上基礎課,老規矩,三十分鐘課程,之後是你們提問時間,現在保持安靜,靜心聽課。」

「我們先來說說,進化的分級。」中年男子淡淡地道:「進化者一共分為九級,前兩級進化者,和普通人差距不是特別大,到了第三級,差距就會拉大,因為三級的時候,基因枷鎖打開,會易經伐髓,排除體內毒素。」

三級?易經伐髓?自己是三級進化者?何凡心中錯愕,進化若分九級,是10%一個等級么?

「進化到了七級,才能算是合格的進化者,因為七級進化者,已經能初步利用進化之力,就像這樣。」中年男子說著,指尖出現一縷淡金色氣流。

「這是我的進化之力,我只是普通進化者,顏色上與你們特殊進化者不同。」中年男子繼續講道:「進化者到了九級,會感受到基因枷鎖,唯有打破這個枷鎖,才能成就涅槃。」

提到涅槃,中年男子不再多說了,轉而道:「接下來我們講解凶獸,凶獸分為純血和雜血,雜血凶獸最強只能達到九級,除非提純血脈,才能成就涅槃。」

「而純血凶獸,比雜血凶獸可怕無數倍,純血凶獸幼崽就有獵殺六級以下進化者的實力,稍微成長就有獵殺涅槃以下實力,成年的純血凶獸,涅槃高手也不是對手,你們以後若是遇上純血凶獸,不要猶豫,有多快跑多快。」

「大家以後進入凶獸地盤,切記兩點,聽,看;聽四周是否死寂,若是死寂,趕緊逃,你已經闖入強大凶獸地盤;看四周環境是否有大型凶獸的痕迹,若是有也趕緊走……」

中年男子滔滔不絕講述,傳授著經驗,何凡默默記下,這些以後肯定能用上。

「之後就是藥材的辨識,一些藥材是毒藥,這些圖書館都有記錄,我也不多說,而且,一般藥材也毒不死進化者,還有一些凶獸也充滿毒性……」

聽到這裡,柳清緣忍不住瞥了眼何凡,這貨的胃口,簡直了,她感覺,在場眾人,最可能被毒死的就是何凡了。

三十分鐘后,中年男子講完,拿起水杯喝水:「現在是提問時間,你們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進化學生們沉默,他們都了解這些基礎知識,這不過是溫習一遍,何凡連忙起身:「老師,我有問題。」

「你應該是旁聽生吧,有什麼問題儘管問。」中年男子笑了笑道,拿起水杯繼續喝水。

「老師,我想知道,凶獸肉是不是都很堅硬,難以切開?」何凡關心這個問題,家裡菜刀質量不行啊。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解釋道:「除了凶獸幼崽,普通刀劍都難以切開。」

「老師,一般凶獸肉油炸的話,要炸多久,才能熟透?改用水煮需要多久?」何凡期待地問道。



中年男子噴了,其餘學生懵逼,這問題,好奇葩!

柳清緣也不淡定了,這特么問的都是什麼問題,能不能不要把你的廚藝帶到這裡來?

「這個,老師也沒做過,不過聽朋友說,大火煮的話,應該是三個小時,油炸我不知道。」中年男子擦了擦嘴角水漬,回道。

「老師,若是煮的太久,會不會影響凶獸肉中蘊含的力量?」何凡一邊記錄,一邊問道。

「這個,不知道。」中年男子抹汗,我特么又不是廚子!

「老師,清蒸需要多久?」何凡又問道。

「這個老師也不知道,這位同學,若是沒有問題……。」中年男子蛋疼,你特么是來逗我的么?問我油炸,水煮加清蒸?這是進化課,不是廚子課!

「我還有問題。」何凡趁著他還未說完,急忙道。

中年男子:「……」

我說的還不夠明顯么?你特么還問? 「你拉我幹什麼?」何凡不滿地看向柳清緣,沒看見我正在向老師請教么?

柳清緣臉色發黑,拉你幹什麼?你也不看看自己問的是什麼問題,我不拉著你,這課還上不上了?

「老師,抱歉,我這朋友腦子不好。」柳清緣強行拉著何凡坐下。

「其餘同學有問題要問嗎?」中年男子鬆了口氣,再讓何凡問下去,他很可能暴走的。

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 「老師,沒有了。」其餘學生搖頭,他們可不關心,凶獸肉要煮多久才會熟透。

「那這節基礎課,到此結束,接下來是基礎技巧,你們隨我來。」中年男子說完就走,他可不想再給何凡提問時間。

何凡有些失望,這節課,對於自己的廚藝幫助不大啊,堂堂學校老師,居然不知道凶獸肉要如何做才好吃,如何才能激發凶獸肉蘊含的力量,這絕對不是一位合格的進化者!

一堂基礎課結束,柳清緣面色不善:「接下來,你想清楚再問,不然不帶你來了。」

「好吧,接下來還有什麼基礎知識?」何凡有些不高興,自己出了進化法,才得到的旁聽機會,怎麼能不抓緊機會,詢問一番?

「面對凶獸的基本常識,在城外生存的基本技巧。」柳清緣說道。

隨著柳清緣出了教室,和幾位進化學生來到一片空地,中年男子早已等候多時。

「接下來,講解面對凶獸的技巧。」中年男子道:「面對凶獸,一定要冷靜,尋找凶獸的特點和弱點,你們中有沒有見過凶獸,知道某些凶獸的弱點?」

進化學生們搖頭,柳清緣也是一臉茫然,她一直都是在城市上學,哪有機會見凶獸。

「老師,我沒見過凶獸,但我知道凶獸的特點。」何凡舉手道。

「這位同學,你是在網上看見的么?」中年男子問道。

「不是,實踐過。」何凡一本正經地道:「凶獸的肉很有嚼勁,這是最大的特點。」

中年男子:「……」

其餘學生懵逼,這是在講解凶獸的特點,不是在問你,吃凶獸肉之後的感想!

「咳,這位同學說的很對,我們繼續說如何面對凶獸,冷靜是最重要的一點,只有冷靜了,才能尋找出凶獸的弱點,任何凶獸,都有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