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槍聲接踵而來,四周一片混亂,顧萌萌被外力拉扯,直接跌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萊亞緊緊的擁著她,全然不顧四周的槍林彈雨,只在她耳邊輕語著:「萌萌,看著我。」

顧萌萌應聲抬頭,專註而深情的看著COS中的萊亞,溫柔輕笑。

「我會保護你,永遠站在你的身邊,不讓你受任何傷害,相信我,嗯?」

顧萌萌點頭,應了一個:「好。」字。

格瑞翂脫下了顧萌萌被那個外國男人穿上的炸彈背心,然後走到窗口向外一扔,萊亞於此同時將顧萌萌攏入懷中,側目窗外。

砰的一聲巨響,大朵大朵的璀璨煙花在窗外炸開。

萊亞貼著顧萌萌的耳邊說:「雖然是「戰火紛飛中的愛情」為主題,但在你面前弄爆炸還是太危險了一些,所以我把爆炸換成了煙火,喜歡嗎?」

顧萌萌壓不住笑意,卻是一梗脖子,道「抄襲人家《太陽的後裔》,卻不給我找來真的柳時鎮?差評。」

萊亞底笑,懲罰性的親吻了顧萌萌的唇,然後啞聲道:「柳時鎮是姜暮煙的。萊亞,才是你的。」

說完,萊亞的唇又再度貼上了顧萌萌的唇,一個吻,纏綿悱惻,無盡溫柔。

直到顧萌萌全身的力氣都被萊亞抽空了,萊才戀戀不捨的鬆開她,端著她的下顎輕問:「關於未經允許就吻了你,我是該道歉,還是該表白?」 「表白吧。」顧萌萌微笑著說。

萊亞鬆開顧萌萌,向後退了一步,單膝跪地,揚著一張俊美無儔的臉道:「以我之名,向你起誓,從今而後,唯你是我的神,我的命,我的一切。顧萌萌,我愛你,嫁給我,好不好?」

顧萌萌笑著點頭,張開雙臂等著萊亞抱她。

萊亞站起身來,拉住顧萌萌的一隻手,將她轉了半圈背對著自己擁在懷裡,貼著她的耳畔說:「你的左手無名指給了爾維斯,右手無名指給了斯內勀。我的戒指就只能這樣了。」

萊亞一邊說著,一邊變魔術一般在顧萌萌面前攤開掌心,一枚狐狸造型的戒指掛在項鏈上在顧萌萌面前落了下來,彈了兩彈,左右輕輕晃了晃,最終穩穩的停在了她的眼前。

「我幫你帶上?」萊亞溫聲詢問。

顧萌萌點頭,然後撩開了自己的頭髮,露出潔白而光滑的脖頸。

萊亞將項鏈戴在顧萌萌的脖子上,那枚戒指正好落在兩道鎖骨中間,和她左耳上的那隻狐狸相互輝映著,彷彿一個在耳朵上一個在鎖骨上,正遙遙相望,彼此廝守。

「這下,我終於可以放心了。」萊亞輕輕搖晃著身體說:「自從你給桑迪講了這個故事,我就一直在擔心會有一個叫柳時鎮的雄性來搶走你。雖然來到現代以後,我看過了那部你說的電視劇,知道你沒騙我,可卻不捨得讓你有所遺憾。所以啊,我用重金請了那部劇從演員到服化道的整個團隊,連場景都是照著那個時候重造的,就為了取代他成為你心中的英雄。小萌萌吶,告訴我,我做到了么?嗯?」

「不用取代任何人,你始終是我的英雄。」顧萌萌依在萊亞的懷裡,輕笑著。

直升機轟隆隆的在頭頂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一個懸梯從直升機里垂了下來,萊亞一隻手抱著顧萌萌,一隻手抓住懸梯從這斷壁殘垣的建築中離開。

格瑞翂在一個沒有人注意到的角落裡變身為鳥,盤旋了兩圈之後隨著直升機的軌跡飛遠。

直升機上的爾維斯和斯內勀裝束和萊亞一致,一左一右的坐在顧萌萌身邊,萊亞坐在顧萌萌的對面,實現掃過她脖頸上的戒指又掃過她的左耳,然後笑道:「小萌萌吶,你看,你比姜暮煙幸福多了,你有四個柳時鎮啊。」

顧萌萌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萊亞容不得她的人生有一點缺憾,無論是愛的還是恨的,即便歷經千年,那些愛憎她自己都忘了,他卻始終牢牢的記著什麼讓她受過傷,什麼讓人她歡喜過。

光是這份心意,便是千金難求的。

萊亞的目光向窗外看了看,道:「那個不願意在你面前賣慘的傻子,因為捨不得和你分開愣生生的追著飛機從F國飛到這裡,現在怕你不想見他所以不敢上飛機,還要追著飛機飛回F國。小萌萌真的不打算管他嗎?」

萊亞這樣一說,顧萌萌才回過神來,順著萊亞的視線望去,格瑞翂果然以靈鷲之姿追著直升機在飛……

------題外話------

萊亞的番外「求婚篇」到這裡就結束了。

慣例推薦蘇蘇的新文《枕上暖相思:總裁大人葯別停》,1V1甜蜜寵文,無小三,無前任,無誤會。

如果有喜歡看虐文的寶寶,請關注蘇蘇已完結舊文《霸寵嫡妻:聽說娘子要休夫》。

《獸世》的番外暫時更到這裡,編輯說數據好的話會讓我繼續更,再更的話應該就是格瑞翂求婚的內容了。

蘇蘇會盡量跟編輯爭取,如果寶貝們喜歡的話,也請踴躍留言哦~

你們的打Call,比我跟編輯磨破嘴都有用~ 臨時改變了航線,他們沒有直接飛回F國,而是選擇了一個最近的可以臨時降落的機場短暫停留,讓格瑞翂上了飛機。

他有些局促,似乎是怕顧萌萌生氣。

畢竟相處了這麼久,格瑞翂雖然從不多話,但顧萌萌對他還是有基本的了解的。

「格瑞翂,你其實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格瑞翂愣了一下,有些遲疑,卻還是點了點頭。

「是什麼?」

顧萌萌靜靜的看著他,用鼓勵的目光表示期待。

格瑞翂試探著拉了拉顧萌萌的小手,見她沒有抗拒,才緩緩的開口道:「還有三天,就是七夕了。」

顧萌萌恍然明白了一些什麼。

「所以你前一陣子神神秘秘的總消失,是去準備七夕了?」

格瑞翂點了點頭,目光裡帶著一些期待。

他想邀請顧萌萌跟他共度七夕,可是他卻沒有獨佔她哪怕一分鐘的資格。

他只是守護獸,在顧萌萌需要的時候隨時滿足她的一切要求,時刻準備著為了保護她而獻出自己的生命。

然而,她如今已經是獸神了,她強大到根本沒有人能傷害到她一根頭髮。

所以他存在的價值一貶再貶。

不過是看在他為她守了斯內勀千年,所以她才沒有拋棄他罷了。

還能留在她身邊,已經是她的善良和施捨。

他沒有資格,要求更多。

「七夕跟鳥過,其實還挺應景的,對不對?」萊亞妖嬈的擺了擺大尾巴,笑容淡淡的。

顧萌萌笑望著萊亞,他是一家之中嫉妒心最強的一個。

爾維斯端著第一伴侶的身份,就算嫉妒也甚少表現。

斯內勀雖然霸道,但經歷過三生三世的分別再重聚,他早就明白他不可能是顧萌萌的唯一,加上格瑞翂終究是於他有恩的,所以他對格瑞翂的寬容度是很高的。

只有萊亞,向來不掩飾自己的嫉妒心,對已經成為即定事實的伴侶以外,向來嚴防死守。

如今卻是他站出來替格瑞翂說話,倒有幾分新鮮。

「幹嘛這樣看著我?」萊亞向前湊了湊,靠到萌萌的耳邊輕輕咬了一下她的小耳垂,曖昧的說道:「你這樣的眼神,會讓我想吃了你。」

顧萌萌一把推開湊過來的萊亞,整個人往爾維斯的懷裡窩了窩,不想理這隻不正經的狐狸。

「小萌,你已經考驗了他千年有餘,我們幾個也都認可他成為家庭成員。如果你喜歡他,就給他一個機會吧。」

顧萌萌抬頭看著爾維斯,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害羞,格瑞翂在她的家族中一起生活了上千年,她自己心裡也早就把他當成自己的男人在看。

只不過那層窗戶紙一千年都沒捅破,上面的灰早已經厚得跟城牆一樣了。

現在忽然要捅,她就有那麼一點不知道怎麼面對了。

正遲疑著,腰上一緊,整個人就被斯內勀從爾維斯的懷裡拎了起來,一雙豎瞳盯著顧萌萌看了半晌,然後胳膊一伸就將她遞到了格瑞翂的面前,道:「接著,七夕之前,你照顧好她。」

------題外話------

中秋節開更,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不過提前說,格瑞翂的番外內容不多。

就是給大家一個圓滿~ 格瑞翂有些激動,抱著顧萌萌的手都在顫抖。

顧萌萌也沒反抗,只是依在了格瑞翂的懷裡,看著自己家其他三個男人。

他們笑得太自然,太默契了。

就好像,這一幕早在這一千年之中,他們已然做好了心理準備。

而手足無措的,只有她和格瑞翂這兩個當事人而已。

專機很寬敞,還有四個獨立的房間。

爾維斯他們找了借口,紛紛回了自己的房間迴避起來,把空間留給格瑞翂這個慢熱的傢伙。

他們以為,斯內勀上位以後,格瑞翂就會緊跟著向顧萌萌表白求一個身份。

那個時候他們還想著應該要為難他一下,讓他知道知道家族規矩。

然而,這個全家最後一個入門的雄性,卻是全家上下最守規矩的一個。

足足千年,他們都快要等成長頸鹿了!

他終於開了竅,要表白了,他們三個雄性,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欣慰感。

自然,不會去破壞的。

「原本會飛,是我的優勢。可現在,你想上天,卻不是非我不可了。」

他似乎已經足足千年,沒有這樣擁抱著她了。

上一回,還是墨托山上。

「飛機會飛,卻跟你不同。你是無可取代的,所以不要這樣想。」

「萌寶,我好想你。」

「這千年來,我們幾乎沒有分開過,一直都在一起啊。」

「就算看著你,也還是很想你。

就算抱著你,也還是很想你。

我沒有辦法,就是無時無刻的都想著你……」

顧萌萌低了低頭,眼裡帶著點點愧疚的歉意:「前陣子你總是偷偷摸摸的,我還以為你在這裡找到了喜歡的人。」

格瑞翂身子僵了一下,試探著問:「你懷疑我的忠誠?」

顧萌萌搖頭,答道:「只是在這裡,我已經不特別了。你在大街上隨便拉一個女孩,都極有可能比我優秀,比我溫柔,比我漂亮還比我專一。所以我在想,如果你在這裡愛上了其他人,我是不是應該放你一條生路,畢竟,我已經磋磨了你千年之久。」

「萌寶,你看看我。」

「嗯?」

顧萌萌應言抬頭,看著格瑞翂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清澈,有風雪洗禮過之後獨有的乾淨。

明亮而清晰的映著她的影子,專註而且深情。

「飛禽的眼睛是最敏銳的,無論相隔多遠,我們都能精準的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一切。

而我的眼睛里,除了你,什麼都沒有。

不管這個世界上是不是有你說的那種優秀、溫柔、漂亮、專一的女孩,都與我無關。

只要不是你,就入不了我的眼。

我除了你以外,誰都看不見。」

「可你已經看了我一千年,不會膩嗎?」

「我每天都在做的事情除了看著你,還有呼吸。如果可以看膩你,我大概也可以停止呼吸。」

顧萌萌笑了,然後主動親了格瑞翂一下。

遲來了千年的初吻,讓格瑞翂整個人瞬間石化,僵得一動都不敢動了。

千年的鳥精,竟如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一般紅了臉,不知所措。 回到F國以後,斯內勀需要處理家族事物,忙得不可開交。

爾維斯和萊亞也要處理怒焰的事情,鮮少有空暇時間。

七夕節在兩天後,而F國的人原本就不過這個節,所以並沒有什麼節日氣氛。

格瑞翂拉著顧萌萌的手,坐上了高鐵。

其實家車庫停得豪車多不勝數,可如果開著那些車出門,未免太過招搖,引人注意。

他不想因為一些不相干的人影響了他難得可以和她獨處的時間,所以選擇了最低調的出行方式。

高鐵上的人有一點多,格瑞翂心疼顧萌萌被人擠到,所以用自己的臂膀替她撐起了一個小小空間將她環繞在自己的胸膛之中。

顧萌萌將手環在格瑞翂的腰上,然後小臉就這樣貼在格瑞翂的胸口,儼然一副熱戀中小女人的模樣,惹人憐惜疼愛。

列車一晃一晃的,她的小臉就在他的胸口微微磨蹭,讓他全身通電一般的酥麻,忍不住就低下頭輕輕的親吻了她的發頂。

到達了某一站,格瑞翂將顧萌萌擁著下了車,熟門熟路的走到一個看起來很古老的院落門口。

這個小院子是獨棟建築,非常有年代感,是典型的古歐洲建築,只不過顯然沒落,缺乏修繕所以看起來有那麼積分落魄感。

按了門鈴,裡面很快傳來了應門聲。

看著來開門的人,顧萌萌愣了一下,有些驚喜。

「斐瑞?」顧萌萌歪頭看向格瑞翂,笑問:「你老是跟我說有事要出去,就是跑來找斐瑞了?」

格瑞翂點頭,面帶笑意。

如果,他知道顧萌萌以前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此刻就不會笑得這樣坦然了。